’我对未来有一个计划。’

‘是的。’

一边充分品尝美味的料理,一边听着亚历克西斯先生的故事。

沿着边界修建了一座大型堡垒,莱卡告诉我,指挥官亚历克西斯大部分时间都在那里度过。 

这次为了结婚而休假。 他现在肯定要回去工作了。

‘我请了三天假从昨天开始,所以我只有两天的休息时间。‘

’诶。是这样吗?你的工作还好吗?‘

出乎意料的话回荡着,我的声音因惊讶而颤抖。

听到亚历克西斯大人要去工作了,所以心情觉得很轻松。

’哦,我没事,因为我有个优秀的下属,他让我这三天不要找他,除非是世界末日。”

‘呃,世界末日已经太晚了,不是吗?……?’

即使是亚历克西斯大人也会开玩笑的。

他说:‘最近基本上没有发生什么大事,即使不在家也没问题。这份差事本来就是轮换制。’

‘是这样的吗?’

‘是的。 今天就带你去镇上逛逛吧。’

昨天刚到达萨瑟兰斯,所以对这里的街道还不太了解,想着反正也想去镇上,没想到亚历克西斯先生会亲自带我们去。

‘谢谢你。’

我想他一定是为了我特意安排了平时不休息的假期吧。我决定诚实地向他道谢!

‘早餐结束后马上出去,可以吗?’

‘是的,当然了。’

‘有在当地看不到的好吃的东西吗?’

 ‘……嗯。’

我嘴里含着油亮的水果,一边享受着口中蔓延的甜味,一边反省自己的没用。

早餐后,我在莱卡的帮助下准备出门。虽然我是去镇上的,而不是去参加晚宴,但我穿着漂亮的衣服,带着淡蓝色的光泽,虽然不是一件大礼服。质量看起来很好,以至于它可能在镇上脱颖而出。

’你不跟我们一起去吗?莱卡,‘

‘当然不是。 我不想当碍事虫。’

莱卡将双手放在臀部,抿着嘴唇。

’不是打扰虫,我倒希望你能跟我一起来。‘

‘没关系,你逛街,你丈夫会给你拿行李。‘

与其说逛街会疲劳的,倒不如说两个人坐马车有精神负担让人感觉更疲劳……

‘总之请尽情享受吧!’

我被强行赶出了房间。

我看到已经做好准备的亚历克西斯正在隔壁房间,他的房间前等候。 

‘我又让你等了。’

‘亚历克西斯大人,很抱歉我迟到了’

‘不,没问题。女人需要时间准备是理所当然的。‘

’谢谢。‘

亚历克西斯穿了一件白衬衫到脖子,外面穿了一件深蓝色的海军蓝色夹克。几乎没有精致的装饰,甚至让人感觉古色古香的服装,但这对于身材匀称的他来说也非常合适。总之,就是好看的人穿什么都好看的例子吧。

“那个。衣服……非常适合你”

我想这是因为我看亚历克西斯的眼神太粗鲁了。 并不是我强迫他对我的衣服说什么,但他还是说了。 

即使这只是一种礼节性的赞美,听到他这么说还是很高兴。 –只是有一点。

’谢谢你。亚历克西斯大人的衣服也很合适‘

“谢谢,……. 那么我们走吧。’

亚历克西斯简短地催促我,把我扶上马车,我们就出发了。

车内持续的寂静,我觉得要被亚历克西斯的视线刺穿了。这几乎无法忍受,所以我决定张开嘴。

“哦,嗯… 亚历克西斯‘

’ 怎么?‘’哦,不。 我很抱歉。 我在想我是否应该买一件新的…… 衣服。 我认为当初给做的裙子不是很合身。总觉得好像被人看到胸口。’

‘不,不。 收紧胸口是可以的,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

 虽然布兰奇和我的体形相似,但我的胸部比她大。 我想这是因为我比她吃得多。 这是唯一能击败她的事情。 新娘的裙子、衣服和嫁妆的钱本应由新娘自己提供,但由于我们并不富裕,帕斯图尔为我们提供了一切。 衣服是根据布兰奇的身材制作的,所以有一些偏差。

‘不管怎么说,胸部太紧不是件好事。’

‘但你怎么会对衣服有这么多了解呢? 这件衣服是为我的而制作的,因此虽然有一些差异,但穿起来大体很合身。 所以我认为你必须从一开始就看那里,才能注意到它会不会合身。你有没有不自觉地将目光转向……?’

“是吗?不好意思,我不太懂女装。”

亚历克西斯有点尴尬地移开了视线,转身就走,也许是因为他后悔谈论了这件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