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收听我们3个人的音频节目
今天聊什么
我们节目主要是想聊各类话题
试图缓解大家无聊和压力还有失眠
还有一些我们也不知道的东西

哈哈哈
欢迎收听今天聊什么
好我们继续回到我们城市的话题
今天聊什么
然后一起继续聊城市
我们下集开始了
嗯呦
我记得当时来上海的时候在街上逛
有一个很明显的感觉
嗯就很多咖啡店
而且呢
咖啡店里面做的那个男男女女啊
我当时感觉
就像那个电影里面的人一样
就是那种妆造很齐全
气质很卓绝
然后坐在里面
就是对小声的那样谈情说爱
就那种感觉
很有调调那种感觉啊啊
就是穿的好像
就像模像样的
对对对对然后就在里面聊一些

时尚话题
对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其实上海有很多
非常特色的一些咖啡店嗯他可能很小
然后啊
但是
挺不一样的嗯我前几周跟文润特
然后在公司旁边的一个咖啡店
然后他说我带你去
体验一下他那个咖啡店是
他只有两3个座位嗯
就是只能两3个人坐
然后你就是客人进去
你坐在那里就会
看他他他就像调鸡尾酒一样
就是在你面前
然后把那个
就问你要哪一个
然后就开始在你面前调
嗯就有很多不同的理念吧
我感觉真的上海人间都会调咖啡

就谁都会调咖啡
感觉就是你不会调的特别
就是你要是不调的特别出挑的话
你就没有资格站在那个咖啡台后面
就这种感觉哈哈哈
嗯嗯星巴克的人最不会
哈哈哈哈哈
哈标准化的流程
但是我我觉得除了咖啡之外
那些小酒馆上海特别多小酒馆对
因为因为我以前我们公司
比如说在陕西北路那那条路的时候
嗯就我我以前很
不太能想象

就是他那种酒馆是
很多人根本就不坐在座位上
没有座位
就是没有座位
站在门口
站在门口站在路边然后拿着一杯酒
然后就在窗口那里买一杯酒
然后就就站在而且特别多老外
老外特别喜欢
是啊就是这种氛围
就站在我我一直在很好奇说
两个人站在那里能聊啥话题啊
聊一些stand up comedy
对哈哈哈哈
站在这聊很好
因为聊的不好转身就能走
哈哈哈哈
这个话题我不感兴趣
i’m leaving
i’m leaving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后来因为你知道
就是我们去也也是在意大利
看到很多类似这样的主管
因为晚上走在街上的时候发现
我老外就是喜欢拿着一杯酒站在街边
明明有很多空间
他就是喜欢站在街边
然后拿着一杯酒在那聊天
真的而且上海外国人特别多
对我我我觉得好像大家
喜欢聊天的场合不太一样
你比如说可能我们中国人比较
你比如说真的要聊什么
就是首先饭局是首选
大家一起吃个饭
然后一边吃一边一边聊啥的
我感觉他们就是拿着一杯酒
然后就站在里边就就就开始聊
好可控啊这个成本
对哈哈哈哈哈哈
我请你喝酒也就几十块钱啊
对对啊对哈哈哈
吃顿饭他可能还
会点酒啊老铁
哈哈哈哈
太过分了哈哈哈
我真的
我觉得我的事没有到碘酒的程度啊
哈哈哈把那个酒单给我放下
哈哈
哈给你抹点碘酒
哈哈哈哈哈哈
我记得咱们去墨尔本的时候
我感觉墨尔本的外国人都没有伤害多
真的
墨尔本的外国人就是中国人
摸墨尔本的那个
哈哈哈哈
你不要说人家是外国人
哈哈哈在墨尔本说
哎呀你们这些外国人怎么这样
哈哈哈墨尔本全是中国人我跟你讲
而是走到路上我跟丈母娘说会玩
你知道吗
对啊说明
在墨尔本的外国人比在上
海的外国人多
因为那里的外国人都是中国人哈哈哈
哈哈哈哇哦
还有逻辑真是
好多句废话呢哈哈
我之前因为没怎么留意
然后因为我们在山阳不是有开放麦吗
然后嗯我是这几个月才发现
山阳不是旁边是长乐路吗
嗯然后那里很多也也很多那种小酒馆
然后到周末的时候也诺言
就坐在路边就已经不是站在路边了
就坐在路边的那个马路岩上嗯
就坐在那里喝酒嗯

而且啊
我在想在上海开酒吧也生意太好了
但是上海人对酒吧挑剔的啊
像你看那个贺一曼的那个酒吧
啊他那个评语我的天啊
看我这
炸毛呢
但是他声音还是很好他声音很好
但他一开始那个评语说什么
他的歌单还不错哈哈哈然后说
歌单里面的某一首歌我也蛮喜欢
但另外一首歌我觉得有点格调不对
哈哈哈哈

我天真的好挑剔你知道吗我天
最后这个要不要推荐一下
推荐你认为有趣的地方
哦对我最推荐一个什么东西
一定要坐下上海的出租车
哈哈哈咋
你会感受到我们3个人遭受过的屈辱
哈哈哈
一定要尊重本地出租车
不要打什么不要打网约车
真的网约车服务态度太好了
对我也有一个出租车经理
没有跟你们说啊
就是有一次
我从机场然后回来打了个出租车
因为上海说地点都是什么路跟什么路
嗯对吧
就是不会说什么楼什么楼
对不会说什么路多少号
嗯他会说什么路跟什么路
就是一个交叉口
一个横坐标一个重坐标
然后其实定位还挺准
因为很多路都很短
对然后然后就什么路上什么路
然后那个司机他快快开道的时候
他就跟我说
啊小伙子那个路口不好停的
我说那没关系啊
你到路口那里找一个地方停就行了
然后他说那你如果那里不能停车
我是不会停的
我说
如果不能停车我肯定不会逼你停啊
然后你找到合适的地方停着
我先跟你说好万一你逼我停
我说对我说
我说那如果我逼你停你会停吗
他说我不停
哈哈哈哈哈哈我说
既然我逼你也不停本来他也不能停
你为什么一定要提前说好
这个我特别喜欢说这种东西
把这个责任
感觉有很多人逼他停对
一定要把这个责任先提前够
把我撇清之后然后才会
我不停那里不是因为我的责任
是因为
那里不有人要让他停
对那我本来那里不能停以后
我让你停你也不会停
你为什么还还有必要问这个问题
真的
然后他们特别喜欢说这个
这个上高架的了啊
然后你说啊那上呗他说啊
不是上高架
这个事情我要提前给你讲清楚的啦
我说你想上就上呗
他说哎不是我这个要跟你讲清楚的啊
你要上高架
我你要让我上高架我才上的呀
你要不让我上高架我不会上的呀
就是他一定是你的决定
这是你的决定
撇清责任
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不是不是我要怎么去做的
对这这个真的非常清楚
所以我一个朋友上海人
他说他从来不跟上海人做生意
就彼此把彼此都摸的太清楚了
就特别知道探探听
对方的底价你知道吗
就是绝对不能吃亏
不能吃一点亏
而且最终两边都没挣到钱对
就是这样的
但是我觉得上海人有我的底价
换了你的底价
上海人有个优点
就是上海人特别有界限
是的是的
就他绝对不会干扰你的人生
啊就觉得哎对
是的是的是是
而且你在上海租房
反正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样
可是我的租的几个房东都是上海人
嗯那当然了
就是那好正常哦哈哈哈
那房子租给你了之后
他不会说来打扰你或者怎么样
比如我房房子里有什么东西坏了
嗯他进来都说哎这个可以进吗
然后说呃
他自己还带带鞋套嗯然后进来给你修
就生怕打扰你
这样对他就不是说这是我的房子
我只租给你
他没有这种感觉

那我对你的权利都是
我就有一段
比较可怕的经历了
哈哈哈哈哈哈就
不一样是吧
我有一个房东是一个新上海人啊
就我觉得你戏都在他家是吧
不对
他就是第一开始就当时我跟成龙吗
我们两个人租了两房
两房就是一个100平左右的
嗯他就觉得两个人住两
房这件事情他不不可以理解啊
他觉得你们住太大了就是
就是
你们肯定要把这个房子包出去给别人
群租
你知道吗
哈哈哈就一定要来看
啊我说
然后
当时不是他给我们那个墙皮给掉了吗
他就说帮我们粉刷一下什么之类的啊
粉刷完之后他找了个机会两周
之后就一定要来看一下啊
我说这个没问题他说
那我要看你的卧室
啊我说卧
室也没有怎么粉刷
卧室卧室都已经好了他说
嗯那不行我一定要看一下啊就这样
就在那里僵持我说你知道我很不开心
嗯他说那没有办法我还是要看一下
那没有办法
哈哈哈对啊
就这样他就一定要看就是最后就
甚至就快要出手了
然后真的
后来就看看了之后里面也没有人
他认为里面可能藏了10个人你知道吗

啊你房租
你房租给我降50%我让你看
我只是说你看到你如果没有
发现你什么你你给我道歉
或者怎么样就是我觉得这样真的
好过分
对啊我当时还没有这么强大
哈哈哈
那就软弱的让他看了然后很生气然后
长路在角落里那边瑟瑟发抖
哈哈哈
同事在出差
给我发了个信息没关系啦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就看呗
哈哈哈
顺便让他把垃圾带走
哈哈哈
然后我觉得
那些很多所谓新上海人就他可能比
真正的上海人还要更加的那个
就是更加挑剔和更加觉得自己很了解
这是他能成为新上海人的原因
可能吧哈哈哈
然后他还给我看他说你挑剔吗
不挑剔哦
还是适合当湖南人
哈哈哈那那那个人还给我看身份证
他说啊你看我现在已经拿上海户口了
嗯什么什么样
还有真的他就他就
可能炫耀吧可能他刚拿到吧之类的

4万以前说过一个段子对吧
上海的女儿跟外国人谈恋爱对吧
那个哈哈哈就说
啊讲的是什么
就两个人两个阿姨在讨论说
那你女儿最近男朋友找哪里人
他说美国人哎
美国人啊
他说那你可要小心图你的上海户口啊
哈哈哈就这种哈哈哈
哇就感觉上海户口对于很多人来说
真的是一个致命的吸引力
对对
我觉得是一些可能上海户口这个身份
可能这个东西
在他的人生中
扮演了一个比较重要的角色
他才才会这么在乎
嗯比如出租车司机就是
是是是就是他有了这个然后有权利
因为我没有见过成功的
就是特别事业有成的
有头有脸的伤害人说你看
我的伤害无果
从来一个都没有见过
那当然了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见过有托威兰上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你们
第一次离开家乡的时候是什么感受啊
是开心吗
不开心终于可以出去外面闯荡江湖了
没有我从河北到我从
老家到深圳的时候一点都不开心
为什么因为你在那生活了很久
然后你的同学什么都是那人吗
啊可是你不觉得更都市一些吗
对啊
不是更都市都市对我来说没有意义
就到了那之后你周围的人也不认识吗
你也是转学过去的
嗯班里人也不熟
然后呢
老师上课偶尔还会说一些广东话
压根听不懂
非常陌生
张博扬你快抛开起来回答问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那个不该了
哈哈
哈那水晶上去我不赔啊哈哈

反正就是很陌生
你然后
你用了多长时间适应
用了一个月吧两个月嗯反正很久嗯
但小朋友吧
可能就是年纪小的时候
其实需要一些适应时间
对因为你的环境就是你周围的同学
那你适应之后你会觉得更好玩吗
就是哇这里有比如说
有还是这里好对啊
有有更多的玩具或者游戏是有
不是玩具就是
就完全不是也
完全不是统一类型的地方啊
就是吃的喝的都很丰富
就是嗯然后你就逐渐开心了起来
就是
从今天开始幸好离开了家乡
哈哈哈哈哈哈
我第一次到深圳真的很绝望
就是当时去深圳工作的时候
因为之前都是玩嘛
就是小时候去玩就是哇深圳好好啊
冬天那么暖和还可以穿裙子
嗯就很开心
然后很多
像超市里面卖很多好吃的东西
嗯但是真的去工作的时候
你就感觉你去一个城市
玩的心情
跟你去工作的心情完全不一样
哦哦
就你去玩的时候你就感觉啊都很好
去工作时候觉得哇压力好大
是吧就感觉深圳真的物价好
高的
对就是你有生存压力就太不一样
是然后你就感觉好像那些
很美好的东西不属于你
因为你根本就没有那个钱来消费
那个东西
嗯然后当时就很绝望然后就感觉
天天就很想回家你知道就很想回西安
啊就感觉回西安多开心啊
然后每天工作也很轻松
也不用有买房的压力
然后就特别特别
还有家里人照顾什么的
就那种对对对对
然后经常在在在出租屋里默默的哭
泣啊
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
也是因为其实你还是会遇到
大家的各地的文化不一样
嗯因为比如说我原来从在广西
然后我去到南京
嗯因为原来都是大家说一样的语言
然后很类似的文化
然后大家的
开玩笑啊什么交流的那些
文化都很相似
你觉得这样多开心
然后去了之后发现
哎就是每个地方的同学
大家习惯都不一样
对然后你很需要适应
然后天气也不一样
吃的东西也不一样我我是那种
好像又很期待
就是你期待看看外面的世界
是什么样子的
然后比如说我外面
他那里是一个下雪的地方啊
然后气温是会达到零下
你可以看到自然结冰的一些
场景什么之类我感觉好冷
对很冷啊
南京虽然是火炉但是冬天巨冷
就是夏天巨热冬天巨冷对
就是
夏天热的要死冬天真的冷的要死啊
真的是体验到了就很但是我觉得就
是真的离开家乡之后我反而其实
更容易接受
就是你经过这个过程
你知道
就是每个你可以接受不一样的文化
你可以就是更加
相对包容一点嗯
我觉得你还好一点
就是第一次离开家乡
不是直接面对生存
是是是是是
就还是只是说对那个地方
风土人情的事业这样子
对的对的
对啊
我觉得第一次离开家乡就要开始挣钱
然后就去那种压力很大的地方挣钱
对那是是啊
非常累而且当时我去深圳的时候
还被一个中介给骗了
他说他说让你去参加鸡尾酒会吗
哈哈哈根本就只有啤酒哈哈哈
只有鸡尾哈哈哈
酒要自己带
哈哈哈
有人带了鸡尾有人带了酒
哈哈哈
哈因为那个时候就是刚毕业吗
对谁都很相信你知道吧
然后那个中间就跟你说
他说这个地方的房子其实是多少钱
啊那就去吧
去了之后发现啊
他其实给你报多报了几百块钱
就这样哦
然后但是当时就是
就当时感觉
人都是应该被信任的
就是你说多少就应该是多少
就不应该会有骗人的这种事情啊
然后当时还有一个就是我当时我们
我们公司不是有个工厂吗
我们在工厂实习的时候
嗯然后就来了一个推销员
就是他推销什么
就现在看很拙劣的一些骗术就是
卖一些化妆品什么的
比如说你买这个什么祛痘痘的
可以不要钱送给你
还可以给你一次抽奖机会就这样子嗯
然后我们一个女生就说那那好吧
那我就抽奖吧
1抽奖我靠一下抽了个三等奖
就是让你买10套化妆品
然后给你啊送你10套化妆品
然后你付多少份手续费你知道吗
嗯就这样
付多少万手续费
不大概少1,000块钱手续费吧嗯
手续费手续费
啊就当时就是在他随便说
就是大家都都没有社会经验的哦
然后当时那个女生说啊
他说那怎么办
他说那你必须得敷啊
他说这个东西我一旦这个刮开
就没法跟领导交代
哈哈哈
真是扯
然后当时我们同学就说他说
他都没有办法交代了
我必须要给这个钱对
就是他好可怜啊
就得给给他这个钱
后来我那个朋友
他真的从生活费里面就拿了
拿了800块钱出来给那个推销员
你知道吗
然后当时我就觉得
好可怕就是后来他走了之后
然后我那个同学突然很沮丧
他就突然意识到自己被骗了
其实一直心里知道
但是没有没有敢承认这件事情
对是其实你心里是对

他就突然之间意识到自己真的被骗了
然后突然就觉得很沮丧
就是我们几个女生都觉得很沮丧
觉得为什么
就是大家这么信任别人的话
就是要被别人欺骗了
就是
又不是信任
我觉得就是这骗子他就有那种感觉
就是怎么说呢
就是尤其这种搞推销的嗯
就是你就感觉
你心里隐隐也知道他在骗你嗯
但是他都不要脸了嗯你就没有办法
不要脸
你就不能就是因为你要脸
嗯而他不要脸
嗯所以你们俩就形成了一个落差
嗯就是你没有办法去当面
戳穿他这个东西

就是这种感觉
因为你还是想当个体面人对
因为你想体面他就是利用了你
就是他就是利用了普通人的体面
对特别恶心这个东西
就是对
所以当时就感觉他先不要脸
你就没有办法扇他了就就是特别恶心
是啊
就是所以当时就感觉到了大城市
这是我上的社会第一课啊
就感觉突然被教育了
就是后来我小姨跟我讲他说
你在深圳这个地方
不要理任何在街上无端端叫你的人
哈哈哈哈
就他说这种一定没有好事
嗯然后从那之后过来看一看
哈哈哈对
我就很警惕你知道吗当然觉得哇塞
这个社会好可怕
嗯然后还有一次
就是我跟当时跟两个女生
就是我们住一个宿舍吗
然后在那个
我们刚开始去公司的时候
都安排到工厂宿舍
然后给你1,000块钱让你去安顿
是是是你才去找房子这样子
对我也是这样
对然后我们3个当时就
抱着那个公司发的那个枕头和凉席
就半夜坐公交车就去找

把那个东西放到那个房子那个地方吗
在哪个区啊你你们当时在西丽
就是工厂的西丽
然后我们找房子在南山就这样
我们公司在南山科技园嘛
就这样然后到了那个
就是当时那个车可能是末班车
然后开到那个总站的时候
我们就要走一段路出来吗
就是那一段路是小路
然后路上就有两个男的
就对我们3个说
靓女这么晚出来在干嘛
我们现在吓死了
你知道
吓死了真的哈哈哈
绝了
我真的吓死了
我就就大概10点半11点的样子
你们三个人都否认了
然后我们三个
哈哈哈我不是靓女
哈哈哈靓女妹
滚哈哈哈
然后当时你知道那种心情就很紧张
但是你又不想表现
就我们3个又不想表现出
让他看到我们3个慌乱了你知道吗
就是你一旦跑了
你就会觉得他就更更加夸张
对他就更不要脸了就这样
然后我们3个人就
装作就是3个很默契的人
就是装作没有事情发生
就抱着那个枕头就是
就是节奏不变的在往前走
嗯啊
然后走到那个路口的时候
终于有路灯了
哇塞我们3个啊啊
就开始就就坐在路边哭
你知道吗
就是真的很害怕啊
然后就感觉
刚毕业的时候
到大城市就很受冲击当时
嗯嗯
就是其实还是有那种
就是我们以前在英文里面学那个
在国外生活
会议的那个COACH 什么
烧烤对啊是有
对就其实可能在国内不同的城市之间
会少一点但是也还是有
因为尤其是那个时候就是可能大家
网上的信息也没有那么全对吧嗯
比如说我们我们现在去一个新的城市
你在手机上已经基本上了解了
这个奇迹
蛮透明的
对是的嗯对当时都不知道啥但是
对但是你你就是你
不知道你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
环境什么样的生活
都很陌生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海源就是在那个
那个叫什么外卖脱口秀
对反正在南山创意园
啊南山创意园
其实我们以前基本上的活动
都在南山的创意园那一块对吧
啊然后我花了很长时间
他记起来海员到底是谁
就当时老师把他跟一个公鼠标混

高混
另外一个
另外一个说不上是演员的演员
比我还土一点的
哈哈哈
演员微这边海员是那个人
然后一直分不清
后来海员说他是研究生
我当时很震惊
哈哈哈哈
因为我我我
当时我已经在那个脱秀俱乐部
1一段时间了
以后有一天
因为每周都会有一些新的朋友过来
参加那个活动
然后有一天就是
斯文去之前就是他
斯文在他
他们每次都有一个一分钟
讲笑话的环节然后
对对对嗯
观众感言
对观众发言然后突然间1分钟对啊对
斯文上去讲了个笑话炸翻全场
比前面正经讲段子的那些演员
还要好笑啊
我当时觉得那个俱乐部也太low了
我的天呐
什么人啊
而且你知道
讲完一个人讲完之后讲的特别不好笑
所以说
哦哈哈哈哈好笑哈哈哈对
就是那种互相
哎那个太像传销了那个时候
这整一套那种逻辑
不是当时那个俱乐部
什么找会员还是靠漂流瓶吗
啊对
哈哈哈哈
要是微信还有漂流瓶这个功能
现在是没了
还有一个
QQ QQ也是太狠了
我天呐靠漂流瓶拉会员
天你是什么时候见到要脱口秀
应该是光速拖过去
哈哈哈哈
应该是很啊好像挺靠后的
对就是早有一次
我记得在那个南山的那个剧院
还是什么玩意
嗯就他去表演剧城是吧
啊哦剧城好像是那个地方
对文体中心
对文体中心
对啊然后我当时觉得
啊我觉得这个人还挺好笑的
就挺厉害的感觉啊
然后他们说这是张不扬
是来自光速脱口秀的演员啊
哈哈哈当时还这么介绍呢哈哈
哈哈哈哈
然后我当时觉得
我当时感觉
海绵就特别的那个那个那个底层
嗯就是感觉
我一直以为海绵在富士康上班的那种
对你看我
你你见到我的时候
我已经是一个经济独立的人
哦是吗
所以所以就就是为什么我在那之前
我说我来上海的时候我会觉得有一种
对吧啊就是进城或者是你觉得哎
别人会不会审视我的那种感觉啊
就是
是不是完全可以理解
是那我觉得你当时很自信
他还原来参加了又一英语演讲俱乐部
然后当时这个太小众了
对就是某一个英语演讲俱乐部了
就是进到那个俱乐部的门
开始只能说英语my name is david
嗯就是
然后how are you
哎不要在英国的英文名叫啥
哈哈没有英文叉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
哈哈哈哈
然后当时我看见还有人能搞英语演讲
我很震惊
我当时想哇塞这个场控真的好上镜啊
还在业余时间默默的学英语
那是你要现在在看那个时候的照片
嗯真的很长好瘦啊
哈哈哈哈
真的还好嘞
没有那么瘦真的很瘦
没有我那个时候大概就1100斤左右
是吗就真的很瘦
然后现在多少斤
而且确实年轻的时候你就会有那种
就是比较嗯年轻人的那种稚嫩
那时候多少岁啊

有年轻人
不是你你没有在
社会上做过事情
你的其实都是你
然后你在学校里面又没有混过学生会

你就会看起来很单纯
感觉当时的人都好单纯就是对啊对

干1些莫名其妙的事情
还有一个还有一当时有个康丁级的
嗯有一个编剧就是他写电视剧的嗯
然后说是要跟我们一起排练一个话剧

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排练那个话剧
就莫名其妙的就去排练了
对然后当时就是我跟海源一起去了嗯
后来排练了半天
然后那个话剧好像也没有什么下文
就这样的啊啊啊啊
然后前两天康利为了干啥
前两天那个那个编剧还给我发微信说
请问脱口秀大会怎么报名
哈哈哈我就把robert给你推给了他
啊哈哈哈哈哈
然后挖扁
前几天说
为什么康定来找我说要讲中国修真的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
我我我觉得好像在
那些时候那些场景下很多人
可能包括现在也有很多人吧
就是有有一些
其实大家不求结果的那种理想主义吧
对的就是你不知道
因为好像那个时候也没有
太多是生存的
你不知道
这个东西会发展怎么样
或者是你有什么收获啥的
你就是觉得哎好像有人叫我去尝试
我自己也想尝试一下
这个事情就挺好玩的呗
对你就去做一做
其实就是单纯的想做好这件事

我们现在就是会
想很多评价很多
因为你现在是以这个为生啊
对当时这个只是你的一个娱乐而已
对当时毕业挣不了钱吗
就是能挣钱他才是工作

不能挣钱你弄得再好也是爱好
哈哈哈
海云
会不会觉得你作为南方人讲脱口秀
会有一些啊
有一些不容易的感觉
啊其实有的
因为你的
其实归根到底其实是母语的影响
其实不太一样的
嗯因为一个表达
嗯嗯
因为北方的语系就虽然方言有不同吧
嗯但是其实是比较相通的他
他都是跟普通话接近的一个女性
嗯我
我的语言其实是跟粤语是比较接近的
嗯所以表达起来其实是不太一样的
包括一些
语言习惯
所以就是
你如果非要严格的说这算是我的
不是第二语言的话
也是我的1.5语言就是1.5个语言
就是他思维方式会不太一样
对思维方式不太一样
虽然我从高中开始就开始用
大家都用普通话来交流
然后已经说了很多年
就是普通话了但其实还是会有一些
表达的没有那么精准
然后我再对比姜
子浩和昌叔他们的时候
因为
我用普通话的时间其实比他们更长
然后我会比他们又相对更自如一点
嗯嗯对就是南方的这种语言
你比如说让南方我觉得无所谓
但是广东
对对对
就是你去让他们说侗族笑用粤语来讲
其实他会讲的好很多
嗯哎
是这
这是语言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语言


他其实就是口音这边
听着就感觉总感觉隔了一层
包括这一季的那个演员叫大雄吗
对他很明显是广东人对就是
就总感觉好像隔了一层好像
达不到特别
对就是特别在这个点上
他的语言就没有那么精妙精准
对比如说包括我听
护栏啊或者荣浩啊或者是还有邱瑞
他有很多词
他只是一个用词的变化
以及加上一个语气的变化
他就马上能产生笑点了
但是对但是像我们就是
我们很难通过这样的
手段来实现
教练好像是好像是
是说一些高级的逻辑
对你只能从逻辑上去去
或者是表演上去产生这个喜剧的效果
所以他们
相对我们来说就手段多了很多
就是手里的武器会多了
我觉得东北人真是天生喜剧人
是的是的东北人
哇塞我觉得
就现在短视频平台
有一半对东北人撑起来
是对
太能表达了

包括我看现在那个我和我的父辈里面
说深圳的那一段
就深圳那个小孩那一段
因为是玛丽野吗跟那小孩他
他跟小孩他那个对话
就是就是一个日常的喜剧嗯啊
但是他就能对你
就是你妈怼你就是一个小小的东西
你就
你就天天从小就在那练练习喜剧
好像是因为他
对就是他很生活
嗯他的那些语言特别的嗯
带着情感
啊而且他的那个修辞都特别奇妙
嗯对啊
就是有一些那种
你你也不知道是土话还是不
还是不是对
就他骂人的骂的特别什么什么对
对你脑仁流出来被苍蝇给叮了是不是
就这种东西哈哈
想不到的形象他对具体说的说说的
是所以所以就是他不是抽象的吗
就是这种
语言呢也非常大的语言的优势因为我
们在看周星驰的电影的时候
我们是看原因的
看原因看粤语版
你也知道有很多翻译成普通话之后
就会削弱
削弱了很多笑脸
嗯所以这就是一个变化
非常明显的一个变化
所以周星驰多厉害
即便被削弱了还这么厉害
对对因为周星驰有很多那种梨语
然后香港的那那梨
非常土的话也要说出来
说出来非常好笑嗯啊就是

这就是东北话他能够
原原样的呈现在对普通话的特
殊大喜剧圈的原因
对嗯
但是当然了山东你看山东和内蒙也
他们也讲的很好
因为离东北比较近
哈哈哈
因为山东人是东北人的祖宗
哈哈哈啊

他们都是闯关东过去了
闯关吗过去了山东人闯关东
然后
内蒙靠东北也比较近
而且我觉得东北人有一种天生的乐观
因为那个
环境很恶劣
比如说冬天零下20几度什么的
就是一个环境
你你觉得我在这样的困境里面我
强行乐观也好或者自嘲也好
或者怎么样
就是我的态度就是那样子嗯
对你你不说就是爱咋咋地这句话
他就是一个方言
嗯然后但是你说出来
你就会觉得有点好笑
嗯对吧
他没有经过任何的加工
任何的修饰你瞅啥就说
对你瞅啥
然后就他就可以产生奇迹效果

是一个非常
就是已经
在大家还没有开始用逻辑搞笑的时候
已经领跑了
好几圈了
是的
就就就这种
而且我觉得东北
可能因为因为我去东北出过差吗
就东北太闲了
就他们去东北的哪啊
大连旁边的一个小城市
大连旁边的小城市那当然闲了哈哈
大连可能还好吧
就是我就说他们这个发源嘛
就他们最最初
就是为什么东北人这么喜欢唠嗑
因为太闲
太冷了啊
太冷之后你晚上也哪也不能去啊
那你就大家在一块唠嗑呗
就就聊天呗就这样子对
然后感觉东北那个地方就是冬天
到了4点钟开始
就已经入夜了你知道吗
是是是就整个城市都已经
都已经睡眠了
开始就这种感觉然后大家就开始聊天
然后就就就就就就没事就就唠嗑
有1万个小时理论
对对对对对
哈哈哈哈
你比别人多聊1万个小时哈
哈哈哈
那南方天还没有黑呢
还在外面就是忙着吃夜宵
什么打游戏这个那个
东北什么都没有到
而且又那么冷又黑的那么对
对啊
然后就感觉就是只能而且外面很冷
就是你也不能出去
你也不能出去跳广场舞因为太冷了
对对那个真的粤语里面有很多方言
就很像是包括那个功夫里面
嗯功夫里面比如说那个包租婆嗯
那个洗澡的那个人
在楼下洗澡露屁股那个人嗯
他会突然间没水了他跟包租婆说
包租婆为什么突然间没水了
就是普通话就是这么表达的
然后他在粤语里面就是
包租婆应该杀不起干
谋随就杀不起干他是一个土话突然
他那个突然间
就是平时
香啊
然后在广东他说话是不会用杀不起干
这这这个词的
然后他突然间用在那里你就会觉得哇
我觉得真的
很香土
对就很香土然后但是很好吃
你应该撒皮干冒水
很很符合那个角色味
非常有那个味道
不对我觉得
方言真的是有一些普通话没有的味道
可能是因为他历史太悠久了
就是我姥姥以前老说什么
我姥姥一吃那个辣椒
你知道吗
就是我们一般吃辣椒如果很辣的话就
哇辣死我了
就是好辣
就这样就顶多就这样说嘛
我姥姥每次吃完辣椒说
哎呦那个辣椒辣
那个火飘飘的对啊就是火飘飘的
就感觉很
就很形象
这种就是方言很有魅力其实
是的我我我我们在深圳
我们刚开始做那个头就嗯俱乐部那里
我看他们会请香港的演员过来演出
嗯会演粤语场
嗯然后我特别记得
但是有一个女演员就说他奶奶
说他奶奶啊就特别喜欢看帅哥
嗯特别喜欢看帅哥
但是他们用
粤语的方言是说在地铁面
特别喜欢搞宅
啊啊
这居然还有专门的词啊对嘎天呐
就是盯
偷偷看帅哥
对就是偷看帅哥
所以方言会表达出更加丰富的情感对
而且更加准确一些
对嗯

所以我刚才说出租车司机
他说那个那个地方不好停的了
嗯就是如果是我们自己
就感觉那路是他家的
我们平时说我们正常的普通话表达是
那里不方便听
那里不难听
那也不是准确
就不好这个词让人听了特别难受
其实就是
但是他就是想怎么怎么样
就是他想
就是他就是想让你难受
他就是坚定自己的立场
而且你们觉得这个不好的背
后就是隐藏着一种他洋装的优雅是啊
是的是的是的啊
我我并没有说那里不能停
对对我很礼貌对但是我又
不好既礼貌又强硬就这样
是的
是的既礼貌又强硬
所以我们可能要先跨越这个
语言的障碍
嗯然后再
重新再去比较这个
你说奇迹的内容也好下也好
所以我我有时候确实会很羡慕他们说
他们的语言怎么运用了这么的
精准嗯就就很难因为嗯你除非本身
语文能力特别强嗯对吧嗯你比如说
你说像涵涵这种
啊写东西就非常的会啥自如
然后
他用起的用用起来那些文字也非常的
到位嗯很难
嗯是这是就天赋了嗯

那我们今天聊了一些关于城市的话题
啊然后后来也最后捉骂了上海人
哈哈哈哈哈哈虽然
我觉得上海人还是很棒的就是对
就是因为我们嫉妒所以才对对对
可以这么说
对因为我们都没有拿到上海户口对
哈哈哈好
所以听闻本期的节目的观众呢
如果你们有期望
听到我们想分享的故事啊
或者是有问我们3个人的问题
都可以写在评论里面
我们会跳出来有意思的问题
然后下期录制的时候进行解答
啊所以呢
只有听到最后的观众才有这个机会啊
所以谢谢你们最后留守的观众们
哇现在最后真的是捡到爆
哈哈
揸到宝啊
哈哈哈
好就这样拜拜
拜拜拜拜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