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看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30年前当我还在念大学的时候
我们那时候
一群念人文社会科学的学生
喜欢玩一种谁更没出息的游戏
这个游戏很简单
那就是比较一下
谁念的那一门专业本科
将来是最没有前途的
首先因为我念的是哲学
所以我通常以为我这个游戏肯定要赢
要最后拿到冠军笑到最后一刻的
可是呢我发现原来强中自有强中手
有一些念别的学科的同学呢
就会跟我比较
他们的学科
为什么要比我学的哲学还要没出息
还要没有前途
比方说念文学的朋友就会告诉我说
你别看这个念大学的中文系
英文系录取分数
在当年
是比我们这种念哲学的要多一点
要高一点
但其实啊
他们的出路啊
也无非就是将来继续当个老师
这是他们的主流市场
那么我们念哲学的呢
好歹呢好像还有人能够
将来转行念法律或什么的
但是他们念中文的呢
不晓得为什么一进大学念中文
将来注定就是一个当老师的命
那么当老师当然也没什么不好是不是
但反正他们就嫌弃就对了
然后再比较下去呢
又有些念人类学的朋友跟我们说
你们念哲学这叫将来没有用吗
我们念人类学的怎么办
所有人一听说我们念人类学
都以为我们将来是不是一定要去非洲
或者是南太平洋某个岛屿上面
跟一些当地的
原住民混在一起住个几年
然后最后人间消失
再来呢
还有一些比如说是念经济学的朋友
也跟我们说他们念的东西很没用
那么这时候呢大家就都笑了
就凭你们经济学也敢跟我们比较
说你们念的东西没用吗
今天不是全世界都很看好经济学家吗
你如果专门做经济学
你搞一个自媒体
弄个公众号
说不定将来还能上市呢
当然我们那时候没这些
但反正那时候做经济学家
也是挺吃香的一件事
那为什么念
经济学都觉得自己没出息呢
原来是这样的
他跟我们说
很多人以为
我们经济学家仿佛有一个定海神针
或者有一本神机妙算的指南
能够告诉大家经济循环景气的规律
于是呢我们大家就能够趋凶避及
像算命一样
但其实啊
很多人都晓得
经济学家去预测未来的经济趋势
几乎可以说是100个人预测要错掉99的
那么你说经济学还有用吗
当然我们当年玩的这种游戏
到今天看起来呢
是很幼稚很可笑的
但是奇怪的地方是
我们玩这种游戏背后的出发点
他的一个前提条件
似乎到今天都依然存在
那就是很多人都还会去问
我们现在需要的所谓的人文素养
这些人文社会科学知识
他到底有多被需要呢
他是不是真的那么重要呢
再用句大白话来问
那就是
念这些人文社会科学到底有什么用呢
首先这个问题本身
就是一个很值得拆解的问题
很多东西我们是不会去问他有没有
用的比如说我们每天吃饭
我们会问吃饭有用吗
这是句废话对不对
我们当然不会问这种问题
但是假如你今天念工商管理
我们也不会去问这个东西有没有用
那为什么唯独
是一连串的人文社会科学
我们会关心他的用处问题呢
首先这里面牵
涉到的就是我们怎么来理解
什么叫做有用
什么叫做用处
对于用处跟有用这一点
如果深入挖掘下去的话
说不定我们就要进入到一个
对于人的思想意识
对于人
所处的整个社会环境的总体判断了
首先
任何一个事情我们去谈他有用跟没用
其实都不是那么简单的
能够获得答案的
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
这个用指的是针对什么
这个用处
到底是在什么地方能够施行他的用处
我们说一件东西有用
仿佛是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某种的需要
然后提出了一个
对这个需要的应对的方法
那这个应对的方法就叫有用
但是
我们人类又如何了解需要呢
我们怎么知道自己需要什么呢
我们怎么知道
自己平常以为自己必须的东西
是真的必须呢
还是说那只不过是一种错觉
或者是社会上主流价值观跟意识形态
使我们认为这些东西是我们需要的呢
那么对于这一连串问题
如果我们再追问下去
很好那就要欢迎你来到
人文社会科学的世界了
因为
正正是这一连串的人文社会科学知识
能够帮助我们
去回答刚才这一连串关于有用没用
有没有需要
等种种问题
就算
不能给这些问题一个很精准的回答
至少能够给我们一套工具去更精准
更细致更有密度和深度的
去思考刚才所说的那一切
那么假如我刚才说的这些对你而言
都好像有点太过抽象
或者太过不着边际
甚至
你可能会觉得我说的这些都是老
生常谈的话
那么我们不妨具体一点
我们具体来看一看啊今天在我们国家
很多人可能并不怀疑人文素养的必要
比如说今天很多人会认为
身为中国人多多少少要知道点国学吧
那么就算自己不知道
孩子总该要学点吧
所以呢
为什么今天大江南北有那么多的国
学班社会上又掀起了国学热
那么问题来了
我们这里所讲的国学指的是什么呢
什么叫做国学呢
比如说我见到有一些国学班
就会把三字经当成一个国学的入门
课程然后希望很多
家长带着侄女去学习三字经
背诵三字经
但是三字经真的是国学吗
或者至少他真的是一个对今天人而言
仍然是有用的
很好的一个国学的入门途径吗
那么这个时候
我们就需要好好的了解一下
国学跟我们中国经典的
传统的那种阅读方法
还有我们现代人如何回顾
中国固有的这些经典
这就有非常大的关系了
所以我们与其直接去讨论
三字经好不好
年轻人小孩子该不该读三字经
不如具体一点去回答
到底三字经是个什么东西
去探索他
然后同时呢
还要去追问三字经跟国学的关系何在
然后再深入一步去看
到底我们平常所讲的国学是什么
又有些时候
我们会觉得
我们之所以对很多
人文社会科学
开始变得不是太感兴趣了
到了一定岁数之后
觉得这些东西挺沉闷
挺无聊
还不是因为我们对这些东西很陌生
恰恰相反
是因为我们都觉得自己对这些知识
已经够熟悉了
因为有很多东西
都是我们在接受基本教育的时候
就已经经历过的
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历史
我们
全部人中小学的时候都一定读过历史
那么到底我们历史是怎么读的呢
你回头看一下你就会发现
我们读的历史
无非就是一连串的重大历史事件
以及重要的历史人物的时间罗列
那么读完这些
背完那些事件的年表
对我们有什么帮助呢
就像我们一开始所讲的
他的用处在哪里呢
更重要的就是
有时候我们说
读历史是为了避免
再发生以前的人曾经犯过的错误
但为什么我们总还是会不断的犯下
以前的人都犯过的错误呢
我们都读了历史
但为什么历史一点都帮不了我们呢
这是否说明
我们过去一直以来
透过教科书学习所学到的历史
恐怕是有局限的
或者至少不是今天的学术界
所能够让我们看到的
历史所能给予的启示的全貌
从这个角度来讲
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一些
人文社科的教育
但是这些人文社科教育
他们到底是什么
我们却学了那么多年
恐怕都还没有沾到他的

我们或者至少是没有办法很深入的

切的去掌握到这些人文社会科学知识
它里面真正的好滋味
再举一个例子比如说文学学习
我们全部人从小到大
都读了不少的课文
都读了不少文学史上很重要的名
片和经典
但是
我们读这些以前的人写过的文学名著
跟我们现在所处的社会有什么关系呢
我们读这些东西
让我们文字修养更高了
没错我们今天要写东西或者看东西
我们的能力都增加了
我们也许透过文学学习
也让我们的思考更加复杂了
但是有些时候
我们每天面对的问题是很切实的
比如说我活在这个社会
我对这个社会有很多的想法
到底我这些想法是对是错
到底我跟这个社会是什么关系
我以前所读过的所有的重要的作家
他们能够对我这些问题有解决吗
能够回答我面对的这些处
境所提出的挑战吗

就是我们今天要回头再看文学的时候
所不能够不顾及的一个层面
好吧我们还可以注意到
有一些人文社科知识呢
确确实实是我们过去呢
都没有在基础教育时代学习过的
好像也离我们目前的工作范围比较远
但是你想想看
你既然身为一个现代中国人
你每天呢经历过大大小小的讯息轰炸
甚至你自己也参与这些讯息制造的洪
流那么这个时候你会发现
很多时候我们讨论的热门话题啊
就在不断的挑战着
我们所具备的人文社科的素养
你比如说
很多时候我们会发现
社会上面有一些关于法律问题的讨论
我们常常说到一个国家呢
有一个国家的主权
那么别的国家怎么能够司法干预
我们国家的主权呢
这个讲法有没有道理
当然有道理
但问题来了
那么二次大战结束之后的
别说东京审判
或者是针对纳粹
法西斯的纽伦堡大审判
这个算不算是其他国家对另一个主
权国家的司法干预呢
我们都说这是大义凛然的一件事
这个也能够来谈什么主权独立问题吗
但事实上他并没有那么简单
你可以说
他好像是真的是介入了他国主权范围
那么这种审判他到底有没有道理呢
这时候我们就会发现
我们是需要一定的法学素养
才能够帮助我们了解这些问题
再说一个例子
现在大家都在预言
人工智能的时代就要到来了
我们好像都只是被动的
只能去等待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
而且我们总要提心吊胆
听说他会让我们很多人失业
让我们很多人的工作变得可有可无
这该怎么办
你有没有想过
原来说不定人工智能
还有可能成为哲学家
那么我们这些念哲学的人最期盼的
这个就业前景
岂不也就要将有被取代的一天了吗
那么人工智能这件事情
绝对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样子
只是一个
少数的顶尖专家在做的一些事情
他们写的论文
他们研究的领域
是我们绝大部分人所搞不懂的
不其实离我们不是那么遥远
他也绝对不只是这少数的专家的事情
他是我们每一个人
都能够用一套特别的方法去理解
去思考的一个课题
这套方法是什么
他恰恰就是今天的哲学
能够提供给我们的一种方法
那么刚刚我还跟你提到
我大学的时候有念经济学的朋友
觉得经济学也挺没出息的
那这些为经济学家
总是有预测错误的问题
好假如经济学家预测经济趋势不准确
那么我们还要经济学做什么呢
经济学到底能够给我们什么帮助呢
于是
就回到了我们今天开头的这个问题了
我们有时候研究一些学问
了解一些知识
恐怕要的
不是他给我们一些非常眼前
实际的作用
比如说读完经济学
然后我公司经营也搞好了
然后我甚至能够让整个国家的经济
命运都变得越来越往上
不是这样的
有时候我们读这些学问
我们了解这些知识
并不是为了一些我们以为自己
啊很有需要的东西
恰恰相反
它是能够让我们更清楚
我们今天所在的环境
那么经济学从这个角度来讲
我们搞清楚经济学的现况
搞清楚经济学家的实际工作
跟他们的局限
可能就是对我今天
这期节目一开始的时候
提到这种人文社科用处
这个问题的一个
最好的示范回答
我今天讲这么半天了
是为了向你隆重推荐
我们现在要开始的这个开学
期问这一个节目
很多人会以为我们看了一下
是个学校一样的一个机构
其实不是
我们是一座知识的剧
场我们这个知识的剧场
是要让你了解到
知识可以是非常有趣的
让你知道知识原来也可以很丰富
甚至带着娱乐性的
能够让你获得一种满足感跟愉悦感的
那么当然知识还能够长我们的见识
我们这座知识剧场里面
有许许多多的人文社会科学的专家
在我们这里开设不同的节目
我们开学期问这个节目呢
就是征集了组合了我们看理想
现在
有7位不同人文社科领域的大行家
在我们这里呢
向你一起介绍一下
到底人文社会科学知识
一个现代人所需要的人文素养
应该是什么模样
请注意我们这个节目
跟一般的大学的通史教育
跟一般的人文社会科学的入门书
很不同不同的地方在哪里呢
我们不会非常死板的
做一讲简单的节目
讲讲哲学是什么
再讲一讲经济学是什么
光是这么讲啊
那就太像是上课了
而且呢你学到的都是一些很枯燥的
一些的基础的知识
在我看来
要理解人文社会科学最好的办法
不是先去从一些基础的概念定义入手
然后按部就班的去那么学习
而是一来就直接进入到这个领域
他本身必须要处理这些的课题
这就像我以前念哲学的时候一样
我们常说念哲学最好的方法是什么
那就是做哲学
你真的进去做了
真的进去陪着他
用他的方式一起思考
这才是最好的
学习这些人文社会科学知识的一个办
法那么所以同样的我们开学期问
就提出了7个
问题给我们7位看理想的讲者
那么希望他们针对这些问题
提出一些解答
这个解答一方面是彰显了这个人
他所在的
他所专业从事的这些人文社科知识
里面的一些的方法
他用的工具的一个梗概展现出来
但是另一方面呢
这7个问题又都是我们今天很多时候
身为当代中国人
可能会碰到的问题
或者可能会觉得跟我们的生活
相关的问题
或者我们可能会觉得有趣的问题
所以透过这开学期问
我们不止能够认识7种人文社会科学
他的独到之处
同时还等于从7个方面
去再度认识我们今天的这个世界
我们今天这个国家跟我们这个时代
我们这个节目啊
坦白讲是有原型的
是来自于我以前曾经见过的东京大学
他们的同事讲座
那么东京大学呢
跟全世界很多的大学一样
都有他的同事教育课程
而在他这个教育课程里面
有一个特别有趣的地方
就是他办了一个同事讲座
这个同事讲座
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系统
有时候请一个数学家
有时候请他们那个政治学家
有时候请他们的一个中国研究专家
那么每人讲的东西呢
都不是什么中国研究入门
哲学入门
而是去问一些
好像去谈论一些很专业的问题
比如说中国黄土
高原上面的人的生活的理想的问题
又比如说有人会来谈一谈
英国式的花园
他诞生背后的政治问题
这些问题看起来好像都很有趣
很有意思
但是好像都不
是正常的一个通史
教育里面的那种入门课程
我们看理想的开学期问
大概就有点像是这样
好像给你7个
不算是入门课程会给的一些的内容
一些节目
但其实我们就是要透过一些专家们
他们正在关心正在探讨的事情
来实际的给你展现出
人文社会科学知识的魅力
这就是我们看一下
献给大家的开学礼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