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奇私奔了?’你说话太大声了!

我父亲不耐烦地捂住我的嘴。

‘别喊了。

我点了点头,他从我身边移开,留下我母亲瘫在沙发上,脸色苍白。

‘这里是这么说的。

他把信从桌上举到我面前,给我看。今天本该嫁给帕斯图尔边疆伯爵的双胞胎妹妹,在婚礼上离家出走私奔了。 …… 与我的未婚夫。

我们在休息室房间里等待着。在新娘休息室的桌子上放着一封信。 新娘华丽的白色礼服在没有她的房间里显得那么不自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阿尔玛?

本应与布兰奇在一起的侍女阿尔玛,脸色已经从蓝色变成了无血色。 她告诉他,她离开房间是因为布兰奇要求单独待一会儿,因为她很紧张。

我不能责怪阿尔玛。 我之所以请求她的帮助,只是因为我担心布兰奇在婚礼前的精神不稳定。 我相信她从未想过要逃跑。 这本来就是不可能预测的,因为她以前从未表现出任何相关迹象,甚至对我们的家人也没有。 然而,我意识到,布兰奇暗地里爱上了我的未婚夫。

我应该怎么做,我应该怎么做?

我母亲用手捂着脸,重复着同样的话。 作为弱小的贵族,贝特朗子爵家的女儿放弃了与边疆伯爵的婚姻而逃了出来,这真是让人愤怒的故事。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帕斯图尔边疆伯爵·的语气和态度都很沉稳,但他用敏锐的眼光瞪着我(也许他本人只是看着),这时候他甚至会耸起身子。看起来是脾气暴躁的人吧。问无用的问题可能会被当场砍掉整个家族。

考虑到那个,背部感到一阵凉意。

“总之,布兰奇突然身体不舒服了,让帕斯图尔边疆伯爵帮忙取消今天的仪式。”

我亲爱的,这种谈话只是一种临时措施。 我们必须先找到布兰奇!”是的,当然是这样。 阿尔玛,你离开布兰奇多久了?

她惊慌失措地盯着我的父母。

— “我很抱歉,安吉里卡。

在信的结尾处写有对我的小小道歉。 我很抱歉,布兰奇。 我以为你拥有我从未拥有的一切,但也许它们对你来说只是一个负担。 也许这一切都让你感到窒息。溢出的才气也好,被人羡慕的眼神也好,来自我的…丑陋嫉妒的目光。

我可能知道她的苦恼,但假装从没有注意到。 所以也许这是她对我的谴责。 如果是这样,那么!

我将代替她结婚。

我将迎难而上。

‘安吉里卡!你在说什么,亲爱的?

我的父母惊讶地看着我。

‘我们现在的情况是,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布兰奇,永远不露脸,让人觉得可疑,只是时间问题吧?而他们迟早会怀疑她没有露面。 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我们会有很多麻烦的。

他是一个高级贵族。 你永远不知道你可能得到什么样的报复。即使接受了也不能抱怨。

但是,帕斯图尔边疆伯爵·想要的是高魔力的布兰奇不是你

我相信你会同意我的看法,”他说,”布兰奇已经掌握了魔术的艺术,而我却永远无法做到,无论我练习了多少次。她明明是双胞胎,但与我不同,她很灵巧,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出类拔萃,而且她拥有一切。 她拥有这一切:天赋、父母的期望和良好的气质。 我想要的一切,但永远不可能拥有。 我的未婚夫是我唯一拥有的东西。

布兰奇一定很爱他,以至于她愿意放弃一切。 所以她放弃了一切,简直是放弃了一切,最终赢得了他的爱。 我直到最后都不是她的对手。

…… 直到最后? 谁说这是结束?

一个微笑无意中从我的嘴唇上溢出。

“安吉里卡?”我相信你不会把一个不是骑士的女人扔到边境的前线,不管你想从婚姻伴侣那获取多少帮助。

我相信帕斯图尔伯爵会希望有一个具有高魔力的布兰奇作为他的继承世袭的有力帮助。 他又不会要求你对他使用你的魔法。

我会试着为你争取一些时间,但同时你必须找到布兰奇。’要怎么找呢?

我愿意接受你的谴责。 但不是最后一次。 我不能一直输下去。

“一旦布兰奇回来,我就会被替换。”

–我会还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