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真没想到
这个节目才休息了不到一个月
又要回来这里跟你见面了
之前啊我在第3季节目结束的那一期
收到很多朋友的回应
好像很多人误会了
我讲话有这么讲的不清楚吗
很多人以为
呃我8分这个节目都不做了
自从离开看理想之后
然后我不在这个平台出现了
以后会在什么地方等等等等
哎呀你们都误会了
8分这个节目是照做的
你看我现在不就回来了吗
而且仍然在看理想播出
只不过呢
以前有些在其他平台比如说蜻蜓
小宇宙等平台听这个节目的朋友啊
你会发现现在这个节目
你除了在看理想之外呢
只能够在喜马拉雅上面听见了
那如果有什么不适应的话
那我先在这里跟你道歉
同时也欢迎啊
喜马拉雅的朋友
了解一下我们这个以水分
充足著称的节目
同时我哎
如果你
你在喜马拉雅以前没听过这个节目
我可以跟你说一下
我们这个节目
你别以为太水就这么走了啊
我们这个节目有很多功效的
呃根据过往的经验呢
绝大部分人呢
都是在晚上睡不着的时候用来助眠
同时呢也有些人呢
是在心情不好的时候拿他当安慰剂
甚至有人试过第二天要照肠镜胃镜
那么前一天不是要泄肚吗
要清清肠胃吗
吃泻药
发现听这个节目也很有助于倾泻
我能不能
从这里推想
这个节目其实能帮你减肥呢
呃另外呢还有朋友说呢
是在产房等待生小孩之前
听这个节目呢
发现很有助于助产
哎呀怎么讲
我发现我们这个节目有点像啊
小时候我们在香港常吃的那种什么宝
济丸呢什么用的那种万金油啊
他就是个万金油
哼哼白包治百病
哈哈哈
搞半天8分是医疗节目好
废话少说
别这么水下去
说回今天我要跟你讲的这个东西啊
我又要讲beetos了
那么讲
的主题就是关于他们
最近有一部纪录片
是去年11月底的时候公开的
那就是GETBACK
我的编辑杨大1同志提醒我
原来
我们在第三季节目回归的第一集呢
也是在讲beatos
当时呢我是在讲
为什么john lynn跟paul mccartney这对组合
是流行音乐史上
最了不起
最伟大的二人创作组合
那么为什么时隔一年多啊
那我们8分第四季节目开播的第一集
又要讲beitos呢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
这可能下意识的铺路出了呃beetles
对我的影响
以及我是他的铁杆粉丝的真面目吧
到自己这个
这个逼头是
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呢
我回头讲啊就我讲的是对我的影响力
我先讲讲看今天要讲的这个纪录片
你很可能在我们内地啊
不是太多听到关于这个纪录片的讨论
除非你是很硬核的乐迷
或者你很喜欢流行音乐
尤其是欧美丽西方流行音乐的话
你可能会在豆瓣上面看到这个
就变评分还挺高的
那么也有些相关的文化讨论
但是在我们内地掀
起的这个热潮是远远不及在海外的
这完全可以理解
大概就是一个文化差异
或者文化背景的一个原因
但是我先讲讲看
就是这个骗子是怎么回事啊
其实这样的
这个纪录片
在海外之所以引起那么大的轰动呢
是因为他的素材
他是个纪录片
但他的素材完全来自1969年
当时beetle已经快要散伙
那在做他们最后一次公开演出之前
也是他们倒数第二张的啊
共同合作的唱片
就是LET IT BE这张唱片啊
关于这个什么叫倒数第二张
我等一下还会解释啊
那么这个唱片在准备的过程
再准备一次
很小型的
在一个伦敦萨维尔街
就是以做西服文明的那条街
楼顶的天台上面
做的一个极小型的一个音乐会
为了这件事情做准备
那么在22天之内呢
他们要创作跟排练出一堆的新歌
同时呢整个过程
也都被一个纪录片导演把他记录下来
这个导演就是迈克林赛霍格
他是个我怎么形容呢
有点憋脚的有点憋脚的一个导演
但是呢他就征得了逼头似的同意
然后就现场布置了很多的摄像机
同时也在魏征得他们同意的情
情况底下
埋藏了很多
呃隐藏麦克风去偷偷录他们的对话
那整个过程大概拍成了
有60小时的胶片
有150个小时的录音
那这个东西呢是为了当年啊
这逼投40打算做一个这样的事
就是除了有个现场演出
有一个新的专辑发表
同时还要推出一个电视专辑
这个电视的
节目呢就是一个记录
记录他们创作这张唱片
跟这组音乐的全过程
那整个纪录片就是从这个念头出发的
就是为了一个电视节目而做准备的
那这批片的素材啊
在逼头饰解散之后就推出了一部电影
那个电影叫let it be
就跟他们
这张我刚才说的
共同录制的倒数第二张照片是同名的
也跟那首你大概绝大几率你
你应该听过那首来的比是同名的
这个骗子当年出来呢就反应就很一般
一来主要是这个片子拍的实在
是不怎么样
二来呢
则是因为当时逼头是解散这个消息
在世界范围内他的影响太大
那里面引起了大量的争论
而且还是些很不好的争论
那么所以就掩盖了这个骗子的价值
结果时隔几十年之后呢
有一位很重要的电影导演
就是新西兰的彼得杰克逊peter jason
那他最有名的作品
当然就是魔界三部曲
是不是那么他就是个铁杆的
这个b头丝的粉丝
他就提出要重新在这一大堆的素材
60小时的胶片150小时录音里面
重新剪辑出一个对历史
对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真实情况
做一个更忠实版本的一个纪录片
那么重新剪辑
那为什么说要还原当时的历史现场呢
是这样的
因为在beetles解散的那段期间
大家回头看啊
那是一个有非常大争论的一段时期
就是关于他们做的这场天台演唱会啊
这个演唱会呢
其实是一个没有完成的演唱会
为什么呢
你这样看他们中午的
时间啊在伦敦的是闹市中央啊
萨维尔路萨菲沃是在闹市中央
然后在那个闹市中央的天台上面
他们自己办那个小唱片公司
叫苹果唱片
就在他们的顶楼做这么一个演唱会
用扩大期用扩音
就用音箱对着马路上面广播
那么接
当然会很草帽是不是有点扰民嘛
所以不到半小时内就搜
警察就收到了30中的投诉电话
可是也有大量人是很开心的就在路上
就在附近楼上的天台
也一起看这场演出
因为那是beatles
是当年全球最红最红最红的
不要说英国了的一个流行摇滚乐队
那么但是还是很多人投诉
说他们太吵闹了
那么结果这个演唱会
其实是中途腰斩了
在警察的要求跟注视底下
但是那段期间啊
这整件事其实进行的都不太顺利
期间一直有很多小道消息
那一两年一直有消息说
逼头是里面吵架
然后吵的很厉害
而且吵到个程度甚至是打起来了
关于b头是为什么解散
后来也有很多的说法谣言
比如说最常见的几种版本
其中一个版本就是指约翰联盟的夫人
当时还没结婚
是因为后来才结婚的叫小野杨紫
UCOOWNO 这个非常重要的当代艺术家
那么是由于他的介入
使得整个乐队的化学作用变了
是他硬生生的扯散了
乐迷心目中的神样的这个摇滚乐队
还有1种说法呢
是说john lennon跟这个paul mccartney
这个我一年多前胜战过的这对
神一样的二人创作组合呢
其实这时候已经闹得非常不愉快
两个人已经很厌倦在共同创作
那至于其他的乐队成员呢
啊ringo STAR
特别是josh harrison这个吉他手呢
他已经觉得自己羽毛
羽翼
野风完全可以有自己的一个创作天地
但是却被这个二人组合压制
尤其是被pomegani
呃说保罗呢
太霸道了太独裁了等等等等
那么总之大家都说那段期间啊
他们做这个唱片也好
做这个演唱会的准备也好
是一个一团招
是灰暗的
是吵吵闹闹的
是非常不愉快的事
然而这个纪录片
在还没正式在网上串流公开之前呢
就有很多人说哇已经看到一些片段
发现其实在他们最后的岁月
betos 这个
人类历史上影响力最大的摇滚乐队
流行乐队
其实还是很开心的
像兄弟像年轻小伙伴一样在玩在闹
整个创作的过程
还是一样让人非常激动的
然后大家觉得澄清了过往无数的谣言
包括什么小野杨子在那边搞乱啊
他们的氛围啊等等等等
完全没这些事
那么所以这个骗子可以说是为公引
先让人关注
公引出来之后呢就有很多的讨论
那么OK 说到这
你也许会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
哈哈哈假如你是个95后00后
你觉得这事离你好遥远对不对
的确啊跟你没什么关系
但跟我有关系啊
天呐这是波克
这是我的节目
我爱讲啥就讲啥
啊那为什么跟我有关呢
嗯其实理论上讲也跟我无关
你像你看我们刚才讲那些故事
是1969年发生的事
我是1970年生的
LET IT BE这个专辑在出的时候
于是我出生的那一年比我大几个月
那那怎么可能是跟我有关的
他们是比我老多的啊
一群人一些一个时代的事情了
但是你要晓得
我1970年生
但是在我童年的十几年间
一直到80年代的时候
betos的声音
就是我的童年的时代背景的bgm
就是我的时代背景的这个电影配乐
如果我把脑海中的回忆
倒放出来像一部电影的话
那那个电影的配乐里面
绝大部分就是beatos歌所组成的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beatos的歌一直在七八十年代
那20年间
在我小时候在台湾
在香港无数的广播电台的节目里面
都还是会听到
在很多商店很多餐厅
很多咖啡店你都还是会听到他们的歌
就算他们已经解散了
这就是我说的大概个时代
地理跟文化的差别吧
因为我小时候的香港
台湾还是对英美文化非常开放
很受他们的这些尤其流行文化的影响
OK
所以我小时候就是听这些歌长大
睡beetles对我来讲
我今天一听我就会觉得非常怀旧
而且从后来
当我更成成为一个
耳朵稍微经过点调教
教养训练
成为更成熟的一个听音乐的人之后
回头再听我仍然觉得betos的音乐
从音乐本身来讲是绝佳的作品
就这让人想到一件事
就曾经有个想法叫曾
有个说法很流行啊
叫做曾经有一个时期
在流行音乐史上
是流行的音乐就是好音乐
这个话是什么意思呢
是这样的
我们今天很多人有点瞧不起流行音乐
比如说现在很多
独立音乐的爱好者就是哎呀流行歌曲
那就是口香糖那个
那个过田的奶茶呢
又是茅厅呢
但是曾经有个年代大家觉得哎
越流行的歌他就越可能是好的歌
你比如说像beatos跟roninstone的那个年代
那那个年代你就觉得他他流行
没错他非常流行
但他同时就是好音乐
而且恰恰因为他好所以他才流行
有这么一种讲法啊
那这种讲法
当然你就姑且听一听就算了
不用太当真 OK
说回这个纪录片
所以我身为一个乐迷
呃我也很感兴趣
我非常期待去看这个纪录片
想知道那些回绕着我整个童年
少年阶段那些音乐是怎么做出来的
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
呃让我们用
很贴近的角度去看着这对摇滚乐队
他们实际上怎么去创作
怎么样去组织
怎么样去编排
怎么样去演奏
他们那些脍炙人口的作品
这种创作过程啊
啊是我们平常不容易见到
今天我们有很多乐手摇滚乐队
全世界包括我们国内
很多人都会在创作过程
有人拍纪录片
可是问题是
呃这有两个不同
第一这我们在讲的不是一般的乐队
我们在讲的是鼻头是
第二呃这个纪录片它非常长啊
peter jason呢
拍东西啊
有个倾向就是把什么东西搞的很长
你看魔界三部曲啊
重新去年在国内上映的时候
不是很多新一代观众
觉得受不了太长吗
其实我觉得挺好的
当然呢今天年轻人可能会觉得太长
可是你别说他还真有这种倾向
你比如说让他拍金刚
重拍好莱坞的那个经典科幻片金刚
他大概比原版本长了一倍多
而这部GET BACK
他把这么多的素材最后剪出来
分成3集来播放
总共加起来是接近8小时啊天呐
我我去年年底他刚推出我看了一遍
我最近趁着我休假我又把他看一遍
我也觉得他还是有点长
甚至是长过火了
呃你比如说里面中间第2集的时候
有些片段在拍
他们在排练
一遍又一遍的排练一些比如说get back
或者i’ve got the feeling
然后呃还有let it be这些歌
这歌多好听是不是
但是你听他们我的天呐
没完没了念来念去念到你都听吐了
你都不想听了
于是回头一想你就发现哎
这就是真实的过程了
一个乐队他怎么样创作
他怎么样把他的作品逐渐打磨
逐渐完善成我们最后
接收到的那个模样
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那个过程我们看的人都看的痛苦了
你何况是做的人呢
好玩的东西就在这时候发生了
你发现他们在创作的过程里面
在状态好的时候
在气氛对的时候
绝大部分时间这几个人是乐在其中的
他们玩的很嗨的
很开心的
一步一步的去把他们的创作
磨成我们看到的样子
这种过程我们事后尤其是乐迷来看
是非常感人的
而且你会更加佩服这个乐队
纪录片拍的那个时间段啊
大概是22天
他们在22天之内从无到有的
呃从头几天大家都忙无头绪
都不知道该干什么才好
还在争论去什么地方现
场演出甚至有个很疯狂的念头
就是那个那个导演
原来的导演迈克林赛霍克提出的
去利比亚
就北非那个利比亚
过去一个罗马帝国时期的那种原型
剧场废墟演出
什么去非洲的一个
儿童病院演出等等莫名其妙的想法
争论那些事
然后同时
他们大量的在玩一些他们过
去玩过的音乐
他们自己的作品或者人家音乐
这就是很真实的一个乐队创作状态
很多乐队
我们知道音乐人在创作的时候
在录音键的时候
他们要先抓自己的感觉
要念出自己那个手感啊
都是先透过玩一些老歌
这是必然的
而且是人家的作品
那么在那个过程里面
找到彼此之间的默契
找到彼此之间的那种呼吸
眼神对应拼接的方法
然后一步一步的
说不定玩着玩着
新的东西就快出来了
我们就是这样子看到了他们这个专辑
这个电影的同名歌曲GET BY
是paul macani
他怎么样在毫无意义的发出一些声
然后再玩一些和弦
就从无到有的
一下子这首歌的雏形就出来了
然后整个乐队的人呢
就逐渐加入不断丰满不断变奏
包括不断帮他修改歌词
使得他最后成为一首抗议
当时英国人对移民歧视的
一种一种抗议歌曲
嗯整个歌曲是这样出来的
那个感觉非常神奇
你更加佩服pamaka你的那种创作天才
我甚至见过国外有些很狂热的乐迷
形容啊一些评论人
他形容这个过程像什么呢
就像看着达芬奇
目睹达芬奇在米兰
的教堂里面的壁画
墙壁上画着最后晚餐
你看到那个过程就这种感觉
这是很神奇的一件事
又比如说这个乐团成员
当他们在啊一个角落
还在讨论这个演出的场地
录音的间空间怎么安排的时候
pomaca你自己在另一边再弹钢琴
弹着弹弹几个和弦
那个令人非常熟悉的imagine的
头几个旋律就出来了
let it be
let it be let it be
这22天了
可以说是一个非常高产的22天
他们不止完整的创作出了let it be
这张专辑
这张专辑啊

从出版的发行的公开的持续来讲的话
是beetle是最后一张专辑啊
但是在录音在准备的过程里面
其实他是倒数第二章啊
他们真正最后一次走进录音间
共同合作的
则是3个多礼拜之后的
做的另一张唱片
那张唱片就是abiro
那个封面很有名
就是他们在呃
伦敦的艾比路的那个有名的录音室
外面
那条马路上不是有个行人穿越道吗
那个斑马线
然后他们4个人
张开腿在那个斑马线走
那这是一个很有名的唱片封面
后来还有无数的游客到了伦敦的obero
都要排成那个队伍
模样来模仿beetos的这个造型
是不是你大家见过这个封面
然后呢嗯
那张唱片是3个多礼拜之后才去录的
这个这个该办计划完成之后
然后后面呢
他们各整
他们散头散火了就啊
散火之后就every road
那个唱片是最后真正录
制的共同录制唱片
但在发行的时候是先发行abiro
然后再发行
let it be 那无论如何
你都可以把这两张唱片
在短期间出现的唱片看
这是他们最后一个阶段的合作
而这个最后阶段是如此的灿烂
他们创作出了大量的作品
不止能够填满这两张专辑
而且还有很多素材
是之后他们在个人散伙之后
个人的作品里面收录的
那所以说这22天是个很神奇的22天
我们就
目睹了音乐史上这么神奇的22天
然后我们要再回想啊
这22天那个时候啊他们是什么状态
我们今天讲到鼻头
想到的都是一些老人已经死掉的人生
哈哈就这都是上几代的人的事
上个世纪中期的事情对不对
那那是很古老
以前的人就等于我们想象古人
我们想象中的孔子
大概一辈子没年轻过
哈哈哈总是驼着个背
然后留着个长胡子
双手抱握在一起那个那个形象是吧
那但是问题是哎
老人也都是年轻人走过来的
你想想看在1969年那一年啊
这四个人是什么状态
年纪最大的是打鼓的ringo star
他是29岁
然后比他小几个月的也是29岁的
就是约翰连龙jonanna
再小一点的就是pomecani
是27岁最小的是george harrison才26岁
这是一些20多岁的年轻人们
啊做的一件事情
那回想起来就很不可思议
就像我上一季回归的那一季讲的
就我觉得年轻人的那种能量
特别是天才的
有非常有才华这种年轻那种创作能力
当他们彼此遇到对的人的时候撞起来
那个能量太巨大了
然后你就很感激这个纪录片
把那个状态保留下来
让我想到peter jackson
他这几年呢
很沉迷于重新拍摄一些纪录片
就是拿一些旧的素材
旧的footage
重新组织剪辑调色
包括他上一部作品啊
也是很很厉害的一部作品
叫做they shall not grow old
他们再也不会变老
拍的是依次世界大战
的一些的士兵在欧洲战场的影像
是一个很感人的一部片子
我很推荐你去看
那这个片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就我们在影像中看到的一战战场上
那个人肉绞肉机的那个战场
上面的这些年轻小伙子
他们曾经在战场啊
炮火间歇的时候
他们会喝茶
他们开玩笑
他们踢球
他们睡觉
他们吃点东西等等
这些小孩这些年轻人10几20岁少年青年
他们永远不会再变老了
有两层意义
1成是中间很多人
自此死在了那个战场上
所以他们死在年轻的时候
他们就不会变老
第二就是他们那个模样被记录下来了
被记录片保存下来
他们就永远不老了
妈妈这部骗子GET BACK也是一样
帮我们留下了一个永远不会变老的
或者说在变老之前
还来得及被保存下来的逼头
以及那个时代
那是个什么样的时代啊
你看这个骗子你发现了哇
那那是一个随便大家抽烟喝酒的年代
整部骗子里面这四个人
还有跟工作人就不断叼着香烟
叼着雪茄
走来走去
随时随地喝茶喝酒
然后
那就是一个上世纪60年代的一个世界
真的今天跟今天完全不一样
而且呃
那个年代的英国警察也很特别啊
你比如说像最后一集第3集的时候
拍到他们在天坛上
露台上面演唱
然后阳台上演唱的时候
警察接到投诉要来逮逮人了
要把他们赶走了
然后在那个场面呢
你就看到那个警察有点
不知如何是好
在楼下等着上阳台搞半天都还上不去
然后只在里面一个
我说你们真是太过分了
你们太扰民了啊我们必须处理的
你们有必要这么做吗
然后后来更高级的景观都来了
然后上去呢
也不是直接把麦克风抓人没有
就只是在上面等着
然后就而且呢是叫
呃他们的工作人员过去
跟逼得他们说哎
你叫他们关了吧停了吧
是这么样子停的
他都不好意思直接走过去啊
跟教练他们说你们现在给我停下来没
没这没这
这到底是不是因为他们是太大的明星
大腕然后警察都变得有点不好搞呢
啊我不知道
我年轻的时候
我在90年代我也被英国警
港英警察逮过
那时候实在也有心机会
我正在干一些事
然后他们警察也是不直接进来的
我记得那时候也是派一些人
就我们场面上
你给这就透过在场群众传话
你去叫那个小伙
我说太牛很年轻吗你你叫他出来一下
然后我还那时候还是只高兴啊
我回头我听说了我就会骂他
有什么本事
有本事吗你进来自个抓我啊
你来你来逮我啊
哈哈哈我还记得那时候那个场面
看来这是以前英国警察的一个传统
就得要要制止一些事的发
生那叫透过人民
人民来传话
不是自个动手哈哈哈很好玩
所以这可能就是一个过往时光啊
你能够在这样的旧片里面看到
但是当然
这个旧片的主题并不是那个时代
而是在这个时代之中的这4个人
是一个很小的一个空间里面
让我们盯着一个很围观的一个
音乐的创作过程
这个过程啊我觉得
如果你是一个单纯喜欢音乐的人
你看到就像我刚才讲的
是个很难得的一些歌曲
从无到有的诞生经过
尤其是一些杰作
嗯但是假如你是粉丝的话
你关注的可能就是种种的江湖传闻
到底能不能在这个片子里面看到蛛
丝马迹
比如说这4个人为什么会散火呢
是不是因为呃
john lennon跟pomaca你这对好基友不行了呢
哎你看这个旧片倒没这个感觉
说真的他还真的有澄清谣言的作用
就这两个人啊
嗯没错这个jonanna是永远迟到的
在排练里面几乎是永远迟到
呃最早到的永远都是最稳定的
在整个乐队里面起着核心补钙作用的
在我看来很但常常被忽视的就是wingosta
嗯但是pomacan你是怎么样
他的确他关于他的很多传闻
你在这个片里面看到那种感觉
就是说他太独到了啊太独霸了啊
他总是想指挥一切
那是因为他对整个演出
对整个专辑是最有计划心的人
他总希望能够想出这个演出
为什么要做这个专辑
有没有一个什么主题
有没有个什么更高的目的要达到
而不只是为了出唱片而出唱片
他总是希望大家更有热情
更有纪律的来完整这个唱片
也就是说
他是最进入工作状态的一个人
然后他在创作的时候呢就会很多指挥
比如说他想了一首歌出来
就会叫告诉josh harrison
吉他手你这时候要怎么怎么弹
他会跟john说你你那个声音不对
转一下什么f调试试看
然后等等等等他很多指挥
但是问题是
一旦状态对的时候嘿一下
你看到他跟jonan的那种默契太感人了
他两个在演奏在演出的时候
在排练的时候
两个人几乎是眼睛是死锁着对方的
就总是自己玩一段然后就立刻看对方
那个感觉就是你瞧我这样怎么样
行不行
然后另一个就很有默契的接上去
然后两个人谈到觉得对位的时候
感觉来了的时候
两个人就总是互相看着
嗯那种彗星微笑觉得很感人
就他们真不愧是史上最杰
出的二人创作组合
那么多的歌曲
那么多的音乐
就是他两人这么样子一来一往的
然后一唱一和的
一应一答的这么产生出来
我们等于过去听说
他们两个人的合作多厉害
多么有化学作用多么有火花
你现在就看到了
真实情况就是这样
所以你看这个情况你完全不感觉到
哎他们为什么会后来拆火呢
所以如果一切你在这个骗子看到
发现很多过去的传闻
都不是那么正确的话
那问题就来了那他为什么还要拆火呢
这就说道
其实我对这个骗子的看法
不像很多欧美的评论家
觉得他澄清了很多谣言
我觉得他其实反过来也证
实了很多的谣言
比方说这两个人是不是很有默契呢
是很有默契
但是问题是
恰恰因为这二人组合太强了
所以会使得这个4个人的组合里面的
其他成员
有时候就会觉得被压抑
例如george harrison
他真的是不满
我们在这个片子的第一集就看到
george harrison
就是有一天
就你看到他们玩的很嗨的时候
john玩的很嗨的时候
他忽然那天结束他说我不来了
我走了然后他就真走了
就退团了你知道吗
就退出几天
然后大伙就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后几天就想着去找他谈
然后还谈了两次
那么谈了两次才把他说服
又把他拉回来
这些都是真的就说也就是说
由于恰恰是因为这二人组太强
而主要cherish过去被人当成是个小弟
你就是来个玩其他的
可是现在你看到
他越来越多自己创作的想法
他越来越多自己教出来很不错的作品
想用自己的录制来完成的时候
你就发现这4个人
已经都到了一个程度
就是他们可能真的是要拆火了
因为他们各自
都有自己对整个完整的音乐的想法
过去这种乐团组合
4个人要评分或者要有些人主导
这种模式已经包不住他们的成长
人真的是长到一定阶段
你就得走
说走就得走
没有办法你不能勉强
你们是再好的队友
再好的组合
也都可能要走到这一天
这是无可奈何的一件事
而至于jonanna跟macanny两个人
虽然环境对的时候
气氛对的时候是玩的很
开心可是
这并不说明他们就能自此走下去哦
为什么因为这个时候还有yokoono的存在
就是小野杨紫
在beetles解散之后啊
流行音乐史上最挨骂的其中一位女性
那就是小野杨紫
很多人都说小野杨子怎么样
拆散了他们
把装给抢走了
把装帘子给洗脑了
叭叭叭叭叭讲这些事
那么今天的历史反过来大家都会说
这是完全反映了当年的文
流行文化里面的一种种族歧视
比如说
歧视小野羊子是个日益的美国人
是个日本人
同时还是个性别歧视
就是觉得一个巫女般的一个角色
强破坏了我们4个
黄金男儿组成的一个好战队
就就一直有这种说法
很多争论
但是你看这个电影啊
你看那小野羊子那个状态
说实话是很怪的哼
呃因为他永远在场
他永远在场
就4个人在排练
在场的都是工作人员
那么他是做什么角色呢
他什么都没做
他就坐在那
他就永远坐在john的旁边
坐在约翰联盟的旁边
当然啊那个pomaca
你的太太
后来的太太
当时的女朋友拎得ICE们
甚至有有一天他也常来
然后他甚至有天
还带着自己的跟前夫生的小女儿
过来也都会啊这很正常啊
就各自的伴侣也都会来探班
但是呢他们来探班的话
一般就是坐在外面旁边等着
要不然像呃linda
linda isma就是pomacon里的伙伴呢
他呢由于他
本身就是个很好的一个音乐摄影师
所以他常常在你片场里面
在这个录音间里面拍摄
他们工作状态也好
像有个功能对不对
有个角色给他们
但是尤克欧姆的角色是什么呢
就是什么都不是
他就坐在那
他甚至不是在专心的听他们的演出
他们在演出
他们在商量这个乐段怎么处理
这边的鼓该怎么弹
这边是不是要加一个电子管风琴
的时候他在旁边干嘛呢
他在旁边打毛线啊
看报纸啊
或者在那边坐在旁边
就只是盯着与他的爱人约翰联盟看
哈哈哈很诡异
你知道这个气氛
就就这人人你在这
你就不不知道他是干嘛
这个感觉是很诡异的
那么呃
那这个会不会破坏
逼头似的那种气氛呢
我坦白说我并不觉得会
我我没觉得有这种感觉
可是你明显看到一个东西就是yokoono
小野羊子跟约翰联盟
他们已经有一个自己的一个新路线
那个路线就是后来我们看到
小野羊子是个非常厉害的实验艺术家
他本来就做了很多观念艺术
行为艺术还有实验音乐的创作
后来他他们呃beet散伙之后
小野杨子跟约翰联盟的二人组合
也是沿着这个方向出发
那那种音乐是完全实验性的
跟beet这种流行摇滚是截然不同的
你看到他跟约翰联盟的关系
你就知道
约翰联盟现在处在这么一个关键时刻
他是继续跟自己的好伙伴
网络麦卡尼这样子玩这些音乐下去呢
还是要走上一条在艺术上面更大胆
更实验性
甚至有机会更有满足感的道路呢
该走哪一条路
这已经到了一个分水岭上面了
那所以在这里看
到小野羊子的确跟他的逼头蛇
其他队友之间是有种拉扯
可能会出现的
那么我曾经看到纽约时报有篇评论呢
很有趣那位作者就是amanda has
他就说到啊
这个尤克翁诺的这个存在
是很尴很尬的
在整个片子里面让我们看到
但是他大胆的推想
可能
这就是小野羊子最厉害的行为艺术了
怎么讲呢
是这样的小野杨子后来曾经跟人说过
他说啊他很不满
那种一般常见的那种摇滚乐队的
那里面的女性的角色
什么意思呢
就是绝大部分这些摇滚乐队
他们在演出在演奏的时候
他们的女粉丝他们的女朋友
他们的情人他们老婆呢
都是坐在外面另一个房间
录音间外或者一个角落
坐在那边呢
去看他们的男神
看他们的主宰
他们那些男主子在里面演出完奏
他很厌恶这样的角色
那么所以他在这个啊
片子里面让我们看到
他没有承担这个角色
他是坐进去了
他就直接坐在你身边
他也不会带着崇拜的眼神
看着约翰联盟
或者那他的那些黄金队友
他是在里面自个干自己
完全无关的一些琐碎活
比如说看报纸
跟这个音乐完全无关的事
啊他是不是故意去骚扰呢
我觉得这个可能是啊
但这个故意上的

身就是那个年代的行为艺术很常见
的一种形式
小野杨子以前也做过不少这样的事情
那你可以说
那这是不是把
你做艺术公开做不就行了吗
你为什么要在人家
干活的时候这么去搞呢
可是你不要忘记啊
小野杨子的音乐上的老师是john cage
他那个年代跟
另一群纽约的先锋艺术家很熟
比如说allen carpro
这玩偶发艺术的人在一起
那个运动里面其中一核心阻止
就像打破公跟司这两个领域的界限
很多人都以为搞艺术就是公共领域
我在艺术馆
在画廊在表演场合作
但是他们认为我们私人生活里面演
应该同时要充满艺术创造力
要故意介入私人生活
要打破私人生活里面很多被默
认的常规
甚至会不会就包括这个情况呢
一个摇滚乐团在排练
在演奏
在准备新的演出跟唱片的时候
所有在场的人都应该是有角色的
那我身为一个不发挥任何功能的人
主动的参与进去
这本身是不是一种实验呢
我觉得阿manda还是这个讲法
蛮有意思的啊
但是这的确让我们看到
homeca里他说其实有可能
没有对我们有什么干扰
他的态度很好
而且还甚至让我们在骗子看到啊
在骗子之外
小野羊子是很多话讲的
特别是在当时他们要劝说
george chires归队的时候
那一天呢
约翰联盟本身不说话
所有的话都交给小野羊子来帮他讲的
那么但是在这个记录过程里面
我看小杨紫真的是有点是刻意的
要做这样的一个姿态
可是这个姿态
本身并不会让这个乐队
有有什么问题的
很坦白讲
保罗麦卡尼自己就说
他说他们都觉得小杨子其实很好
没有问题
这问题不在于他
问题并不在于他啊
那到底是怎么
回事
又说回来这个乐队啊
到这个时候他们是22天非常高彩
玩的很灿烂呃
很多作品都在这里面诞生
可是你也发现他们已经到了一个瓶颈
那个瓶颈就是他们已经熟到烂了
很多东西都是一搭就出来
然后各自的想法也开始很成熟
会有冲撞的时候了
约翰联盟走到了艺术道路上的一个
分界点了
保罗麦卡尼
开始觉得他们以后要更加认真的下去
不能那么玩闹了
那么在这个时刻
自己的队伍内的气氛不好的时候啊
有时候加入一个小伙伴是有帮助的
我要讲的就是billy preston
如果你熟悉欧美流行乐的话
你大概听过这位非常厉害的鉴情大师
他那个年应该是23岁吧
他们当年是在汉堡认识的
那时候比如preston才大概十几岁呃
beatos记不记得我之前曾经讲过他们
成名的是之前呢
是先在德国的汉堡演出
在汉堡的俱乐部每天晚上演出
然后在那个阶段呢
他们那些演出
就是
娱乐这些俱乐部的常去的一些小青年
然后在那个时间他们积累他们苦练
念旧了他们后来的1生的本领
这个基础是这么来的
就说1万小时定律
任何事你累积一万小时的磨练之后
你都会有好表现的啊
这是有这么一个讲法
当然我觉得不是那么靠谱
在那个年代
他们就认识了
也在当时汉堡常常演出的bear
preston是好朋友
那么这时候呢他们就把beapres的拉进来
请他帮他们加1重
电子琴的演奏效果进去
哇他的出现太厉害了
比如president真是一个非常好的减轻手
嗯它真的带来很多化学作用
同时
很神奇的让整个乐队的气氛都更好了
那个感觉像什么呢

就等于我们家啊
可能家里面今天有点不愉快
这有点不开心
家里面气氛怪怪的
但晚上呢要请朋友来家吃饭来家做客
人家到家里之后由于有个外人在
也不完全是外人是朋友
嗯但到底是家外的人吗
他到了之后哎我们气氛可能会变好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那些不好看不好听的事
我们不想在朋友面前被揭露出来吗
有个朋友在场
那么我们总是想维持一个
有跟朋友之间那种轻松愉快的
和谐的热络的气氛吗
所以我们自然又会变得更好
更何况
这个朋友还是在我们年轻的时候
大家什么人都不算事的时候
未成名的时候就曾经在一起玩过
聚在一起的朋友
于是他的出现会提醒我们
当年大家都还是毛头小伙子那个阶段
提醒了这4个天王巨星
他们当年那个阶段
然后你看到他们不断在里面
是回忆汉堡的时间
可见汉堡那段时间虽然呢
是一个他们过得很苦的日子
但那是一个他们永远怀念的青春状态
就像今天我来怀念beat的音乐一样
是我们永远被封存在历史中的青春
那么看完这个纪录片你可能会想啊
历史有没有可能有另一个走向呢
你看他们的22天其实玩到后来很开心
所有的分歧
所有的问题好像暂时被摆下来了
是不是有
可能这个乐队当年曾经有过一种选项
有一种可能是可以继续往下走
继续创作出更好的作品呢
我们永远都不知道了
因为历史真的没有可能这回事
已经发生就是已经发生了
这就像我们今天面对的这个时代
过去我没做节目
这段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是不是有些我们很敬仰那些人物
离开这个世界了
我们国内跟全世界
又有奥米克荣的疫情再起啊
很多城市都进入丰城的状态
西安有些朋友曾经遭遇到了一些
几乎不可言说的一些的经历
嗯我知道大家日子都不容易啊
接下来会怎么样
坦白讲我们也真的还不知道
但是我们只能够
啊有点小的心愿
就希望阳光总会到来吧
我在这段期间
也看到我们一些朋友在这的留言
那么我接下来也很欢迎啊
看理想以及喜马拉雅的朋友
在这里继续留言给我
我接下来呢
还会回应你们的各种的疑难杂症
这是个药方节目吗对不对
哈哈哈我是个庸医
随便给你开些药哈哈哈
是的我们现在还在疫情的压力底下
还在严冬之中
但是阳光总是可能会来的
因为冬天总是会过去的
这个时候呢
我要送给你一首beatles
在let it be这个专辑之后
后面录制的那张专辑就是every road
那个专辑里面呢
有一首歌曲是george harrison他写的
他就是在他离队的那几天
很不开心的时候
他竟然写了这么一首歌曲
这个那时候他是躲在他的好基友
他的好朋友every captain的家里面
然后在他家里面的时候写了这首歌
那这首歌呢
很短但是有人认为是2,000世代在美国
欧洲最受欢迎的beatos的歌曲
大概是反映了我们这个时代的青
年人的一些心理上的需要吧
这当然就是he comes the sun
it’s alright
you got it
it’s alr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