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收听我们3个人的音频节目
今天聊什么
我们节目主要是想聊各类话题
试图缓解大家无聊和压力还有失眠
还有一些我们也不知道的东西

哈哈哈哈欢迎收听
今天聊什么
耶我们回来了
回到2021年的下半年下半场
希望我们有一个好的结束
然后
你们觉得这几年在
舞台上或者表演的时候
有没有什么转变
自己呃
我觉得我今年有一些转变吧嗯
因为我以前
特别害怕嗯就是特别担心
就是讲不好然后怎么办
然后别人怎么评价我然后啥的
然后今年就会可能心态相对会好一点
嗯就觉得
就是你的感受可能会忧忧郁
别人对你的
评价
评价
嗯对
是对尤其是演喜剧这种
其实更加特殊就是
你的感受是会带别人走的对
是的对你相信什么
对你相信什么
你你找诚实的面对自己
对其实他即使不能跟你感同身受
他也可以理解你
对对所以所以就是我
我觉得这一点对我来说我觉得会
是一个积极的转变吧
嗯啊
是我的感受是不要你的
我感觉我每年都在变啊
就在表演上啊
比如说具体是怎么个变法
比如说我17年第一次上节目

那个时候就感觉
就按我当时那种写法我感觉就行
然后我后面又会感觉那个方式
缺一个什么呢
缺一个给观众一个理由
就是那个时候我的表演方式
上台就生气
别看3下而已我上台就开始生气
嗯就很奇怪这件事情嗯
后来我就知道要给观众一个我生气
的理由

然后后来就给了观众这个理由
嗯然后呢
但是我到了第3季
我又会觉得我第二季的那个
感觉会有点太收着了嗯
会有点太往里走了我会觉得我就是
我第1期是我第一季是那个特别过
然后第二季是收的有点多了
嗯然后第一第三季我又往外放啊
然后发现往外放
好像又写不出来那么多内容
啊然后第4季可以忽略不计
然后哈哈哈哈哈哈
但是我是感觉我现在好像
调整到了一个
就是比较舒服的状态

嗯就是不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要哈哈哈
只要不上台就会非常的舒服
哈哈哈哈哈哈
就会一直待在舒适区
非常非常的舒服对
哈哈哈这个方式是
但是你第2季是最多人喜欢的呀
那是不是说明那个方式其实是最
最好的呢
也不是我觉得是
我觉得第二季的我也是真实的我
第一季的我也是真实的我
第二季的我也是真实的我
嗯就是只要你一直对自己诚实

你就你是什么就是什么
对那什么东西的感觉是什么样
那就是什么对
那你为什么要调整啊
因为我感觉我自己变了
啊啊啊啊
就是其实是你自己的人格的一个调整
是然后你需要让你自己的
其实我觉得人是其实我觉得都是演员
最重要的是风格
什么我觉得演员没有固定风格
嗯就是你你就是要对当下的你诚实
那就是你的风格
嗯你不要觉得你之前是那么演的所以
就是你你不能保持那么也对
你觉得你对一个事情
去年的你对这个事情很生气
所以今年的我要像去年一样生气
不存在的
没有这样的东西
因为你人格在不停的变
对你对同东西的感受也是不一样的
你以前在很在乎的东西
你现在不一定在乎了
嗯你现在在乎的是一些别的东西
是你不要觉得
以前的那些在乎的东西没有了
好像就没得可讲了
你现在其实是在在乎新的东西
是的
你只要保持诚实
你就会有源源不断的东西可以去讲
当然也有些人是不一样的嗯
我觉得宋飞就是不一样的哈
宋飞他在乎的东西永远就是那些玩意
所以他可以在
20年后出一个20年前一的老段子专唱
他还能去讲啊有些人是讲不了的
是的是的是的
所以我我我理解这个
那你这么说的话那我的特别大的转变
那就是以前我还能讲穷的段子
现在已经讲不了穷的
你的情绪还还在那里
对对你现在
其实现在你讲
你只是觉得自己不富有

但你并不觉得自己穷了
对就讲不了不富裕
但是我
你其实温饱
或者对没有
论无忧但是无忧是的
对你就不能对啊
你完全是一个上海这个
大城市的高级白领
你肯定是一个比较优越的形象吗
普通白
就普通肯定是比较好的白的
哈哈哈是比较好
一点的
但是哈哈哈哈哈哈
虽然你现在领子是黑的但是
哈哈哈哈哈
像一个黑黑色的西装
但是被自己的油染的哈哈哈
你觉得你有变吗
我变得蛮大的吧
就是我觉得我
我以前的创作习惯
跟我以前小时候写作文一样
就是很多以前采访我也说过啊
就我从小写作文的
就是写一些我认为老师会喜欢的东西
嗯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很真诚的人
就是对对自己来说
然后呢就是
我以前呢我的作文经常会成为范文
老师会拿着我的作文在那读
嗯但是他读的时候我也很羞耻
对其实老师被欺骗
对我是这种感觉
其实老师也很羞耻
怎么又写了让我这么喜欢的东西
哈哈哈真是不得不读呢
哈哈哈其实我真的没有很喜欢哈哈哈
但是但是校长说这样写成这样
我就应该喜欢其实
但是我当时我觉得我可能有一种
技能吧就是我特别能够捕捉到
官方喜欢什么啊

就当时的老师喜欢什么校长喜欢什么
这就是michael jackson可贵的地方
啊外国jason
也知道校长喜欢他不
外国jason他就是就是你之前说那个嗯
就是他能
特别暴露自己
对我真的就是想去超市购我
别管别人觉得我这是在装还是怎么样
还是在矫情怎么样
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
对的我就要说出来对的
然后他说出来
大家真的就会相信他对的
因为他真的是这么想的
对的所以我小时候经常觉得
就每次写作文的时候我都觉得
心情很复杂
一方面我就觉得啊我会写的很好
另外一方面
我就觉得这个不是我真的东西

就是我真的很复杂
然后每次就拿来当范文
我就更复杂了所以有一次
上高中的时候有一个
同学
他说了一句话让我当时还蛮受伤的
他就说
就是我有一篇作文又被当范文了然后
他就说哼
王子文
老师喜欢写这种老师喜欢的东西啊
就是我觉得这个人真的很厉害
你知道吗

就在那个年纪就等一下他能指出就是
对是老师喜欢的东西
对就能他看到我的这个啊
这个不堪的本质
因为他知道你对并没有做过那件事情
是的
但是还有一次
让我觉得又稍微安慰了一些
因为当时我的前面有个同学
他学习非常好
而且他是那种天才型
嗯就我们高中已经很厉害了
他在我们高中都属于那种
很一流的学生嗯
然后他长得很像周星驰
就他那个人也很也很也很喜剧
你知道吧
嗯让他有一天我们
小私人小组互相改作文吗
然后我就写了什么
大家写自己的自己的亲属
自己的家属什么的
我就写了我的爷爷
然后我就写我的爷爷的一件事情

然后我爷爷是一个很可爱的一个人吗
他就是老师他不是一个很有力量的人
但他很可爱很纯真的一个人嗯
我就写了一件事情
我觉得那是我为数不多的
没有去迎合
老师口味的一个一个作文
嗯然后我就说
我说我爷爷是个很可爱的人
什么之类的
他看完之后他给我的评语师他说
能看出爷爷是个很可爱的人
但并没有体现这么写了
但是
但是并没有体现出爷爷是个伟大的人
哈哈哈我觉得我的爷爷真的不伟大
对但当时我就会觉得突然有些
安慰因为我觉得他
在我心中已经是一个很real
的人了嗯但他依然会被这个
老师定的标准所影响到
他会认为写
自己的家人一定要
他是伟大的就是平凡而
伟大的家人
对哈哈哈所以说他当时我就我发现啊
原来这个人他也有跟我一样的问题和
困惑
那我觉得我就没有那么的难堪了
感觉自己
所以我觉得我这个习惯
其实维持了很多年
就是我会
我会去做一些让官方和
评判的那个人他觉得很不错的东西
嗯但这个东西我知道他并不真诚
啊而且我也知道他并不是我
最可贵的东西啊
所以我觉得其实我讲脱口秀
写脱口秀也是这样子就是我会写一些
我推测大家会觉得不错的东西
但是往往
我的东西效果最好的都是那种
我随便随口一说你知道吗
然后就是就像那个广州东站
哈哈哈我真的是随随便写的
就是感觉压根没有思考过就瞎写
对对对
然后大家都觉得很好笑就这样
其实我我在这个过程当中
我是其实对我自己是个救赎
就是我慢慢会觉得啊其实我
真诚的东西是
最被大家喜欢的
嗯反而那些我设计过的东西也还可以
但是并没有那么值得被喜欢
我觉得在我们的课本里面
最难做到的一件事情
叫做有感情的朗读课文
哎对是的因为没有任何一个
学生
才能够把自己带入那种感情里面
然后去我又不是鲁迅对
也要去朗读那篇课文
是的所以我我我感觉我到今天到现
在才理解说什么叫有感情的朗读课文

这时候有感情朗读课文有假的
对有感情的朗读课文并不是刻意的
练习那种对哦什么对对什么
一阳论错
我跟你说我就是这种专家你知道吗
哈哈哈哈
真的我小时候老师一旦有感情了
那种感情绝对不是真的
真的他一定要q我起来
因为我我对这种记号太娴熟了
你知道吗
你可以给大家演示两句
我跟你讲
我印象很深刻啊
就是当然这个不是我朗读的
是我们那个教导主任朗读的
就是有一次我们我们学校
就是我们公司
学校哈哈哈哈哈哈
我们学校就搞一个什么讲课大赛
当时就是大家来评比嘛
就是市领导来看嗯
然后我们那个教导
主任就专门来我们班
来讲这一堂课
当时是10里长街送总理小学的时候
有篇课文嗯
然后他就放了那个背景音乐
就是一个很爱的那个音乐

他就开始读了就第一句我永远都记得
天灰蒙蒙的
又阴
又冷
长安街两旁的人行道上
挤满了男女老少
就就到这里
我就觉得
就是你说那时候读课文都是这个感觉
然后每次怎么我我自己老是读课文
叫什么桂林山水
然后让我起来读就是那种
丽江的水是清清的哈哈哈
清的哈哈哈就像那还有各种音调
匹配不同的文章
丽江的水是清静的
静的就像那什么什么什么
对啊对啊
就是所以这就是我们以为联航
联欢会主持人枪头是的是的
这就是以为我们我们以为的有感情
有本
事朗读有一些虚假的感情
是啊所以我小时候经常的
有感情压根不想读的就是
哈哈哈
谁要读这破玩意
而且羊水静静的啊
我小学时候被校长指定为一个什么
全校大型文艺晚会的主持人
你知道吗
然后我就一天到晚的背那个词
因为当时真的压力很大
全校都在看那个就很紧张
然后我就记得我在那背词时候
我还记得那个主题叫心中有他人嗯
大家好欢迎来到西街小学
第一届什么主题班会
心中有他人就这种感觉哇
你以前干过的这些事情
跟托我这个演员真的是差别太大

哈哈哈哈
所以我才是值得投资的
哈哈哈
而且我觉得我们小时候真实
并不值得被嘉奖
啊没有人告诉你要说真实的事
就是你一旦说你说的真实的话
大家只会骂你
嗯就比如说对
就比如说大秀
然后然后说下次不要这么说了对
下次不要再说真话了
哈哈哈
然后比如说你在家里面打了个网
然后你不可能说妈
我今天把碗碗给打碎了
他跟你说你怎么回事啊
我就问你
就是他不鼓励你做真事
他回应你找个借口是的
就是你说啊
我今天是感冒了发烧了
然后我端着一碗
或者是我刚刚擦桌子的时候
做家务的时候不小心把碗给碰翻了
哈哈
对他说哦
好辛苦啊还要做家务的时候
真是情有可原呐
我为什么就不能是我们
为什么就不能是突然不小心
为什么就不能是突然弱智
对就是没有没有这种理由
妈我今天心情不太好我想说
我想把碗摔掉啪
哈哈哈
妈说做的真好
哈哈哈
这才是我的好日子
就是我我觉得这可能
对我们会有一个影响
就是你比如说我们可能花了很多年
嗯之后才发现其实诚实是对自己可能
最好的一个方式
我是感觉我从小就是在啊我从
上小学的时候
就是在不停的反抗这些东西
嗯我感觉我就是
因为我就是永远是班里特别好笑的人
嗯我就是从小就是在反叛这些东西
但是因为我学习成绩好
所以老师也不能拿我怎么着
嗯我第一次班里这么一个人嗯
那我从小就是一个嗯
扮演优秀学生的人
哈哈哈
就是我一直就是
我内心知道我是很反古的
就是我私下里其实是一个很叛逆的人
而且我是绝对是那种
想干嘛干嘛就是古仔
就是
哈哈哈
就是比如说
我觉得我体现最明显的事情就是
我上学我从来不正经穿衣服
因为我妈以前在深圳吗
会寄来很多奇奇怪怪的衣服对
我每天都穿的很奇怪
嗯就是我记得当时我我现在同学还说
你小学让我印象很深刻
就比隔壁班的同学
我说为啥
他说因为你那时候每天上早操
穿一个小皮裙啊
我当时想我都忘记
但是我在我在想
其实这可能是我表达叛逆的
为数不多的方式对
但是我在表面上永远是那个
让家长跟老师的觉得哇
他好乖啊
对对就其实我只有我自己知道
我一点都不乖
就这样对但是我必须得扮演这个角色
嗯从而让我获得最佳的生存的权利

就是我就觉得我觉得小小小学的时候
你必须得各方面成为模范和优秀的人
你才能够有话语权
对就你才能够很好的生活
我就我就这种感觉所以很功利小时候
嗯嗯
所以我我觉得好像到最后花了很多年
然后作为脱秀演员之后然后才慢慢
逐渐多多少少嗯然后找回一些
就觉得好像诚实
自我是一个更好的方式
是的我觉得
甚至有可能说
有很多观众他喜欢看透就
他也是喜欢哎
这些人
可能比一般人他们会更真实一点
哎是的对吧
但是但是我是觉得你比如说
如果我们的教育
能从那个阶段就开始说大家
对对
鼓励对
鼓励和尊重大家在真实的
方面的表达的话
我觉得
会大家会少走一些弯弯路嗯对吧

而且我觉得我讲脱口秀很多年
就大家对我的评价也是啊这就是那种
嗯可以上电视的人
哈哈哈哈就是
就是没有人会觉得我是一个
被脱口秀演员喜欢的脱口秀演员
当然我心我心里也并不以为然
你知道我心里会觉得哈哈才发现吗
哈哈哈哈哈
对所以我觉得是因为你最真实的想法
你你就不是想成为一个
就是纯粹的
对脱口秀演员对
因为你本来你也不想成为对
对啊是
2022年的计划是什么
对2022年的期待是什么2022年
成为一个更优秀的脱口秀演员

这只是一个
这只是一个一定会发生的目标
哈哈哈哈
对太敷衍了哈哈哈因为不能更差了
哈哈哈
至少比现在优秀吗
哈哈哈哈 2020
王建国也是这么想的
哈哈哈哈哈哈
除了我
所有效果的人都这么想
王建国也是这么想
我要成为一个优秀的单人脱口秀演员
哈哈哈哈哈哈
啊我觉得是
就是找到更多让自己快乐的方式吧
事情吧就是
你比如说你喜欢做的事情去
爱好什么然后
工作也好然后就是生活也好就是
嗯我我觉得可能从去年开始我
相对比较想的清楚一点的可能你以前
我们也聊过这样的一些问题就是嗯啊
脱口秀并不是生活的全部
尤其是脱口秀成为我们的工作以后
就是他不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就是你还是可以有自己的生活呀
嗯对吧然后
那生活的这部分
然后我们就是怎么怎么过怎么
就是让这
可能更舒适一点嗯哼
不说不说什么所谓的快乐幸福什么
就是博洋那个字我觉得更舒适一点
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很
很重要的一个
这可能是35岁上下的人共同的愿望对
人活着舒适真的不容易
真不容易
真不容易
所以他才会时间都在焦虑
所以他才会成为一个目标吗嗯啊
所以还有一个目标不要
以前我有一次跟海员还有呼兰
还有承诺我们4个人吃饭
嗯然后讨论一个问题
就是你的梦想是什么
你还记不记得
我记得
对当时海员的梦想是在没奔开专场
哈哈哈
什么时候的事了
两年前吧
对两年多以前
然后呼兰的梦想更加的神奇
影响一代年轻人
哈哈哈哈哈哈嗯
然后成路目标不记得
成路的目标是呃
你也不记得
他没有记忆点
陈璐是一个没有目标的人OK他是一个
好好做一个没有目标的人
哈哈哈哈
然后我记得当时我的目标是成仙对吧
你记得吧
就是我当时的感觉成仙
我觉得什么是一个成仙的状态
就是你在什么情况下都觉得很舒适
就是王妃
哦哦哦你想是那种感觉
就是你你任何状况都觉得啊OK啊
很舒适啊一点都不拧巴
这种就成型
所以我觉得
可能我一直以来都很希望成为这样
对减少拧吧
对你想要什么
我也是减少拧吧
减少拧吧很重要嗯
very重要嗯
而且我觉得我去年
其实想明白了一件事情
就是我真正喜欢的是什么

我觉得我虽然不喜欢脱口秀
但是我挺喜欢表达的
哦嗯
因为他是你一个表达表达教练
是是
但是我觉得脱口秀的表达非常的有限
就是他只能通过
好笑去表达就是不好笑的事情你是
禁止表达了
我感觉是这样然后
我觉得其实包括我们录这个音频
嗯他其实也是一个表达的一个窗口吗

所以我觉得录这种东西还挺开心的
对我还挺喜欢录音频
就是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就是随便聊
怎么聊都可以
然后对
然后不用写稿子
然后大家也能互相理解
嗯说的是什么东西的
嗯用一个方式
我我我没有想到
就是可能在以前我没有想到我是一个
其实也挺愿意在这样的场合
跟大家就是一块一块聊天去
去表达东西的

而且我觉得有时候脱口秀
演员之间的聊天
会让我觉得有压力
嗯因为你必须说任何话都要搞笑
嗯就是如果就是人一多
是就是人可能就是
嗯 6个人以上嗯
而且可能是不是那么熟的嗯更容易
是的大家都是挖的
那脑子比你搞笑就是
是不是
哈哈哈
123456个人哈哈哈要搞笑了
哈哈哈哈哈哈
真的今天就不搞笑可不行了
呸呸我得今天
我得开始搞笑了啊这个哈哈哈
而且你会发现
就是他们说完一个梗之后他会
偷偷观察你们的反应
对对对说完之后就哎
哈哈哈
但如果不好笑他会溜出很尴尬的神色
但是人缘交往是不是就会
是两种极端然后跟其他的一些人
然后又完全没有搞笑的会很无聊需求
就贼无聊你说什么他们也不理
真的有这样的很多
很多场合都是这样的没有幽默需求
是的他们你就你说啥
本来挺好笑的他们就完全也不理你
你说两句你自己也不想说了
是你们爱咋
爱咋地咋地吧你们不配拥有我的幽默
哈哈哈
2022年最想完成一件事情是什么
202年最想完成的一件事情
目前非要看到
专场巡演哈哈哈非常普通
的一件事情
但是嗯朴素而伟大
对我觉得
就是我真的太不喜欢计划了
你去做了一些事情然后他就会不停的
发生一些事情
然后
可能用那句话可以说就是见一步
走一步
嗯我觉得包括像我们来上海也
并没有任何的目标
也没有任何的准备
对啊就是来了看
然后下一步做什么
下一步能做成什么就是嗯
其实是我感觉是根据我们的直觉
是就是是内心说你想
你是不是想尝试件事情对吧
然后去做做了
再慢慢看吧不行再说对
1年太长了
202年1年太长了你不如不如说哎
不如考虑一下
那我一月份我做点什么
或者是一月份的前两个星期我做什么
哎对
我想起以前大学毕业的时候找工作
嗯都让你填三年五年的工作规划
对啊
不是面试的时候都会问
99%的人都未来五年有什么规划
都不会在一个公司干那么长时间
未来五年规划
当然是离开你们这个公司
我都不知道什么是工作
就是我当时不知道工作是干什么的啊
对啊
然后他工作规划我就想我就想
要成为一个经理
哈哈哈哈
你有什么目标你最想完成什么
我呀把专场做出来吧
嗯你俩目标还蛮一致的
你呢
好好写好好写
我希望我的店能比较成功吧应该
开的比较好
而且我希望就是我的那个
就是我还挺希望
通过这件事情能让很多人感受到
美好或者是善意吧这种感觉
嗯嗯
所以比如说刚才我们说的一个理念
那就是比如说你的店
也有一个你自己非常清晰的里面
有的在在在
我觉得其实我要传达的就是对尊重啊
比如说嗯别人问你说
为什么这个衣服破了一个洞
哈哈哈哈你看
我要哈哈哈
我要尊重他本来的样子
哈哈哈哈
就是我感觉就是我的目标是什么呢
就是
我以前为什么会成为脱口秀演员
嗯其实我当编剧时候还蛮开心的
虽然压力很大
但是还内心挺舒适的你知道吗
啊然后我觉得我站上台
其实对我来说是一个
巨大的痛苦跟挑战
因为我实在是不太善于去见很多人
嗯我觉得我是一个蛮孤僻的人
就不太愿意去跟很多人交往
这样一个人
嗯我当时为什么要站在台前
因为我觉得台前的人才有尊严
嗯我觉得幕后的编剧
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尊严
就是包括以前我跟海源去见一个明星
对被他狂骂就是我
我觉得最近那个明星因为
偷税漏税的事情
被自己的工作人员锤了
哈哈哈真的吗
是的两个字的吗对男的吗
男的对啊
天呐
就是我觉得当时
我不知道为什么
只是你身为一个幕后工作人员
就会被他莫名的歧视和谩骂
对我感觉难道这个世界就是对
就是你必须站在台前
然后你有话语权
才能够享受到一些正常人的尊重
对我是这种感觉
所以我当时这个才是我
上台的一个动力
嗯就是就像我小时候学习一样
我一定不喜欢学习
但是我觉得
只有学习好的人才会得到尊重对
所以有时候我们还是得做一些正确
世俗成功的事情
正确但是你不喜欢的事情
是的所以当时我觉得我的感受是这样
其实我想要的只是一个
平和的世界和互相尊重的世界
嗯嗯所以我现在其实包括我去
我做这件事情开店啊什么的
我也很想说
就是给我的帮我在一起
工作的同事给他一些尊重嗯
就是让他觉得这个世界不是因为阶级
而会嗯有完全不同的待遇
就让他能感受到这个事情是真实的
而不是说我们在宣扬一个很
空的口号
我是这种感觉对
所以我觉得
我以前还挺希望说就是
我以前有有一个想法就是
我如果真的当了明星
嗯我就
我我一定会对我身边的工作人员
和幕后人员非常好
你知道吗
我就这种感觉啊
然后所以我觉得
我觉得我最后也做到了
就是我身边的经纪人什么的
都跟我关系很好就都很喜欢我嗯
而是都很愿意给我帮忙
我也很很会给他们帮忙
就是我觉得大家是一个
很平等的关系对所以我希望其实通过
我做的事情或者我的一点点努力去
构建一个不要那么势利
只要相对能够有空间去
互相尊重和平等的一个
嗯一个环境吧这种感觉嗯嗯嗯
这是我的目标吧
那你会考虑过
嗯假如说不他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成功
嗯你会怎么
承受这样的压力吗
那就来录音频节目吧
但是我们的
音频节目也是最后一期了
哈哈哈哈好吧
哈哈

但是笔本后面还有呢
对但是我还融了蛮多钱呢啊嗯
好然后最后一个话题啊就是
我们三个在2021年共同做的事情
我们共同做的这个音频节目
我们节目也开始的特别突然
因为其实我们这个节目有
非常悠久的历史

我们上一个跨年
从去年年底我们就在录了
然后在斯文的张罗下我们就在录
了然后中间停了好多个月
我们已经快彻底忘记这件事情了
然后突然间有个半年
突然之间拉了个群
说这件事情非常紧急
下个周又要开始录了
对哈哈哈对
10天以后要上线
对就是非常仓促
这是一个
嗯比较仓促的一件事情
我们现在就看一下
之前那个观众的评论哈
观众评论题的问题
是谁先提出想要做录音音频节目的啊
是我
我是发起人吧算是嗯我当时觉得
我当时其实
觉得这个大家除了脱口秀的表达之外
还有很多思考的东西
对就是我感觉大家就会觉得
脱口秀演员就是在说笑话的
就是包括我们去了很多地方
大家都会说啊快讲个笑话
你肯定很好笑吧
嗯而且就是如果有我有朋友会说
啊什么我的我的朋友是你的粉丝
他知道我认识你
他就会问我说
他是不是一个很搞笑的人
哦就是我觉得其实
大家
在舞台上展示的那一面其实非常单一
就是你搞笑的那个东西
但是我觉得就是我的认知是
其实脱口秀演员背后都有很多
他自己的更真实一点的东西对
或者更丰富的东西
我觉得其实如果是音频的话
会没有负担的去
嗯传纳出这些东西
而且我觉得
传达这些东西对我们来说是舒适的

就是这种感觉
然后第2个问题
你第一次讲脱口秀讲的是什么内容

有好好几个采访都问过我这个问题
嗯就是一些嗯
你也不知道好不好笑的一些段子

嗯其中一个就是那种算数
算错的那种段子
嗯什么算数算数
比如说你什么高中上3年
什么初中上三年高中上三年
然后我这5年什么就是哦
就是类似这种
就是我一直数学不好什么
就是这些非常明显

对我讲的是自我介绍啊
嗯自我介绍
有什么段子可以自我介绍
都没什么段子好像啊
我都忘了我在说什么了
那你就是自我介绍你俩不是讲COCO
就是自我介绍
然后我后面就大脑一片空白
完全忘了自己要说什么
基本啥也没讲

但是我会觉得
很适合干这个
对我会觉得
哈哈哈天才哈哈哈
我就是我就是
第一次去你们那个俱乐部吗
嗯然后觉得所有人都很不好笑啊
我就上去我想让你们看看什么是幽默

哈哈哈然后我就吐槽一下
当天表演的所有人啊
然后就很渣
然后你什么时候开专场
我什么时候开始转场 2022年
哈哈哈也许吧哈哈哈
这个一定

波羊呢
我也2022年

我应该是不会砍了
哈哈哈
好如果今天是世界末日的最后一天
你会怎么度过
我开一个专场
然后哈哈哈
然后压根不写稿子
把我这些年在
娱乐圈里碰到的那些明星的破事全说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哈哈哈让我发现明天并不是世界末日
哈哈

然后发现那天只是你的世界末日
哈哈哈
讲完就是世界末日了
哈哈哈哈哈哈
啊你居然世界末日最后一天是这种
哈哈哈也没有
嗯还有呢
世界末日我会回家呀
嗯跟我家人在一起嗯
你就不能开个专场
新的家人来看吗
哈哈哈
也也说一下娱乐圈的糟心事
哈哈哈糟心事
我我我感觉我到现在对于这些明星
或者是艺人大家合作过程中
一些不怎么好的态度吧
好像现在
我想起来已经没有什么伤害了
和解了对
和解了无所谓
愤怒了
对无所谓
我依然非常憎恨那些
曾经不尊重过我的人
只是因为我是一个普通的病
因为心目中有一个理想的世界
对但是我觉得我会理解这个不公啊
就是
我可能觉得他就是世界最真实的一面

对因为最理想的状况永远不对
就像你生出来
没有一个人是平等的一样
是这样的我也理解
但是我不认同他
嗯嗯嗯
我觉得我不认同
但是这种不认同不会激起我的情绪哦
嗯就是我会觉得他我会承认他
那最后一天你怎么过
我觉得我不会有任何变化
我可能会去吃一顿好吃的吧
啊因为我我其实想过一个问题
因为之前两年两3年前吧
我当时不是病的还挺严重的吗
嗯就是那种
病的我感觉我快死的问题
那种感觉啊
我那时候在想如果我明天就死了
我会做什么
或者我有什么遗憾
然后当时其实看了一本书
他就说其实你应该列出来
你死之前必须要做的3件事
医院清单
对就是医院清单
然后我当时列了几件事情
就是都是那种玩的
我发现就是他说你要从你的
20个愿望里面删掉
最后就实在删不掉的三个东西哦
我记得有一个是要去跳伞就这样

就是类似于这种事情好像有
有一部电影也是讲这个的对不对

如果第二天就世界末日你就要去跳伞
不是他就说
他就说
如果说你只有一个月的寿命
你要去干什么
就大概是这样的意思吧
然后我在想
然后那天
我记得我们当时去那个澳洲
不是巡演的时候吗
我还真的去跳伞了
就是我在想我还是要完成这个跳伞
那不是没跳成吗
没跳成因为那个那天台风很大
就是取消那个跳伞
然后我在想
但是我去到那个地方
我就发现这个事情没有那么
了不起或者吸引我嗯
就是
不是我人生必须要完成的一件事情

但是我觉得跳下去还是挺好玩的
是吧啊
那好玩还是好玩
对但是不是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了
是的是的
然后我就发现
我为什么会列出来
这3个都是类似于这样的
什么蹦极
类似于这样的事情
我在想其实其他的东西
我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遗憾啊
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觉得自己很想完成
但没有完成的事情
好那今天是我们2021年的最后一期
今天聊什么
然后在这里就跟大家
告别啦然后
看看我们明年还有没有新的开始吧
那今天确实是我们录的最后一期了
对对对但是嗯
不一定知道
有一小部分
特别少一部
一小部分观众还是有点舍不得我们
所以呢我们给大家准备了一个惊喜
嗯然后我们在这期播完之后呢
我的支付宝账号是
哈哈哈
给我打钱啊
对给我打钱
我们的时候也可以留言
哈哈哈
哈哈哈
我们在期播完之后呢
因为我们之前自己在这个节目做
之前我们自己还录了45期节目
所以呢我们会作为一个啊番外
然后继续更新给大家嗯
听听当时充满激情的我们和现在
被官方控制的我们有什么区别
哈哈哈哈哈哈
官方的更好笑
哈哈哈
好那就这样吧拜拜
拜拜大家拜拜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