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哎呀
今天本来该聊的事情呢还是挺多的
你比如说像菲律宾的总统大学
我就一直很关心这件事情
因为他对我们中国在东南亚
还有南海方面的情绪
有相当的影响
那么当然菲律宾自己的故事
尤其是他政治家族的故事就挺好玩的
可是呢就像上一集节目说的啊
由于我有两集节目
好像没有怎么认真的
回复过一些朋友的留言了
那么今天呢
你一切容忍我一下
让我水一下好不好
哼划个水划个水
一上来
先是久违了的8分标志道歉环节
哎为什么最近我很少道歉呢
莫非我进步了犯的错少了一点
然后这个读错字的机会也少了一点呢
嗯好难得
这位朋友叫郑哲蔡
你说道长纠正一下你的错误
安全带最早使用的是沃尔沃不是大众
参考一下沃尔沃的LOGO
您说的太对了
我后来马上就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但已经来不及了啊
事实上啊
我上集节目呢就提到
有一种很奇特的一种创新方式
就说有些公司
他有一些独门的专利技术
那么但是呢
他会刻意的就开放这个专利的使用权
那么让大家都能跟着用
那这种做法呢
也算是某种的破坏性的创新
那他的目的呢
就在于能够把一个他觉得
改变行业标准的东西推出来
如果越多人跟上使用的话
他就成为这个标准的制定者
然后作为一个领头羊
那么同时也当然在品牌形象
各方面都会更加巩固
那么我上回就提到呢
就好比我们今天非常熟悉的
坐车
必然要用上的这种3点式安全带啊
这三个点怎么联系
安全带是一个大众德国大众发明
然后跟着呢公开他的专利使用权
但其实是错的
其实啊安全带这件事情啊
最早啊还真的起源挺早
是1885年 呃
汽车都还没有普及
可是那时候就有这么一个英国的工程
师叫george k蕾
他呢就在他发明
这个安全带是用在滑翔机上面
这个需要去carry他用在滑翔机上面
那么真的用在汽车上
而且是第一款
在市面行驶的汽车上的安全带
则是一家美国汽车公司
这个公司啊早就已经不存在了
如果你喜欢古董车的话
说不定你还听过这个汽车品牌叫做
那是他们是1949年的时候呢
就有第一款用上了安全带汽车
可是请注意
刚才说的这些安全带
都不是我们现在熟悉的这种3
点式的安全带
我们这种3点式的安全带
最早被发明并且真的应用在车子上
那还真的就是沃尔沃1959年的事情了
然后就像刚才讲的
他们很快就开放了这个专利使用权
让整个行业都跟上来了
那是很厉害的一件事情
说回汽车
我们上回讲到1龙马斯克
当然要提到他的王牌公司
特斯拉
斯拉这家公司呢
他有一个比较大的特点
那就是他的股票啊
呃常常被认为是故事股
所谓的故事股的意思就是说
这家公司别说你看他的创办人
他的老板啊
马斯克是个特别会说故事的人
于是这个股票的价值之所以这么高
很多时候是因为
投资者相信他所预许的一些东西
比如说自动驾驶的出租车的普及
然后他的电子人员
他的店人员的再开发
那么以及他的终极理想
就是要完成人类向捷径人员的
呃方向的演变
等等等等
那么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简单的说
那是因为他有相当多的散户投资者
但是这一点就遇到挑战
有位朋友叫STARWEB
你说在特斯拉投资1事情上啊
我不赞同你的观点
简单讲特斯拉股票的价值
并不取决于故事讲的有多好
而是实打实的当前盈利实现
和合理远期盈利预期
特斯拉当前的股资
仅仅体现为被华尔街专业投资者
认可的增长性
而讲故事却很有可能实现的部分
并没有被市场采信
比如说自动驾驶和自动劳务机器人
另外
股票的长期价格必然跟公司价值匹配
跟散户多少并无必然关系
您说的这一点啊
呃我同意一半
那这是股票的长期价格呢
必然是跟公司价值匹配
这是对的
跟散户多少并无必然关系
一般而言也是对的
但是呢我想说
特斯拉当前的股资
是否真的全被华尔街
专业投资者认可呢
这一点我就有保留了
我们可以看看最近就今年以来啊
呃华尔街的好几个大行的分析师
都曾经对
特斯拉的股价如此之高呢
产生或种种的公开的疑虑跟怀疑
那么这是为什么呢
我们要看看现在特斯拉的市值
是大约通用
福特丰田
大众比亚迪这几家汽车制造商的
呃市值的总和
你没听错
是打过刚才我说那几家公司的总和啊
那当然这几天最新的价值我就
没有办法跟的那么足
但过去1年大概都是这样
那为什么他的股价会这么高呢
那是否表示他的营收
他的毛利
也恰恰高于刚才那些公司的总和呢
恐怕并不是这样
那么虽然我们可以看到近几年来呢
每一季算上来的话
特斯拉的营收毛利都是在逐步上涨的
可是我们要注意到他的一个维基
那就他到了最新这一季
其实已经明显看到他的销量正在
放缓之中
那么
所以我们要我刚才特别强调散户啊
是因为您说到是STARWARM
说他的华尔街的专业投资者认可
可是我们比较一下
在这么多的全球的500大的企业里面啊
很多大公司
他的拥有者他的股权里面
他的股份里面
有很多是被一些大的投资者拥有的
但但是问题是
在特斯拉的情况很特别
特斯拉至少有1/4的股票是在散户手中
那么而且我们知道在过去几年来
马斯克那种社交媒体上的活跃程度
其以及他的种种的特殊的手段和做法
都在影响他的股价被怎
他的股票怎么样被散户追逐
比如说
就拿他现在要拆股这件事情来讲
这个拆股的消息1出来
你就看到他的股票又上升了
为什么呢
因为拆股这件事情
是有利于中小投资者来建昌
我们知道
现在特斯拉一股的股价有多高啊
那不容易建昌的
那么对很多散户来讲很困难
但是你一拆股的时候
就变成很多人就容易入场
于是他的股价又上升了
那么事实上
我们刚才说他营收毛利逐年上涨
但销量放缓
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可以注意到最近两3季里面
他的盈利之所以有所增长
是因为他在碳积分方面
透过碳积分方面
这方面的货收是大幅增加了
而且它的股票的价值啊也相当的
有时会相当的浮动空间
比如说在买了推特之后
他就当时一下子就蒸
发掉了2,750亿美金
你说这是不是很吓人
所以我想说的就是
特斯拉的估值没错哇
大部分专业投资者可能都觉得
还是不错的
但是问题是
大家已经开始对他很有警觉
而他的股价一直比别的
同等的汽车制造商要高
并不是因为他汽车制造业方面
在盈利
在毛利上面真的是多于人家很多
不是的
如果你只看他没有钱的盈利的话
那但如果你要看未来
当未来的盈利的情况是怎么样呢
这部分其实就已经包含了讲
故事的部分了
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当然我不是一个专家
是一个股票白痴
金融白痴
那所以很有可能我还是错的
那么所以如果你觉得有问题
麻烦你还要再指正我一下好不好
那么延续下来啊
继续讲马斯克
我上回还说到
马斯克呢
常常有一些言论呢是热气很大的争议
比如说对于美国政府
特别是他公司
原来所在地他的所在地加州
这个地方对他们的这个过
在他心目中看来过度严格的防御政策
非常不满
那么我就说到这件事情
直接刺激他搬去了德州
那么然后我们有位朋友叫我的被子
就说搬去德州的硅谷公司
可不止马斯克他一家
而且加州的中产业越来越多
往德州搬
主要原因肯定不只是防疫这么简单
最大的吸引力就是德州的低税收
加州各种税都高
而且德州很多周的周税都是免收的
比如说企业税所得税
而且德州房价也低
员工不需要住在很远的地方
浪费通勤时间
话说回来
这些企业和中产搬到德州
去的也都是austin这种自由派领地
而非保守派城市
实际需要罢了
您说的非常正确
那么奥斯顶现在已经成为一个
其实早就成为了一个创科基地了
但是我想说的是
马斯克他自己是直接说的
他之所以最后刚才你说
我说这些全部都对的
但是最后
是那根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
逼死他要去德州的主要理由
那就是因为他非常厌恶
加州的这个疫情控制的方式
那么这是他自己当时公开说过的话
哎呀当然
这种财经方面的事我还是少谈为妙
免得露馅哼
但没想到还真的有朋友

哈哈会问我这样的事
这位朋友叫陈小陈
你说道长
我是个做纸盒外包装的老板
这两年因为疫情工厂生意变差了
但烂账却变得更多了
一边是给不了供应商的材料款
我已经断断续续失眠好
久了每天闭上眼睛
就想着明天需要给的钱要怎么来
只有时不时睡前听一听8分
才能转移注意力来入面
想问问道长
关于收烂账有什么好的办法吗
陈晓晨我真的很同情您的这个处境
嗯我也认识一些中小企业的
做中小企的朋友
最近也都遇到类似的问题
那这个情况
可能也真的是受到疫情的影响
那该怎么办呢
说实话我也真的是没有办法
这种事
本来你该问一些财经方面的一些kol
一些达人
比如说我的好朋友吴晓波等等
但是我发现最近
一些我平常也会注意看那些经济学家
财经界的名人
那么在公众媒体上常常发言的人
都说自己要转型做情感类
的这个博主了
我是不是也该转型一下呢
就是但问题是情感类
现在我发现变成一个红海了
就现在
太多人转型想当这个情感博主了
那我是不是该努力一把
往财经界方向
去填补一下他们走掉的这个空缺呢
那当然像我这种背景
我这种水平的人
怎么能够做好财经博主那
那是不可能的吗
这个节目很难变财经节目
但我发现
最近几年也有很多情感类博主
也都变成了时政类博主
那我可以跟他们互换一下
就你们本来聊情感的
今天聊时政都聊的那么溜
还那么红火那么受欢迎
那我这个本来是做实政文化的
我却聊情感啊不
刚才才说不聊情感
聊财经吧
那就聊财经好不好试试看哈
哎说到聊情感
我这个节目啊
你就如果常听的话
或者听了一段时间你就知道
时不时就会有朋友
来跟我分享情感问题
看来我是很有往这个方向发展的潜
质的
听说这位朋友广语三人你说道长好
我是多年枪枪F4哈哈的老粉
然后你还用括虎写道F4就是涛哥
道长指东老师跟马叔
我的天呐
这那你还真的是个老粉了啊 F4
这你看看今天年轻人
我觉得都不知道什么叫F4了对不对
哼你一下就暴露出你的岁数了好
然后你说
我最近结束了一段5年的恋爱
一直纠结要不要问失恋的问题
之前听你讨论过这个话题
失恋对你来说不会造成太大困扰
我也知道对于多数人来讲
失恋就像是一场感冒都要经历
但是最近我却觉得自己像退了一层皮
我男友是个艺术家
我们都喜欢文化艺术
生活中有非常多的共同话题和爱好
我一直以为我是遇到了somate
但几个月前
因为突然的异地
和长期累积的生活习惯问题
我们分开了
日常生活我觉得自己很正常
可在深夜
在白天上班的路上
我总觉得我好像是空心的
甚至不停祈祷能发生意外结束这一切
这样能降低我对家人朋友的负罪感
我会害怕
甚至反感我们过去共同喜欢的音乐
电视节目还有艺术
这些时间我试过各种方式看书
甚至开始看我从来不看的宗教
心理类抑郁症类图书
运动酗酒
但依然恢复的很慢
想请教一下你或者身边的人
有没有什么有趣特别的方式
或者推荐的图书能
快速走出失恋阴影
哎呀关羽3人你千万别
想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怎么能够
想象自己
呃能不能发生什么意外
来结束你现在这样的痛苦呢
嗯我看到我们这里也有很多朋友
留言给你我觉得
大家都给出了一些的
很同情共感的一些的分享啊
啊甚至还有人介绍一些
书我觉得也都是很好
哎但有一位朋友的建议我觉得你
千万别听这朋友说
最快的方法就是尽快
喜欢上另外一个人千万别这么想

因为这样子的话你下一段这个尽快
发生的恋
情往往也很容易是出问题的
我实在没有什么妙方
给您啊但我自己这么看啊
我们有时候
会觉得我们很多人的安慰是说
啊你现在这一次
可能对自己加深了了解
对也吸收一些经验
那你就可以要
往前看天涯何处无芳草等等等等
但是我自己不会这么的
用往前看的方法来解决
当下的情绪问题
我觉得当下的情绪问题
不用透过对未来的期盼和想象
来消解
呃当下的问题有时候可以透过回头
看来解决这个回头什么意思
就像您说的
您跟您的前男友本来
是有一段非常愉快的相处的经历的
我们能不能感激这样的一段经历呢
人生在世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
有过这样的恋爱关系
有一些人几十岁了
都没有一个很
像样的恋爱关系哪怕他已经结婚生子
所以其实你已经有过一次
非常美好的经历
但是正如人间所有的美好经历一样他
都不
一定能够持续长久
甚至往往都是无偿的
都是随时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那重点就是我们经历过
我们感激他
呃我吃过一顿非常好的大餐
但我不应该预想
我这辈子就不停的这么吃下去
我可能以后还是会粗茶淡饭
但是我能够有过那样子的体验
那也是很不错的
更重要是透过那次体验里面
我真的得到了一些往未来的东西
那个并不是未来
我会有个更美好的恋爱
而是我经历了这些之后
我变得比之前更成熟了
我学到了一些东西
我有得到了一种新的教育跟能量
在我身上
我变了而这种变化
我现在要做
就是要想让自己
在某些方面变得可能比过去还要更好
那假如你是因为这次不幸的
这样的一个事情
而让你对
你们过去共同喜欢的东西都放弃的话
或者厌恶的话
你不是在让自己的伤口更加扩大吗
你曾经跟他共同喜欢过的音乐
电视节目很有艺术
那不只是因为跟他在一起你才喜欢
而是你本身就会喜欢的东西啊
或者你跟他在一起使得你喜欢上
但他也是你
他们也是你真实喜欢的东西
那如果为了这样的一件事情
而连这些你都要刻意让自己反感
那就好比在受了伤的伤口上面
再拿刀子多划几下
让他这个伤口再加扩大或者加深
这恐怕不一定是很好的一个方法
您觉得呢
那无论如何
王宇3人
我希望您尽快走出这样的一个阴影
那刚才我们有一位陈小陈朋友
他的生意呢
受到了疫情的影响那同样呢
这场疫情也影响了我们很多人的生活
和感受比如说loving girls 嗯
你说每天早上
最开心是看到这个节目的更新
非常感谢您的厚爱
你说生活忙碌
两个年幼的小孩
加上一份大学历的全职工作
忙得喘不过气了
我的工作是帮助留学生解决诸多生活
学业上的问题
近几年啊
留学生的生活真的很难
比如说在毕业后买不到机票回国
面临着在美国非法滞留的情况
学生们回家就像打仗一样
随时面临着航班被熔断
航班控制上座率的情况
富美的学生也都要经过重重考验
努力说服担心安全的父母办理护照
办签证办理财产证明
每一项任务在疫情下都是格外困难
感觉这几年
很多学生都没有度过一个完整
丰富多彩的大学生活
毕业季到来
又送走一批学生
祝他们毕业快乐
前程似锦
在抗议上啊
美国很早就躺平了
我生活的城市里已经很少人戴口罩
感觉疫情已经成为过去式
5年没回去了
我的爷爷奶奶都没见过我的两个孩子
非常想念我的北京
希望北京平安
在那边的家人都能够平安健康
等待我回去
本来只担心地球上的事
听完呃上一期节目
我又有些担心火星上的事了
真是害了你
不好意思
5月11日啊是我儿子的生日
马上就两岁了
我给他取的中文名字是文道
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您的忠实粉丝
听众
fans这个词太俗气
我说出来你会感到很肉麻
我希望我的儿子长大后
能成为像道长一样
正直睿智
学士渊博的人
最最重要是有颗善良的心
包容理解
能够在这个复杂的世界里
始终坚持自己的原则
他的生日希望能听到您的祝福
虽然他并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我们全家都是听众
向你问候
永远更新8分不要停更
说话小心说到敏感话题
我都为你捏一把汗
还有一千零一夜
好久没和你一起读书了
谢谢你的厚爱跟支持loveing girls啊
不过你这个
把儿子的名字取得跟我的名字一样
希望他将来像我这样那就完了
哈哈哈
笑我就完蛋你知道这怎么能笑
他当然要比我好太多才行
因为我一点都不正直
也不睿智也不学世渊博
我我也不善良
我这人情坏得一塌糊涂你不知道而已
你的儿子千万别这样
我希望你的儿子将来真的是一个正直
睿智学士渊博
但更重要是有颗善良的心的人
我祝你的儿子生日快乐
希望你们全家在美国
生活呢能够顺利安康下去
也希望你们能够尽早回国
好让爷爷奶奶看看你两个孩子哎呦
真厉害那那这这两个孩子他真孙
他们的真孙啊
那是好让人高兴的事情
是不是真外孙太开心了
您刚才说到疫情这个情况啊
确实是很困难
我也看到一些孩子
我都都真的替他们担心
你别说大学这几年
哪怕中小学都有很多人是
过了不正常的学习生活
老是在上网课啊
或者这个学期常常时不时的中断
比如在香港
最近就发生很诡异的事情
就香港的中小学是最近复刻吗
因为前阵子停了一段时间
那现在复刻
那他到底什么时候放暑假呢
答案是他们已经放完了
就前阵子被迫因为香港的疫情的原因
被迫停课
在期间就叫提前放暑假

那现在那这个学期要上到什么时候呢
我忘了好像是差不多
到了我们以往年该放暑假的时候
那那那时候这个学期结束
但是一结束两个礼拜之后
又要开始新学期了
马上就9月了
那是这个情况
我的天你说这是这怎么上呢
这学这个时间也压缩了对不对
那老师教的也累也够呛够辛苦
那孩子们也学的很累
那那那那更不要说没有什么校园生活
课外活动
生活那就更别说了
那所以我真的觉得这几年上学的孩子
太惨了呃
尤其疫情刚爆发的时候
进大学的那一批学生
那你想看4年大学生活里面
他有两年多是躺平状态
这个躺平状态
就是不是正常的上学状态
该怎么办
我坦白讲我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但是你晓得就是我们现在
反正这个疫情的事啊
就还是别说那么多了
我们知道前几天才有最高指示吗
不是就是说
我们目前的防控的方针和政策
是科学有效的
然后呢我们要坚决同一切歪曲怀疑
否定我国防疫方针政策的言行作斗争
哎在这里既然看到最高指示
我马上又要重生一遍
我向来我在听我这个节目
这么多旗下
你就知道我向来支持动态清零
原因就不用再多说了
我很早就说这个动态经历
是因为很实际的原因
就是因为现实情况下
我们地区发展不平衡
老林人口多
医疗资源不足也分配不均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
如果有大规模的感染是不堪设想的
OK 那以后就别谈了
但接下来这位朋友要讲的事情呢
又是跟疫情相关
那尽管我觉得重点可能不是疫情本身
所以应该没事吧
这位朋友叫7:05在公园散步
最近疫情分校学校里面发生了很多事
种种不合理的做法导致大家积怨已久
最终爆发
在和学校直接沟通无果下
我们选择了舆论等手段
这件事情里面
大部分老师不是保持沉默
就是批评同学的做法
但也有老师和我们站在一起
批评学校行事主义
官僚作风
不知道现在学校算不算是所谓的进步
让步和妥协了
发了道歉声明
但是你觉得他们一点都不诚恳啊
不过你说到我们的生活条件特别合适
确实得到一定改善
那得到改善之后校内舆论就开始转校
很多同学开始觉得
我们不应该对学校那么过分
应该采取更温和的态度
而不是把事情置于明面上
损坏了学校生育
而我们这些希望学校能进一步调查
且公开结果
毕竟这是一次很重大的食品安全问题
且我们发现供货公司
有多次被罚的记录
当中可能有皮包公司存在
但学校只是让屈
指简具来检验了留存的样品而已
但是你们主张这种事的人
就被认为是得理不饶人
甚至被扣
上境外势力的帽子
学校还偷偷安排信息员
来监督大家社交媒体上的言论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我们都感到很无力
我想知道面临这样的事情
是否还有其他更好的处理方法
没想到叙述这件事用了这么多字
可能我文字功底依然不太够
如果你能看完我就已经很感谢
这个问题没有回答
我也觉得不是一件大事
不知道为什么
在打这些文字的过程中
我已经觉得自己有些许安慰了啊
你这样就已经得到安慰
那就太替你高兴了
嗯那同济这件事情
我想关注最近情况发展的朋友
大概都有所了解
我也不在这里多说了
你讲的这些话里面我觉得呃有几样啊
我是有些不同意见的
就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那些
你说到这些情况
比如说同学们是不是觉得
我们不应该对自己的母校
自己念书的学校
这么过分
姐就说不要把学校沟通不行
然后我们觉得有问题的是公开啊
通过舆论解决
那这会不会破坏学校声誉呢
也有很多人会认为
你们不能得理不饶人
还要继续调查等等呢
这些我都不是那么赞成啊首先讲
因为你们这个事情
确实是牵涉到食品安全问题
那么这种事情啊
就如果供货的公司本来就有问题的话
那是应该调查
因为这时候
已经不只是为了你们同学们的
身心健康
也是为了广大的市民的福志
我们身为在大学里面念书的人
要胸怀天下
我们现在说要做国家的主人翁
要为社会
承担责任
这难道不是一种社会责任的问题吗
这不能够只说我们学校伙食
安全问题解决了
他就没事了
那假如说
原来的这个供货流程就有问题的话
那这样问题我们怎么知道
他不会发生在
这个城市的其他的地方呢
那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事
那么至于所谓境外势力这就没得假
现在就是凡是有事情
都是境外势力的事
那么呃当然还有一个就是说
因为我们也知道
有时候我们批评自己所在的机构
所在的学校
所在的城市
所在社会就是所在的国家的时候
常常都会被人说这是向外国人递刀
向外部势力递刀向外媒递刀
但结果这这也许会有这种效果
就给了外面的人看到我们的问题
然后拿来说我们有多大问题等等
会的但是问题是
这难道不是首先应该解决问题
如果我们根本没有这样的问题的话
那人家下刀也无从下起啊对不对
那所以我们先解决自己的问题
而不是解决掉这个发现问题的人
是不是这样
更如果说我们批评任何一个东西
都是要先看
比如说我我很喜欢阿森纳
然后我要是自己收回阿森纳球迷
我批评阿森纳
那是不是像曼联地刀呢哈哈哈哈
或者像热刺地刀呢
这个啊我我大概不会这么想
是不是我们觉得该批评就是要批评吗
是不是如果真的是问题
很当然很有可能我的批评是错的
那也没关系我提出来如果我是错
那我就要让等待别人指正我
让我发现我
的错误吗
是不是这样子呢
事实上效率这件事情啊
就当然出了一些问题是会影响效率
但是比如说
如果这个学校啊
你的学生们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使学校改善一些他们存在问题
我觉得反而是增进了教育
我们会看到哦
你们的学校的学生都这么样的
有自觉意识
能够争取
用合法合理的手段
争取自己的应得的权益
那你们学校可见收的学生很好
教学生也都教的很好
我觉得这不是个问题吧
啊我以前很多很多年前写过一篇文章
讲的事情呢是我一个朋友的经历
我这个朋友啊
他当年已经从事工作一段时间了
还在香港政府当公务员
那么后来呢
他离开政府部门又去念书
在英国一家名校念博士
念的是法学博士
他跟我说他们那个学校的毕业礼啊
有个传统
总算他赶上了一回就毕业礼上目睹了
是怎么回事呢
就这个学校啊
在你知道
英国这种老牌的帝国主义者办的大学
多多少少过去都会有些殖
民里面的不好的经历
那么他们那些学校尤其有名啊
然后呢他们的学生会啊代表
或者是学生毕业生的代表
上台致辞的时候
比如说前面是这样的校长上来讲话啊
各位同学你们听学校长面子了
你们做的很好
希望你们将来一帆风顺等等等等
那么要为社会为世界做出贡献
好接着上去就学生会代表
那学生会代表呢
上台啊就不断在骂
哈哈小到这个学校的影印机的使用
的不公平问题
一直数到历史上
这个学校是如何跟殖民主义
跟种族歧视捆绑在一起
直到今天都还没有完全清算
我就骂了一大轮
大概他听他说有10几20分钟
你看看那是一个什么场面
学校毕业典礼
然后学校的这个毕业生代表
或者学生会主席代表
上台就是主要发言是骂自己的母校
然后骂完之后呢
台下师生呢
涉及家长竟然都在鼓掌
他们的想法是觉得这样的事情
恰恰
显示出这间学校把孩子们教的多好
有这样的反省的精神
有一个学校做错了事情
就像我老讲的就子圣人讲的话
君子犯的错误就像日食一样
是大家都看得到的
小人犯的错误才要掩盖起来
才要掩饰起来
因为君子犯错不怕人看到
因为大家看到就发现啊
你这个人还是有问题
他才能督促自己要改的更好是不是
那么另外一件事情也是我以前写过的
就是我当年正好在日本的京都也看过
我的老朋友杨兆雄也写过这件事
是京都大学创校百年的时候
他们学校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校庆
活动你看那么老牌大学创校百年
那么著名的一个一个国际性的大学
那应该盛大搞一些活动对不对
那他们最盛大搞了一场活动
竟然是反省世界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
京都大学怎么样
呃参与了日本的中国主义
法西斯主义这样的历史罪恶的大批判
大反省哼
竟然是搞一件这样的事
但是我当时看到这个这个这个消息
我就觉得很感动
我觉得这真是件了不起的大学
真不愧是亚洲数一数二的大学
至少是日本数一数二的大学
我不晓得你会不会也有这种感觉呢
说起大学
那么最近当然也有件事情很受关注啊
那我们也有位朋友提起来叫无意
那您说到呃
希望我们聊一聊南京大学
兰州大学
人民大学退出世界大学排行榜的事
那么这件事情啊
我猜你可能也都听过了
观看我们这里就有好几个朋友
都留言说想谈一谈这件事情
那么这件事情啊啊
很多人包括在国外有些媒体就是说
这就看到我们中国进一步
要跟世界隔绝了
在文化上面要封闭自首了等等等等
说到这些大学都要办出自己的气派了
那么就不跟人家玩了
就好比这个世界杯我们不玩了
我们玩自己的中国杯
但是我觉得这种讲法啊
是有点偏薄的
坦白说呃
首先我们来讲一讲
这个各种的世界大学排行榜这件事
这个事我今天没有功夫在在详细讲了
但是我先简单说一下
像这些国际机构的大学院校的排行榜
过去几年是非常非常流行
那么每一年
各个国家各个城市
各个大学都在盯着自己的学校
自己的城市的学校
自己国家的学校在这个排行
榜上面的表现
那么如果这个排行榜上面
我们国家或者我们城市
所占的学校又多了在前500名或者100名
那他就兴高采烈
香槟那么但是如果要是退后了几步
哎那大家就觉得很丢人
这些学校越来越关注这样的排行榜
那么这些排行榜机构
当然各自也有自己的评分标准
包括我们国内的交大
也有一个自己的这样的排行榜
是不是
但是无论是采取什么样的标准
什么样的一个计算方法
他们大致
上对当前的大学
都构成了很大的压力和影响
而这样的压力和影响并不总是好的
甚至我们现在有时候看到有很多问题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啊
就是为了要追求
因为这些排行榜他有人记分
记凡是能记分的东西啊
多半就是要看数字
比如说看你们学校的老师们
研究人员们发表的论文的数量
这些论文在某一类的期看是为a类
b类 c类等等等等
不同级别的期看上面发表论文的数量
被引数数字等等等等都关注这些事
那么结果会造成一个什么什么
什么东西出来呢
那就是每间学校都在拼命的叫押
这些老师们交东西出来
要交货要交论文
要写论文
那么于是这几年
我们光讲人文社会科学
就出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
就很多学者已经不写书了
或者他要是写一本书出来
这本书往往就只是个论文级
或者论文级改成的书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你想看
你要认真的写一本真正有分量的书
那是花很多年的功夫的
你你要花很多年功夫才写这样一本书
你早就被人炒鱿鱼了
如果你没有拿到终身值的话
因为你已经不符合了发论
文的数量的标准
所以你就最好每年别说发两篇论
文都上了甲类期刊
然后发了56年之后你一本书都没有
但是最后把这些论文收起来
就变一本论文集
是这么来办法
所以变得整个学术研究也都变得很片
段化没有人在动什么大问题
或者做些大的东西了
那么再来在教书上面也一样有影响
因为现在呢
比如说有的排行榜还很糟糕
还要比较是学生毕业生的收入
那么变成你毕业生
如果我毕业生不一定出来
马上要急着挣钱了
有的人可能要先去体验生活
有的要从事慈善社会工作
那是没有什么收入可言的
那又该怎么办呢
如果一个学校他的办学风格很明确
比如说有一些
国际上一些不错的一些小学校
他们学生毕业出来之后
可能不一定是做多么收入可观的工作
而是做一些对社会
对世界有贡献的工作
那又该怎么算呢
一个学校怎么样才叫做好的学校
怎么样才叫做教出了好的学生
恐怕都不是这些量化的标准
能够能够能够完全涵盖的
是不是所以这是有问题的
那么甚至啊
我们还可以看到近几年啊
不只是我们中国
在全世界各地都多了
一些的抄袭或者论文不规范的情况
那之所以发生这种情况
也就是因为有发表的压力太大
那么让一些人呢
在压力之下挺而走险偷鸡摸狗
就干出了这样的事情
所以我一直对于这种大学排名榜
是有非常大的保留的
我自己就不相信
我自己看着我的母校啊
有时候比如说香港
中文大学在一些人文社科上面的表现
在这种排名社榜上面竟然有
我见过有比京都大学
或者比海德堡大学
或者比这个呃博隆纳大学要好
我我坦白讲
这种这种东西啊
就我们稍微懂行点
你都不太能相信是不是
不是我瞧不起我母校
是因为自己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吗
就你你你不能这么搞是不是
所以我不认为
退出这样的一个排行榜是件坏事
假如说我们退出排行榜
是因为我们不想再被这样的排行榜
约束跟规范
我们正常的应该要坚持
然后自己的办学理念的话
我或者研究理念的话我是完全支持的
但是反过来讲啊
就有时候我们就会特别过于强调说
我们不要跟世界玩
我们要走出中国自己的特色
中国的大学是中国人办给中国人的
这种讲法我又觉得太极端了
为什么呢
但凡一家大学无论你的理念如何
你的教学风格多特别
你的研究上面
多么有特点跟重点的方向
要有志气的大学的话
总是要想办法让自己变成
世界上其中一间最好的大学
我们中国人办的大学
那我们不一定就不能够
只是为中国人而办
这只是起码的要求
我们终极的要求是要为全世界而办
要办学校
就是要办给全世界的一个学校
哈佛大学不会说我是一个美国人
办给美国人的大学
牛津大学不会说我是个英国人
办给英国的大学
如果只是这样他们就完蛋了
我们我的愿望是有一天看到我们国内
的好的学校
能够吸引全世界最顶端的人才
都很想来
别说来人大来这难大来这些学校来
来来来教书
希望有机会在这里研究工作
全世界最优秀的学生
青年人都想来我们学校念书
应该要有这样的志气
是不是这是我个人的看法
当然也有可能我是错的
说到大学啊
我们这一位朋友又提出了一个啊
我们屡
次在这个节目里面提过的一个老问题
这位朋友名字很特别
就叫论语
你说我作为一名大学老师啊
最近经历一次让我觉得不寒而立的事
有个学生在学校公开网络平台举报我
举报我的词汇十分可怕
比如说该老师身为中国教师有为师风
师的更是种族歧视
对中华民族的自我矮化
这是典型的崇洋媚外被殖民心理
我校专业身为王牌专业
不应该有这种害群之马继续在岗位上
实际上
我只是开了一个尺度略大的玩笑
而他举报我的那些课堂内容
他本人其实当时都旷课不在场
以道听途
说的只言片语来举报自己的老师
当然
主要导火所在于上课连续3次点名
他都旷课
让我觉得不寒而立的是
他举报指正的时候
这一套举报的措辞扣很多帽子
让我觉得简直莫名其妙
我都很难编得出来听起来是这么可怕
我是我们这个学院
近些年第7个被学生举报的老师啊
这真是很惨
然后你再说道
如果有任何观点和价值观
以及任何意见
尤其像我这里玩笑话被举报
完全可以课下甚至
课堂上直接光明正大讨论
可现在有些学生
完全不考虑自己给老师带来的是什么
就走这种举报的路子
恨不得你丢了工作
解他心头一时之气
当然我更加觉得伤心失望
虽然大多数学生都给我发来安慰鼓励
让我不必在意这种无理取闹的行为
可是我们是不是教育出了什么问题
因为这不是个案
我身边就已经很普遍
我自己的大学老师安慰我说
他上课讲现当代文学史
课上分享作家的婚恋史
也曾经被学生举报过
所以不管三七二十一
不高兴了看不顺眼就举报你
扣上一堆大帽子
用心致恶
真让认真教书育人的老师觉得惭愧
春风化雨
并不能对这样学生
疾风气起到一点作用
最近几年有点越演越烈的意思哎
教书育人不只是知识的传授
曾如韩愈所言传道授业
二者奸而有致才是最好的境界
就文学专业而言
通过文学的浸润
涵养学者美好的性情
爱人包容
阳光智慧
良知我们作为老师任重道远啊
面对学生举报老师这件事
我深深感到了教育的困难
常理而言
学生对老师有任何意见
无论是学术学业上还是观点输出上
以及语言表达和课堂氛围等等
都可以光明正大的到老师的面前沟通
交流甚至争论
这才是师生间会有的温馨
且正常的画面
可是学生遇到分歧的时候
选择拿起举报的方式
用极其积悦的言辞来指控自己的老师
这件事情啊
就您说您这篇东西还写的挺长
里面有些段落重复
我看得出来论语你一定是非常难过
非常生气
也非常恐惧这样的一个情况啊
您说的这个情况我也相当了解
因为我有很多朋友都在学校教书
那很多朋友也都有过被举报的经历
那么被举报的
具体的案例也都千奇百怪
什么都有啊
那比如说
有的老师
真的
就像您自己的老师所说的那种情况
就他们讲到了一些呃
历史上面一些作家比如说怎么样吸毒
然后在幻觉之中写下了一首诗等等
也被学生举报
那还是非常有名的案例
然后那位老师就在探讨
到底那个鸦片对那个作家当时的作用
怎么是产生什么样影响
那就被学生举报了
就说这个老师公然在鼓吹这个吸毒
来做文学创作
那那这种情况非常多
就我们都见过太多了
那么呃现在问题啊有几点啊
第一就是这种举报
举报完之后他通常还有结果
这个比较麻烦
就尽管事后大部分合理的学校当局
行政当局
都会透过了解发现这种举报呢
啊是不必要的
那么也都知道老师在教这个
是认真在教书
并不是想鼓吹学生吸毒
比方说而是真的在讲
历史上的一件这样的一个往事
并没有叫你今天去模仿这样的有意思
不是叫你去吸鸦片不是这回事
可是问题是
到底这种事后的调查报告等等
是很复杂很麻烦
为我们教书的人带来了很多
无谓的工作
也为学校的行政
带来了无谓的程序和压力
那么比较麻烦是有些举
报他还真的会起作用
那就是因为今天我们晓得
大家都怕出事
我们今天在国家首先重要是安全
那当学校的老师跟领导也一样要安全
那万一这个学生举报
学校不理会或者学校驳回
那么这个学生在往更高层举报
那又怎么办呢
那大家会怕这种事
那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呢
其实我觉得是嗯
您刚才说到
这种举报对老师会带来什么啊
但是我反而会反观下
他会为学生带来什么
我完全同意您的观点
我们有不同的意见不同的看法
尤其在校园里面
我们要鼓励自由开放的讨论跟辩论
但是但你想看一个人
他不论是你的同事或者是你的学生
或者是你的老师
他不同意你的意见的时候
他不是跟你讨论不是辩论
而是去举报
那这表明什么
第一如果他的举报背后的想法
或者他要举报东西本身就不合理的话
他就没有机会知道自己的不合理了
因为他不是跟你辩论
如果他跟你辩论
他可能会发现自己理亏
他可能会发现你的观点是他没想过的
或者至少是有意义的
有意思的能刺激人的
他没有了这个机会
因为他就始终把自己原来的想法
就在学校读了4年之后
就原封不变的延续下去
上了学之后好像没上过学
因为他没有改变过自己原
来的一套价值观跟想法
他只是他
因为他原来的想法跟价值观
从来没有被挑战过
他如果被挑战
他用举报的方法来解决
而不是讨论的方法来解决
这就难怪我常常说
我自己觉得很忧心的是
这几年我看到我们国人当中
特别是有一些青年朋友啊
不是全部只是少部分
就是失去了一种辩论的能力了
就我们辩论通常需要我们知道
我们所要讨论的
相关问题的相关的事实
那么很多时候我们种种原因
我们很多需要辩论
需要讨论的相关事实
大家不能完全掌握
这已经很糟糕
那第二就是
遇到自己不能够理解
或者不同意的想法的时候
他要不然就是用很激烈的态度啊
像你刚才讲那种扣帽子
或者出甚至出话来骂人
但是没有办法去辩论
辩论是要讲理的
为什么会失去这样的能力呢
我觉得这是个很大的问题
会不会跟我们这样的风气有关的
也有可能啊
这是让我非常担心
所以这几代学校里面
如果这种情况越演越烈
那我们这几代的学生怎么办呢
我已经有一些朋友啊
他们就觉得该干脆息事凌人
以后呢上课就照本宣科
就最好少做发挥
那么最好回避所有可能引起问题的
哪怕是文学史上一个吸鸦
片的作家的事情
我们都最好别提
你们自己回去看书
但是这么做老师安全了
但那你不就牺牲了你的学生了吗
但是如果你不想牺牲你的学生
你不想牺牲这几代年轻人
你想好好认真的交的话
你就可能会遇到风险
这种牺牲的就是你自己了
该怎么办呢
当然现在我知道
上课
大家很多老师已经尽量不要多开玩笑
不要多借题发挥
因为说有时候上课我们发挥啊
那是很自然的
因为为了让学生
对于所教书的内容有亲切感
我们有时会离题讲一些东西
但现在很多老师就喜欢照着课本讲
说到教书啊
我们这还有位朋友叫拉拉拉拉的拉啊
你说我是一名初中教师
最近学校发生了一件害人听闻的事
学校的不良学生殴打了班主任老师
事情是这样的
在午休时间
学校要求学生全部在教室午睡
班里有3个女生在楼道教壤玩耍
班主任让他们进教室他们不进去
由于是中午午休的时间
以及当天学校郑校长来校视察的原因
班主任就让他们3人躲在厕所玩
以免造成更大影响
班主任把他们拉到厕所
只是拉着衣服肩膀的部位
并没有动手打学生
他们其中一个女生突然开始殴打老师
把老师的脖子抓烂
手抓烂还在老师肚子上踢了一脚
我这位同事正在备孕
向该女生说他有可能怀孕了
该女生竟然笑嘻嘻的说那恭喜你
不用去堕胎了
老师打学生无论轻重
但凡有人举报
老师都会受到严重的处理
而学生打老师
最后的处理结果只是赔偿医药费
赔偿老师损失
扯坏了我同事的项链
项链的吊坠丢失不见了
在听课两个礼拜而已
甚至连一个处分都没有
我时常怀疑
我们现在义务教育到底是在干什么
什么样的人都可以享受这一项权利吗
那老师在学校的生命安全谁来保障呢
从毕业开始上班我匆匆满志
到现在充满怀疑充满失望
此刻我真的很迷茫啊
你说这个情况啊
呃真的是非常特殊
我我不太清楚目前的呃中学教育里面
学生犯错的处分是怎么样啊
但我很大胆的推测
您说的这个情况
可能不一定会那么普遍
我我觉得是不是
如果学校没有发生学生打老师的事
大部分学校应该是会
给这个学生处分的
而不单只是将他赔偿医药费
赔偿老师的物质损失
不是不是这样的我觉得应该是吧
但您我不是怀疑您说的算
您说的肯定是真的
但是可能这个
我就说
这个事情你可能也要搞清楚一下
要调查一下
因为我相信教教育部门
应该会有一些规定或者有些案例
所以我想说
你不要为了这件事情
这个怀疑往上推到整个义务教育上面
更不要去怀疑
是否所有人都可以享受义务教育
所有的人当然都应该享受义务教育
这是他们的权利这是一个人权
我们不应该怀疑这一点
事实上你说的那位女生
之所以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并不是因为他没有受教育
如果说就是说你像他这个孩子
如果完全没受教育
他会不会变得更好或者更坏是很难讲
嗯我们应该看到
他恰恰是欠缺了一个合理的教育
无论这个教育是来自
学校家庭以及社会
那这才是一个问题
我们应该要反思的是
我们的学校教育
在整个社会的大环节里面
怎么样跟周边的环境发生关系
跟家庭发生关系
社会的整体风气发生关

在以往有些社会风气比较特殊的时期
那学生打老师还是甚至很常见的事情
但现在我们风气变了
我们都不应该接受这样的事情是不是
那这样的事情
怎么样能够让他
不是变成一种普遍的现象呢
这个是我们要思考的问题
说回您这个具体的事情啊
我真的没有办法去评论啊
那那个女生当时那种表现
那样的态度
确实让人非常难过非常伤心
这不由得让我回想起
我自己年轻的时候啊
我初中在台湾念书的时候啊
我们那间学校是不错的学校
但是是个非常凶暴的男校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
我那几届里面
同学们都特别的残酷凶狠
那么老师呢也用充满高压的方法
学校也用比较相对
高压的方法处理我们
那结果变成
师生之间有时候关系是会非常紧张
紧张到什么程度
我毕业那一年啊
就我们还有一帮同学要串谋起来
要把我们特别痛恨的老师
在出校门的时候
会不会有个麻布袋把他套住
痛打一顿
一切东西都还真准备好了
那么后来大概是大家自己的怂了
就没那么干
但是你说
是不是真的有学生打老师的事
我们的肯定也都发生过
我当时也都想参加过这样的事情
你就知道我不是说过好多次
我年轻的时候是个坏透了的一个学生
我现在回想起来当然是后悔不已
尽管我没干出这样的事
但是各种的在言语上面欺负老师
羞辱老师的事我都干过不少
我现在是万分的后悔
嗯好在我觉得这个社会
整个教育系统在台湾小镇上
并没有放弃我
否则的话我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
嗯我犯过错非常严重的错误
但是我能不能够获得机会去改变自己
我觉得这可就是教育是不是
所以你哪怕是那个女生
我觉得你也要作为一个老师
他再可恨当时表现再过分
他事后得到的这个处理再轻微
再不合理再不公正
我们身为老师是不容易的
但是我们始终是老师
始终要把那个学生当成是他仍然有待
受教育的学生
我们我不知道怎么具体解决你迷茫
但是我自己的建议是
我们心理上
能不能先这么样子摆一摆呢
我们这还有位老朋友啊叫孝恩礼
啊有件事情想跟我们分享
他说我住的这栋公寓楼啊
有位保洁阿姨
60来岁的样子
一直以来兢兢业业打扫公寓的卫生
给大家服务
刚刚在电梯间遇到他
攀谈几句他说明天就不来了
我有些错误问道是不做了吗
他说不是
有人举报说他年纪太大了做不好
我呆住了
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
只好挤出一句也好
可以回家休息一下了
电梯到了我上电梯跟他说再见
我知道一定不会再见了
还是没能说出最后一次的谢谢
说起来与他第一次相识
是在我刚搬来公寓的那天
我一个人背着包拖着两个大纸箱
很吃力的想搭上电梯
正巧他从外面回来
看到我狼狈
立刻放下拖把帮我一起抬箱子
他年纪大了又很瘦弱
我的大箱子把他
压了一下

把我帮我一起把箱子送到我房间门口
我内心非常不好意思让他帮忙
正想着要如何感谢他时
他非常小心翼翼的开口
小伙子你收拾完这个纸箱子
如果不要的话可以给我吗
我鼻子一酸达到当然没问题
我家里还有很多
一会给您送下去
从那以后
我只要有快
递和水桶之类可以回收卖钱的东西
都会给他留着
期间有些平时不太穿的衣服
也给他送过几次
关系便慢慢熟络起来
今天是跟他最后一次见面
到最后我也不知道他的名字
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知道我帮的忙微不足道
很想给他送点钱
但又觉得这样行为可能不是很礼貌
有种施舍的感觉
可明天起他就失业了
不知道他有没有家人可以照顾他
是不是人真的像我说的
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哎阿姨祝您今后好运
校园里您真是一个好人
您是一个善良的人
有能够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呃对于自己身边的人有这样的体谅
跟跟认知
很了不起了
我也在这里跟你一样
祝愿那位阿姨今后好运
我觉得我们
就抬头一看
我们身边
难道不是每天都有这样的人吗
年岁不小了
但是为了生活为了糊口
还在兢兢业业的工作
但是默默无闻的就在我们身边
平常我们
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够像校园里这样子
去注意到他们的存在
一起他们提供的帮助
但是如果没有他们的话
我们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我们的城市
我们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
呢他们为什么这么大的岁数
还要做这样的工作
这么的劳累
他们这么大的岁数
需要这样子工作来维持自己的生计
那一下子失去了工作
那他以后又该怎么办呢
为什么有人看到他们工作
是看到他年纪大
然后本人的直觉的认为他是做不好
而不能是体谅他
而不能够是偶尔的
也自既然觉得他年纪大
是不是自己也能够在力
所能及的情况下
帮点忙呢
这都是为什么呢
嗯我希望我们大家都一起来想一想
这样的问题哦
最后呢
我最近也常继续收到一些朋友
谈一些跟
佛学相关的事情啊
比如说有位朋友叫天心月圆
比如说道长
你能不能讲讲
你曾经提到熊本三三的精力网
我是佛教徒
修真言中及净土中
设计波野中兼禅宗一些修法
马上呢就要修真言中的四度佳行
成为阿车立后
想重
走弘法大师当年所走过的四国88林场
进行身心礼拜
以坚定将来弘道之心
也请你们讲讲你当年徒步的经历
所见所闻
身心体悟
愿您身体健康
6时吉祥
感谢师兄
感恩师兄
啊师兄您有这番发心啊
我真是水洗
首先呢我是走过一段是雄野山山
我们就不是熊本山雄野山山啊
您大概是打字打错了
前面是雄野山山
我们知道也就是日本说的苦monocodo
我那个时候走这段传统的日本的佛教
跟神道教
甚至一般人的朝圣路线
这是个呃世界文化遗产
自然遗产基
是一段非常美丽
非常有文化历史的一段路啊
但他严格讲他不是一段路
他是一个小网络里面有分叉
很多条路我没有完全走完
我觉得我大概也走不完
我只是走过其中几小段而已
那这个故事今天也不够时间
将来有机会要是有别的朋友感兴趣
我们可以分享
那是一个很有趣的一个经历
但是至于您说到的呃您有这番发心啊
就我觉得是很好的事
看您学的大概是日本的密中
是不是东密
您看您虽然先广泛的涉猎波野中
净土中还有禅中
那看来您是已经下决心要修真言中
然后希望能够走弘法大师就空海大事
走过的道路啊
那我们都知道
就最近几年
我们看电影影视剧可能都晓得
就是呃空海大师
这位日本历史上其中一位最伟大的
佛法大师
当年就是在唐朝的长安学习密中
那当时我们中土自己的密中
那就今天所说的东密啊
跟现在流传的藏传佛教密中
是不一样的
这个东西我们今天中文一般
对于日本的真言中
也就是弘法大师回到日本时候
创立的中派
我们是有点陌生的
但是我也认识一些朋友
有有你这样的经历
有你这样发心
我甚至当年在
啊红法大
是空海大师就真言中的总本山
高野山上面
遇见过一些从中国去留学的法师
就励志学习东密
那么很多人想法就是
尽管都知道日本密中
后来在千年的历史传承里面
一定发展出了很多自己的特色
但是也还保留了许多在中土本已
失传的秘中的唐秘的传承
那所以还是有很多人想去学习
我我我觉得
呃很替您开心
那么希望您能够顺利完成心愿
以力众生好
然后另外呢
还有一位朋友
斯特里克兰德
你说前一期听你提到在家闭关修炼
我也在练习静坐修行
但总是不能入定
或者入定需要很长的时间
想听你谈一谈静坐入定的要领及诀窍
哈哈哈我没有诀窍我凭什么
我也没怎么在家闭关
我是建议
如果封闭在家的时候呢
那不妨如果你学佛
也也能够静坐的话呢
呃也学过禅修的话
那你把这段期间当成一个小闭
关来做吗
我不能够指导任何事情
但是我只是先说一点
如果你练习静坐修行
想要入定的话
首先要有的一个准备
心理准备就是不要想入定
哈哈哈
凡是就我自己的经验
或者我学的学法的教导就是
你应该不带目的的来禅修
你甚至你觉得我要入定
或者你曾经有过入定的经历
然后我觉得这那个入定的经历
感受那种残月太美好了
我这回想再来一次
这种想法都会构成你的禅修的障碍
我觉得您最好就是先把这一点拉开
说不定你还比较有能够入定的机会
再来我们还要了解
残修并不是以入定为目标的
入定只是一个很肤浅的东西
没有那么难
也没有那么必要来当成一个多么宏
大的目标来追求
如果不以这个为目标的时候
其实效果会好很多的呃
不带任何目的
在让自己安住当下
没有将来没有对将来的预想
没有过去没有对后过去的追忆与后悔
在这种状态下来修行试试看
哎呀对不起我又说多了
那么今天了
那么既然奖励对学校的事啊
我忍不住想跟你聊一聊校歌的故事
你知不知道
世界上面啊有这么一首歌很有意思
这首歌竟然是全球大概有100多家大学
还有几十家中学
校歌的共同校歌
就当然每家学校啊的歌词都不一样
但旋律都是一样的
那么些世界上有很多学校的校歌
都是很相似的呃
甚至是旋律都是一样的
就这个旋律不断在流传
美嘉大学的觉得这个旋律很好
我也拿来当校科
会有这种情况
那其中最红的一首校歌呢
叫做any liar
any live是首什么歌呢
any live其实是一首情歌
是一个美国的作曲家叫hs thomson
在1857年写的
歌是追忆一个早逝的少女
这个叫做安尼莱尔啊安妮莱尔
然后呢这首歌不晓得后来为什么
被美国的长春藤名校康乃尔大学的
学生把他重新编排一下配上了歌词
于是变成了康奈尔大学的校歌了
这个转折比较奇特
也我也不太知道是为什么
后来呢康奈尔大学把他当成校歌
之后就有一堆的美国的大学
尤其是一些
就当时那些东岸的文理学院啊等等
也都拿他当成是他们校歌
比如说像威廉玛丽
威廉和玛丽学院啊
爱莫里大学
范德宝大学
秘书里大学有名的学校都用他当校歌
就歌词大家有自己的版本
但曲子是一样的
然后后来呢还流传到了印度
菲律宾马来西亚新加坡
甚至到我们中国
我们中国当时有一批比较洋派的大学
主要是教会办的大学
也都喜欢用这首歌来当校歌的旋律
比方说像燕京大学像精灵大学
东吴大学
岭南大学河海大学还有齐鲁大学啊
都用了这首any love当旋律那说起来啊
嘿嘿我的母校啊
香港中文大学是没有校歌的
因为香港中文大学是仿
的当时的英国式的学制
是有书院有学院
组成这家大学
那每个书院或者学院呢
会有自则有自己的校歌
我念的是中文大学的崇基学院
那我们崇基学院的校歌
正正用的就是这首曲子
那这答案是一位
崇基学院
是一个基督教办学的一个学院吗
那而且
当年香港的冲击学院办学的时候
是有过去13家在大陆在内地的
就是四九年前的
这些有教会背景的大学
像烟大精灵大学
当点圣约翰啊
当点圣约翰大学这些他们的校友
还有些老师
到了香港之后
他们联合起来
觉得我们把过去在内地的10几家
基督教大学的精神
要传承到这家重庆学院里面
那么于是就用了这首曲子来当校歌了
这首校歌的歌词呢
就我我以前念书的时候
我们那时候每个学
每个星期周会都要唱一遍的
所以也都我们都还记得
那这个歌词比较有意思是谢福雅先生
是我们中国近现代史上
很有名的宗教哲学家
跟神学家
那么他来写的词
这个歌词是这样的我稍微念一遍
希望你不嫌啰嗦
蓝天海雨那
指的当然就是香港这片地方了
四方人士同心此学府
重逢基督有是基督教学校吗
立志笃行
修其业情事务修业协助
漫漫长夜
气利明灯
使命莫辜负
学臣致用
挽救狂澜
灵光照环宇
神州学术源远流长
数点不忘主
自由民主加以友邦
协力相互助
中西结经争议文明圣教红旗叙
济济精英
天降大任
至善免通复写
我觉得这个歌词写的还挺不错
我很不要脸的说自己的
学校的这个校歌的歌词写的
挺好哼
那我就请你听一下
我的母校的这首校歌旋律
正正就是这首全球被最多学校
拿来当校歌的这个旋律
any live的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