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之后,亚历克西斯先生将盗贼交给了当值的警官,这个人将对他进行严格的审判并给予惩罚。

真是太好了。

小镇虽然不大,但一天也逛不完,所以我们决定改天再来。 亚历克西斯说他还会再带我来。

‘布兰奇。 我很抱歉,当你遇到这样的危险的时候,我没有时时在你身边。‘

在回到马车等待的地方的路上,亚历克西斯开口了。

’不,多亏了亚历克西斯大人你,我才没有受更严重的伤。 谢谢你。”
“…… 布兰奇”

亚历克西斯不只是侧身站着,他被各种各样的人们包围着,所以也难怪他不能立即移动。并且他及时交出我的名字来提醒我,我的身体才来的及动起来,这也是真的。 我对他的感谢之情没有半分虚假。

‘我很高兴今天对你有了更多的了解,亚历克西斯。’
‘什么?’
‘大家都非常喜爱你,不是吗?’
‘不,一点也不。 他们只是因为我威严。’

…… 好吧
亚历克西斯的确让人觉得很有威严。

‘嗯,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亚历克西斯先生直直地注视着微笑着的我。

‘啊,那个。有什么事吗?’

‘啊,没有,还是刚才那件事。’

亚历克西斯把目光转向了我的脚。
你在看我的脚吗?…太尴尬了。我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注意到。

‘把脚伸出来想勾住一个男人,作为淑女可不能这样做啊。大家明明知道我是亚历克西斯大人的妻子,真的很抱歉。’

对于这种妙龄女性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优雅的举动。 我相信你会同意我的看法。

‘啊。不。不是那样的,我是想看看用魔力强化了的脚还好吗?’

什么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他似乎什么都知道。
如果是布兰奇的话,她一定会做得更好。 我无法瞬间发动魔力来强化我的脚。

‘哦,是的。我以为不用魔力强化也没有关系。 但多亏了亚历克西斯,我完全没有受到伤害。’
’啊! 你注意到了这个吗?‘
’当然了。‘

在小偷突然失去平衡前,在他能撞到我的脚之前就倒下了。 因为感觉到了魔力的气息,所以是亚历克西斯大人发动了逮捕的魔法吧。

‘这样啊。只是,突然突然做出的判断。 但你有也有很好的判断力,不是吗?’
‘没有。 这只是我侥幸罢了。‘
’…… 你是对的。 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么鲁莽了。‘

亚历克西斯大人的脸是认真的,果然生气了,我点了点头说对不起。

然后我带着悔恨之意闭上了嘴,我们两个默默地走着,来到了马车旁。
亚历克西斯拉着我的手,护送我到马车上,但我闷闷不乐地坐在马车里。 我不确定该怎么做,但我确信亚历克西斯看穿了我。他清了清嗓子说:

’那个,我想说一件事,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想告诉你,我不是在生你的气,我只是不想让你陷入危险‘。
‘谢谢你。’

果然亚历克西斯大人总是很关心我…(我还不确定是否可以确定!!)

“但是,亚历克西斯先生。负责国防的司令官不应该说这种话吧?‘

’嗯?‘

我以为他娶布兰奇只是为了继承爵位而想要一个具有高魔力的妻子,但我想出了另一种可能。

’如果是一位国防司令的妻子,我认为不应该只是被保护。 换句话说,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她会成为亚历克西斯的拖累。 对国家命运负责的总司令,不应该被他妻子的安全问题所左右。 相反,我必须有保护自己的力量。所以, 亚历克西斯选择我做妻子,不是吗?”

你要的不是我,而是布兰奇。
我这么一说,亚历克西斯吃了一惊,然后他的的嘴唇因自我嘲弄而扭曲了。

‘你似乎比我想得更有觉悟,但我并没有从这个意义上来选择你作为我的妻子。‘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果然只是因为要继承爵位才选了我吗? 我倾斜着头又问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但亚历克西斯像是要逃避一样把头转过去了。

“亚历克西斯爵士?”
’那个……‘

他这样回答说,然后就继续沉默了。
我想即使在这里深究,他也不可能回答我的,所以我觉得暂时不再追问了。

’我明白。 我等着你将来告诉我这件事。‘
“嗯 …… 总有一天的。’

他用这样含糊的话语回复了我。
但即使我再盯着他看,他也不会把视线从窗外移开,回头看向这里。

明明平时会直勾勾地盯着我看,现在觉得不方便就无视我的视线,这太过分了。
我噘起了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