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先说一些数字吧啊
看到了官方的最新通报
全国在7日的时候呢
我们这一波的新冠肺炎爆发
已经在7号当天就增加了1,576例的确诊
好在啊这是非常难得的事情
没有任何新增的死亡数字
那么上海大家关心的上海
光在7号一天呢
确诊的病例是824例
但是没有症状的感染者达到了惊人的
20,398例这让我回想到了
大半个月前的香港的情况
香港现在倒还好
在我做节目之前看到
新征的病例已经降到了2,644中
呃暂时还算OK
那么但是说回来啊
这一趟上海的这个情况
为什么让全国这么多人都在关注呢
其实我们整个国家
你可以仔细看一下地图分布
现在真是可以说句
几乎不是开玩笑的话
就好像没有哪个省份
是有不在心的地方了
但上海之所以特别让人担心
那主要就是这是一个2,000多万人口的
世界级的超大城市
全国GDP最高的城市
全国经济的火车头
全国各方面都是最先进的城市
现在进入到了一个什么情况呢
我跟你说一下
一个这两天
在网上广泛流传的一个指南
是关于饿死这件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正面是这么讲的
说不要等到完全断粮了再喊饿
透析日到了才打120
因为你的求救就算能得到反馈
也需要一个过程
封存快一个月了
大家物资逐渐耗尽
如果你的物质维持不到1周
也看不到补充的迹象
就应该发求救信号了
人饿死通常是低血糖导致的猝死
而不是大家想象的脂肪逐渐消耗
躺几天线性虚弱而死
人饿死是突发的人饿死
钱不能预知自己会死
热量摄入严重不足
有的人能活20天
有的人几天就没了
我非常担心那些已经断粮
却默默死扛的人嗯
很难想象啊
上海现在居然要有人普及关于饿
死的警号
这样的一个常识
那么当然我知道一定有人会说
难道上海2,000多万人
都到了这个地步吗
他当然不是
事实上我相信绝大部分的上海的朋友
最近应该还是扛得住的
没有物资匮乏到这个地步
有的小区
居委会送上去的救援物资或者食物
还相当的充分
我看到很多这样的赛途
所以我们就可以说
我们所知道的各种惨状啊
可能只是个案
只是个别情况
但是我想说我们不实在
不能忍受在2022年
今天的中国
哪怕是有几个
我们大家觉得难以正视的个案
是那样子的发生
我觉得是不能接受的
而且这个个案有多少呢
我们这几天看到网上也有太
多相关的信息了
3月15日被召集起来住在居委20多天
不能洗澡
不能回家
不能看父母
不能看孩子
每天睡几个小时
什么时候是个头
我们不知道
太多太多
我们基层最需要第一时间知道的
我们都不知道
我们唯1知道的是
一定要安抚好社工的情绪
安抚好居民的情绪
上面的指令是死命令
必须要执行
我们小区的垃圾收运通道
只能容纳一辆收运车进出
同时来了两台
堵住了垃圾车司机抱怨
一个电话打给市容老总
老总一个电话打给街道领导
街道领导一个电话打给我
不听解释
威胁我说再发生这类事情就不收垃圾
让居民来找居委物业草
居委公号转发了一篇包
含居民自发团购链接的推文
被认作站错阵营站错队
所谓的老人对我进行恶意辱骂
骂我是软角屑
把我踢出志愿者微信群
导致工作无法开展
大局为重
我一忍再忍
直至今天
还受到小区某几个老人的责难
甚至是一向上举报乡危险
近一个月的时间里
小区居民做了不少于10次的全员核酸
几乎没有一次医护人员是准点到的
我们理解
医护人员第一线的辛苦远胜于我们
但也请理解下
我们几十个老中青都有的志愿者
从清晨5点半
就站在冷风里苦等两小时
没有医护的苦
老春寒的清晨特别冷了
海岳花园的居民们去年10月
我临危受命来到海岳居委
整整6个月
我知道我肩上的单子异常沉重
正如我在居民微信群里说的
我是来重拾信任
重建信心
为人民服务是一句口号
我想把它落到实处
这6个月我也一直是这么做的
5号楼的微信群因一例阳性病例而生
也因此让5号楼成了大家眼中的VIP
从第一天进群时全体居民对居委
对物业肆意宣泄者不满
到今天整个5号楼79户190一个居民
真正融为一体
像个大家庭
有难大家帮
然后这里面就说各位居民
你们这些年来内卷太多
内耗太多
这么好的小区不该是这样啊
我要用我的方式
正确的方式
逐步引导大家走上一条健康
理性的居民自制道路
可惜我力量太单薄了
我是海悦居民区党总支书记
我领导下的海悦居民委员会
不是哪一个阵营的居委会
我不是来站队的
然后这边就说到他反正写的挺长
然后到后面呢
他就给大家加油
但是你从这封信给居民的封信的内容
你能够完全感受得到这位书记
他的苦处
那这样的故事啊
我们这两天一定是看了太多太多
当然更不要说那一
只非常可怜的柯基狗
因为主人杨姓
那么主人被带走
但居委会不想管他的狗
然后他为了让这个狗仍有一条活路
宁愿让他当流浪狗把他放出马路
结果回头就被人用铁铲子打死了
嗯最后这个事情啊
我觉得已经成了一个象征
成了这几天
很多像我这样喜欢动物的人
我们的脑海里的一个象征
就是这一波疫情
以及现在上海情况的象征
我知道这不是全部
我知道请不要再说我们是以偏开拳
我知道但是我想说的
我们哪怕是少数极少数
我们也不能够目睹我们的同胞
处在这样的环境底下
是不是
当然我还小的
已经有很多措施正在进行
比如说上海的新国博中心的方昌
是能够亲子收治的
也就是说
很多家长最担心的问题啊
就是如果小孩幼
尤其是幼儿
一些幼婴儿会不会被单独隔离
万一父母情是阴性的话
那么现在不用担心了
你阴性的家长也可以去
然而与此同时我们还是见过
这个措施并不足够
因为还是有太多的病例
是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方仓里面
完全收拾下来的
那么更不要说
有一些方昌医院还在新建过程中
使得有部分应该要被隔离的居民
不知道被送到了什么样的野外的
像垃圾场一样的地方等待啊
当然啊也包括别的省份了啊
我们看到有别的省份啊
现在因为很担心有别的省份别的地区
个别地区很担心百姓出门
那么但正好那些地方是种地的地方
是农业地区
于是就新章写的标语
口号上面写的不许春耕
是啊这应该是春耕的时候了
然后有的地方也是农民
因为不够东西吃
那么有人想出门挖野菜
于是野蜂筑起了标语写着不许挖野菜
但另一方面让大家觉得很纳闷的是
是否这么多人都需要被隔离呢
这就说到这个无症状感染者的问题啊
然后有很多的有确诊病例的病人
似乎状态也还不错
我再说一下我的对这件事情
对我们现在的防疫
政策的一个基本的立场
就像前一节目我已经讲过了
我认为我们采取的动态清零

中国现在采取的这个措施是有必要的
而且我们有能力做到啊
我一直强调
我们是全世界
最有能力做到这一点的了
呃而且这两年来还不断精进
比如说出现了
许多我们大家现在都很熟悉的新
概念比如说时空伴随者等等等等
我们的各种跟踪检测能力
各种的动员能力是全世界里面
啊首屈一指的
但是尽管如此
还是会出现我刚才说的大大小小的
各种的不周到的问题
那么为什么我们需要
就像我前一集节目讲的
因为我们的医疗资源
在这么大的国家来讲
其实是不够充分的
而且有分配不均匀的问题
如果这一波的新冠病情的爆发
溢出了上海
以同等的规模席卷全国
有这么大的一场海啸到来的话
后果简直是不堪设想
嗯所以我觉得有必要
但是有个但是
我上一集节目前集节目也讲过
我们做这样的一个政策
亲临政策不是一个终点
它是一个过度的政策
我们是要等待一个结果出来
那个结果是什么呢
我回头再来聊
但是我想说的是
现在非常不幸的出现了各种各样
在我看来没有必要的
上升到极端意识形态化的讨论
比如说对于所谓的清0跟所谓的共存
这两者的各自的意识形态化的
彼此的相互公结
呃我之前也说过
所谓的躺平共存就叫等于躺平
清零就等于叫死守
这两个讲法都是有问题的
因为在全世界这么多个国家
面对这一轮的这一次的大瘟疫
大家都有不同的应对方法
很难把全世界除了我们中国之外
还有少数几个地区之外
绝大部分的地方采取的错事
都叫做躺平
这是不公正的
第二
我们所谓的清零也不只是有一种清零
事实上我之前也介绍过
新加坡市的清零
当然有些我不用介绍的
比如说是北韩市的
朝鲜市的
平壤市的清零
但是我们现在呢
却把这两者对立的太过严重
同时互相用各种的阴谋论来公结
然后这样的阴谋论呢
有时候还会上升到
对于中国自己国土内的一些地方的攻
击上你比如说对上海
这一次上海的疫情一起的时候啊
我就看到很多人
尤其是外地人都在批判上海
那那个语言
其实我已经我作为一个香港人
已经很熟悉
武汉的朋友大概也都很熟悉
那这些攻击不只是攻击市政府
的作为不够
但也就像我之前讲
其实海啸袭来的时候
没有任何一个正常的市政府
平日的准备是足够的
那么出现种种乱象
虽然是大的问题
虽然要追究
虽然要检讨
但是是能够理解的
是大家对上海的攻击
就像前阵子对香港的攻击一样
而且这一次攻击比较有趣的是
也是上升到一个很意识形态化的
很阴谋论的地步
这样的阴谋论的流行啊
其实也很能反映我们过去几年来
很多人的世界观
就是对于整个世界的看法
就全世界除了我们之外
都处于一个CIA的势力的笼罩之下
他们也很想进入我们中国等等
那我还看到有一条小视频也很有意思
好像是浙江
那么有一群老太太在村口生活
好像在烧纸钱
那么烧给谁呢
原来是烧给这个病毒
然后一直一边扔纸钱烧火
一边对他说哪里来哪里去啊
你回去吧
病毒你回去吧欧
米克你回去吧
该回美国回美国该回日本回日本
你从那来就从那回去吧等等等等好
那么这一类的阴谋论
我觉得我们就用来当做观察民情
我们也就不要去深入分析
或者是说这些到底有没有道理
我觉得经过这么多年讨论
我我真的不想再重复就算了
我们来讲一讲
就是说回一个最基本的原理问题
就是说
到底现在采取的亲临措施有没有必要
我知道最近很多人都在针对这点
就是上海的朋友
就认为一些本来上海
他们相信上海本来自己是能够
解决现在的问题的
那么说不定能像香港现在这样逐步的
呃过渡到共存的阶段
但是我们知道上海跟香港非常不一样
呃香港我们罗湖管口1卡
港珠澳大桥一关
那香港的疫情的
外裔就可相对比较容易控制
但尽管如此
我们可以看到说实话
这一波在全国范围流传的这个病毒
其实也是多半是从香港外医进去的
那么要是放在上海
那情况肯定会更加严重
所以确实在从这个角度来看
是全国一盘气
上海真的很难独善其身
就算上海
有自己的很高的居民的市民的意识
有很强大的
基层的公民社会的动员能力
呃能够很科学的这治理这个病毒
但是事实上
我能够理解
为什么要有现在中央强力介
入的这个动作出来
可是还是那个话
清零是必要的
但是我在
去年跟前年的节目都曾经提到过
我那时候一直问的一个问题是什么呢
有那出口在哪里
有没有一个ACPLAN
就因为讲一个下台的方案
就清零要清零到多久呢
是怎么样的清零法呢
那我这几天也看到一些
很恐怖的一些文章
有一些文章写的非常正经的
一些的官方的媒体的公众号上面发表
里面居然有这样的一句话
就是他就提到
在最新型病毒面前
无疑都在向人们提出一个问题
未来我们该怎么办
首先给出答案
中国这个答案是什么呢
他这么写
中国必须做好持续
10年以上的动态清零
为原则的抗议准备
嗯这个讲法非常惊人啊
为什么我们现在清理还要持续至少
10年呢呃依据在哪里呢
我看不到有一个很充分的依据来证明
这篇文章所说的这样的一个预判
但是呢我们可以从原理上来讨论
清零到底要清零到什么时候呢
我们可以说清零是个什么
清零是个买时间的措施
就像我之前讲的
他要买时间来做准备
来做等待
等什么呢
等几件事
其中一件事情是不能超知在我的
要我们被动等待的
那就是等病毒的威力逐渐下降
那么这一点是有道理的
因为我们都知道啊
按照历史上的线索来看的话
这种大规模爆发的瘟疫
他在一开始出现的时候总是杀伤率
致死率非常高
然后呢由于病毒到最后
就像我们现在用俗话讲的
也要与人类共存
他也要活下去
他的杀伤力会逐渐透过他的变种
逐步降低
所以我们可以看到这一波的奥秘
克隆的致死率跟重症率都
和我们前几个版本的病毒的
就已经很不一样了
但尽管如此
他仍然是会致死的
他到目前还不能够把它当成流感对待
呃以香港的经验来看的话
他的致死率还是比流感要高的
那么啊那怎么办呢
那我们是不是继续等他变下去
弱下去呢
这一点啊
呃这种等待
你一来可以说由于是非常被动
我们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那另一方面
我们都知道整个社会
整个国家整个经济
都在为这样的亲民付出重大的代价
我们如果没有目标的等待的话
我们中国的抗议疲劳
现在都已经这么严重
那在下去会怎么样呢
而且还有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在哪呢
那就是我们这种等法
我们是透过清零
我们过去两年把病毒拒诸于国门之外
那么在国外
当全世界其他很多地方的人
他们都已经经历了几轮的疫情的打击
然后过渡到现在这个阶段啊
他们已经某种程度形成一个说
说不定已经这个我不敢肯定
但有可能已经形成一个群体免疫
那么他们的整个基础
跟我们国家现在10几亿国民
这种小白兔的基础啊
是不一样的
我们作为一个干净的小白兔
我们除了武汉的时候
刚刚爆发起来那一阵子之外
我们没有经历过几轮的疫情的细节
大规模的细节
我们这么干净
这么纯洁
我们有没有能力
是不是有真正的充分的能力抵御
哪怕是呃毒性已经降低的病毒变种呢
那么还有一点也值得担心
就是因为中国
是个有10几亿人口的大国
如果放开了那么奥秘克荣
这个变种在我们国内流传
他会不会产生其他的图片
这个图片当然我们按照以往的数字
来看的话
他有相当大的机会
就像是会减弱他的致命性
但是这一点恐怕也不能完全有保证
那万一出现了传染率
传染的呃能力更高
但毒性也更强的变种的时候
又该怎么办呢
所以我们又回到另一个方向
我们一方面是被动
等待病毒本身的变化
另一方面是什么呢
那就是我们要
透过我们这种严格的亲临政策
付出这么代价来实行的政策
的所获得这个相对安稳的环境内
我们赶紧做一些事情
做什么呢
那第一当然就是做好各种各样的备案
比方说我们前面说过的
我们的医疗资源的分配的问题
我们有没有办法深入到
哪怕是到农村里面
我们万一有一天真的要开门了
如果到时候
这个病毒仍然会让人致死的时候
我们在基层有没有能力处理重病患者
有没有能力照顾老弱
那么
我们这两年有没有做好这样的准备呢
还是说我们就只是把精力集中在清零
而忽略了这个呢
我不敢肯定
我知道过去几年
我们投入在医疗
资源的分配上面的资源在加大
但是到了什么情况
他的分配有多均匀
到了各地方
有没有些具体的改善的措施
是看得到的呢
现在我没有这样的资料
那另外一点就是我们要等的是
更有效的药物
那么现在其实我们已经等到了算式
那就是我们现在所熟悉的两款针对
新冠肺炎病毒的特效药
它们的整治效果无论在国外还是国内
现在临床数据看来都是非常理想
那既然有了这样的特效药
我们是不是已经到了
等的差不多的地步了呢
恐怕还不够
因为固然有特效药
但是这些特效的发送是针对
你有重症的患者
或者有明显病症的患者
那么至于还有许多
呃但就算是重症患者啊啊
你看现在就算是上海这样规模的城市
你如果很多人涌入医院的话
像香港那样的情况
医院也是承担不了的那该怎么办呢
那同时我们就要等更好的疫苗
我们之前也提过
目前我们国内的灭传统的灭火疫苗
以及在国外跟比较流行的
mlna疫苗比较起来的话
这两个疫苗在使得人致死率
病人致死率降低这一点上
保护的效果是差不多的
但是在防护感染上面
现在已经有非常明显的数字
尤其最
可以拿来参考的数字就是香港的数字
因为香港是少数
大规模的给市民接种mma疫苗
以及我们国产的灭火疫苗
也就是颗心疫苗的
一个地区就两种疫苗
接种率都已经到了相当的程度
所以我们大量的临床数字可以看到
看这个数字你就可以发现
我们国产的灭火疫苗
确实在防护
防感染这一点上是远远不如mma疫苗
如果也都打了3针来讲的话
那么现在问题就来了
那为什么我们不开放mma疫苗呢
呃事实上
香港现在用的这一款辉瑞的beyonta
是跟我们复兴合作的一个产品
那么复兴既然有资格制作这样的疫苗
那么或者授权制作这样的疫苗
发行这样的疫苗
那国内是不是能够允许呢
那这一点也讨论了两年多
那为什么到现在还不用
这对我而言是个谜题
我不理解
但是我知道是我们国家自己也正在
开发我们自己的mma疫苗
现在进入到第3期测试阶段
备受关注也备受期待
但问题在于
这一款国产的mma疫苗好像有两款
他们都现在还在做第3期测试
而国外的mona疫苗
是已经实际接种了两年的1款
一年多的一款疫苗
他该有的副作用
他的问题我们现在也都看得很清楚了
也就是说其实我们是更了解这款疫苗
也更能有所准备
但是国产的这个现在才到第3期阶段
那为什么我们不开放国外的那款
要等国内的这款呢
我不知道
我真的要坦白讲我并不知道
那么再来说毁我们清零这件事情
就像我讲的
清零不可能是一个针对一场瘟疫的
一个终极目标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什么呢
是希望等到有一天我们做好准备
然后我们让大家都能够尽快回复
所谓的正常的生活
尽管我已经不知道
什么叫以前的那个正常生活了
他可能回去也不是完全的回去
是完全变了一个新天地
我们打开国门之后
这个世界可能已经是一个崭新的世界
但是至少
我们都想回复我们的正常生活
不会突如其来的因为我的居民楼
里面我的小区里面
我的城市里面有1例病例
就使得我在出行
工作生活上产生各式各样的麻烦
我们希望没有这些就是所谓的正常
我们希望不要有那么多人
死于这场疫病底下
最好没有死者
不是因为这个死
这是我们的期望
那么为了要达到这个
我们需要一个终极的指向
清零是一个防守
我们要做一些进攻的准备
我们怎么去做好准备迎接那个呢
这就所谓的PENB
这是一个整体的一个攀比
但是还有另一种攀比就是备用方案
这个备用方案
从一个多月前香港的经验看来
就非常重要了
那是什么呢
就是万一啊
这是一个不吉祥的话
我觉得目前上海这么风控
是可能是封的住的房子住
但是如果再来一波真的封不住的
又或者在别的地方
我们想象一下如果这一波不是在上海
而是在别的城市
可能那个
城市的治理能力
没已经上海已经算全国最好的了
但万一没有这么好
还是出问题的时候怎么办
我们看到上海这样的一个大型城市
这么强的一个城市
他在出了这样的问题时候
也需要全国各地来源资源
他的各种各被隔离的人群
也需要分散到周边别的省份
那么如果在别的地方出现这样的事情
甚至到最后防止不了
风控不了了
那该怎么办
这又是一个更常见的一种对
所谓的备用方案的思考
那么当时的香港的情况
就像我前一期节目所讲的
过去一年多来整个准备是朝清零
的方向做
结果就没有做好这种万一防
控不了的准备
于是当这个洪水找到细缝
从你的地方呢
穿孔进来的是那一刹那
整个社会整个体制就乱了
怎么个乱法呢
你比如说一下香港的经验
就是当时其实应该看到
如果防不住的话
我们就应该集中
的把所有的重症患者送到医院
那么如果你不是重症患者
轻微的甚至是无症状的话
那你就居家隔离
前提是你家里面有条件

但是当时的做法却是所有的确诊者
有无病症
一律都送到医院
结果就出现了大家最担心
最恐怖的医疗资源挤兑
医疗资源挤兑出现的问题是什么呢
就是有许多别的病的患者
应该去医院得到照顾
人没有办法得到恰当的照顾
我们现在在上海看到的
也是同样的情况呃
我们前一次不是提过一个概念
叫超额死亡率吗
指的就是我们要看这个心
我们用在这场这个按病病情上面的话
我们呃
具体点讲就是我们看新冠病毒呃
他带来的危害啊
不能只看直接死于新冠
病毒的死者
新冠肺炎的死者
我们同时还要看
因为我们这场新冠肺炎的病情
因为对他的应对
所带来的连带的伤害的死者
包括认知
这情况一算起来
就出现说超额死亡这个概念
就是比起去年
比起往年
统计上正常的死亡人数多了多少
那么我们看到现在上海就有一些病人
他本来是不是新冠肺炎的病人
而是其他病的病人
他需要得到医疗照顾
但这时候
他却得不到一个及时的合理的照顾
使得他无辜的牺牲了
或者他的病情严重了
那么这样的情况该如何避免呢
要有准备
再来就说到隔离
我们现在的隔离的做法就是
你重症当然直接送医院
轻症送医院
然后无症状也送医院
那医院的措施肯设施肯定是不够
因此叫临时新建大量的方仓隔离措施
那方仓隔离措施会不会也有饱
和的情况
你平时该准备多少
难道我们为上海
准备一个能够容纳几百万人口的方仓
隔离措施吗
那是不可能的对不对
那么我们又看到
我们密切接触者也要带去隔离
次密接也要带去隔离
于是产生了
有几万人要被送到上海去做次密接的

密接跟次密接的人要疏散到别的地方
那么别的地方
也就出现了很严重的资源的紧拙的问
题了是不是
最后一种准备是什么呢
就是我们可以吸收两年前
从武汉刚刚爆发疫情的时候
我们就可以看到当时的问题
我们现在几乎是能重新目睹一次
除了刚才我说到的那种医疗资源挤兑
之外还有物资分配
就是我节目一开始讲到各种物资分配
组织的问题
这些都是突发情况
这里面还有很多细节的问题
比方说如果你们家里面
因为年轻人都被带走了
剩下一个独居长者的时候
那谁来照顾他呢
家里面有宠物
那这个宠物该怎么办呢
嗯在这个时刻
如果大家被封控在自己的居民楼里面
但你又是一个长期病
患或者你需要持续的医疗照顾
又或者你是一个孕妇
那该怎么办
类似的情况不是我们今天才看到
是两年前就有了
那为什么两年前武汉的经验
没有被很好的总结
形成一套教案
在这两年我们做清零的时候
同时让各个城市都学习到武汉的经验
知道面对这样的情况
可能会出现什么事
知道出问题的时候
各种各样的这些细节
考虑该怎么做
有没有这样的计划呢
这又让我想到在香港啊
我们知道香港是被迫的
走向了现在这种
某种程度上
我已经可以坦白说就是
共存的这种道路
你看我们在香港我我前两天我出门
去一些本来很多游客的商场
那么约了人在那里面一个咖啡店
谈事情
结果就发现不能说是人山人海
但真的是好多人在买东西
好像大家不觉得是回事
口罩肯定还是要戴否则犯法
但是你光是在那个商场啊
兑换优惠券的地方
就看到一条长长的人龙
然后呃我很多朋友都在很期待
4月21号香港就进入下一个阶段
就电影院开始重开了
那么大家都好想进电影院看新的电影
然后餐厅也可以晚上开门做生意
只是10点就要关门
人数一桌不能超过4人
但我好多朋友都已经在期待
很多餐厅都已经定满了整个4
4月到5月份的位置了
那那香港是怎么走向这个地步那当然
这面我们是被迫的
我们是被迫
我们付出了很惨的代价
我们的死亡率是高于许多发达地区的
比方说新加

那么但是另外一点可以看到
就是香港在面对这场疫情的时候啊
由于我们的管制的体制不一样
所以公务员体系的文化也不一样
暂时而言我觉得香港的公务员啊
就有很多人现在批评的就是政
治意识啊
还是太低
你比如说
一说要上面
呃曾经有讨论
就是香港是不是要采取封层措施
类似现在上海的做法
但是香港的公务员呢
基层部门呢
可能就会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说他们会以我了解的他们
他们会这么问
那家里面若是独居的养小猫养小狗
那请问到时候这些猫狗怎么办
谁来照顾
是不是鱼农护理
属于香港管理野生
动物跟动物的这个部门
他们负责呢
他们怎么负责呢
谁来运送呢
那这些动物要不要简易呢
那这些动物如果简易测出阳性
那该怎么办呢
谁来医治呢
要不要这些动物要不要隔离呢
他会给你提一堆这种问题
然后他们又会问
那这时候如果家里面有独居长者
那这个谁给他送饭呢
若达风尘
我们怎么样确保每天
市民都有一顿三餐的饭能吃
有潮脂可用呢
那万一啊送不到的话
做不到的话那又该怎么办呢
就会问一大堆这样问题
然后到了最后呢
就会还要做一个最终极的准备
那就这些他如果最后出了什么问题
他会从法律上来追溯
会认为你政府
是不是做了一些不合法的
一些的错事
他会在法律上挑战你
比如说我家的猫狗要是死了
饿死了怎么样
理论上我可以把它当成私人财产
能不能说是因为政府的措施
导致我的财产损失呢
如果要告政府的话
那这种法律准备怎么办
由于有太多这样的问题啊
就不以这个抗议为最优先的政治任务
因此香港就没有办法封城
就没办法做到
呃现在我们看到这样的封城
那至少是现在的香港做不到
将来我也许能做到
那么再说回
我们全国这一次的这个准备啊
我现在担心的是什么
我们从上海跟香港的情况能看到
我们好像没有准备好面对奥秘克荣
传染力这么强的病毒变种
那么接下来还会不会有更强
传播力的变种呢
很难讲
目前据说奥秘克溶的产生的新变种
已经是传播力更强的
那如果面对
再强一点感染力进来的病毒的话
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呃这些都是我们要想的问题
那么我现在比较担心的是
我们对清零产生了一种路径依赖
就是由于清零很成功
所以我们继续清零下去
乃至于我们根本忘了清零是有目标的
那那个目标到底是什么呢
那同时我还想说
我们要准备PLANB备用方案
在过去两年
其实在国际的商学院里面
最多人在讨论的
就是PLANB的设定的问题
呃这主要是从商业角度来讲的
因为我们知道很多企业
大中小企业
在过去两年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那么一切我们原来以为正常的东西
比如说物流供应链
比如说生产的这个
生产链条的这个分配
在全球的分布等等
都遇到了问题
于是大家开始考虑我们是不是该有pmb
pmb就是为了contingency plan
就是面对突发情况的计划
每一家企业尤其是大公司
大集团
他们应该更有能力要去专门的设置
攀比但是呢
我知道在传统上在管理学上面啊
也有一些人是不太赞成
或者一些管理者是不太喜欢想
这个第二方案这件事情的
主要就是他们担心的是
这会让我们在制定当前计划的时候
就pana在想这个pana说不够专注啊
不够全力以赴
但是我想提出
pmb其实并不是设定不同的目标
他只是改变路径
目标其实是一致的
就拿面对疫情来讲好了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呢
目标就是回复正常生活
就是让这个病毒带来的死亡数字
不大降低
甚至0死亡的就更好
不过这是我们的目标
如果这是我们的目标的话
我们现在先集中精力来想PANA
我们怎么处理它
但是我们还要有所准备
万一我们的pana失败了
我们的pana防不住了
由于形式赶不上变化
就计划赶不上变化
那我们该怎么办
这个该怎么办
对这种问题的回答就万一what if
这种问题的回答
你给出的答案就是pmb
你要有个pmb
那这个pmb呢
是对于一种万一的回应
所以它是一种风险管理
这里面就像所有的商业规划一样
管理规划一样
我们肯定要分析
我手上有多少资源可用
比如说
万一我们下一轮再来一波比这一轮更
传播力更强的病毒
我们真防不住
我到时候就要分析
我手上有多少医院
有多少人医护人手可用
有多少的措施可以做隔离
有多少的人能够分派物资
然后同时计算这样的资源
当我用了这么大量的资源
要达到我的目的是我资源好损
值不值得等等等等
那么同时pmb的是计划呢
还要去分析pna本身的风险
也就是说我们不是说吗万一pna失败
我们才会有pmb的需要吗
所以PANB的计划者总是要去想想看
挑pana的漏斗在哪里
他的问题在哪里
那么所以比较庞大的组织啊
跟一些财团
他们有时候的做法是干脆
甚至一些国家的政府啊
我知道新加坡就有这样的事
他是会专门有个团队
所以就形成b team就b队伍
逼队伍是干嘛的呢
就是由一个我们分开一帮人
就我们去大部分人在集中精力准备呃
首要计划
在执行首要计划
但是我们有另一小主人另一队人马
他们是在单独的计划
堪比同时呢这些人也有能力
万一pana做不下去了
他们就要带着他们的计划上场
来实行管理
那么这是一种
更有趣的一种PANB的制定方法
那么他的作用呢
就是能够让做pana的人不用那么不专注
我们就常说专心问题吗
就是你不用太过总是在想我
想了偏偏还要想偏逼
那我就不专心不集中了
我干脆pmp是交给另一队人去想
而那一队人
就完全在挑我们这一队人
的是想的计划跟执行的毛病的
那么别说
我知道有些国家的军队就是这么做的
比如说打仗
比如说我们现在就拿书务战争来讲
那你万一你原来的计划行不通
出问题你有没有pmb
你的pmb是不是有另一队
人马来计划来执行呢
但是我知道这种情况也很困难了
嗯因为在政治组织上
尤其在我们国情来看
我们会强调
我们总是强调要集中精力办大事
集中力量办大事
我们要思想统一
那么这因此
攀比这个概念本身就很讨厌
就他他太不集中太不统一了
那么而且呢
你会怀疑
如果更不能够交给一个不同的队伍
因为你不知道这帮人在密谋什么
对不对
万一他也是膝压炎渗透了该怎么办
等等等等所以难度相当大
但是我觉得经过这两年
我们现在是不是
大家都来考虑一下这个问题
就算我们人为年轻
没办法跟政府说什么
我们自己民间我们各种企业
各种机单位机构
商业机构
是不是
也会有更多这方面以后的思考呢
我觉得这是一个
很重要的一个时间
让我们去想这件事情了
最后呢
我要读一下一些朋友给我的留言啊
那有些朋友就说我上一集节目啊
又放飞机了
这是是太不对了
我也觉得很不对很不好意思
我倒不是什么身体问题
我挺好的
最近听我说我还出去跟人喝咖啡呢
我主要是啊
做节目那天户外有些急事
要要忙着处理
所以就一下就放了你飞机了
很抱歉很抱歉
那么啊有位朋友叫油泥机
你说呢我希望你能读到我这一条
我想跟你说为说说我作为一个在上海
一个普通女生这几天的生活
上海这几天真的太魔幻了
一天比一天的坏消息要多
我是代人任楼主长
就代替别人做楼主长
郑组长是我爸
但他在公司坚守无法回家
所以这几天
我从一个两耳不闻社去世的小屁孩
一下子成长
肩负起整栋楼邻居的需求传递
居委物业的指令传达早上6点7点抢菜
9点通知大家做核酸
11点开始盯着个大团购群
下午两点组织大家丢垃圾
下午5点问候大家核酸报告是否出来
期间更不要提各种其他爷爷奶奶
阿姨叔叔过来问我团购群
是否可以拉他们入群
一开始凭着热心觉得担任组长无法
但我没想到
原来这次的影响
会加速消耗每一个人的情绪
更别提在一线的基层人员
居委物业志愿者以及我们楼组长
看着楼里的爷爷奶奶扬信了
在家焦急等待疾控中心电话
我能做的也只是帮他们理清思路
做好去方仓的准备
关心他们每一天的病情
他们没有蔬菜没有水果
我自身难保
也产生了帮不上忙的无力感
我还要解答楼里面其他居民
对于团购群进度问题
对我来讲
我不是群主
我只是楼组长
我又何以知道
这段时间大家真的什么事都来问我
我成了整栋楼的定心丸
这份信任和配合我很感激
但这个责任却大于我能担当的
我传达的每一个需求
我做的每个决定
或多或少就让大家铺路
在这个环境之下
疫情当下
每一个人都成了鼠疫里的他
怒谁都没有经验
不是专业
的但仍然咬着牙疲惫的往前冲
多些理解
多些理解
我知道这个疫情始终会过去
但在其中的每一个上海人
万万不会想到2022竟然是这个魔幻
还会为着温饱抢菜
2020是武汉人民的心理烙印
2022也将会是上海人
刻骨铭心的一段生命经历
是这样的
还有一位朋友叫做
rachel klx你说
我不是上海本地人
可是我大学毕业后一直居住在这里
今年是20年了
半个月来的经历
以及每天朋友圈传来的各种消息
真的心痛
上海目前没有一个重症
没有一个死亡
更心痛的是每天看到了非新冠死亡
看到被封在小区没有物资的困兽
听到居委会工作人员痛哭
看到一车一车人被拉去各种方舱
我住的算市中心较高端的物业了
你能想象吗
整个楼的业主
今晚眼巴巴的等着街道送了1只鸭子
两个鸭腿1盒鸡蛋
一个楼的人为这点物质
在业主群激动的向
儿时过年
我们还要忍受全国各地群众的谩骂
骂上海人就是矫情
找疯不就完了吗
骂上海人外泄毒
我悄悄的关了智慧关了微博
看他们谩骂
我竟然不知道该讨厌他们
还是可怜他们
作为全中国最重要的城市之1
我们都被封成这样过上这样的日子
又有哪个城市不会被封
又保证自己轮不外泄读呢
还有太多事痛到不想讲
1天加一天的封城
不知道什么时候清零
没有人能告诉你封闭的规则
今天不知道明天
此时我发现竟然这么喜欢上海
爱这个城市
爱这里那些永远拎得清讲道理
又随时保持姿态优雅的上海人
可今天除了陆家嘴4件套还散散发光
我已经看不见那些随时保持
姿态优雅的上海人了
他们此刻都颓在家里
挣扎在一根黄瓜一个番茄的温饱线上
这个世界如此黑色幽默

是啊为首是啊有力气这
嗯这么看啊
真的是会过去的
什么事都会过去
到最后总是会胜利的哼哼
总是会大家感激的
嗯然后多年之后是个笑谈
哼哼
对吧大概就这样然后有一个叫嘉冬
你说我生在上海浦东
上海疫情和最近发展控制情况
不用多说
大家都知道了
可看到这些视频
我心里控制不住的战斗
从没想过在2022年的上海
会发生这样令人费解以及愤怒的事
在家隔离这10几天
由于从对于解封的期待
演变成现在对于隔离措施的恐惧
即便我不断给自己打气
提醒自己看书保持平静
可依然充满不解
无法平静下来
无法平静的出了对于现在的现状
还有对未来的担忧
我最近在看陈盈阙的最后20年
书里对那个年代很多人和时代的描述
让我不仅害怕
我们是不是有可能回到过去
我们该怎么做呢
哦你在看这个书是很好的一本书
原来现在还买的到吗
觉得那真好
但我想说就是我们读历史就知道
历史上所有黑暗的时代
他都会重新来过一次的
就他是反复出现的
呃我不是说我们现在是黑暗时代
或者未来是黑暗时代
而是我们也知道今天世界并不太平
但是我会常常提醒自己
起码我自己会提醒我自己要做好准备
我这辈子不可能是这么太平
我一直都是这么讲
这么多年都跟朋友讲
我一定会经历一些什么事情
我要做好各种贵最坏的打算
做好各种最坏的打算
并不是为了让自己到时候能够逃离
那种最坏的情况
或者有先知的能力
能够预判到他的到来
然后同时还有能力制止他的到来
而是到了最不堪
我完全没有能力去做任何变化的时候
我到时候能不能保住我自己
保住我自己不是保全生命
而是保住我自己相信的某些东西
我自己的尊严
自己的一致性
自己的定律体
自己的integrity
保住自己的一点清白
在某时某刻
能不能够不做一个盲从的人
能不能够不做一个参与
各种各样的战队会谩骂的人
能够不能够做一些不要
以后会自己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不要做一些对不住朋友
对不起其他人也对不起自己的事情
这是我常常在思考事情
我们应该怎么做呢
我们就应该做好这样的一种自我的准
备和建设
这是我自己的一点想法啊
呃还有一位朋友啊啊现在说点别的吧
这个朋友叫未来畅想者
我是个高三的学生
想跟你分享一个今晚
听到令我感动的故事
今天在烤肉店吃饭
服务员叔叔很热情
可能看我们还在上学
聊了一些读书的
可能是聊的比较合得来
他讲到他两个女儿
大女儿在中三大
学上大二在河南读书考上的
小女儿在高二
他31岁认识到他太太
很早太太生病走了
一个人带大两个孩子
身为另一个高考大省的高三生
我深知考上中三大学的不易
他讲到他女儿大学很节约
一个月只要800生活费
其实对于广州的物价来说真是不容易
那位叔叔是个很热情
一看就很温暖的人
他的故事真的很打动我
我常常会羡慕那些家庭条
件很好的同学
羡慕他们完全以后不用为生计奔波
也羡慕那些天才般的选手
与我相比
花更少力气就能获得许多成就
但在关注那些光鲜亮丽生活的同事
我忽视掉原来其实还有这么些人
平凡而真诚
热情而善良的生活着
最后他讲到他女儿去年回家
他在汽车站接他
他说那一刻他感觉好幸福
我看见他的泪也在眼角滑落
说的太好了
我觉得这位叔叔真是了不起
这太不容易
一个人一个爸爸带大两个女儿
啊在这样的条件上让大女儿
考上中三大学
这么好的学校
然后他女儿也真是就一个月800生活费
在广州太真的是太不容易
而且男的这个叔叔就像你说的
是一个很温暖的人
我都光听你的转速我都觉得很感动
而且我也为你的感动而感动
就是你的这个发现太重要
我们
太容易去看到那些光鲜闪亮的东西
仿佛电视剧里面的情景
但是却忽略就在我们身边
其实我们社会还是有许多温暖的故事
还是有许多善良的人
他也许很平凡
他不是什么大人物
但是就像你描述的这位
服务员叔叔一样
而你现在注意到这一点啊
你现在是个高三的年轻人
你现在注意到这一点
我觉得我希望这一点
在你心里面留下一个
坐标式的一个印记
刻在你的心上
以后带着这样的一个视角去看
你的身边
跟我们共存的这个世界
好不好
最后我今天晚上想送一首摇篮曲给你
对这阵子大家都不容易
就算你不是身在上海
不是身在啊疫情封锁比较严重的地区
我想我们大家心里面也都不好受
那么我们听一首摇篮曲
这首曲子很有意思
它是一首来自瑞典的摇篮曲
一般的翻译叫做狼曲
为什么叫狼曲呢

这首曲子很多人说是瑞典的传统民谣
其实他算是瑞典比较
呃一个有名的作家啊
就大概有100多年
写的一个故事里面的曲子
一首歌词被人配上了曲
那这个词讲的是什么呢
是说啊一个是一个以妈妈的口吻
就说现在天气很冷
远远的听到狼在嚎叫
那个狼啊他很饥饿
他饿的不行了他要找东西吃
然后整首曲子就是跟这个狼说
你不要来
你千万不要过来
你不要来带走我的孩子
我要好好保护好我的孩子
这首曲子很有意思啊
为什么我听说很多瑞典人
从小到大的听这首摇篮曲
老人家里面的老奶奶会
摇着孩子的啊吊床
然后就给他唱这首曲子
那很很奇怪
这首摇篮曲是讲啊
叫狼不要来叼自己的孩子
你不由得想到
以前他们在
北欧那个生活是什么样的一种生活

你会跟这个狼说你不要来吃我的孩子
不要来带走我的孩子
这是我的孩子
但同时
他也好像认知到这个狼的那种饥饿
那种苦那种惨
但当然最后我的孩子还是我的孩子
你不要来带走他
今天放的这个版本啊
很有意思啊
而不是一个职业音乐人
不是一个专业音乐
而是啊叫做johnny jeanne
一个珠宝设计师
一个瑞典的珠宝设计师
但他常常做各种艺术作品
我才发现原来他也有自己的
一个一个自己做唱歌
然后自己拍一些MV
那他的歌声蛮不错的
而且这个音乐的编排的效果也挺好的
所以我觉得蛮有意思
我就送这一首jonajan演唱的
瑞典的一首著名的摇篮曲郎曲
给你好好安眠
希望野狼不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