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大家收听我们3个人的音频节目
今天聊什么
我们节目主要是想聊各类话题
试图缓解大家无聊和压力还有失眠
还有一些我们也不知道的东西

哈哈哈欢迎收听今天聊什么
大家好我是斯文
大家好我是海洋
大家好我是张梦阳
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今天聊什么
哦嗯
又聊什么
今天我们聊的主题是
你属于什么类型的社交
快不快来开始了啊
最近一次跟朋友出去玩
什么时候去玩的什么
出去玩对去哪玩怎么样算出去玩
出去城市还是出去
出去你家的门
哈哈哈
出去你家的门
哈哈哈哈
出去玩出去吃饭算吗
啊你的生活真的好无聊

哈哈哈哈哈哈我不知道玩玩玩的
怎么样才定义的玩
我最近一次应该算是上一次有一个
有一个类似于项目之类的
嗯就是去云南写歌
然后跟一群音乐人在云南那个丽江啊
就是待了一周
然后那个地方风景非常优美啊
虽然是工作但我跟觉得跟玩差不多

是是这样嗯啊那我那我就前几周去
湖北嗯恩施
然后去玩了几天
玩啥呢
喂猪哈哈哎真的喂猪
你真的喂猪啊
陈小我们住那个民宿
然后陈小静就1
一天到晚就
问那个老板你什么时候喂猪
带我去一起喂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神经病然后后来就跟跟猪摆拍
拍了一张照片就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这是啥
然后然后他说
我能不能留在这里做一个村姑
哈哈哈然后在那
因为旁边有很多地然后种玉米啥的
哈哈哈
那应该会被被混的农民会疯抢
哈哈哈
应该会
因为他在那里可以成为村花吧
哈哈哈
你们俩喜欢赌注还是喜欢出门聚会
都还行
我是一个
平衡性的
就是独处久了就会想出去
出去久了之后就会想回来
我我我肯定不是那个每天都讲
我天天出去天天出去也也不会想
每天天都在大家讲天天大家讲
你真是一个典型的一般人呢
哈哈哈哎我真的是
人不都是这样的吗哈哈哈
我我真的是一个一般人
我经常为自己是一个一般人感到烦恼
哈哈哈
而且我这种烦恼又是一般人的烦恼
你这个烦恼真是太一般了
女人的烦恼可不是一般人
一般人不会觉得自己是一般人的烦恼
我真的好恨自己
哈哈哈哈哈哈
因为做明星不能是一般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我觉得我比较喜欢独处吧
我好像不太出去聚会
而且大家好像喜欢别人去你家聚会
哈哈
现在最近比较少可会来我家聚
哈哈哈我觉得别人好像
也不太愿意叫我去聚会
可能我这个人太孤僻了之类的
啊哈哈
你孤僻吗
是吧你觉得我是这样的人吗
你啊
啊啊就是
我觉得我是那种
别人不太会去叫我去参加什么活动
或者是啊去聚会
可能就是单纯的人缘不好吧
哈哈哈哈哈哈
这性格毫无关系
哈哈哈性格活泼开朗外向
哈哈哈
但是没人叫叫你出去
哈哈哈对啊为人和事
活泼活泼开朗温柔体贴但是没有人叫
我去聚会
哈哈哈哈哈
这也是一个一般人的烦恼因为
因为聚会的party上并不需要这样的人
需要的是穷凶极恶
什么东西哈哈哈哈
什么聚会啊哈哈哈哈好
最近最长一次不出门在家待了几天
哈哈待了10天左右吧
去年回上海隔离的时候哦
啊你回上海隔离了
你去年呃回上海不要隔离吗

没有啊20年回上海
你在小区里面不让出门吗
哦哦哦
对啊这小区里面不让出门
应该是有10天还是两周
嗯啊
那应该都差不多
是啊大家都经历过
说隔离的时候
对都经历过就是完全好
你是主动型社交还是被动型社交
被动型被动
非常被动非常被动
我们3个好被动我们都聚在一起
哈哈哈
是谁把我们3个召唤到了这里
对因为
你是比较主动型的
我想相对我们来说
但人缘不太好
哈哈哈
但我们两个很支持你
我们是你的铁杆粉
哈哈哈哈哈哈
这是我在世界上仅有的两个人
哈哈
哈哈哈那边ONE那边吐
哈哈哈好今天
我们聊的主题是
你属于什么类型的社交

就是现在那个网上有什么类型啊
就算网上有很多针对社交什么分类吗
就是比如说你会怎么给自己分类
就比如说现在有什么社交牛逼症对吧
社交恐惧症
嗯社交牛杂症社交自觉症
社交症哎
那么复杂症是什么
自杂症啊牛杂症
自觉症是什么
自觉症就是在人际交往中
语言和情动恰到好处
有分寸感不给他造成困扰这是啥
这不就是社交牛逼症吗
这不是吧
这是正常人吗
这是上海人
然后牛杂症又是什么
牛杂症就是介于社交牛逼症和社交
恐惧症之间的一个概念
跟朋友在一起是牛逼症
跟陌生人在一起是惶恐
啊啊啊
就这4种是吧
还有冷漠症
就是不主动跟人交流
也不打招呼
也不
也不花时间去和精力去维护人际关系
应该是我吧

我觉得我就是这样
这不我我这这不就是王妃吗
哇哈哈哈哈
王妃
对啊
就是谁突然拉高了我跟张牧羊的逼格
哈哈哈哈
你们是脱口秀演员里面的王妃
哈哈哈我是脱秀演员里面的一般人
哈哈哈哈
你是脱秀演员里的李亚鹏
哈哈哈哈对啊就
那还是不太长久
哈哈哈你们
你们你觉得你属于什么类型
我肯定是恐惧症啊
恐惧症啊就是你不愿意睡觉是吧
我不愿意
不愿
非常不愿意而且
而且有一种好像越来越不愿意的感觉

啊是觉得自己很厉害
因为
有吧就是
你越久而而且现在就是你
会觉得没有必要的时候
甚至你会主动拒绝一些
以前可能还不那么
好意思拒绝
对啊
我觉得以前海员没有那么多钱的时候
还是很很热情的
哈哈哈哈哈哈对
我现在主要是有了冷漠的资本
哈哈哈哈哈嗯
真的一些
因为有一些比如说饭局
或者什么酒局啥的
你你觉得好像
因为你之前去过
你会感觉好像有点无聊
没什么意思就然后你就不太想去了
是这样包括
前阵子
有朋友问我说啊我我过一段时间来
上海然后有空有没有空吃个饭
没有空没有空就是我不想说话
没有空啊因为我不是没有空
说有空但我不想出来哈
没有主要是因为朋友
那个朋友可能有10几年也没见过
也不怎么联系
我我就觉得说好像
也不是很有必要突然间
吃饭然后以后
对对
然后以后还要聚了一次之后
以后还要经常联系

经常联系是一个很压力很大的事情
是的哈哈哈对所以我就说啊
就是要不就就就
要不就算了吧大家反正也不怎么熟
我也不想我
我说的是我说的是其实
大家一直还是挺好的朋友但是
吃个饭就不是朋友了
对面就是但是还是
可要不还是相见不如怀念
哈哈哈哈

这是啥
我真的说了哈哈哈哈
他说什么
他说没有他很理解其实他也很
就是因为
我知道这样说也不会冒犯到他
他他
他也知道
所以我就觉得啊
啊那还真的是一个社交自觉症呢
那那那那个
那个呢是因为我我
确实我也不是
不喜欢他或者是我不是对他有
恶意或者讨厌啥的就是我就觉得
好像大家没有必要因为这个然后
吃的饭比如说你
你比如说你找我帮忙或者要怎么样
就是大家
我是可以的但是我可以跟你借钱
但我不能给你吃饭
对哈哈哈借钱借50块钱以内我是可以
哈哈哈
对因为没有必要靠这个来维持了
是嗯而且我觉得很多时候朋友之间
对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
大家的生活经历都不一样了
就是你真的不知
道该聊什么
嗯就坐在这吃饭真的很漫长啊
而且吃完饭之后你就感觉
比如说轻点约吃饭
吃到了9点然后你就感觉好像嗯
似乎也不太好意思就这么回家
是这种感觉
就是啊我们是不是还要唱个歌啊什么
啊然后去个酒吧什么的
是然后唱什么歌啊
不想显然是一个社交无知症
哈哈哈两个人唱广岛之恋哈哈哈
两个人有很多对唱的
歌合唱的歌曲能唱的嗓子哑
为什么哈哈哈
为什么两个人要去KTV太恐怖了
就是因为
你要你要
你又要安排活动啊
然后又要考虑的而且招待不周
怎么办就是
我是觉得
啊对不太有必要
是啊而且我觉得特别是以前
小时候的好朋友
啊你就感觉多少
3岁初中啊什么高中啊那种啊嗯
然后就感觉好像
对大家的生活轨迹都不一样了
然后你在一起聊
是就只能聊以前的事情
对然后以前的事情呢
就聊过几轮了已经不想说了
就那种然后
嗯新的事情吧
就是你说的他也不感兴趣
他说的你也不感兴
趣就这样
或者什么事情或者是
他很感兴趣的你又
不想说就会嗯确实不太一样嗯
我我想起来你你们那个在
初中或者高中的时候有没有同学写过
什么留言册啊毕业了
在家互相写一些话
就是基本上百分之
7810我觉得都会写
今天不回你
友谊天长地久
什么永远永远是朋友
什么苟富贵互不相忘
等等这是一定写过
这样的一类
而且那个时候其实也应该蛮真心的
嗯对吧就是确实
哎呀我跟你关系特别好
很舍不得你然后怎么样
然后我就把
所有人都是写的郭富贵我想哈哈
对然后富贵然后马上就忘了
哈哈哈哈
要有一次啊
就是我当时那个17年左右吧
刚刚上节目的时候
嗯然后
我一个小时候的院子里面的小伙伴
突然给我发微信
就是住一块邻居嘛那种小小朋友啊
突然给我发微信说是斯文
说你现在成明星了
嗯我说没有没有没有上次结婚而已
他说不行我必须要跟你保持好关系
因为我战友的我战友的同学是
把他拉黑了
然后他说所以我现在要跟你搞好关系
你以后不要把我拉黑
但是我最后还是把他拉黑了
你是真的吗
我真的把他拉黑了
因为什么你知道因为什么吗
因为他有一次喝多了
疯狂的给我打电话
就是想让别人听一听他他跟我认识
天呐
我觉得好辛苦啊
就是不停的打电话
然后我我把他那个电话拉压压掉
他又换一个电话给我打你知道吗
就这样
是打电话不是微信电话
打电话然后他就是我接了
他就喝醉了那种感觉
他说啊你听这王思文的声音啊
我觉得
哇这个是真的
真的没有办法不拉黑
对对这个太过分了
对我跟你说那个去年嗯去年
是不是也这么给他拉黑哈哈哈
也不是没有
这不给他的战友拉黑
去年我跟伯牙
还有另外的几个人在北京出差
嗯哼然后去钱财
就是当华大会的嘉宾啊
然后我们在北京的一个涮羊肉的
火锅店嗯在那里吃火锅
吃上火锅然后突然间旁旁边一桌
旁边那一桌有一个女孩
突然间认出了姜伯牙
然后他就是伯牙的铁杆粉
真的啊张伯牙
张伯牙真的是你吗然后就是
然后确认是张柏阳之后
然后马上就打开他的微信
他打开他的微信跟朋友打视频说
你看我看到谁了
我看到在打电话哈哈哈
这是他妈的
这是活的张柏阳
快看哈
哈哈直播哈哈哈
我可把丈母娘当时在水
还好他没有
他没有打开哪个什么抖音之类的
在上面直播
我想知道以丈母娘的虎暴脾气
他会怎么骂
丈母娘在那里非常有礼貌的微笑
哈哈哈因为当时正在聊那个什么
因为当时正在聊
什么是氛围帅哥
哈哈哈
然后他们跟我说
就是那种长得不太好看
但是有一个在一定环境下会比
显得他特别帅的啊
然后当时我就这个人不是过来
我就问你说你说我跟蔡徐坤谁帅
他说当然是你帅哈哈哈哈
然后姜末呀我说看到没有
这就叫氛围帅哥
然后就开始直播
你看我看到这个是氛围帅哥妈
你看这个氛围帅哥怎么样哈哈哈
我的天呀
好夸张
特别可怕他他给他妈打微信
他说他手在抖
哈哈哈就是的哈哈哈我的天呐哈哈哈
手一直在抖
哈哈哈
我的妈
太吓人了
哈哈然后我我也有一个
同学
我小学跟初中都是都跟他是同学
嗯然后那时候关系也特别的好
嗯啊有时候就是我后来上高中
有时候回回回家他会就是接我啥的
但是也很多年没有见了也没什么聊
就生活特别
特别大的变化他基本上
初中毕业然后就工作了啥的
然后因为之前加了微信加微信
然后后来他就
没就是微信
他他他不是跟你发文字或者语音聊天
有就是有
有时候在公司他突然间就
微信电话就打过来了嗯哼哈哈哈
就是然后
然后我就摁掉
我就发蚊子过去说有什么事情吗
他又打他又不说什么事情
然后又打过来
就是哎呦
我又摁掉然后他就发了
没什么事就想跟你聊聊天

哎就是好奇怪啊
因为我我我爸妈也都不都不会这样
就是突然间
给你给你给你对啊
连爸妈都不会的
你有时候就是你不是说我我我想
没有礼貌或者是我想怎么样
就可能他的在他的
嗯朋友关系里面反正
就是我就觉得可以的
对这样是可以的反正我哎我我想跟你
说说话或者怎么样就
我就给你打跟以前打电话一样
就反正接就就
拨起你电话你有空
你就接电话聊聊天什么的
然后但但是我是很少
我我是现在不太能本来我就有一点
嗯对吧不太那么
知道跟人聊什么
人家突然间就开始聊起了
其实是有有一点就
不知道你你你是想
不知道该怎么维持这个对
嗯也太但是我觉得网络
时代其实改变蛮多这种习惯的啊
就是以前
就是正常打个电话也没什么感觉
但是现在大家觉得
只要打电话之前不发个微信约一下
就感觉有点
没有礼貌是嗯
因为以前打电
话确实就是有事才打电话
嗯对对
对吧你你不是什么真正的重要的事
对甚至
打电话还需要电话费
哈哈哈对啊对啊
你想一想我这个是不是需要点
现在就是成本降低了
但是不用钱了也也需要吧
现在你
那个电话费忽略不计了
打不起电话也不用钱
套餐你啊
对对啊
你就是非常古早的时候有个笑话
说什么
就是也不是想弄这种祝福短信

浪费了1毛钱的巨款给你发一个短信
对之类的哈
哈哈对啊对啊事情
做事情古早
是哈哈
所以就是联系越方便可能就越越廉价
对而且分寸感就变得越重
就是你的那个联系它分为很多层次

就是你越小的层次能够沟通的事情
你就没有必要去用大的层次

去去做这件事
对我我高中有一个特别好的朋友
我当时啊我们当时
就是你到高三了也要开始高考了
我特别记得他当时说的一句话他说

反正那个时候我我也很坚信
说就是大家关系这么好
肯定就是不管过多少年
肯定都会关心很好啊
反正他说的一句话就是说
高考之后
我们的人生就会走上不同的分岔路
这啥时候说的
就是在
高考的时候
高考之前高考之后反正就是
离校之前吗

他就说了这样一句话我记得特别清楚
这人好清醒啊
对他真的很
他现在走上了什么样的分岔路
他真的很清醒
就入狱了
然后我
我到现在其实我还是愿意跟他聊天的
虽然联系不是很多
但是他在南宁
然后我回南宁
我还是会找他或者是他回
玉林了我们有时间
还是可以会见一面但是平时可能
就没有那么多的
互动和联系但他是一个
聚亲型的我觉得他如果
就是跟我走
一样的轨
轨迹他他他
去讲脱口秀的话他一定是个脱口
秀演员啊
嗯因为他很清醒他对很多东西的
所以通行演员最大的要素是清醒
就是你看到的东西清醒的人最荒唐
就是你看到的东西
对你你看到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吗
你你思考的东西跟别人不一样
我我觉得这是一个特质
嗯啊这是一个特质啊是
但我觉得更大的特质
我觉得更大的特质是追求真实是
你们身边有认识很会社交的人吗
或者很
或者很不会社交
我的老铁我认识一个很会社交的
太狠了谁谁啊
我一个高中同学
不是不是高中哦他不是高中同学

其实是大学同学嗯哇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快说说到这种程度了一个男的

谁都能聊得起来跟谁都能聊到一块去
嗯就感觉他就是他对他对人也很好嗯
然后就是朋友超级多啊就是他就是
比如说呃一个聚会嗯之类的
比如说我带了一个我的朋友去
比如说
呃一个比如说这个聚会上有5个人
然后呢其中有两个是我的我的朋友
他是第一次见
然后他们见过一次面之后呢
就关系比你跟你的然后我就能看到
他比如说约我那个哪个朋友
就出去玩什么之类的
嗯就是他能迅速拉近他跟人的关
系嗯就超就感觉第一次就见了一次面
然后就感觉他跟那个人关系就很好了
嗯而且他也不是那种
不是那种油滑的那种
油了吧唧那种感觉他想要社交怎么样
不是他就是天生的单纯热情

对别人好
喜欢跟人交往
是这样的他就是很神奇这个人
嗯他现在干嘛
他现在
我就是说出来在当外教官不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这个外教官一点都不油
他只是单纯的热情而已
那我跟你先我先插播一个哈哈
我昨天跟那个
马艺慕吃饭我们一个朋友
然后他说他他他他最近认识一个他
他也是这种人马一木
对他最近认识一个女生
你应该也见过
我也见过一个土耳其的女生
土耳其的
对一个土耳其的
女生在在上海然后他说
啊那个女生就是很会撩
很会聊天
就是一个什么话题
就是大家可以聊很久
嗯然后我说他是做什么工作
他说他是土耳其的外交官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火车难怪难哈
哈哈所以看不到你朋友圈在干嘛
对你乖乖你坐一下
我认识你那个同学干嘛哈哈
在开奶茶店
哈哈
哈他在深圳开了好几家奶茶的老板吗
不是
但是那个就是油干做的哦这种茶哦
不是今年才是流行起来吗
嗯他是去年做的是他们家第一个做的
那他现在然后就全都来抄他们家
他他生意很好哦
但是
其所有这些牌子都是学的他们在做
因为他太会社交认识太
多人了对方就认识喜茶的老板
认识乐道茶
哈哈哈全说出去了哈哈哈
你自己在做
生意可好了
哈哈哈然后你的配方是什么呀
哎呀这个来我家
我详细的一点一点教你
哈哈哈
大家都是朋友
什么好保密的哈哈哈哈哈
哈难怪他朋友多
哈哈哈哈哈都是配方换的哈哈哈
对啊
他当时上大学是不是也把作业给你
本来本来他应该是一个
本来他应该是一个有钱人
现在只是朋友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汉台口子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
哈然后我也我认识一些那种
就有个朋友做生意的嗯
哇塞太射雕牛逼了
就是他是那种
随时你想找什么样的人他都给你
能给你找出来啊
就是你想找什么样的供应商
比如装修的什么材料
什么他都能给你找出来
都是那种全国顶级的那种啊哇塞
我觉得这种人真的很厉害
而他就是那种嗯
他能让你明显感觉到
他跟你说话的时候
我在套你的资源
对但你又不得不给
他就是这种人你知道吗
就是就是你觉得他
你平时也不用跟他关系很好
但他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必须得帮他
就是莫名其妙的这种感觉
是是是但是这是他们
怎么说呢
他们能为自己找到一些
有商业价值的一些所谓的资源呀
你不管怎么形容呀
他这这也是他那个能力
嗯然后因为这个社交的事情
我觉得从另外一方面来说
其实对我自己啊
我觉得可能
有时候你跟这些人相比
你反而其实不太会表
达嗯哼因为有一些人你确实你想
对他好一点或者是你确实挺
感谢他的但是
你又觉得
哎这么做是不是才可以的
那么做是不是其实不太好
嗯因因为你其实你比如说我我我我说
我说我举个例子我
以前在深圳的时候我在医药公司上班
以后我觉得我那个领导对我特别好
嗯然后也很照顾我
然后我也学昨天他学了很多东西包括
我后来做别的工作了他还
他还很吃醋我其实我我我就很
我我其实很感激他
但是你说我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去
嗯表达心里面的1一份善意然后
然后你说送东西
然后我要想送什么东西好呢
然后那个
人家都已经
好像也不缺什么东西嗯然后
我就怎么怎么样就是

我又有点不好意思啊嗯然后
就是很复杂
这样的一个过程就是
可能就是稍微那些人就会想特别多嗯
就是你在做完一件事情之前
你会想特别多
然后做完一件事情之后
你又会想
特别多而且
我不知道怎么样做这样的动作对
然后最后你就是哎
算了不做了对啊
就你知道有一次
我觉得我爸跟我一样你知道吗
是吧就我爸也做生意买的当吃
然后我爸就有一天过年的时候
他说他说我要去给客户送礼
我说你还能给客户送礼
哈哈哈因为我知道我爸跟我是一样的

是就完全不会社交的一个人然后我说
我心想我说你是怎么给客户送礼的
我说你是怎么做出来这样的事情嗯
他问你跟我去
不就好了吗
嗯我说那我跟你去吧
真的然后我爸就去那个农村
就是我们那那个
那个旁边周边的农村里面
嗯买了好多猪肉
就是那种土猪肉你知道吧
然后嗯买了几千块钱的猪肉
然后把那个猪肉就让人家切成1
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那种
嗯然后开个车
我在想哇塞我爸居然要去送礼了
我觉得我很好奇
他应该是怎么做出这个动作的
你知道吗
送礼了结果我就我就坐在他车上
然后他开到人家小区门口
说应在小区门口
哈哈哈不是哈哈哈这里有块猪肉
哈哈哈
他开到小区门口
然后打电话说喂下来吧
然后人家下来他说
给你拜拜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哎
你爸当时其实是不是兼职送快递
哈哈哈
哈拜拜这个单子你签一下这个
这个跑腿
哈哈哈我在想啊
我说你这样送礼我也会送
他说我爸说这没啥难的
送礼很简单哈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哎呦我天呐
我说你就这样生硬的送礼他说对啊
他说人家收到东西就好了嘛
也不用说什么漂亮话我也不会说啊
我说你这个样子真的
难怪生意不是很成功
哈哈哈哈哈
漂亮话是不用说话还是得说
哈哈哈哈哈哈
而且没有任何交代你知道吗
我说我说你为啥跟那都不说话他说
他都知道呀
我每年都该送猪肉
啊啊每年都送啊那当然行哈哈哈对
我真的你知道我以前有个同学
他就是特别厉害
我觉得他们就他们这种人
真的能获得比
别人更多的机会对的
是的就比如说以前我同学他考
他当然考北游研究生嘛
嗯然后我们学校当时
一年只录取3个北游的研究生
嗯然后他呢就考上了他出事就过了
然后呢他就找一个导师
他就自己上北游的那个官网去查
就是他觉得哪个导师他比较喜欢
然后他锁定了一位导师
他就去给人家寄明信片是
哎呦
然后我就觉得我就做不出这种事情
就是我完全
但是他很真诚
他也不是说我为了怎样怎样
就是他很自然你知道吗
所以他当时后来还
专门去北京拜访的那个导师
嗯就他给他提了一些什么
带着两块猪肉
对差不多类似的
哈哈哈
农产品什么之类的
就是拜访人家然后就说我特别喜欢你
说是想跟你
就是你在什么专业上面特别厉害
想成为你的学生
不知道可不可以什么呢
导师我觉得
像咱们现在很多人也觉得你是导师
就是
你觉得有个人这么真诚的在拜访你
就OK啊没问题啊就这样
然后他就去被那个人录取了
就这样子对哦
然后觉得他就
那他还是要有基基本的能力
但他就是没有什么套路
你就感觉他很真诚就这样
就是他
就是我就是啊
就是他不藏着掖着
对嗯
他对于自己的目的没有
嗯没有自我怀疑
没有包装
他对就是说我我我就是想上这个
所以我就来拜访你
嗯就很自然对啊
这有什么不可不可见人的吗
他心里没有没有这层东西
对他不觉得这是一种羞愧
这是一种
什么他觉得
他对这个行为没有评判
对他对这个行为没有评判
如果你有自我评判
就觉得哎呀
这个是不太好我是不是好尴尬呀
走后门了是不是这样
是不是嗯
是这样就不行是你得
你得自己不觉得社交是一个
羞耻的行为
对你得不觉得为了
达到某一个目的
社交嗯是一个修饰的行为嗯你看
如果你的社交被说
如果你就是他同同一个社交行为嗯
他可以说是
呃比如说为了达成某一个目的
而跟这个人交朋友
这个说起来就很难听
嗯对不对
嗯但是
应该还有别的说法来描述
同样的一个事情
嗯说出来也没这么难听
嗯嗯
应该是有的
对这是我觉得很多人很自然
很多人天生的
对就是
我就是想做这方面的业务
所以我去认识这样一个朋友
对你就很很自然很正常
对就是最近我们正好有那
那个什么方面的业务
我我我方便认识一下吗就是
他就非常大方
非常自然
就可以做这样的事情是
很多人就不行对对
反正我是嗯
对啊是要社交羞耻症哈
哈哈真的啊
哈哈哈我觉得我也是社交羞耻症
所以我感觉
不会社交的人就不要强行让自己社交
真的很难受
对就而且我觉得没关系
就是就是
这种社交
你社交之后其实你也不会获得什么
嗯就你最终对
就是你想象的东西
你其实你不会获得
你只是想对别人释放一些善意对
嗯因为你
因为你不想带着目的去交朋友
嗯所以你即使交到了这个朋
友你也不想去实现你的目的

就是这样
而且说实话就是那种特别厉害的朋友
他不会跟那种目的性很强的人交朋友
对啊因为他身边太多种人了
这种人对他没有价值

就他反而可能缺少一些很真诚的朋友
或者是很自然的朋友
嗯我一个朋友就是
我一个同学就是他以前在深圳的时候
他也在深圳上班吗
然后他当时就是一个特别
就是他的思想挺功利的
嗯就他会觉得名校啊
名企啊这种事情特别重要啊
然后
他特别想去结交一些特别厉害的人
就比如他当时经常给我讲
说什么你看人家谁是谁
谁是已经是什么大
大中华区的什么总裁什么什么
就这种这种话题呢
会是或者说什么
你看那谁谁跟他老婆两个人的腾讯
两个人一年收入加起来100多万
是如何如何如何
就他特别崇拜这些东西
所以他就会特别喜欢去结交
一些这样的人
有一次我记得当时高中同学聚会
然后来了一个就是校友吗
就是也不认识大家
那个女孩来了之后
可能长得比较频繁吧
他对人家就爱答不理
就一个男生吗
对人家爱答不理
然后第二天
知道人家是什么
德国的一个名校毕业的
立刻加了微信
约人家去唱歌
是这个妈呀
就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同学
但是呢
但是我觉得这个人他比较好的一点是
他虽然一方面在社交上面很努力
但他另外一方面自己也很努力啊
就他
当时就是
但当时不是他本科是学机械的
他就觉得学机械没有什么前途
他就拼命的想要考法律
然后他就考上了夏大的研究生
就学法学
嗯然后他是那个夏大的他导师门下的
就是第一届考试
唯一一位一次性通过思考的人
嗯就是一个很努力的人
然后他现在也在一个
上市公司的那个嗯
高就董建高里面
就是也挺厉害的啊
然后我觉得他到现在他才明白
说他以前的那些社交行为
其实没有什么意义
因为他也确实没有从里面获得过什么
其实今天还是自己的
其实那些才是无效奢求
是的其实
没没没什么劲
你你也不是真的很想跟这人交朋友
你也不觉得他怎么样
然后你听说是名校背景马上就
这也太累了这不就是工作吗
对我觉得他长到30多岁
他也会发会发现这个东西没有意义

所以他现在也放弃这种东西了
他现在也觉得这种行为很很很愚蠢
就这样子
哈哈哈我觉得
江少刚老师
张老师嗯
社交社交挺厉害
对他社交挺厉害
我觉得很厉害
对跟张老师聊天特别没有压力
嗯因为他会一直牵着头说
哈哈哈
他一直会牵着头说永远不会用他职业
用他职业的主持人的技能
对从来不会让话题落地
对就是什么话都能哎
接过来接过来说
而且他知道的八卦太多了就是
每次是看
每次一看就是博洋你知道吗
对你是谁谁谁
最近发生了一件什么事
哈哈哈对然后就能说个5分钟
你就不用说话
然后语速要慢
哈哈哈对语速
非常慢
然后我们又忍不住接下场
对3句话能卖6个关子
真是
你知道吗
哈哈哈
最近哈哈哈北京哈

哈3号线
哈哈哈他说话是这么说的哈哈哈真是
哎呀哈哈哈都着急死了
3号线你怎么了哈哈哈
3号线有人逃票了哈哈
哈我早上7点半走哈哈哈
不是我跟你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哎呀
你不想知道
你知道这个事奇怪在哪吗
哈哈哈哈
他明明买的票
还要逃票
哈哈哈哈
就很难理解你知道吗哈哈哈哎呀
你这个人是怎么想的哈哈哈
我真的不理解这些脑子在想什么
哈哈哈
而且你知道都有监控的呀
哈哈哈真的是
5分钟可以讲一个20秒就能讲完的事情
哈哈哈
不停的在续啊哈哈哈
而且我觉得
当然见不到张老师
但是我感觉啊
就是今天见不到
不管是任何方式嗯社交
他有一个就是总体的一个原则
就你这个人本身必须很牛逼
是如果张老师他不是张老师
他这种方式根本不成立
他是张博洋老师
哈哈哈就不是很成立
哈哈哈
就是我觉得你不管是从上到下
还是从下到上的社交
就你本身得有一定实力

对就是而且我觉得这
我觉得很多时候也是要真实
嗯就是他是一个锦上添花吧
是对就社交技巧
真的不是一个
什么对特别了不起的事情
他没他没法雪中送炭
但是可以锦上添花
我觉得像做技术的
像刚才那个研究生他嗯
本来做研究他学术
这这学习应该还可以
不然他也进不了复试
什么的吗
找导师吗
嗯然后这样的人他还会处理人际关系
还会做那些事情
其实导师也是很需要这样的学生
就如果每一个学生都是
那我只会做实验我不会做
因为因为他其实也需要学生去处理
很很多关系
嗯就是
就是那些课题开会等等
就接待比如说开个学术会
然后需要学生去帮他组织接待
然后怎么怎么弄那些东西嗯
所以你们说去年为什么啊
张文红张医生大家就是很喜欢他嗯
1一是因为他学术真的是做的非常好
然后他学术做的非常好的同时他
他的表达
嗯他社交去去去跟别人讲述嗯
这些知识的时候
嗯他太厉害了嗯
说的非常的准确
又好笑又深入人心
就是深入浅出
这个嗯真的很一般人不太能做到
嗯所以这个是属于说学术跟
语语言或者是学术跟社交就是双
就是感性跟理性的完美结合
对就是人家说
为什么奥巴马当时一定能
胜任美国总统
就一定能选上
因为奥巴马的政绩非常的频繁啊
但是他一定会选上美国总统
因为他是感性跟理性的完美结合
对就是希拉里呢
你就会觉得太理性了
就他做的事情都太正确了啊
他显得没有情感
但是有些人他又太太感性
就觉得这个人不靠谱
对所以奥巴马就挺感性的

所以
他是纯感性
极度感性
纯感性感觉
说的就觉得这个人干的事情就是很不
很不着调好
我们时间差不多了上半期就聊到这里
然后你一会再继续聊社
交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