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哎说起来还真是让人沮丧啊
我上星期三的节目
不是放了鸽子没播出吗
这一回是什么原因你知道吗
是这样的我当天呢
做了一集节目
那么假的还特别长
我发现时间
几乎快要两个钟头那么夸张
结果没想到啊
就我一下子不小心措手
把那个档案给删掉了
那哎怎么办呢你说今天从头再来
但是由于上期节目做的这么长
这么累啊
我这回打算
把本来要讲的这个故事分成两
半来讲今天你看星期五先讲一点
我们下星期三呢
接着再说
你觉得怎么样呢
我要讲的故事
是主要围绕着一个人
跟他最有名的一个说法来展开
这个人就是詹姆斯洛夫洛克
james lovelock
你听过他的名字吗
如果你没听过的话啊
我不晓得你有没有听过
盖牙理论或者盖牙假说吧
什么叫做盖牙假说呢
盖呀这个名字啊
其实是来自
一个古代的
希腊神话中的大地女神的名字啊
詹姆斯洛夫洛克呢
就在几十年前提出一个假说
这个假说就是说
其实地球啊或者整个星我们整个行星
可以叫做盖亚
那为什么要莫名其妙的用回一个
希腊神话里的大地女神的名字
而不就好好的叫地球呢
这主要的原因是因为
盖呀不只是地球这么简单
在他看来
他要形容要讨论的
其实还包括整个地球啊
就是一个有自我调
节功能跟机能的一个有机体
这个讲法
你一听就会发现非常违反常识
这个地球上绝大部分都是无机物
对不对那你说矿物啊什么这些东西
这怎么能叫做有机体呢
那那他们难道是活生生的吗

这就是这个说法又新鲜又刺激的地方
而我
为什么今天忽然想到要讲这个事呢
这是因为
詹姆斯洛夫洛克在上个月的26号
7月26号去世了
那我拖到今天才讲啊
也是不太应该
不过没关系的呃
照样还是很有道理的
主要的原因
你看看最近的气候变化就知道了
我们都知道
最近一阵子呢
我们全国各地都经历了反常的高温
可能北方有些朋友就会说哎
不对现在立秋了还真灵
你看立秋之后天真的凉下来
可是你看看江南地区
你看看杭州
到现在还是动不动就飙上了41度42度
你说这怎么搞呢
呃最近我们还常常听说呃
全国各地都有一些
因为高温情况下工作而发生的工伤
事件甚至意外死亡的不幸的事情
我们再举目看看全球啊
呃最近一个多月来
全世界都发生了非常反常的高温
那么哎
你看你们外头连狗都热的在叫了
哈哈哈
嗯而且呢
你会注意到就很多地方的山火连绵
从欧洲到北美
而北美有的地方呢又暴雨成灾
形成了非常严重的泛滥问题

另外最近你还可以看到格林兰地区呢
还分裂出了一大块冰呢
裂解在大海上面
这种种都告诉我们
我们生活的这个行星
正在迈向这个
越来越危险的地步
越来越威
胁了我们这个行星上所有森林的生命
当然这里面也就包括我们人类
而詹姆斯洛夫洛克
则是一个在这个角度来讲
是一个先知般的人物
他大概是全球最早一批
预言了全球暖化将会带来的这种危
机的一个人
而且还提供了一个相当嗯稳
相当的受关注
相当受瞩目的一套理论一套假说
去解释我们这种变化的原因
跟他将要往何方走的一些预判
那么所以就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们来讲一讲他
我刚刚不是说到吗
他是2022年7月26号去世的
享年是103岁
如此高寿的一个老人
他1919年出生
那是一战后一年啊
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一年出生
你想看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
今天还有这么一个人
是一战期间出生
或者一战结束后出生的人
才刚刚离开我们
主要原因可能就他身体特别好
活的那么长
他很爱走路
其实他在呃100岁刚过的时候
他都还每天能够走3英里的路
那么而且他过的是个离群所居的生活
据他说只有他从小就有点社交障碍
那么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啊
瞎瞎瞎逛发呆
那么虽然他晚年
也一直是住在英格兰一些乡下地方啊
那么基本上不跟别人往来
那么说到这里就奇怪
有这样的科学家吗
可以完全离群索居
自己去做思索吗
这跟我们今天
心目中的学院派科学家非常不一样
没错呃
他就是一个影响力非常大
非常知名的一个科学家
但是在很多科学
家心目中
连他到底算是算不算一个科学家
或者客气点讲算是哪门子科学家
这点都很有争议
他提出的很多讲法
包括我刚才说的盖雅甲说
都是被认为在科学上是站不住脚的
但偏偏这么一个站不住脚的假说
却催生了一个
全新的一个跨学门的一个学科
那就是地球系统科学
你大概也听过就是结合了气象学
海洋学跟地质学和生态学
以及研究种种这些不同的门类之间
关于地球系统的
啊夸领域的他
关于他怎么样之间产生反馈作用的
这么样的一个呃
新的学科领域
那么我们继续说回他的生平
啊且很有意思
他小时候其实家里面并不富裕
他的父亲是劳工阶层
那么从小呢家庭
那么但是父母仍然认为
给他接受好的教育是重要的
于是就想着办法
把他送进了一间grammar school
那么这是一个很英国的一个概念
我们中文可以直接翻译到文法学校
指的就是一个正常的
以升上大学为目的的那种高中啊
在英国就这个意思
那种中学
那么在那个年代
这种中学你上学呢
就是循规蹈矩的学好拉丁文呢
可能还会学法文呢
呃学这些玩意的
那么但是他上这些课程上的很闷
那么尽管他非常喜欢里面的科学课程
他从小就对自然科学有大量的兴趣
可是他又认为学校的教法非常古板
那么常常逃学常常捣蛋
老师也不是很喜欢
但偏偏他成绩还非常好
那么后来呢
因为实在是太穷了
那么文法学校毕业之后呢
还是没办法顺利上大学
不过他还是考上了伦敦大学
其中一个院校
就是burback college
伯贝克学院
那么在这个学院里面呢
他是勤工俭学办公读一边
好像是在那种
呃摄影行
就以前不是还有那种
专门把你拍的照片拿去这个
要在暗访写一写
在做成相片的那种机构吗
那种商店
他在那里面工作打工
那么另外一方面呢
用这个办法筹学费来念书
结果后来呢
他又成功的拿到了一些
很微薄的奖金跟援助
所以到了曼彻斯特大学呢
就能够全职当学生了
最后还一路顺利的考上了啊
成为了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的博士
那这个学校是全球最顶尖
的公共医学研究
研究公共医学的院校
所以他拿的博士
其实是一个在医学领域的一个博士
但是他所做的东西啊
其实后来他做的东西
跟医学基本上没什么关系啊
他基本上做的是什么呢
其实他从头到尾我们要定位他的话
应该说他是一个发明家
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一个发明家
嗯如果他的学术生涯
没有包括后面提出盖牙理论
光子弹他做了什么样重要的发明啊
他可能就已经是个历史上会
留下名字的一个呃
一个一个人物
但只不过影响力不会这么大
也没那么重要
那么他到底发明了什么呢
我们现在社会他从小喜欢做实验
喜欢自己鼓捣着用自己的道
自己手边的东西来做一些仪器
他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晚年100
岁都还是这样
家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小道具小材料
然后自己组装
做一些自己研究所需要的一些的仪器
那么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啊
就二战期间
那么他要做一些烧伤研究
那是一个政府任务
就像研究那些士兵被烧伤
应该怎么治理
或者怎么样设计一些办法防止士兵
比如说被炸弹的热辐射所烧伤
那么当时他们做研究的方法
做实验的方法
首先当然是动物实验对不对
比如说就拿着兔子把他的毛剃光
然后接近高温热辐射的地方
那么看看他会变成怎么样
但是呢
洛夫洛克不晓得是因为很爱惜动物啊
觉得这么做太残忍
还是他觉得这么做不够真切
那么因为我们现在研究的士兵反应
要用活人做才行
结果他决定用自己的手背
来代替这个兔子
最后呢他造成了一个终身损伤
他手背上面有一块地方
是以后一辈子都没有感觉的
这么样烧伤到这个程度
那么后来呢他在二战期间呢
其实一开始他就没有打算要当兵
还呃因为那时候英国采取征兵制啊
就年轻小伙子们都给我上战场
去打纳粹德国
但是问题是他也很反对战争
所以呢他就登记自己作为
这个叫做良心反对者
当时在英国美国都有这种情况
就是你可以登记
我不愿意当兵因为我是个良心反对者
就我凭良心讲我特别反战
那么就算纳粹再坏我也不愿意去打
那么他是这么搞法
可是问题是后来纳粹做大屠杀的消
息传出来之后他就非常异分
于是又报名去参加
我这回非得要上战场
可是这回呢就政府不让他去了
觉得他在学校里面做的这些研究呢
也对战果很有影响
就不让他去
是这个情况
那么后来呢啊
他一路我就念完博士
之后
他就一路都在不同的学术机构待过
那么或者发生过关系
在里面做过一些研究
比如说
英国非常有名的国家医学研究所
比如说耶鲁大学
哈佛大学
还有美国休斯顿的著名医学院
贝勒医学院
可是问题是他后来呢
就成了一个独立科学家
你知道今天讲独立科学家这个名词啊
不是个好成
今天我们大家都觉得
你如果说自己是个科学家
你都没有个机相属的相关的机构名字
你不复随某个机构
那你怎么做研究呢
而且做独立科学家就意味着
你不止没有学院
机构的身份
同时你还很有可能做的研究
是脱离现有的学术规范的
嗯那么这不是个好意思啊
反正今天教人独立科学家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觉得
那就不是相当于名科吗
那么但是他就是这样一个独立科学家
而且他做的很多东西
包括后面我们讲的盖雅理论
听起来一开有有
有时候你甚至会觉得
几几近是一个名科

那种感觉是这样的一个独立科学家
但是问题是另外一方面呢
独立科学家
其实还有另一个很深远的意思
你如果仔细看
达尔文也是个独立科学家
达尔文也没有附
属于一个学术机构在里
面做全职的研究或者教学对不对
这种情况
其实就是一个很古老的一些的所谓绅
士科学家的传统
就比如说在达尔文家里头有钱
留了一笔遗产给他
那么靠家产基本上就能够过好日子
于是自由自在的
不用想办法怎么样敲到一笔预算回来
就可以自己做自己心爱的研究
那么詹姆斯洛夫洛克在这个意义上
虽然他不是一个绅士科学家
因为他家不算绅士阶级
是劳工阶级
没有那么多家产
可是问题是
他凭着他所发明的东西拿的专利
以及他回来出的书的版税
就够他过日子了
那么他不愿意受到任何的规范
就跟他小学上学不爱听课一样
他是这样子的背景下来独立做研究
那么但是问题是你做独立科学家的话
那你要发表要参与学术讨论就困难了
比如说他当年了发表论文
要交给这个著名的自然杂志刊登
但是人家巨登
理由是什么呢
我们不接受任何
邮寄地址来自住家地址的稿件
就说你如果要投论文给这个自然杂志
你不能说我是上海市
呃黄埔区什么什么地方
地级弄地级号不能这么写
你得写比如说我是复旦大学这样子哎
那我就还能够入围
基本考虑一下是不是
所以
他就为此被迫的只好混了一个雷丁
英国雷丁大学的一个客座教授
其实也不怎么干活
主要就是为了用这个胎头来发文章
而已好我们收回
那么他到底发明了一些什么东西啊
其中一点啊可能比较有争论
但是也还是挺有趣的
那就是他在50年代
六十五十年代60年代上世纪的时候
在英国的国家医学研究所工作的时候
当时呢就跟他更年轻的说
研究的东西是反着来了
年轻的时候呢是研究的是热啊
烧伤对人的这个伤害
呃极度的高温对人造成的伤害
但是这个时候他研究的是极寒
对人造成的对生命体造成的影响
那么当时呢这是上头给他的任务啊
那么同时也要求他自己设计实验
那么就像我刚才讲的
他的擅长的地方是要发明一些道具
来做实验
怎么样研究极寒呢
当时他们的做法又是拿这个
动物来做实验
当然了
这回呢是拿仓鼠把它冷冻起来
这个冷冻倒不是把它冻死啊
而是要把它冻到所有的生理机能
都停下来了
再看看他会怎么样
再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他复活
或者至少让他复苏他的活动
那么于是呢
他就不晓得怎么样
从英国皇家空军那找到了
空军部门已经不要的那种
磁控管发射机
嗯你知道
磁控管是主流的一种运用在火炮军武
上面很常用的东西
他就用那个
来加上接上一个他自己用很
细的铁丝网编成的一个盒子
然后把这个仓鼠放进去
在连接上这个磁控管发射机来加热
哎这么一加热
发现刚才绝大部分被冷冻起来
那些仓鼠居然又能够活动起来了
那么他这这个发现啊
对一些某些狂人啊影响很大
什么狂人那些
没听过那种故事就是说我们人怎
么样能不死呢
那其中有人想的办法就是把我们给动
起来那么动起来之后呢
等到将来有一天
以后的人有崭新的技术
再来把我们热回来
让我们活过来
我们就可以呃
说不定等到的时候
也有长生不老的技术
就是活下去了
那么以前真的有人是搞这玩意的啊
就我记得上世纪70年代时候
美国就有一批有钱人
就在老的快死的时候
就真的是把自己给这么动起来
然后放在一些地下设施请人照看
那么就约好一些学校
说来给他们做实验
等到他们将来有办法
再把他给弄活过来
那么我不晓得
那些人现在扔到哪里去了
大家还记不记得这些人
那些学校还算不算数也就不晓得了
那么很多人就认为
这种想法其实就是来自于james lovelock
当年的做的这些实验
那这个呢当然我觉得是有点吹
可是可以肯定的是
什么
我刚才说的那种用磁控管发射器
加热在铁丝网盒子上的这东西的原

用磁控管加热的原理你听听看像什么
那就是微波炉
嗯所以有人说他是微波炉的发明者
那么这个讲法当然也有点夸大了
但是至少这个原理
我们可以说是跟他离不开关系的
那么再来我们还要说到他另一个发明
那这个发明或者说这个发现
可就相当重要了
那就是呢他做了一个电子捕获探测器
这是当
时他受聘于一些化工公司的时候
干的事比如说帮杜邦
帮这个英英国壳牌石油
那么当时他要研究什么呢
他其实需要研究在大气
我们人类地球上这个大气里面啊
到底包含有什么样的化学物质啊
能不能够在大气当中把它补货下来
他做了这么一个电磁补货探测器
就发现我们当时他在760年代的时候
就发现大气当中
有相当多的路福厅
有相当的路福厅
那这说明什么呢
路福厅是干嘛的呢
路福厅呢是用来做主要是做制冷的
抗银的比如说早年的那种喷雾器
比如说杀虫水啊杀虫剂那里面呢
他要做这个压缩喷雾剂的时候
就会有这个露肤汀
然后也可以拿来做清洁
还可以拿来做我们都熟悉的发泡胶
也就是宝丽绒
然后以前的空调
冰箱等等的制冷剂也都是用路扶梯
那么当时他就发现哦
原来我们人类弄出来这些路扶梯
我们1日常应用的这些路扶梯啊
他会被释放到大气之中
而且还依然存在
没办法分解的没有分解的
那么这个东西呢
他当时的看法是
认为这个可能是无害的
没什么大问题
可是在当时他做演讲
报告这件事的时候
有两个科学家
一个叫做认识70年代了
是chevrolen跟mario molina
听了他的讲座之后哎有灵感受他启发
于是就开始研究
刚才我们说那个露芙汀
对大气的影响
然后就发现了他们会破坏臭氧层呢
那么这就跟lovel love love
当时的想法不一样
他也承认了自己错对
他们说对了
由于反有这么重大的发现
知道了我们的臭氧层被破坏
紫外线可以直接进来
然后又造成了地球的暖化等等
我们现在都知道
露芙汀是在全球范围内被广泛
禁用的一种东西
那这个东西
这个发现你可以说是导源于JAMES LOVE LOVE
这毫无问题
只不过因为他没有延续研究下去
但至少可以说
启发了刚才我说那两位学者
得到了1995年的诺贝尔化学奖
那么再来我们再说他另一项研究
这项研究就有意思了
就直接启发了
他后来对于盖雅理论的这个探索
嗯这是干嘛呢
当时他以独立科学家的身份
那么做了美国的航太总署
航天总署就是拉萨的呃顾问
那么拉萨给他的任务就是要参与
设设计一套仪器
来探索火星生命
那么那是当年呢
拉萨最主要的任务
也是全球大家最关心的
就火星到底有没有生命
以前不仅说火星有生命吗
说火星火星人呢
什么大家很关心这些事吗
这也是大众关心的事
所以政治上面很容易得到
拉萨在这个项目上很容易得到拨款
就拨款干这事
那么当时呢
啊他身边的同事们似乎都觉得
是有希望的
而那啥也是抱着这样的希望要去找
就你本来相信可能有
我们去找找看有没有
可是问题是
LOVE就一直觉得这是很可疑的
他不太相信这件事
结果他后来他发现了一个法国科学家
对火星做了一个光谱分析
分析发现呢
啊火星的大气里面有相当多的主要
而且主要就是二氧化碳
而且这个腕和二氧化碳
是处在一种稳定均衡的状态
请注意指的是均衡
equilibia是一种均衡状态
那么他从这一点
他就认为火星绝对是死的
是不可能有生命的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认为呢
呃凡是有生命活动的话
如果一个星球上有生命活动
生命活动所产生的气体
就会使得这种化学品不可能平衡
会使得化学品失去
所以如果我们看到一个星球
他的大气当中有化学平衡的话
那就表明他不可能有生命活动
那么这个讲法呢
其实是受启发于另一个学者
就是一个后来也跟他合作
相当有争议的一个学者
也是一个
但是在科学界的地位可能更能确保
那就是一个生物学家lemuglis
啊马古里斯
那么马古里斯呢
最有名的就是
他是内共生理论的创建人
这套讲法今天大家都已经接受了
他主要就是研究综合细胞的起源
那么就发现综合细胞的起源
主要来自于两个独立的包体
就是利腺体跟叶绿体
那么啊形成一个内共生的一个关系啊
那么只不过马古里斯有争论
是因为他后来把这个内共生跟这个
盖亚理论呢
搅合在一起
认为他还可以推展到
整个星球上面的生命
可能都是一种共生状态
那么当然某程度来讲是没问题的
但是问题就在于
盖牙那件事我们后面还会再谈
那么事实上
拎马鬼后来也跟他一起合作
推出了关于盖雅的说法
好那我们说回他刚才讲的那个
用火星的光谱来看
这是一个另一个法国科学家发现的
那么只不过被洛夫洛克用到
了来看这个一个星球的生命
有没有生命迹象这一点
因此我们看呃
最近英国的自然杂志
就当年拒绝他投考那个杂志
在为他写的一个道文里面呢
就说到他的这套方法
已经成为了今天科学家们
学者们探索
其他星球有没有生命的一个标
准的一个操作
就是做光谱分析
用光谱分析来看他的大气内的
化学元素的均衡是否均衡稳定好
那我们终于要来到了

从这里如何启示他了解盖呀这个概念
啊就是从当时跟NASA的研究
对于这个火星有没有生命这个问题
他就开始思考
是什么东西使得一个星球
我们说他有生命这他能产生生命呢
那么一个星球
你的生命有没有生命的这个表征
跟这个星球的一些特点有没有关系呢
他从这里就推响出了盖亚这个东西
那主要就是1975年他跟马古里斯
一起为另一本相当有名的科学杂志
这就不是一个前一个杂星科学人
写了一篇叫做寻找盖牙的文章
他原来啊
并没有想过用盖牙这个词来
形容他的想法
只不过据说就是他的朋友啊威廉高丁
就是写苍蝇王
文明的那位英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给他建议哎
你不如直接用盖啊这个名字吧
会惹起大家注意的
那么果然他就用了这个名字
也果然惹起大家注意了
那么他的想法是这样
在那篇文章里面
他把地球看成一个超级有机体
SUPEROLD的上
是通过他内部不断的平衡调节
使得海洋陆地大气还有温度
湿度酸碱度都很适合生命的存活
然后他发现呢
只要地表上有7-8层的土地有生命的话
这个大气的条件便会稳定下来
请注意这个条
稳定
指的是一种使得生命得以延续的稳定
而不是刚才讲的里面某种化
学元素的均衡
那么但是问题是
假如植物动物在短期内急剧减少
那么比如说影响到了氧的含量
或者温度
那么呃那否则的话
他一般为的是均衡的
那么你可能会说
那这样的一个讲法
跟我们现在讲的borosfier
生态系有什么不一样呢
我们可以这么讲
生态系
通常我们是可以用来描述我们眼
下的生命体的一个集合
但是基本上
没有太讨论到时间的这个像度
可是在洛夫洛克这里呢
盖呀却是一个
随着不断的条件的变化而变的
一个不断的在动态之中
来寻求地球稳定
环境稳定
让生命体活下去的一个一个状态
而在这个状态上面呢
我们人类
就是这个
受益于这种系统的其中一种生物而已
那他同时呢还讨论过
比如说他后来还继续讨论
就是25亿年前所谓的大氧化事件
那么在这个环境
在这个盖呀形成中的角色
只不过这也是很有争论
因为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为什么25亿
相当25亿年前会出现一个大氧化事件
这件事情
到现在科学界也都还没有定论
那他为什么喜欢要谈这个事呢
主要就是我们知道
有一种讲法是当时是蓝绿郡使得
地球的大气氧气含量变得非常高
那么然后大量的厌氧菌因此死亡
后来造成了早期的大气的改造
才形成了一个新的环境
环境条件
那么使得
我们今天看到这么多样
化的生物能够生存下来
那么所以这就是一个
动态的反馈的过程
就可以用来理解
盖亚里面的这种环境
和生物间的这种互相的
呃呃反馈跟互相依存的一个状态
那么在境而言之呢
也就是说我们生物
在这个地球上生活的生物包括人类
我们不只是一个被动的受众
同时我们也会在积极的在改造着
我们整个环境
又同时影响到了我们全体其他生物的
存在的状态
那么到了现在
我们人类
就是这里面产生
最大影响力的一个物种了
那么这套说法啊
出来之后
就有相当多的学者是不能接受的
别说我举个例子
在上世纪最有名的两个演化生物学家
之一啊
也是至少在如果你爱看科普书籍的话
你一定都读过
这两个人常常针锋相对
但是都是
演化生物学里面很重要的学者
一个就是richard dawkins
一个就steven j good
这两个人很多方面都不一样
但是问题是在批判哼
这个盖呀这个讲法上是一致的
因为比如说简单讲
他们都认为天哲
nichots来损这个东西是在个体上发挥的
是在个体上作用的
你怎么可能一步
到位的把它扩大到整个行星
规模的范围内
去讲行星规模内的体内平衡呢
这个讲法是有很大问题的
那当然他有争论的东西
就绝对不只是盖亚这个说法而已
他这一辈子
几乎都在不断的
在制造各种各样的争论
别说我举个例子啊
他早年
那么他是非常积极的推动各种的
环保运动
因为他的这种发现跟他这种想法
那么他认为
我们人类正在非常
剧烈的改造着我们的环境
而使得我们的环境也就这个钙呀
变得越来越不适合人类
乃至于其他生物的生存了
那其中最严重的就是全球暖化的问题
所以早年别说像绿色和平这样的
环保研究
跟他关系都非常好
他甚至参与过非常早期的创建工作
但是问题是后来啊
他却忽然支持核能发电
那么这就使得很多环保主义者
绿色运动的人士就无法再接受他了
就能你接受了他的影响
比如说很多人他讲讲这个一讲盖呀
呃今天有一些把环保当成宗教的人啊
这就他常他本人也常常批判
就认为盖很容易这个盖雅名字
这个名字
他甚至也都觉得当年可能取错了
使得大家以为我们真有一个地球
就是个大地女神
我们都会得到他的保护
怎么样等等等等
他认为
这种把他当成一个宗教崇拜对象的看
法是很令人厌恶的
就非常
非常会破坏掉了我们真正面对的问题
那个问题就是全球暖化
他认为要改善全球暖化的问题
我们必须用一切可用的技术手段
那么当今全世界里面
最没有碳排放问题的
那当然就是核能了
他认为
所以我们要当机立断的大家都用核能
我们才有可能
阻止这个各种的排放继续增
加那么但是我们知道
最典型的环保运动人士可能会觉得
没有那么简单
因为何人所产生的核废料你怎么办呢
我们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们将
来会不会产生一些负面
影响那么可是呢
洛夫洛克呢
一直都有一种非常强烈的紧迫感
他说现在不是担心这个问题的时候
你现在还在担心
千百年后这个核废料带来的问题吗
我们现在可能再过几十年
大家就都完蛋了
是不是先剪燃眉之急要紧呢
如果你们担心核废料
就把核废料丢丢来我家后院吧
反正他家住的那个地方够大
一片大荒地跟跟跟
跟这个牧场似的
你想想看他有这种紧迫感
所以你就可以想见他其他的预言
是多么的让人觉得沮丧或者困扰
比如说他曾经预言过
到2100年的时候全世界80%的人都会死亡
都会死亡
都会因为全球暖化的问题而死
然后他还同时在2009年就已经预言
我们人类其实做什么都没用了
我们今天还在说搞什么气候大会啊
京都预定书啊
我别说最近大家在争论的
我们中美的这个气候
合作谈话是否还应该继续下去啊
等等都不用谈了
你们那那反正谈了几十年也都这样子
总是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
出现各种阻碍
已经太迟了
他认为地球已经过了那个临界点了
来不及了
我们人类在做什么都没用
他主要的根据就是看到南极的
南极大陆的冰的溶解
跟海平面的水位上升
因为这两个东西呢都会反过来再
加速我们的暖化素是速度
比如说还有他后来很关心的格林兰
的问题那我们今年也看到了格林兰
有多么大面积的冰原在溶解
崩裂之中
所以到了这个地步
哪怕我们大家都用何能也都来不及了
那该怎么办呢
于是他又提出了另一个观点
另一个很有名的讲法
也是很有争论的讲法
那就叫做可持续退却
sustainable retreat
哈哈哈
我们今天大家都讲可持续发展对不对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那么但是他认为这一点都不管用
为什么呢
因为他认为只要我们还在发展
那么我们就继续会制造排放
继续会破坏环境
那么所以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
就是开始做好准备
后退了做什么准备呢
就是准备
地球上大部分地区都不再适合人居
而且我们大部分人
都不再能够维持我们现有生活方式了
那如果迟早要到这一天
而且这天还来的非常快
至少是这个世纪结束的时候
可能就要来到了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准备
比如说我们要开始改变居住的地方
他比如说他建议
孟加拉大部分的人口应该
迁移到欧洲去
像美国的新奥尔良这种地方
不是老淹水吗
这个老被这个海潮淹没吗
最近几年每年夏天这么来一回吗
这个地方迟早要完蛋
干脆放弃吧
让他沉入大海之中吧
里面的人赶紧撤
那么这么一来
那么大家去了别的地方该怎么活呢
我们我们怎么
欧洲怎么能养得起那么多南
雅的移民呢
没关系大家降低生活质量吧
那么我们迟早反正要有这么一天
我们现在开始做好准备
好过到时候忽如其来的灾难来到我们
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那不就死的更惨吗
那所以我们连吃东西的方法
我们获得食物的来源都要改变
比如说呃我们现在的肉食习惯
我们现在的在海洋面捕鱼的习惯
可能也都要改变了
那么当然这种讲法会有很大的争论
大家都觉得这是不是有点太悲观了
但问题是这个人啊
他也常常会改变自己的主意
比如说前几年他就说啊
看来当年他是太过悲观了
嗯因为呢
看来
这个他认为的我们面临的那种大灾难
来临的日期呢
还不一定那么快
因为最近几年呢
尤其是在疫情期间呢
他发现我们的排放果然减少了
那么如果我们维持这个水平那就好了
就全球都维持在这个水平上
那对地球还是有点帮助
还是能够减缓我们
减慢我们那个必然
要迎接的命运的到来
那么就要说接着就要说疫情的问题了
在疫情期间呢
他就又接受过访问的时候已经101岁了
还102岁他觉得好极了
他说这个这么大家格力在家挺好的
那么他觉得
这么他反正平常也是这么过日子
也相当于把自己格力起来啊
尽管这个人他
你你听他讲话要觉得他特别孤僻啊
不愿跟人往来但其实他还挺健谈的
而且我看他访问他总是
呃在笑眯眯的这个还挺和蔼可亲的
感觉相当聪明
年纪很大了
100岁的老头啊那时候还是脑子很
灵活然后他又说呢啊
他又很反对
我们全世界对于这个疫情的
这么的关注
这么的花力气去去封闭
去对付这个疫情
他也很反对
他认为这个完全让我们忽略了
真正的危机
那危机就是全球暖化
这个才是真正会要了我们大家的命的
这个疫情算什么呢
他认为这只不过是钙呀
在动态演化过程当中必然会出现
而且历史上已经出现过
无数次的一些现象
那么先别说这一回呢
跟当年的呃
大流感是一上20世纪初的那场大流感
呃杀人的规模不一样
而且很重要是什么呢
就是呃他认为这种这种病啊有好处
好处是什么呢
这是他的原话
他说能够让很多像我这样岁数
我们这一代人
赶紧都死光
哈哈哈哈

就就不要占用那么多地球资源
那这个其实很好
就呃盖呀想到了这个办
有这个办法
来让我们这样死一批我们这样人
来让他恢复平衡
这也不错
那么这还没完啊
他晚年最后一本书呢叫novacy
如果翻译成中文叫星星是星就的星
星球的第二个星是星球的星
星星是这个世界的事啊
他在里面讲什么呢
他说啊他现在发现啊
我们靠我们人类想要挽救自己
挽救这个盖亚的必然衰败的命运
是来不及了
我们要期待的是什么呢
就期待现在像AI这样的技术发展
有一天人工智能有自觉了
到时候加上机器
会不会出现他讲的cyber是赛伯格
那浙江是一种比我们人类更有能力
更高级更聪明的
一种崭新物种
尽管是由我们人类创造出来的
他将会取代我们人类的地位
在什么意义上取代呢
那一来就是在能力上
二来是什么呢
他认为生命的目标是在于理解地球
理解宇宙
那么而明显的
这么具有超凡智能的赛伯格
他更能够比我们去理解这个宇宙
这个星球
以前我们人类
承担的就是这样的一个任务
就是去理解我们的星球我们的宇宙
但是未来这个地位则将由塞伯格取代
那么他认为塞伯格呢
尽管这个认为背后依据并不充分啊
他认为塞伯格还是仁慈的塞伯格
我们人类不要担心
我们不要害怕就有天被取代
被取代挺好
因为呢他们会比我们更有办法
来挽救这个星球
问题是他们如果真的是机器
那为什么
他们要来挽救我们的生态系呢
那主要理由就是
如果地球气温高到50度的时候
其实就连这种机器的运作
这种无机物也都会受到影响
那么所以他是希望能够维持这个
盖雅的这个均衡的
这种平衡的动态
平衡的状态
好好的活下去的
那么而且呢他也接过了我们的棒子
替代了我们成为宇宙的理解者
那我们应该高兴都来不及
因为他一定做的比我们还好
这是一个他非常大公无私的一个想法
这是他晚年最后的注册
好刚刚讲完你会觉得这个人又怪异
但是在各方面都好像是一个先
知一样的一个人物
嗯科学界普遍都觉得
他的很多讲法不是很靠谱
但是又都受到他影响
至少我们可以说他提供了我们嗯
现在的科学界
以致我们一般人
一种重新思考世界的一种角度
所以他讲的这个盖呀
我们不当理论
不当一个严格的科学上站得住脚的
实证上站得住脚的一个理论来讲
我们当他是一种领域
当他是一种
哲学上或者思想上那种模型来看的话
其实他是相当有启发的呃
也影响了很多后来的学者
的一些的思考
那那种启发
那种意义在哪里呢
我们下一集再跟你接着聊
那今天呢
我也看到一些朋友给我的留言啊提问
那我就先不回应啊
我等到下个星期再来一次过再来回应
那么但是呢
我要特别提出游戏
感谢一些朋友的指正
我在上一集节目的时候呢
结尾的时候介绍了一首音乐
我一下子口误
把这个音乐的标题说错了
我上回介绍的这个音乐
是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主曲
当中的第2奏鸣曲
这是正确的名称
但我上回讲到的却是第二协奏曲
那是错的
那么演奏者呢是崔红霞博士
那么
是我们国内非常有名的古小提琴专家
有人说好像找不到的
这个在在网上有吗有的
你看腾讯音乐就有
你可以找来再听听看好
那么最后呢我今天给你要听的音乐呢
是我一位朋友
有好朋友啊
如果你以前听过著名作家木星
你知道木星会写曲子的啊
他的曲子是被改编演奏过的
那么当时负责这件事情的呢
就是高平老师
高平老师自己的钢琴
的演绎跟这个
把它改成了一个和可以用钢琴
弹奏的一个版本
那么高频
自己就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当代作曲家
事实上他是一家都是音乐家庭
他的爸爸高维杰先生
就是我们国内现代音乐的先驱之一啊
那么我今天要介绍的呢
是高频的一首曲叫周中营
就周就是小船的那个周啊
周中营这首曲子呢
我们现在听到的版本
这个你真的是线上找不到了
这完全是好在我向高平兄请求
他给我了这个当时那个录音的音频
那么让我们大家来欣赏
这是今年呃3月19号在台湾的戏曲中心
首演的一部作品
那么这是这首曲子很有趣啊
用的乐器的配置相当独特
就是有琵琶
有中皖还有竖琴
琵琶呢是台湾的琵琶名家王一曲
中晚是另一位台湾的呃演奏家刘宝秀
还竖琴的演奏者是是料组合
他们组成的这个三重奏这首乐曲
这首曲子其实为什么会在台湾首演那
因为他本来就是
台湾传统艺术中心的台湾国乐团
所委托的
那在这里呢
我可以稍微念一小段这个高频老师
他的呃
对这首曲子的一段很简短的说明
他说
这首乐曲是以竖琴的固定音形为基础
进行单纯而简明的旋律变奏
富有歌谣的风味
乐曲由清澈摇曳的音行初始而告终
让人联想到那千年不洗的00波纹旋律
召唤出某种类似蓝调的异韵
我从来以为蓝调也蓝调
也就是国内有人发现的布鲁斯啊
而我从来以为蓝调并非美国专属
而一种泛溢的蓝调其实满布世界
中国许多民间音乐就不仅声腔
而且精神都与蓝调亲近
也许那是人最原本的心声
无色国界
族群这个意思很好
然后他说这首乐曲像一首婉约的灵歌
一支沉静的摇篮曲
唱给载舟的流水
还有水里的灵魂
这首曲子呢
同样是来自高平先生创作的一首
叫做周中吟
那他要表现出的就是水的悠远而更固
那实际上音乐会怎么表现呢
我们会听到在曲子一开始
竖琴就首先带出了一种摇曳
摆荡的音形
然后这样子的音形会持
续的贯彻到整个曲子结束
好像这也就象征了
千年不洗的水波一样哦
那么这首曲子呢
他的气质方面
就很像是一个柔软的
安抚人性的摇篮曲
同时也感觉像是一种
啊0歌似的歌谣
轻轻的唱着我们听
所以我想像这样的曲子呢
如果是交给琵琶
中软跟竖琴3个人的小型重奏
再适合不过去表现他的亲切温婉了
所以我们接下来要欢迎到的就是琵琶
王一曲钟阮张承征
以及竖琴廖主恒3位老师带来的演出
周忠颖掌声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