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当我走下马车,进入苏瑟兰斯镇时,我明白了亚历克西斯说这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小镇是什么意思。
有许多摊位,人们带着欢快的面孔来来往往。

嗯,看来不法之徒也会进来,但他们似乎会被这个…排除…不,我还是不要想这些了。

虽然亚历克西斯掌管着这个萨瑟兰斯,但他通常常驻在边境沿线的要塞,据说这个港口城市配备了港口城市警卫队。

“大海也不错啊”

在这里,海水的气味更浓,我低着头,闭上眼睛深呼一口气。

‘是啊。 那么我们明天就去海边?’
‘你确定吗?‘
’是的。‘
’我很高兴。 我小时候见到大海的时候……‘

当说完这句话后,我突然意识到。

虽然记忆里没有,但是我小时候应该见过过海。所以我才知道海的味道。

我想我在很小的时候见过一次海。 我记得不多,但我记得它非常美丽和动人。

在我断断续续的时候,亚历克西斯低头默默地看着我,于是我继续说。

’嗯……我希望我记得什么。‘

’好吃!‘

我对着烤肉串上的肉笑了。
我本来只是想在镇上逛逛,但我被这里飘出的美味香气所吸引,我突然被吸引过来,亚历克西斯为我买了这个肉串。

‘真的很好吃的很享受,不是吗?
‘是的。 它非常好吃!
‘吃饭的时候也总让人觉得你吃的很享受。’

当他说到这一点时,我感到脸颊上泛起了红晕。

’我也很抱歉。 我不是很擅长隐藏,是吗?‘

我觉得自己像一个什么都没吃过的孩子一样。 我在家里也吃了很多东西。

’没关系的。 看到你吃得这么好,我很高兴。‘
“哦,是吗?”
’是的。 你没有必要觉得难为情。‘
’谢谢你,亚历克西斯。‘

虽然很害羞,但还是道谢了,亚历克西斯大人也回了我一个微笑。

我们的打扮确实有显眼,走在街上,亚历克西斯大人经常被镇上的人搭讪,我们结婚的故事也已经传开了,甚至有点微微吵闹的祝福声此起彼伏,这一趟出行竟成了一场小小的盛宴。

在自己的人生中从来没有受到过如此的关注,所以有些慌张,但作为亚历克西斯大人的妻子,为了不露怯,我还是会展露出优雅温柔的笑容….右手拿着两根肉串。

亚历克西斯大人是这里的领主,所以这一切可能都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我觉得领地的人们似乎都很轻松地在和他说话,甚至都不认为他背负着死神卿的头衔。而且我觉得大家都认得他。

’亚历克西斯大人经常来镇上吗?‘
‘不经常,但定期露脸。 我必须确认这个地方的安全。’
‘是这样的啊。’

之前听说亚历克西斯大人走过的土地上连一棵草木都长不出来,但实际上他身后有很多淘气的小孩子在嬉闹。果然谣言中带着很多水分。

当我看到亚历克西斯被几个店主搭肩勾背并排走在一起的时候,我正在想这个问题。

“来人啊! 谁能抓住那家伙! 他偷了我的包!”

一声锐利的女性尖叫声响起。
这时,一个拎着女包的男人正向我的方向跑来,已经离我很近了。

’让开,女人!‘
‘呀!’

即使你这么说,我也来不及躲开了啊!

‘布兰奇!’

在我的身体因为恐惧而僵硬的时候,我本想用魔力强化了我的脚,但我做不到,同时我听到了亚历克西斯大人叫我的声音,我的身体从僵硬种得以恢复。

本以为男人会就这样被我伸出的脚卡勾住而摔倒,但就在这时,我的脚好像被缠住了一样失去了平衡,我猛地滑倒在地面上。亚历克西斯立即冲上去控制了那个摔到在我前面的男人。

‘布兰奇,你没事吧!你受伤了吗?’

亚历克西斯大人一边按住小偷一边回头看我,他的脸就像魔神的脸。不。我当然没有见过魔神。但是比这更可怕的是,附近传来了小孩子哭得很厉害的声音伴随着有东西折断的声音。

‘啊? 骨头? 是骨折了嘛?’

‘真的很痛 …….’
他不由自主的颤抖着。

‘我…我很安全,没事的。比起我,那个人…’

我想知道他是否还好。已经没有继续哭的迹象了,只是很痛的样子,看得我也觉得痛起来了。

他眯起了眼睛看着我苍白的脸。

亚历克西斯对小偷说:

‘在我严惩之下,我将判处你死刑。‘
‘啊,我的天啊…’

现在,亚历克西斯大人绝对不是在使用魔力,但我感觉看到了背后火焰的幻影。

也许谣言和事实可能没有什么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