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哎呀我老实跟你说
本来今天这期节目我想干脆就不做了
就像我以前常干的那样
直接放鸽子那不就得了吗
呃主要是因为啊
就像上一集节目你看我全是问答
回应各位朋友的留言和意见
甚至大段大段的念出大家的二舅故事
那主要就是因为我最近真的好忙啊
累的不像话
现在这课简直几乎要倒下来的感觉了
但我相信我的声音应该还算精神吧
哈哈哈
那那今天这一集呢
你看本来要放鸽子
今天决定免得对不住你
其实我还是要对不住你
今天我还是要甩一甩
主要还是回应一下一些朋友的问题
那这是第一个道歉
接下来的第二个我今天要道歉的事
我又念错字了
你们说有位朋友叫伊瓦
你说听了两遍了
上回的节目好像确实听到了3针齐口
确定不是3尖齐口吗
对呀其实是3尖齐口
不是3针齐口
你看我就说我是个文妈妈
难得还有那么多人叫我梁老师梁老师
天呐
这怎么能这么叫呢我这种文盲哎真是
再来呢有一些朋友呢常常反映意见啊
说看你想我们节目评论区下面的留言
是省怎么是个审核法呢
比如说像这一回有位朋友叫shawn
你说评论是随机挑一部分审核通过吗
为什么我最近几期的评论都没通过
哎老师讲我也不知道
因为我只管做节目这些事
呢是看理想的同事们负责的
以我所知啊
像现在有点体谅的
或者大大小小的平台
都一定会有各种各样的审核机制
来审核各位的留言
那么以免误处发网吗
对不对或者是碰到了什么问题
那不就大家都完蛋了不是挺好
那么至于审核的原则呢
我以我所知啊
现在大家都会有一些关键词的审查呢
然后是用机器
用人工智能用程序来审核的
那么所以有时候难免
会出现一些问题跟错误
那这种情况怎么办呢
我劝你试试看换一个字眼来表述
呃你的意思
看看有没有办法回避的了一些
敏感的关键词
但是又能确切表达你的意思
不过这么一讲啊就很麻烦了
这就让我想到
最近大家说我们中文都不太好使了
大家常用各种数字拟音词啊
甚至一些甚至用上英文字母
简略语啊等等也来表达自己的东西
主要就是怕审查吗
那这个情况几乎出现在各大平台
甚至游戏上面
那么但是
据说现在有的平台
又说不准大家这么用了
那以后怎么讲话呢
这真是个好问题
你知道我最近啊就遇到又遇到麻烦了
你看我前任这不是说过
我微信呢遇过两回
就是让我呢就有一整天
或者有时候是两天不能够发群聊
也看不到任何群上的消息吗
我这个礼拜又撞上了同样的世界
而且这回呢看来是第3次犯错啊
那所以呢这回是一个礼拜
整整一个礼拜
我看不到任何微信的群里面的留言
跟朋友发给我的
信息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收到这个微信发来的通知的当天呢
那天大概是下午啊发生了这样的事
然后我就赶快看一看
我上午我是不是发了什么
这我发现没有啊
我整个上午都没有在任何群里留言
只有一个亲友群
那个亲友群里面呢
有亲人呢是住在澳门的
那么住在澳门的亲友呢
就说哎呀太好了
澳门总算亲临成功了
看来解封有望了
然后我就回了一句那真是太好了
然后你就封了

我我我是那就太好了
这5个字到底是哪个字或者哪个词组
翻了进去呢
我也搞不懂
那么于是我就想

该不会是这个审查有滞后效应
就是触犯敏感区域的是前一天的呃
群里的留言吗
我在往回看啊
前一天的群里面也没有啊
我没说什么话
我现在都很乖的不在群里瞎说话
我会转发一些东西
但转的也都是人家转给我的
而且是我确认过
我们内地的新闻网站或者是平台上面
正式发表过的东西啊
那又是怎么回事呢
后来我就猜想
很可能是我转发的一些东西
哪怕是你别说来自什么凤凰网
澎湃网啊
网易新闻的等等
可能是那些东西本身后来被封掉
然后又连累了我
会不会呢
我不知道
但反正呢
我们以后就得加倍小心
你看这就是审查的妙处啊
因为我马上当时我记得呃
你知道微信遇到这种情况
他是会有一个详情说明
但这个详情说明呢
9成时间你点进去呢
你都会发现他线路繁忙
仿佛很多人遇到这种情况似的
那么再按一回他说你操作太多了
那么所以就操作不了了哈
就看不了他的解释
那当然了腾讯也不会
微信也不会具体告诉我
是我哪些话出了问题
那我只能自己猜
猜多了之后呢
我就懂得做自己的言论审查员
我心里头就有个小小的审查员
天天在审查我自己今天说错了什么话
做错了什么事
有没有在平台上面
讲一些不好的东西呢
那真是吾日三省吾身
哈哈哈
这种审查最管用
这就让我想到啊
我上一集节目呢
就回应过一些朋友
说想让我讲一讲佩洛西到台湾的事情
然后呢我上期就说哎呀这事不好讲
我也不知道能讲什么不能讲什么
那么结果这一回呢哎
很多朋友留言回应就说对了
算了还是不讲的好
可是仍然还是有很多朋友
希望我还是能够说一下
而且有的朋友甚至认为
我能不能够像我讲
当时俄乌战争那样子
用好几期啊
比较详尽的
尽量试图客观的从多个角度
多个层次来讲
那就真是强人所难了
坦白说那我今天呢不会讲
但是我要讲一下为什么我不会讲
以及我不讲
但是我建议你可以去思考这件事情
以及收集自己
去收集相关于这件事情的哪些方向的
知识跟材料
那么首先呢我们先回应一下
就我知道前几天呢那大家很热闹
那么很多人都期盼
哎呀这个梧桐马上就要到来了
然后我们今天晚上就总算让台湾
回归到祖国怀
抱了然后同时呢又说呢
这个佩洛西呢是绝对会把他打下来的
他这个飞机怎么样
那么首先呢
我在这里要先讲一个基本的是原则
阻止佩洛西
用用军事力量阻止他到台湾
甚至把他的座机攻击下来
打下来跟
5筒台湾其实在原则上
原理上是两回事
5筒台湾那就是武力征服台湾
统一台湾
那么前面那个呢
你说要用军事力量阻止他飞来台湾
或者说直接攻击他
那是什么呢
那是对美国宣战
或者类近乎对美国宣战
所以我想说这是两回事
但是我们常常把它搞在一起
那是因为我们都相信
任何牵涉台湾的军事行动
必然都涉及到美国
但是这是个我们大家的
大部分人的一个感觉啊
那但这一点
基本上
过去美国采取的是个战略模糊的态度
就是说如果万一
大陆这边要梧桐台湾了
那么美国会不会
协助台湾当局防卫他呢
那么这一点一直不可明确表态
可是这点从现在开始可能会有点变化
我等一下回头讲
那么呃
虽然想说先要把这2件事情搞清楚
对美宣战以及五统台湾
在严重的程度上
在付出的代价上
在国际局势的影响上
以及对我们内地的影响上
都是截然不同的事情
这两点要先分清楚
同时你就如果这么来讲话
你还要思考一下
就是美军
目前部署在西太平洋区域的军事力量
大家可以了解一下
那当然主要就是第7舰队
以及像日本啊
韩国啊关岛啊附近的几个军事基
地他们部署的力量
一般被认为是
具备了一个中等国家的战力
那么最近为了要可能他们没有明说啊
但是我们都知道要护航这个佩洛西
他们出动了1艘航母攻击队
然后跟着另外有两艘
其实算得上是轻型航母
能够起降F35战机的啊两栖攻击舰
这个力量其实也是不可小趣的
那么我们要评估一下
就是如果美国知识敌人的话
那么他们立刻可以在本
区域动用的力量
是什么样的程度
然后我们再来评估一下
我方能够动用的力量
又是一个什么程度
我指的是短时期内立刻可以做动作的
那么再来我们要思考
当然是政治问题啊
对于这件事情
就是为什么佩洛西要访问台湾
关于这件事情又要从几个角度入手
第一
就是要考虑到美国的内部的政治局势
关于这一点我们就要学懂
就是到底他这个众议院议长
在美国是个什么样的位置
在美国政坛里面他的作用是什么
佩洛西本人的政治能量
政治网络又是如何
那么关于这点我稍微提示一下啊
就是很多国内
我们现在都说他是美国政坛第
3号人物
这个讲法其实不完全精确
这属于第3号人物
指的就是总统继位的顺位权
就是说万一美国总统出了个什么事啊
做不了总统临时间那副总统顶上
副总统也出事了
别说两个也很不幸的都出事了
那么接下来就是众议院议长
那么主要的理由是什么呢
因为美国呢我们知道他们讲三权
分利他们的国会行就立法
行政司法是分开的
那么立法方面出缺人的时候
比如说众议院议长这个位置哎一下
比如说佩洛西有事
那美国众议院马上要再选一个议长
这不是大问题
他们选就行了
那么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啊
那么万一有个人去世了
那没关系
再提名过再通过博会通过那就是了
我们以前也都见过这情况
问题不大
但是行政部门不一样
因为行政部门处理日常事务啊
一日不可无主
那么
所以在总统跟副总统都缺位的时候
就要只好
患有这个在国会里面的众议院的议长
那主要就是因为
这是按照他的名义的这个
受认受度来排名的
那么但是实质上
这并不能因此
说他是美国政坛的第3号人物
因为呃在就像我讲他们三权分利啊
他们的立法系统的权利
其实是相当大的
有这个佩洛西的地位其实相当后很
当然我们都说总统权利最大
但是你也很难说他的地位就绝对
要插到哪里去
那是很难说的
那么再来呢
我们要考虑到美国近
期的内部的政治情况
比如说即将到来的中旗选举
民主党共和党两党之间的力量对比
等等等等
再来呢
则是考虑到佩洛西本人的政治生涯
的起伏啊
他现在快退休了
那么
为什么他退休前要做这样的一件事
情呢那么
那咱还要看他过去一直
以来的对华态度
那我上次说不能讲
其中一点就是
这里面就包含他过去做的一些事情
在我们现在的环境下是没法说的
那么所以你看我如果只要有1块欠缺
我就觉得这个事没法讲下去
那么同时如果我们要客观的话
我们就不能光讲美国
我们要考虑到
我们中国回应这件事情的时候
我们的采取的言论跟行动上的表现
跟我们内部的情况
我们政治上面今天内部情况怎么样
那么这方面也是不好讲的
所以这已经没得没得讲了对不对
好那么再来呢
我们要讲到这个啊
万一啊正比如说我们要回应一下
最近大家关心的
会不会发生军事行动啊等等
那么这个事呢
其实我在上礼拜的时候
就已经有朋友说哎
希望我谈一谈
但是那时候
要我谈这个事的人还不多吗
那我也就没谈
但事实上也是没法谈的
为什么呢
因为自从7月中旬
英国金融时报率先揭露
佩洛西可能要
去台湾这件事出来之后呢
那么我们国内就有很多的言论
风起云涌
而且越来越强烈
那么我们都看到

溪静先生后来的表态是一次比一次猛
怎么直到这两天为止
那么当然后面也被人骂的很惨吗
对不对他也我听说我们要看到啊
当时这种情况底下
那么我基本上我们可以说
整个气氛已经炒热
到就有的人真的觉得那一天
就是一个就等着要回归了
那么热烈期盼整晚睡不着这个情况
然后直到看到佩洛西的
飞机降落到台北的松山机场为止
嗯但是我那个时候我的看法就是
绝对不可能啊
就首先我的判断是
他绝对会来的
第二我的判断是
不会立刻跟美方发生军事冲突的
在这件事上
第三也更加不可能
因因此
立马就触动我们就无力统一台湾了
我的这个预感
但是你想看
我们现在看到事后
好像的确就是我预感的这样
但是如果我在
前几集节目我就真的讲了这话出来
我早就被人骂的这个
我这个节目就没了哈哈
因为全国几乎网上大部分人都觉得
我认为不会发生的事必然会发生一样
哈哈那么
我就违反了大家的集体意愿跟情绪
讲这话你说这这以后还怎么混呢
是不是就没法说吗
但事实上
如果我们稍微了解政治的动态的话
你就会知道的确是这个样子
因为嗯
佩洛西本来可以他可以来可以不来
他当然是想来
可是问题是基于美国国内的局势啊
基于两党之间的问题
以及对台对花问题
是唯一稍微有共识的地方
这都使得他不能不来
那么第二作为他的生涯告别主之旅
他也不能不来
第三呢就是嗯呃
我们还要考虑到他这一趟的行程
我们很多人就专门把焦点放在他
去台湾
但是他这一次厨房你要当整体来看
我们还要看看他访问了哪几个地方
那为什么是这几个地方
这几个地方现在在美国的外交布局
在战略布局下有什么相通的地方
我们也都要这么来看是不是好
那么再来说
还有什么理由
使得他到最后不能不来呢
那恰恰是
任何国家的内政和外交啊
都是互动的
比如说
看到像胡先生这样的言论出来了
那么
我们这边很多这样的言论出来之后
那么美国那边就会更加强
包括他的民主党的对对手共和党就说
那你是不是怂了
你是不是不去呢
哈哈
这都使得他更加他们也骑虎难下
你知道他他有这个情况
那么再来说道
为什么我认为不太会发生
立即的跟美方的军事摩擦呢
那就像我刚才讲的
就是因为如果这么做
那就是对美国开始采取军事行动
我不认为我们今天
处在一个非常恰当的时机
条件
机缘不成熟做这件事也没有必要
因为你是要目标是台湾
而不是直接就是要跟美国开战对不对
啊对忘了还要补充一点
就当然我也看到胡先生最近的留言
说他当时的那些言论就是为了吓
退佩洛西
我觉得是作为一个舆论上的公式啊
是情有可原的
可是问题是这个分寸很难掌握
你如果吓得很猛的话
那反而就是如果对方想看美国啊
他们美国国内的政坛的人物
舆论界觉得啊
就胡行进
或者几个人用这么凶猛的言论骂你
他们就就知道是要吓你
然后你真不去那你不就怕了吗
所以这种东西到最后啊
这种尺度的掌握是很困难的
就是说你是要
怎么样才能够恰到好处的吓退对方
而不是逼到对方就不来不行
这是呃
这两者之间的这种掌握
平衡是很困难很困难的
那么再来呢
再说回这个统一的问题啊无统的问题
首先呢我们要知道
我们常
常讲对台湾如果发动军事战争的话
啊嗯
这其实并不是一来就是一种统一战争
这起码有好几种层次
而且搭配不同的目标
你比如说像完全以武力海空封锁台湾
这是一种情况
第二种情况就是导弹袭击台湾
只有这几种情况
网络供给设置瘫痪
台湾重要的基础建设
包括网络基础建设
这又是另一种情况
然后再来才会再来呢可能是
比如说先呃攻取台湾的外岛
比如说金门马祖
就我们福建沿海的这这两个岛
再来呢到最后才会发生我们大家呃
这几天常常讲的立刻统一台湾
因为这一点就牵涉到登陆作战了啊
那么前几点搭配的目标是什么呢
因为你什么叫做对台作战
以及对台作战的目标完成呢
不一定就是立刻统一的就很有可能
比如说有几种情况
比如说
透过封锁或者各种的力量的干涉
使军事力量的干涉
使得台湾愿意到谈判桌上谈一些事情
比这里面又分好几个层次
比如说
从是不是能重新承认九二共识呢
是不是愿意进一步去谈
统一的时间表路线图呢
这都是你都可以说这也都是作战目标
而且都是比起立刻登陆统一
正是相对而言
只是相对而言容易达成的目标
而且请注意
我这里面还没有考虑到
美国以及周边国家的反应啊
因为我们知道
嗯台湾周边的海域啊
其实是相当重要的国际海空航道
那么我们这3天对台湾的海空附近
区域非常非常接近这些区域
进行时代演练呢
其实已经感染到了这个航道
那么如果说真的发生呃
什么大型的更长时间的军事动作
武装冲突的时候
那么这个问题就会触及到周边局势
所以要考虑周边的国家的情况
呃那么好
那么再来说到呃登陆啊
就大家常常把这几个层次混为一谈
就觉得好像很容易
呃就好就好像发动战争就等于统一
那么统一那必要钱呢就是登陆
那么说到登陆这一点
我们要了解对台
如果真的是要大陆这边要
登陆台湾作战
登岛作战的话
这样的一种规模的登陆啊

二战以来似乎还没有发生过啊
他几乎可以说是一个
诺曼蒂级别的一个登陆作战
那么要进行这样的一个作战
首先要考虑的就是两期输送
两期的呃战力的问题
以及输送兵员的问题
那这里面签收到大量的动员问题
后勤补给问题
而今天
跟诺曼蒂登陆不一样的地方就是
当年啊
盟军呢还可以期满德军固步遗症
或者是让德军完
全无法知晓他们的登陆的准备
等等
但我们都知道在今天的技术条件下
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要几个月
甚至大半年前开始准备的话
其实你就已经要预备好
全世界都知道你要干这事了啊
那么这种情况呢
就不会出现
像我们这几天在福建沿海
看到很多军事车辆
布在沙滩上
那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你真的要干的时候
你是不能让对方看到或知道的
或者让对方看到知道
你也已经有了充足准
备那么最后当然还有政治问题
就如果登陆作战成功
真的啊占领台湾了
很多人都以为就万事大吉啊
从此呢就没问题了
那其实不是
棘手的问题
在后面我常讲
就不是统不统一的了的问题
不是是否能无统的问题
而是无统完之后
如何占领
如何管制如何维持的问题
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所以刚刚讲这么一长串下来
你就会发现
证明要考虑的要准备的东西太多太多
而且要确保我们本身有足够的力量
经济上的一个资源
因为如果发生这种事
很可能我们会陷
入某种经济上的一些的外部条件的困
呃困境
那么当那我们要有充足的准备啊
才有才有能力做这样的事情
那么
而且是要在大家可能提前几个月前
就知道你要干这样事情
不太容易偷偷摸摸的
就是完全戚敌的方法来做
那么再来呢
则是你还有一个周边
那这就需要你要有一个非常
稳定的周边环境
比如说我们跟印度没问题了
跟南海有领土争议国家没问题了
然后北边呢
朝鲜半岛那边呢
你确保那边是有足够的平衡啊
等等等等
这都非常复杂非常复杂
那么因此这个事情呢
还最后就需要考虑到时机的问题
那这个时期
如果大陆真的打算5统台湾话
这个时期必然是要自己的时间表进行
把最优良的时机掌握在自己手上
而不是受制于人
如果因为佩洛西的座机一到台湾
你这边就马上换
发起这样的规模的作战
的话
那就完全就是你的时机是让给别人
而不是自己超知在乎
所以你说这怎么可能呢
这就是我当时的想法
但是问题是这话你说前两天
我能讲这样话吗
哈哈哈
那反反正呢
这里面背后还有太多复杂的东西
都是不太好讲的
那么这大概就是我不愿意去
深入分析这件事情的理由
主要就是因为我平常做实事评论
我都是希望要多层次一点
尽我所能的去掌握各种的讯息
把整件事情看
能不能立体一点来看待他
那么我没有能力
我必须说对于这个问题
所以请各位见谅
我不知道这
算不算回应了以下这位朋友的留言
这位朋友叫凯里
那么你说不讲不好讲
就是表示跟我们想的不一样
哈哈哈哈
我不知道
你现在能不能接受我的这个解释啊
但我很好奇
你说不讲不好讲
就是表示跟我们想的不一样的
这个我们
是谁呢
你指的我们是谁
你能不能说明一下
是指的是跟您一样用一个呃
英文的女性名字的这样的一个群体吗
还是有英文名字的女性群体
还是女性群体
还是哪个省的人还是中国人呢
那是这个我们是能指
是4亿人有共同的想法
还是怎么样呢
我没看太懂
哈哈不过话说回来
当然我还可以再补充一点啊
就是接下来的事情我觉得更加复杂
也更不好讲
因为我们知道在过去几天呢
我们经历了首先是舆论的战场
而在这个舆论战场上面
我们就要考虑到双方的舆论跟对外
的行动他们要展现什么
一个国家要在舆论上跟实际力量上
在这种时候要做较量的话啊
那我们要观察就他的舆论的发放
是透过什么渠道发放
比如说是不是只有官方发言
才能够当做是真实的官方态度
还是说有一些人
像很多人心目中的胡希靖先生
也在某程度上代表官方呢
还是说在今天这个社交媒体年代
你知道就不只是外交
部或国防部能够对这个事情发言
我们还有其他不同层级
区域的公权机构
他们在社交媒体上也都能表态
那么他们之间的协调是怎么样
我们也可以分析
再来就是这些言论加重起来
给我们国民
以及给世界要带来什么样的预期
那如果这个预期里面有一部分
没有达成的时候
你怎么去做预期管理

这个预期管理其实是之前就要先做好
我打算投射出一个什么印象跟信息
我这个信息怎么样能够是精确的
不要出问题的
也不要出现让人
这个期望有太大落差的情况
等等这里面也很技巧
要给自己回旋余地
这都很复杂
那么再来呢
我们只要看这几天的反制行动啊
呃中国政府的反制
大致上就分成经济
对台湾的相关的制裁
以及军事上的行动
就是这3天的时代演念
我个人感觉这个经济制裁还不好讲
因为我觉得这个清单可能还没拉完啊
那么以目前这个阶段来讲
我觉得这里面的农产品部分
对台湾的打击会比较大
那么其他加工食品则不
一定因为名单上有部分产品
其实在台湾那边
他们呃那边相关厂商
整个大陆市场在里面所占份额并不大
那么也有一些呢
是禁止出口到就卖到台湾去的
比方说像天然沙
那么这几天我看到很多人在讲这些事
但实质上我们还要看最新的数字
就过去45年间
台湾从大陆这边进口天然沙的
数目在不断下降
今天大陆出口往台湾的天然沙
占台湾的整个呃
天然沙的进口量
其实百分比并不是那么大
不过我们这几天的这种军事行动啊
也绝对不像外面很多人讲的那样子啊
只是一个佩洛西走了之后
才拿出来的一个表演了或什么不是的
他的意义非常实在
因为首先我们看到这一次
达成了几件事情
是对台湾形成一个市值上的海空封锁
在很大程度上
而且这些时代演练
我们画出来的区域是非常接近台湾
两个最重要的港口
就是北边的基隆港以及南边的高雄港
那么再来呢
则是长远的意义啊
就长远意义发展下去啊
就首先我们知道就过去一段期间以来
大陆的军方这边
对于台湾方面所
说的台海中线这件事情
已经开始没有那么在意
那么这一回呢
我觉得更是可能会改变了
以后的这个游戏规则
就是更加
会是有可能使得台湾海峡内海化
再来呢就是这一次的这个演戏
我觉得是有实质意义的
基本上可能展现的这么快
画出这个几个区域出来啊
其实就说明这已经背后是有计划
这个计划可能就是
将来万一真的很不幸发生战争
有梧桐那天的时候
这个就是其中的一个步骤
那么这是这是演习的失之意义
那么以后会不会更常有
这个我觉得也很有机会
但是问题是我们要考虑到啊
佩洛西访问台湾之后去了台湾之后啊
也为以后的美国的那边的战略模糊
这条线变得越来越不模糊了
同时呢也许很有可能死的之后
其他国家的一些政治人物
如果想要去台湾的话
会觉得就有条路可以跟随了
比如说这几天传出的
英国的国会也有议员要组团到台湾去
等等等等
就这以后这件事情啊
他的影响相当大
而且风险是越来越高越来越高
这以后我们还要好好继续观察
那么但是我也不会讲的
就是我们大家就观察一下
但是有一些实质影响是能够马上讲的
你比如说我们这有位朋友叫becca
by the spring
你说有一位美国老人
是上海某医院的外籍专家
曾担任两所顶尖大学的客座教授
今年2月开始
就试图用各种方法来上海
均以失败告终
由于每到户的航线不是取消
就是买不到票
他有双重国籍
所以准备从加拿大多伦多到上海
但就在他来的前两天这条航线垄断了
几经改签以后
他8月份终于有机票来上海
结果7月他感染了新冠
索性症状轻为老人顽强战胜病毒
然而又遇上了现在这个
一个普通人只想平静的工作
好难呐对
就是这样
而且这位美国人当然
今天来
可能我们大家觉得不应该受欢迎
但是我得考虑到
他还是我们上海一家医院的外籍专家
那你说这种情况怎么看呢
哎说到普通人啊
我们上集念了一些朋友的留言啊
那么里面也提到了
比如说啊一些人个别的不同的弱势
社群
在我们现在国内的处境大概怎么样
我这有一位朋友叫一水
你说是的
我作为一个残疾人
经过这么多年努力
能有自己的生存能力
我们这边的蝉联
只能给每个月70元的生活保障
从小我生在农村
几个月大的时候就双腿参鸡
因为妈妈不想靠别人包括国家
所以就没有想过蝉联的生活保障
直到30多岁
很多人说叫我问问政策措施
于是现在每个月给70元
哈哈哈
我当然不能依靠这点保证生存
我依然相信
人类的未来是会慢慢好起来的
我们一点一滴改变
努力伊水了不起
在这个情况下你依然有这样的信念哈
我的愿望相对简单一点
至少短期内
我希望伊水宁
以及更多像您这样的人
在我们国家
现在我们觉得我们发展的
越来越好的情况下
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和生活的保障
比起什么都重要
对我而言这一类的
这这这就是我的心愿
还有我们知道啊
这几天啊天气热的简直不像话
全国各地的气温
表现的好像都有点反常啊
那我本来今天还打算讲一讲这个
天气热这件事
那么我今天呢先念一位朋友的留言
我们下周找个机会聊
这位评论真坏
你引述了两个新闻消息啊
这个消息第一条
就是河南54岁洗碗女工
韦巧莲在厂房工作时因热血病死亡
第二小何的爸爸
何如坤
因为热色病死在了湖北宜昌的7月里
何如坤很多工友都叫他老何
是一名普通建筑农民工
今年60岁
每次看到这样的消息都不仅痛苦流泪
多么艰难的生活是啊
有一位朋友啊
叫做notebook
你说呢
想要知道怎么样走出自我中心
培养真正关心他人的能力
和面对真实世界的勇气
你说我自身的成长经验啊
比较像是最近大家所说的小镇做题价
每天生活呢只有好好读书
真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后来考上大学找了工作
一方面
终于从完成学业的痛苦中解脱出来
但随即
就进入了一种精神上失重的状态
为了减轻这种迷茫
我也开始了各种胡伦屯找的学习
但常常感觉
自己仍然活在自我中心的状态中
没有为了让这个世界更美好而努力
跟很多空虚的人一样
经常在玩手机中虚度光阴
仿佛失去了探索真实世界的动力
也可能有点想逃
避这个并不美好的世界
曾经在成长的痛苦中
似乎还为了摆脱痛苦而拼命挣扎
现在更像行尸走肉
好像自己没有巨大痛苦就满足了
浑浑噩噩
我感觉
这像是一种埋藏的很深的自我中心
就像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没有对他人对社会的深切了解与关怀
没有直面真实问题的勇气
想听听看我有什么建议
那么我可不敢有什
么建议因为你说的问题比较宏大
一方面就是你怀疑自己
这种现在的失重迷茫啊
是不是一种浅藏的自我中心
这点很难讲啊就是
失重迷茫
一个人就算不以自我为中心也会有的
假如说他在工作中找不到方向的话
也一样会有的
嗯所以这不一定是你所说的自我
中心的问题
但是关于自我中心的总初啊
我觉得其实这是一个人的成长经历
我以前也讲过
人呢是从小到大是一个逐步
理论上是个打开自己的过程
我们在婴儿阶段幼儿阶段啊
那是最自我中心的了
一切世间苦乐皆以我为中心
环绕着自己的事就是天大的事
比如说我饿了那就什么都不管了
大声呼叫对不对
那么但是而且你看我们小时候的时候
每个宝宝都还是近视眼
就连身体上你都看不到其他人的存在
是直到后来
我们才逐渐透过我们的感官
透过我们的
理性的认知能力去感知到并且认识到
世界上其他人的存在
乃至于遥远他方
我从来没见过的陌生人的存在
我觉得
有时候我会碰到一些朋友问我
这样的类似的事
就觉得自己好像困在自己身上
没办法面对真实的社会
觉得看不到社会的问题
那么不关心世界了
这么讲啊
太绝对了
好像这个就除了我自己
就外面就是整个世界
你越是这么想
其实你越容易自我中心
某种意义的自我中心
你越不容易看到世界的存在
因为你已经把整个东西整个宇宙断裂
成二元就是自我与世界
但是你的外面并不马上就是这个世界
你意外
还有很多很多其他人天天在你身边
你有没有注意到他们
你的家人呢
你的朋友呢
嗯你们写字楼里面
给你们打扫倒水的阿姨呢
嗯你坐车的时候
坐公交的话那个开车的师傅呢
你去吃饭时候
给你打饭的那些服务员工呢
嗯里面的厨房呢
这都是一个又一个具体的活人
所谓的关心社会关心世界
不是马上就是去关心一个很抽象的
宏大的虚无的
竞技
几乎虚无的那样的一个社会和世界
而是这样的一些人
你看不看得到他们
你有没有体会过他们的生活
嗯那这整个过程呢
是一个在以前中国
其实以前我们中国儒家给我们的教育
就最强调就是这一点
所谓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不就是这回事吗
但是我觉得大家千万要注意
就是我个人的看法
就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并不是一个阶段完成之后
迈向另一个阶段
他固然可以这么说
但他也是一个同时发生的4种方向
什么叫同时发生呢
就是一个
到最后不能平天下的一个人呢
他的修身
也可能是没有达到最完善的境地
嗯这个话什么意思
那是否表示我每个人都要当国家主席
平天下了
那才算是修身修成圣人呢
不是这个意思
这里面讲的平天下
不一定是那种平治天下
那种天下
而是一个你到最后你的人
扩大到什么程度

儒家心目中的君子乃至于圣人是一
个自我不断突破自我中心
不断扩大他的关怀
供感他人的范围和能力
然后达到了一个极高的境界
他胸怀天下
那时候的那个天下你到了这个地步
你就你的修身也达到最完善地步
因为你突破了
你的自我的种种的界限了
但是问题是嗯
儒家里面啊讲这个天下
所谓的平天下
最后胸怀天下这个东西
也不是叫你去关心
像我刚才说那种抽象的这个
外在的世界
不是的
这个天下里面是一个一个活人的
活着的这叫苍生
这苍生不是一个抽象的两个字能代表
你要能
一个圣人能不能看到这个天下底下
这所谓的苍生之中有这么多的生灵
有这么多的人
一个一个具体的人
但同时构成一个天下
这是一种很奥妙的一个境界啊

那么说到这又可能会牵涉另一个问题
我们可以看看这位朋友叫dacy
你说呃
我有个困惑
你说你的困惑是什么呢
你说前几天结束了闷头读书的日子
整个人就困惑起来
不知道接下来的日子要以什么为目标
好像都不一样对不对
让你说要怎么过呢
因为感觉自己以后的生
活不会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后来就看一些时政热点
想说把眼界打开关心一下世界
结果更失望了
我在拥抱全球化的氛围下成长
梦想环游世界
如今才30
世界就开始变得更保守
那要怎么调整心态才能继续过下去呢
哎呀道长你能不能帮我解惑呢
啊可能有人会说我想太多
世界如何不是我
能改变难道就不过了吗
请考虑我真的觉得如果明天能去世
那将是我的解脱
是这样的daisy
这就说到万一啊你没有机会
这个呃呃呃拼天下
就像我讲的
你最多只能心里面胸怀天下
以天下之善为己善
以天下苍生之苦为己苦的话
如果是要到这样的一个情况
你像你现在这样子觉得这个时局不好
呃你年轻的时候成长的环境
很多价值观
很多世界的构成跟今天都不一样
那该怎么办
这样子吧
你看历史上其实像你我这种时代的人
处在这个状况的人太多太多
我们都能够从古文身上
学到很多东西的
你你就算是孔子啊
他都是一个觉得他以前曾经
他不一定是他经历啊
很可能只是他看回来听回来
以前有个更好的时代
他现在这个时代变得更糟了
没有什么一个时代的人啊
每一个时代人几乎都觉得
世界以后会更糟
哈哈哈这好像是个人类历史
如果能说有什么规律的话
这就是一个规律
就每一代人都觉得以后变得比
他小时候更坏更糟了
那么我但我们今天这个变得更糟
具体讲好像又还是有点道理啊
比如说特别是我们要对比一下啊
我们年轻的时候
我们小时候受过的那种教育
我们的曾经活过的那个世界
每一代人也都是这样
他都会觉得他年轻成长的时候
给他的价值观
给他的那个世界的格局
他觉得就该这样下去
但其实往往都不是
往往都会有巨变发生的
那么在这巨变发生的时候怎么办呢
这时候才是考验到你原来的价值观
跟你这个人的真实时刻
假如你小时候受教育影响
所得的那条价值观
你觉得他们是正确的
是有道理的话
那你仍然可以坚持下去
不一定要顺应一个
崭新的一代的人的想法
或者崭新的时代的氛围和走向
但是很可能你会觉得很不好过
也有可能你能够民变局势
发现以前所知道的那个世界
以前相应于这个世界的价值观
也许今天真的不适用
不止不适用
很可能他还奔来就是有问题的
那这又考验到你的这种评断
分析的能力
一种自省的能力
那么
呃总体我这么讲好像什么都没回答
但是我想说
无论如何
就如果这个世界有天真的变得非常坏
那你觉得很多事情是你不能改变的的
你只能够不好的
呃心里面很难过的活下去
至少有一点我觉得是能把握的
就是你自身的尊严
跟你的对你的相信是真的的
价值的坚持
那种尊严的保证
保护以及那种价值的坚持
可能会使得你遭遇一些现实中的责难
或者至少是心理上的不快
那么你怎么能够独善其身呢
这就是个大问题了
所谓的独善其身
我们先讲独善其这个
达则兼济天下
穷则独善其身啊
这个独善其身指的不只是我自己
关起门来啊
我赚够了钱
我我我我我现在财务自由了
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了
什么都不管不是这个独善其身是个善
他真的是个善
就你能不能够
维持你自身的价值的完整性
你能不能够继续有尊严
你你不跟随这个世界
你不跟随大家
你可能也不需要刻意给自己找麻烦
让自己受伤害
但是还能够体面
还能够尊严
这极不容易啊
这极不容易
也有一些书啊
一些小说故事啊
是有类似的情况的一种描写的
我觉得很有意思
将来我找机会介绍
哎呀你看
我又又又预告说将来要讲什么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讲的好今天呢
又水了这么长时间了
我得介绍一首音乐来结尾了
这首音乐
是一个刚刚
推出的一张
非常精彩的唱片里面的一首曲子
这张唱片呢就是哎我以前也介绍过吧
我想那就是巴赫的无伴奏
小提琴奏鸣曲与主曲的其中一首
就是他的
第2奏鸣曲当中的第4乐章快板
我为什么今天忽然想
又要介绍一个新版本的
这个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主曲呢
主要就是因为他的演奏者
是崔红霞博士
春红霞博士啊
我不知道你听不听古典音乐
听古典音乐话
又知不知道这位了不起的演奏者
他是刘德的博士
那么而且是专攻巴洛克小提琴啊
这个巴洛克小提琴
跟我们现代一代
一般人所见到的小提琴是不一样的
啊我们现在所知的小提琴
其实是从巴洛克小提琴那里
逐渐演化出来的
那巴洛克小提琴呢
是呃
外形跟我们现在看到小提琴比较像
但内里的结构不同
那么于是就导致他在声音上的表现
演奏的技法上也都不一样
呃就拿其中一点来讲好了啊
因为呃小提琴演奏啊
就整个印古典
西方古典音乐发展史上面啊
越到后来呢越需要应付这个现场演出
要应付大场面
那么别说交响乐团
乐团的编制越来越大
以前二三十人就可以搞定
现在动则接近百人
那么而在这个过程里面呢
大家对小提琴的声音的要求也变了
比如说现代小提琴
他要拉出一个非常宏
大的一个声音出来
那你在音乐厅里面坐远一点
你也才听得清楚吗
可是巴洛克小提琴的声量
就没那么宏大了
可反过来讲呢
巴洛克小提琴呢
又具备了一种很细腻的一种音色
是现代小提琴不具备
主要是在于它的泛音啊
会比较丰富
然后呢他的音色呢
没有现代小提琴那么明亮
稍微暗哑一点
因此别有一种韵味
为什么吹红霞博士要学巴洛克小提琴
而且要用巴洛克的小提琴
来演奏巴赫的曲子呢
那当然是为巴赫
就是巴洛克就会从音乐上来讲的话
他的音乐是属于巴洛克风格
那个时代的音乐
那么这种做法呢
就是在西方流行几十年所谓古月潮流
古月指的就是
在演奏巴洛克作品的时候
有没有办法尽量采用
当时巴赫在世的时候他写这些曲子
他是为当时的巴鲁克小提琴写的
他心里面想的声音
是那种小提琴的声音
所以我们应该要用那种小提琴来演奏
比较符合巴赫原因
同时当年的谱啊
跟现代谱也有分别
我有没有办法尽量用当
时的谱
而且要认知当时的谱底下的那种意思
来演奏他呢
那么这就是一种所谓的最简
初级初浅的讲法
讲古乐就是这个
那么一直到孟德尔逊中的时期呢
其实那个时候的乐器
乐队的编制
演奏的方法跟现代也都不一样
所以所谓的古乐可以是
涉及很长的时间
从文艺复兴一直到近代
都会有一种不同的古乐版本
那么在西方有很多的音乐家
很多的乐团呢
是专门从这种角度来演奏音乐
诠释音乐
那这里面也还牵涉很学就的东西啊
就是你真的要做一些音乐史上的考察
才能够做好这样的演出吗
对不对不过现在呢古月这个潮流呢
又有了新变化啊就是呃
我看到很多
直接用古乐
器或者古乐团的编制演奏当代音乐的
也有产生非常有趣的张力啊哦
那么说回吹风侠博士
他就用了一把法洛克琴的仿制的琴啊
来演奏
巴赫的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主曲
这是小提琴音乐中的旧约圣经
非常非常伟大
我以前介绍过其中一首曲子
现在又介绍那是因为那真的是
享受不尽的一个保障
天呐那么而吹红霞博士的演绎
你如果以前没怎么听过古月版本的话
我建议你听听看他的版本
呃你会发现如果你已经听过这首曲子
但是现代小提琴
你会发现真的是完全两码事
当然这里面我们要强调
这个所谓的古乐版本
并不是只有一种版本啊
因为古乐的乐谱的写法跟现代不同
诠释的空间有
时候弹性会更大
所以我们听到的其实是吹红霞博士的
他的一个演绎
那这是一个非常有趣啊
我忘了补充吹红霞博士呢
这曾经常年在非常有名的那个古月潭
就德国的佛莱堡古月潭里面
他是其中一个成员
那么现在呢在四川音乐学院任教
那么我们现在就来欣赏
这首巴赫无伴奏小提琴奏鸣曲与主
曲的第2号协奏曲里面的第四张快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