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真是不好意思啊
上星期整个节目都停下来了
呃我收到了好多好多朋友
在这里留言的慰问
谢谢你们的关心
谢谢你请放心
没错香港的疫情是很严重
我原来也以为我是中了招
结果后来发现了嘿嘿
我竟然就是普通感冒
哈哈哈
是不是太累了呢
也许吧
那么反正休息了一下现在好多了
说起来啊
本来前天的时候啊
还是前天跟昨天的时候一开始的
本来还是挺开心的
有点小开心吧
为什么呢
因为你知道我爱看足球吗
我是个球迷
我虽然最喜欢的俱乐部呢
那肯定就是阿神呐
呃矢志不渝
可是我也很喜欢西甲里面的巴萨
特别是其中一位球员
就是他梦三时代的
一位很厉害的球员
在我看球30多年的生涯中
是我见过其中一位最出色的中场大师
哈维回到巴萨执教之后
竟然一波又一波的把巴萨带回正规
那么在21号的当天凌晨看到的消息呢
就看到球赛呢
就是他们在皇马的主场以4:0击败皇马
正式宣布本来状态低迷的巴萨回来了
很开心很开心
但是我们都知道
在3月21日下午的2:38左右
东方航空的MU5735
一般从昆明到广州的航班
在广西梧州上空
师联坠会
正好啊
在我们这里有一位朋友叫响当当
您留了一段这样的话
作为民航业从业者
昨天收到最坏的消息因为职业
原因不止一次
梦到过飞机爆炸和各种场景的空难
空难发生时
我的工作便适合遇难者最后通话的人
雷达屏上吊点机主通话
不回答是最害怕发生的事情
真的非常难过
昨天在单位里看到新闻眼泪都出来了
早上下意识打开8分
习惯了在发生坏消息的时候
听道长说话
抚慰平静
祝道长安好
我们都安好
我也祝你安好
谢谢你祝我们都安好
我跟你一样
我太难过了
你知道我就是一个常常坐飞机的人
在疫情前我几乎每个星期搭两次飞机
东方航空啊
是我常做的其中一个航空公司
而昆明到广州这个班次我以前到
也做过我不肯定是不是东航的航班
反正我以前也做过
所以
这个消息一出来我就马上有很多联想
然后我当然随即就想到
那些机上的人
那132个人后来都怎么了
嗯虽然我们心里面早就打好了叔叔
但是仍然期望有那么一丁点
奇迹发生的可能
但是看到最新的消息啊
我指的是
你听到这个节目的前一天的深夜
我在做做这个节目时我得到的消息是
似乎已经能确认
机上132人已经全部遇难
意外的原因是什么呢
有几点第一呢
是我们中国民间的航空
我们中国的民航
其实一直以来啊
安全飞行记录是很不错的
这么多年都很不错
上一回发生惨重的空难已经是12年前
那么所以呢
就难怪啊
有很多种的不同的猜测不同的说法
那么这些猜测跟说法呢
就在网上的曾经
流传了大概一晚吧
那么现在好像也都不见了
那么这里面包括什么呢
包括最可怕的有人就说哎呀
这是不是人为的原因啊啊
因为马上有人就想起来
像这样子的垂直坠落
就以前呢1999年10月31日发生过
那就是埃及航空的990号
从开罗飞往洛杉矶
在美国的马赛诸塞州外面呢坠害
那么当时就是一个后备机师
在驾驶场里面的驾驶
那么是被认为
后来的调查认为他是蓄意的
要把这个飞机啊给
开到大海里面去
那么就几乎是垂直的下降
而上一次
历史上上一次是人为
刻意的让飞机失事
就要说到2015年3月24日
德国的德国之翼航空95525号航班
是一个副机师驾驶的他
那么在巴萨罗那王杜塞尔多夫的途中
让他撞向了阿尔卑斯山
的一个一个支脉

那么但是我想说
这种讲法目前都非常不可靠
因为我们根本没有任何证据
没有任何消息能够支持这种讲法
那么这时候呢如果你提出这样的讲法
你说你只是大胆的猜测
那就说明你是一个猜测
要把它说的会声会瘾好像是真的一样
要不然就是很不负责任的事情
事实上我们知道
飞机如果要垂直这样往下降
坠落下来的话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空中失控
完全失去动力
甚至是半空断裂
也可能会有一个情况
就是我们最后看到那个镜头
是以自由落体的方向
直直往下坠
落下来也是有可能的
那么于是这就碰到一个
这两天啊啊也有很多人在关心
你个问题就是报道这样的事情的时候
我们或者谈论这样的事情的时候
我们有没有一个伦理尺度呢
尤其是呃
在社交媒体上
有人曝光了一个群里面的一个通信
是一个视频号科技垂泪作者的群
这个群里面呢
有人就提出要求大家要带话题词
这话题词
包括东航客机坠毁
优质内容有可能获得扶持
比方说1
谈后论坠毁航班的航线
坠毁前是否有异常情况
此次自飞航班的机灵配置情况2
航班飞机直升机坠毁的常见原因
盘点历史上航班坠毁案例3
波音737机型的问题
与马航事故的一同点4
波音737历年空难回顾畸形解读5
事件最低原因
那么这样的一段东西啊
一个我们今天一些公众号
视频号里面的这么一个
群里面的这么一个
公布出来之后
就马上惹起很多人的反感
就觉得说都什么时候了
这个时候你还在提醒大家你要写什么
更容易获得扶持
更容易抢到眼球
你是把这件事情当成是一个
你的号增长粉丝
增加阅读量
甚至增加未来的收入的一个机会吗
这是不是很过分呢
关于这一点啊
我作为一个做媒体行业几十年的人
我必须先坦白承认
从某个角度来看啊
我们传媒
不管是传统的媒体
还是像
刚才我念的那篇文章所出自的那种
视频号公众号
其实我们在某个意义上都是嗜血的
可是这个时候既然他是个消费
我们就要考虑到呃
认识到这是个很沉重
的负担我们如果只是把
焦点放在这时候
我怎么样吸引更多眼球
我只是请注意只是这两个字啊
是要打引号的关键词
我如果只是关心
怎么样可以让更多人注意到我们的
内容怎么样可以让更多人啊
过来买单我们的给出的东西的话
那就是个很大的问题了
因为如果你只是从这个角度来看
这些灾难这些事件的话
他会把你整个报导带偏的
会把你整个分析带偏的
他会让你做出很多很古灵精怪的内容
因为这个时刻呃
我觉得你要对得起
这些灾难的受害者的最好的办法
身为一个媒体人啊
不是说有灾难发生我完全不关心
我完全不报道
否则我就在消费他们不是
而是什么
要非常尽量在你的能力范围内
尽量客观详实的去收集这些资料
去调查这些资料
然后把它交给公众
嗯这是一个你对得起公众

对得起这些灾难的遇难者的一个方法
一种态度
但假如你没有这种心
你只是想我怎么样去吸引眼球的话
你会做出些很奇怪的内容
像这两天我们都能看到那些内容
比方说有人就会这时候就开始谈啊
是不是美国的播音航空有什么问题
这是不是一个什么美国人的阴谋
那么甚至有人说
这会不会就是传说中的艾隆马斯克
他的新练计划
那么在发挥作用
在故意操控我们这个东方航空的
MV5735航班
让他坠毁
那么像这样子的一个毫无根据
瞎编的一些东西
如果你这时候讲
这样的话
你在公众号写这样的事情的时候
你就很明显的
就是在完全
没有在关注那些受难者的情况
你没有在关注这件事情的本质
在没有任何实证基础下面
就随便讲这些话
而且这些话还是
科学上都可能站不住脚的东西
这让我想起来去年郑州水灾的时候
也有人说这是一个美国的气象武器
那么哪怕是在微博号上面发
那么让自己的微博
偶尔有得到更多转发
更多的点赞
甚至更多的骂声来增加更多的讨论
我都觉得是一个很大的伦理失误
为什么这样的东西能够吸引眼球
我们知要知道在一个社会里面
某个阶段里面
我们大家都能够了
解到我们社会的集体的情绪
跟动态那
恰恰是因为这两年
我们晓得我们对世界的看法改变了
我们的世界本身也改变了
使得中国越来越多人
对于我们中国之外别的国家
带着一种怀疑
甚至对某些国家有很深的敌意
比如说美国
那么没错
美国是我们现在的最大的竞争对手
但同时在很多领域还是合作伙伴
但我们注意是竞争面
我他是我们的一个敌人
所有的东西
坏事情都要往他们身上堆呢
你如果把我们中国发生的事情
无论是水灾也好
航班坠毁也好都往他们身上带的话呢
那我这个讲法本身就打中了
我们这个时刻的一种情绪
而这种情绪后面
则是我们今天看待世界的一种认
知模式我们今天看事情
就是觉得我们要是发生
什么坏事
那都是当然是别人搞我们的原因
那比如说是美国那
所以这样的观点当然会很
得到一定程度的支持
但是好在
还是有很多保持骑马理性的人
就知道这样说法不靠谱
而这样说法我看到现在
好像也都总算被删除掉了啊
不像以往有一些很明显的阴谋论
我们还会容许他
肆意散步那这件事情没有
主要就是因为我觉得大家都知道
这是个太大的
我们国内发生的一个悲剧
我们不要随随便便的啊
做出各种没有理据的揣测啊
更不要随便的带一些啊
完全没有道理的讲法出来
那只是为了要吸引别人的目光
那这种做法是一种非常不道德的事情
可是这个报导跟讨论的道德问题啊
恐怕还比这一点更复杂
你比如说在这一次事件出来一天之内
我们就看到有些工厂像人物
做了一个很有趣的很长篇
很好
但是同时也惹起很多争论的一篇文章
嗯这篇文章主要的内容是
找到了其中一些
这班坐在这班航班上的一些的乘
客的故事
呃也找
到了一些
和这个航班上面乘客有关的人
或者和这个航班间接有关的人
然后把这些故事呢啊
编写成了一个很长篇的一个报道
那么这篇报道让很多人很感动
是因为呃本来一个飞机失事啊嗯
好像离我们很遥远
除非你像我一样总在搭飞机
否则话对我们大部分来讲
可能是比较遥远的事情
但是当你透过这样的文章
把里面的一个一个人物非常
他在做什么
他原来在期待什么
他爱的是什么
然后
在这样的短短的3分钟的直降之下
这一切都被中断了
透过这样的描写
我们可以感觉到
这些人离我们多么的近
他甚至很像我们
或者干脆说他就是另一个版本的我们
那你一下子就会有产生
很强烈的共情感
对这件事情
那么可是这篇报道也惹起了一些批评
就被认为他也是一个呃消费
也是一个在拿呃人血粘馒头
这是为什么呢
啊有一些评论啊
就指出这里面包括几点问题
第一个问题呢
就是这班航班上的乘客或者机组人员
让我们假设他们现在已经遇难了
这些遇难者的名字是不是应该啊
被是一个属于一个隐私被保护起来呢

他们的名字如果真的要写他们的话
是不是能够给他用一个化名呢
否则这就是对使者的不尊重
这是一点
第2.是什么呢
是认为在这个时刻
你去采访这些遇难者的朋友
他们的啊同事
或者他们身边的人
他们本身因为自己身边的人遇难
或者可能遭遇不幸
已经有很大的伤害这时候你还采访他
是不是落井下石
二次伤害呢
呃有很多这样的讨论
但是我想说这些讨论嗯
在我看来恐怕只是似是而非
为什么呢
呃有几点第一
我们要了解啊
我们通常报导一个不好的事情
一个负面所谓所谓我不太喜欢这个词
但是今天姑且让我用一下
所谓的负面新闻的时候
中间的涉事的人员啊
我们在谈他们的时候
我们该不该直扬其名
或者该给他一个化名呢
关于这一点
在传媒行业里面啊
其实当然有很多的争论
但大致上还是有一些共识的
这个共识包括什么呢就包括了比如说
假如我们今天报道这个事件
牵涉一个罪案
那这个犯罪嫌疑人
如果他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的话啊
比如说被逮捕的话
那这时候我们可能
是不能够报他的全名
那么可能就给他一个姓
然后后面一个某某嗯
又或者说
我们报导的事件牵涉到精神病患
考虑到这是一种疾病
而不这是一个有病的人啊
那如果他做了什么事情
或者跟他相关的事情
我们出于保护弱者
保护一个患病的人的角度
我们也不能够公开他的名字
以免他将来在社会上面呢
遇到更大的歧视
又比如说有一些凶案
或者是案件里面的被害的人
或者被伤害的被偷被抢被什么也好
我们这时候也要保护他们的名字
那尤其是啊凶杀案的使者
因为我们这时候
真的是不能够允许给他的家属带来
二次伤害
但是至于像这样的意外
事故当中的这些人民啊
恐怕不一定是那么简单了
因为我们完全可以反过来讲啊
那么恰恰是这些人作为一个我
作为我们人类的成员的一份子
作为我们的同胞啊
他遇到不幸的事情
我们可能反而需要知道他的名字
那么这对第一他满足某种公众利益
因为或许我会发现
我认识的一个人在上面也不一
定啊简单的讲可能是这样
我们可能有很多我们认识的人
是在这件事情当中
那这是需要让我们知道
因为这这跟我们就留利益相关
那么二来呢
则是因为这些人本身
他这么无辜的死了
我们如果不知道他们名字
我们就忘记了他们
假设和不在世界上存在的话
也是一个对他们不好的事情
所以关于你什么样的人的名字可以讲
什么样的名字不讲
这一点其实是不能一概而论的啊
你不能说凡是新闻事件中的灾难坏事
负面新闻的人物
我们都不该说他的名字
这是不对的啊
除非啊当然也有些例外
有些我说的一些的犯罪案件里面
如果有一些人物的名字
我们说哪怕是犯罪嫌疑人
我们一般也不公告他的名字啊
一般来讲是啊
但也有例外
例外在哪呢
就假如涉事者是一个政府人员
是一个官员
如果他在利用他官员的职位
或者官员的身份犯罪
犯错比如说贪污腐败
我们也还是可以报道他的全名的
为什么呢
因为他利用了或者他盘踞了一个
公共资源所赋予的位置
那这个事情
是跟我们每一个人相关的事情
嗯 OK
再来我们去说
你采访跟他相关的人
会不会对这些人带来更大的伤害
这一点啊也很难讲
有的人会认为呢
事实上是这些人他可能很想说
他甚至会认为
把这些事情再拿出来说之后
他会得到一个发泄的渠道
他会觉得他的痛苦有人跟他分享
有人注意
那么更重要就是
其实在新闻伦理里面
我们对于这种事情
也是有一些传统的形成的规则的
或者是规范的
那就是什么呢
假如今天我遇到了一个
这样的一个灾难
我查到了其中一位遇难者的名字
那么我打电话去问了
我作为一个记者或者传媒
我打电话找他的家人来聊
看他们的反应跟感觉
假如我是在当局的调查公布之前
在当局通知他家属之前
我因为得到消息
我先一步找到他家人的话
这就是不对的了
为什么呢
因为这不是我的权利
我没有这个资格做这件事情
正式通知他的
遇难者家属的责任和权利
在于调查当局
而不在于记者
如果记者这时候做这样的事情的话
这就是那个所谓的deaf knock
这就是我会啊
变成我是把那个坏消息带来的乌鸦
那么这个人可能会在我面前会崩溃
我完全没有任何的程序和准备
来面对这样的情况
这是一个违反我们一般认为的伦理
采访伦理的一个采访规范的一个事情
但是假如说呃
我现在很确定这个遇难者的家属
他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从官方渠道里面
从正式渠道里面知道这个消息
我就可以反问他
只不过就是他愿不愿意被我访问
那就是另一回事
假如他拒绝我的采访
我就不能够再采访
假如他拒绝我的采访
我也不能够把他
对我的拒绝的过程中说的一些话
把他给报导出来
也就是说
这时候我们仍然要尊重
这些遇难者家属的权利
哪怕是他们
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家里面有人出事了
我也可以去找他了
但是他可以告诉我说他不接受我采访
任何人都有权拒绝任何一个采访
更何况是这个情况
而且你要注意啊
这种规定啊
是只限于这个遇难者的家人
而不限于就是说如果你是采访的是啊
假如今天我采访他的同事
或者他的朋友
而这个同事和朋友他可能跟这个
因为他不是他的亲属不是他直系家属
他自然不会得到官方给他的通报
或者正式渠道给他联络
除非他的紧急联系人是他啊
遇难者紧急联系人是他
否则他不会得到任何来自官方的消息
那么也就是说
很有可能会发生这样情况
就是当我记者在找他之前
找这个遇难者的
朋友或者同事或者同学之前
他是不知道的
我这时候跟他讲他才晓得
那么在这个情况底下
呃又有没有问题呢
一般在传媒的伦理规范里面
是没有问题的
因为这个definite
只限于就是针对家属而言
那么你当然还可以追问这是为什么
那么这我只能告诉你
这是一个长年以来
不只是西方不只是别的国家
也在我们国家之内
形成的一套的采访规范
这是我们大学
专业里面都会教的一些东西
而这种规范之所以形成了
有一些是历史上常年实
践的经验的总结
也有一些呢
则是追求一个媒体上的一种平衡
就是怎么样尽最大的努力去
让公众知情
但是同时又保障最必要的
相关的人的隐私
和照顾他们的感受
这两者之间的矛盾啊
是我们在常年的媒体实践经验中
总结出一些刚才所说的这样的规范
去让他定下来的
那么其实说到人物这个报道
我倒觉得
他们是做的还很不错的一个报道啊
那这篇报道
呃我不认为有太大伦理问题
反而真正大家应该最盯住的
不是这篇报导或者这些文章
而是什么呢
而是一些像我刚才说的一些毫无根据
呃这时候就大胆做出的揣测
比如说这班航班是不是有人故意的
让这个呃要把它驾驶成这个样子
让他坠毁
又比如说有人这个猜测
这个事情是不是跟美国人的阴谋有关
再比如说
也有人认为这个事情啊
就马上推算出来
会不会是我们国内航空业
经过疫情这么两3年来的不景气
使得很多的成本被压缩了呢
那么这方面呢
其实这个讲法
好像到现在也都被删除掉
主要就是我们现在知道东方航空呢
在2021年他付出的维修成本啊
其实比起2019年还增加了12%
那么这个说法
肯定本身也是站不住脚的
那么
当然更离谱啊
则是一些
非传媒报道的一些的其他的行
民间行为
比如说有一些房地产公司
这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拿这件事情来
当成一个呃
背景宣传
用来宣传自己要卖的东西
居然是个房地产
这让我很难理解是
是为了什么
那么像这样的事情
就才是在我看来是直接的在消费
直接的在吃人血馒头
因为他跟报导无关
他跟公众利益无
关这个公众利益
甚至与跟我们人
我们对这件事的共情的唤起也无关
他纯粹就是希望拿出一个社会热点
来增加自己的生意
但是这时候
假如说我们有些评论和分析
我们是
绕着这件事的边界之外来展开讨论
那么唤醒大家对某些问题的注意
那倒是没有问题的
因为你不是直接
牵涉到这件事情里面的遇难者
不是在一个还没有根据的情况下
没有更多的调查事实基础的情况下
去揣测这件事情发生的原因
而只是一般而言的
来讨论一些跟空难相关的问题
就不是问题了
比方说我举个例子
我们可以很可以去关心
飞行员他们的工作的压力的情况
体制内的一些的部门也是如此
别说我们现在面对的疫情啊
在疫情防控里面做检测的
做微风的
做各种工作人员
他们就是这种责任非常大
但是权力很小
他们是出事要受重罚
没事就没什么事的这种状态
那么在这种状态底下
你要我们要同情的去理解他的情绪
他的感受
那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
那么刚刚说到飞行员被论啊
你可能是第一次听这个名词
你就发现啊
原来围绕的人类的飞行
我们已经有各种各样的研究
这是当然的
因为这是个非常大的一个行业
非常大的一个产业
非常大的一个领域
那么事实上关于交通安全问题
甚至是那么特定的关于飞行的
呃甚至是空难这件事情
都是有很多专门的学者在研究的
那么这个研究是分很多领域的
除了非常工程性的之外
甚至人文社会科学
也有人在做这些研究
那么比如说我举个例子啊
今天的美国纽约的哥伦比亚大学
哥大有一个很有名的社会学教授
叫做dan wahan 啊
南方肯呢是一个很重要的当事
最有名的社会学家之一
他的成名作恰恰就是研究空难
那是一本1997年出版的书
那这个空难呢就是个很夸张的空难
讲的就是1986年美国的航天飞机
挑战者号
在升空73秒之后解体的这件事情
他针对这件事情做了九年多的研究
那么为什么一个社会学家
会研究这个呢
是这样的
这背后有个背景
你知道我们现在做管理学的人
做社会学的人
做经济学都会常常针对组织
人类的组织现象做很多研究
而组织里面常常会发生很多问题
很多错误
那些组织里面的错误
这个组织可能是个经济组织
可能是个政府组织什么组织也好
这个组织里面发生一些错误
是怎么发生的呢
是怎么来的呢
你比如说工厂也是一个组织吗
那么最早
其实这种研究很多时候就跟工业有关
特别是工业安全里面的失误
有一个做美国研究工业安全问
题的一个先驱啊
叫做herbert villain henrish
我们一般叫海恩
那么他就有一个讲法非常有名
叫说海恩法则
海恩法则是个他在1931年的一个研究
提出来一个讲法啊
他当时呢就做了美国的工业意外
工业中出现的问题
工厂中出现了一些伤害
做一些系统的调
查研究就发现呢
这些职业伤害
每一次非常重大的事故的背后
都有29次亲为事故
而要是发生了表29次轻微事故的话
那又该怎么看呢
每一次轻微事故的背后都有300次失误
那这个法则我们抽象来看
就是如果我们今天看到了一个很重
大的一个
呃职业伤害
甚至我们在扩展而言
一个组织上的一个问题的话
那这个问题
等到我们发现重大问题的背后
其实早就有一连串的问题在了
所以为什么针对一个空难的调查
对我们很有帮助
对我们大部分人
那是因为这个空难中一个重大事故
他能这么发生
其实已经说明背后有别的问题了
那这些问题铁除掉基建的问题之外
也可能是组织的问题
如果是组织包括管理等等的问题
那可能背后有一连串的小问题
但问题是些小问题
常常又会被我们忽略
这是为什么呢
这就是说回我刚才讲的答案
网很
他的呃研究就指出一个现象很有意思
他说的是什么呢
就所谓的偏
他那个基础的概念像偏差的正常化
什么叫偏差的正常化呢
就用刚才我说的
1986年挑战者号的那个试试
事件来做例子
他就发现了当时他之所以爆炸
是因为他密封连接火箭发射引擎末端
有一个橡皮环
一个o型的橡皮环他破损了
其实在发射之前
就已经有很多人在讨论有问题
在当时美国的拉萨就有人在担心
佛罗里达虽然是美国一个比较温暖的
阳光充沛的一个州
可是在一月份的时候
呃佛罗里达也还是冷的
那么这个欧循环
能不能撑得住这种寒冷的天气呢
其实当时就很多工程师是很怀疑的
可是任务还是照常进行
结果挑战损耗爆炸
造成了7名宇航员上升
然后呢 wang狠就发现啊
在前几年
9次的这个航天飞机发射里面
其实有7次这个欧循环都出过问题
那么那我现在问题来了
就这些问题既然都出现过
那为什么大家仍然觉得
这个航天飞机可以照样发射
而不理会这个问题呢
他就提出一个观点
就是所谓的呃
非常偏差的正常化
就这个o型环的问题就是一个偏差
但是问题是这个偏差被大家忽略了
或者说是被大家误解了
甚至可以说是被大家接受了
就觉得这个事情是可以接受的
那为什么这种违背常规的事情
是能够被接受呢
证明就牵涉到一种对风险的看法
就是说在一个组织里面啊
你可能会发现有些时候
一些比较敏感的人
特别是新人进入一个公司
进入一个单位工作
可能会很敏感
注意到哎
我们有些常做的事情
一些我们觉得没什么问题的东西
其实是有很大问题的
难道大家没看到吗
然后他跟一些老油条
跟一些老同事聊起来
其实发现可能大家都觉得这是个问题
这有可能是个问题
那为什么大家不管他呢
那就是因为这个问题虽然存在
但没出大事
他于是呢
一直没出大事
这位很敏感的新人
当他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
人家有经验的老人
就会带着一个老人员的一个态度
跟他说哎呀你放心
没事的我们通常都是这么干的
从来没出过事情
也就是说在这个情况下
我们把某种的违背常轨的东西
把一个偏差的事情
把一个为小的失误
当成是一种这个组织健康运作过程中
可以接受的一个偏差
因为他通常不会带来什么严重的后果
呃甚至不会带来任何后果
于是我们就觉得他其实是正常的
你偶尔有这种错误是很正常的
然后大家久而久之就接受了这种问题
这个叫做normalization of deviance
就我们接受他了
这个事情是正常的
那么终于等到啊
他要出大错为止
这是一个很常见的一个情况
哎呀我好像扯的太远了
我我事实上我是今天啊
我看到这个看理想的工号
发了一篇文章
我才发现原来8分这个节目
在好几年前
也讲过一些空难的相关的事情对
所以我我今天呢
也没有什么载客多说的
就就瞎扯了
到最后越谈越远了
那么在这个时刻呢我只能够
啊向
所有这件事情可能的遇难者
的相关的家属朋友啊
不管你听到没听到也好
我只能够在这里慰问你
祝你平安
嗯心神自在
嗯对节哀
那么现在
我想来回应一下一些朋友给我的留言
啊有一位朋友的留言很有意思
叫做熊SUNG
你说这是一个难眠之夜
想说一些话
想来想去啊
只好借这里来讨论
你说
我身处某个抗击疫情热火朝天的城市
毫无预兆的风区
是家常便饭
而我所在的区域病例非常少有
却封锁了大半个月时间
没有一个人能够回答依据和原因
上下所有人都说等通知
因为这块地方
有很多外来务工者和小店老板
封村关店手停口停
在这个依旧充满谜团的夜晚
一些人就发出了希望解封
还得吃饭的喊声
事情很快
被依靠网络交流的这一代年轻人知道
让我心寒的是
绝大多数人都在谴责那些人的愚蠢
说闹有什么好处
为什么不再忍一忍
为什么自己没钱了不知道借
反而来找政府
轻飘飘的建议
为什么不打政府公开电话
接着有人竟然说
那些惹事的人挡住他拿外卖了
而一个温和反驳
只是希望大家注意那些难处的网友
差点被踢出群聊
而这一个发型的倡议者
竟然是一个之前非常热心的志愿者
这一切真的太过魔幻
我看的手在发抖
不敢相信都是住在同一片天空下
没什么钱
租着房子打工的年轻人
他们竟可以那么漠视别人的苦难
看不见也无法理解
世界上真有人会被逼到不体面
甚至危险的境地
自信自己高人一顶一等
以为轻松居家办公
就是需要付出的全部代价
而最难过的是他们不是怪物
他们是我附近真实存在的人
想到和他们共同生活在一个城市
一个社区
我的心情就充斥着不安
我甚至不知道
这样的问题应该向谁寻求答案
心理医生
作家哲学家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纳如此分裂的事件
啊算我想告诉你
这就是我们的世界
你只能这样子接受
而我们在两年多前
疫情刚刚正在爆发的时候
我们的时候做了一个月的免费节目
我们就已经提过
大家都要居家办公的时刻
就当疫情在全球都开始蔓延开来
很多人被LOW当要在家里面办公嗯
这时候
你看到我们整个世界的阶级问题了
嗯通常在疫情底下啊
在这样一场大瘟疫底下
能够居家办公的
其实恰恰是生活不错的人
你居家办公
生活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啊
你不会手停口停
然后你在家里面呢
你也呃减少了被感染的机会
获得了生命跟健康的保障
但不在这个时候谁最危险
谁最辛苦呢
那恰恰就是你说的这一些人
而且很有可能
这里面有些是要做清洁的人
是要负责我们的城市
负责我们的社会最基本的运转的人
整个城市的人里面
有很多人可以居家办公
这些人不能
否则是每天谁在倒垃圾
每天谁在维持我们城市的交通
维持我们的自来水打开有水
我们洗手间冲厕所东西下得去
谁能够保证我们每天还能吃得到饭
在家里面点外卖能够有人送上门
那么做饭这些菜跟材料又从哪里来
正正是这些人
这些人是最不能停下来的人
这些人是最容易被铺路
在瘟疫的感染的危机之下的人
然后他们也很可能是收入比较低的人
很可能就是手停会口停的人
但是在家里面的
呃就像你说的那些人
他们舒服久了他们自然会忘记他
而你觉得一个很热心的志愿者
怎么会认为应啊
要把一个
只是希望大家关注一下这些人的难处
你说这些
也有人可能跟我想法很像
而提出哎这些人很困难
虽然这时候啊他们被围封起来啊
是要满足国家的政策要求
是要维护我们大多数人的健康啊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但是我们还是不是能同情他们
或者帮他们想想办法
如果有人这么提出
而居然有人说这种
你同情这些人就该被踢出你们的群
而提出这个讲法
说这个话人还是很热心的志愿者
这一点我也想告诉你他并不魔幻哼
也不魔幻
为什么呢
我今天认识一些人是这样的
他很热心的
在这种情况下
政府号召他会出来做志愿者啊
他觉得他在做一个满足国家跟集体要
求的事情
但其实
所谓志愿者我们传统的理解是这样的
就是我们是一位非常关
心那些条件不如我的人
非常关心我的同胞
或尤其是同胞中的弱者的人
我们愿意出来做一些事情帮助大家
帮忙他们
那么但是
这是一个过去的一个最根本传统理解
但是现在也有一种情况
就我们来当志愿者
并不是因为我心里面常
惦记着有很多人需要帮忙
而是因为这是响应某种集体的号召
我觉得我做了一件符合
主流定义下的正义的事情
我很热火我很红
是这样的一种
在我在很正确的一个立场上
只是为了这个
他并不一定会注意到
你说的那些弱者的
所以您刚才说
这好像很矛盾很魔幻吗
其实不矛盾
因为他可能从来没注意过他们
这有可能是这样啊
也许是我错了
另外呢还有几位朋友提到
就是关于美国在格鲁吉亚
和乌克兰的生物实验室的事情
那么觉得看起来非常的难过
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呢
关于这一点啊
其实别人就又要说回最近乌克兰事情
其实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好再说
主要是不是因为没话可说
而当然还有太多话可说
而是因为有太多情况下
我觉得对于这个事件
我们大家的获取信息的来源不一样
那么因此得到的认知不一样
那么呃
我没办法每天在这里逐一澄清
各种的消息
你别说这个消息啊
我们国内媒体的报道
只是完全基于俄罗斯媒体的报道
而俄罗斯媒体的相关的报道
我当时也之前也说过
在这时候战争期间
他们的报导是否完全可信
我觉得是要有个保留的
2来呢就是我们要注意到
这些生物实验室做的是什么样的实验
什么样的生物研究
它本身能不能够立刻转
化为一种生物武器
或者生化武器
呃这是两种完全不同性质的东西
哪怕是对流行病毒的研究
那么我们就知道
不是说
任何一个研究流行病毒的一个实验室
就都准备在干生化武器的
那么二来就是为什么是在乌克兰
格鲁吉啊这些地方
会有美国支持这些生物实验室
那其实原因也很简单
不过我也不多讲了
就是你可以去看一下我们国内一些
科学公众号有人就指出
有行内的真的做这门研究人就说过
这主要牵涉到欧雅大陆的大草原部分
本来历史上
传统上就是各种的流行瘟疫
会容易发生的地方
那么在这些地方研究这相关的问题
是很常见的
这几个地方有很多这样的实验室
而美国在这方面投入的资源
在目前全世界来讲是最多的
那么他们在全球各地
都展开过这种科研项目
包甚至包括我们中国的合作
那所以呀大概就是这样
但我也不多没法多讲了
那所以我觉得
我们要看所有这些消息时候
我们要搞清楚这消息是哪来的
这个消息他说的是这么说
我们怎么样去认识里面那些细节
那就比如说有位朋友叫呃
留着手机号码的名字叫155
四颗星尾号6672你说说说假新闻的事吧
我们怎么辨别假新闻
特别在这样的世界里
那简直是太难了我跟你讲呃
最近战争里面两方都有很多假新闻
假消息
那么今天有的假消息已经假到
因为我们知道现在AI
的这个人工智能的处理啊
能够照出高仿真的视频画面啊
有一些人脸镜头
比如说我们看到
乌克兰中的哲联四季的一些
讲话等等
那有的就是这有一有一个
甚至有一个很流传很广的一个视频
也都是假的
因为那个人脸是虚构的
是AI绘图的结果
另外还有一点啊
就是我们要注意的是新闻来源
就比如说像
如果一个消息只在乌克兰方面看到
或者只在俄罗
斯里面看到我都会先打个问号
我要等待有没有第三方的报道
有没有其他的媒体的报道
那么而且还要看那些媒体本身
历史上是否可信度比较高
这也很重要
那么在栏里有一种啊
就是我们很容易先入为主的
带这个印象来看一个事情
没有前阵子不是有一个乌克兰的一个

马里普尔的一个城市里面有一个呃
医院爆炸了
这个医院是一个母婴医院
那么当时
呃呃俄罗斯方面就说这是假的
这是有演戏的
因为看到里面有一个受伤的孕妇
其实是乌克兰一个很红的网红
美妆博主
一个时尚博主
那我们看到这个小酒啊
你看这个是找一个美妆网红
呃去当演员
扮演一个受伤的孕妇
像这种消息
我们就是因为先入为主
觉得你先看看这个逻辑
是啊他既然是个美妆博主
那么他平常都在演美妆
那这时候怎么会是个孕妇呢
但你再想看这不是不矛盾的
没人规定一个美妆博主不能怀孕
我还为了这个世界
特别去找到那个美妆博主的
埃及啊就instagram来看
然后就发现那个instagram上面呢
他真的是个美妆博主没错
但是后面最近几个月
他都在登的都是他大肚子的照片
他就住在那个城市
他也就是他后来真的是个孕妇
所以说美妆博主也能是孕妇
所以他很有可能
就真的是在那个医院里面
又遇到一些事情
这你说怎么辨别呢
我觉得
只能依靠我们最基本的一些的东西
啊就首先我们要可能有一些媒体
不是什么媒体
传统媒体讲的话都能相信
但是我们相对可以比较相信一些
历史上证明比较靠谱一些媒体
再来呢就是我们要注意自己的大脑
要有些基本的逻辑
要有常识来判断
要懂得怀疑
最重要就是要慢一点
呃新闻都很快来的很快
我每天都会被讯息轰炸
我们怎么样学懂慢下来看这些新闻
不要一看一个新闻看一个消息
就立刻觉得这是真的
或者又或者说由于他不符合
我的一个习惯的倾向或者立场
我就立刻觉得他必然是假消息
或者是一个虚构的东西
我们要慢
我们要懂得怀疑
包括怀疑我自己
怀疑我们自己的立场
好还有个朋友叫vk啊来点开心的事情
太好了我很需要
你说我终于结婚了
跟道长有什么关系呢
因为我对象跟道长长得像哈哈哈哈
哎呀天呐
通常呢
遇到这种情况我会告诉你你太不幸了
你对象居然跟我长得像
但是我不能这么讲对不对
我要恭喜你
不是因为他长得跟我像啊
你说是因为气质有点相似
今天拍结婚证照的时候
他还试了一下原框眼镜
问我像不像梁文刀
其实我们经常吃饭看原作派
开车听8分
算起来他比道长还大一岁
男生要想中年不油腻多读书
好脾气最好绅士一点勤快收拾自己
哈哈这个结论下的我们相识不是
一位道长会看理想
但我见他的第一面
脑海里面就闪过两万-3次
生活里看理想成了我们生活背景音
感谢道长也感谢命运
我所喜欢的恰好都能陪伴
OK那另外还有个朋友
麝香葡萄嗯好东西啊麝香葡萄你说
第一次给8分
留言
今天偶然间看了你99年做节目的视频
当时那期节目你
啊身穿一身的黑色老棉袄
两只白色袖子挽起看着特别乡土老城
有点像乡村演员那种衣服的感觉
当时你特别年轻
只有29岁但穿的特别老成
反观你现在年纪大了反而穿的很时尚
想了解一下你的心境
你为什么喜欢年轻的时候
打扮的那么老成
是不是在文化圈打扮的老成
会让自己比较有优势吗哈哈哈很简单
因为那时候比较穷吗
哈哈哈
我现在当然也不不有钱了
但是比那时候宽裕一点
再说说真的更重要原因
我觉得是这样你们看那些人啊
老了之后就反而穿的很花俏
我现在就是这个状态哈哈哈
什么意思呢
就年纪越大你觉得自己好像
越有信心了
越有自信你看很多老人啊
就穿的粉粉的那种感觉
我们这个老来搞这个号干嘛
其实就是因为
他一辈子都觉得要符合
跟别的人不要太突出自己
可能在衣着上要跟
呃身边某种大家认定的一个规范者
但是到了后来他还是有自信
但这个自信还有更深的一层
就是当你年纪大了
啊你开始知道自己要什么
开始知道自己
我们以前常说吗
一个男人就是40岁之后的样子啊
意思就是指的是他有
但我觉得不只是男人
女人也是
你对自己的把握呃你对自己的状
态有多么的舒适是跟这个相关
就你年龄越大你越自在
你越知道自己要什么
你越知道自己想怎么样
而且你也越来可能是在包含一点
不在乎呃在在乎与不在乎之间
不在乎人家看法
但是在乎自己的感受
中间要找到一个平衡
所谓得体的一个平衡
大概就是这样吧OK
有位朋友叫暗香疏影
说想问一下如果被人骂你书呆子
你怎么回应和思考这个问题
我就谢谢你
哈哈哈
没什么我要怎么回应呢你说
哎我也不知道怎么思考
因为这要看脉络看背景对不对
在什么样的背景下来骂你是书呆子
呃说不定的不是骂是称赞呢对不对
我我我觉得这完全不能一概而论的
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
但是一般我觉得好好好OK谢谢谢谢
哈哈不就算了吗
还能怎么样
OK有一位朋友叫做
kiluawan是不是我们念错kiluawan
你说道长我是替你节目打的
之前也在8分底下跟听有各种瞎聊
但这次有个小心愿不知您是否能实现
我去年给我爸
买了看理想
上杨兆老师的节目作为生日礼物
他和我妈从此入坑尤其喜欢8分
你在我爸的睡眠
音频中已经取代了郭德
纲的地位
天呐这怎么能呢
犯法呀今年他的生日又要到了
如果有幸你能看到这条评论
能否祝台生生日快乐
我一定马上冲个会员报答你
我觉得自己跟父母有精神上共同爱好
很幸运谢谢你谢谢你的父亲母亲
呃我不知道现在这是不是已经太晚了
我这时候
才才念您的留言又隔了一个礼拜
但我还是要祝令尊生日快乐
那么今天最后啊啊说回来
我还是想献上一首音乐
给这次东航MU5735航班上面的所有的人
这132人以及他们身边的人
你听到也好没办法听到也好
这都是我希望能够给到的一个安慰
这首曲子
就是巴赫一首非常有名的慎用曲啊
叫做如果翻译成中文的话
就是耶稣基督我仰望你
当然这是一个宗教意味
但是我们知道在那个年代都是这样的
而这首曲子的编号是bwv 639
就是他的作品的639号
我是这个曲子啊是有好多不同的版本
有清唱的版本配上词
有大提琴改编版本像马悠悠版本
有钢琴家的版本有管风琴家的版本
还有交响乐配乐化的版本
但我今天挑来的呢
这是一个大钢琴家
自己又改变过的一个版本
这个大钢琴威廉很普夫威航CAMP
他是上世纪
德国最重要的大钢琴家之一
尤其擅长
德国传统的古典派以及浪漫派的音乐
嗯他的风格很特别啊
就是你会听起来觉得他好像是很传统
很老派很跟谱子演奏
但是其实你会发现
他完全有一套自己很弹性的东西
在速度上面节奏上面
他有种独特的韵味
要形容他
你可以形容他的气质是一个呃呃
又像学者又像诗人
他的演奏的那种情感嗯
你真的能够
感觉到巴赫这首曲子令人感动
以及
带来安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