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克西斯大人从我的房间离开后,侍女长格蕾丝和我的私人侍女莱卡就进来了。

侍女长端庄凝重,稍微有点压抑,不过蕾卡小姐年纪相近,带着亲切的笑容打招呼,让我松了一口气。

‘如果有什么事情你觉得不方便与侍从长讨论,请告诉我。’

在侍女长似乎是在为我着想。

‘是的! 如果你有什么话不方便说,或者不方便对盛气凌人的女仆长说,请告诉我莱卡!’

‘莱卡!’

对于目瞪口呆的侍女长也毫不畏惧的开玩笑,伸出红色的舌头耸耸肩的莱卡看起来是个很有胆量的人物。

还好跟着我的人是莱卡!

‘莱卡。 非常感谢您的建议。 我会这样做的。’

‘夫人…’

侍女长一瞬间眉头紧锁,但和莱卡小姐面对面笑时,侍女长露出了苦笑。

如果有这些人在我身边的话一定没问题。我在这里一定能做得很好。 我是这么想的。

–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

换上室内服装后,等待我的是与死神大人的第一餐。

不知道是不是心情不好,我看到他等着,身上带着不应该从后面看到的黑雾。

他也许是因长途跋涉而感到疲惫不堪吧…

我想转身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

‘是否可以在的房间里吃饭?’

‘…你不能这样做。 我将尽我所能服侍您的。’

‘——’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我鼓起勇气,叫了一声亚历克西斯,他站起来向我打招呼,但他的表情很难看。

我不知道我是否会犯错,让这成为我的最后一顿晚餐,但我今晚要尽可能地吃好。

我就这么决定了,我把椅子拉了过来。

‘今天辛苦了。’

‘哈,是的。亚历克西斯大人也辛苦了。‘

我以为在食物到来之前会保持沉默,但是亚历克西斯大人竟然开了口。

虽然只是寒暄的语言,但没有比沉默更可怕的空间了,我很感激。

现在的亚历克西斯大人也传达出了笨拙却又顾虑的心情。

我也决定努力继续对话。

’萨瑟兰斯边界附近有山,但它也面临着大海吧?‘

’当我在这里登上这边土地时,我觉得我闻到了混杂着树木的海水的气味。‘

’哦,这里和内陆不同,可以采到的食材和捕捞到的海产品的新鲜程度也不同。‘

’我明白了。 我真的很期待这些食物。‘

随着谈话的继续,一连串看起来很美味的菜肴被端上了桌。

’饮食方式可能与内陆地区不同,但请习惯。‘

他一定是看出了我的惊讶。 亚历克西斯说。

‘是吗? 啊,是的。 当然了,当然了。 谢谢你的关心’。

对我来说,心里也觉得有些菜式很奇怪。

但看到它们充满活力的外观,色彩斑斓且令人赏心悦目,真是令人兴奋啊!

亚历克西斯先生说着他对天堂和生命的祝福的感激之情,以及对帮助他上桌的人的感激之情。这应该是帕斯图尔家的餐前祷告。

这些对人的感谢和对生命真挚的话语让我惊讶不已,于是我学着他的模样,内心惊讶于他对人和对生命的感激之情的真诚,这与死神卿的刻板印象是如此不同。

终于,用餐开始。

虽然菜是一次上齐的,但从礼节上来说还是应该从开胃菜开始,于是看了看亚历克西斯,他还在吃主菜,开胃菜没有动过。

在快速吃了一点开胃菜后,我伸手去拿主菜,以免它变冷。

我想知道它是什么鱼。 它是否适合我的口味? 我谨慎地咬了一口。

“哦!”

它很美味! 好吃得直哆嗦,停下手来瞠目结舌的看着它。

然后亚历克西斯注意到了,并低声问道:

“这不合你的口味吗?也许味道与内陆不同。 如果对你不喜欢,下次会做些改变。‘

’–喂。 把厨师的头砍了!‘ 接着我脑海中出现这样的一幕。

于是我用力抬起头:

’不,不!非常非常好吃很好吃,好吃得让人感动!‘

’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我知道他是一个可怕的人,毕竟,他的手中有绝对的生杀大权……

’是这样吗?‘

“是的,是的!请不要砍掉厨师的头!’

‘斩首?哦,我知道了。’

亚历克西斯嘟囔着:‘内陆地区相当激进啊。’

小声得我几乎听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