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我通常做节目呢
都是大半夜快天亮的时候做
那个时候呢外面环境又特别安静了
但今天很不巧
我是白天做节目
所以你现在可能会听到
我家外面的路面上有这个施工的工程
隐隐约约传来一些嗯的声音啊
那很抱歉请你原谅这种声音的骚扰
我们言归正传
说回我上星期
讲了一半还没讲完的一个话题
这个话题呢
就是在今年的7月26号去世的
盖雅致富詹姆斯洛夫洛克
他的盖雅理论或者盖雅假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在上一集节目呢
我大约介绍了
詹姆斯洛夫洛克他的生平
他的一些大致的想法的形成
这位103岁刚刚去世的长者
可以说已经改变了
我们整整两个世代的人
对于人跟自然和地球环境的看法
他的盖雅理论呢
当然后来我们也晓得有很多的争论
在科学上面呢不一定完全站得住脚
可是他提出的想法却非常有趣
非常能够刺激所有人的灵感
那么包括学术界里面因为他的影响
产生了地球系统科学这门学问
那么同时呢
他的想法也引
发了各种各样的环境
保护运动的新方向
除此之外呢
在人文社会科学他的影响力也非常大
特别是在近年一些
你我不小你没听过一个名词叫sts
就是science tendongo这颜色
cit科学技术与社会
这是一个最近30年相当走红的一门跨
领域的学科
那么大体上讲呢
那就是我们以前都会觉得自然科学
那就是科学家做的事
那社会学人类学
这就是人文社科学者做的事对不对

我们从中学开始就把科目分成文科
理科吗
这两者好像老死之间不相往来
但是
在最近30年新起的sts这个领域里面呢
啊却有许多哲学家人类学家
社会学家经济学家政治学家
一起来探讨科学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学到底如何产生
科学里面的发现
到底他的过程是怎么样的
以及科学和社会
政治甚至经济之间的关联
这门领域
我知道传统的自然科学学者
是对他们是有
很多意见的啊
但是无可否认
他的影响力已经越来越大
在这里头呢
有一位是过去30年来特别有影响力的
我也常常读他的书呃
虽然不一定完全能够认同他的看法
但是我觉得他的讲法
常常能够给我们很多新的思路
那我说的呢就是法国的思想家
布鲁诺拉图尔runola tour
那我以前好像也在节目里面提过他
是不是那么这位学者啊很有意思
他原来呢是做人类学的
可是后来呢
他忽然想到人类学
你看人类学家要做调查
去哪调查呢
可能去田野考察吗
我们说田野考察
传统上田野考察就是到一些
比如说少数民族啊
或者到第三世界啊
看一下一些传统
仍然保留部落生活方式的地方啊
那后来呢当然扩展了
我们知道现当代人类学
已经没有什么地方不能做他们的田野
从工厂办公室到城市
甚至电影产业都可以
而布鲁诺拉图尔
作为一个人类学者出身的学者
他的田野考察的对象
竟然是一个实验室
他想看
技术人员和科学家在实验室里面
他们的工作方式到底是怎么回事
进而想指出他们的工作方式
他们的工作场合的组织
他们的工作场合
背后的经济和政治的力量
如何
进一步的影响到了他们的实验程序
他们的研究方法
从而倒影了他们的研究结果
那这个讲法当然一开始就有很大争议
但是自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
他的这种路子呢
走到现在可以说是越走越宽广
最近几年呢
还常常做一些非常
让一般人一下子不容易理解
不容易看懂的一些实验跟做法
比如说他编了一些的舞台剧
他参与了一些艺术册展
然后同时还办了一些论坛
那个论坛呢
是要强调
人跟所谓没有生命的物件之间
是可以共同平等甚至民主的对话的
那这里面的详情如何呢
不是我今天要讲的事
我今天要讲的是
我看到布鲁诺拉图尔呢
有一本书啊
就是叫禅树
或者是禅发洛夫洛克的盖雅假说
那这本书呢很有意思
台湾有中文翻译
我不晓得大陆有没有
这本书叫做面对盖雅face guy啊
副标题叫新气候体质8讲
你看这个标题你就知道
这个书是脱胎于他的一个演讲系列
没错这个书呢
是2013年他受邀请
去苏格兰一个非常有名的学术讲座
就是吉福德讲座
give a letters
give a letters是一个非常有名的
时间长达
已经有100多年历史的一个学术讲座
在英语学术界里面地位相当高
相当于英格兰的牛津的洛克讲座
或者北美洲的美国那边的泰纳讲座
这个讲座呢在苏格兰呢
是可以轮流由不同的学校来承担主办
那么2013年那一年呢就是爱丁堡大学
所以他在爱丁堡大学
举行了6次的吉福德讲座
讲的题目就是
我们刚才说的盖亚这个概念
然后后来呢他又加以扩充
然后就把它写成了一本书
拉图尔作为一个这么有影响力的当代
思想家
他如此着迷于詹姆斯洛夫洛克
那么当然他也要去拜访他
而且
我看他在这本书的台湾版的序言说到
他是正好2018年的时候
才去英格兰的乡下
探望过当时已经垂垂老矣
但是精神非常健忘
行动还很自如的洛夫洛克
跟他聊天
然后觉得大有启发
就更加充实了他对这本书后来的改编
那么废话少说我就先来讲讲啊
这本书到底要跟我们说的是什么
或者我应该更精确的讲
我今天不是在谈这本书讲什么
而是在谈这本书里面让我们看到
拉图尔如何去阐述盖雅这个假说
那盖雅假说呢
就像我之前跟今天刚刚开头讲的
有很多的争论
主要原因
就是因为洛夫洛克在写作的时候
尽管这这么多年来
他写了这么多关于盖雅的继续的推进
他对这个假说的继续的思考
和最新的方面的研究的引用等等
不断在变化
但是他的写作风
格你表面上看好像很容易读
但其实呢
却有相当多的
含混的地方
乃至于呢
有的人在他的书里面看到的是哦
地球就像他讲的是一个超级的有机体
超级的生命体
地球仿佛是有个朦朦胧胧
隐隐约约之中
是一个具有超自然属性的
灵性的一个大地之母
因为盖雅这个名词我们上回也讲过
来源就是希腊神话里面非常远
古的一个大地女神嘛
然后甚至
引发了一些
今天有些很奇怪的一种运动啊
就是环保宗教
不是把环保运动当成宗教
而是真的
在这个环保运动推到某点之后
出现了一种宗教形式跟信仰
是崇拜大地之母或者崇拜盖亚
呃那么另外一方面呢
则有人认为
他的说法里面呢其实是要告诉我们
地球呢是一个完整的
能够长期调整自己的
能够不断的均衡自己的
至少是地球表面上
有生态圈的这一层薄膜哦
它是一个系统
一个自我能够反馈的一个系统
那么但是在拉图尔看来呢
这些讲法都有很大的误解
那到底他是怎么来理解呢
我们先绕一个小圈子
这个小圈子就是从
为什么我们人类开始发现
我们面对着气候危机之后
至今为止好像还没有展开
非常急迫的行动
这一点甚至直到今天啊你想想看
我注意到有时候我们有很多朋友
比如说在我这留言
或者在别的社交平台上面
网络上面的论论坛里面
我常常看到很多人说
现在气候问题是很严重
但是我们还是要先发展起来
我们现在吃饱的问题恐怕更严重
那当然是吃饱问题是很严重
但是难道气候危机就不危险吗
我们在过去
几个月来看到的散步于全球的
反昌的天气
包括在我们中国大地上
大家所经历的反昌天气
我想大家是否都已经感觉到某种危机
已经逐步降临
不断的在敲响我们家的大门了
那么这个情况下面
为什么我们好像觉得还是
大家没有一种很紧张的
我们要行动起来的感觉
你就拿我们这几年的疫情里面
大家的生活来讲啊
当然也有一些人会反思到
就是我们这几年异性生活下
我们是不是塑料用的太多了
就先不说我们各种核酸检测防护用具
这里面有多少的不可降解的
不可循环再用的材料
那么呃
这些年
大家在家常常叫各种各样的外卖
那这里面又要耗费了多少的塑料
好像大家一边觉得哎呀
这个气候热死人了
这个接下来种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越来越危险
可是我们的生活
好像没有很明显的改变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是难道我们没有感觉吗
在这里呢拉图尔
他有一段话我觉得讲得很好
他说
我们在听到这一切消息时是那么冷静
甚至带有令人好生敬佩
的斯多葛学派模样
也就是强调那种境遇的
很冷静的古希腊
罗马的那种思想流派啊
他意思就
如果真的发生突变
我们早就已经彻头彻尾
着手调整自身的生活基础
包括改变饮食住所
交通工具
文化技
术总言之改变我们的生产模式
假若警报器嗡嗡作响
我们总该已经及时逃出自己的窝
并依据威胁的程度发明相应的新技术
富裕国家的居民
早就会像20世纪初战争时那样
做出许多创举
花上四-五年的时间
借由大规模改变生活把模式
把问题解决
然后多亏他们精力充沛的行动
夏威夷
茂纳罗雅观测站侦测到二氧化碳量
早可能已经稳定下来了
湿度适当的土壤里
蚯蚓应该也是万头钻洞
充满浮游生物的海洋里
群鱼再度灵光闪闪
甚至北极浮冰消融速度
也可能已经减缓
除非倾斜度到达不可逆的地步
几千年后北极冰可能滑动到新的状态
无论如何
经过30多年我们应该已经做出行动了
维基应该已经解除了
我们可能已经带着骄傲
回头看那段生态大战的时期
那时我们差点就要投降
却是告大家迅捷的反应
和全体动员的创造力扭转劣势
我们可能还已经带着孙子
参观这场战役的主题博物馆
期待他们目瞪口呆看着我们的进展
就像他们今天看到二次世界大战如何
启动曼哈顿计划
如何让人弄清楚青霉素
造就雷达与空运的惊人地步
不过你瞧
一个原本可能只如过眼云烟的危机
却成了我们与世界关系的生存质变
似乎本来在3四十年前就能做出行动
我们却什么也没做
即使有做也不算尽力
这种情况还真是奇怪啊
我们已跨过几道门槛
穿越一场全面战争却几乎浑
然不觉
乃至于一度迫使我们屈服的千斤重担
如今又再度压在我们背上
我们却未曾真正察觉
未曾为此战斗过
不妨想象一下
隐身在那么多世界大战
殖民战争
何在危机背后还发生了另一场战争
一样笼罩世界
一样全面
一样具有殖民特性
而我们活在这样的战争中
却唯一曾体验过他
我们无精打伞
懒懒散散的关心后代子孙的未来
但这一切
不正是过去
世代原本就应该承担下来的吗
情况不应该是威胁仍然在我们眼前
而应该是威胁早
就落在那些已出生的人身后了吧
对于把情况弄到这样不可挽回的地步
我们怎么能不因自己在警报期间
还如梦游者那般前进
而多少感到有些可耻呢
然而我们其实不缺警告
警报一直都在想
生态灾难的意识一向鲜明
而且源远流长
不能说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只能说我们有许多办法
使自己同时既有之又无知
通常当士官自身
自我的生存或我们所征事者的幸福
我们宁愿犯下过度防犯的错
小孩一有点感冒就去找医生咨询
植物
遇上一点危机就准备来场杀虫大作战
财产有些刊率就紧张兮兮装上监视机
为提防别人入侵就立刻组织前线部队
一旦事关保护自身周遭与财务
我们就大量执行鼎鼎有名的预警原则
尽管
我们对事情的诊断还不是很有把握
尽管专家还在对危险的强度争论不休
然而碰上这场世界性危机
却没有人原引这项
原则勇敢投入行动
这到底是为什么
我想啊其实拉图尔在这里讲的这种
对于最急迫的问题
我们知道但是没有感觉
反而把焦点放在一些
其他可能没有那么重大的危机
或者问题上面
这种倾向啊
是我们人类常有的一种状态
所以他后面还引
述了一本
非常有名的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书
叫做梦游者
那那本书呢作者是christopher clark
那么讲的就是1914年的时候的欧洲人
明明知道自己可能
将要卷入一场世界大战
明明知道自己最
后要付出的代价非常惨重
甚至可能会失败
但是大家就像梦游一样
还是莫名其妙的走了进去
我想啊这种问题
这种情况在人类历史上是很常见的
所以为什么有时候有些人说
读历史的人
读的多了
可能会比较悲观或者说达观吧
就觉得一切该来的都是要会来的
包括我们即将到来的灭绝
你其实只要看我们近
期我们身边的情况
你就晓得
你比如说最近这阵子
我们都感觉到有些问题正在发生
例如前几天刚刚公布的
7月份的中国的设融
数据那个数字是多么的吓人呢
所以接下来这两天央行又宣布降息
你就知道
我们的经济
现在走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
而有些消息你看到
你就晓得地方政府的财政
出了多大的问题
比如说先
上礼拜河南单程
不是宣布过他的公交公司停运吗
因为发不出薪水拖欠工资几个月
给司机几个月都没没薪水了
那么这个公司有严
重的危机一个地方的公交要完全停驶
那么这些问题
其实我们每天都可能感觉到
知道或者自身已经碰到了
但是就在过去这个礼拜
我们全国人民最关心的问题是
苏州一个女孩子穿了和服
算不算乳化
警察有没有全抓他
这个问题最刺激我们的情绪
但是对我们迫在眉睫的维基
我们却似乎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这是一种很常见的一个情况
然而放在气候危机这里
拉图尔试图要再深入理解
这到底是为什么
专指气候问题来讲的话
当然对于这种现象啊
过去几年已经有很多评论家
很多思想家
学者都提出过自己不通的解答
从博议论各种角度入手都说得通
可是呢拉图尔呢
试图告诉我们
这里面可能一个很大的问题是
我们每次思考气候危机
思考所谓的地球的变迁带来的
可能对人类带来的灭绝性事件的时候
我们有些很基本的思考框架有问题
这个框架的问题在哪呢
比方说啊啊
我们常常讲
我们与世界的关系是怎么样
然后他就说
与世界的关系这种说法本身
就多少显示出
我们与世界有多么疏离了
人们经常把生态危机描述成
人终于发现
人属于自然
这句话表面看似简单
实际上却很难懂
因为与世界的关系这个说法本身
假设了两个界域啊
或者两个领域
一个是自然的
一个是文化的
而困难的地方是
这两个领域好像是截然有别
但却又没有办法完全分开
所以他说
别试着只定义什么是自然
因为每次你要定义什么是自然的时候
你同时也是要定义文化
用文化跟自然的差异来定义自然
那么反过来讲
你也不要只去定义文化
因为同时你也得定义自然
这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我们处理的并不是完全不同的
两个界域
两个领域
确切说来
他认为我们处理的其实是同一个概念
只不过我们把这个概念切成两部分用
用一条强力橡皮筋把他们绑在一起
在西方传统里
我们无法只谈其中一个却不谈另一个
谈文化的话就给你这个自然的定义
谈自然的话就给你这个文化的定义
自然与文化是一同诞生的
就像连体音一样无法分开
这种说法啊
其实听起来我们应该都很好懂对不对
如果各位都学过点马克思的话就知道
其实在马克思主义
在马思原来的著作
以及后来的学者的推演当中
就已经蕴含了这样一个想法
就是我们常常把人的社会
文化文明跟自然割裂开来
可是事实上自然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想想看我们说人要活的自然一点
像我戴的眼镜他是否自然的呢
我们生存的环境他到底有多自然呢
这个自然其实在很大程度上
是被我们的传统马克思讲法
是被我们人类的文化
被我们社会
被我们的经济
被我们政治所生产出来的一个概念
一个东西
但是拉图尔在这里呢
是想图写就
自然跟文化
根本就是不能分割的一个复合体
如果我们说自然
只是社会生产出来的一个对象的话
文化生产出来对象的话
我们恐怕很难理解
我们生命中许多我们看来无稽的东西
看来是非常跟文化没有关系的东西
比如说我眼前的一座山
远方的一个海峡等等
那么所以他在这边说
自然
只是一个复合体的其中一个元素而已
这个复合体至少包含3个项目
其中有与自然相配对的对立的
我们常常并置而言的那个文化
以及最有意思的就是
我们分配两者特征的操作者
简单讲就是我们人类是我们人
一定就在这个复合体概念之中
我们人做了一个概念叫文化
做了一个概念叫自然
然后把他们两者分割该来对立起来
但是同时又联系起来
那么为什么拉图尔要废这么半天
先讲一大堆这样的对于
人跟世界的关系
我们文化跟自然的关系等等
要从这个地方开始讲呢
那就是为了接下来要引出
他对盖雅
这个假说的一个基本的理解了
在这本书的中文版序言里面了拉图说
无可否认
人们对盖牙有着根本的误解
由于这名字指的是神话中的某个角色
人们才会把地球
想象成一个有生命的有机体
这样的误解很普遍
而且从不间断
有人说洛夫洛克早就有这个想法
不然他大可以改用控制论的用语
把地球和谐的古老想法重新表达出来
就像使用调节
反馈这些字眼以代替自然
平衡甚至天意这种古老观念
不过据我看来
洛夫洛克在1960年代开始构思
几年以后
又跟一位同样备受争议的科学家
林马古力寺
就上回我介绍那一位
率先发现了
共生生物体内的共生状态的那位学者
他们两人合作
他们所发展的这个科学家说
跟自然的平衡或和谐
根本扯不上任何关系
盖雅并不是什么巨型的恒温器
也不是什么超级的有机体
可以用来代替神话里的大地之母
在我眼中
所谓面对盖雅
应该是指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式
根据生物跟地球的关系来重新
定义的阿门
而不是起灵于某个更高
或预先决定的自然秩序
看起来啊这个假说是很简单的
也就是说生物并不是居住于环境
而是塑造了环境
我们所谓的环境是生物的扩张
成就发明
学习的结果
这不止证明地球是活的
还证明了
我们在地球上所经验到的一切
都是生命体的行为所带来的
完全出乎意料是次要的
无意之间的结果包括大气层
土壤海洋的化学成分
道理就跟白蚁赵窝或合理于主题一样
窝或题本身都不是活的
可是假使没有生命体的话
他们也不会出现
所以说
盖雅的构思并不是要为地球灌注灵魂
也不是要为生命添加某种意向
而是要我们认识生物的奇妙工程
了解他们如何塑造出他们自己的世界
但是这种很简单的想法却
常常会引起误解
那么这是为什么呢
啊拉图就说这是因为我们现代人啊
过去的著作常常反思
批判所谓现代这个想法
什么叫做现代
那么他有一本很有名的小书
书名叫做我们从未现代过
其实很有意思的是我
那么啊如果你感兴趣
可以去找来看一看
然后他说呢我们现代人的思维框架
使得我们会按照自然
跟文化这组二元对立的架构
来处理我们的世界的关系
这样子做呢
我们就会把世界的某个分区
宣布为他是不能主动的
是不生动的
是个客观的惰性的
然后这通常是自然领域
所谓的大自然古不变
这种想法就这么来的
另外一个分区也就文化这区
我们宣告他是主观的
是人类有意识而自由的创造出来的
就是因为这种奇怪的分配方式
使得我们对盖雅理论的所有诠释
都承担了一个问题
因为盖雅这个假说
是没有办法放进
刚才我们说的那个框架底下
因为在盖雅的假说里面
这种框架被打穿了
那说到这我们就能够明白了
为什么拉图尔那么喜欢盖雅
贾说那么着迷于盖雅解啊
说和洛夫洛克的想法
那是因为他本人
一直这几十年来所做的
科学领域的研究
要干的事情其实就是这样
或者说这是从他角度解读到的啊
洛夫洛克的想法那就是什么呢
就他认为我们传统上现代思考里面
我们学哲学人都学过价值跟
事实两个领域的区分
他一直质疑这种区分
质疑自然与文化的区分
质疑科学跟社会的区分
那么他认为所有他
所以他为什么提出行动者网络理论
这不是我今天在这里
能够简单的跟你解释的一套
讲法我们可以这么来想
意思就是说啊
行动者我们一般总会认为
一个行动就像人这样的行动者
你是个有个意向来触发了你的行动
我想比如说我想拿我眼前这杯水喝
于是我拿起来喝了
产生了一个行动
可是他关心的行动者是什么呢
是他不关心意向
他关心的是只要一个东西
他对另一件事物产生了作用
他两者就形成一个关系
那个作用者就不一定是人
有时候可以是块石头
比如说呃
我用个更简单的例子来讲
就比如说照相机
我们觉得相机是个死的东西
是一种工具
我们不是相机在拍照
而是我们人带着想要拍照的意图
来拍照对不对
但是拉图尔会认为
其实相机也应该被当成一个行动者
因为如果没有相机的话
拍照本身也就不存在
就哪怕我人很想拍照
我是要
我们会说我们是透过相机来拍照
他就会把这个过程理解为
我们人拿起了一个相机
然后按按钮
比如说手机上的拍照功能
然后他去拍照
我们对这个手机做了一个行动
这个手机
又对他眼前要拍的东西
产生了一个行动
而相机这种东西的出现
反过来还影响了我们人类的很
多的行为
比方说举个简单的例子
我们人类现在有一种行为
看起来很古怪
那就是一群人挤在一起
对着一个东西喊茄子
或或者手上举起来一个胜利的
这个手势耶
这个东西
这种行为在没有相机之前
是人类不存在的一种行为
这是相
你可以说这是相机发明的一种行为
那所以相机在这个意义上
他其实是个行动者
尽管他没有任何意图
但是意图在行动者网络理论里面
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几个行动者
他们彼此之间产生了什么关系
进而形成一个网络
那么所以呢
他在理解洛夫洛克的盖雅的时候啊
他也是从这个角度入手
你比如说像洛夫洛克
当年我们上一期节目也讲过
他是如何产生这种假想
是因为他帮拉萨做顾问
科学家要研究派出这个太空船
去火星探测上面有没有生命
他的讲法很简单
我们根本不需要拍一个飞船
去看上面有没有生命
我们只需要透过光谱分析
看一看这个火星的大气层里面的化学
成分他们的比例就知道了
他说呢呃
如果按照那种比例来看一下
火星是充满惰性的或二氧化碳的
产生了一个化学平衡
那这样的星球就是死的
是不可能有生命的
越有生命的星球的大气层
永远不可能形成一个
稳定的化学均衡状态
那么所以问题来了
他就要反过来问地球啊
按道理讲
应该就像火星
或者我们现在所知道的一切
其他行星一样
应该是个死级的星球
但他不是
那么是什么样的力量
推迟了他的摔灭呢
所以在这里拉拓就认为哎
你看他讲的行动者来了
在盖牙里面来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呢
那我们看一看洛夫洛克自己的话
他说啊
现在有很多生物学家似乎相信
自然的平衡就足以解释空气中
二氧化碳和氧气这两种代谢
气体的浓度
这样的设想是错的
他提供的图像
让世界看来仿佛是一艘弃船
船上的崩捕
只是为了循环留在舱底的水
而非要把水排出
如果漏水了
船就会不停下沉
那么这决定二氧化碳浓度的渗漏
到底又是什么
简单说就是岩石的侵蚀
直到1990年代
地球化学家仍然坚信
生命的存在对整体反应没有什么影响
他们说唯有化学作用才决定大
气二氧化碳浓度
但我不同意植物生长的时候
把他们从空气中抽取的二氧化碳
排到土壤中
证据是我们观察到
土壤孔系列的二氧化碳浓度
可达10-40倍之多
然后他还说呢呃
如果用纯粹化学定律解释的话
我们水老早就应该从地球散溢
就像在其他行星那样
但为什么地球一直都有水呢
而且还很丰沛
他就说地球之所以有汪洋大海
那是因为他的演
化并不只是受到地球物理
或地球化学力量的作用
而是因为他也在演化的系统架构之内
以生物体为他存在的一部分
再举个例子像大气中的氮气啊
并不在他该在的地方
也就是海洋里
但原本应该会把海水盐度提高
使
所有生物体都无法保护他的细胞膜
不受盐的毒害
面对这种不平衡
我们应该问
是哪些力量使得氮维持在大气之中
洛弗洛克就说如果地球上没有生命
大气中大部分的蛋
终将因为雷电持续的作用而消失
并以硝酸根离子的心态存在于海洋中
在没有生命的地球里
这种纯粹矿物性的力量
很可能把绝大部分的蛋集中在海洋里
大气中只残留很微量的碳
所以拉托尔就总结到
我们原本以为
大自然浩瀚的循环是在后台的
在前面的人类历史
则永远与他沾不上边
然而洛弗洛克引入了新的角色
从而颠覆了冷冻者既有的秩序与阶级
那个新的角色就是生命体
同时呢
每个我们原本认为位于后台的元素
都因为这些看不见的角色
而变得活跃而灵动
也就是所谓的自然背景
所以我们现在知道
3卵很大部分是由生物的遗骸构成
甚至马古利斯还会指出
可能连云层都一样
是由海翔微生物所操控
乃至于夸张点讲
板块的缓慢移动
也可能是要靠沉积盐而驱动的
那么这些讲法听起来
我们现代人一般听起来
会觉得好像还是很害人听闻的
可是你想想看啊
我们理所当然的氧气
我们常常觉得氧气
氧气是什么
氧气是生命
在参与地球生物化学循环的时候呢
我们可以这么讲啊
是他的一种副产品
他们利用太阳能呢分解水分子
把氢原子保留下来
跟二氧化碳反应形成有机物
作为我们的生命的食物
跟身体组成的部分
同时又把氧气分离出来
在地球的高层大气
一部分氧气在紫外线照射下
转化成臭氧
臭氧呢能够抵挡致命的紫外线
使得地面变得适宜生命生存
臭氧形成之后
生命才得以离开海洋
大陆才能被绿色的森林覆盖
也就是说我们今天看到的这个环境
这个自然一直在历史背景的这个舞台
他恰恰是因为生命
才使得他变得生机盎然
再举个例子
像是我们上回好像也讲过的蓝绿郡啊
这种在地球上已经有35亿年的生物
是目前我们知道的最早的光合
放养生物
那么他对地球影响太大了
使得我们整个地球表面
从无氧的大气环境
变成有氧环境啊
很多学者会认为
是他们起了巨大的作用啊
然后再进一步刺激出了生物多样性
同时也让厌氧生物啊接近灭绝
那么改变了我们整个地球上生命形式
这个讲法是呃
盖雅其实其中一个重点就是要提出
我们不能够再把自然看成是跟文化
或者是至少看到一个是能动的生命
截然2分的东西
我们以往总是以为
这个地球或者大地自然是一个背景
那么生命体就在里面禁足
我们在里面追求自己的演化跟存
活等等其实不是的
我们也在不断的改变这个环境
今天所谓的自然
所谓的环境本身
在某种意义上来讲
其实从来就不是自然而然的
它是经过行动所改造的
是经过生命的改造
才变成这样的自然跟环境
而且他还在不断的被改造当中
呃这里面最大的
有最有能量去改造他们的
那我们现在都知道就是人类
回头啊我再讲讲拉图尔
同时他就说
可是呢
我们很容易啊会产生一个误解
就是很容易会把盖亚
看成是一个单单的一个行动者
或者独一无二的协调人
也就是说
我们常讲的把它看为一个超级生物体
这也是洛弗洛克自己
曾经打过的一个比方
那么他说这么一种想法
其实是有问题的
我们来看看洛夫洛克
他怎么样会让人造成这种误解
他说盖雅是什么呢
他当年70年代他的日本书写到
盖雅是一个行星生命系统
包括所有影响生物像
或者受生物像影响的东西
盖雅系统和其他生物体
都具有保持内环境稳定的能力
也就是把物理
化学环境调控在有利生命的限度内
像这样的系统啊
内环境稳定啊这些词语啊
好像都在让我们很容易一读就读出哎
那是否除了生命之外
还有个更高阶的东西存在着呢
难道就是像以前的相信神的人所说的
是一个神的计划吗
真有一个神奇的钟
表匠在调控这一切吗
可是我们在看
洛夫洛特马上就驳斥
我们的想法看起来很矛盾
但是又常常被忽略
他说当我说到盖亚
就像一个超级有机体的时候
我从来没有想过某个女神
或者具有感知的唇友
我只是表达我的直觉
也就是地球的行为
好比一个自我调控的系统
而生理学则是最适合研究他的科学
这就是洛夫洛克最惹起争议的地方
他认为眼
他要认为我们应该有种地球生理学
而不光是地球的化学或者是物理学
那么呃上面说到
这个盖雅就像一个超级有机体啊
然后又或者说是地球行为
好比一个自我调控的系统
拉菲尔就说这个就像跟好比
这种副词啊
使得我们很容易
误以为盖雅真的是个整体
但事实上
洛弗洛克一直想要避免把这个讲法
让我们引导他
把他看成是好像有个在更高层次
整体层次上的一个东西
比如说我们总是把他理解为地球
理解为盖尔
理解为超有机体
他具备了调度的任务
甚至神圣的奥秘
能够协调足够各个部分
那么但是
其实洛夫洛克这个想法里面
并没有这样的整体存在
也甚至没有部分的存在
那么这个讲法呢就比较复杂了
就牵涉到拉托尔自己的理论假设
因为拉图尔当然不会站成这样
那种整体论
认为整个地球就是一个超级生命体
然后里面有个神秘的意志
仿佛像神或者一个神奇的钟表匠一样
自然的调控里面的一切的部分
因为他既怀疑整体这个概念
也怀疑部分这个概念
他看到的总是一个非常复杂
甚至很混乱的各种行动者之间的关系
那么所以他沿着他这样的思路
他就在想
到底洛夫洛克如何可以不依赖
整体性这种薄弱的概念
同时把各种行动能力连接起来
那么这里面到底是什么在行动呢
那就是各种微型的行动者
所有的生命都相牵连于其中
这显示出好像我们大家有场共谋
非常完美
但事实上并非如此
说到这我先简单总结一下
也就是说地球并不是我们所有
地球上面每个部分都在被动的遵
守一个神奇的自然绿
我们先相信有自然绿这个东西
好像大自然自有其规
律然后我们大家都要依循它的规律
然后不可变更的医学
他的规律往前行动
然后灭绝
可是问题是
他也不是说我们每一个部分反过来讲
就是好像都在努力的
为了一个更高的秩
序而卖力
就一个就是太过被动我们遵循自然率
一个就是所有的生命体
所有的行动者都太过主动
好像要卖力的为一个什么灵魂精神
呃的特殊的混合物
一个整体的一个概念来来奋力
努力改变并不是这样
那么这点听起来呢
好像不容易理解
我们换一个角度来讲
把眼达尔文的演化学说放进来
我们来比较一下
传统上一般大众理解的达尔文主义
是认为生物体是要适应环境的
但是却没有考虑到
生物体同时也会调整环境
使环境配合他们
洛夫洛克认为从生化反应为出发点看
所有的生物体
并非都是在某个环境之内发展
而是生物体把环境扭曲成绕
趋成在自身周遭啊
好让自己发展的更好
假如可以这么讲的话
所以我们每个人每我们可以说啊
每个生物体都为了自身的interest
自身的利益或好处
在操纵着环境
严格来讲啊
地球上的冷冻者
这些行动者并不是砖块一块叠在一起
在死迹的星球上面
像火星这样的地方
每一个部分才会在别的部分之外
是隔开的
但地球上不是这样
每一个行动者都会调整他的邻居
好让自己的生存希望不会太过渺茫
嗯这就像我们上讲玛古丽斯讲内生
生物体内的共生
我们像我们人类的肠道
有大量的细菌跟我们共生着
很难去确定什么叫做部分
什么叫做这一个与生命体
与另一个生命体
绝对的那种区别
是不太容易的
我们彼此都在互相渗透互相作用
从地球上刚讲环境与生命之间的关系
就是每一个生命体
他都正在改变他的环境
同时也调整了他们的邻居
也就其他的行动者
那么睡盖雅的概念呢
是要掌握所有我们这些行动者
分散的行动
而且如果背后有意向性的话啊
这是个假设
所以你看不只是河水里面鸟儿
蚂蚁或白蚁
会把环境改变的更有利于他们
树木蘑菇
藻类细菌和病毒也是这样
这里面呢
当然我们可能面对某种女人化的危机
不过这个也就是整个推论的巧妙所在
我们人类在重整四周的能力
其实种能力
其实是所有生命普遍具有的性质
所以在这个地球上面没有谁是被动的
我们全部都在行动
再简单的讲啊
比如说我们每一个生命体
我们在怎么样改
造我们身边的邻居的生存环境
或作用于他们呢
比如说假生命体
他通过调整乙啊丙
丁帽等其他的邻居
来改变有利于他的生存
同样的乙丙丁帽也会反过来调整甲
这么看出去
整个地球很快就会遍布生气了
所以要观察这种情况
要做一个非常清晰的图像
来理解刚才说的这些东西
是很困难的啊
你比如说啊拉图尔就举个例子
我们把一个石头丢到池塘
我可以跟踪他所掀
起的涟漪如何一圈一圈往外
但是几百只水鸟同时入水抓鱼
我们却再也没办法看清楚它
所激起的那一圈圈的浪花
所以洛夫洛克用盖雅这个概念
并不是让我们相信存在有唯一的天意
而是说大地之上有多少生物体
就可能有多少天意
他让天意遍及每个冷冻者
坚信每个行动者利益
好处都会受到其他计划的主饶
使得天意这个概念本身变得模糊不清
乃至于消散
把终极原因四处打散
这么放大去看
我们甚至可以说
我们已经不再能够分辨
什么叫做哪个环境
叫做生物体所适应的环境
或者生物体的行动从哪里开始
所以盖雅的理论的目标
其实是要和演化生物学相融
这种想法是要说出
我们的生物体和他物质环境的变化
是错落成蝶的
是一个单一的
而没有办法分割的一个过程
基于我们那种很常使性的
一般人相信的演化论了
我们通常都以为
自己可以画出一个生物体的界限
来断定他的生存机会有多高
同时又认为这个环境具有一个天哲
的一个功能
可是洛夫洛克却觉得
使得生物体的生存机会可以计算的边
界并不存在
而且那个
好像是很容易被神画画的理解的仲裁
者这个天哲也同样不存在
他尝试跳过这两个概念
啊既不要一个孤立的生物体
也不要这个生物体去适应任何惰性的
不动的那个背后的环境和整体
那么拉图尔在这里解释说
其实我们以前的演化学
者我们生物学家
很显然是把经济学的理论
当年在演化论构成的过程
有些学者曾经考究过这一点
演化论的早期提出的时候
是套用了很多当年的
经济学的一些的概念
所以我们就有办法区别出
能动者去行动者
内部跟外部
但是这种讲法
这种讲法这种天理论自然史图像
拉托认为太过田园牧歌了
跟盖雅的混乱相比之下
无情的生存斗争
看起来反而像是一种被驯化的
理性化了的自然宗教
那事实上可能是更加困难的
更加复杂的这我们的的环境
那么最后啊
再说下去可能会又说又长篇
又比较复杂
我简单的稍微再给你举多一个例子
来试图看看有没有办法
摸到这个盖雅是怎么回事
然后拉托对他的想法又是怎么回事
他说呢我们现在之所以生活在以氧
气为主的大气环境里面
并不是由于某种事先
安排好的化学回馈作用
而是因为某些生物体增加了
能够把这种致命毒药
转化成不可思议的新陈代谢加速剂
氧气不光是组成环境的因子
它还是生物体

续至今的增生过程所延续下来的结果
同样的唯有光合作用出现之后
太阳才在生命的发展里面扮演角色
这两者都是历史事件的结果
请注意这个历史事件
我们常常以前认为只有人文的
社会的文明的东西才有历史
但是他在这试图打穿这个概念
所以他认为地球是有历史
这个历史指的就是
凡是有行动者参与就叫历史
都是由于生命体的参与
产生了一些行动
才使得啊
我们刚才说的那些
看起来很自然的东西
得以存在跟延续
而这样的历史事件能持续多久
那就看支持他们的生命能持续多久
所以
在这一连串不可遇见的偶然事件里面
并没有什么预先的和谐
甚至也不存在所谓的自然
我们现在透过盖亚或者是拉托尔
至少他的解释是我们透过这个假说
我们要学习怎么样把人类行动
放到这段地球的历史当中
同时不要把人类给自然化
而是要彻底打破这样的一个界限
那么当然这些讲到这里你可能会问哎
那跟我们一开头所说的那种
什么呃我们对呃维基无感呢
这些东西又有什么关系呢
啊其实听起来好像是个问题啊
但他后面这本书
其实还有很多对这方面阐述
有兴趣你也找来看
但我今天重点在这里是说
他认为
我们今天之所有没有办法明确的有维
基感来面对
气候维基
其中一个原因是
我们面对气候
维基的这些基本的认知框架错了
比如说把自然的问题看成是一个外
在于人类文明的问题
尽管我们现在都已经知道人类行为
确实在影响气候
然后他又反过来影响我们的生存机会
可是我们仍然隐隐约约有这样的假设
透过盖呀我们打穿这样的假设
把所有的复杂的元素都放进来之后
我们下一步
才能够找到真正的一个对手或
敌人假如说这真的是一场战争的话
那那个是什么呢
如果你感兴趣你就自己找来看
我就不在这里多说了
稍微想回应的是有一些朋友
我注意到他们留言就说啊
这个东西
上回我讲这个盖呀
其实我们中国老祖宗早就有了想法
那就是天人合一吗
那不就是啊
是的
我们的确可以从这个角度来理解
我们认知任何我们陌生的理论
假说或者事物的时候
总是会从我们已经熟
悉的一套概念入手
作为一个楼梯
作为一个入门的一个类比
来帮助我们理
解一些我们以前不知道的东西
可是问题是我们要小心啊
这种讲法
很容易堕入一种知性上的懒惰
什么意思呢
就是
假如我们把今天我们刚才讲这些东西
上期讲的东西全部理解为啊
那不就是天人合一吗
我们早就有了
早就知道了
就会阻止了你
对这些东西的进一步的理解跟探索
事实上
这两者之间还是具有相当大的分别
所谓的天人合一和盖亚嗯
在盖牙里面没有天跟人的这个区别了
那么当然我们先说合一了吗
那当然就没有
是的但是如果你就是什么东西
我们中国人常常爱讲啊
这个东西我们老祖宗早就讲过
但这么讲完之后
好像就不用再花力气去再前进一步
同时我们还有
就算我们祖宗的思想资源
有助于我们理解我们当前的困境
你也要让他变成一个有用的资源
你需要丰富他
你不能光拿一套
道家哲学出来说
我们万物之间的相生相克的关系
你同时还要指出具体上怎么样
接入今天的各种的科学发现
然后形成可操作的
一种公共讨论的资源
然后公共政策的改变
一个政策的改变
或者一个政治上的巨大的变动
并不能依赖于某种的传统的
抽象的思想
还要一些具体的根据
那么在这具体的根据
与一些抽象的思想之间的那块东西
是什么呢
那么我觉得盖呀
说不定就是这样的一个东西啊
那么说到这啊
我要道歉一下啊
就啊向小小李就指出了
我们上回说到英国石油公司是BP
壳牌是荷兰公司啊对我说错了
当年洛夫洛克
服务的公司不是英国石油公司
而是壳牌
而壳牌shel是荷兰公司没错对不起啊
而且呢这有位朋友老朋友了录luo
那么你就说到
原来洛夫洛克跟你的还有点渊源啊
这个渊源当然比较远哈哈
你就说呢
听上一期节目说
你正好坐在伦敦海德公园的长椅上
看着落日
感觉最近的天气异常的热
欧洲很多地方达到40多度高温
我所在的伦敦最近也是酷热难耐
海德公园里的草啊全都被热死了
本来绿油油的草地
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枯黄
很巧的是
道长提到的詹姆斯洛夫洛克
还是我现在认知的学校的前辈
我现在在
伦敦热带病医学院做病
毒学方向的博士后
之前在法国和中国的研究机构
做过病毒进化以及生态学的研究
疫情这两年呢有不少的经历和感悟
对病毒学的理解也更加深入
我们人类只是生态上的一环
众生中特殊但有普通的一员
流行病的爆发在人类历史中并不罕见
在其他动植物或微生物间也是如此
像green nineteen
这样的疫情不会是最后一次
随着全球生态环境的变化交流的频繁
动物源性疾病
夸物种感染人类的风险也会越来越高
我们应该放下自己的身段
即使是病毒
也应该用平等对待生命的态度来
应对它研究它
感谢你的留言对
我上回还说错了另一个事
就在讲到内共生的现象的时候呢
我说到了立线体这是错的啊
就大家就很多朋友指出来
这又是个口误
是线立体而不是立线体
哦还有前一回啊的节目里面呢
有朋友留了一些意见跟问题啊
还来不及回应
今天简单的讲一下
就是有朋友呢就说这个
知道国内非常有名的丁香园系列账号
不是被禁了吗
大家很多讨论很多争论
其实到底他为什么被禁了
我们现在都不知道
事实上大部分这样的工号媒体被禁
我们也都不会知道
除了他本人指他们呃本身之外
我们大概外面也都不会知道
到底他们问题出在哪里
这是很常见的
除非有明确的违法
上了法律程序或者新闻报道能看到
否则我们是不晓得的很多猜测
有些人就说
那是不是因为他们一直批判中医呢
那么也有人说
是不是他们背后的资金啊
有这个西方的资金呢
那么我自己觉得
首先我们不要用阴谋论的角度
去看这些事情
也是一种知性懒惰
现在常见一些文章是这么写说丁香
园常常骂中医
那么我们看看他的背后的钱哪来的呢

原来这个资金背后呢是有西方的资金
那这个西方资金是想渗透进来
那么挑战我们中医改变我们
让我们更加西化
让我们瞧不起我们中国传统
打击我们中国自信
要推出这样的结论
你需要更多的证据
你不能光看这个工号背后的资金
投资者中
有部分来自中国之外的地区的资金
认为他的目的
你怎么从这个资金来源就能知道
他还带有一个目的
是要来改造中国人的想法呢
这个这个想法因为非常的强
这是一个很强的宣称
所以你也需要有足够的证据
不能光说背后有西方的钱
所以就说他的目标
就必然的是要改变我们啊
什么对中医的态度
事实上啊
这个我们知道资金是干嘛的
这种投资金你投一个东西
你不是为了我们
通常不会为了去
改变某个地方的人生想法
我们更多是想赚钱吗
对不对这是谋力
那么所以你说的目的
只是想来意识形态影响我们吗
这个讲法很奇怪
那么当然
丁香源系列账号我偶尔也看
我觉得他们也有很多变化啊
早期我还挺喜欢
但是后来我发现
有时候他们在推荐一些保健品
医疗的时候
有一点广告太多了
也失去了他原来的更严谨的态度
有点可惜
但仍然不失为一个有教育意义的工号
系列这个很可惜
可是我们有朋友有不同的想法
比如说这位朋友大意
他说昨晚丁香园系列账户被
禁言的事是大快我心
作为科普博主
我一开始很关注他们
但逐渐发现
他们对待中医的态度让我很失望
对待他们世界里未知的知识
没有一点敬畏
没有尊重
都打压和嘲讽
但今天看到大家各种讨论
居然当中真的有相当多的人
包括知名博主
为其感到惋惜
在我评论下面
真的有相当多人在抨击中医
我本人不是中医专业
不知道如何准确回应大家所谓中医
是不是科学的问题
但我是中医爱好者
我的理解
中医也可以说是一种思维方式吧
不是指哪打哪的精准效率型
而更类似运用兵法
遣兵吊将
隔山打牛的调整
近几年啊中医行业鱼龙混杂
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
我相信所有人包括中医黑门
其实都有很多中医思维的
看到如此东阿的中国人反对
诋毁面试和嘲讽中医
我由衷感到悲叹
大意我完全了解你的心情啊
事实上
我觉得我们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啊
就常常容易
混淆了两种
对于相信这个词的不同的理解
比如说我常常遇到朋友说哎
呃梁文道你相信中医吗
你到底指的相信是哪哪一种相信呢
你比如说我也看中医的
我也用过很多中医疗法而且相当有效
那么这时候我说我相信中医指的是
呃具体而言
我有某个病症
我有某个问题
我找到一位中医师
他给了我一些方法去解决我的问题
使我好了
我相信这个疗法有效
但是还有另一种意义上的相信
就是把中医当成一种仿佛
信仰
就是我相信作为整体在科学理论上
很站得住脚的一套体系
这套东西我要相信
我觉得是两码事
我们日常生活里面
我们很多人可能都不是很
了解中医背后的理论
根据
也不是很知道怎么运用现代科学的
程序来验证许多中医的疗法
或者是假说
但是我们不了解的东西
我就觉得我们不要轻易的说信不信
但是我们可能正常生活中
具体上是真的能够
为中医医好自己的一些东西
那么但是这个也不能够反过来就倒退
说我要整体的去相信
中医作为一个整体的一个系统
而且这种性还要下提升到某种意识
形态层面
比如说由于我们是中国人
中国传统的东西就是挺好
老祖宗的东西就不是不错
所以中医作为这样的一个传统
我们当然也要相信
这种信我觉得就其实已经脱离了
就您所关心的科学层面
而且第二啊
我觉得我们今天有时候啊
有些词我们尽量要少心使用
比如说你说定向员打压呃和嘲讽中医
打压这个词啊我是觉得有点问题的
通常我们说打压
是指的是有权利的人对一个弱势的人
施加影响
或者是压制
我们叫打压
那么但是如果一个媒体上面
他评论长期就算批判中医
那能不能叫打压呢
我觉得这个讲法本身我们要小心
我们今天太容易把批评
批判马上扩大到延伸到他在打压
他在抹黑
我们才很喜欢用这种带着明显的价值
倾向
情绪倾向的词来看所有
的批评所以一个人
比如说他今天批评中国什么问题
我们说你是在打压中国
作为普通人他怎么打压中国
我说你在抹黑
抹黑指的就是说你把一些有点栽脏
比如说有点这种意思
播污水就明明不是问题的东西
然后你你造谣说他有一个什么问题
这可以叫抹黑
但是如果他真的就是据理提出批评呢
那为什么能够叫抹黑呢
又由于他没有权利
不能够形成一个碾压式的一个状态
对他所批评的东西他怎么能叫打压呢
这点要小心
最后您作为一个科普博主
您认为现在您所
反对的这样的一个账号被封
你觉得是大快人心
你很开心
我觉得我有点保留
为什么呢
因为作为科普博主我们都知道啊
您作为科普博主关注知识关注科学
一个科学上的很基本的态度
我们容许不同的意见的存在
哪怕是你所反对的意见
你所批评的意见
但是我们要客观的
根据理性的来分析别人的批评
如果他讲的话我很不满意
他持续的攻击中医
而我很让我很不满意
但是我是不是应该跟他辩论
我们是不是应该跟他讨论
我是不是应该反过来
如果你真的认为你对中医的理解
跟他们非常不一样
你是不是要提出你的想法
而不是交流
一个第三者
一个不知道是谁的第三者
他把他封掉了
然后你就觉得很开心
那等于在科学讨论之中
跟你意见不同的对手都被消灭掉了
你会觉得很开心的话
那还能叫做科学
的一个态度吗
那所以我觉得这个真的是要小心点啊
这个想法我同情你的心情
但是我觉得你可能也要反省一下
这种心情背后的一些思路上的
在我看来
可能有的一些的小小的跳跃
或者是毛病
对不起我这么讲啊
但我再重申一遍
我们到现在其实
并不知道丁香
系列账号是为什么被封了
刚才说一些讲法都是一些民间
我们现在的假推就说啊
他因为他批评中医了
所以就伤害了我们中国的文化自信
所以政府把他干掉了等等等等
或者有外部把他干掉
这个这个这只是我们的推测
我们其实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OK 那么今天最后呢
我要给你听的不是音乐而是一段声音
这个声音是什么呢
你在网上也许很容易会看到会找到啊
这个声音是地球的声音
和地球会有声音吗
那这个讲法很有意思啊
其实是19世纪的时候就有人提出
地球会有声音
我们要想办法录到或听到这样的声音
那么这种声音的大致上现在呢
有有几种来源或者几种探测方法
一种去的深海里面去录一些声音
1959年的时候就有人试过做这样的事情
然后到1998年
有日本学者证
实了我们深海处能录到某种声音
我们假说叫做地球的声音
嗯但之前是没有录到的
可在前几年呢
就有学者真的录到了这种声音
是在深海处
透过地震仪来分离出这个深海地震
来分离出地球的声音
这种声音到底是怎么来的呢
那么我们其实今天不知道
我们只能说呢叫地球的声音
并不是地球本身发出什么声音
而是我们地球这个讲法太整体了
我们要还原到各个部门来讲
别说可能是海洋流海浪的打击的声音
也很有可能是呃
地震造成的频繁的
平常不为人察觉地震造成的声音
那同时间声音呢
还有可能在大气中我们也能够听到
那是因为有升学邪症吗
就是最简单叫一个音差
你拿两个调音用的音差
你敲其中一个音差
另一个音差也会震动起来
发出一些声音就是斜震
那么呃虽
但是另外一个我们常常讲的声音
是什么呢
是一些在太空中的录音
呃拉萨就是美国的航天总署
不是早就出过一些他们录到的这
几个星球的声音吗
对不对
那么但是我们都知道宇宙是真空环境
没有空气声音的传播是不可能的吗
那么到底他们怎么抓到这些声音呢
简单的讲就是利用一些太空飞行器
装置了一些能够抓到呃
无线电发射的仪器
那么我们透过这个仪器
去把一个星球上发射出来的无线电
啊的讯号
转换成声波
那么就会听到一些这样的声音出来了
那么所以我们可能听到水星的声音
听到土星的声音
同样的方法也能听到地球的声音
那你要小心啊
在那网上各种各样的地球的声音
很多时候是后来被改编过
变成很像音乐
但其实呃那个不是原始这种
我们刚才说的这种探测器
捕捉到的无线电放射所转成的声波
那我们今天来听一段
我找到的
可能比较
是像是拉萨
当年他们捕捉到的地球的声音
啊那这个声音我们的无线电波
你可以想象是怎么来
怎么样发
我们为什么跟别的几个星球不太一样
那就是因为我们这上面频
繁而剧烈的各种运动
其中就包括了大量的生命体
以及人类造出来的东西
那我们听听看这样的地球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