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在担心这顿饭的礼仪问题,我瞥了一眼亚历克西斯,他注意到我吃饭的顺序,告诉我不要学他,除此之外,这顿饭进行得很顺利。 食物相当美味,我忘乎所以地吃了很多。

饭吃完了,澡也洗完了,夜色渐深,接下来下一个考验就要来了。 这是结婚后的第一个晚上,即新婚之夜。 不知道要以什么为理由避开而纠结了很多,但还是应该说出月事当借口吧。

这样的话七、八天的时间可以挣取到。

亚历克西斯并不像我听说的那样可怕(也许是,也许不是),所以如果你醒来哭泣,他应该会原谅你(也许)。

无论如何都取决于我的演技。

振作起来,像预想的那样,在公主房间一般的卧室里等着,但是侍女莱卡很抱歉地进来了。

‘莱卡,怎么了?’‘我是主人派来的。 我奉你丈夫之命,今天让你独自休息。’‘什么?’他说,你今天一定很累,布兰奇夫人。‘

确实,我的身心都很疲倦。但是他明明这么有气势,不知怎的有点走神了… 但在所有这些努力之后,这有点让人失望。 但我本来就打算拒绝的,所以我就接受他们的好意吧? 这将为我争取多一天的时间。

’我知道了,莱卡。’‘请休息吧,晚安。‘莱卡带着关心的笑容离开了。

我关掉手边的灯就上床睡觉了。

被陌生的香味包裹着,把自己交给陌生的枕头陌生的大床,是不安而心虚的,虽然不是很容易入睡。

我不是那种在陌生的地方就能安然入睡的—-

“早上好,夫人,现在是早上!””早上好,……,早上好。”

莱卡的声音很有活力,即使是朦胧的脑袋也反射地回复了。

我说早上好阿尔玛,但我瞬间想起了我是作为布兰奇的替身嫁入帕斯图尔家的事情。

我强装镇定,站起来对莱卡微笑。

’昨天晚上睡得好吗?‘’….是啊,托你的福。’

我睡得很好。 我完全睡着了,直到莱卡拉开窗帘,用第一缕晨光把我叫醒。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显然我的神经出奇地粗大。

‘我很高兴。 我早上会帮你准备好一切的。’‘谢谢你。’

我站起来,把脚从床上放下,尽可能地做好准备,化妆和梳头拜托了莱卡。

‘准备好后,我们会为您准备早餐,我们会带您去餐厅。

’嗯?帕斯图尔家有早餐吗!?‘

声音不由自主地亮了起来。 

在我父母家,我们一天只吃两顿饭,午餐和晚餐。 虽然说要换地方,但是没想到到这里饮食生活也不一样…

我很高兴。

’是啊,毕竟主人有重要而紧张的工作。即使不是这样,我想在这个萨瑟兰斯地区,大家吃三餐的地方也很多。‘

“我明白了。”

在镜子里,莱卡笑得很开心,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她和布兰奇的身材非常相似,但她吃得很少。 她绝不能吃得太多。

’哇,我,从早上就要吃饭吗?‘

为了掩饰刚才的惊喜的态度,我装作不安地捂着自己的肚子。

’如果你不想吃,我会通知厨房的,但你可以和你丈夫一起喝茶啊。‘

‘….诶?’莱卡似乎看穿了我,她才敢这样对我说。 眼前有食物,伸手就能轻易得到,却一副不不想吃的表情,只喝茶?这是什么折磨!莱卡这对眼睛太毒了。

’不,不。 我嫁到了帕斯图尔家族。 我将遵守家里的规矩。 没关系……我去吃早餐。‘

布兰奇吃得很少? 诶~我对此一无所知啊。

“我明白了。”莱卡笑着说。

完成早餐的准备工作后,我去了餐厅。 和昨天一样,亚历克西斯已经入座,但除了他面前的一杯茶,桌子上还什么都没有摆好, 看来他一直在等我。

’早上好,亚历克西斯先生让您久等了。‘我惊慌失措地说早上的问候。

’早安, 你昨天晚上睡得好吗?‘’是的,我能慢慢睡着了。‘ ’这样啊,这很好。‘

如果他能笑一笑就更好了,但他请我坐下时表情没有变化。 如果他能笑一笑,那就更好了。

嗯,我认为我还是闭嘴比较好。 我一入座,面包、沙拉、汤、主菜和新鲜水果就相继送来。

‘从早上开始就有这么多的量!’

‘不用勉强,也可以。’

亚历克西斯对我说。

‘不,谢谢你。 谢谢你的关心。 我很好。‘

当我的眼睛闪闪发光时,我听到亚历克西斯的一个小小的笑声悄悄进入了我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