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真是不好意思啊
很多朋友说呢
我连续水了好几集的节目
我想想看我有水那么多吗
哦原来是因为过去两个星期呢
我总共有两集节目
都是来自我们在喜马拉雅平台上面
做的直播对谈的录音改编版
那么大家如果听过直播再听这个回放
自然就觉得水了
那么最重要的就是
上周我有一集节目呢
还竟然放了鸽子
我那天不是解释过吗
是因为我的猫有事
好在呢
看来我们这里不少朋友大概跟我一样
也都是很心疼自己家的主人啊
那么很能同情谅解啊
托各位的鸿福
好在他最后平安
那天真是把我急坏了
因为他那天10来个小时没有小便
你知道如果你也养猫的话你就晓得
猫年纪大了之后啊
很容易出肾脏的问题
那一般的猫如果10来个小时
都没有小便的话
那很危险的事情
很容易中尿毒
那会不会是肾脏出事了呢
所以那天特别紧张
不过好在最后虚惊一场
纯粹就是我家的猫喝水太少
所以现在开始呢我就要老灌它了
哼哼
好那么言归正传
呃其实在上周内集
就是因为要照顾猫而没录的那一节
我早就准备了一个内容
那这个件事情我要谈了
今天听起来
你可能会觉得有点事过境迁
已经不算是热点了
可是我觉得这也挺好
呃有些热点呢
隔了一段时间之后没那么热了
那么我们聊起来呢
反而比较轻松
那么各位听完之后呢
可能情绪反应也因为时间的间隔呢
会稍微没那么容易被激起
进而稍微能够冷冷的来看
冷冷的来思考
我要讲的事情啊
就是我们都还应该印象由心的
苏州那个女孩子穿和服的事情
那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跟里面的是是非非
那么最近两3个礼拜
我想你已经听过不少看过不少
也不需要我重复
不过好在我今天讲的这个事情
其实只是跟这个案件间接相关
那么要说我要说的这个事之前啊
我们先回头谈一谈
当时大家对这件事情的一些讨论
那么首先有一方当然是一分田英啊
那么觉得今天在中华大地上
一个女孩子穿和服
这种代表日本文化的服装呢
是势可忍孰不可忍
那么所以警察叔叔抓他也没错
可是另外一方面也有很多朋友会说
这是不是有点反应过于激烈了呢
那么怎么样的反应激烈呢
那我们可以这个问题啊
其实可以摆在很多维度来看
比如说我们可以从中日的关系室来看
回想一下啊
从文革结束到现在
我们跟日本的关系可以说是起起落落
那么但是有趣的事情是什么呢
回想在80年代的时候啊
有好几位日本明星在中国是家喻户晓
别墅高昌街
甚至成为全中国人的男神之一啊
那么这在我们今天是不可想象的
那为什么我们中间发生过的那场战争
我们被侵略
有很多同胞被残害的这个战士
好像时间隔得越远
我们今天的年轻一代的朋友
对日本的仇恨反而就越深了呢
一般我们会觉得
一个仇恨是会随着时间被淡忘的
可是现在我们看到情况似乎并非如此
那么但是我刚才也说过了
这完全随着国际局势
两国之间的关系而演变的
那么我们过去几十年
也见过好几次起起落落的返日风潮
那么现在的这种反日的浪潮
会延续到什么时候呢
我们现在还不好讲
好那么再换一个角度来讲衣服这件事
那么有些朋友就说了呃
你穿和服就不行的话
那么那你警察还该不该叫警察呢
警察这个词
可都是个我们从日本再传
回来的一个汉字造词
那么另外还有人啊在指出
我们中国现在使用的日常语言里面
有大量上世纪
初到30年代之间传过来的一些词
都是从日本来的
其中甚至包括一些何志汉字
再来还有很多人说
那我们现在
生活里面的各种的日本用品
日本车是不是也都不该再用了呢
有这种想法的朋友
之所以会把这些事情拿出来讲啊
我觉得是我能理解的
可是我忍不住啊
又要反过来辩论一下
我觉得穿一件和服
跟你口中说话
用了一些百年前
由日本传回来的一些的汉词
又或者你日常生活里面
你别说你家里面有日本的电器
开日本车是有点不一样的
这不一样在什么地方呢
那就是服装这件事情啊
一般而言被认为是一个人的装饰
一个人的外表除了最基础的
遮羞保暖的功能之外
它就是一种展示你的呃
风格的一种东西
同时他还是在表达你的某种身份
我们常常说
我们看一个人平常穿衣服的格调
大概看得到他是什么样的人
反过来
也有许多人会透过穿某种服装
来表达自己的身份
这里所说的身份可不是说是哪一国人
而是比如说如果一个人永远西装领带
那我们大概会觉得啊
他可能是个什么样人
他认同某种形象某种身份
如果一个人永远是t恤短短裤的话
他可能又代表某种身份
那么假如说
服装
同时还代表着你的某种身份的表露
甚至是身份认同的话
那么我们就能够理解
为什么在中国的大城市的大街上
一个人穿和服
会那么样的引起异样的目光
甚至争论了
那是因为我们会怀疑
他是否借着这样的服装
来表达自己对于某种日本文化的认同
那么同样的情况
我们当然还可以再争论啊
就说真的是这样子吗
那我们还穿不穿牛仔裤呢
我们现在跟美国的关系搞得这么僵
是不是那么在可见的未来
这个局面恐怕仍然会持续
甚至越演越烈
将来会不会有一天
我们的警察在街上看到任何人穿牛仔
裤都觉得你雄性姿势呢
嗯但是这又有点不同了啊
虽然牛仔裤是一个非
常有代表性的美国传统服饰
我们也都知道是从美国传过来的
可是问题是
和服跟牛仔裤还是有点距离
那是因为
牛仔裤我们今天都觉得
已经成为一种日
常服装的一部分
而和服这件事情哪怕就是在日本
也都不是一种日常服装
通常在日本很多地方呢
主流的一些大城市
比如说东京大阪这样的地方
什么场合你会看到一个人穿和服呢
那多半是举行一些特别仪式的时候
比如说婚礼
比如说呃
在一些特别的宴会上面
你可能会见到有人穿和服嗯
又或者是某些传统的节日庆典
你也会看到很多人穿和服
又或者说是夏天啊
他们喜欢到河边看烟花
他们所谓的花火大会
那么大家夏天就穿夏天穿着的呃
御衣
其实也算是一种广义的和服的一部分
也就YOU CUT
那么啊当然你可能会争论不是啊
你比如说在一些传统城市京都
可能会见到很多街上很多人穿和服
那很有可能是穿和服的那些人
是身为某些特殊行业的人
比方说他是一个怀石料理店的啊女将
又或者说是一个呃
传统日
式旅馆的一个一个服务员或女将
或者某些传统行业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
他们穿着这种服装
其实还是在表达一种特殊身份
这个特殊身份
跟日本的传统历史文化是分不开的
所以我要简单再回来讲
如果你在中国穿和服
他确确实实可能
并不是那么单纯的一件衣服的事情
而是在表达某种身份
可是这个身份
是否就表明
你真的是那么认同日本文化
恨不得啊
就像很多人批评的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日本是个今日呢
恨不得自己是日本人呢
这就很难断
定了因为我们
稍微读过一点
现代文化研究的人都知道
在上世纪780年代
文化研究这门学科从英国兴起
并且传到美国之后
其中一个非常关键的研究的
对象就是服装跟身份认同之间的关系
有时候一个服装
他会具有某种传统的符号
某种的象征
比如说和服有传统的代表的意义
但是这并不表示每一个穿着他的人
都在透过穿这个衣服这件事
在认同某种传统意义
很有可能他会改造他
挪用他
把他变成一个呃具有自己意义的事情
哇这听起来好像很绕对不对
那不如就让我直接切入
说了半天进入今天的主题来讲讲看
一个关于服装的故事
呃我们今天换一个角度来讲
讲讲看
日本人当初是怎么接受美国代表
有美国风格的服装的
我们知道在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啊
美国作为战胜国是占领了日本
那么日本作为战败国
理应觉得非常的屈辱
那么怎么会有人想要
学习美国人的衣着
要放弃日本当时流行的
就明治维新以来的一些穿着方式
而要学习一种很有代表性的
当时实心的美国风格呢
这会不会出问题呢
好像是会的啊
呃你知道在1964年
也就是东京举办
那次非常重要的奥运会的那一年

那一年的奥运会对日本而言非常重要
呃因为东京获得了1940年的奥运主办权
但是因为战争爆发所以停办
那么后来战败之后呢
日本有10几20年
过的生活可以说是非常的凄苦
我们今天大概很难想象在战后的时候
很多日本人是连吃饱都有问题的
那么衣服呢
常常穿的都是旧衣
绝大部分人都没有钱买新的衣服穿
那么终于到了1964年的时候
日本准备好了
他们重新站起来了
在战后的灰烬里面迅速成长
而且这一次他们想要重回国际舞台
证明这是一个新的
讲究和平跟民主和自由的新国家
要用这样的一番新面貌
来迎接世界各地的游客
但是偏偏
就在1964年这一年的夏季奥运会之前啊
当年的夏季奥运会
是到10月份才举办的啊
那么在真正酷暑的那个夏天
七八月份的时候
出了一个很重要的社会新闻
那是什么呢
就是在东京的最为繁华的
代表时尚风格的地区
银座区里面
其中一条大街叫玉杏通啊
这个通知
是日本人的这个大马路的意思吗
那么在这个预信通上面呢
就涌来了大批的年轻人
那么这些年轻人被当地人形容为是怪
人那这些怪人怪到什么程度呢
怪到了在银座当地的商店
商户打电话去警察局派出所投诉
要求执法单位
立刻出来解决他们的问题
那么说有一群
无所事事的在青少年在街上游荡
那么警察真的派人来看我念一段字啊
这里面这么讲
就发现有一些年轻男子
穿着着以皱皱的厚布制成的衬衫
领肩有奇特的纽扣扣柱
那么说到这里大概会想到
这就是我们今天很常见的那种button down
啊衬衫
哇我不知道我们中文怎么翻译
就是领肩带着
扣子的那种衬衫啊
然后西装外套
胸口处还多出多余的第3颗纽扣
衣料上的格纹图案张扬显眼
卡其长裤或短裤比平常紧缩
后头还有奇怪的袋子
配上长长的极其黑袜
以及雕花复杂的皮鞋
这些年轻人将头发庞分
比例正好是7:3
这种发型必须要风筒啊
吹头发那种吹风机才做的出来
那么警察很快就发现这种风格呢
他们那些小伙子们叫做阿里比
其实阿里比的意思就是源自于英
文的长春藤
IVY LEE
然后这些
整个夏天都在银座街头游荡的青年
他们叫做玉杏竹
就是因为这个族在日本有意思
这不是一个什么民族族群的意思
而是说有一群某种人
他们认同某种雅文化次文化
那么认同这种穿着的次文化
这群年轻人都叫做又逛在玉杏通上
所以叫玉杏竹
那么这些人为什么会成为问题呢
主要就是啊
他们穿着的非常古怪
跟当年的绝大部分日本人都不一样
而且他们的衣着据说还非常昂贵
那个时候日本虽然已经重新站稳脚跟
但远远还不到一个让大家把钱
挥霍到衣服上的一个地步
偏偏这群人呢还特别年轻
他们自己大概没有什么财力
能够买得起这些的衣服
那到底是谁买给他们
他们在用谁的钱呢
那肯
定就是挥霍自己爸爸辛苦赚来的钱
而他们一天到晚无所事事啊
那么就在街上画
跟路过的女孩子们打情骂俏
像这样的事情
看起来日本人认为非常不孝哼
所以呢这个异性通这条路
在那个时候日本媒体把它叫做
亲不孝通
亲不孝就是不孝顺
意思就是这条路成了不孝顺路
为什么呢
愿满大街都是不孝顺的年轻人
那么又由于这群年轻人啊衣着古怪
你就很自然觉得他们行为看起来
也都不顺眼
行为看起来不顺眼的年轻人聚在一起
挡住整条大街
那么就阻碍了很多的商店的正常买卖
这就被认为是一群不良少年
不良青年
甚至有黑社会嫌疑的人在这个街上逛
那警察当然要管一管啊
那么我们今天认知的日本警察
是不太可能管这事
但是在那个时候日本警察真管
还真抓人
哈哈最后好像先后拘捕了2,000多个人
那么其实警察当时在
日本战后的法律上
是找不到任何的正当理由
能够来抓他们的
那么所以呢就只能够把他们带回去
整晚呢就训戒他们一番
那么到后来呢
就要他们的父母来把他们领回家
等等等等
那么就出了这么件事
所以你看
这些年轻人穿的这种服装风格
我刚才讲的长春藤
也就是我们今天如果你熟悉服装风格
大家知道这就是我长春藤风格IVYSTYLE
那么IVYSTYLE顾名思义
是来自美国长春藤联盟
长春的联盟是美国最著名的高校联盟
这边就包括哈佛
耶奴普林斯顿
哥伦比亚
达特摩斯
康奈尔这些学校啊
那么像这些美国最高等的院校
曾经在450年代的时候呢
流行过一种衣着风格
就是我们今天简称的IVYSTYLE
那这个IVYSTYLE有些什么特征呢
就除了刚才我念的那些东西之外
那么其实我自己觉得可能更重要是
当然卡其裤很重要
然后要穿一些网球毛衣
然后往往印上一些简单的校徽的这种
学校的代表学校字样
比如说你是哈佛学校印个h
等等这样的服装
外套毛衣
然后穿的鞋呢可能是penny loafer
就是那种广东人叫蓝老鞋的那种鞋啊
偶尔会穿些棒球外套
那么当然这个听也会穿西装了
那就是一些比较比起传统英式西装
没有那么强的肩
强调肩线可以轻松一点
可能冬天就有一些人字纹的法兰绒
夏天的时候呢就是一些泡泡纱等等
那么就像这样的一些衣服啊
那这个IVYSTYLE
是一个很经典的美国校园风格的服饰
如果你今天要找到
这种风格的衣服的话
最代表性的牌子
可能就是老牌的美国的books brothers
或者说是后来的rough lauren POLO
但是raflon polo又可能还混合了其他风格
比如说叫prep style
那这些呢
衣服风格上都是
我们今天在这就不多谈
我们还是谈社会现象
就反正呢就是当年的日本年轻人
穿了这样非常有美式风格的衣服
聚在街上
结果引起社会的公愤
那么很多大众媒体都骂他们
而且警察还真的出来管
就有点像我们今天在苏州
看到一个女孩穿
和服一样
但是他们真的一样吗
他们其实很不一样
你可以注意到当时媒体批判这些青年
日本的警察之所以去拘捕这些青年
留他们一碗问话
并不是因为他们是
精美精神上的美国人
不是因为他们是战争敌人的崇拜者
而是因为觉得他们很不孝
而是因为觉得他们看起来像不良少年
接下来我就说我刚才讲的这段故事啊
出自哪里
他就出自我现在手上有一本书
这本书呢叫做ami tora
ami tora是个日本人造的词
指的就是美国传统风格的意思
那这本书翻译成中文呢
在大陆版本呢叫做元素牛仔
在台湾翻译的版本叫杨峰和魂
我手上拿着的是台湾版的杨峰和魂
但翻译者是一样的啊
这本书的作者呢叫马克思
不是咱们熟悉的马克思
是个比较年轻的美国人叫david mars
大卫马克思
他只是字正好野性马克思而已
他是个美国人
当年在哈佛东亚
研究所念硕士
那么后来呢就住在日本
那么一路流研究
跟撰
写关于日本的时尚和社会流行文化的
这方面的现象
那整本书要谈的是什么呢
就我根据这个台版的副标题
我觉得就已经讲的很清楚
日本如何在战后历史与文化交流中
保存了美国时尚风格
那这个副标题呢很有意思
他仿佛在暗示
日本
是某种美国时尚风格的一个博物馆
事实上也是这样
如果你稍微流行
关心流行时尚产业
对服装有点看法的话
你大概知道
今天在全世界
如果你想找到最正宗的美式的
刚才我说的埃菲利风格的话
很多人会告诉你那你得去日本找
呃就算你说穿牛仔裤啊
很多也会说
全球做的最好的牛仔裤就是日本
某些品牌的牛仔裤
甚至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参考书
一个摄影机叫take ivy
其实这个很难翻译
因为这个英文根本是不通的
是一本和传说中的摄影机
一个时尚摄影机
呃这个时尚摄影机呢
为什么是传说中因为他绝版很多年
那么他的二手价格呢
在网上被炒卖的很贵
买他的人呢
都是全球那些最热爱
时尚风潮的那些人
或者一些专门研究这些风格的人
就长春藤风格的人
然后呢这本书受欢迎到前几年
终于在美国有出版社拿到他的版权
在版了
那么难道这本书讲美国传统流行文化
不是美国人出的吗
他不是他是日本人出的
日本人制作
日本人拍摄的
那么所以日本在这方面表现的很奇怪
明明美国的传统风格
衣着风格是美国人的
那偏偏日本人对他保留的很好
到今天
都还有些日本人是引以为傲的
在保留这些东西
并且发展他
乃至于制作出了一些刚才我说不正常
的衬衫也好
或者牛仔裤和卡其裤也好
很多人会认为
日本的厂牌做的要比美国版的还要好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从刚才我说的1964年
穿这样的衣服在街上会被警察问话
到了现在发展到我刚才说那个程度
这中间几十年日本出了什么事呢
那我说的这本杨峰和魂或者元素牛仔
讲的就是这个故事
而这个故事里面的一个核心人物
是一个叫做拾金签戒的一个人
这个拾金签戒呢
是很年轻的人在战后的时候
当战前
的时候呢曾经来到过我们的天津
但并不是跟占领军来的
而是当年天津作为租界的年代
华阳闸储
世界各国人都来
他那时候就来到天津经商
那么从小呢就对服装特别着迷
而且喜欢当时西洋人的穿着
而不是日本被改造过的那些现代穿着
在打完仗之后
那么他当然要离开中国回到日本去
那么回到日本的时候
他发现他的老家冈山
已经成为了一片焦土
那个时候的日本呢
生活是非常凄苦的
就像我刚才讲
因为战前的日本
其实已经垮的七七八八了
个战战争结束前啊就达到最后一两年
日本早就粮食不够物资短缺
然后而且很多人都已经饿着肚子
那么在战后呢就更凄惨
那么还有各种的流行传染病
这个时候
美国的军队出现在战败民众面前
高高在上
是日本及一千两千多年来
历史上首度被外国占领
而那个时候日本人呢
心里面觉得
要遭遇的是一场无情的报复
节掠
那主要就是因为当年日本军部的宣
传呢就把美国人形容成都是
无恶不作的魔鬼
那么他们上来之后呢
就一定会轮爆我们所有的妇女
然后杀死用喷火器烧死所有的人
但是没想到美国人来了
却没干这样的事
反而满大街的那些大兵呢
发巧克力
口香糖给这个围绕他们转的小孩
渐渐的
日本人开始在这些美军的存在身上
感觉到双方巨大的差距
这种差距是一种物质财富的差距
对于当年吃不饱的日本
人来讲看到美国人大嚼牛排
在银座的高级的对外商店
抱着火腿回家的时候
他们那个心里的滋味是很难形容的
而又当时很多日本人买衣服
买的就是一些美军穿旧的二手衣服
或者流入到黑市之间的走私产品
但是这些衣服就算是二手
就算是走私也都特别昂贵
一般人是买不起的
在那个时刻呢
日本人从一开始害怕美军
后来发现
双方所有的差距都大到了一个地步
使得他们认为一切从美国来的东西
都是好东西
美国的物质生产是一定要比日本好
就连美国的文化
美国式的生活美
当然还包括美国的服装
也都要比他们强
所以那个时候就开始有一批人
崇拜美国的流行文化跟美国的服装
那么首先在音乐上
这就是美国的爵士乐登陆日本的开始
当然到现在我们也知道啊
爵士乐在日本有多么重要
或者反过来讲
日本对于爵士乐有多么重要
坦白讲如果今天不是有日本人的话
那些最重要的爵士乐手跟唱片品牌
恐怕就活得会比较凄惨了
因为日本拥有全球密度最高的爵士乐
迷那么几乎比得上美国
非常夸张
我记得以前我在欧洲一些小城镇
参加当地的爵士音乐节
那晚上到一些酒吧
看一些比较小规模的演出的时候
有一些美国的乐手来演出
那么在那些舞台登台
大概那个地方比较小啊
那个酒吧也不大
整个地方里面就算坐满了人
也只有我一个亚洲脸孔
那那些美
国乐手在演奏完之后呢我们鼓掌喝彩
他们还会对我用日文来说感谢
那因为他一看我样子
就先入为主的以为
我一定是个从日本来的爵士
乐迷跑来
大概只有日本爵士乐迷才会这么疯狂
跑到这样的小城镇
来听这样的一个音乐节
这我想这是他们的误会
但从这个误会你也可以反过来看
日本人对于美国的这个文化
接受的程度有多么的根深蒂固
结局又从战后那个时候开始
说回这个实金签戒
他就在那样的背景底下
他开始成立了自己的服装店
就在大阪成立
那是1949年底的时候就开始了
他完全做的东西
就是仿制当时他从图片上
跟美国大兵和他们的家卷身上看到的
美观的服装
那么再来呢
他这个店啊在美
在日本的时尚历史上非常重要
叫做van van
你可不要跟现在做那个
你可的跑步鞋
运动鞋那个是那个那个vans搞混
这是另一个van
这个没有那个s啊vam
那他陈列这个VAN
这个品牌在日本是一个具有划
时代作用的一个服装品牌
同时呢他还加入了当时一本
刚刚创办的男性服饰刊物
叫做南芝服饰有个英文名叫MANSCROP
在里面做编辑
这个杂志到现在都还有啊
也蛮有趣啊一个人自己生产服装
开服装店
同时又是时尚杂志的编辑
于是你可想而知
他会透过他做编辑的权利
掌握的板面
来大力推荐他这个服装店
所要强调那种风格
那那个风格是什么风格呢
他就是我们刚才说
的长春藤风格了
他之所以爱上这种风格
除了当年他在图片上看到的东西之外
更重要是因为后来啊
1959年的时候他在美国旅行啊
他看到了普林斯顿
看一个他的老朋友的母校
在那里呢
他看到那些学生们
以充满个性的独特方式打扮自己
他用小型相机
随手拍下几张大学生的照片
那么这些照片后来就成为他在杂志上
报导这个旅程的配图
比方说有一个学生穿着列装外套
松开的深色领带
白色纽扣领衬衫
就是刚才我说的
白色的那种8分档衬衫
灰色法兰绒长裤
肩上还挂着一件外套
那么他就觉得这些人的衣服啊
完全不像当时的日本人想象中的
富裕的美国人该穿的那种浮夸的呃
风格然后呢他还发现
这些风格
这些呃
长春藤联盟的学校
或者其他高等院校的学生穿的衣服呢
就算穿的不是定制的衣服而是衬衣
也都相当有型
那么穿起来显得很利落贴身
尤其他喜欢他们用天然材质
比如说棉跟羊毛来制成
并且经久耐穿而且容易清洗
那么他就想到哎
当年的日本学生没什么零用钱
和长春藤服装呢好像不错耐穿啊
而且呢比较简谱
那么更重要就是
他还注意到这些学生会把衣服穿破
破到一个程度反而有潇洒感了
最明显的破是在什么地方呢
就是比如说衬衫的领子会磨损
然后这个穿的西装外套的手轴部位呢
也可能会脱线破损
于是他们在那个地方会补丁
做些补丁
那个补丁可能是皮一块皮弄上去
那这个甚至今天已经成为一个
你不用破
大家都会补上这个东西
我们都看到这样的外套在街上对不对
然后呢他就发现
长春藤这些学校的学生
理应是有钱人家的孩子
或者家境不错的
但为什么要这么穿呢
他认为他注意到了
很敏锐的注意到
这是20世纪初精英学生
他们透过破烂的制服
来炫耀他的优越感
那么这种状态
也有点像我们以前讲过的
英国那些的贵族的状态
就是故意穿一些呢好像有点老的
有点破损的衣服
来显示自己对衣着其实不在意
那么呃我们一般人都不会穿破掉的
磨损的衣服上街
但是偏偏是这些最有钱的年轻子弟
爱这么穿
那么用这一点来彰显
他们是真正的富二代
是老钱富二代
于是VAN就在1959年的时候
推出了他们自己款式的长春藤的西服
可是问题是
光是靠他一个人啊
这个风潮还吹不起
于是这个故事里面还必须引戒
另一个人叫黑须敏滋
又比刚才我们说的这个拾金签戒呢
要晚一倍
但是这个人呢很有意思啊
也是从小爱衣服爱西装
不爱穿当年学生们都穿的学篮
学篮是什么呢
就是你看日本动漫那种最典型
有点像中山装的那种学生制服
就黑色外套金色纽扣
然后扣到顶端的
或者不一定是金色纽扣啊
可能是普通纽扣也行
那么这种服装叫学兰
兰花的兰
那黑须敏之觉得
所有的同学一天到晚都穿这样的衣
服太无聊太沉闷了
那么于是呢他就想换换风格
正好注意到
拾金签戒
在杂志跟他的店所介绍长春藤风格
于是他们及帮同学呢
就自己组成一个叫长春藤风格研究会
这一点相当日本
就喜欢一些事这些同号就会组织起来
然后组织起来就会开始收集资料
做各种研究
那么他们研究的对象呢当然是美国人
可是他们生活中
没办法碰到那么多活生生的美国人
于是呢就只好从他们能够
在旧衣服店看到的二手衣服啊
或者一些外国进来的一些的
老杂志上面找图片看
然后在上面的
甚至还要分出所谓的真假
长春藤就有的风格他们认为是假的
有的是真的
那么这点也更日本了
就是就算穿个衣服吧
他都要
很仔细的研究里面什么叫做经典
什么叫做伪装
那么做各种这样的研究
但事实上
他们当时的研究心得
几乎可以说是全部都是错的
他们以为是正牌的
其实恰恰不是正牌
那么啊那这个黑水敏子
顶多就自己跟同学
或者毕业之后跟年轻人喜欢这个东西
他又怎么会成为一个重要人物呢
是因为他认识了一个人叫石金祥戒
石金祥戒就是刚才我说的
石金谦戒的儿子
而这个儿子
也在他老爸的服装公司工作
于是就透过这个关系
那么他就被介绍给这个大老板
拾金签戒
那么拾金签就发现
难得有这么一个年轻人
如此热爱我要推广的这种风格
并且那么认真研究
那么就请他加入
自己的公司
并且请他加入masco杂志开始写文章
那么他就帮他们专门构
思种种风格的东西
那么但是呢这里面面对一个问题啊
就当年喜欢这么穿着的人毕竟还很少
更重要的是这些衣服都很贵
就算已经到了接近1960年代
日本经济开始好起来了
当年的日本人要是有钱了
肯定不会先买这些东西的
一般家庭首先要买的是什么呢
就是当年日本人所说的3大神器
那就是黑白电视机
洗衣机以及电冰箱
那么你更有钱一点
那你就可以买3C了
3C是什么呢
就是一个c是car汽车
第二个是color television彩色电视
以及condition air condition呢就是空调
不会花那么多钱买衣服
而van做的这些衣服呢
又一位稍微讲究点
那么风格独特点
所以又卖的特别贵
乃至于当时穿着这些衣服的呢
其实是些富二代
其实是些有钱人家的孩子
所以这个穿着的这种风格人并不很多
那么于是黑须名字呢就想到一个办法
就是为了证明这的的
确确是个生活中可见的潮流
而不是他们杂志瞎掰出来的一种风格
他就想到干脆他们在杂志p一个专栏
就在街头寻找
穿的像长春屯高校生的这些呃
年轻人那么这就是干嘛呢
就今天我们讲的街拍吗
这就是所以有人说街拍
这种今天我们时尚流行
里面很常见的风格
这种
表达一种当下街头文化风格的办法
是黑须敏滋在manscrop所发明的
那么问题是
当时街上也没那么多人爱这么穿所
以他们就只能拍到少数
可是问题是当这么一拍出来之后呢
街上的青年们呢
看到杂志就发现哎
这不是一个
时尚公司打扮出来的模特儿
而是跟你我一样差不多年纪的青年
就在街上就这么穿
那么就开始认为这是一个真的潮流
而且也开始觉得人家穿的挺好
就开始都学着这么穿了
但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啊
就是虽然很多年轻人啊
开始有钱的就直接买
没钱的就努力存钱
想办法要穿VAN
推出的这种
长春藤联盟院校风格的服装
哪怕是买件衬衫也好
当时他们一件衬衫的价格
是日本一个中产阶级月薪的1/10啊
很夸张但是问题是该怎么穿呢
怎么穿才叫对呢
才真的像美国呃耶鲁那些学生呢
他们不知道
因为他们没有相应的文化背景
人家会这么穿
那是人家老爸就教你这么穿
或者你耳濡目染穿出来的
但是他们没有这个文化背景
没有这个土壤
没有这个传统
那该怎么办呢
于是这个杂志就列出了各种的指南
各种的规则
那这些规则呢包括什么呢
我看这本书里面有一段挺好笑
他说呢这里面的黑须敏滋
就成为了这种长春藤学校的非正式
校长那么在这里面呢
他说如果你不正确的穿着的话
你可能会出现反效果
所以呢他就在这个杂志里面
主持一个长春藤问雨答专栏
为青少年解答
各种关于打扮的细节提问
比如说
他告诉读者不要在运动山上打领带
穿休闲西装外套的时
候要避免别上领灯刺针
领带针和袖扣
同时他还提倡长春藤精神
那是一种美国东岸的冷静态度
那么然后有个读者说哎
我打算解开这个帮衬档
那个连着这个领肩的那个扣子啊
那么黑须每次就警告他
那感觉必须得很自然
如果别人识破你是刻意不扣上纽扣
那就是最糟糕的情况
但是黑须敏之无疑相当厚脸皮
因为20多岁的他
从来没有在美国生活过
却衍然自取为判断
何为正统长春的时尚风格的专家
他的自信虽然来自多年的研究
不过也带有不少虚张绅士的心态
当时
他们的同伴在事后接受作者访问时候
解释我们开始编造规则
像是当你穿纽扣领衬衫的时候
领带必须打成平结而不是温莎结
可偏偏当时大家都相信我们
哈哈哈
也就是说
这帮呃潮流推手
服装店的老板
设计师概念的呃创意人跟杂志编辑
他们在创
造一种穿着这种风格的规矩跟
指南他们这帮人其实没有一个人
除了其中一个人
真的在美国生活过之外
其他人都没有
也甚至英文都不会讲
但是都把自己当成专家
而主要就是当年的日本小伙子们
也都真信
那么到了后来啊
这个长春藤风格越来越流行
流行到个地步呢
就是有电气公司好像是三阳吧
找这个VAN这个时装公司合作
推出一系列的长春藤小家电用品
包括给男孩子刮胡子的电刮胡刀
都叫长春藤刮胡刀
有点像当年我们原纸笔
叫原纸笔是因为有了原子弹一样
可问题是尽管这个蜂巢开始流行了
但是主流社会还是很难接受啊
并不是因为主流社会愁美
像我刚才讲的那个时候
主流社会并不是那么愁美
起码在1964年的时候
而是因为当时的成人觉得这么穿着
很怪异嗯
是盲目的追随潮流
然后穿起来的年轻人像不良少年
然后甚至有人觉得他们穿的这个衣服
就跟美国占
占领军离开日本之后
留下那些旧衣服差不多
就我们现在
日本都有经济奇迹要起飞了
你们还在穿着
那些美国战后慈善组织捐赠的旧衣服
太惨了那于是这帮人
刚才我说那帮人就在研究
用什么方法让大家
真正认识长春藤风格
然后觉得这个东西
不是一个不良少年的穿着
而是一个有文化的穿着呢
最好的办法就干脆去一趟美国
拍一部电影回来
然后甚至带一个摄影师
那个摄影师叫临田招庆
拍大量的照片回来做一本书
拍一个纪录片
好让日本人看看
他们所崇拜的美国人中的精英青年
到底是怎么穿的
那个时候啊
日本要出去搞这件事情是不容易的
因为他们1965年想出发
那么但是这个念头只有在1964年之后
才有实现的可能
日本那个时候才刚刚开始开放
可以搭飞机去旅行
那么不过
当时来回机票每人要价是65万日元
相当于当时日本买一部新车的价格
所以在那个年代日本人要出国旅行啊
是极不容易的事情
但是这个大老板是金钱钱
一拍板就说
去赵干
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很擅长经商的人
他比较擅长是推动风潮
那么于是他们就真的去了
去了之后呢
在那一次的航程里面啊
他们吓了一大跳
为什么呢
他们满怀惊喜期待完第一天到波士顿
晚上睡不着觉
想着第二天要去哈佛拍片了
要看哈佛的学生穿正宗的长春藤
风格出来了
没想到在那个炎热的星期一
最早走出宿舍的学生们
穿的是边缘磨损的短裤
和快要烂掉的人字拖
呵呵然后他们当时心想哎呀
怎么会这个样子呢
看来这些学生是比较糟的
长春的学生是荒废学业的学生好
下一批学生又出来了还是这个样子
哼那那么的邋遢
所以呢啊
黑须敏之后来回忆
我对他们穿着的随便震惊不已
事实上根本是绝望到无以复加
因为当时日本人心目中的长春藤
就意味着要穿西装
要带公式包
要拿细长的黑雨伞
跟他们真实见到的情况几乎完全不同
那么后来呢
他们陆续拜访日
美国的其他的长春藤学校
才终于啊
透过百拍也好
或者请一下校方的公关配合也好
才终于拍到点他们想要的东西
尽管如此啊
当地的学生比如说布朗大学
耶鲁大学的学生
也都觉得这帮人日本人怎么那么怪
万里迢迢的跑到美国来
居然最关心的是我们穿什么哈
然后他们这些年轻人多半都会觉得
他们对打扮
毫不觉得有什么可以
骄傲拿出来谈的东西
他们只是不屑的对这些日本说
我来这里
是念书的我才不在乎自己穿什么
那么他们觉得太古怪了这种事
但无论如何
透过这个相片的精挑细选
出了刚才我说的那本经典的
时装指南TAKE IVY这本摄影机
以及
带回了这个经过精心剪辑的纪录片
TAKE IVY 之后啊
黑须敏之时间详介时间穿介
迁介这些
想要证明给他们的日本的顾客和读者
你看
我们拍回来的这些美国年轻人穿着
就跟你们平常在我们这里看到的
是一模一样啊
哈哈
而刚才我说的这个纪录片
或者那本摄影
叫TAKE IVY啊
这是个明显很不通的英文
那么日本人其实常搞这种英文
你看日本用很多英文
那英文都是文法错误的不通的
为什么要这TAKE IVY呢
主要就是因为当年这帮人很喜欢爵士
乐我们知道爵士乐里面有首很
经典的作品
叫TAKE FIVE
他们就直接把这个啊拿过来
改成叫TAKE IVY
虽然有些懂日文的编辑跟他们
懂英文的编辑跟他们说
这是一个错的英文
但他们说没关系
懂英文的才想不到这么妙的名字呢
呃就自己瞎来好
在这样的情况下
硬生生的就鼓动起了一个小蜂巢
然后就出现了我刚才一开始
所说的那一幕了
就是穿着这样的衣服的青年
在银座的玉杏通上闲晃
被人当成不良少年
而那一年紧接着就要举办东京奥运了
那日本就觉得我们这回丢脸丢大发了
本来要展示最好面目给外国游客
没想到东京最繁华
最时尚的区域挤满了这么一群不
像样的青年
那么结果当时怎么办呢
拾金签戒
这个VAN的老板
跟这个杂志里面的主力编辑啊
他就想到一个办法
其实也不是他想的
而是机会来了
就是当年日本做时装设计的
人本来就不多
那么男性给男性做服装的人就更少
所以呢
当年的东京澳主委就只好找到他
能不能帮东京的
奥运里面的日本代表队设计队服呢
他想这好机会来了
他就给他们设计队服
那个西装外套
就是这种长春藤风格的那种杯色
呃只不过整个外套换成了
真的有杯色这个字
原来暗示的那种烈火般的红色
然后金色扣子
那么
用东京奥运里面的日本代表队的代表
制服来给他们的这些东西
证明这是个正经的玩意
然后当时呢
日本警察呢也抓那些青年抓烦了
就想到解铃还须系铃人
这些青年都是VAN的这个永等
都是这个拾金签戒这个大佬
跟他们的徒子徒孙
那能不能请
他出来跟这些年轻人讲几句话呢
于是就真的在某个周日的下午啊
他们还出来搞了个见面会
总共2,000多个喜欢这种潮流的青年
聚在一起
那么那天还有音乐有摇滚乐什么的
然后这个拾金签戒走上台
对着年轻人说
你们知道吗
你们穿这个衣服
它不是一种潮流
它是一种文化
它是一种传统
人家在美国啊
那是东岸新英格兰地区精英文化复传
子子传孙的一种优雅的传统
你们千万不要乱来啊
那么今天去玩了以后大家别再出来
闲逛不要让人争论
我们都是正儿八经的大好青年对不对
大家回家去吧
哈哈后面他们真的都乖乖的回家了
然后他又播放这部电影给警察看
让警察看到
你看你说穿这些衣服不良少年
那你怎么解释
普林斯顿的学生也都穿这些衣服呢
难道人家也是不良少年吗
那警察看完就觉得哎
其实没有那么不良吗这个风格
那事实上
为什么那些当年的日本青年这么听
话啊这个时尚教主一说你们都回家
你们还真回家
主要这些新闻
那时候已经暑假快放完了
大家真的该该开学了
没那么多功夫
每天成的从早到晚在街上聚集闲晃了
但是东京奥运来了之后啊
又遇到另一个意外
这个意外是什么呢
当年这个mascarp杂志的编辑们都觉得
这下好啊
全球的游客运动员都来到东京了
是一个我们现场观摩
最新时尚潮流的时候了
然后呢他们就守在这个东京的机场
想去看看这些
外面来的人带来的最新潮流
符不符合他们原来设想的这个状态
符不符合他们卖的衣服
跟推广的风格那种状态
那么他们等着去拍
然后等着去做写生插画
结果一批肌肉结实的男子
无精打采的通过海关
穿的是运动衫和毛衣
最惊人的是脚上踩的是
橡胶鞋底帆布鞋
那么接下来几周呢
他们这帮人
随处都在外国游客的脚上
看到这种运动鞋
而这个1这种东西啊
在日本是放学之后或者运动时候穿的
绝对不会在公开场
合穿你在大街上穿
就等于你穿着浴
室的浴袍走到街上一样
那么这怎么办呢
没关系把它变成商机
他们立刻也开始卖这种鞋子
于是
日本也就开始有了他们自己的这种
美式风格的帆布鞋
然后正好利用这些大批
涌进东京的国际游客和运动员
真人在街头示范
使得日本从本来就从美从外的日本人
看到之后哦
这果然是世界最新潮流
于是又学起来了
再下一步那就是t恤了
因为这个时候他们会发现
其实真正美国优秀青年也好
运动员也好
国外来的游客也好
没有什么人会像他们想象中的那种
长春藤风格的
穿着节领带啊
穿西装啊
当然那也是夏天吗对不对
不会穿的那么热
而是大家都穿着t恤
于是他们就发现t恤才是最新的潮流
于是也开始卖t恤
那么并且把它也
说成是一种长春藤风格之一
或者是接着后来的prep学生风格吧
我们叫做prep风格
估计这么翻译
总而言之呢
经过这一轮之后啊
这种美式源自校园的风格就正
式在日本立住脚了
尤其是那个时候啊
因为这种市场大了
所以VAN的产量也增加了
类似的品牌也出现了
使得这种衣服呢
这种风格的衣服
越来越容
易成为一般年轻人负担得起的衣服
当然也要加上日本本身的经济起飞
但是好景不长
日本人崇拜美国那么久
这时候却迎来一股浪潮又要反美了
那就是1968年
69年的时候的日本的反安保斗争
再加上当年呢
全球呢都在反月战
美国的反文化潮流非常激进
也影响到了日本
日本不是还出了一些呃
后来沦为极端恐怖分子的次军吗
是最极端的走到最激烈的共产主义者
或者致命的共产主义者
最后都成了恐怖分子
那么反正在那个时候呢
年轻人是反美的
那么就跟全球的年轻人一样反美
包括美国自己的年轻人这又该怎么办
就在这样的背景
慢慢到了70年代的时候
van也因为经营不善破产了
尽管破产
但是他却留下一笔重大的遗产
那就是在这个公司工作过的人
我等一下还会提到这一点
那么先说回70年代
70年代在
反美的这个思想因
因素已经种下来的时候

还是有一些年轻人喜欢美式风格穿着
于是也去美国考察
到了美国考察之后就发现哎
原来
美国的年轻人也在背叛他们的父辈
也在背叛他们的主流建制文化
甚至可以说
全球青年的反
美的资讯来源跟思想来源
恰恰就来自美国
只不过在美国
那是西皮市运动之后的一种产物
他们反对越战
进而反对美国的当时的国家体制
但是他们自己也都还是美国人
那么所以他们就把当时的这种比较
站在反对立场的美国的青年风格
又带回来了
那么这种风格是什么呢
就是运动啊
就开始喜欢慢跑啊
喜欢回归大自然啊
喜欢穿运动服装户外服装啊啊
喜欢穿耐穿耐磨
比要比原来埃菲利的服装更耐穿
耐磨的比方说牛仔裤啊等等
那么于是就兴起了heavy duty
那么这个词英文词就进入了日本
那么这个时候出现了一本杂志啊
到今天中国据说有不少青年读者
支持的叫做popeye
这个杂志也创办了
里面的风格就是那种冲浪
滑板式的风格
登山的风格就来了
那么这些青年人呢
就借着反美来推销一种美国的次文化
雅文化的一种时装风格时尚风格
甚至再过一段时间70年代末的时候呢
日本青年又开始回归
要寻找那种传统长春藤
穿的衣服是怎么回事
我们知道潮流总是反反复复
一轮又一轮
那么总而言之
他们就在美国的时尚文化影响下
兜了一圈又一圈
而每一圈都比上一圈更认真
有人更有能力去美国考察真实的情况
那么能不能说他们带回来的东西
就一直都是
美国真正的他们的流行时尚文化呢
这点就很难讲了
我们可以用一个例子来说明这种服装
跟身份或意识形态之间的关系啊
那就是日本曾经有一个年代呢
就很多青年人啊
喜欢留那种所谓的飞机头
然后穿着一些呢夏威夷衬衫
然后皮夹克皮外套
穿一些很粗旷破洞的牛仔裤
那么这种风格
被当时又被认为是不良少年穿的风格
而且穿这种衣服的青年人
真的想让人觉得自己是不良少年
觉得自己是很非常狠的坏人
然后而且还要骑着重型摩托车
也就出现了日本所谓的暴走族
可是这帮青年又有一批人再走下去呢
就开始仿效真的跟黑
帮有关联的右翼团体
我们知道日本不是战后到现在
都一直有些极右翼团体
心里面坚持信仰
那些早已破产
腐败掉的军
国主义或者民主主义的那种
那种意识形态吗
那么这些民族主义者呢
也有他们的穿衣服的方法
每次在聚集集会的时候
都会穿着藏青色
清洁工制服改造成的仿军装
那我刚才说的这种不良少年呢
就放弃了原来的美式风格
改穿这种衣服
他们叫特工服
特工就是那个神风特工队的特工
然后而且身上甚至会用拼出一些
穿着一些绣线
绣出一些右翼的那种军国主义的标语
甚至
他们还会挥舞这个日本帝国时期的军
旗那么头戴上面呢
要放上纳粹的那个十字
然后有些飙车的帮派
更用纳粹和希特勒来命名自己
那么你想看这帮人是不是疯掉了
但是根据后来学者的研究
跟当时一些人类学家的考察
跟他们接触
发现这些青年其实对民主主义
对军国主义一点兴趣都没有
甚至毫无认知
那为什么他们要穿成这个样子呢
只是因为穿这样的衣服看起来很坏
嗯很坏那就很酷
哼坏孩子比较酷
所以他们其实是想耍酷
而并不是真的认同日本及右
翼的军国主义思想
更不是认同
在全世界都被唾弃的纳粹法西斯
只是因为觉得穿的像那个样子很爽
很酷那么很很时髦
就只是这个样子
说到这我们可以稍微总结一下
日本流传的这种所谓的美式时尚文化
或者他们
吸收的来自各地的
时尚文化是怎么回事
有几个要点
第一个要点就是
虽然他标榜
他们学的是正宗美国长春藤风格
或者后来流行的种种风格
但其实都是经过他们改造的
就像刚才讲的
有的规则是他们瞎编出来的
其实就连重视规则这件事情
就已经有问题了
为什么呢
因为真正的
美国当年的长春藤联盟学生
就算是更老一辈的
还是穿那种衣服的人
他们其实心目里面也没有什么
必然的规矩可言
所以他们穿的
就是他们认为自然的穿法
或者自己可能会做各种的调整
改变混搭
但是到了日本
一个凡是喜欢讲规则
凡是喜欢讲传统
凡是喜欢讲精密的材料收集
分析以及研究的国家
他们就把它当成了一套有指南
有文法有字典的教科书一样
来传输这种风格了
而这个风格
其实已经跟原来的东西很不一样
原来的东西在美国呢
在不断的演变当中
而日本在这个意义上来讲
他们还真的有一批人
把这个风格穿成了活
化石就是今天的美国
你都见不到有人会穿的这么像30年代
40年代的美国的高校的大学生
但在日本你却能够见到
第二个特点是什么呢
那就是这些人穿着美式服装风格
并不表示他们在认同某种
相应的美式的生活文化
就像那些穿的很像右翼
极端分子的不良少年
其实并不懂得那些右翼
的军国主义的意识形态
他们只是想耍酷
所有这些风格到了日本之后都
是一种穿着的潮流
而不是一种文化的表征
在很多别的地方
比如说英国流行过的帽啊
或者这种服装风格
他都不光或者朋克
他不是一种穿着的风格
它是一种生活方式
它是种生活态度
它是一种雅文化
但是到了日本之后
它就只是一种有趣味的表达形式
只是一种造型
再来呢他们一开始的时候注意到
美国的青年已经不像他们原来想象
那么穿的时候
他们给自己的解释就是
美国的年轻人其实没有那么关注
时装打扮
而我们日本比他更加关注
发展到后来呢
他们就会说
我们其实已经走出了自己的道路
没有必要凡事都要继续学他们
所以这本书里面呢啊
最后这个大卫马克思
他有这么一段话
他说牛仔裤
休闲西装外套和运动鞋
虽然诉说着一个独特的美国故事
但在70年后的日本
日本人也就今天已经在这各式服装里
增添了自己的社会意义
就好像engineered garments的铃木大气
这是一个很有名的服装品牌啊
他的老板跟主设计是铃木大气所说的
谁说传统美式风格属于美国
日本人根本已经把它变成自己的了
日本版的长春藤如今已是一套丰富
充满活力的风格
与50年代的长春藤联盟校园时尚有别
刚才我们介绍过的那个黑须敏芝
他解释长春藤就和炸猪排非常像
炸猪排原本是个德国菜
但现在却变成日本料理的一部分
上桌的时候还要附上米饭跟大酱汤
用筷子来吃
我想长春
藤风格就逐渐跟炸猪排一样
虽然60年前源自美国
但在日本发展了60年之后
他已经变得更适合我们了
并且到了最后
日本还把自己从美国
学过来的时尚风格
反向输出到美国乃至于全世界
这里面最重要的代表
就是你我都很熟悉的优衣库
优衣库作为全球最大的服装公司之一
他的老板刘锦正啊
从小就在刚才我说的这样的潮流底下
耳濡目染长大
他的爸爸就曾经在我刚才说的那家
已经破产的日本引领了美式风格的
van那个公司的一个加盟店里面
经营一其中一家加盟店
那么所以呢
当他创办优衣库的时候
肯定是在这样的背景底下
当然那个时候他学习的已经是更
后来一代的美国品牌
那就是gap
你还记得这个牌子吗
呃刘景正
后来在见到GAP的创办人
跟老板他们家族的时候
跟他们说你们是我的老师
我一切
做的东西都是从你们那里学来的
而刘瑾正呢
自己在创办了优衣库
在大型渠道卖的到处都是的时候
拾金迁戒已经是个老人了
他晚年走进优衣库的商店出来
觉得非常认可
他觉得这种大众化的美式风格
就是他一直想要做
但是当年没做到的事情
你今天想想优衣库
想想优衣库怎么样干掉了GAP
虽然是学习GAP
并且在全球广社分店流行起来
变成他的风格
当然我们不会觉得
优衣库有什么特别的时尚风格
但是你想想看
他已经把这种从美国带
出来的服装文化变
成让我们觉得非常自然
自然到就像我一开始说的
你今天一个穿牛仔裤在街上走的人
你不会说他你是不是个崇拜美国人
美国人是我们敌人你还敢穿牛仔裤
你给我把它扒下来
我告你雄性姿势我们不会这么做
那是因为
牛仔裤已经进入日常生活服装的与
会库的一部分
那优衣库干的就是这样的一件事
而这却是一间日本公司
好讲了这么半天了
我都不知道我算不算回应了
我们一开始讲的
苏州和服少女那件事情
但是我觉得日本发生过的这个故事
相当有趣
能够让我们看到服装
文化
认同和产业之间那种错综复杂的关系
他绝对不是那么僵硬的一对一的
能够找到一些东西去对应起来
而是在不断的演变里面
在不同的地方
他会发展出很不一样的面貌和结果
那今天啊
本来我还想留点时间呢
多跟大家聊一聊
大家给我的意见跟问题
因为累积下来好几期相当多了
但是呢
今天你看讲到这都已经一个多钟头了
那我看就只好先暂缓一下
那么累积一些各位朋友给我的留言哎
正好让我将来可以甩一甩
说不定专门用于其呢
来回应大家的留言怎么样
那么但是我今天呢
还是要放首歌给你听才行啊
对不对好久没听歌了我们
那我就想到啊
前几期节目的时候我讲到重庆的大火
讲到重庆大火的时候让人非常的难过
那我就想到了一首音乐
这个音乐是一位朋友啊
提醒我们
来听的这位朋友叫24
是前几期的节目的留言了
他说重庆从今天开始降温
最高降到39度
但此时此刻比起高温
比起嘉陵江水位
更担心的是净云山的火情
这几乎是重庆这10几场山火里
最大的一场
而如果今晚的隔离带守不住
还有可能是损失最惨重的一场
前些天
北贝一直挂在全国最高温榜首上
大家苦中作乐
挑开北贝原是重庆后花园
这是后花园起火了
现在我真想时间倒流
退回去堵住大家苦中作乐的嘴
因为后花园真起火了
如果那道防线守不住
可能烧到的就是拱洞
银山红豆杉沙罗
是246棵992属
1,966种植物
以及17亩119棵1,071种昆虫
往年这些时日
大概会听一听川籍音乐人白水的
巴山夜雨纷纷
然后伴着雨声入眠
但今天晚上没有巴山夜雨
只有为静云山的痛与忧
不要刮大风
也可以暂时不要下雨
只要让重庆山火先被控制
那这当然是之前好多天的留言了
上礼拜的留言
但是我觉得今天
我们仍然适合适合听一首
巴山夜雨纷纷
这是白水
是我们国内一位非常独特的音乐人
他既有非常实验性的作品
也有像这首歌这样子温婉的民谣
今天我们都知道成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虽然这讲的是巴山
但是古来的四川文化
语言底下孕育出来的声音
我还是想用它献给在重庆的朋友
成都的朋友
我们听白水的巴山夜雨纷纷
放着梦中
下次相逢

巴山雨
雨纷纷
何处有故人
放入梦中锦鲤花
风似水清殇
巴山一蝶雨纷纷
南絮北钟拂香云
可怜心中落魂人
乱世
在天涯
笑谈鬼世梦中
相逢是何方
相逢
是何方
1 1
6
6
7
8
8
4
4
11
6
6 7
one
two
th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