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上一集节目呢
我不是说到之前累积了
好多集节目的问题啊

原来还没有好好的在这里跟大家交代
那一些留言呢
我觉得也需要回应一下
所以今天又是我们8分水时间了
我就来回应一下
呃各位朋友怎么样
那么老习惯节目1开头先道歉哼哼
有一位朋友叫YOU dora 呃
你说到啊
歌堂短道长下棋
又要因为念错字盗窃了对
因为我发现好几个朋友也都指出来
我上回介绍珍宝海鲜坊
说他的由来呢
是香港过去避风塘里面一种船
一种叫割塘墩
割塘墩是来自于割塘船啊
那是过去老广州荔枝湾那上头
的一些小艇
水上人家在上头呢呃
给人家过来在船上吃饭
然后听音乐唱唱歌
所以叫歌堂等
那那个那个叫歌堂艇或者歌堂船
但是后来有了比较现代化的等
船之后呢
就直接用等船搭建了
那就可以空间更大更方便
那这个短字我念成了等字啊
这明显就透
露了我的广东话是母语的问题
哈哈因为我们广东话叫做等损呢
这这种等传叫等
然后割糖等我们叫割割筒等
所以我一下就念成了割糖等等哈哈
啊对对对是的哎
所以别我的
我舌头都打结了真是好然后呢YOU DO啊
又指出了一位很多朋友都指出的错误
还有6月22号是丙武月丙武日没错
今年不是人影年吗
丙武年怎么说呢
好学学求普及
哈哈哈有多晚你说的又对了
这也是很多朋友指出您不容易
一个人要负责
指出我两个错误
对我一下口快说错了
其实今年是人影年啊
并不是这个丙武年丙武年还没到呢
丙武年呢应该是2026年
还有好几年呢
那么上一回的丙五年
对啊 60年
请问那是1966年再一轮的丙五年呢
还有个三四年啊
2026就来了
那这个道歉结束那再来呢
还有一位
手机号是165开头尾号4061
您说到的呢
是在上一集节目
我提到唐
山的那一个性别暴力事件的时候
你说道长
外面那个女
还是跟他们3个女孩一起的
你没看到开头他是出去打电话了
对您说的是
那除此之外呢也有朋友指出呢
我还搞错了另一件事
比如说像瞎剧望
你就说到
希望我仔细确认一下视频
并做一下更正
我说前台结账的两名男子
是绿衣嫌犯的同伙
但视频里面
他们俩很可能跟绿衣嫌犯并不认识
绿衣男很可能只是跟老板娘说
要把女生
怎么了
结账两男凑巧在旁边开打的时候
那两人也没上去帮忙
而是去找到并复
制自己房内同桌的女伴
绿衣男的同伙
都是从房间外跑进去参与围殴的
你说的又一个女围观
女生想劝架被男生拉住
那个男友就是其中一个结账的男子
您看的真是太仔细了
我在这里郑重向各位道歉
以及向啊我当时提到的那个啊
首先在唐山案子里面
烧烤店内首先打人的那个绿衣男呢
呃我说他去
视频拍到他是镜头拍到
他去结账的时候
跟两个人说把那个女生怎么样
那其实很可能
他跟那两个男生是并不认识的
那两个男的是凑巧在边上
而我提到了有一位女子在外面
打着电话回来
看到有人在打架有人在打人的时候
然后呢就上来帮忙拉人
那没错那个女孩子其实是跟
首先遭殃的那3名女子呢是同桌同行
她只是之前出去呃打电话去了
那我当时
是没有看到一个很完整的视频
所以犯了这么多错误我也看的不仔细
好在我们这里呢神通广大
那么看东西看的非常的细致
这真是我要好好学习的
感谢大家
那么希望大家原谅我犯的错误
还有一位朋友啊叫zz
你说道长
有件事我一定要在这里提出来
你上回最后一段说到我介绍的julie cruz
啊说他患病用了一个感染
系统性红斑狼疮
我觉得这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可能是口误
因为我不是医学专业
出错也很正常
但希望呢
你能够有机会改正一下这个错误
那就是感染红斑狼疮是个错误的表述
系统性红斑狼疮
是一种自身免疫性疾病
它不会被感染
并不是一个传染性疾病
鉴于我们这个社会对传染病的污
名化联想
我觉得这个事情还是要说清楚比较好
您说的太对了
非常感谢您指出我的确是口误了
系统性红斑狼疮
它确实是一种自身免疫疾病
不是被传染的
也不会传染人
大家千万要注意
这是个挺麻烦的一种疾病啊
那真的是牵涉自身免疫系统的事情
如果我看到后面这也有些朋友说
怀疑自己身上是不是也有了这个病
我觉得一定要去搞清楚
要要查资料
千万不要拖
千万不要随便相信
网上搜寻过来的各种的偏方啊
奇门的疗法等等
这个非常重要
谢谢大家愿意指出我这些问题啊
我真的很感激
那另外一个让我觉得很感动的是
我们前一集节目
在讲完性别暴力问题之后
有许多朋友在这里做了一些
很厉害的分享
让我很佩服
比如说有这么一位朋友叫FAN
就说到呢
当时我说我们男人呢
在今天的这个社会里面
我们要有种街头智慧
怎么样去
使得我们的女性同胞感觉到更安全
比如说走夜路的时候
如果你前面有个女子单身女子在走路
一个人在走
然后你在后面
那你怎么样让他不要觉得紧张
觉得后面这个人是坏人呢
我介绍了一点小方法
那这位FAN就说哎
也分享一下男性在夜晚遇到陌生
独生女性的电梯版街头智慧
尤其是很晚回家
碰巧遇到楼里的独生女性
要同时乘电梯上楼
如果对方先到了电梯等候区域
我会先退出去
在外面等于两分钟
待他上去了我再去按电梯
如果我已经进电梯了
对方也恰巧进来
我会按一个比对方低一
两层的楼层按钮
先于对方离开电梯的轿厢
哇哦您这真是太厉害
说实话我还真的没有想过
那我等下回头再说
为什么没有想过搭电梯的街头智慧
你看我们这里啊还有好几位朋友
都是男性吧
也都提供了自己的相关的经验
很值得我们去参考学习的
同时呢也有一些女性呢
就说到了自己的一些尴尬的经历啊
比方说有一位朋友就提到
说曾经试过呢
半夜在路上走着
忽然后面有个男的喊住自己
我就觉得特别害怕
立刻就想拔腿狂奔
没想到后面的人在喊哎你掉了东西
才发现原来他是好意
看到我走着走着丢个包子
包包里头丢了东西出来
那么我就觉得哎呀怎么这么尴尬
真是真是不好意思
还以为人家是坏人呢
另外有一位朋友呢
就说有天路上走的正好下起大雨
结果后面有一个男人就冲了上来
原来他打着一把伞是想帮自己撑伞
结果害的自己之前那几秒钟的贴
心吊胆
这个心都要跳到嘴巴喉咙口了
那么想想
这怎么会对人这么没有信心了
怎么会这样子误解了人家的好意
那就觉得很不好意思等等
那么光是说到后面这几位
女性朋友说的这些事啊
我们就能够回应一个问题了
这个问题是什么呢
因为我也看到那一期节目之后有人说
哎呀我们
男的
如果做什么事情都要这样子去着想
就是我说的这种街头智慧啊
这是否啊反而也是1种不平等呢
就是如果我一个人搭电梯
一个女的走进来
看到我一个人在电梯里头
为什么他不是先按楼下一层
让他先走好让我放心
而是我反过来跟这么做呢
有人会问这样的问题
这纯粹是个逻辑探讨啊
是有道理的
那另外呢还有朋友就说到
就啊
如果我们比如说这女性朋友就说到
这个男人
并不需要什么事情都要对女人这么的
课外的讲街头智慧
反过来我们也不应该说女孩子呢
最好半夜别出门
少穿点铺路的衣服等等
这本来就是社会的错
为什么是个人女性个人的责任了呢
在这里呢
我要再说明一下
我所谓的街头智慧是什么意思啊
我的意思是这样的当然
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总是叫女孩子
晚上不要一个人出门
不要穿的太过铺路
然后不要去趁
甚至几个人一起去吃烧烤
都是危险的了
这是不对的
这种不对的情况就是发生在
当我们社会上
有一个很严重的性骚扰问题
的存在的时候才会如此
而性骚扰之所以存在的一个前提
我们以前也讲过好几次
今天就不啰嗦了
就是因为有一个性别不平等的结构
在这是一个道德问题
阴然问题上面我们会说
我们绝对不可能说所有女孩子
你就不应该
请注意啊你我不能
我绝对不能说你不应该半夜出门
我们应该人人都能够安心安全的出门
享受到一个安全的社会环境
这是我们应得的一个权利
在道德上
我们绝不能要求一个女孩子
半夜不要自己一个人出门
或者几个人出去吃烧烤
这是错的
但街头智慧是什么呢
街头智慧指的就是当我们知道
这个社会是这个样子
现在有这样的情况有唐山这样
的事情发生的时候
那我们该怎么样自处
身为女性
而身为男性
又该怎么样让我们的女性同胞安心
我们这么想让人安心
并不是为我特别把女性看得很弱小
要总是要保护这是错的
而只不过是因为这只是一种
基本的人对人的善意
我举个简单的例子啊
我现在还有这种习惯
就是跟人一起走
比如说跟同事们朋友们一起走的时候
如果我走在前面我就会开门吗
然后扶着那个门让别人先过
遇到电梯来了
我也是按着电梯扭让别人先进
等等等等
很多时候呢
会让人误会以为我这是不是在耍什么
很老套的那种男性三文主义下的
绅士风度
让男人要让女人先走
不是的
其实我都是习惯男女都让他先走
我没有分男女的
但这个东西为什么会有这种习惯呢
这并不是我多了不起啊
绝对不是我
我都说过很多次我糟糕透了
这只是一种习惯
这个习惯的形成背后则是因为
一种很简单的友善而已
这种比如说你看到人打招呼
然后你看到拖地的大婶跟他说一声好
然后说他辛苦了问候他一下
这就是一种很基本的善意
有时候
我们男性要有这样的一种街头智慧
不是出于保护女性的行为
而是一种善意的表示
那为什么要有这种善意的表示
这前提就是因为我们刚才说到的
我们这个社会
是有这样的现实情况问题存在吗
对不对否则的话
你看刚才我们说的
有些女性朋友在这里留言
说自己为什么在路上遇到
也说有人喊住你丢了东西
或者想帮你打撑伞
都会本人先害怕呢
你这样看
这种根深蒂固的恐惧感是怎么来的呢
难道这种恐惧感不就是因为
一种从小到大的妾身体验而来
或者说是女性同伴
或者是女性的亲属之间的一种教导
或者说一种经验的分享而来的吗
那如果是这么普遍了
你还能够说
我们没有一个对于
我们社会没有一个结构性的
系统性的让女性感到不安的问题吗
别说我们这有位朋友叫奶而不花
这个留言让人特别难过
是这么讲的
他说对于性骚扰已经习惯了
中学的时候
公交车上有大叔趁机趁拥挤模拟
大学老师假装教你磨你
公司上司趁酒醉摸你
我推开大叔
大叔说这孩子不讲理
我推开老师
老师说这孩子不懂事
我推开上司
上司说与我价值观不合
不适合继续合作
每当这种时候我深深感到自己的弱小
但也同时明白
所谓勇气
就是明明意识到危险仍然捍卫
因为知道靠什么
世界的价值观一片和谐是笑话
只有自己才能保护自己
这句话就
用一个很残酷的
一段言语说了我的这种想法
就是我们所谓的街头智慧是什么
无论是针对女性的或者针对男性
这种街头智慧是因为
我们可能很多时候
没有办法以自己为小的力量
去做出很大的
结构性的改变
那在这种情况下
我们怎么样好好保护自己
怎么样好好尽量的去让身边的人安心
其实就是这个意思而已
那另外还有位朋友叫派对12137
你说呃我是一名大学教师
和你一样
我也感觉自己生活环境相对安全
甚至黑社会从我眼前过我也认不出来
哈哈哈
哎你这个对黑社会的辨认能力
不是很高配哈
好然后你说这次事件让我受到
很大的视觉冲击
我有些联想
是否某些非常少数呢
男性对于女性的骚扰
在学校期间就有苗头
但学校出于各种权衡考虑
其中包括对学生的保护反而纵容了
最终导致这样的男性真正走进社会后
更加变本加厉
直直闯下大祸
第二女性主义觉醒当然肯定是好事
也是必要的
然而常常被提起女性力量
是否更多聚焦在精神
智力学识方面
对于人体本身的力量关注还不够多
男女之间巨大的力量差距
毕竟客观存在啊
说简单点
遇到坏人的时候
有机会一定要能争取逃跑
真正的跑
所以奔跑吧姐妹们
哎呀派对12137您说的这个问题啊
我觉得是个很大的问题啊
我们不能够在今天仔细讲
就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些男人
会会会在这个社会上做出这样的事情
是不是跟他们学校教育就有关系呢
一般而言
我我看到材料是说是有点关系的
就学校里面并没有
我们今天学校的教育里面并不包含
1性别意识在里面
就是具有更平权的更现代的性别意识
并不在很系统性的教育的教程里面
学校的文化的培养里面
所以学校往
往会复制了
很多社会上本来就有的东西进去
而不自觉
包括这种男女之间的地位的差异
以及男性对女性的这种
言语或者行为的骚扰
有时候是很容易纵容
当然我知道
很多学校老师要是看到离谱的事情
一定会出来处理
一定会坚决制止的
但是在看不到的情况下该怎么办
那就是另一个问题
那第二呢
就说到这个女性的力量问题啊
我们这个社会
我们总觉得我们比以前文明了
这个世界今天不再是比较谁的肌肉大
谁的块头大
谁就能够比较夺取更多资源
获得更高地位的时代
是不是由于我们再不是一个靠体力
论高下的一个社会
所以我们当然会认为
就女性如果天生的在体力上
体质上的原因
没有办法跟男性相比
婴儿要处于弱势的话
我们大概都不会觉得这是一个文
明的道理
是不是这样子呢
那当然啊
也是一个街头智慧
那女孩子要
所以为什么你看到很多女孩子学
自位数啊
学这些东西啊
我觉得这时候是一种因为
在这样的情况下
他就得透过这种学习
增强自己的体力体能
和特殊的技巧来保护自己了
那当然呢
我们我知道肯定也会有朋友说不会吧
不至于吧
这是不是有很多个案的
哎呀一说个案的个案可多了
我就是个个案
我觉得我都是能够随便被女人打
死的那种
哈哈哈哈哈哈像我这种老头
哈哈
就我我身边很多女孩子就论体能呢
各方面都比我好太多了
我这种是要完蛋的
在活在以前
早就被淘汰饿死在荒野之中了哼
另外还有一位老朋友啊罗基朗开米啊
我们以前也回应过您的留言
您今天在这里留了一段话
跟我们刚才说的这些事情是相关的
而且是我看完就觉得很震撼的
我必须在这里要把它念出来
你说我今天在这里留言啊
是因为今天的话题
指的就是那次关于唐山暴力事件
是因为这个事
跟自己给他人
带来一些痛苦经历是相关的
在这次唐山事件之后
我的愧疚感更加深了
因为我是一起暴力事件里面的加害人
事情是这样的
去年夏天的一个晚上
我跟朋友一起在外面喝啤酒
喝到深夜之后我就断片了
第二天在派出所醒过来
我才知道自己昨晚打了人
被人报警带走了
结果是有两个一起喝酒的朋友
被我打成了轻微伤
还有个女生虽然没有受伤
但也被我推倒了
应该是受到了我的骚扰
甚至我在打完人之后还跑到路上裸奔
而我自己
完全没有了关于这段事情的记忆
断片根本不是借口
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之后
我想尽一切办法去盗窃和赔偿
然而我受伤的朋友没有选择原谅我
还是将这件事情上升成了刑事案件
直到今天我还是取保候审的状态
本着我的是法律的制裁
但是我知道我给他们带
来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
不管法律怎么制裁我
大家怎么骂我都是应该的
都是远远不够的
我对自己百般责备
这1年的取保候审时间里
我没有一天不厌恶我自己
我之前是一个高中老师
出了事之后我立刻营救辞职
我自己本来是个非常尊重女性的人
但这次的事情
好像把我整个人生都打碎了
从此之后
我跟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关系了
我就是一个暴力罪犯
是一个社会的败类了
这一年里我再也没碰过酒
我这辈子也不会再碰酒了
我害怕我自己会变得不是我自己
我知道在这些世界里面
加害人是没有资格出身的
因为我给别人带去了痛苦
我实在是罪该万死
说什么好像都是在讨骂
在这次唐山事件之后
我看到那些触目惊心的视频
想到了自己
我的愧疚感更深了
那些评论区里的每一条指责的评论
都是在指责我
那些被我伤害的人和家庭
包括我自己的家庭
都承受了一些什么
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来弥补这些事情
到底是继续道歉
是更多赔偿
还是像网友说的一样
动手的男人都去死呢
这一年没有工作
我看了很多书
听了很多道长的节目
但我还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生
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是不是还有资格
继续去谈论跟这个世界有关的话题呢
我斗胆留言哦
希望你看到之后不要反感
但我真的很想找到一个方法
弥补这件事情给他人
给社会带来的创伤
或者想办法救赎自己
作为我这样一个犯罪的人
如果在这里让道长和各位厌恶
真的十分抱歉
对不起
罗杰朗凯米
你今天说的这段话太有勇气了你
千万不要向我抱歉
我不会厌恶你的
因为我跟你一样
我们大家都是犯过错误的人
我想说的是啊
没有什么人在世界上是不犯错的
那有的人可以犯下非常严重的错误
我认识我有一些朋友
是过去因为犯过严重罪行而坐牢的人
但他们仍然是我的朋友
可是问题是我想说一件事啊
就是您说的这个
您身上发生这个事情
我完全感受到你的痛苦
嗯那可能是一辈子都不会抹的掉的
我小时候做过的一些错误犯过一件事
我以前也在这个节目讲过
我知道今天有时候都会回来
嗯呃缠绕着我就回想起来
那种对曾经做过的错误
对人造成的伤害
你如果后来回省的话
很可能会折磨你一辈子的
是不可能修复的
嗯如果你想
追求的是把这些事情完全都能够
解决掉或者是让我们玩满了
那是不可能的
别人会不会原谅你呢
你也永远不会知道的
有可能是永远不会的
那该怎么办呢
在这里我要先指出一点啊
就也许是我们很多的
做心理咨询的专业的朋友们不一定认
同的那就是我们常常有种假设
这个假设是什么呢
就我们假设一个理想的人生
是个完满的一个人生
圆满的一个人生
那假如我们有瑕疵了
有问题了
比如说出现像您说的这些事情
这种让人内疚一辈子的事情是
我们就会觉得我们人生有缺陷了
不够圆满了
我是个有问题的人了
然后我们应该要克服的
就是这种不圆满的
状态我们应该追求的
就是让自己回复成圆满的状态
我自己对于这种前提是有点保留的
我自己觉得
很可能我们绝大多数人
活在这个世界上都不是那么圆满
也不应该追求所谓的圆满无瑕
并不是说我们不要做好人
不要努力的成圣贤
而是说在这个过程里面
做人一辈子面你犯过的错误
他就已经形成了
那个东西是抹不掉的
是消除不掉的甚至是弥补不了的
我这么说你是不是很绝望呢
但是我们这么来看啊
我常讲我是个佛弟子
有一个故事我以前也讲过
那是一个佛陀的圣地子
世尊圣地子当中其中的
最让我感动的一个故事
那就是央决摩罗的故事
那他的故事呢
我就不多说了
您上网能够很容易查得到
就他是一个杀人如麻的杀人狂
他是为了当时要好好的啊
希望又在古代印度有各种的修行法门
他不知道怎么样
信了一套很邪门的一套修行法门
那叫杀人
杀人杀的够多
那才能够就留下被他杀的人的手指
把他穿起来
穿在脖子上啊
那么来数数看自己杀够了多少人呢
那才能够修行得到他们所说的正果
那这个手指
你想看这个人看样子知道多可怕
对不对
他的脖子上一些像珠链一样的串的
全是被他杀的手指
他甚至还想杀掉自己的妈妈
然后还要杀掉世尊
但是最后后来呢被世尊降服
然后成为了佛陀的弟子
并且呢是一心向善
那么从此精心修行
那么带着极大的意
志力来修行
果然不久之后啊
在那个时代啊
真的是很厉害
他很快的就震得6种神通无有成垢
得到了阿罗阿罗汉故
那么我们这是一个在
佛教故事里面很有名的一个故事啊
就大家都说
你看就算是杀人如麻的杀人犯
最终都能够得证俄罗汉国走上正道
成为一个我们后人供奉的一个胜者的
可是你知道他
故事其实并不是到这里就结束啊
他后来啊
因为他已经成为一个出家的沙门
一个比丘
那么他虽然正成俄罗汉国
但是他依然是要在街上面的起时的
就那么在街上行走起时的时候呢
很多这个地方百姓都知道他是谁
然后大家对他是恨之入骨
而且还知道他今天你怎么对他
他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不会怎么反抗的了
所以大家呢就通通用石头去丢他
甚至用刀砍他
然后把他弄得是满身伤口
然后呃这个血流出来
把全身都弄得啊湿淋淋的脏脏的
那么每天都过得很痛苦
那么后来呢这些伤口呢还结疤
然后呢他就浑身都是问题
都是毛病
可是你知道世尊怎么跟他讲呢
说你今天应当要忍受的
因为这是你造成的杀业
是永结寿报的
意思就说即便你已经正成阿罗汉果
你仍然肉身是会受到这些的
但只不过因为他已经正成阿罗汉过
所以他能够坦然接受这一切报应
他不会觉得有什么心理上的障碍
也不会再有什么难过埋怨
他知道这个肉身之苦痛
是他必须承受的一个回报
他他这是他的叶所造成
这个叶是去不掉的
你不要以为能够弥补啊
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你可以做的
就是怎么样让自己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但那个伤口他会跟着你的
就有点像什么呢
有点像是呃我们肉体的伤害
有时候我们肉体遇到了残疾
遇到了问题
可能发生了残障的事情
这个东西可能是治不好的
就跟着你一辈子的
但难道你就不应该继续追求
哪怕是我我我腿腿脚不方便了
走路不行了
要坐轮椅了难道我就不应该追求一个
做一个更好的人
或者要享受一个我的好生活吗
我还是应该要去的
但只不过我要知道
这个东西就跟着我了
那在这个条件底下
我该如何继续好生活呢
嗯所以我自己是这么想
不知道您是否明白我的意思啊
逻辑朗凯米

不要幻想就是能够最终摆脱这种内疚
不要幻想自己能够得到完满的解决
但是要想的是
这些东西以后陪伴着你
是你人生的一部分
甚至因为有这些伤口有你这样的忏悔
你的人生
说不定反而有另一种意义上的好处
或者另一种意义上的引号里面的完满

然后你在这里能够学到更深刻的东西
比方说你现在立志要改过自新
要戒酒
然后对自己有这么深刻的忏悔
我觉得这是
很重要的
以这个教训
是不是我们大家一起努力啊
好好走下去
那还有朋友呢
对于我上次提珍宝海鲜坊沉默的事情
讲到了一些香港的奇幻故事啊玄学等
特别感兴趣
希望我多讲点
那可不行
你们都晓得现在这个
我这个做节目很容易触犯敏感的区域
对不对那么否则的话不止做节目啊
说什么话都是
否则我那么多朋友本来做财经专家的
现在不都说要改行做心灵播出了吗
那么我们现在最好的就3样事
一个讨论心理问题
然后第二个呢就是讲讲音乐啊电影啊
当然是正规的音乐电影啊
然后再来呢就是什么呢
那就是饮食了
以后我们不能够讲学学
讲学员的鼓吹风见迷信那是完蛋的
那么所以我们讲讲饮食多好
很多朋友劝我以后不如多讲美食吧
哎说到这我们就很我上次讲到
不知道为什么讲珍宝海鲜坊
讲到广东人吃海鲜的这回事
吃鱼这回事
那反响好大了哈哈
有位朋友圣光曹操哎你说对
像我出差在外都不喜欢吃外地的粤菜
就不是那个味
就是客户们都知道我是广东人
就算不吃粤菜都要点条鱼
殊不知他们那些鱼的做法哎
一言难尽
也总不能不给人家面子不吃
每次吃都好难受啊
是广告咱
我我按下骚谢谢大家哈哈哈给摇
哈哈哈哈
然后另外一位朋友哎
这个情况跟我很接近
叫做DEEPDEAF
就你你是多绝望啊
这个名字叫DEEPDEAF就死的多深沉呢
你说本人广州人老婆河北人
对于吃鸡我们不知争吵过多少次
他喜欢乱炖
重油重盐我喜欢白切盐焗豉油
他觉得我味觉有问题
我觉得他暴舔天物后来我放弃争辩了
他是真的吃不出食
物的鲜味
身边大部分朋友都不是广东人
他们出去吃饭总是要拉上我
尤其是吃海鲜牛肉火锅或烤肉
每次都是我负责点菜和动手
他们吃的可香了
我也不是控制狂
主要是怕他们浪费食材
其他地区大部分真的不了解
广东人对食物的纤维
是有多么的执着
火候至关重要
火候一过再好的食材也枉然
这期8分呢本人非常喜欢
希望到账以后多谈点美食哈哈哈
好找个木啊哈哈哈哈
我们还有一个朋友讲的静叫做静
听他说作为广东人
很喜欢这集一起很多事
广东的西安确实独步天下
我在广东外就没吃过有鲜味的鱼
我们近年来评价一道菜会说没有菜味
没有鱼味没有肉味
意思是食材不像以前那么好了
化肥下的太多味同嚼辣
不知以后广东人的舌头
触觉会不会消亡
与别地一样
因为现在的食材不像以前
树长猛下肥料
环境污染都使得一些人士不能回头
啊这3位朋友讲的都很好我深有同感
而且都说到我心坎上了
很多事情都是我常年有的一些想法啊
我觉得很可能也是我的偏见
那么今天在这里得到呃
几位广广东朋友的
啊广东朋友的应证啊
那我让我觉得啊无道不辜
很感动很感动
那这个DEEPDEV你说你是广州人
老婆是河北人这个东西我有点感觉啊
因为我身上就留着
河北人跟广东人的血统吗
就我以前也讲过我家的这个背景啊
那所以呢
我从小是夹在两个文化中间那
么这使得呢
其实我对于北方的东西啊
河北的东西啊
山西的东西我都相当吃的相当熟悉
而且我也挺喜欢说实话
就我不算是太有那种地域偏见的人吧
我认为自己啊我自己
在全世界的菜系里面
我如果要我说哪个菜系做的最好
我当然还会说是我们中国菜
不过这并不妨碍我欣赏世界上
其他各地的美食
而如果你问我
中国菜里面哪个菜系做的最好
最出色
我会觉得我当然还是习惯吃广东菜
但是我们说广东菜这个话啊
要讲清楚
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广东这个地方
如果你从菜来讲的话
大概分3个系统
那就是粤菜
客家菜当然就还有潮州菜
如果把这3样都放在这
列为总体叫广东菜的话
我会觉得这个东西很厉害
但是这也不妨碍我欣赏
别的地方的菜色跟食材
对不对你比如说啊川菜
我很多广东人就吃不惯川菜
觉得川菜怎么什么都是那么麻辣
那这个这个食物的鲜味怎么办呢
我倒觉得这是个误解
我总是这么讲川菜是非常厉害的
就川菜做的好的时候啊
你会发现他们居然是用辣
用一种鲜香的手法
去逼出食物的本味或者趁照出
那是很难很难的
那那是一个高难度的事情
他们要今天很多川菜馆子
我也不爱吃啊
就离到四川之外川菜馆我也吃的不多
主要就是因为你就是没做好哈哈哈
没做不到
那你说呃很多重口味的地方吃东西
那我也我也很喜欢呢
你比如说像上海
菜啊尤其是传统的本帮菜
重油重咸啊
嗯我觉得其实也很好吃
当然上海菜里面也有很多菜啊
是啊不是那么就本帮菜这种
并不是那么的重油重咸啊
那么颜色黑乎乎的不是那样的
别说我就随便举个例子
格力蒸蛋
这格力蒸蛋这东西啊
今天你在外头管子吃啊
不容易吃到好的
很多管子甚至不做了
主要就是为这个东西呢价钱便宜
这个材这种材料不是就格力吗
就是几乎是最便宜的一种呃
贝类那么蛋
你说这东西拿起来能有多贵呢对不对
虽然卖不起价钱
人家就不爱做
所以你要吃到好的
多半是在家里面吃到的
在人家朋友家里的吃到
那这个葛粒蒸蛋那可就牛了
这蛤蟆真
但是外行人不晓得就以为要吃蛤蟆
说你上海人这个太孤寒了
还孤寒的用广东话讲
这个蛤粒才放几个
我们的重点不是吃蛤粒吗
那就错了
蛤粒蒸蛋的重点在蛋
不是蛤粒
这个蛋是很重要的
那最好是土鸡蛋
要不然就找那种蛋壳是橙黄色的
就不要找白蛋壳
不香的然后呢这个蛤粒呢
必须要好
必须要鲜
就要吐完沙
然后呢蒸的时候啊
这个蛤粒呢
是在蛋里蒸熟的
于是你能想象在这个蒸的过程里面
这个和蛤粒本身的鲜味
它的汁液就会流到蛋里了
而这个蛋跟这个隔离真真
这个东西是火候很重要
因为火候到位的话
那这个蛋
是处于一种慢凝固的流体状态
他不完全是汁液啊
完全是液体
然后你吃
的时候就是享受那种半流体的感觉
然后里面要满口鲜味哎呦
这个难度高啊
这个你你千万别小看格力蒸蛋
这是很厉害的本帮菜但现在嗨
我我觉得有时候在街上啊
上海有些小馆子我倒是能吃到啊
就但你说大馆子
你去叫格力蒸蛋人家没热菜给你
真是好可怜
那么哈哈
那好吧你再说别说我很多朋友就
是东北的
那他们常常就跟我吃饭就说都不知道
我觉得我我替很替东北朋友抱怨啊
就跟他们吃饭呢
他们一天到晚就是哎呀对不起啊
这个我们东北的没啥好东西
这点菜还是你来吧
你们广东人会吃你们香港会吃等等
就每次都要自残一番
我们那边就是乱炖呢
酸菜白肉啊就这样
我觉得别这么样子嘛对不对
东北当然
物产可能比不上咱们南方丰富
但是问题东北有好东西啊
你比如说你米就很好啊
啊你别听说这完了
别的都不行就是靠米了
不不不这不是开玩笑米好很重要的
你比方说现在很多人吃米饭啊
就说什么台湾米怎么样啊
韩国米怎么样
当然还有就日本米多牛
日本哪个地方米怎么样
说实话这些米我都吃过之后啊
我自己觉得我吃过最好的米啊
那就是东北米
这什么日本米啊韩国米是比不上的
如果总同等比较那当然我们广东米
比如说传统的这个
丝苗啊也是很高妙的
但是只不过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口感
也就不同的吃法了
所以说这个米呢我们材料很好
但你怎么把它做好
我觉得这是个学问
现在很多很收的很高价那种寿司餐厅
都会标榜
自己用的米是日本
什么什么地方的米啊
等等那么去日本你算很好的管制
有时候他们也会讲究
他的米是日本什么地方产
但是我跟你说
我在日本吃过最好的米啊
是几家在关西地区的怀石老店
他们那个米好吃到就白饭
一锅一锅就想把它吃完
但是怎么会那么好
是因为他是米选的特别好吗
不是是做法好
首先他的米并不是固定只用一个产地
因为每一年
每个产地的米的表现情况是不一样的
第二我吃到那碗
就跟我们以前中国人吃米一样
那米是要混的
他这有时候因为看你的泡制方法
如果你说是煲仔那种做法
或者日本的新饭的做法啊
他必须其实是要混米才好吃的
要新旧米混
而且是不同地方的米
才能够得到一个平衡
那当然煮米蒸米也是要讲火候的啊
哎这个扯远了
好说回
你讲一句话我觉得你讲个鸡啊
哎这是个大学问
我的老朋友香港的美食家
也是香港很有名的餐厅
刘家厨房的老板啊
刘建威就曾经说要了解广东菜
就要了解两大食材
一个就是我上回讲过的鱼
另一个就是鸡了
这个鸡真是个大问题
我跟你说是个很严肃的问题
有一句话形容广东人
是特别残酷的一句话啊
说起来也很不幸是这么讲的
是说传说
没有一只鸡能够活着离开广东
那由此可见我们广东人对鸡
的这种热爱啊
可是这个鸡这件事呢
就我们今天尝尝
我很多外省人就会觉得
我们广东人怎么着
老白切啊
盐焗啊这为什么这没味道
我们就说这才有鸡味对不对
关于这个味道这件事
我等一下回头再聊啊
就我们广东人吃鸡
要讲那个鸡味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当然是鸡本身要有味道
但问题是我们知道现在很多食材
真的就像几位朋友讲的
食材不好
所以鸡本身没什么味道
那等一下
我还会回头再仔细说
味道跟这个鸡好不好的关系啊
但我就说一点
就说我们广东人吃鸡
讲究几点
当然基本上的味道
要讲究鸡里面的油脂要有香味
要足够丰厚但是又不能太肥腻
还有我们讲究这个肉要有嚼劲
但是还要软嫩啊听起来好像很矛盾啊
但其实不是的
这好的做法
好的食材
是能够同时满足以上几点条件
就这个肌肉该嫩的时候他是要嫩的
该滑的时候是要滑的
要嚼劲的时候他是要有嚼劲的
说到这
很多人吃日本串烧都会吃烧鸡吗
烤鸡吗串烧烤鸡吗
那那个鸡呢日本叫烧鸟吗对不对
yakitali 那亚克托里呢
就很多日本的名店我也去过
那我去吃他们那个亚克托里是很好吃
他们厉害的地方是鸡的部位的讲究
比如说你吃的刁钻起来
里面有提灯呢这些东西
可是问题是
我总觉得
日本鸡其实也还不如我们中国鸡
他们那个鸡啊
再好我觉得其实还是我们广东鸡好
所以如果是我们广东的鸡
比如说黄岗鸡啊
三黄鸡啊等等
用上了他那种烧法估计是不错
那么香港现在有几家店就是这么做
只不过这个手段了
技巧上面可能还差那么一点点
否则就完美了
那么说回这个鸡怎么样做呢
我就随便举个例子啊
我们在广东之外的地方
广东菜馆
人家吃鸡都会说什么脆皮鸡啊
炸子鸡啊
这种鸡我是不太爱吃的
所以哎呀你看你跟我这个香港人
出去外头吃
省外吃广东菜馆
然后你又点鱼又点炸子鸡我就多难受
我跟你说这炸子鸡为什么炸子鸡啊
就是呃炸鸡肝
很多人首先搞混了炸子鸡跟脆皮鸡
其实是有点不一样的
那么脆皮鸡呢以后有机会再聊
脆皮鸡相对简单
但榨汁机那是个大学问
我觉得榨汁机是我最用
喜欢
用来举例说明我们广东人做鸡的特点
跟这个功夫的
同时也能够用来说明中国菜的精致
我以前讲过
我特别不太跟随那些什么米其林新啊
什么黑珍珠指南呢
然后什么世界50大餐厅评选
这些都我都觉得他们都有盲点
有的是甚至很没道理
但是我有位老朋友啊
是另一位香港美食家叫叶一男
他呢是香港一个现在
大概我估计是最难定位的一个粤菜馆
大班楼的老板
呃这个定位
你没有半年你是定不到一桌来吃饭的
那他这个餐厅呢
已经被选为这个全世界50大餐厅里面
排名第一的中国餐厅
就中国餐厅排位最高就是他的了
然后在香港在在亚洲50大餐厅
里面也是名列前茅了两三年
那是很厉害的一个一个成就
那么比如说他们就很讲究鸡
而这个叶一楠呢就说过这个
就用榨汁机来举例子说明
为什么像
尽管他们这几家餐馆
也得了米其林一星
但是他们会认为
其实米其林新的那种评级标准
尤其是法国文化为基础那种标准
是没有办法辨认到中国菜的细致
跟功夫的
不知道法国菜很讲究
一种很精致的炮制手段
但是那个东西是你看得到的
而你看不到的东西里面
当然他人家也很讲究
可是中国菜有个问题
就我榨汁机一盘鸡
那么拿出来你说这算什么
这没什么功夫
看不出来多精致
但是功夫全在后头呀
你比方说我们就先说这个鸡吧
这鸡呢该选什么鸡好
其实你不能固定
有的人喜欢用龙岗鸡了当然
那么但是这很难讲
你真的也是积的来源
来货是否稳定
那是很难说的
所以你得选
基本上选的原则呢
就这个鸡的肉本身该软嫩
油呢要足够的丰富香
但是这个皮下脂肪要有没不能没有
太瘦的鸡是没办法做榨汁机的
因为鸡皮炸不起来炸不脆
但是呢又不能够太多油
否则吃下去就腻口了对不对
那这个鸡该怎么炸呢
那么首先呢这个鸡枪啊
这个鸡弄好了之后
这个处理过之后整只鸡在这
我们要先在他的机枪内
就里面内脏拿出来
说在里面要伸手进去
要抹盐
那这个盐呢一般是要调味过的盐
那么有的人是用些加了一些不同
的香料那这些香料调成的盐呢
你要注意这个盐不能太多
要不然的话这个鸡肉过咸
死咸死咸的
我们就吃不到鸡肉的味道了
然后这个下盐一个目的呢
除了是要腌他让他有味道之外
是为了让他干
所以这个你可想而知盐也不能下太多
否则这个鸡肉就干了
一干了就裁了
吃鸡大忌就是吃裁掉的鸡肉
这就是为什么我在吃西餐的时候
我自己觉得你说吃鱼吃海鲜
我在世界各地都吃到很独到的做法
让我非常佩服
但对于吃鸡
哪怕是那么厉害的法国菜
我都很犹豫
就人家说在法国菜馆吃鸡
当然红酒烩鸡这种传统名菜
做的好的时候是不错
但绝大部分都做不好
就是因为他那个鸡肉太容易柴了
就不嫩了不鲜了
好那么说回这个鸡
盐不要太多
否则的话这个水分呢就会太干了
就盐会把这个水分都去掉
那然后呢
这种香料是要给他味道
但你的香料里面注意
比如说有人下胡椒粉
胡椒粉太多也不行因为霸道吗对不对
也会把这个机位给盖过
好我们就先说回这个盐啊
混成这个调味用的
只要做炸纸机的盐调好
然后手进去机枪里面把它抹抹齐全了
也不要太多
尽量不要抹到他的外皮
这个皮都还在吗
肯定否则怎么叫炸纸机呢
然后这个磨好之后怎么样呢
这个鸡吊起来要风干
让它的水分呢渐渐减少一些
要不然炸就不好炸了对不对
然后这个皮也不脆了吗
那这个风干呢我们广东啊
天气潮湿是有点困难的
所以有的人会用专门的风干机
否则的话呢
就是你让他接近炉火的地方吊在那
让他比较容易干透
那么通常最长时间掉个1碗
那就差不多了
好再来就开始说到重点怎么来涨
现在一般的做法啊
先用热水把它淋熟
淋个半熟
把这个鸡或者用温油把它淋个半熟
但是传统上我自己觉得最好的做做法
也最花功夫的做法是生炸
那这个什么叫生榨呢
你今天在广东以外
尤其我在北京吃的广东菜馆里面
有时候我吃的很不堪的
那根本不是炸鸡那就是炸鸡
那整个鸡拿到
油锅里面去炸
这不就吃炸鸡吗
那你为什么不吃肯德基呢
我们说的炸子鸡是怎么回事
是你这个鸡啊
他的鸡的脖子
因为他被宰了很可怜啊
这个鸡脖子是有个洞的吗对不对
然后你把这个鸡倒挂过来
倒挂着他的屁股
然后屁股呢开个洞
然后你就要开始在一个油锅里面
在油锅里面拿个大勺
一手通常是左手对吧
你用惯右手啊
就左手
用这个铁铁钩吊着这个机倒挂
然后右手在这个滚烫的油锅里面
然后拐油出来
然后从他这个机的倒挂的屁股里面
倒油慢慢倒
让他这个油呢是从里面进到他的内腔
使得内腔能够炸熟
然后呢再从他的吊挂下来
那脖子那边再流出来
先内后外
就你这么吊着啊
你这样看
一勺一勺一勺的油
这样子炸
不是整个鸡拿到油锅炸
是你自己往油上来炸啊对我
对不起我刚才还
错过了一个很重要的步骤
那就是说的上皮选配啊
选配还没有呢
选配的意思哎对不起说回普通话
上皮呢就你我们吃这个炸子鸡
你看这个鸡皮颜色炸的很漂亮对不对
他是怎么做到的呢
那就是要做上水
上皮要用调制上皮水
通常呢你别说要要有点醋
要有麦芽糖呃
然后再加一点水
为什么要有醋呢
是因为醋是有挥发性的
能够让他掉至这是放干那一碗之前
比如说内腔抹好那个调味啊
外面这个皮上面
就抹这种调成的上皮水
里面的醋
也是让他这个鸡皮更容易风干
然后有红醋呢就让他这个颜色
稍微也好看1点
那么糖很重要
因为糖我们知道
你一加热可会产生焦糖化的效果
那有这个焦糖化的效果
麦芽糖一焦糖化之后
它的鸡皮就不就硬脆起来了吗对不对
你炸的时候好那么再收回炸
然后炸的时候呢
一勺一勺这么崴油进去
经过他的内腔让他里面炸熟
然后在外面再去炸
那个外皮都是这么吊着
用熟
从油锅里面用个勺子把它咬油出来
大霍霍霍勺里面咬出来炸他
然后这个时候砸
可能比如说砸个10几20分钟
然后你左手就一直这么吊着
这个是很累的一件事情啊
你要知道非常非常痛苦的干这事
然后这个崴油上去呢
要弄个10来分钟
这样子才能够把这个鸡炸好
然后这火候是非常重要
因为你我们上回也说过
这个鸡不能太熟
10成的熟
那他这个鸡就没味道了
你要做到连里面就算这么炸
它里面那个肉也跟白斩鸡是没分别的
是那么的水润那么嫩的
那才叫好的炸子鸡
然后这个皮呢
炸出来呢不光是个脆
他还要这个东西
我真的不知道用普通话怎么讲
叫做松法松化
你比如说吃吃乳猪啊
现在很多吃乳猪
人家说吃脆皮乳猪那个那个皮
光是个脆有屁用啊对不对
你为什么不吃薯片呢
这个脆是不够的
他还要松化
松化是什么意思呢
嗯大概就说他很脆
但是入口你会觉得
有一种有点空气感在里面
有点像虾片的那种空气感
它会化开的
因为它是油吗
那这种口感我们广东人叫做松阀松化
所以它是又要脆又要松化
那这样的榨汁机呢
才是好的榨汁机
好你就说这个榨汁机
你看看起来多简单
不就是个炸鸡吗
你哪知道
过去像后面花这样的一整天的功夫
去泡制它
去搞它呢
哎真是你说你现在吃这个鸡啊
哎当然我也不能够在这事情上面
太过有民族自信
就瞧不起别的国家
你比如说我在国外吃过很好的鸡的
比如说法国菜
我要说法国菜里面的鸡
其实不容易做好
也不也不一定
他们还是有些很传统的
地道的方法是能做好鸡的
比方说有一道菜叫膀胱肌
这个今天很很少见了
你在中国的法国餐馆也很很少见
因为过程比较复杂
什么叫膀胱肌呢
其实就是并不是真的用个膀
胱来做剂啊
而是用一种膀胱膜
可能是猪小肚里面
那种膀胱膜
然后呢把这个鸡胸肉呢
是把这个鸡肉呢
是要包进这个膀胱的膜里面
然后利用膀胱膜去
再再焖蒸它的时候焖煮它的时候
让这个鸡煮熟
但是呢
由于这个鸡是被封在这个膀胱膜里面
因此这个鸡的水分不容易流失
哪怕是鸡胸肉也不会太柴
当然前提是你鸡要好
比如说你用的做法国菜
你用的是布雷斯鸡
那叫当然就很好
布雷斯基不是一个人的名字啊
是一种鸡啊
这个鸡叫布雷斯布雷斯鸡啊
那这样的鸡肉就不错
那而且膀胱里面呢
这个膜里面多少那种酸性啊
也会渗透进去
那使得这个肌肉
产生一种很特别的风味
那现代比较
接近能够做成这个样子的效果
或者手法
那当然就是现在很流行的慢煮啊
我觉得慢煮也在现在的欧肉菜里面
是一种用来做鸡的好办法之一
好那么说回这个鸡啊
那我们刚才有位朋友不是说到吗
现在说鸡没鸡喂
菜没菜喂
鱼没鱼喂吗
就是净听这位朋友讲
我我很认同您这个话
就我真的觉得
我们现在有个很大的问题是什么
就是我们很多食材啊是非常糟的
那由于今天的食材本身味道不够
所以我们就只好被迫
要用很猛烈的方法来处理这些食材
比如说用特别的香辛辣
然后特别喜欢烤
特别喜欢爆炒
等等等等的做法来来来做这些食材
那其实是因为这个材料本身没味道了
你再怎么弄都不会弄的好了
所以只好这么做
所以我觉得我
们今天中国我以前讲过太多次了
比如说我
因为我半个人身份是北方人吗
我很了解北方食品
我我就不懂啊
为什么今天比如说一个河北人
一个北京人都会说哎呀
我们北方人爱吃辣
这个讲法我就觉得好奇怪
传统上北方人不那么吃辣哈
其实是能吃辣
但是不会像今天这么耗辣
就你说北京菜
你你去看看传统北京菜吧
你去传统的老北京的
呃几个大饭庄大饭楼
你们饭馆里面去看
他有什么菜是是辣的呢
不多呀那才是正统的北京菜
比如说北京菜的基础就叫卤菜
你说卤菜里面有多少辣菜呢
没有啊那为什么今天的北方人
都觉得自己天经地义
就该吃辣的
我觉得是整个中国的口味
变得太厉害了
越来越辣
越来越辣的理由就是我们材料不好
而我们材料不好这件事
坦白讲是学坏了
就我觉得像北美洲的那些鸡
我就很讨厌
就我就不太吃的
是因为他太就没什么鸡味道
当然现在有些小农场很认真的做会好
他们为什么会那个机会不好呢
其实是因为他疯狂的追求肉量
鸡的重量还有鸡的产量
那这就产生一个很大的问题
那不只是东西不好吃
而且特别的残酷
说到这我又要
回应另一位朋友的一个一个提问
这个朋友名字有意思啊怂不要怂
听道长描述美食的时候
想起了前不久
道长一起说自己是素食者
于是我在那附近一次吃肉
想起道长的话
加上我本来也很喜欢小动物
当时就觉得反胃
后来怕浪费食物逼自己尽量吃完了
然后准备开始尝试素食
周旋一些有关素食的知识
了解到纯素的
吃淡奶的
吃鱼虾类水产的等等
不知道长属于哪一种呢
天宁描述海鲜描述的津津有味
产生了好奇
哈哈
不知可否讲述更多关于您素食的细节
和心路历程
以及有没有对我这种素食入门
选手的一些建议呢
谢谢您
不过呢我并不是一个严格的素食者
先说明我学佛
我学南传佛教
但是我们要守的是不能够吃三不净肉
所以说我今天如果去吃海鲜的话
你让我在鱼缸点鱼那种事
我是万万不能的
如果你跟我说
刚才杀了一条什么鱼要来给我吃
我也是万万不能的
我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但是我是吃素比较多的人
平常自己吃饭
你别听我刚才说又急又愚的
说的津津有味啊
自己好像口水都流出来
但其实我平常是素菜尽量吃多一点
那其中一个理由是因为我热爱美食啊
就我热爱美食的话
我会觉得今天做肉的做法啊
都很对不起那些被牺牲掉的动物啊
人牺牲了他们的生命宰杀了他们
然后我们把他弄成这个样子
还说在享受他
这是很对不住他们的事
那第二则是因为我的信仰的原因
第三则是伦理学的原因
所以关于您这个问题
我今天不在这里展开回应
因为我觉得你可以去听听看
理想上有个好节目
是钱永祥老师这位我们华人世界
做动物伦理学时间最长
的其中一位先驱者
他讲的关于动物伦理问题
里面就有提到这件事情
那我现在素食的方法
就基本上像前老师讲的方法一样
就是说量化素食
什么叫量化素食呢
就是说不是完全不吃肉
但是尽量吃多点素菜
那么从1开始可能你每天吃一一份
慢慢慢慢慢慢逐渐增加
就变成就不一定要最后变全素
但是你要尽量多吃素菜
我再说一遍这一来是美食考虑
二来是伦理问题
那我就说回这个鸡
为什么今天的鸡从美食角度来讲不好
从伦理角度来讲也不好呢
因为很多这种现代化
工业的养殖场养的鸡啊
它就是一个工厂
这他不是在饲养一个生命
他不是养一个家庭那种养法
他是这个鸡蛋孵出来的小鸡
比如说他要挑这个母鸡呢
可能挑出去呢就要产暖的
那这个小公鸡呢
有的鸡呢是从小就要用机械手段
用大量机械
像鸭子浆一样把他们压死的
那个不合格他不要鸡是这么来处理的
这个小鸡出来
可能眼睛都没开就已经被处死掉
然后剩下来活下来
将来要做肉鸡的这些鸡呢
则被挤在一个很狭小的空间里面
用大量的次混合了化学材料的肥料
用了现在人工化的肥料去大量的
灌溉他使得他成长的非常快
里面下的不知道什么药
让他长得非常快
然后他长得很快
使得他的肉量生真的太多
因为对养殖者来讲
这个鸡值钱的是他的肉
而不是他的骨头
所以他给他吃的这个东西不需
要为这个鸡本身考虑
他的营养均衡不均衡
重要是让他长肉
虽然他肉长得很快
但骨头可能是长不起来
很脆弱于是这些鸡天生都残缺
这骨头不健全
由于骨头不健全
肉又长得那么多那么重
10来天就长得非常肥胖
所以就让这个鸡他会感觉到非常的痛
苦他动一动他浑身都会痛
他也动不了
因为他们是被挤在
比一个囚牢还要小的地方里面
挤的大量的肌
然后过了40天之后
他们就全部都要去死了
那么像这样子做出来这个鸡
是非常不人道的
非常不考虑动物的福址
同时也还要没味道
从任何角度来讲都是不对的
那么当然我们现在要吃肉
说没钱我能不能也要吃个炖鸡
那你没办法
比如说我吃个连锁店
里面的某种鸡的处理
可能就是这种鸡肉
但是如果你有能力有办法的话
我会建议那你还不如不要吃鸡
或者宁愿我别说吧
像回到我们古文的状态
就是我等到肉食是一个特别的事情
比如说一天吃一次
甚至一个星期吃几次
当成一个特别的东西
而不是一个常吃的事情
这是我自己的个人的意见
当然今天也不能太多说了
因为今天我们一直都说多吃点菜
少吃肉又会被人说是西方的阴谋了
要我们中国人好不容易能够记
几十年来
现在能吃上肉了
你们这帮人又叫我们要要要环境保护
动物保护
别吃肉了
好那这个不说了
还有一位朋友啊
就您的留言是很多期之前
我一直想回应
但是当时不不想
为什么我找出来后来又忘了
很抱歉叫pagel
你说呢我那这个
这个节目是我在讲那部电影瞬息
全宇宙的时候的留言
然后你说那个节目里面说
我跟我很多听众里面
跟我的平常的以前做节目的观众啊
演讲下面听众之间
其实有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微妙关系
那么这一点特别让我想到在这里
第一次想要在这里跟你留言
因为你曾经在1,001夜
介绍费马大定理的时候说过
您年轻的时候
在一个哈佛大学数学教授家里住过
说起这位数学家
曾经笑说
他这位数学生说
他做的数学都是没有用的东西
而我正好就是他的徒孙
也就说您说的那个数学家呢
是我的施工
在数学圈里我们喜欢称导师为师傅
而不是其他很多领域里面称的老板
也就是说
他是我的博士导师的博士导师
我记得我第一次认识您是很多年前
在香港明报看你的文章
我就好奇怎么香港有个名字这么奇怪
所以叫牛棚书院
后来呢我的施工有一次跟我们聊天
提到了你的名字
说你以前在他家里住过
你说这是不是十分有趣的缘分呢
对我是香港人
虽然我不是在香港出生
父亲把两岁多的我从内地带到香港
而现在我却把父母带回内地生活
你说人生多奇妙
我在上海工作8年了
也是到了内地
才更多接触到你的节目和文章
我从小就是个文史吗
中学的时候
每次上语言历史课都想睡觉
没想到长大
后反而越来越对科学以外东西有兴趣
听你的节目我学到了很多谢谢你
昨天得知
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小学羌吉案
非常悲痛
作为成年人的我
都难以想象被拿着步枪的人反
锁在教室的情景
何况是那些天真无邪的小孩子
希望他们当时的惊恐没有持续太久
安席我曾经在美国工作过两年
就是因为经常听到这些案件
使得我跟其他可以出国人不一样
选择了住在唐人街
因为我觉得那里特别安全
如果有机会
你会不会谈一下美国的枪管问题
除了最关键的政治利权利益
权利关系外
是否可以加一些哲学探讨
比如说一些人认为他们需要持枪
才能更好保护自己
这种观点的哲学分析
配叫您这个问题是个大问题啊
呃我之前曾经做节目
讲过美国的枪械问题嗯
就像您讲的
主要讨论是他们的政治利益
权利以及文化认知的问题
但是关于人民是否涌泉拥有枪械
拥有火器拥有武器这个问题呢
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
我今天真的没时间在这里来回应
很抱歉但我会记住的
您说到那个事啊
太巧了原来您也是个香港人
而且您的
施工竟然就是我说过那位
哈佛大学的数学教授
是的那我们就不怕假踹他是
要知道萧印堂老师
萧印堂先生是我非常尊敬的长辈
他们一家是我们家的朋友
所以我10来岁第一次去美国的时候呢
在波士顿的时候就住在他家
住了大概一个多月吧我记得那时候
我跟你说您的施工啊
萧先生啊是一个很伟大的学者
我们就您做数学的
我们就不用多跟您介绍这一点了
对不对那么而肖先生呢
啊我叫他肖伯伯
那么他呢肖叔叔啊
印象很深的是在他书房看到
很多黑格尔跟康德的书
而且都是仔细翻阅过甚至还画线的
所以您的施工啊
在文史方面的照应是很有一套的
就所以您看您现在学数学这么多年
这个从小是个文始盲
但您看您现在开始越来越对
科学以外东西感兴趣
这是不是也走上了您施工的道路呢
这真是太有趣的缘分
哎呀回想起来我现在好怀念肖先生
肖叔叔
我其实这几天正好也想跟他联系呢
太巧了太巧了
哎呀我其实还有好多问题想回应的
没想到我刚讲讲机讲那么半天
真是对不住我
那我最后就知道
只回应这位朋友叫尤长wx
你说到场好头像和ID
应该看得出我也是上述的一名枪迷
哎大家同号中人啊
然后你说
但今天我不是想和道长交流我场的事
而是想聊聊自己的一点烦恼
8个月以前我和妻子分手了
分得很突然
从相恋到离婚差不多是9年时间
在上海这座没有情人的城市
一起经历人生最美好的时间
起初分开两三个月
我没有太多感觉
觉得这几个人生活也都OK
然而今年过完年开始
我情绪不知道怎么就转向了
时常会想起前期
想起以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有时上一秒还正常
下一秒想起他
再下一秒泪水就在眼里打转了
我甚至夜里梦到我哭着看着他离去
然后惊醒
醒了之后发现现实自己真的在哭
我知道36岁的年纪啊
讲这些很矫情
这种情绪要多久才能消散呢
是这样的
酋长ws 您说了这个情况
我们很多人都会有类似的经历的
你可能一分手
一开始你不会觉得有问题
但是我不是心理学家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
但很多时候
比如说我们身边的人离开了
或者亲人离世了
我们并不是当
下就会有很严重的情绪反应的
在当时
我们可能要处理很多很现实的东西
比如说我们要分家
怎么样搬东西怎么处理
或者老人家走了
我怎么处理他的后事等等
然后而且那时候尤其是太过震惊了
那是shock
那在那种情况下
你可能很多的感情是会被压抑下去
是会麻木的
然后过了一段时间之后
所有过去的记忆如潮
水一般向您袭来的时候
那种时候你的情绪就会重新出现
36岁有这样事情一点都不矫情
几十岁都会有的
他多久才能消散呢
这真的很难讲
每个人都不一样
但是我想告诉你就是
您正在经历的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
而绝大部分人都会过去的
也许你也会有一天能够过渡这段时间
我们很难讲的
好说到这啊
那么我今天不得不要介绍一首音乐
这个音乐呢就是埃里克萨蒂啊
那法国著名的大作曲家
这个作曲家很古怪
而是呃19世纪中旬出生的人
20世纪就1925年的时候去世了
那么在世的时候不被认为什么了
是个了不起的一个大音乐家
因为他的作品太违反时代潮流
而且严格的讲
你会发现他的作曲技巧太简单了
他的音乐听起来又叫最著名的曲子
怎么会都是那么的简单呢
那么但是他的作品啊
到了20世纪中后期之后
忽然又被注意起来
大家赫然发现
他的音乐
难道不就是我们当代的极简
主义的先锋吗
尤其是他当年那些所谓的家具音乐
难道不就是现在环境音乐的先锋吗
就大家才忽然觉得他好厉害
好先锋好前卫啊
那这个音乐家呢
在法国的是呃当年20世纪
19世纪中后段的时候
他的人就是一个怪人就是很有趣的人
他晚年的时候
甚至开他一辈子都在追求反叛
反叛自己的所来自的音乐传统
反叛当时的主流的音乐和艺术口味
所以早年
他曾经跟印象主义的艺术家走得很近
但是到晚年
他又忽然变成
跟打打主义者的关系又很好
是非常奇特的一人
而这个人自己都是个大怪人
你知道吗
你光看他写的曲
曲子啊名字都很怪
比如说3首梨形的小品
梨是梨子的梨像长得像梨子的小品
然后什么官僚小奏鸣曲啊
给一只臃肿的病狗的前奏曲啊
呃什么冷淡的小品啊
干燥的胎儿啊
这都什么玩意啊啊
然后呢跟着他这个人也怪
就是他曾经呢
信仰
天主教中的一个很奇特的一个异端
宗教
一个一个一个一个小众宗教团体
他加入过那个团体
加入那个团体
之后呢他又为自己建了一间教堂
说是教堂却没建起来
就他任命自己
要创办一个教堂来来宣扬这个教
而这个教堂呢
主任牧师就是主任啊
神职人员就是他
财务人员是他
信徒也只有他一个
那么由于太不现实
估计没搞下去
他后来就脱离了啊
那么所以反正他信这个教的时候
有一段时间
他把自己穿着打扮都是像教室服装
那后来他继承了一笔遗产
又有点钱了就可以买天鹅绒衣服
就他就进入天鹅绒时期
从早到晚都穿一模一样的天鹅绒套装
穿旧了一件再换一件新的
就每天都是一样的服装啊一样的服饰
那么再后来呢他又觉得
呃自己信仰了社会主义
那么不知道跟社会主义有什么关系啊
他就开始又改变自己的造型
变成了一个他认为叫做
富有资产阶级情调的公务员吧
好像是哈哈哈
我没搞懂那是什么意思啊
嗯然后他一堆的怪癖啊
但是这个人
你别以为他老这么讲究这些
他很有钱
什么他不因为他生前就是不被重视
所以他其实一直过得很牢
潦倒那么那个遗产花完之后
后来他一直住在一个呃
出租的公寓楼里面一个就一个小单间
就住里面一个就一个房间
很穷苦但是他的怪癖啊适合这
你看他写的东西你就发现这人
比如说最有名就是他很喜欢收集雨伞
然后他自己说他收集了多少雨伞
后来他死了
做他朋友去处理他的遗物的时候
也发现他真的收一堆雨伞
他又告诉别人说不知道是真是假
他说自己只吃白色的食物
比如说鸡蛋的蛋白
砂糖磨碎的骨头
椰子和米
然后他呢
生活作息非常固定
这个固定是数字意义上的固定啊
就他每天早上必定要在7:18起床
中午12:11吃午饭
晚上7:16吃晚饭
10:37吃饭啊睡觉
那不依这个时间他这个日子就没法过
哈哈哈
OK 反正就这么一个怪人
这个怪人呢
他就一辈子只谈过一次恋爱
是跟一个画家叫苏三瓦拉东
爱的要死要活
然后说要结婚但最后没结成
然后但是问题是只是谈了6个月
他们又分手了
自此时候他就没有恋爱过了
没有任何大家知道的情绪发生
那么大家都认为
他是个不需要爱情的人
但是这一次的恋爱
他人生唯一次恋爱经历
对他影响非常深
乃至于他写了一首曲子叫烦恼
那这首曲子是一个很小的小片段
但是要重复演奏840次
那么在音乐史上
没有多少个人真的试过演奏
曾经有过
比如说著名的当代作绝john cash
就真的演奏过
那要长达20个钟头
那你想看你会听疯掉的
就是就一个小片段重复840次
用20个小时的时间
你说怎么搞啊
所以当时现场音乐会是
大部分观众都会走光
剩下来的都在睡觉
那么他玩的是这种东西啊
那么可是问题是这么怪的人
他写的很多的小曲子
今天我们都叫一个很优美的小品
你却天天到晚都能听到
你在大量的影视剧里面都会听过
比如说我接下来要
向你介绍的这一套裸体歌舞
这套曲子叫做
这套曲子就三首小品构成
很短小的一个小曲子
加起来就9分多10分钟吧
那这个曲子的名字呢
裸体歌舞啊判决法文是云流鼻涕
运动品体是什么呢
嗯是形容古希腊的时代啊
为了要祭祀阿波罗或有些裸体青少年
主要是男孩子
在里面缓慢的舞蹈
这些种祭祀的舞蹈是要裸体的
那这个舞蹈呢
是非常缓慢非常严肃的
并不像他字面译上裸体歌舞
好像很狂欢
不是这个意思
而这3首曲子呢
他还分别给他们定下了主题
比如说第一首是缓慢的啊
是忧郁的
第2首是缓慢的
悲伤的第3首是缓慢的严肃的
很奇怪的名字反正
那我为什么要介绍他的音乐呢
一来就刚才那位朋友说自己
跟前妻分手很痛苦
用用看这种很重复的身影
是不是能治愈呢
我不知道
就起码
作曲者当年写烦恼的时候是这个意思
当然现在我讲裸体歌舞这套曲子
跟烦恼是两码事啊
那首曲子但是我觉得很多人听过
我们不妨都再听一次这首曲子
我3首曲子一并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