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

我被带着快速参观了这幢豪宅,来到我的房间,和马车一样,这里没有奢华的装饰,但仍然是具有高度的个性和统一感的沉稳的感觉。廊上装饰鲜花以均匀的间隔排列,增加了精致和简约的感觉。走廊上装饰着许多肖像,可能是祖先们,并布置有美丽而精致的花朵点缀。

通往二楼的楼梯中央铺着暗红色的地毯,让人不禁想到过去是否发生过惨案(我完全不这么认为!我从来没有想过!)不管怎么说,内部装饰都很符合预期。亚历克西斯大人停下脚步说:’这是你的房间。’

当亚历克西斯停下打开门时,我不禁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房间很宽敞,墙壁是柔和的深红色,装饰品又是用黄金精心制作的。窗户足够大,可以让大量的阳光照射进来,白天肯定会非常明亮。

天花板上挂着闪亮的灯,地面上铺着精致刺绣的高级地毯。

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很好。比我父母的房子要豪华得多,而且有很多东西值得惊讶,在墙壁上,用精巧雕刻的装饰架包围着的壁炉上面,配置着打磨得仿佛能看透未来的大镜子。中央设置了金边的豪华长沙发和放着让人觉得手抱不住的花束的豪豪花的桌子。窗户上有饰有条纹的窗帘,各种陈设品都从浅红色变成了玫瑰色。

也就是说,这就像一个甜美的、少女般的公主居住的房间。卧室似乎是一个从后门通向的单独房间,从这个地方看不到,但大概是这样的面貌。

从死神爵士的宅邸印象来说,飘飘可爱的蕾丝太离谱了。

这是亚历克西斯大人……的爱好吗?

我回过头来确认,亚历克西斯也不知为何回头看。但随后,感觉到我的目光,他又转回我身边。

他为了掩饰场面而咳嗽了一下,用锐利的眼睛看着我。

怎么?

他目光如刀锋般刺入我的心脏,一边说到:

“如果你不喜欢它,我会立即把它换掉。波尔多。嘿,波尔多,你去哪里了?”

难道回头看的是在寻找波尔多先生的身影吗?这么说来,刚才还在后面跟着的波尔多先生的身影不知不觉就消失了。不愧是侍奉死神卿的侍从长。似乎在没有被亚历克西斯大人注意前就消失了。

是的,先生。我能为你做什么?

突然不知从哪里出现的波尔多先生,静静地看着亚历克西斯,他的神色有些紧张。

“是房间的事。”

‘您是说夫人的房间吗?您对房间有什么不满吗?’

波尔多先生把目光转向我。

‘嗯,非常感谢您准备了这个房间。非常漂亮的房间。’

“我要谢谢你。”

“谢谢你的关注,室内的设计是按照你丈夫的吩咐设计的。”

“——”

果然是亚历克西斯的爱好! ?

亚历克西斯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但随后叹了口气。

当他把视线转向波尔多先生时,他的眼神带着一种即使从背后也能感觉到的可怕怨恨。

如果我接受了那个视线的话,肯定会在原地晕倒,但他不愧是一直以来就在服侍着,承受这种压力也丝毫不动摇,摆出一副平静的表情。

“非常感谢你,亚历克西斯。”“不 …”

不出所料,亚历克西斯回头看了我一眼,好像马上就怀恨在心似的。

“这个房间是”“是的。谢谢。我很喜欢。”

亚历克西斯大人屏住呼吸看着我,但最终落下了一声叹息。

…… 不,如果你喜欢,你可以拥有它。

我作为安吉丽卡觉得这个房间太可爱了,家里房间的装修很简单,但老实说,这是我最喜欢的房间。但是,布兰奇肯定是不喜欢这样的房间的。但现在,我不是在谈论她。如果她回来的时候不喜欢这个房间,到时候你可以换一种装修风格。

——啊。即使你不喜欢它,你也可能不会说出来,因为如果说你想换一个完全不同的内饰,似乎会显得很可疑。

想象着布兰奇不情愿地接受的样子,我露出了一丝微笑。

“是的。谢谢你,我很喜欢。”

亚历克西斯先生似乎张开了嘴想说些什么,但很快就闭上了嘴,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