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看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啊我看到今天啊有好多朋友呃留言
希望我们来聊一聊哥达尔
这位改变了电影的法国大导演
他也正好前几天去世了
他可以说是我最喜欢的电影导演之一

难得我在这里也见到这么多位同号
我还以为一般朋友对他会比较陌生
或者说是
怎么讲呢
就听过名字不一定有多热爱
这真是让我意外
太好了可是我今天就不弹他
哈哈哈我本来是打算弹的
但你也知道老规矩啊
这我前两天才做了一集两小时的节目
元气大伤坐伤了坐8分
对我今天放个水行吗
我下礼拜讲
我保证我下礼拜一定有一期要讲讲
好好讲讲疙瘩2
那当然
到时候可能大家觉得过期了没关系
咱这个节目又不是赶这个时间的
公众号文章啊
或者是微博抖音什么对不对
我们这个是专门做马后炮的节目吗
好要回应这几期啊有很多朋友留言
累积下来了不少
但是很抱歉
过去几集都没有机会认真的回复
我今天就来回复一下
首先呃
熟悉这个节目的朋友都晓得
我一开头是要道歉的啊
非常感激啊
有位朋友叫侯立正
你说
呃我上回提到讲到英国的文化影响
讲到英国
即便在衰落之后也维持的不错
是输出了很多文化实力的
那么其中介绍到他的建筑设计
与其中代表性的人物
就是也已经
年纪很大
的诺曼夫斯特爵士
我一下口误啊
我就说到深圳机场也是他建的
那么还有北京机场香港机场
那么很高兴您指出我的错误
您说深圳机场T3不是福斯特
是意大利的fossas
对的您说的对
是fossas 可是您接下来说北京大兴
机场的建筑设计公司
是扎哈哈迪的建筑事务所
嗯说福斯特爵士很厉害
但也不可能干这么多机场这一段呢
我有点保留
的确你说的对
大兴机场当然是杂哈哈迪事务所做的
不过我上回讲的是北京3号航站楼
那就是富斯特爵士团队他们工作室
事务所的手柄了
您说是吗
另外当然不能忽略就是
很多朋友指出了上级的一个口误
我讲到英国女王去世
享年是95岁是错的
其实他是享年96了已经
那么再来呢
还有位朋友
哇这个历史知识非常细致啊
叫做execus
你说啊
我上回讲到英国女王登基的时候呢
正好是在肯尼亚度假
就知道要继承王位的时候
你就指出其实不是的
当时他是代表他并
在生病中的父亲去
英国的海外殖民地跟
自治岭跟属属土上面
去巡回拜访
那么所以是个公务旅行您说的对
但是我说的是更细的一件事
就说他知道自己的父亲去世
同时正是被他身边的人
同时他您现在就是女王的那一天
他是在肯尼亚的公务访问当中的
度假的时刻
他是公务访问
但是那天
那应该说是那两天
他正好都跟他的丈夫
去了肯尼亚一个国家公园的一个
呃去看动物吧在
一个呃那个公公国家公园里面
大概过了两个晚上
还一个晚上左右
那么等到他回到他的住宅的时候
当时的旅店的时候
才发街道他父亲去世的噩耗啊
那么大概是这样
好再来呢也有一些朋友呢
叫我看看还有什么留言比较有趣啊
这个挺好玩
有个名叫nicki
他说呵呵
只能说道长您真是虚伪至极
我就想看看我这条评论能不能发出来
当然能啊
怎么会不能呢
您这条评论又没设正对不对
您讲我虚伪至极不重要
您别讲不该讲的人那就行了
这肯定能发的出来
而且我觉得这个评论
您这么来测试评论发不发出来
还真无聊
虽然我必须说您说的太对了
我就是很虚伪的一个人
您真是我的知音啊这个很感激很感激
真是我们交个朋友好那么然后呢
有位还有一位朋友叫阿龙啊
您说上集我们介绍
英女王的一些故事的
那集节目一出来之后
你就推荐给了您刚上大学的闺女
并复言其他信息太杂乱偏颇
也只能看看梁文道的客观评价
结果收到回复说这不也是一种偏普吗
我无言
毕竟平时以讲道理的方式沟通哎
请问这世界上有不佐的孩子吗
哎呀我觉得您闺女说的没错呀
我讲的东西当然也是一种偏婆
怎么可能有人的观点是能不偏颇的呢
我们是什么哈哈哈
对不对所以
重点并不在于你说的言论跟观点
偏不偏颇
而是我们有没有办法尽量多看
多听不同的人的看法跟意见
我讲的东西也只是我一个人的意见吗
那当然是带着很多
我个人的色彩跟局限的
这是必然的
但我觉得重点是
我们必须知道自己的局限
这很难是不是
可是我们努力的去发现自己的局限
我们要知道
所有我们看到意见都是偏颇的
但偏颇我不认为是一种罪
或者偏颇
就是一篇文章
或者一段话的一个最大的问题
最大的问题是你看到别人偏颇
但是你不知道自己的偏颇
那么同时
我们只注意到别人写的东西
或者文章很偏颇
但是因此忽略了
其中
会不会也许是有些东西是有道理
有价值的呢
因为再偏跑的观点
其实也能表达出某些呃态度
立场而这个态度的立场背后
说不定也有一套道理
我们是否能理解呢
我自己是这么看不知道您觉得如何
再来我不是很懂
您说的是您这个太太的联系是50
您说您女儿很左吗
嗯我也很左呀
您说的左是哪个左呢
是一般政治哲学上的那种佐
还是我们民
间的今天中国民间
常讲的那种佐的意思
因为这个是很含混的可以嗯
我不我不太确定
不过没关系有空我们咱们再聊
还有一位朋友呢啊
叫刘的名字是首号码吧
413016124 你说我是一个本科在读的学生
很喜欢你节目
困扰我很久的问题
不知道会不会被你看到
我极力控制自己的分享欲
以及会不经思考脱口
而出议论别人的坏习惯
尽管我知道这样不好
但总是情不自禁会这样说
出来的话
要么是让我自己后
面想起来都觉得尴尬
要么无意伤害别人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改掉
哎你告诉我我也想学
哈哈哈我就是有控制不住的分享欲
你有没有注意到我这个毛病
那么至于议论别人哦
嗯我想您您说的是不是
呃议论别人的坏处或缺点
因为假如说我们平常跟人聊天
我这个人要是总
是在议论
别人的好处的话
也许我们
不会觉得有很尴尬是不是这顶多我夸
夸错了人或什么但也不至于太尴尬
那么如果说
您在意的是你有时候谈到别人谈
批评到别人用别人的缺点的话
我自己的看法是也许你要嗯
试试看
能不能够嗯怎么讲呢我想想看
这么说吧你要试试看
呃要思考的反而不是你会不会
随便说别人坏话
而是你怎么会注意到别人的坏处跟
毛病就是
我觉得有时候我们看人
很容易有的一个问题就是太
容易啊只看到一个人的缺点
那么有些人的性格是尤其如此啊
但这样的人生我可以告诉
你是会很不快乐的
到最后就是你身边你认识
大部分人你都只看他们缺点
那你就会觉得你被一群坏人包围
然后你不愿意替别人有时候
我我的建议是如果你注意到别人有问
题有缺点的话
你应该先反省我有没有类似的缺点
又或者有时候
你注意到别人
做了一些事情你觉得不对劲
不好让你不开心
你是不是要想想是什么东西
让他做出这些事
到底是他存心要做不
好的事呢
是这个人很坏呢很有问题呢
还是说他也许有一些别的原因造成他
可能是无心之失呢
可能是意外呢等等
我们总是多容几分的去思考别人
给别人一条后路
嗯来来想别人多替别人着想啊
这样子你自己都会开心
你也是放开你自己的
所以我们好像没回答你的问题对不对
哼对不起
我们前几集节目啊

提到了当时让我们很多人非常担心的
四川的泸定的地震啊
那正好我们有一位朋友叫aaron 嗯
你说我是一名吊车司机
地震的时候我正在山上作业
地动山摇
到处都在滑坡
我前面和后面的路都被冲垮了
啊好在您没事啊啊
然后你说
大渡河里的水像海水一样翻来倒去
因为担心余震
我跑了6个小时下山
住在了安置点
安置点很多人失去了亲人
有的人家人去世遗体送不下来
就地假期柴火烧了
有的人躲在角落里默默流泪
有的人在深夜里撕心裂肺的哭
前几天又赶上中秋
真的很难受
这次地震的地方啊
在泸定县和石棉县交界处正中
道路垮塌非常严重
各方救援力量都过来了
但很多路段路基冲断了
施工作业面小展不开
难度非常大
有旁观者说
那条路上有很多车被埋在下面了
现在情况还不明
施工队都带着白布
嗯山里老旧房屋基本都塌了
新盖的房子还好
已经转移出去一批人
但还有些不愿走
哎我能明白你对你也说了没办法
家里还有牲畜要喂啊
房子也还能住
但因为路不通
他们只能隔几天下山备遇次米
山路来回要走89个小时啊
天灾无情
那大家都很团结
在安置点一起做饭
各方救援力量也全力以赴
基本从天亮干到天黑
特别感谢他们
至于防疫
地震刚发生那两天比较混乱
现在每天都要做核酸扫长锁码
希望不会有大规模的爆发
对希望不会有大规模爆发

我觉得大规模爆发最烦的恐怕还是
种种的隔离啊
这个出行啊生活不方便
但我觉得
对生命跟对财产造成的危害
我觉得现在看来
恐怕还不如地震本身可怕
那您经历了这场地震
好在您没事嗯
但是看到你刚才说的那些细节
真的确实让人太难受了
嗯这段话虽然很短
但包含的东西太多了
比如说还有一些人因为路不通了
那么只能隔几天下山碑次米啊
那么来回又要走89个小时
不过好在您说的是
就好在各方救援力量啊
真的是付出太大太伟大了
每天从天亮干到天黑
这么做我们真的要感谢他们
同时我要感谢您
感谢在那的你刚才说到在安置点的
呃说有这些烂包嗯
我们大家都很团结
在安置点上互相帮忙
这让我非常佩服
在这种时候啊
我们真的是只能相濡以沫
我在这么遥远的香港
我只能够默默的替你们祈福了保重
刚刚提到疫情了啊
有一位朋友是136尾号5226你说呃
你好我是一个正在经历疫情
困扰地区的中学老师
因为疫情的学生只能在家上
网课但我知道
学生在家网课学习的质量
肯定不如课堂好
嗯可现在没办法
每天都有新增病例
学校开学的前提是社会面亲人才可以
不然如果疫情波及到在校学生
这是谁都不想看到也难以承担的后果
想知道我在疫情高位运行的香港
学生的课程学习质量是如何保障的
对于我们相对偏远的地区
孩子成绩最关乎他们的未来
真不容易嗯
您这位老师我要向您致敬
呃其实上网课别说学生难
我知道老师其实也是特别困难嗯
我想像我没有上过网课
但至少我在网络上做过节目啊
或者是演讲
这这两年吗没办法我们都理解
其实我们会发现嗯
对着同学活人这么聊啊
跟你对着网上看不到人
或者就算看到头像
那个你花花的花的力量不同
我不知道您有没有这个感觉
我就有这个感觉
我就觉得会更更符号力一点
呃这是因为有现场的朋友在的时候啊
你是会有一种怎么讲呢
就你的力量你的声线的投射
你的你的那个那个能量投射
是有对象的
但是
在对着一个小屏幕来来演讲的时候呢
你是觉得自己的能量好像
是投入一个空洞的状态
这种结果你会好像更
而且你看不到学生反应吗
对不对你很希望抓住他们注意力
嗯不知道他们各自在家周边环境
自己的身心状态如何
所以你反而是更投入更消耗你的力量
想要吸引他们啊所以您其实也很辛苦
但那学生就更不用说了这
几年的学生太惨了
我好像前几天看到
不知道是不是清华做了一个调查
专门就调查这两年来的青少年
就学童跟在学的青少年他们的情况
就发现
其实他们的问题恐怕不只是网课
质量造成的问题
而是不断的上网客服在家里面
呃他们跟真人的社交活动减少之后啊
也带来许多副作用
其中一个包括就是对真
实的人的生活和生命
的感情变得冷漠了跟冷淡了
我觉得这个这个很可怕
因为学生孩子未来呃成绩当然很重要
但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他们跟别人的关系如何一样很重要
假如那个报告背后的研究团队的研究
可靠的话
又还没仔细去去阅读
不知道他的研究方法跟过程
假如真的是这样的话
或者但但当我们会觉得这很符合我们
呃常识的推理啊
但是还没有得到科学确证
但是要是真这样的话
那就很麻烦了
那么至于香港没错
香港现已经是哇全国最严重的地方
每天几千中啊
但是呃
我们这里现在学校都已经开课了
都已经回复到真人上学了
呃而且现在还是
比如说
我记得前几个月的时候还有很多同学
他们好多学校是上半天的好像
呃中学也都上半天
现在已经回复到全日状态
那没办法大家就自己保护好自己
戴好口罩
做好一些防疫措施
那感染了那就自己隔离在家怎么样吗
对不对不要影响到同学
所以嗯
最近的我看他们情况还好
但是我听1些学生或者老师
说啊嗯因为经过也是经过一段
呃上课断断续续
是不是上网课的这一两年了
在刚刚开学这段期间呢
在今年头刚开学那段期间
刚刚回来真人上课那段期间
其实是有影响的就是
嗯你整个状态是不太对劲的
就是太久没有真的看到老师看到同学
不过好在大家也都适应的很快
而且就是嗯
孩子们也都开心的就是
你终于又能够回到校园
虽然我们做校园
好像比他想的压力很大
但是
你你有一个人的合理的正常的社交
我想对孩子们来说是挺重要的
我们这也有一位朋友啊
也受到了这个疫情影响
他就是我们在这常常见到的老朋友
NO both 你说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
隔离久了的缘故啊
最近常常失眠
并且第一次静不下心来听节目哈哈哈
没关系
我们这个节目干嘛要进行听的
闹哄哄的挺好
让你说对我来说真是前所未有的现象
在心烦意乱中等待解封的日子
最近有问题啊不断让我感到困惑
因此又来这里向你倾诉了
我在想啊
道长你因为工作缘故
一定常常也会遭遇他人恶意的揣
测和攻击
之前听你熏熏散又回应攻击的留言
我好佩服啊
哈哈哈玲玲玲哭夸张了客气了
那你说因为
每当我自己遭遇恶意言行攻击之后
经常久久无法平静
有时朋友的安慰能使我好受一些
但大部分时候只能独自面对
我的性格并不擅长有利反击
常常喜欢劝自己不去在意
要去专心更重要的
事情但那些攻击留下的疼痛
不容易轻易散去
我现在还没找到好的应对办法
并且想来问一问
还祝我跟我的家人一切安好
健康平安
谢谢您noobo
我觉得您很厉害了
就是如果你总是喜欢劝自己
不要在意别人的批评
去专心更重要的事
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了
不是每个人都做到
有的人是被人批评一下
他就整晚会睡不着
遇到不开心的事他又整晚睡不着
那他从来没办法专
注自己的力量跟精神
在对他而言可能
呃眼前更重要的事情
或者长期而言更重要的事情
那么呃您刚才说那些话是
我是这么看啊
就首先你怎么知道
比如说你说我因为工作原因
我常常被人恶意批评揣测攻击人的
首先我怎么知道人家是恶意的呢
哈哈哈万一人家是善意的呢
哈哈哈是不是
我我们今天太容易把别人的批评啊就
认为是一种攻击
那么然后把别人批评
就一定觉得前面还要加个形容词
必然要连上恶意这个恶意
今天我们什么东西都要加恶意两个字
恶意炒作
恶意回顾
哈哈恶意批评
呃我怎么知道人家是恶意呢对不对
嗯而且恶意是什么意思呢
指的是说他是存心想要来欺负我
要来让我难受
要来让让来对付我吗
假如说他是想羞辱我让我难受
那如果我还真的很难受
那他不就成功了吗
那假如说
他是为了别的目的要来攻击我批评我
那还是指什么呢
我有时候搞不清楚的时候
恶意到底什么意思
我首先觉得这个词就有问题
再来呢就是这么讲反过来啊
就如果你很在乎别人对你的批评的话
你在不在乎别人对你的赞美呢
就是我我是这么办的啊
就我自己觉得
有时候别人
赞美我我也不觉得跟我有多大关系
说实话所以我也觉得别人批评我
也跟我没什么关系
他批评的可能是万一是我说错了话
我做错了事
那是很好的东西啊
那我才能够知道我的问题啊
我才能反省啊对不对
我要感激人家才对啊
那如果说啊他的批评错了那就错了呗
那又会对我有什么损失呢
如果别人批评你的是你的言论
你的想法的话
那这个东西
你不要太把它跟自己捆绑在一起
而且很多时候别人对你的批评
你可能会觉得是种误会
好我们就当是误会那
那因为你不能确保
你在每个人眼中是个
什么样的人
我们是不能保证这一点
不能够把握这一点
我们不能逼别人怎么看我的
所以如果别人对我的看法不太好的话
那是他的问题他的事情对不对
那如果别人觉得我很好的话
你呃我呃梁文道你长得太帅了
这个跟吴彦祖差不多吗
这那那也是你的问题
你眼神有你眼睛不大
不太好问你神没有问题
跟跟我没关系对不对
我会这么来思考
您试试看觉得有不有
是否有用
可是讲到疫情啊
还是有一些很让人难受的事啊
就刚才那位弄不懂他是失眠
这一位呢
1752049呢你说我爸58
了工地做事我30了
早上9点第一个做核酸
本来想着服从政府安排
前天晚上我爸就不舒服第二天去医院
新疆都是10点开门
9点核酸过期一个小时啊
什么意思啊
然后我们从飞机过去的很麻烦
结果我爸生气回家第二天脑溢血了
我真不知道怎么跟我两个姐姐说了
嗯嗯您是说因为核酸检测的缘故
使得你要去医院
医院那边核酸啊
要求的核酸检测你们之前做的失效了
所以来不及医治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
啊又是这样嗯
我我觉得对我我只能
陪你默哀
我我不知道我还能讲什么很对不起
很对不起
那最近还有一些事情
就就我们这还有位朋友提到一个
最近的一个
一个电影啊
这位1350361OTFW
好奇特的名字说说说引入引白烟仔
我说实话这个电影我看到是备受好评
但香港还没上瘾我所以我还没看到
我希望呃隔一阵子有机会能看到吧
那你说呃我是北京的
我们这邻居家呢大哥前些日子死了
大哥刚过60
家里兄弟姐妹5他是老大
大哥从小学习就好
中考时呢
从普通中学考上了北京最好的高中
大哥非常开心
他是准备要考清华北大的
但大哥的父母却不同意
因为大哥家孩子多
他父亲是工人
母亲干临时工
所以家里希望大哥进厂干学徒工
补贴家里
为此呢
大哥父亲把录取通知书当着大哥面撕

嗯嗯
母亲甚至以死相逼
结果大哥冲进厨房
拿菜刀剁下左手两根手指
然后看着段子的手
哈哈大笑
大哥从此疯了
他以后也没上过班
天天在街上闲逛
年轻时和父母住一起
后来大哥父母也死了
他就一个人住老屋里
几个月前有人发现大哥死了
死因不明
哎这样的故事啊
嗯其实我们身边大概都有
也都见过对不对嗯
我们只能希望以后的
父母都能够更开明一点
然后我们整个社会
都不要再有这么多的
因为在穷苦的背景下
产生的这种悲剧啊
我们想想看
假如他们家不是父亲施工人
母亲干临时工
然后家里面啊不是那么多孩子
然后不是有那么多张嘴巴要喂
家里面有积蓄的话
会不会就不会有这些事情发生呢
算了国内的事咱别谈谈国际吧
哈哈有个朋友叫从化跑熊
你向我们这里的朋友们请教
你说今年7月份开始听8分
你说像这样的节目非常难得
在俄罗斯对乌克兰特别军事行动之前
我当时傻乎乎的以为俄不会攻打巫
听了啊道长乌克兰危机是怎么回事
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影响后
觉得道长真神了
写了梁文道俄乌战争神预言的短文
后来以道长节目聊天内容为蓝本
陆续写了俄罗斯和北
约有过怎样的爱恨情仇
乌克兰和俄罗斯有怎样的历史纠缠
什么是一个国家的芬兰化
如何理解乌克兰的心纳粹问题
我现在想啊
不知道这样写对不对
或者会不会侵犯了道长权利
那么希望大家给个意见哎
首先我说这个
你没有侵犯我权利我觉得无所谓
就你只要写
清楚这些内容哪来其实可以的嗯
有没有侵犯8分的播出平台
比如说看理想跟喜马拉雅的版权呢
这个我倒不太敢肯定
要不要问问他们
那么至于您说我的节目很客观呢
中肯评论实施
其实不是的就像1开头我讲
其实我也很偏普
我只是尽量想办法去发现自己的偏颇
只或者更正
随时提醒自己只能这么做
那么至于你说我预言那些事
是不是很神呢
也没多神
我觉得你啊
任何一个人
只要在新闻行业媒体圈过得久了
看的东西够多
有一定的积累
凭当时种种迹象
就能够判断出很多东西
我这个节目常说不是实时评论节目
而且有些东西我都没讲完
你不是乌克兰的事
本来的时候还想继续讲
后来呢发现呢
有朋友提醒了说别再讲了
已经很被注意了啊小心点了
那我就不讲了
然后我就看到我后来朋友聊的时候
我发现我对乌克兰的局势的预言
也不能说预言也不
我不是为了说我多神呢
而是说依据一些
因为我不是有一期节目还讲过吗
就是说啊
凡是一打仗
两边发出来的消息你都要小心看
但如果你两边都看
再多看一些周边东西的话
你会理解更多而且战争这个东西啊
当然不可预测
可是呢我常讲这个你不要去看这个
对于战争的这些什么分析啊等等
呃呃分析不是不重要
但最重要是什么
你看战线在哪里
就看地图
就比如说呃今天哪边打到哪了
哪边怎么样你看战线的划
分然后你看战前的报道
然后你就那个是
那个是骗不了人的那个
那种事情相对没那么容易骗人的
那么你就会知道很多
得出一些推断了
那么我发现我大致的推断了
这几个月来好像也都还是这么回事
但我这些话就不能多讲
您知道现在
我们国内就主流里面最受欢迎的几位
最红的在网上最红的评论家
我倒觉得他们很有趣啊
就可以不断的一错再错
从一开始觉得哈俄罗斯不会的乌克兰
然后到最后说3天能够搞定乌克兰
然后后面怎么样就每一步都错
错到今天他还他
我看他们大概还会继续错下去
但我觉得也挺开心他们会认自己哎
我又错了
但没关系再接再厉
我再预言一次哈哈哈
挺好玩这个东西拿来开赌盘多好
银麻了哈哈
不过说实话
其实
这个战争现在的后续影响仍然存在啊
就比如说我举个例子好不好
呃不是我我不谈太复杂的国际时事了
也不好谈就简单讲
比如说这几天上海合作组织会议
上河不是在开高峰会吗
在这个阿塞拜疆
你有没有注意到这几天正正好啊
就阿塞拜疆跟雅美尼亚这个两个国家
就发生边境冲突了
那么这个事情就很有意思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发生
其实我想告诉你
他就是跟这场战争是有关系的呃
雅美尼亚
向来都是比较得到俄罗斯支持的
那么
俄罗斯在雅美尼亚是有军事基地的
而且跟雅美尼亚是
迁有一个互相合作保证的
互相安全的一个军事协议
所以雅美尼亚理所当然的也要
求跟请求
俄罗斯把他的基地的助兵调出来
协助他防守边境对付阿塞拜疆
但是俄罗斯拒绝了
为什么呢
这一切都跟现在的战情是相关的
您自己有兴趣您再分析吧
我看您写这些文章
您一定是对呃
咱们做实事评论这行是感兴趣的
在今天还想干这个太难得了
您也可以
我刚才提出一些呃我的看法
只能说些线索
您自己再去想想
另外还有位朋友也常在我们这里
跟我们打交道
叫浪子回头
您还真是对国际实施感兴趣啊
你说最近瑞典又一政党联盟获胜
又一掌权的趋势在欧洲是怎样的
能否科普一下
也谈谈
这方面会造成哪些实际的事件影响
有意思
呃留着将来再好好跟您聊怎么样
不过我想说
瑞典的右翼正当联盟获胜这件事啊
世界范围内
暂时我们看到影响不会太大
这是我大致的感觉
为什么呢
因为我们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记不记得我们之前有期节目
谈过北约的问题
我们不要忘记俄罗斯这次发动战争
说出来他发动战争
或者他们叫特别军事行动啊
嗯的理由有几个
我们之前也都分别谈过
一个呢是要解放乌克兰境内
被他们用他们的讲法叫新乌克兰
新纳粹
说压迫的那些讲俄语的俄意的人民
那么第二个呢就是认为呢
乌克兰即将加入北约
那么即将加入北约的话呢
让北约的边境
直接深入到这个俄罗斯的兴富
地带
同时也会扩展了北约跟俄罗斯接壤的
这个边境
对俄罗斯的安全造成了威胁
那么第三个呢
则是普京总统
以及俄罗斯镇盐高涨的民族情绪底下
常常出现的一个讲法
那个讲法就是认为乌克兰
是一个虚构的国家
是个不存在的国家
其实乌克兰
人根本跟俄罗斯人是同一种人
应该啊
他不应该当成一个主权独立国家
应该收复他才对
那么这这这番话不是我编的啊
你看你在国内
就算在百度一下中文网
都很容易找到各种的新闻报告
那么而且你知道
俄罗斯前总统梅德伟杰夫
甚至在去年吧还说过
哈萨克斯坦也是一个虚构的国家
是一个不纯不是一个真实的国家哈哈
那么这种想法在他们那很流行 OK
那么当时我就提到北约
结果说那现在事与愿违
就是这个帐一打之后
北约跟这跟俄罗斯的接壤的地方更大
而且对俄罗斯造成的威胁更大
先不说现在的乌克兰
实际上已经是北约在间接参与
就看那么多的北约武器
以北约的武装来装备乌克莱的部队
以北约的训练来训练俄罗斯的部队
以北约的战场管理方法
来处理目前战场的情况
跟各种战场资讯的管理以及调配
那这其实已经是这样
那么更严重的就是瑞典和芬兰
要加入北约这件事
那么当时我们说过这事
然后也说了
他们要面对的最大的困难就是土耳其
后来我们知道土耳其这关好像过了
不过你看瑞典又一政党联盟获胜之后
土耳其总统阿尔多安最近又说了哎
我们现在还可能会投否决票啊
你不一定能入北约哦
他主要就是为瑞典又一政党上台之后
他要提醒你这个新政府上台
你也要继续遵守之前跟我土耳其
谈妥的条件
要把你们之前答应我要做的事
一一做到
可是这个事啊
就是包括库尔德人问题吗
简单的讲
那么但这个事会有影响吗
我想告诉你其实没有
因为加入北约这件事情在瑞典
是左右两边
基本上都有保佑一致的共识的
所以这个问题不太大
第二呢在国内来讲
瑞典的右翼
当然也是欧洲右翼的构成的一部分
但是又有点不同
为什么呢
因为瑞典的右翼啊是在呃经济上
其实也还是左的
从某个角度来讲
瑞典这个国家再怎么右
在经济上不会右到哪里去的
真的就像我平常讲
北欧社会主义国家那种感觉
那么但是他在政治上
尤其在文化上比较幼
指的是什么呢
就针对他们的犯罪
社会治安问题
针对瑞典的移民问题这一点
那么这一点倒是在欧洲
甚至在全球的右翼那里都很普遍
这个将来很值得聊
不过我这最后还想说
瑞典虽然是又一政党联盟获胜
但是他的获胜只是些为票数的获胜
因此目前出来担任领导人的
并不是他们的极右翼正团
而是正中是有极右翼色彩的一个人
而是一个他们右翼正团之中
这个联盟当中
一个比较有温和色彩的一个人
那么所以我
不认为他们会有
在国际上面的问题上
会有很急剧的变化
大概是这样
好还有位朋友叫玄月二代
呃哈哈哈哈你说我上期节目啊
讲英国女王
然后讲到
呃英国王室有相当多的传统礼仪礼节
各种的好像很很古老的东西
嗯然后我就提到有一些传统祭祀
然后跟君主
立现的这种体制是有关系的
我就说到
这种东西并不只是一个公关表演
是个虚假的就就没有意义东西
他有实质的价值就是这些表演
公开场合上的仪式
呃一直在上演的时候
对于整个国家的国民
对于他们自己的文化的认知的塑造
是有很实质的影响的
然后我当时举了个例子
我就说到如果我们北京北
啊巴坦9庙都还在
我们说我们各种祭天祭地春秋二季
更重要是祭孔
这传统典礼完全保留下来的话
想想看是怎么样
结果没想到被您嘲笑
您说拜孔庙那段乐死我了
道长的求生欲好旺盛
辛苦您了
你怎么能说我是为了求生才讲
到我们孔庙的
不是的我是认真的
我我真的觉得祭孔是很有意思的事情
您您如果平常以前看我节目知道
我是一直觉得圣人是非常尊重的
为什么对于系孔这件事情有感觉呢
那些我大家小时候在台湾长大啊
就是我在台湾念到初中毕业
才回香港的吗
所以小时候在台湾我记得每年孔诞啊
都会电视转播相关的典礼
那么而且我没记错的话
以前是蒋介石跟后来他儿子讲巾帼
担任领导
人的时候都是会参与的
或者至少派台湾的行政
当时行政院长去参加
那么是很重大的一个事件
那么然后孔庙祭孔仪式必然要有的
就是要跳8亿5吗
对不对那8亿5呢
按照规矩是同学同来跳的
那么我当时就知道有几个小学
不知道为什么
就总是那几家小学的小学生会念815
会被选去在系孔那天跳815
我念初中的时候
我们班上就有一个同学
他是来自
有跳在孔庙祭孔跳八艺舞的经验
我们大家还特别好奇
就跟他聊问这个事我觉得很有意思的
对啊这这我觉得挺好吗
这有这种典礼
真的就是你提醒啊
孔子是什么样的人
他跟我们国家体制
文化体制是个什么样的关系
每年这种仪式其实是对我们有提醒
重要而且我们还会帮他增加新的内容
比如说台北孔庙啊很奇怪
台北孔庙的这个大殿呢
他的这个广场上头呢
地上会长一种很奇怪的小草
我到现在都没搞懂那个叫什么
那种草啊
传闻呢是把它当成是一种毛
就说那个毛呢
就孩子们如果把它拔回来
拔起来插在自己的铅笔
或者平常做功课
用的那个笔的笔杆子上头呢
你会变得聪明一点
考试会好一点
哈哈有好多人就去拔那个毛
你知不知道拔那个广场拔的光秃秃的
好在人家还长得挺快的
所以你说这个是不是很好玩
好然后就有位朋友叫1527751
你就说霍布斯保姆
在他传统的发明里面
就专门有
一张叙述了英国王室礼仪的发明过程
他实际上也是一种在建构
当然传统都是被发明的
我们千万不要以为这个
就像我上期节目也讲很多英国
我们现在看到这几天的传统仪式里面
许多东西是陆续改造在添加的
很多传统仪式
他选择什么东西列入他的仪式中
什么东西不列入进去
这本身都是有学问有问题的
所以他必然是个建构在建构的过程
嗯然后至于您说到这本书
是很重要的一本书
这是对于我们理解什么叫做传统
我们讲传统
就以为那是个很固定不变的某种的
保险箱里的博物馆里的遗产
他不是呃就算活到现在
他也绝不可能是完整保存
他一定经历了我们现代
我们现在的啊掌权者
尤其是
他们以什么样的角度去构建他的过程
那您说的那本书是很重要的书
不过我想稍微补充
那本书其实严格讲
并不是这位
已故的英国马克思主义大历史学家
或不是保姆他写的书
而是他有份编的书
他跟民间合编的一本书呃
里面有他的文章
但是您说到写英国王室礼仪发明过程
那篇文章
还真不是霍布斯伯母写的
而是另一位著名的英国史学家
也写了很多关于英国王室
贵族的这些书的
一个史学家
叫做呃 david canada
david ken的电影是专门研究这个事
他那篇文章写的很好
我我我建议大家有空去找来看看
说到这啊
又讲回到我们上集
讲英女王这个这个事情啊
有一个朋友哇
名字好特别叫做HE too serious嗯
你说道长
你这期节目
严重伤害了英联邦人民的感情
女王是驾崩
不是去世
你必须向全体英联邦人民道歉
哈哈哈哈哈哈是这样的
我我看到有中文媒体也形容他是驾崩
是不是但是
主要是这样
就英文里面
其实没有驾崩这个词根概念
你看就算BBC的正式的当晚的新闻播报
也就是说他instead他死了就他去世
甚至
去世这个词都已经比较为了人家这1
直接说一step
没有一个驾崩的讲法嗯
而驾崩是带有我们中国传统的
我们王朝时期的皇
对皇帝的这种叫做特别的尊敬
的一种一种词
所以这个词
其实是表达了某种更高的敬意
那么呃
我首先我觉得架工这个词很值得研究
第一他到底比如说像我讲的女
现在刚刚去世的英国女王
他是王并不是黄
那皇我们中国以前是皇帝
皇帝死了那叫驾崩
那国王死了能不能叫驾崩呢
这是第一个问题
第二就是假如这是一种表达
敬意的一种词的话
那我称女王逝世其实我觉得已经够了
呃因为他如果我用驾崩的话
我会觉得这个敬意是一种更
我会更强调我跟他之间的关系
上面我来形容他驾崩
但问题是他不是我的女王哈哈哈
我把他当成一个
很值得怀念跟尊敬的长者
当然跟我
作为一个香港人是有很密切关系的
长者在这个意义上
尊敬的说他他去世了
逝世了然后我怀念他
嗯去但他不是我的女王女皇啊对
不对所以我我不会用驾崩这个词
那另外呢还有广州的朋友啊
叫马到功成你说你好
1986年因女王是访问过广州的
当时我是在西关
亲眼目睹女王车队经过
那时我还是小朋友
然后还有朋友回应你说叫叫文杰
他说白天鹅宾馆那辆劳斯莱斯
就是历史见证物
是的呃
一女王当然
当年1986年来华访问
也最后到香港之前就是去了广州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
那么在广州那一趟啊是很有意思的
因为嗯
当时你知道接待他的白天鹅宾馆
是广州甚至是全国最好的啊
5星级宾馆
有人说是全国第一家按照
现代国际标准建立的国五星级宾馆
那当然是霍英东先生
他投资新建的
造成这有这样的一个宾馆
他直到今天都还是广州人
心目中的地标啊
就那个感情
大概有点像香港人
对半岛和文华酒店差不多
就新酒店很多很酷炫很豪华
但白天鹅就是白天他不一样
那么而劳斯莱斯呢
白天那个劳斯莱斯还真的就是当时
呃霍英东先生
因为他知道女王他们在英国
他们也会有劳斯莱斯
而中国没有说透
他就觉得白天鹅也该有个像样的车
就得像半岛有个劳斯莱斯车队一样
所以就专门捐赠了一辆了
一辆劳斯莱斯给白天鹅
正好
第一次就是拿出来接待这个英国女王
那么是有这样一件事的
这都是历史见证了
上一回我们将英国女王的去世
讲了足足两个多小时啊
破纪录的时长在我们这个节目里面那
所以比如说我们就很多人说啊
是不是因为我是香港人
对他有特别的感情呢
的确是的那么呃
然后我就看到庄同就说到很喜欢你
一个月以来所有早餐都听你说话
谢谢你那么这一期啊真的好明显
你终究是一个香港人
不要误会这不是贬义
天呐太惨了真的哈哈哈
现在说人终究是个香港人
居然是会让人误会是个贬义
我不是香港
哎呀我真对不起大家
我作为一个香港人太抱歉了这真是
那么然后你说
我只是真的好希望我也有这样的归属
感宗教信仰
国籍职业领域我都做的不错
但却都没有这种自豪感
希望得到你的解惑
我并没有太
明显的对于自己某种归属身份的嗯
自豪感我只是觉得
我觉得自豪有时候是要小心的
反而是
就我说我为我是什么样的人而骄傲啊
我我首先会想到的就是
我配不配得上
成为我们心目中的那种人
比如说
我们都说我们身为中国人我们很骄傲
但是我会问的是什么叫做中国人啊
什么意义上的中国人
我身为什么样意义上的中国人
我我能骄傲
我有没有资格
成为那种值得骄傲的意义上的中国人
的本领跟跟数值呢
这我常常会想这种问题 OK
那么我的归属感
我当然比如说我是个中国人
然后我是个香港人中国里面香港的人
那这样的归属感肯定是有
那主要是因为我在这个地方土生土长
这个文化是我的文化
那我的生活习惯
我的很多东西都
在这里面给我的
那所以我不能不归属这个地方
大概是这样
但是我也没有太看重这种归属感
就我我知道您的意思啊
但是
我不认为这个规
首先
我不认为这个规矩是我的选择造成的
所以我没有太
我觉得这是我不可摆脱的东西啊
我必须承担的东西
但是我并不会太在意
我最在意的归属可能是我皈依佛教
这是我皈依处哈哈哈 OK
但是香港人啊
尤其像我这种就我我人生中20多年
在97年前的香港长大
那你说怎么能够对英国女王
呃没有感觉呢
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他是非常熟悉的人物
我们用的钞票
我们用的呃邮票都常见到他
那个我们叫女王同的雷王操
他的头像到处都是
我们一般学校是没有的
但是假象
我就觉得关校我们叫官立学校
指的就是政府自己办的学校
那种学校里面
他们教室里面是会挂着女王像的
然后每天电视台
以前电视台不是24小时吗
那么在节目要结束了
整天节目结束的时候
至少我小时候还有就是这个电视结束
一切节目会出现一起复他的俏像
然后就会想起英国国歌的音乐
所以英国国歌的音乐
我们也都是熟悉的
起码是我这一代人是熟悉的
但是不会唱啊
我们并不会唱
那主要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教过我们唱
英国国歌
但我觉得这个就好玩
就是你不要以为我是香港人
我就能够讲两小时
我必须不夸张的讲
像我那集节目讲两小时主
要是因为正好我略知一二
对于那里面那些事
那么八卦的多吗
就讲讲但我不认为我讲那些东西
是每一个我这一代香港人都了解的
那是因为我以前节目讲过好几次
英国统治香港
起码在我这个时代的经历是很特别的
就是他基本上不教我们英国史
也不教不太教英国文学
可以选修英国文学课
那个叫n类
我们叫做
但是他不是太强调那种国家意识
你知道吗
就我就常讲嘛
香港随便你满街上找一个
你跟他说金雀花王朝
都舵王朝他可能听都没听过
就是有点年纪
像我这一代
在真的
生活在英国殖民统治下的那些人
他不在乎我们认不认同英国
他当然也不在乎我们认不认同中国
他不管人人家就是很简单就不管
这个才是殖民地的一个特色
我觉得至少是英国统治殖
民地的一个特色
尤其在殖民帝国发展到后期的时候
我觉得他们很聪明的掌握到这一点
就他知道
如果我们这个地方大家都是中国人
他硬逼着我们要爱英国认同英国
那会引起很大的反抗
所以他不这么干
但是他因为当时你说认同中国
在我们那个时候我们要知道很复杂
因为香港存在
这就当时台湾那边水利
国民党还在掌权的年代
那么两边你说怎么个认同法呢
也很复杂
所以他的态度就是我不管你
你你随便怎么样都行
而我们反而熟悉中国历史
因为我们必然要学的中国式法
我们不一定要学英国历史中
国式法而一定学
而且我们学的是什么
我很记得那时候我们
在香港店中学的中国史的参考书
是前幕显示的国史大纲
是很传统的那一套东西啊
就当然就我们今天会觉得
已经成为一个传统了吗
很特别
而且你要知道我对香港特别有归属感
也蛮怪的
因为
我我出生几个月大就被报到台湾去
然后到了初中毕业才回来
但当然我也讲过
我每年放暑假也都会回香港
可是我毕竟小时候
难道不是应该更应认同我的
我来自的地方是台湾而不是香港吗
并不是因为我一到香港就觉得
哎呀有种很新鲜活泼的被释放的感觉
因为我记得我小时候那时候啊
就台湾比较夸张就我们是全部的中学
不管你什么中学私立公立
所有中学进他就都要有共同校训
那就是礼义廉耻
这为什么我们共同校训都要学神
学礼义廉耻这四德是怎么回事呢
他们说那是蒋公就蒋介石啊
他亲自颁布的
他觉得我们身为中国人啊
中学生要知道什么叫死
礼义廉耻这回事
哈哈然后那这个算好啊
但最要命的是满大街政治口号标语
我们小时候你看我小学的时候常学的
那70年代你知道学的是什么
要小心匪迭
哈哈哈对不起
就在你身边
然后每天就什么装进自强反攻大陆
我的天呐把我烦死了
然后从小就给你那套啊
很夸张的那种那种党国式教育
国民党式的党国教育
嗯然后又中学的时候还要学什么孙
中三思想国富思想
然后还告诉我们读一些什么
蒋公的什么思想啊
等等那些书我看半天孙中山还好啊
但是你说蒋介石孙中山先生那
那我们都觉得他很伟大
但你说他写的东西
里面有多厉害的哲学思想
那时候人家都说那里面有哲学
然后我我就觉得恐怕也没多少说实话
呃很有养分的东西
那蒋介石写的东西
然后我还记得那时候我问老师
生命的意义是什么
那么当然老师很认真
但是还会告诉我蒋公曾经说过
生命的意义就是为宇宙
创造记起是生命
哦这这这他的思想是有哪些
有什么思想吗对不对
你一个做领导人
就我当时就觉得好烦呢
就我当然那时候还没觉得那么烦
因为那是你生活环境就那样
但一回到家了之后哎
一下子都没有了
我们没有什么因女王思想啊港都思想
没这回事
一切标语口号都不见了
唯一常见的口号标语是什么呢
是关乎公共生活的
比方说最有名就是那时候的公交车
跨过维多利亚港那个渡海小轮的
那个船上面会有块小木板
都有有历史和你这60年代弄上去的
请勿吐痰
面赤不雅
大概以前我们还很多人还要
随地吐痰的规矩
所以他就告诉你别吐痰
他告诉你别吐痰的那个方法很有趣
他说请勿吐痰
面赤不雅
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你要是吐痰
要是我当面啊有人当面斥责你
你怎么那么脏呢
这不是很不雅吗
这么不雅的事你想做你想遭遇到吗
他是用这样的方法
他们他们那个口号都是这来这套的
那当然回想起来那个时候
殖民地底下确实有斑
我们叫做师爷
是很多师爷就是出谋献策
叫做中文师爷
尤其是专门帮殖民地搞中文的这帮人
其实还挺厉害的啊
我觉得我举个例子
正好有个朋友就提到这点叫做张啊
你说看到有听友提到英国女王
想到上一起
道长提到英国首任女首相的时候
选用的艺名
说我讲到他是用柴切尔夫人
但香港通用的译名似乎是戴卓尔夫人
内地则是撒切尔夫人
道长用的是台湾艺名吗
对对对对没错
其实应该是我们这边演讲萨切尔夫人
然后你说
我还以为道长会有香港的艺名
香港对英国政治人物的艺名
好像很有意思
感觉与其说是翻译
更像是起一个中文名
台湾翻译外国人民的时候
感觉选
字上也尽可能往向中国人民用字
这个方向靠
因为很敏锐
的确是这样
比如说就像现在的英国首相
最新这个史上
我们大陆是翻译作特拉斯吗
香港呢是一声卓惠斯ty
那你你说音人说翻译
对那个声音准不准确的角度来讲
明显是就内地这个翻译是更准确的
但是为什么香港会有这样的翻译呢
我跟你讲这是香港独特的
也是英国统治香港时期的一个
有趣的一个传统
你要知道以前老外啊
派来殖民香港管理香港
那本地我们住在这个岛上的人
都是华人吗
对不对
那大家要是不懂杨文的话那怎么称
呼你呢你是谁呢
怎么叫呢
搞不好那所以那时候的翻译呢
就只能够是民间翻译
或者当时英文底下也的确有些人
帮他们干活
那么来翻译
但是那时候的翻译啊太好笑了
全部都不是怎么文雅
你可以看到
香港有些很怪的一些人民地名啊
这些一些马路的名字
比如说很重要的一个勋爵
ever bletcher我们把他一人背路炸
这个名字就很不文雅不太好对不对
很奇怪
然后更好笑的是第一任香港总督啊
pollinger
那么我们香港版翻译者叫波颠诈
为什么会这么翻译呢
其实就当初最初帮他们搞中文翻译
这些人啊
可能就是中文不是那么好
甚至有时候是故意的
就是故意要丑化那些老外
比如说布丁长这个名字叫pulling者
这个香港第一任总督
最初曾经被认翻译成什么包丁茶呵
包颠茶什么意思呢
意思就是我们来煮一包茶
这个茶是发癫的
是是是发疯的哈哈哈是这个意思
或者叫包楼丁茶丁楼包茶
意思就是这是个傻瓜
这是个疯子
他来煮茶了
哼那么故意误入这些英国官员
就当时的中文翻译是这样
那么所以后来呢
慢慢的英国人就发现
这么搞不是个办法
那么然后很希望呢
能够又取到一个文雅的名字
但是又合乎中文名字的感觉跟习惯
好拉近这种
我们华人跟他们英国人之间的距离
那么呃让他们清明一点吗显得
所以
香港后来就逐渐这在这个殖民地上
就把这些问题交给一个专门的政府部
门叫做中文公式管理局
那么由这个中文公式管理局呢
来帮这些外国人取名字
但是也不只是他了
他还会跟
英国驻港的商务专员公署
他们一起来做好
那现在呢
97年回归了
当然没这回事
那么现在呢
这种艺名的责任就是交给
香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
所以你现在看到这个特拉教的卓慧寺
其实
英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帮他取的名字
那么取这些名字的时候啊
当然你可以说香港现在都回归了
那么为什么还要用英
国总领事馆的翻译呢
这也是一个我们的老习惯
一时还改不过来
当然你可能会说这也很有殖民色彩
我们应该跟随内地的标准的译法
但是问题是
人家改那个名字
也真的很像中文中国人的名字
那怎么这怎么又怎么个殖民色彩呢
这就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
但是我必须说
当时他们翻译出来
这轮到这群人翻译时候
这里面真的有些人中文是不错的
比如说有些名字真的很文雅
呃比如说像这个呃其中有任港都啊
叫做francis may
拉斯内他的姓叫梅
他前面中间还有个middle name
中间的那个名字叫做henry
那他们怎么翻译呢
他把他翻译成叫给了他一个中文名啊
叫梅韩李
梅花的梅
这个梅就译成梅花的梅
henry意成什么呢
韩李韩呢是嘴巴含着的一个东西
那个韩李呢是宋名李学那个李
讲道理的李哎
哇这个名字
挺不错啊
你觉得是不是
是挺厉害
那么近代港都之中
我觉得这种中文名字
取得最好的就是这个david trench
他的中文名字叫什么呢
叫做带领子
哇这个名字太厉害了
带啊呃现带那个带0子是哪个0呢
是麒麟的0
然后呢脚0
麒麟的脚趾啊这个脚趾那个子
然后叫代林子
哇这个名字太好了
太有学问了
林子成祥吗
就很符合他这样那个港都官员的身份
那当然
另外也有一些名字的故事比较有趣
里面是叫魏异姓啊
这个david wilson这任港都
那么他自己
本来其实也是个研究中国的学者
是个汉学家
所以他曾经为自己改过一名叫魏德伟
魏德伟哇这个名字也很好
但是大概来到香港之后
还是让呃本地的官员帮他改
就改成了魏奕姓
这也不错
那么再来当然大家很熟悉吗彭定康
内地也是叫彭定康
但如果真的用声音翻译
应该是一层帕顿对不对
但是我们把它译成彭定康
当然也是把它中国化了中文化了
好回到刚才讲女王那个事啊
就是说我的感觉是什么呢
就女王在香港
是一个无处不在的一个形象
那么很多东西都跟他相关
没说加法律啊
我们这有位朋友叫lh
他您提到就是说我们上集节目呢
不是说到香港最近有个案子
牵涉到3栋刊物法
我就说这个法是几50多年没动用过
因为67年之后就没用过的
是一个殖民地里面的一个法条
然后你说我那个案子
为什么要故意q这个呢
难道是为了引射最近那种案件吗
怎么样怎么样
其实不没那么政治
啊您是补充的非常对
就基本法写的很清楚
以及福建里面讲的很清楚
就原来香港法律
几乎每一条里面都会很多条纹
都会牵涉到一个概念叫her majesty’s government
或者her majesty
就女皇陛下
3栋刊物法牵涉到
就是你有没有一些刊物
内容是在三栋
别人憎恨跟反对女皇陛下
跟女皇陛下的政府还有香港政府
那么所有这些概念
在基本法负责里面都讲到了
在97之后就自动的
他的意涵指的就是
中央政府跟香港特区政府
我讲那这个案件的例
是为了说明香港有很多的
这种英国的东西啊
就是就跟英国一样
他立了很多古怪的传统比如说他法律
他普通法体系底下很多法律是过时的
但是问题是他会留下来他也不改
那么等到将来
说不定哪时候会在新时代下
像现在我们即将我们
刚上期讲那条法律
他是会被用起来
而在英国
有些法律你觉得他不可能再备用
比如说你在街上可疑的带着条三文鱼
这种法律犯法
那么然后我们说到呢就还有什么呢
就是香港的很多的两回女王
他别说在法律上面会看到他的名字
很多东西会看到他的名字
可是问题是你又觉得他好像不存在
这种感觉很特别
就是说英国管香港没有那么政治化
至少在我活着的年代啊
但是他又
到处都在
于是他变成了一个共同的框架背景
对我们而言
就有点像警察的叫皇家香港警察
你其实看到这个词
你先赛马会叫皇家赛马
皇家预准赛马会
可是问题是
那个皇家是怎么回事
到底怎么样
其实你没那么了解他也不教
所以在这个背景下
你就觉得他跟他是个什么呢
他是个好像不太管事的一个老板娘
所以为什么香港人把他叫洗头婆
用广东话势头婆这是个粤语就老板娘
他是老板娘
我们都把他开玩笑叫老板娘
呃是用这样的方法来称呼他
但是这个洗头婆呢
他又好像不存在嗯
他访问香港时候当然那他就存在了
那么我们就看到他啊很亲切
和蔼可亲
那么尤其年纪越大大家对他感觉越好
就像是很多朋友讲他像是个长辈一样
像是个祖母
在英国人心目中
他们对他的感情就是觉得
他像是英国所有国民的祖母奶奶一样
那么我上回不是提到吗
他成功的其中一个特点就是他够长寿
我已经说这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所以哪句在国际政坛上
大家都会尊敬这是位见过世面的
见过二战的
见过杜鲁福
用过这个丘吉尔的一个一个长者哼
你跟他握手就会眼神里面你没有说
中国今天的人跟官员
要是再见到他在活时见到他立场
见到他就想到他以前见过邓小平的
就那种感觉
而在香港呢
当然有很多东西也都跟他相关
但是也就仅此而已
还有啊一件事
就是当时我记得
我回到香港念书没多久的时候
嗯看过一个报上
就不晓得怎么样
看到一个英国女王签署的一封
信或者文件
那么然后他们还把那个信件就呃
这个图像引出来了
我那时就觉得好有意思啊
为什么因为我看到他的签名
我后来才知道女王签名是这么个签的
那么首先我上期节目被讲过吗
他一定写是写伊丽莎白elizabeth
然后跟着有个大写的r
那个r我上次讲过就是regina的意思
就是拉丁文里面的女王
所以他呢
其实那个签名就是告诉你
我是这个签名是我伊丽莎白女王
但是他后面还加一个
就我们写信啊
给别人比如说英文信的话
有时候会说写yours
就很诚挚的啊这么一个意思在后面吗
你知道他写什么吗
他写的是他首写your servant
你的仆人哈哈哈
我觉得这个好特别啊
我以为森特风是故意的
后来发现他每次写信签名证他都是
他都是写
elizabeth al you serve你的仆人
那么当然我小时候在台湾也学过
就知道政府是为人民服务的
都是人民的公仆
那么但是还没见过这种表达法
就是一个女王
然后他直接签名
写给人的姓是写你的仆人
看这个很有意思啊
不过我想今天你看到
这几天香港很多人
去英国驻香港的领事馆排队
献花致哀
在悼念册上签名那个排的人龙很长啊
好像现在说因为人太多了
所以现在
下星期还要再继续开放给大家
香港市民去悼念
我千万不要以为这个东西就是哇
香港人多爱英国这样
有有是有
但是问题是有人是这样
但是问题还有很多人
像我们这种就我当然没去啊
但是我觉得我能够理解那种感
觉就是因为
那是一个你几十年你都见到他
然后他当时那个管制
坦白讲也不算太差
就是呃香港到底搞的是不错嘛
97年前到现在你看
呃成为了一个国际大都会
一个金融中心
大家日子也都过得很好
嗯我们不能否认这一点吧
那你想看要不然的话我们怎么说
呃你看比如说以前
上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末
怎么会有100万人
偷偷跃进从广东跑到香港来呢
读一下澎湃新闻一个报导
里面提到这件事
就说到当时呢就四人帮被粉碎之后
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
给当时主持中央军委工作的叶
剑英打电话
反映民众大规模逃港的情况
西冀中央人拿个主义
叶坚英回复称现在全国上下困难重重
百废待兴
中央也是一筹莫展
那么公开历史资料显示
上世纪50年代到七零年代末
近百万内地居民由广东跃进逃往香港
其中有以1962年等几个年份的逃港潮
规模最大
然后邓小平视察广州啊
在197年11月视察广州
听到这个汇报的时候
就说这是我们的政策出了问题
等到1978年4月
刚刚出狱的席仲勋被委以重托
看守南大门的时候
正是广东偷渡外逃最严重的时期
他一上任就提出到最乱的农村去
与逃港者开放交流
之后他得出重要结论这些人是外流
是人民内部矛盾
不是敌我矛盾
经济搞好了
逃过去的人又会跑到我们这边来
那么在他的努力下
宝安县争取到了发展
边防经济的放宽政策
陶岗朝才逐步得到解决
并催生了我国第一个经济特区
深圳特区
所以这个历史是这样的
那你想想看
当年香港
我们不能否认其实很多问题
在殖民统治底下很多不公平啊
也有贫富差距
但是那时候还没有今天的这种
因为房价
地价的问题带来这么极端的贫富差距
这个东西是80年代
其实也是跟97问题相关
但现在不好讲了
跟这个东西相关才造成的
所以我想很多校长在怀啊
那是一个我们开始有日子过得好
很安稳而这个老板娘呢
他反正我们就在这是打工挣钱
我们就过日子别的啥都不管
那基本上是个这样的一个背景
所以我们是香港人很务实
就管好生活就好了不搞那么多事
那种我们对象很多老香港的看法
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形成的
就像我说我从台湾来了
哎发现街上没标语了
不谈政治了
不讲各种政治教育了
然后就大家就努力挣钱吧搞好生活吧
我们势头婆在那
但他也不怎么管你们
就搞好自己就行了
就是那种感觉
那么当然
香港还是到现在虽然说已经去植了
可是也还是保留很多传统的
那个时候的英国热爱各种仪式的
这个英国留下来的仪式
有的仪式我觉得还是很适合保留的
这个你比方说香港的有一些纪律部队
像警察消防员
他们阴功殉职的时候
我其实有些传统仪式是英国人带来的
就算回归之后我们仍然继续进行
你说现在我们进入第2次回归了
很多人说要检讨英国人留下的东西
包括地名
比如说皇后巷广场
维多利亚公园是不是都要改掉
等等
我但我有觉得有些东西其实没必要
因为因为我觉得它本身是很漂亮
很美的一种仪式
就像我刚想消防员啊
你知道香港的消防员在救火的过程中
不幸遇难去世
为了救人而殉职啊
我们香港是很尊敬很尊敬的
那么是会有特别仪式
那个仪式是什么呢
他们会把一个消防车开出来
当成是0车
然后呢这个灵就呢也在这个车后面
然后跟着呢
这个消防车上面会盖上为您
带着这个车的时候
这个这个灵车上面还会盖上一个曲奇
这个车就会开出来
会经过他生前殉职的火场那个地方
然后呢最后还会回到
他原来所属的那个消防局的分局
然后我们市民就会夹道在旁边献花
默哀送别
送这位了不起
伟大的为了我们牺牲的消防员
到最后他这个灵
车抵达他生前所在的消防局外的时候
这个车会停下来
然后警察的乐队也会参与
呃呃给他做一些英式的音乐的演奏
风笛啊音乐队啊等等
然后跟着呢有个仪式
这里面有个东西就很重要
就是他们会做一件事的
就是在这个你知道消防员要出巡啊
在香港的这个过去英式的这种传统下
每次遇到火灾要有警
消防局一定会有警报吗
他那个警报
当然现在也都有现代化的
电子式的警报
但是他仍然有一个传统的中
有个钟那个钟要敲的敲那个钟
那个钟呢
啊并不只是收到火灾讯息
要救人的信息
你表示消防员要行动起来要出去了
甚至他上班下班
也是敲那个钟来提醒他上班下班好
然后我刚才说到
这位因公殉职的伟大的消防员
当他所他的灵救
跟消防车啊
他的队友们
把他1路这个车开到他身前
在的这个消防局之后
这个消防局那个钟了
就会敲起一一种钟声
是三短一长
这代表什么呢
我们香港人广东话叫老干就是下班
什么意思呢
就是告诉这位消防员
你完成你的任务了
你安息吧
你可以下班了
因为你是死在火场上的
你是死在你的任务当中的
现在你回来了
你把你的车从火场
这个灵车为什么是要经过火场
那这个已经救好热火场
再回到消防局呢
是表示告诉大家
也告诉这个死者
你回来了
你下班吧
安息吧然后这时候再送到香港
专门为了因公训职的公务员安葬他们
香港是不火葬的吗
就不能不能土葬的吗
要呃获得土葬也要几年后要起出来
但是有个永久的
不永远不不会把骨头起
灵骨起出来的一个坟场
是专门为这些因公殉职的公务员们
准备的这个墓园呢
叫做浩源
就是浩然正气的浩
然后就会按照他然后这时候
呃警察受应是以前受应是训练的时候
那个音乐队啊
他们就会演奏一首英国式的曲子
这首曲子的英文叫LAST POST
中文翻译就是最后一战
那意思也就是这个意思
就表示你的任务完成了
这是你的最后一战了
那不只是殉职的死的呃
殉职的公务员才会有这个音乐
就连彭定刚当年离开港都府
他们那边也演奏这个LAST POST
那么所以肯定就是
女王去世这几天的丧礼里面
一定也会演奏这首拉斯破
就表示你的任务完成了
那我觉得像刚才我说一个殉职消防员
他的这种仪式安排是不是很美
对不对
那这种仪式我觉得我们就保留他们
不要说是英国人搞的
我们就不要这这是一个挨人家的挨荣
然后呃而且他寻车
这个灵车经过街道的时候
我们市民是会很激动
我们都会去涌到路边看的
然后会默哀会鼓掌的
最后呢我看到我们有朋友好厉害啊
好懂我们啊
就说到讲道女王为什么不放锅锅渣
狙锅刀哈哈哈哈
这是什么你知道吗
我不是说过
我们其实没学过唱英国国歌
我也不会唱
我知道那个曲子知道其中几个歌词
可是我们必然会唱过国家举过刀
这是什么呢
就是我们把英国国歌大家听惯了
就晚上电至少是电视完了之后
你你会听到一首音乐
嗯但我们不会唱
我们反而帮他改了一个歌词中文版本
这整个中文版本就是恶搞讽刺
第一句话呢我们把go save the queen变成嗨
个个扎住个刀
意思是什么呢
就是每个人扎拿这个刀
刀是粤语就是一个碗一个盆子
那这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我们每个人都像乞丐一样
拿这个讨饭的碗
呃这种讨饭碗呢
广东人叫做哈一刀就是
乞丐用的讨饭碗
那我们每个人都拿这个讨饭碗
然后干嘛呢
那整首歌就说我们多穷啊多苦啊
日子过得多不好啊
然后这些是个讽刺歌恶搞歌
那香港当然贫富差距向来都有吗
那我们就一定会
这首歌让大家很有共鸣
我记得我在念大学的时候
就我我就说这边又插开一笔
就我们那那是殖民的
那段时间
真的是我人生中我们这些香港人
我这代香港里面不可磨灭的东西
并不是我多怀念他
而是那个东西你不能否认
比如说我大学毕业的证书
还都是彭定康签名的
因为他要签名的
港都要签名我们大学毕业证书的
那你说这有什么办法
我我也不能把它化掉对不对
改成这个李嘉超
哈哈
李嘉超自己以前呃他他做警察的时候
他那时候警察叫香港皇家警察
也还要对女皇陛下宣誓
你说这有办法吗
好那么收回刚才那首歌
我姐跟警察有关
因为我记得我念大学的时候
有一回我们参加一次公运游行
那么到了港都府
那么到了港都府
跟政府总部那边的时候呢
我们就在那边抗议示威
主要就是谈工人问题
那后来呢
我们就带着大家用
这首我们广东话版
恶搞的英国国歌在里面唱
但当然也没什么
那时候你让他们也不管你就唱呗
也不理也没人管我们我就继续骂啊
继续喊口号
继续里面唱就唱勾勾扎举高刀
那反而这首歌恶搞歌
让我觉得我们这代香港人跟
这个戏逃跑
反而有特别的
亲切感那么所以今天我最后
就大家既然说到我是个香港人
对他是不是特别感情
我就让你听我们广东话
香港人编的广东话恶搞版的勾过渣
举过刀
但请注意由于是个恶搞民间版本
所以有各种歌词版本
我今天给你欣赏的是其中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