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不晓得为什么
最近大家神经崩的是不是太紧张了
嗯一听见什么稍微
出现一些意外
导致一些本来大家有预期
会有规律正常出现的情况
嗯不能够依照预期的出现
我们就觉得嗯
这是不是怎么了
这个怎么了这个字都很敏感
我们也都别多说
那所以呢
很多人就听到
我们上期是有技术问题啊
那就立刻就很多联想起来了
大家不许联想啊
我们上一集节目
真的是有太多技术问题了
首先是什么呢
就是如果你是在看理想的APP
听咱们8分这个节目的话
你会发现上集节目非常不正常
就是我说话的速度好像快了很多据说
是不是好像是快了
那是因为不晓得为什么
8分不要看理想APP
啊升级过之后啊
所有节目的速度都播放速度都加快了
这是大步奔向新时代吗
哈哈哈哈
然后呃这是一个问题啊
那现在据说已经修正了
你放心那第二个问题呢
就是我上集节目就很多人说哎呀
只做了47分钟啊不正常
天呐你想怎么样
47分钟你还想怎么样
不过说的是我
最近好像节目都越做越长
我上一集节目本
来真的是做了接近一个半
小时吧但最后只出了47分钟
什么理由呢
那是真的有技术问题
这真的是我录音设备出问题
还有人认为
是不是我录音设备
最近也受了政治教育
遇到
不该说的东西他自动就不录了呢
不是的
而我后来发现主要是我这个连接
录音设备的那条线出了问题
我稍微动一动呢
他就忽然之间就信号传输不了了
应该是老化了吧
呃弯折的太多了那
所以我这两天要去买了
否则的话这个问题还会持续出现
那么
结果我上一集节目就因为这个情况
断断续续录了几回
录了几段
呃那几段里面还是有一些段落呢
是整段是没录成的
很多朋友不是说吗
这个我们一直说要讲哥达尔
都快变成等待哥达尔等成了哥多了
我也听说过道
哈哈哈你又要等吧你去等吧
为什么我今天这期节目本来讲了
我刚才录了40来分钟讲歌的2
其实我我准备的真的是时间很长
但不能保证就因此讲的好
主要就是因为你知道疙瘩的电影
太复杂
尤其是我想重点讲他后期的电影
牵涉相当多概念和理论的东西
我自己也都想
把自己的一些的判断
想法好好梳理一下
然后刚刚非常认真的录
录了40来分钟没了
算了
我我算了我真的去买条线回来再说吧
我看到我朋友说要众筹给我们请放心
买条这个录音线的这个钱
你弟弟我恐怕还是有的啊哈哈哈
没法我们今天我
我希望接下来讲这些东西不要再戳你
我现在牢牢看着这条线
固定他位置
不要让他乱动
那我们今天就只好
接过去
把上次我本来想说的一些事情没说
好啊
那么但是没录下来我再把它看能不能
提到今天来讲
我们上集节目是讲的最近这两个星星
大家都可能还
你现在说不定还仍然在关心的
今年的诺贝尔奖的颁发的情况
那么今年的诺贝尔奖出来啊
你知道每年诺贝尔奖
在我们中国都会有很多讨论
比如说我们之前也说过
这个
中国人对诺贝尔奖好像有特殊情谊节
以前呢是没有
得奖人不够多
那么我们就觉得
为什么我们好像还是轮不到咱们呢
就仿佛把诺贝尔奖当成某种人类学术
文化成就的一个呃通行的标杆
那么我们担心自己不达标
那么这么多年下来
其实我们也累积了一些获奖者
可是大家仍然是觉得很不满
起码新中国成立之后
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之后
真的在内地培养成长的学者
好像这个作家人数还不够呀
能不能再多来一点呢
那么可是今年呢
就大家又发现了
我们好像有新的想法冒头了
这个想法是什么呢
就是我们不要去计较
我们到底
培养出了多少人才得到诺贝尔奖
我们可以看看
我们中国出了多少诺贝尔奖女婿
你什么意思呢
就是有些学校比如说他的毕业生
可能后来嫁给了某些诺贝尔奖得主
然后这个诺贝尔奖得主就
某种意义上成了我们这个学校的女婿
或者成了中国女婿
那我们得主暂时还不够多
但女婿还是有的
这个大家可以放心
这当然是恶搞开玩笑啊大家别认真
那如果有学校
真的这么认真的来宣扬这个事
我觉得你回头
想一想你也会觉得自己挺可笑的
但是有另一件事
我觉得不能够把它混淆起来
这什么呢
就我注意到今年有几家学校
有4家学校
都公开发出庆贺
就说我们学校的一个荣誉教授
或者是我们学校的一个特聘教授
或者院士等等获得了诺贝尔奖
那么这些得主并非中国人
也并非常年在中国工作生活学习
做研究
而是他们已经成为大腕之后呢
就陆陆续续被我国不同的高等的院校
和学术机构
聘请啊
来提供一些服务跟一些合作
那么这种情况呢
也被大家拿来耻笑
说我们中国今年一口气
又有5个诺贝尔奖得主了
为什么呢
有4个是在我们高校任教
有一个就今年的安尼埃尔诺呃
因为他呢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
好像是他们有出版他的作品
就中文版本
让他们也庆贺说我们设的作家获奖
那这些呢也被大家拿来笑话
不过我倒是想反过来说
我觉得正面没必要这样子
就我们都知道我们
对诺贝尔奖有情谊节
但不要也那么快的就上升到好像认为
这些学术机构
这些出版社啊
做出这样的庆贺就好像也是要去沾光
蹭一蹭人家诺贝尔奖的热度
嗯我觉得不是的
为什么呢
因为首先讲学术
学院机构
本来就大学
本来就理论上就是普世性的
任何一个国家的大学
他里面的所传授的正在研究的学问
都不可能被封
锁在一个国家的国界之内
而一个大学
里面所做的任何的教学跟研究
也不只是用来服务于这个地理框架
主权框架
那个国家里面他们的人
他们的生活
他们的社会他们各方面的需要
大学里面在传授传递跟开发的知识
总是会透过学刊
学术交流教育等等
汇入到
全球性的一个普适的学术社群里面
在自然科学方面这点是尤其明显的
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闭门召居好
那么再反过来看
其实呃呃在学问的追求上面
任何一个学校里面有出息的学者
他当然他会说我希望我做的一些东西
对我们的所在的这个地方
这个国家这个社会有贡献
但其实这种贡献在某个程度上
或者在更高的程度上
他一定也是对全人类有所贡献的
一定是能够对人类的知识
跟对人类的集体的自我理解
互相认识是产生非常大的作用的
这是我们一切做学术研究
跟学术教育的工作的人的一个
必然的本质的目标
从这个角度来说
一个大学里面
他当然可以并且应该聘请
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人才
希腊各地的优秀的学生
那为什么这几年全球的大学评比啊
那么当然这些评分榜
那么我是有点保留这个这样按下不表
但是他这里面有一条我觉得也是对的
就是大家会关注你
一个学校有多么全球化
你的学校有多么国际化
就你的学校你们的师生的构成
你们期刊所发
你们发表论文
研究的期刊所在地方等等
到底构成了多大程度的一个
股市价值呢
那么这点是很重要的
所以
你如果把大学当成是全球学术网络
在我们这个国家的其中几个节点
来看的话
那么这些节点里面他们有学者有老师
就算这些学者有老师
并非常年的住在中国
在中国工作
但是他也
参与了我们这边的工作跟教学
那他们获奖这个学校从这个角度来讲
他难道不应该值得高兴
不应该去发表贺电吗
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
其实我们不要双标啊
就是我不太喜欢用这个字
但这里我真的要这么讲
你去看一看嗯
今年获奖的这些学者
他们其实并不单只是在中国
呃学术机构里面有任职或挂职
他们在别的国家学术机构里面一样也
有那么那些不同的地方不同的机构
他们也一样会为自己的嗯
这位学参与工作的学者老师
甚至是有些学校会说这个老师
他当年也在我们这教过书
或者说他只要是我们校友
他们都会感到开心的
这是很正常的
同样的作为一个出版社
假如你今天出了一本书
这个作者
他恰好在今年得诺贝尔文学奖
这当然也值得庆贺
因为同样的道理
出版社在我看来
也是具有某种程度的朴实性格的
因为你出版的书籍
特别是文学
我们都相信他不只是服务于
某国国民的他
虽然他的文学总是透过某种语言
某种语种出现
比如说中文啊
他用中文写出来如果不经翻译
那么外国人可能就看不懂
但是我们都假设即便如此
他仍然具有某种更根本的价值
在中文上面
他是可以被翻译出去
并且
可以影响到其他地方的其他语种的
呃族群种群落的成员的
所以在我看来
我们国家的出版社也好
学术机构也好
在这一波诺贝尔奖得主名单公布之后
如果他们觉得鱼有熔烟
那么发出贺电
我觉得是很正常的事情
大家不要太过敏感
再回头来讲
其实我们全世界任何国家的
1些技术上的进展
他背后所依靠的很多基础科学的认识
都恐怕是一个普适性的认识
举个例子啊
我们中国
你知道我们在全球率先发射
或一枚量子卫星
而这种量子卫星他只能够制造的出来
能够发射上去开始运作
他的背后
其实是依赖
我们平常所说的第二次量子革命
这第二次量子革命
只是一种技术上的很重大的革命
比如说现在你可能也听过量子计算
量子通信等等
可是这一切技术上的进展
背后却依赖于
曾经被爱因斯坦质疑过的量子纠缠
那这个量子纠缠
呃当年爱因斯坦质疑他
那么可是质疑他之后
现在我们都发现啊
爱因斯坦的质疑可能是错的
那这个错不只是理论上的错
而且还是在技术上面
在在实验上面是有人可以验证的
那其中一个
参与了这样的一个工作的竞争
就是今年的诺贝尔
物理学奖的3位得主
他们做的事
那其中这3位
他们挑战了
贝尔不等式的这3位非常伟大的学者
其中一位啊年纪比较大
那就是美国的科学家约翰克劳哲
john klauser 我记得当天
诺贝尔讲学
这个颁发学习一出来之后啊
然后有记者就跑到他家去访问他
他住在美国旧金山湾区附近
然后到他家
他就回忆起他当年做这个实验的时候
他说他当年跟他一个伙伴
很可惜他伙伴英年早逝
否则我觉得应该是共同获奖的
那那个伙伴
跟他一起做一个实验的时候呢
当时他们用简单的讲
就是用特殊的光来照射盖圆子
那么来发射纠缠的光子
在使用绿光片
去测量这个光子偏正状态
那么最后他们就能够发现
这实验结果是违反贝贝尔不得是
并且符合量子力学的预测的
那么但那个实验当然有所不足
可是问题是当年那是50年前啊
那他们那个时候在做这个实验时候
身边大部分人都不看好
甚至会嘲笑
觉得你做的东西是没有意义的
可是他们仍然做
然后终于经过了很多年之后
这个实验起了一个头
慢慢慢慢的大家在跟进
包括另外两位今年诺贝尔
奖的物理学奖的得主
然后大家才发现啊
量子力学在这方面真的是正确的
那我们回头看
JOHNCARS50年前那个被人看好
被人怀疑
甚至可能会被人三笑的那个实验
是多么的有开创性的意义
可是问题是他当年做这件事情的时候
他有没有想过
今天有中国人会做量子卫星
他有没有想过
中美今天会为
量子计算
跟量子通信的技术而产生竞争
他肯定当年没有想过这件事情
这就是我觉得
学问的普世性的有趣跟奥妙的地方是
不是那一个学者
他凭着他单纯的兴趣爱好
投入到某个研究之中
这种研究
是事先没有人能告诉他你该怎么做
不该怎么做
没有人告诉他
这个东西是被需要或不被需要的
嗯当然
这个需要不被需要
是会影响到资金的来源

有没有资金支持这方面是一定有的
但是问题是
为什么我们各个国家都说要投入也
资金去做基础科研
那正是因为很多基础科研
也许一开始
我们并不太感觉到他的迫切性
他有多重要
但是也许做了一个东西之后
我们真的不知道等到哪年哪月
他会对我们带来变活
生活带来变化
他会对我们带来重大的贡献
只不过到时候那个果子结出来的时候
很可能是由人类共享的
或者说并不只是美国人能够独占的
在当年那个情况下看得到
所以说到这
我就要提出
就有一个事情让我最近有点担忧啊
就我看到了这么一条消息
那么在科研界的圈子面也流传的很广
就是最近教育部呢发了一份文件
叫做关于加强高校有组织科研
推动高水平自立自强的若干意见
那么呃 9月27日
教育部科学技术与信息化司司长
雷朝志先生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要加强高校有组织科研
就是要把过去想干什么
能干什么就干什么
变成国家需要干什么就干什么
把高校真正组织起来做成事做成大事
为科技进步
为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产业发展
提供有力支撑
又说要牢牢把握服务
国家需求这个根本目标
加强高效有组织科研
就是推动高效
把服务国家战略需求作为最高追求
根本目标
在持续开展高水平自由探索的基础上
加快科研范室和组织模式变革
建设国家参战略科技力量
那么首先我不太知道呃
这番话
蕾丝长在讲述他在什么样的背景下
也不知道这样的一份文件
是否只是跟科技信息化思相关
是指跟啊IT工作相关呢
信息化的工程相关呢
还是说
在全部的自然科学技术领域里面
也都适用于刚才说的这些的啊
政府的看官员的看法呢
如果是后者的话
坦白讲我非常担忧
因为这完全不符合我们大部分人
对于学术研究的看法
学术研究这个事情
本来就是建立在自由上面
就是学者们
他们这些受过专业训练
有专业能力和水准的学者
他们凭着自己的背景
他能够感觉得到
知道目前在人类的知识大厦里面
有哪些地方是有漏洞的
有哪些地方是有问题的
更重要的是
有哪些地方是大家都觉得没问题
而他又怀疑的
他觉得有疑问的
然后他开始展开他的研究
他投入他的热情
那么这就是雷斯章也说的
这所谓的自由探索的基础
这就是自由探索的基础
但是你如何可能
又要保证有这样自由探索的基础
又同时变成把科研搞成
就是从你本来想干什么
能干什么就干什么
变成是国家需要什么就干什么呢
更重要的问题就是
国家怎么知道他需要什
么啊 50年前的美国知不知道
他需要量子卫星
量子通信
量子电脑呢
我们怎么知道国家需要什么

这里所指的国家需要是谁来界定呢
谁去界定呢
是国家去界定吗
国家是谁呢
国家难道不包括
身为国民的这广大学者
跟学术界吗
国家是指的是一些官员
一些官僚办公室里面的一些的人物
然后他们就能够帮我们预测未来10年
5 几十年内
我们国家的科学技术所需要的东西
然后组织大家去做吗
我非常怀疑
尽管我们都晓得
今天我们说要大力加强自主
是在特别是在今天啊
这两天大家可能有关心到
特别严峻的芯片方面的问题
可是我们回想一下
我们今
天之所以在芯片这方面出现问题
那恰恰就说明我们过去
很多基础科研上可能是有欠缺的
但是同时我也想指出
我们恰因
一方面是我们过去
因为我们的基础科研方面
或者是整个科学研究到产业链上面
有所不足
乃至于今天我们在芯片上面
出现被人卡播的情况
但是另一方面也可以说
那是因为在以往
这方面也许我们不是一个呃
我们能够出力
就能够有好成果的一个领域
那是因为
全球在这方面已经有太
多人很领先的在做
那我们基本上过去是处在一种我们拿

主义的一个阶段
但是在一个我们曾经以为正常的呃
人类的知识学问都是全球化
技术交流是很朴实的一个时代的时候
大概没有人会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
直到现在
那么现在这个时候
我们说要加大力量来做自己的呃
芯片科研
那么好摆脱我们被卡脖子的囧况
我自己觉得短期内
要达到这个目标相当困难
那么其实还是应该呼吁
我们全世界都不应该在这方面
设下重重关卡
可是另一方面
我们现在就更不应该
自己去卡自己未来的脖子
以为我们
今天就能够预言我们未来的需要
呃然后我们有一些人
会比我们其他人
更有能力跟资格去判断
什么是国家
乃至于呃
科学未来该要走的发展方向
我觉得这是一种比较危险的想法
那刚刚讲诺贝尔奖
其实今年还有个小花絮
这花絮是什么呢
那就是呃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
其中一位叫迪布韦克
我们知道他在节里可能也听过消息
他媳妇是成都人
而他作为成都女婿啊
真的在西南财大是当过10年院长的
是金融学院
那么呃
结果后来正好在2021年没有续聘就走了
那么结果大家呢
就说哎呀信来财大低价持股10年
敢在暴涨前抛出
这怎么当财经大权呢
拿他来开玩笑
那么后面也有很多人说哎呀
莫非这个西南财大的续聘条件比较高
考核嫖标准比较严格
那所以诺奖得主都达不到要求吗
那这个我觉得是有点开玩笑
我不太相信是这个样子
那当然这几天还有很多八卦传闻呢
我到现在不能确定我们不要瞎瞎猜
但是我看到一个讲法
我就个人觉得好像啊
在云云说法之间比较可信的一个说法
那是一些
我我我遇到过有个朋友在学术界工作
他跟我这么讲
然后我昨天又遇到另一学生的朋友
也是跟我这么说
他们说其实主要原因是因为
疫情印象他身为一个美国人
就算是成都女婿吧
你身为一个美国人
搞签证啊什么比较麻烦
回来要隔离
那等等等等
那人家不干了就就这个疫情影响
那这个情况我觉得比较可信啊
因为这几年我们都感觉得到
就我们国内
老外的联通好像少了点了
是不是很多企业
有一些学术机构
甚至是国际学校里面的外籍教师
外籍学者
外籍工作人员
的的确确是走了一波
那所以
很快我们就会回到一个老问题了
就我们这个疫情怎么办呢
这么再下去的话
那我们正好有一个朋友
给我一条问题啊
这个朋友叫doctor骂那他真的是个doctor
是个医生啊马大夫
他说嗯国庆假期期间啊
全国各地都有休假
可作为一名一线的医务工作者
我却从来没有假期的概念
365天一直轮班
这个国庆
却是我8年职业生涯最特殊的一个
新冠疫情爆发
我们医院
成了接收阳性患者的定点医院
两天清空全院原有病患
夜间培训
穿脱防护服
工作流程一概不知
第二天就被赶上了战场
管理混乱至极
第3天就听到医护人员感染的消息
紧接着一波一波的医务人员被隔离
工作梯队一天一遍
在这个时候才知道
为什么需要外地义务工作者的援助了
原来医务人员的
院内感染在各地都有已经不足为奇
就在这样的情况下
上级领导还要求
在定点酒店的义务工作者
两个人合住一个屋子
不说交叉感染的风险
工作时间都不一致
休息也不能保障
还好我们的管理员为我们争取
暂不合并
政府和魏建伟
也在给医务人员争取物资
被隔离的孩子买不到奶粉
也收到了好心人的捐赠
感恩所有人员的付出
希望早点跳出这个折叠空间回归正常
哎呀马医生您真是辛苦了
您说的这个情况是最近发生的情况吗
我不晓得现在还会有这样的事吗
您的医院不晓得在哪呢
我以为经过这两3年大家培训
穿防护服在医院里面
应该是一个很普通的常识吧
你看我们现在不是还有些人在
如果真的要出国或者国外回来
上飞机也都会穿防护服吗
尽管其他全世界游客都不穿
难怪有人笑说我们这个穿着新汉服
哈哈但是
但我我以为这个应该是很正常的了
然后特别在医院是不是那
呃管理的流程
我也以为经过两3年应该都上手了
这让我很意外
那我希望你面对这个情况
只是很个别的情况
也只是个暂时情况
后在政府各方面也给了你们一些支持
那我真的特别为你的遭遇感到难受
那的的确切在当下
你的工作是特别吃重的特别辛苦的
我们都能够明白都能够体谅得到的
那至于你说什么时候能够回归正常
这可是个好问题了啊
那要看什么叫做正常了是不是
但在说什么叫正常之前啊
我先回应一个朋友叫过期了
哎呀这现在看到过期了这3个字
很像很瘆得慌
是不是什么意思呢
就核酸过期了
简这银杏结果过期了这多危险的事
您果然要讲这事您说是做核酸
负责扫码的小哥一瞬间睡着了
我站在他对面
举着手机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他
他醒了
满脸写着僵化和疲惫混合而成的暴躁
他压住了情绪扫码
挥手让我往前走
也遇到过工作人员
因为同样的原因暴躁
当面的或电话里的
甚至是微信文字中的
他们没有压住情绪
然后就换我来权衡
对于他的情绪
我要不要压抑自己的情绪呢
他凭什么
我又凭什么呢
啊我想最近几年大家最近1一阵子啊
大家对于啊这个情况也都见怪不怪了
就是难怪这个社会利器可能会多一点
利器就是
大家平常这种生活上这种压力都大
那么可是我们看刚才马医生他的留言
你可以想见得到嗯
在这个情况下
医生医院里面的这些医护人员
然后负责做核酸扫码的人
做核酸检测的人
他们每天其实工作压力也都很巨大
那这个情况我们该怎么理解呢
有朋友回应过期了这位朋友说
其实做核酸的志愿者也是领工资的
是产业链的一部分
可是问题是
我觉得就算他是领工资啊
我们有时候对于
寿星工作的人也该有一份体谅的
我自己是这么看
比如说平常我们遇到一些
负责清洁打扫的朋友啊
一些工友啊
或者一些
负责让我们生活正常运
转的这些朋友们
他们
我们都会说他们都是正常领工资的
那人家正常领工资
就可以消灭掉
他因为工作本身带来的种种的压力
烦倦而没有情绪吗
我们始终是忍是不是
我以前也做节目
很多年前好像讲过
就我们现在
市场经济常常有一种情绪劳动
这种情绪劳动
尤其是在服务业就最能看得到
就你想看服务业里面
负责给你上菜的这些点单的这些
兄弟姐妹们
他们每天站在这可能8个小时10个钟头
然后其实都没有好好休息过
薪水可能一般般
但是工作很繁忙
然后面对客人各种要求
然后中间可能忙中有错
那就会被骂
客人骂也好
上司骂也好
然后他们就有很多的情绪
但是我们仍然说你要微笑对待客人
我们仍然说你要以顾客为尊
那于是就要把他这些情绪压抑下去
那也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讲
他的情绪
他的心情
也都成为了工作里面被管训的一部分
好像也都成了我们工资收买的一部分
你今天付出劳动力付出时间
我给你薪水
同时我买的就还包括你的
人的本能的情绪
我自己觉得这是有问题的
或者最一般的讲法这其实是一种益化
那所以我觉得我们大家的工作之中
难免都会有情绪
我们对着别人在工作中说产生情绪
我们也体谅他们一下好不好

正如我们也希望别人体谅我们一样
那让大家的日子好过一点嘛对不对
那当然我也知道
现在你看搞扫码真的是很困难
做检测也是
呵呵过去两3年从没事不用怎么检
后来变成一个礼拜检一次
后来是3天剪一次后来是两天一剪
那有的地方呢就变成一天一剪
那么最近有城市不是一天开始两
剪了吗好像我昨天看到
呃有一座城市已经卷到新境界了
就是一天3剪哈哈哈
难怪这个我看最近文艺青年好像活跃
没那么活跃了文青消停了点
那文青活跃的集中地那就是咖啡店啊
那以前
文青最爱讲的一句口头禅就是
我不是在咖啡店
就是正在往咖啡店的路上
现在大伙都是我不是正在做核酸
就是在往做核酸的路上
哈哈哈哈
我前阵子还看到有人转一个朋友圈
里面大家都说话我把我乐死了
跟你说一下啊
那怎么什么情况呢
是这样的就是有一个有一圈人
这一圈人里面有的可能在海外移民
工作生活那
有的还在内地那
然后大家就聊天就讲房价的问题
有人就说哎我最近看了套房这房挺好
那么这是讲那一个内地朋友说的
他说这个怎么好
条件好地理位置好
好在哪呢
就一下楼出门就有个检测点
那这个核酸检测多方便啊
这是不是黄金地段这叫核酸黄金地段
然后就说你们
然后他就开玩笑说你们美国有这个吗
然后人家说还真没有
然后说你看
这就体现出我们的制度优越性了
哈哈哈开玩笑吧
大家知道他们是开玩笑
我也是当笑话来讲
别别认真较劲啊
那说到这有一位朋友叫斐冷翠
他说呃道长必须要纠正你在399期哦
那一期
我们好像在讲我们核酸检测这个政策
我们动态亲临政策
他的走向会怎么样
我我当时做了一期这样的节目吗
你说我关于copine的认知
恐怕是有问题的
首先第一
你说认为放开以后面对的是omicom
是错误的
欧米矿是现在主要流行的病毒
delta并没有消失
近期还有delta
与欧米矿的重组龙读珠出现
而且今年6月
我国山东就有工人感染过干马的变异
毒猪
甚至变异出欧米矿的母都母毒猪
B点一 都没有消失
他甚至还跟自己的止毒株bar重组
并且被多国监测到
2疫苗问题我上次讲的mona疫苗啊
的确是比灭火疫苗稍高一点
但是副作用也比灭火高一点
综合起来灭火疫苗更稳定
而且现在的疫苗作用
只能说是疗肾于无
疫苗只能防重症
不能防感染防后遗症
这样疫苗作用直接打8折
最关键是国外躺平不管
导致现在的病毒疯狂变异重组
疫苗面对rma病毒
本来就像是拿着李鬼的照片找李逵
现在就是拿着李鬼照片找李逵
无穷无尽的儿子孙子
3 long口匪的问题尽管有人极力否认
拿出身边统计学来试图掩盖
新冠后遗症
但依旧改不了日本有4,000家long cove整事
甚至上海都有4家诊室的事实
英国oms每个月都会有long空匪统计
现在已经累积到总人口的3.5%
而且病毒变异数以亿计
这数据就永远见不了顶
4如果说疫苗还能起
到一些作用
那分级诊疗就是一点作用都起不了
轻症不用他治
重症他又治不了
同样不能防感染防后遗症
躺平共存真的是极其不负责任的行为
这就是在给病毒无限机会
现在抗原原罪已成40
病毒驱酮演化已成40
就连sbb这种重组的毒株
居然都开始有下一代
s打头的毒猪都是重组毒猪把括号
而此时此刻就在人类眼皮子底下
病毒在疯狂变异重组
有些人居然还理所当然装鸵鸟
真是令人窒息
头皮那一天跟气候问题一样
掩耳盗铃
终将造成不管不可挽回的损失
什么时候国外能意识到躺平没有出路
什么时候疫情才真正结束
嗯您讲的有很多东西都很有道理啊
首先的的确确
我们中国万一今天马上说宣布放开了
那么
其实我们面对的绝对不只是欧米矿
因为就像您讲的
其实各种曾经出现过的病毒变异
也都没有消失
他们仍然会有可能在国内传染
并且在重组出更多的
新的变异的毒株的
这是对的
而且现在最大的问题
就像我讲
我们过去两3年
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比较干净的
所以我们国内感染过貂毯的人群也
比较少那所以我们没有办法对delta
形成自然免疫群体
那么这就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第二您说的疫苗问题也是正确的啊
目前看来不过其实关于灭火疫
目前我们拥有的灭火疫苗
就我们国内用的
以及国外比较多人用的mma疫苗
他们的副作用研究目前还不很
完整而为什么呢
是这样的
因为我想说呃
人类历史上我必须老实讲
这回面对新冠病毒
我们这一次的反应跟效率
其实在人类史上是没有出现过的嗯
在以往历史上
面对忽如其来的巨大的文艺的时候
你想看我们中古的时候听说的各种的
非常可怕的病
像黑死病啊等等天花等等
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有效的特效药
也没有什么疫苗
完全就是靠人类自己感染适应
然后获得免疫能力就是这么过去的
而那个1过去
每次付出的代价都很可怕
死伤无数
那甚至有整个族去灭族的事实出现过
但是这一回啊
我觉得
是大规模的这种流行传染病里面
人类反应非常快的一次
我们在两年之内
大家迅速发展出各种的疫苗来应对
包括mma疫苗
嗯甚至这个这种mma
的疫苗技术是研究了很多年
这次是有突破性进展
在短期间内是很难得的事情
然后甚至发展出了针对重症
通常算是有效的特效药
那所以
嗯我们这次做的做法是空前的
我们处理这种
干传染病的做法是空前的
那以往的做法是怎么样
以往做法其实坦白说
就只能够是尽量隔绝
没办法隔绝就等到大家都受感染
那么当等大家受感染的过程里面
这些病毒在1历史上
他们其实就是会不断的变异重组
然后就会产生更多的变种
但是大体上也根据以往的经验
都有个趋势
就是他们慢慢的
在这个漫长的感染过程中
呃被不断感染侵
袭的人群会逐渐形成
当然是讲
幸存的人会逐渐形成免疫群体
病毒本身也会开始逐渐适应宿主
我想这都是我们今天这两年之后
我们都知道的常识了
所以我们这次的做法
无论是其他国家还是中国
都是以前没有人做过的事情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
我们目前其实真的是对所有的疫苗
包括我们国内种灭火疫苗
它的副作用我们都还没有完整的认识
我们现在能不能断定mma疫苗
的副作用
一定会比我们灭火的疫苗要高呢
这目前从报导来看有这个趋势
可是我们事实上对于国产的
或者其他国家也在做出来的
传统的灭火疫苗
的副作用的报导相对少
是否表示副作用本身也比较少呢
很难讲可能只是报导少而已
也很有可能是研究没法做
就这个研究做的还不够
那也也有很多这种问题的
那再来您说的long coffee
就是我们的新冠患者的后遗症问题
确确实实是这个数字是越来越普遍
大家随着呃研究的跟进
大家越来越发现的的
确确现在有很多新冠患者康复之后
仍然会有后遗症
那这个后遗症有的人长期有的人短期
有的人比较严重
比如说有这有些人有误脑的问题
那我自己身边就有亲戚朋友
就有这种后遗症
他们可能有几个月啊是味觉消失掉的
或者嗅觉不见了
哇那我像我这么爱吃的人
我想想看我都觉得可怕
太惨了
但是问题是说我们又放大一点啊
看病毒跟人类的历史
你会发现
我们人类在历史上
我们今天这个身体
是不断的受到各种的细菌跟病毒
侵袭并且改变过的一个人体
我们
病毒其实很多时候都在陆陆续续的
几千年来在改变我们的人体
我们今天
以为我们的人体本来好像很自然
很正常但我们忘了
塑造我们的身体生理条
件的其中一股力量
就是这些病毒
那所以有人会从这个角度来讲
今天的long cove后遗症的问题
的的确确会对一些人
好像让他
失去了我们今天定义的正常的东西
但其实这种改变
说不定就是病毒跟人类历史中
本来就有的一个情况
我们可能是无法阻止的
那当然我们说啊
那不阻止难道我们就不抵抗吗
那如果要抵抗那问题就来了
就我们是不是争论人定胜天
就我们如何抵抗
因为我们都知道
随着全球气候危机的到来
跟已经现实化啊
我们未来还会出现更多各样的传染病
那以后如果出现其他的传染病
他的杀伤力
传播效率都跟新冠差不多的时候
我们到时候该怎么办那
那这就是一个问题就面对这种天灾
我们该有的态度是什么
我们刚才不是提到什么叫正常吗
其实我想说
就任何一场天灾打击过我们之后
我们所会回复正常这种想法
都是不切实际的
并没有所谓的正常这回事
遇到一场大洪水
一场大干旱之后
一些受侵袭的地区
这些地区已经产生了人员的移动流出
已经产生了地貌的改造
那这些东西就算这个大水褪去了
就算这场干旱结束了
之前他所造成的影响也都会留下来
如果你想回到原来的情况
那是不可能的
我们更不要说火山爆发
带来的整片田土的被埋没
或者一个新的岛屿跟地貌的诞生
或者是地震
所带来的巨大的断层的重组
等等
那这些都是不可被逆不可逆转的
由于不可逆转
我们也不可期望回到之前的所谓正常
从这个角度看
我觉得病毒对我们的打击
传大型传染病对我们打击也是如此
我们所谓不能回到正常
就包括我们被感染过的人
如果这里面有少部分人比如说您说的
就算您说的数字是对的
我没有做过调查
总人口的3.5%
我们要假设
他还真的就可能会回不去了
或者至少在今天
我们还找不到
能够让他稍微
回去一点正常状态的办法
那么现在问题在这
就是说对于这些人
比如说我问过我一个朋友
他就是那个失去味觉四个月的人
那我会说
那你现在会不会觉得
宁愿就是如果你你当时不是在英国
你是在国内封起来这样的话
你会你会觉得更好的
你宁愿怎么选呢
他想一想他选还是希望在国外
那我那请注意的是他个人讲法
我们可以谴责他这个人太有问题
认识不对站站站的位置有问题
但是我又能理解为什么他这么讲
因为他觉得对我现在味觉是有损
但是我觉得有机会能够修复
也不知道有没有
但是问题是我要工作我要生活
那你如果我几
个月我没办法像我过去那种正常生活
我会觉得可能更难受
那他就要选择那他的选择
这是一个
就我已经讲过国外也没人真躺平的
全世界没有国
没有几个国家面对着真躺平
他们都有各种各样的出入境的限制
疫苗规定
先先后后有局部性的风尘
戴口罩规定
其实大家都有做事
并不是完全躺平
躺平这个讲法是有问题的
但是我们姑且说他们叫躺平好了
那您的意思好像是说
我们要等到全世界
除了中国人之外都后悔了
发现我们都错了
中国才是对的
我们封起来吧关起来
然后等到他们也都封了都关了
然后病毒就不变种了
就不传播了
然后大家都疫苗打好了以后
我们再等一段期间
是这样子吗

那在我们等待的期间
我觉得我们暂时只能做的就是
整个社会大家彼此多一点体谅
像我们刚才讲的
对于前线医疗工作者
对于检测核酸或者扫码人员
我们大家都多地点体谅
同时当然也希望他们对我们
一般生活老百姓也多一点体谅
要知道我们普通老百姓
隔三差五的去做一次核酸
去排队有的要3更半夜
有的要大清早
有的赶时间
否则来不及上学不是开开工等等
我们大家都只能再多一点铁量啊
我最近看到个消息让我比较揪心啊
那就是昨天出来的吧
那就是派克号
新闻说满洲里的公安部门宣布
他们呢啊发布警情通报
这个警情通报是怎么回事呢
就说在10月12日凌晨3时许
市公安局道北派出所民警在巡逻
工作中发现
一名女子
正在辖区某小区门口的垃圾箱内
捡拾废弃垃圾
经查该女子为满洲里市居民刘某某
其在明知满洲里市
关于严格废品管理规定的情况下呢
仍然去捡垃圾呢
所以就呃抓回去了好像罚款
嗯像这样的事坦白讲
为什么在网上引起了一波人的不满
我是能够理解的
今天一个一个一个一个女子
他在什么样的情况下
他会要去捡垃圾呢
呃是在凌晨3点多
而且
那就在没人注意到面看他去捡垃圾
那其实难道不是因为我们大胆的推测
是生活所迫吗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啊
当然可能我们
废品管理今天因为疫情的原因啊
格外严格
可是问题是啊
我们怎么样可以
对这种人也多一点体谅
不是说容许他去捡垃圾
而是怎么样
让这种
我们不要再看到有人这样子去捡垃圾
这难道不是我们大家期待的目标吗

我们前一期节目还有个朋友留言
挺有意思啊
就我们最近讲说啊
大家也很关心中国影视
业接下来怎么走
然后有位朋友叫牧城
然后我那有一期节目我记记得提过
就说我们今天呃网民的这个呃意见啊
是很主导我们很多事情的
可是谁是网民
什么人构成网络上发言最积极
的这个群体呢
游戏节目就讲过
按照我们国家的呃互联网者
使用者的情况的统计来看
目前好像在网络上面
相当多的声音是小学学历
初中学历
那可能是在读的小学生
中学生也可能是
拥有小学学历跟初中学历的人
那他们在呢这个比重相当大
而且在网络上的活跃程度也相当高
那因此我们说
网民对什么样的自己很有反应的时候
我就有时就想啊
原来这是一群
可能小学生和初中生的反应那
那当然我知道这个讲法可能太绝对
果然木成兄就指出我的问题
您说道长我知道我水平很低
您千万别这么讲
我们怎么能这么说自己呢
您说的很好
您说但是还是想表达刚听了
你尚未其中
学历低导致认知问题水平差
我自己觉得这样说法很容易被误导
划拨到一直有这样的观点
说为什么中国不能够搞人
其他国家的某种的民主政治
什么所以我们中国人口多
平均素质水平差
如果搞选举
人们就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会出乱子
所以国内一直对一种乌合之众
这样的观念很流行
就像李文亮一声离开
大家全情哀悼
表达哀思的时候
就有人说这个是乌合之众
这算不算是一种精英的傲慢呢
我记得林瑶写论文
里面提灯塔主义的时候
就罗列了
不仅仅是普通人
即使是国内的高等知识分子教授
也会被微信假消极蒙蔽
以至于对川普格国会3叛乱表示赞赏
所以我觉得学历只是一方面
让信息充分的流通也很重要
就像李文亮第一条围脖
这已经被屏蔽了
而他深渊的那个人
也因为表达不同意见而受到了惩罚
总是有看不见的手在拉偏架
再在我使用的豆瓣的经历来看
互相打骂赞
口水赞的都不是那20%
低学历都是抱着固有想法
很难根据事实改变而改变的读书人
就像我自己
也曾参与过对您的一位访谈嘉宾
李庆红的一行运动的成绩
哈哈哈您说的很好
您说的很好
完全同意
事实上是的
就像我们之前
比如说我们有一些年轻的朋友有憨啊
或者我们一直在都很多小朋友也好
中学生也好
在我们这里留言跟我们讨论
水平都很高
而反过来说
很多您刚才说的那种水
平很高的高级知识分子
也有时候会出现一些很
奇怪的一些的讲法
或者想法
那是您说的是对的
但是我刚才讲的那种道理啊
只是一个相对的一个观感
就说呃特别是在影视方面
就我们今天怎么去看中国的影视行业
呃有时候出现一个情况
比如说一部电影一个电视剧
常常我们有些人觉得很好呢
但是还是被人打分很低
那我为什么是从这边来联
想这个网民意见的
教育水平这件事
首先
我们不能说一个人的教育水平学历
就跟他的认知能力
批判能力和欣赏能力是挂上等号
并不是说一个拥有博士学位的人
他的欣赏艺术电影的水平
就一定高于一个拥有小学学历的人
甚至是在读小学生
不一定绝对不能这么讲
但是我们之所以会有类似的观感
就觉得说
好像小学生的这个口味还未开化
成熟那是因为我们人在年轻
尤其在现代社会底下我们接受小
学教育初中教育的时候
我们基本上学的是怎么样
去进入这个社会
学好在这个社会
在这个世界
在这个国家为人处世之道
以及最基本的
将来可以参与到这个社会
运转那些的知识
那所以我们现在学习适应
学习掌握
学习进入
但是呢我们通常会认为
进入大学之后就不太一样了
我们人进了大学之后啊
我们是希望你更有批判能力
你具有批判思维的能力
这种时候我们就是反过来
就要把你小学
中学教给你的东西拿出来
放进花号
去对他打上问号
去问他到底对不对
这就是为什么
很多时候
我们发现
中学生毕业进了大学第一年
会有不适应
他会发现为什么大学讲的东西
跟中学讲的不一样了
嗯他甚至会反过来觉得
为什么大学今天要颠覆
我中学学到东西
他甚至有人还会觉得
这个大学老师
明明就在表达一种三观不正的东西
我去举报他
那么现在比较流行
以前就会觉得自己被颠覆了就反省
现在是我去举报他
那我担心的就是这种情况
就是说我们
一个人的成长
总是需要先适应这个社会
要进入这个社会这是必然的
可是问题是
假如人类
仍然是一种有
有能力去制造一个有活力
发展下去的文明
一个社会有活力往前走
一个国家有活力再往前演变的话
那活力必然来自于内部的更新的动力
和内部更新的动力
他恐怕多半就跟
你的批判思考能力有关
跟你懂不懂得问问
题有关跟你懂不懂得怀疑有关
就假如当初我们不鼓励这种能力的话
就不会有爱因斯坦去质疑了牛顿力学
那么
就后来也不会有人去质疑爱因斯坦
对于量子力学的看法
那我们就永远都停在原来的地方
是不是这个样子最最赤裸简单讲法
就刚才这个讲法
所以呃
同样在艺术欣赏上也是一样
在艺术欣赏
我们不一定是追求人类艺术
还能怎么进步啊
好像讲进步是是有问题的
但是我们讲是一个人的欣赏水平
一个小学生
他看一部电影的判断
多多少少会受限于他对人生的经历
他的人生的看法
他对人的感悟
然后等到他年纪稍大
这跟他将来读不读大学没关系
他年纪大
他看过的东西多
他人生经历多
他再看一些作品的时候
他的看法会变得会不一样的
那么我现在说的就是
有时候我觉得我们在电影评论中
有些网民一见面看到就是这
我成为小学水平应聘
为什么呢
举个例子啊
就是最近有个电视剧很火呃
也被骂的很惨
那就是欢迎光临
我还没看过呃
但是我注意到他的这个评论很有趣
欢迎光临为什么会注意他呢
因为他是国内王牌的电视剧制作单位
正午阳光的新作品
是个喜剧
那据说
这个剧里面的人物设定有行为问题
就这个行为不够好
不够伪光症
那么甚至涉嫌性骚扰等等等等
就里面有这么一个人物
我们一般人啊
就成年人或者看电影看的多的人
电视剧多少人
不知道一个电视剧里面有一个人
他又性骚
有什么道德有损如何如何
那是这个角色的设定
我们不会说
可见这个电影或电视剧在鼓吹
让我们大家都去性骚扰
笑逼逼要鼓吹我们去当坏人
不会的
我们还要看这个电视剧如何发展
我们看里面他做了什么事
他的命运如何
然后我们也许到最后他飞黄腾达
但是我们仍然会说这个影视剧很好
为什么呢
因为我说他把这种人写活了
因为我们看过这种人的存在
那这个数
据里面可能对这个人的态度
就是要把它
描写出来
有这种人的存在
也很有可能他带着隐隐的批判
或者甚至批判色彩都没有
他只是呈现这样的人物
那我们会觉得我们看到了这样的人物
我们会觉得有感受
因为我们生活中也遇过
而我们现在了解了
这种人是怎么样的一种人
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那这是我们呃接收艺艺术
哪怕是像影视剧这样
大众艺术的理由之一吗
但现在我看到这个剧的评论
很多人就一上来就说
这个剧里面这个人是坏人啊
三观不正
这种剧那有这种人物
那还把他当成主角
那就是这个剧三观不正
因此这个剧不好我给他1星
哈哈哈那就相当于看这个悲剧啊
这个好人最后都死光了
然后坏人赢了
那这是不是也是三观不正应该禁掉呢

莎士比亚那些全部都要拿去烧掉才行
这个
啊就就有点像
小孩子看戏都说这是好人还是坏人
那如果说好人最后没人
他就会很难过
然后他会觉得这个这个动画片不好
那么超人必须要打倒怪兽
如果怪兽一群情干
然后把这个超人分尸了
那这个一定是个坏的动画对不对
那我们是不是
所有隐士都要往这个方向走走
迁就这种水平的认知呢
那么这个是我比较担心的事
当然我这个讲法
我欢迎你来批评我骂我
一定会惹起很多争论
就我我相信这不是
呃这是我个人的一个偏见啊
那说到这
很难得在今天的情况下
还有朋友想投入影视行业
有一个朋友的留言名字很特别
是3个句号
你说的道长您好
道友们好
初中开始一直听8分到现在
今年高三了
哼真不好意思折磨了你这么多年啊
那是第一次留言跟大家请教
也就像
各位我们听这个节目的朋友请教啊
他说是从从初中开始啊
热爱电影的我啊
就有了进入电影行业工作的念头
可家里也没有做这一行的
只能从网络上对这些有一星半点的窥
视可终究毫无头绪
只拿着考北电这个念头苦着
今年暑假
父母费力在郑州找到家编导培训机构
老师的对口只是省内的同考
而现在因为县城的疫情解封遥遥无期
去郑州学习的机会可能都把握不住了
在家这几天我突然意识到北电的梦想
拍电影的梦想在逐渐的远离我
也许是县城的信息封闭让我自大
我根本就不够格有文学梦有电影梦
但还是希望道长和道友们给我些建议
我该朝着什么方向努力
怎么应对北电的校考哪怕打醒我也好
首先3个句号我要先
祝福你
就是我觉得我很佩服你有这样的勇气
想想作战是可见你是真爱
今天是我们很多行内人都想退行
的时候那么这么你来跳进火坑
我觉得嗯
你首先你不要以为自己在乡下
就不能够有资格去
将来要要投身电影工作
怎么会呢
你有没有看过贾章科的作品呢
那贾岛人家就是
大家一直
他一直拿钱想他
从小他就是个乡下小孩
在路上听随便看那些电影
然后就觉得电影很好看
他想干这个
然后走进去的
所以你不能够自暴自弃
就以为自己真的是够不上边
呃不是这样的
那么二来呢
就是关于北电啊怎么考这一点呢
那么疫情的事我们就不多说了
那么但是呢
我想说的是我看到有朋友对你的回应
回应的很好我把它读出来行吗
也给大家鉴别鉴别听听看
这位回应你的朋友叫幺
呃手机号头号是167尾号1639
他说我想我很能理解你现在心情
因为我是以正在备考
我就是一个正在备考电影
学研究的大学生
我也很感慨
有几个观点跟你分享
第一北电梦不等于电影梦
现在艺
考领域和考研领域几乎都被教辅
机构垄断
他们越来越卷的同时
也带动了艺考难度的越来越大
无疑加剧了小县城艺考梦的难度
对这个的确是当年贾章
和那个年代没有的
然后你就说到但我想说既然是电影梦
最终目的是肯定是参与到电影制作
那么
北电也只是这个环节中一条发展线路
完全不必因为难考上北电而断电影梦
当然
北电的电影教育肯定国内首屈一指
网络上还流传
各种北电瞧不上中传的说法
但这并不意味着
其他学校就不能培育出优秀的电影

像我喜欢的青年导演必干和魏淑君
你应该也听说过
他们都是非北电系的呀
而且现在
大部分影视院校都要进行拍片实践
这才是最好的学习环节
感受创作时的紧张或焦虑
喜悦或兴奋
成就或痛苦
因为学电影是不能实现电影梦
但是拍电影可以实现电影梦
即使不能进入美店
你也可以继续选择电影梦啊
说的非常好
事实上我想说我自己算是这行还
熟悉一下啊
知道的人多
我就认识很多一流的大人物
他本来甚至根本不是学电影出身
但是现在在这个行业里面是顶尖
级的人物
但是呢就算今天我们说
近年来
全球的这个影视行业越来越专业化
好像越来越是你不学这个
还真的入不了行
其实也不是的
因为出我们要知道
你北电出来你肯定也有实习作品
你作品没拍好那惨白讲也是没用
到最后还是要看你做了什么东西出来
而我们现在其实还有很
多的创作的机会
有各种各样的比赛
有各种各样的大中
小的迷你的独立影展
那在这里面其实都有很多你可以去拍
电影
然后去参展让人看到你作品的机会
更不要说互联网了
所以我不认为
今天大家的出头机会或者入行机会
真的比以前少那么多
而且必然要跟学院挂钩
那么再来呢
这位朋友还提到1点就线上学习
看到你提到
原计划去郑州的教辅机构学习
但因为计划疫情原因只能终止
因为我对艺考不太熟悉
但我猜题目应该是影史文昌故事创作
电影理论
电影热点产业艺术概论这些吧
这些课程都有线上辅导班
像电影学考研领域就有菲林谢
孟阁楼等机构
并且每年成功上岸的人数
绝大部分都出自这些机构
所以我觉得
你竟然因为疫情不能前往郑州
也了解那些机构只够对付省内考试
嗯你大概可以选报网课在线上学习
不过艺考再怎么说也是前期应试为主
只要是应试啊都是有办法的
你高中学过政治课吗
讲的就是坚持两点论和重点论的统一
先把基础分背牢
人人都需要背多分
再去扩展开来啊哈
第三呢他还讲到实践电影梦
现在你正处于高三
可能会是十分迷惘和焦虑的
但对我来说却是十分怀念这个年纪
不管能否考入北电
但只要你继续电影梦
你肯定会在大学中慢慢走上短
片创作的对
其实很多大学生别的新人都在做这个
想想未来呢
和同学们一起做4年的集体创作
其中是有无限可能的
当然不是说在校期间就拍的多好
像每次宣传那样谁谁谁进入入围FIRST
甚至步入纲
那哪个单元更重要
是你用影像
为自己和和同学们大学生涯
做了一个助教
日后回看的时候
无论好坏都成长在满满的回忆和情感
同时也要在创作中积累本领
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导演或想做导演的
做科罗斯丁也是很好的
也是电影人
很希望你能进入梦寐以求的院校
也由衷祝福未来
你能收获到一个充实的大学生涯
但人往往都不会给自己太多机会
很多人拍片失败后放弃了这个航道
他们曾经也足够热爱
只是有时候得考虑实际
量力而为
这可能也是在为自己创造机会
说的太好了
这我真的忍不住把你的
回复完全读一遍啊
1671639那所以
这个呃这位三个句号
不晓得您听完之后会不会也有同感呢
好再来呢还有两个朋友啊啊
谈到关于读书的事情
我们也可以简单聊一聊
挺好的这位朋友叫samson
我是一个正在香港读研的学生
听礼节目3年了
最近还开始跟你的一千零一夜的看书
但我有个困惑
去年刚开始看书的时候
每次看完1本书一周左右
我都会对该书进行复盘
读书效果也不错
感觉收获很多
于是越发喜欢阅读
甚至鼓励周围的人一起读
可慢慢的因为考研原因没有太多时间
到如今已有几十本没有复盘的书
我最近越发觉得
看过的书一点都不入脑
甚至有种看了跟没看的一样的感觉
我想问
我是否应该继续花时间进行复盘
或者就这样保持阅读习惯就够了呢
呃备注我看的书特别的杂
啥类型都看
很好啊3省什
么书都看这不是挺好
看书真的是应该要杂食的
我就如果这不是你专业要做
学问的那个领域的话
我觉得杂食也挺好的
那一般而言啊
看书呢
的的确确就是重要的书是值得要再看
不再看的话呢
你好像没有办法自己把整本书
讲的什么东西好好把握到
那么您说的这个情况呢所以是对的
但是如果你真的不够时间复盘
再重新翻阅解释一本书的重点
就会看一次就过去的话
那该怎么办呢
我自己的感觉是啊
那你可能要改变你看这一遍书的这种
习惯就如果说我们翻一本书看完了
那是一种看
但是另一种看是怎么样呢就我一边看
一边在问问题这段讲什么
比如说看完一张
我就如果是个非虚构的书
我看完一张我会讲这一张我看了什么
他讲什么
也就是说
你把你第一遍阅读的速度放慢
以前你一个星期看一本
现在可能是两个星期在看了
那这样子呢你就等于你不是重看他
但是你读第一遍
你所读到的东西的效果也会很好
因为你在读的过程中你不断问问题
你不断在挑战自己
是否还记得住这书讲了什么
或者你对他的总体的感觉是什么
那么这样子看完一遍
其实能够得到也很多的
当然如果你更严谨了
是认真的读书人的话
那说不定你还要一边看一边做笔记
那么这个东西是种很重要的训练
我觉得那假
假是你维持这样的状态一段时间之后
你会发现很多书
哪怕你只是很快的看一次
你好像也都能掌握不少东西
那是因为我刚才说的那些步骤啊
已经成为一种本能
而且凭着你读书的时间越多
读书的经验越丰富
用这种态度跟方法来读书的能力也
会再增加
你会越越来越快的
那么嗯说到最后
那假如你觉得都做不到
我现在就想很快看完一本书
那我没有时间好好的
中间停下来慢慢想
更加没有时间做笔记
那又该怎么办呢
那就保持阅读习惯啊
有阅读习惯
有保住这个习惯
他会跟着你一辈子的
将来他随时可以召唤出
在你有时间的时候
召唤出你应该要有的能力出来的
那再来呢
就算你今天好像觉得读完这个书
好像没读过一样
但是人阅读跟阅读所得
那个东西不是那么的鲜明的
常常会在我们脑子里面浮现的
有时候你将来有一天你遇到了什么事
你会忽然想起哎
我好像以前看过
那可能就是因为在书里面
读过相关的东西
然后那个书给了你一套想法
你将来会在某种时候
忽然那个东西会出来的
那这种阅读的带来的益处
是日积月累出现的
那我们今天可能很难说
读完任何书都记得很清楚他讲了什么
我们回国总体的系统把握很难
但是继续保持阅读
让他给你快乐
让他给你满足感就够了
这种快乐满足感积累下去
会成为一种动力
同时这种快乐跟满足
在积累的过程中
你可能也不知不觉的在积累一些
你自己今天都还意识不到的事情
那有一个朋友名字很有趣叫articas
那么你说呃看
在别处看到我说高中的时候读过
macusa的呃
马尔库赛
的万达max nomad
说对我影响很大
但又看到道长说以前念过分析哲学
最近看到书中
马库塞对分析哲学进行一些批判
想请问道长
对道长而言
读这本书之后
和学习分析哲学经历之间的关系
是怎么样的
谢谢是这样的
我高中的时候因为几种
就那么喜欢读单向度的人
那么这本书当然对当年了60年代英
美世界盛行的分析哲学
有非常严重的批判
他完全站在一个政治立场
社会分析立场来讲
呃那我当时也是这么看的
当然受他影响
可是问题是我是后来念大学
那我们学大学本科
其实要学的大部分的东西
都是分析哲学的训练
那我才发现马尔库塞对分析者的批判
在政治上讲可能有一定的道理
但是分析哲学
一些我们看起来好像很脱离实际生活
实际政治
实际经济
好像很繁琐的一些的分析的技术
以及一些思考习惯
其实是会让你受益无穷的
嗯我想说
其实今天我们已经很难明
晰的去定义什么叫做分析哲学的边界
因为在世界范围内
分析哲学的所用的方法跟技术
跟一些他们
哲学史上处理过的基本概念
提出过些基本问题
都已经构成了今天
哲学本科训练的一部分了
哪怕是过去大家曾经认为是敬畏
分明的分析哲学
英美分析与欧陆的
呃呃哲学理论之间的区别也已
经逐渐淡化
像今天新一代的法国哲学家
德国哲学家
都已经受到了一定程度
甚至相当不错的
分析哲学色彩式的训练了
那反过来
在英美事件里面

对欧陆哲学的那个隔膜甚至是藐视
也都在逐渐降低了
那所以我觉得对分析者学习
不要带有任何偏见嗯
其实他会给你一种很严谨的
相对严谨的一种思考的锻炼
那是很重要的
但是同时
我会觉得
马尔库瑟当年的提醒
也还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我们要把它当做提醒
我们学一套东西学到他很多益处
但并不表示我要完全肯定他是不是
我们不能够对什么知识
对什么想法对什么说法都是要
要不就完全肯定
要不完全否定
哪能这样学问更加不行
我们这个节目啊
出了名啊是个情感现象
哈哈哈
常常有朋友留言跟我谈这方面的事
但今天这位朋友的留言我觉得特别
我想呃呃说两句啊
呃叫玉米相遇
你说呢您说呢
道长您好
我是忠实粉丝啊这不多说了然后你说
呃我在人生道路上遇到迷茫
希望你可以指点迷津
事情是这样的
我是一名白化病患者
先天性呢视力低下
皮肤敏感脆弱
学生时代同学们都给我取各种外号
比如黄毛白娃什么的
可我还是和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有一些老人和小孩见到我
就问我是不是外国洋人
我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就笑着说是的
大街上也总是会有很多异样眼光看我
这些我都觉得没什么
觉得很平常
嘛毕竟我确实另类
有时我觉得白桦病人先天视力低下
或许就是为了不让他们太注意
旁人的眼光吧
朋友们有时候会说我有一种文质
彬彬的气质和忧郁的眼神
我想是我从小就热爱阅读并并且乐观
嗯厌世的人生态度造成的吧
就像我到了25岁
我开始感受到肩膀上有座
无形的大山往下压着
对快乐的感觉越来越迟钝
这都归咎于一件事我谈恋爱了
我有过两次恋爱
低段谈了两年
这期间我们也为琐事争吵
但大多时候我们都开心幸福
直到有一天他给家里人说了我的事
他爸爸说
要是再和和你在一起我就把他腿打断
他知道我们不可能了
于是他最后一次用力抱紧我之后
离开了我
在这之后的一个月里
我吃不下饭睡不好觉
眼睛一闭起来他的画面就会浮现
我艰难的熬过了这段时光
4年后
我有幸又遇到了一个很好的女孩
再次谈钱恋爱
我们在一起很快过到现在
他父母不知道我们的事
因为他不敢说
他知道他父母是不会同意我们的
他已经27岁了
还有父母觉得他到了必须谈婚论嫁
要不然就是找二婚男士的地步
所以最近他家里给他安排很多相亲
他不敢拒绝
微信添加很多男士聊天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时常哭着问我我们能走到最后吗
我却沉默着
我甚至给他人家庭带来困扰是可恶的
我经常问我自己
白化病患者是不是不应该谈恋爱呢
不应该结婚生子呢
生子的话如果有概率
遗传的话又该怎么选择呢
他家里人给他压力很大
我是不是应该离开让他解脱呢
这一切都困扰着我
憋在心里很久
没法给其他人讲包括我的父母
因为我知道他们听了只会为我担心
为我难过
所以想来麻烦你救救我吧
玉米相遇啊
首先呢我觉得很开心就是
呃开心的是您有这样的病
但是您也能够
找到一种让自己20年多年来
让自己适应啊
周围的人的奇怪目光的一种态
度跟处事的方式
我觉得这
是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很佩服您
再来呢就是您说到
以前同学们会给你取外号
根据你身体外观的特征
这一点啊就像你讲的其实我们知道
年轻的时候啊
大家都会拿对方的外貌
来来当成一个特征
小胖子啊
啊瘦竹条啊什么一堆这种外号
但其实没有恶意的尤其是朝夕相处
大家最后能够凭
借成为朋友的总是你的个性
总是因为你为
人那些的特点大家处的来
是不是
所以同样的道理恋爱也是如此
恋爱到最后
真的跟你什么别人的目光啊
你的啊
因为疾病所带来的外形啊
等等这些关系并不是那么大
嗯他可能是第一眼
吸引人的一种条件
一种抓住别人眼球的东西
如果有人长得很好看
或者长得没那么好看
我们可能先注意到这个
但真正决定
双方生活是否幸福的决定跟这些无关
嗯那嗯第二呢我想说的就是
您第一位女朋友啊我觉得我好同情他
就他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他的生活
你看他家里面的有个这样的爸爸
这个爸爸是说
只要自己的女儿跟自己女儿说
你只要再敢跟那个人在一起
我就打断你的腿
嗯有这样父亲的是个女儿
我觉得他生活挺凄惨的
他肯定比跟以后跟你一起惨多了
就他以前
在家里面那个生活
我觉得很难想象
这个难怪他跟你那肯定很开心幸福
你们我这这太离谱了
就如果我奉劝听我这个节目的父母
就你们要反省一下你是这样的人吗
你如果是这样的人
可见你以前的经历不是很好
或者你自己很痛苦
然后你还把这个痛苦要带给子女
那真的是太悲惨了
再来呢就是我想说
呃我从佛教徒的眼光来讲的话
你跟现在这位女朋友在一起
他父母不知道
但你们假设他父母不同意
也许凭着他对他父母的了解他能断定
但是我会说真的不能断定
世间没有事情是能够确保的
没有事情是那么断定的
你怎么知道
你们双方怎么知道他父母不会同意呢
就算不同意
会不会是某个阶段
在一个一开始时候他会觉得很困扰啊
很有问题
但是假如你们两个能够让他们看到
你们在一起真的很好
很快乐彼此需要的话
是不是有办法能够软化他们一开
始所感觉到的那种麻烦的感受呢
要有这种希望
要有这种信心
再来就是你要知道
你没有给别人家庭带来困扰
你没有给任何人带来困扰
感到困扰的话都是我们大家的问题
是我们
这个社会对于白化病的不理解
对于一个
我们是对于这个疾病的不知道的情
不知道不了解情况下
这是问题是出在我们
不在于你
第二就是我们这个社会
把一个人因为身体
生理上的一些的特殊的条件
所造成带来的外貌的特殊
我们觉得这个东西构成一个障碍的话
这明显是我们社会有问题
不是你的问题
你不要以为你能给别人任何人
家庭带来困扰
你没有错
你不需要为你的白话并抱歉啊
你更不要以为
白化病患者不应该谈恋爱
我有几个朋友就是结
他们就是白化病患者
他们也都恋爱也都生孩子
那呃生孩子就算遗传
就有这样我不知道完全不懂啊
那又怎么样呢
就我们要努力的就是要让这个社会
不会再觉得这是个问题
而不是不再让白化病患者谈恋爱
结婚生孩子
那所以我觉得我要先给你一个信心
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第二就是我也许很空洞的讲法
这个讲法很空洞
实际的就是我建议你们两个认
如此相爱
你们要好好的坚持走下去
你们要好好的跟他父母讲
而且说到最后
就算他父母不同意那又怎么样
以后他父母会比正常情况下
会比你们长命吗
以后你的这现在的女朋友
他人生之中
可能还有相当一段时间
是父母不在的时候
那他那段时间他怎么过
他过得快不快乐
他过得幸不幸福
是由他父母来决定的吗
是他父母能决定的了的吗
是他父母今天能够凭你因
为你是一个白化病患者
具有某些身体特征
然后就来决定这种决定
能决定的事情吗
这是大错特错的想法
那么最后今天呢
当然说到这我要给你听首歌了
呃我哈哈哈
我朋友们好厉害哦
这位朋友耳朵好力
记性真好
就发现我上一期节目结尾的时候
介绍的歌
就是这个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the VOICE of voiceless我以前播过的
嗯有人就发现
原来在网易
上面有人做了一个8分的歌单啊
就是把这个8分这个节目
以往介绍的音乐
名字都是在那边罗列出来
然后就发现
我上期节目介绍歌以前播过
看来是我忘了
的确我真忘了
做了这么多年节目放过这么多音乐
我们这是音乐播客吗对不对
我都忘了自己介绍过这首音乐
这不行我以后得系统点记录一下才是
那也是因为我特别喜欢wage against the machine
尤其觉得他们那首歌voice OF the voiceless
在我们国内很多时候都很适合
推荐给大家听
那再来更重要
就是为上次我们讲到今年的诺贝尔
化学奖得主
这个位加州斯坦福大学的batusi教授
他年轻的时候在哈佛大学念书的时候
是组成一个重摇滚乐队
然后他在里面玩键盘
然后伴唱
然后他当年的队友啊就是tomorrow
就是一个大名鼎鼎的
今天这一代里面最厉
害的一个吉他人物
之一吉他手机
然后他呢则去了西岸
在美国西岸组成了
就是刚才我们说rachel against the machine
他们是老队友
然后这回诺贝尔奖出来
消息也把这个
这段有趣的历史重新拿出来
小谈了一阵子
然后tomarello呢
啊玩的音乐
肯定跟他们当年大
学的音乐风格是有不一样的
但肯也可能还有点接近
我找不到
今年的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他自己玩乐队的时候
那个音乐是怎么样
所以就只好给你听听
他老队友后来搞的是什么音乐
那我今天呢
为了要弥补上次的过失啊
就上次选了这个
tomabrio后来组的那个乐队
维选gastomac
我才知道国内的翻译叫做爆反哈哈哈
暴力反革命是吧
暴力反击窃窃是
那我今天介绍另一首他有份参与的
一个一个演奏
这个演奏就好玩了
这不是他的原创音乐
也不是他是主角他只是主角之一
这个曲子有意思啊
为什么呢
因为你呃我们先做节目
好像讲过权力的游戏我记得哇
这是恍如隔世
当年我们还在做枪枪3人行的时候
就有几集节目
窦文涛看了很兴奋
说你看美剧拍的多好啊
权力的游戏
而且权力游戏音乐就好哇
音乐一浅就鸡鸣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当然
后来我们知道权力的游戏烂尾了
大家都说最后一起很糟糕啊
千山散尽也没了
但是哎最近权力的游戏的续篇又来了
你可能也看过
叫做龙之家族
那么我我我看了头34集没有追看完啊
那但是好像房间评论都不错
至少要比权利的游戏的最后一季
表现要好
有点一开始全游的那种感觉了
大家趁着能看啊还赶紧看
呃以后谁知道
然后这个权力
的游戏的这个续篇龙之家族呢
虽然是个崭新的电视剧
但依托的背景是一样的
但同时
他的主题音乐也仍然是那种音乐
我今天要给你听的就是他的主题曲
权力的游戏和龙之家族的开头主题曲
但这个主题曲的版本很特别
是纯吉他演奏版本电吉他演奏版本
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个版本呢
是这样的
你如果玩电吉他或者听辽国的话
你必然知道
全球的电吉他品牌相当多
但是尤其就有双峰
但是少林跟武当
那就是gibson跟fenda这两大厂牌的吉他
那fender呢
就跟GPS一样
他们都会出现特别版
那fender在两3年前
就出过一款权力游戏特别版
他为权力的游戏里面三个主要家族呢
量身定做了三把吉他出来
那是一个特别版本
做的很漂亮
是他们人手打造的很特别的吉他
那个样子很酷炫
就有一个家族是代表的龙的家族
有一个几把吉他代表是狼的家族
有一把是代表狮子那个家族
那么很漂亮很漂亮
很酷的如果你喜欢摇滚的话
你说知道那种吉他看起来很酷的
然后呢为什么fenda会做这样的吉他呢
是因为权力的游戏其中一个编剧
一个创作者
就deniesDEANWIS呢
当然现在啊大家骂他
觉得他把权力游戏搞砸了混账
那么但人家那个时候可是风头阵剑啊
那那人家都好不容易搞了前几件
还是挺好看的嘛
对不对那这个DEANWIS
在反正是好莱坞炙手可热的创作者
那么没想到他自己也是个乐迷
而且是会上
手的乐迷
他自己也玩电器
他当然不是职业的就等于业余
职业于就自己自己玩开心吗
那么消解压力啊
兴奋一下
然后呢这个demos呢就跑去找fen的就说哎
你能不能帮我们这个电视剧
弄3把电吉他
特制版本
然后fen居然说好啊就做了
做好了之后呢
又找了几个吉他好手
来现场录一段啊这个主题曲
看是什么效果
那找了谁呢
这很让人惊喜
其中一个就是我刚才说tomborello
那么
他弹着这3大家族的其中一把吉他
然后再找了一个重金属乐队
unfross 我不知道有没有听过
中文直接翻译的话这个乐队叫叹居哼
这个这还能有这样的乐队
没有探居病
这个on fast探居的这个吉他手scott
然后再来呢还有大名鼎鼎的啊
NO NO batanko
NO NO batanka我以前也介绍过啊
no NO batank 是一个
葡萄牙裔的一个一个电吉他高手
那么他现在所在乐队就是extremes
那3大吉他高手汇聚一一台
来来共同来演奏这个啊
权力的游戏的主题曲
还不止还有另外一个特别嘉宾
这个很让人意外
就是bright pasty
bright past里是谁呢
bright past里是美国有名的乡村歌手
那平常我们是乡村歌手
跟这帮很
重型摇滚吉他手完全不搭干呢
但是呢 rapidly是一个很特别的呃
乡村乐手
因为他的乡村音乐有很重的南方的呃
节奏摇滚的色彩在里面
他本人玩其他也玩的很好
要heavy起来要hot起来一样很厉害
那真的是让人叹为观止
然后他呢来客串啊再来呢
还有我们现在听的这个演奏
里面还有这个权力的游戏的编剧dem wise
他也参与一把
最后当然还少不了这段音乐的创作者
现在在全球影视配乐里面的后起之秀
就是这个
呃伊朗翼的德国作曲家软面角挖底
软面角挖底呢
不只是帮权力的游戏配乐
也帮西部世界配乐
那么现在很火很火的一个配乐作曲家
他也玩摇滚
他也玩吉他
然后他这几个人同台演出
那这我先提醒你啊
这一段很重型
摇滚的权利游戏的吉他演奏版本
你要听到tomorrow的声音的话
你就要注意这里面的第2段solo
就是他了
第2段solo你能听到他的声音
是特别多效果
他几乎要把整把吉他
反正有这个吉他在手
我全部部分都要把它用完
是那种感觉很好笑啊
我们来欣赏吧
这首纯吉他演奏版本tomorrow
啊是其中主角的
这首权利的游戏主题曲
remain lead the charge
one two three four five six
哦哦哦哦
as awesome thank you everybod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