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奇。布兰奇。”

我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在叫我妹妹的名字。他在叫你,布兰奇。

“布兰奇。”

你看。他在叫你,布兰奇。

”哈,是的!! 我是布兰奇!”

我抖了抖肩膀,猛地坐起来,眼角余光看到一个身影在我身边快速移动。

诶,谁!? 

现在回想起自己所处的处境,当然只能想到一个人,我惊慌失措地往旁边看,果然是布兰奇的丈夫亚历克西斯·帕斯图尔大人。他似乎对我的言行感到惊讶,但当我转身面对他时,他已经平静下来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我很抱歉让你吃惊。我们马上就要到了,我想我最好叫醒你。’是这样吗?谢谢你。不知不觉睡着了。我很抱歉在我醒来的时候大惊小怪。

与其说我睡着了,不如说我失去了意识,身心疲惫。即使只是看到我睡觉的样子也足够尴尬,但当我醒来时,我坚持说我是布兰奇。如果有一个洞,我就会钻进去,即使我在梦游。我用我的手遮住火辣辣的脸颊。

…… ? 啊?但是为什么亚历克西斯先生坐在我旁边呢?我的位置没有改变,难道是我借了亚历克西斯大人的肩膀吗?

因为马车震动很大,看起来很危险,我看不下去了,我不确定该怎么做。抱歉我冒昧地这么做了。’不,不。非常感谢你。

亚历克西斯看起来有点不礼貌,把目光从我身上移开。我看向窗外,以逃避尴尬。我向窗外望去,想逃避这种尴尬,但白天下黑暗的街道一点也不热闹。

已经到了吗?是的。

我们离开家乡时是正午,但现在太阳已经到了天顶,在山间沉落下来,将周围的天空染成了美丽的血红色。

现在,处于天顶的太阳正在山间下沉,为周围的天空染上了美丽又疯狂色彩。亚历克西斯守护的萨泽兰斯是太阳也能安心睡觉的地方呢。

明明应该是在当地也能看到的平常的景象,比如下沉的太阳,不知为何我这么想。

——哈。什么,什么!

当我回过神来时,我的话显得过于幼稚和梦幻,当我转向亚历克西斯时,他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温柔微笑。

“谢谢你”

……我笑了。早先体验过死神的笑容,但我不认为他居然能笑得这么温柔。

我舍不得把眼睛移开,不由自主地凝视着他。

他说:“这是一种耻辱,因为如果我盯着他看,那是一种耻辱。”

太糟糕了。容消失了。失望之余,我感到马车的速度慢了下来。

我们快到了。

果然,马车无声地停了下来。当他确认一切安全后,他站起来,打开马车门,先下了车。

‘布兰奇?“”我在‘

他叫着我的名字并伸出手,我握住他的手,我们踏上了这片新的土地。

和镇上的街景一样,我无法捕捉到府邸的样子,但它似乎是一座相当华丽的府邸。

‘欢迎回家,先生。’’啊!‘

我想,是侍从长。

‘布兰奇,这是波尔多,侍从长。’我的名字是波尔多-奥尔蒂斯。如果有什么不便的话,请告诉我。谢谢你,先生。我的名字是布兰奇·伯特兰。请多多关照。

我将嫁入一个高级贵族家庭。我觉得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看在眼里,所以我小心翼翼、紧张地鞠躬。

“夫人。现在你已经结婚了,你一定是布兰奇·帕斯图尔。’是的,是的。很抱歉。

我耸了耸肩,亚历克西斯开口打断了他的话。

波尔多有注重细节,他已经为我们服务了很长时间,负责帕斯图尔家族的一切。里有不明白的事情就问他。“是的,先生。会的。”

我回应完亚历克西斯,再次看向波尔多先生。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侍奉帕斯托家族的人都接受过严格的训练,没有任何问题。我很担心是否能够与他们相处下去?

太阳已经落山,我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尽管天气温暖,但我感到很冷,这时一阵微风轻抚着我的脸颊,带来了树木的温柔气息,与我的家乡如此不同,但这似乎让我振作了起来,让我的心稍稍舒缓。

–是的!如愿来到这里。我要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在这个地方全力以赴!。 (直到我被布兰奇取代!)

我跟着温柔地护送我的亚历克西斯,向前迈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