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今天节目一开呢
又要维持我的老习惯
首先是道歉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啊你看我过去两个星期
联播了两个事先录制的对谈节目
中间有1集呢又放了鸽子
你就应该了解到我最近状态不妙
其实不是不妙
是很好只不过我这个状态比较特别
就我最近呢不太看手机
然后不接触外界信息
尽量不说话
那所以没有办法像往日那样子
平常做节目
那就只好播出一些事先准备的东西
本来今天这集也是这么打算的
但是我的编辑大衣提醒我哎
那可不行啊
之前有很多朋友留言
我都累积下来没回应呢
我回头一瞧呦
这可不是吗
你看我有一集节目
正好是在讲25年前
我所经历的香港回归的事情
往事的回忆跟感想
那集节目我用粤语做
结果引来很大回响啊
嗯留言的数量呢
据说是在看了一下
这个平台上的一个创新的记录
我再看了一下
其实很多朋友还很关心我
觉得我最近怎么了
是不是身体不好啊
叫我别熬夜啊
别喝那么多咖啡啊
抽那么多烟啊
哎呀真是不好意思
感谢大家关心
其实我没事
我是特别晚睡
没错我是个夜行性动物
很多作息呢也都是改到晚上的
你比如说采猫砂啊
这都是晚上干的事啊
但这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们古人不就有句名言吗
人生自古谁无死
凌晨4点
来铲屎哎
这就是形容我这种人的凄惨人生呐
但是你说我今天这整集节目
拿来回应各位呢
我就觉得有点困难
正好呢杨大义又说了啊
很多人想我聊一聊安倍晋三
日本前首相
招到刺杀的事件
那么我就勉为其难
在我现在极为有限的讯息状态下
极为有限的准备时间下来聊一聊吧
那么但是你要先同情的理解我啊
这可不是个正常的节目
今天不止没办法回应各位留言
而且呢
又因为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
很完整的掌握信息
不像平常那样子来精心准备节目
所以哎就瞎谈吧
瞎谈一开始
可能要谈的
就是我们中国民间对这个消息的反应
话说安倍晋三被刺杀的
讯息传出来的当天呢
我们中国网上面
就很多社交媒体面网名呢是兴高采烈
欢欣鼓舞
那么甚至也有些民间的商家店家呢
趁机举办各种的大特价啊
就庆祝安倍晋三之死
我们今天有优惠折扣等等
反过来呢
也有些人会觉得啊
应该要向安倍晋三的家属
一向日本人致哀
说这绝对不是一个该做的事情
任何情况下
一个人不该被这么刺杀死亡
就挨到他
那么但这种说法呢
就很容易在今天的环境下
会被反过来攻击
你是卖国贼啊
汉奸了
然后你说的一些话也可能会被删除
不见了封号啊等等等等
那么反正这种正反意见呢
交杂的挺厉害的
所以很多人就想我来聊一聊
我们这种情绪算得上是幸灾乐祸吗
首先呢我要
说啊就是我自己觉得
用幸灾乐祸
形容我们这样的一种民间情绪
或者部分人的情绪
我觉得不一定够精准
也不一定能够完整的涵盖
他背后的整个结构跟历史
其实这种事情啊
我以前已经也谈过的
在这个节目里面你还记得吗
在2019年的时候
当时法国发生了一个国家级的灾难
那就是巴黎圣母院大教堂的大火事件
那么那天呢
其实我们中国也是很多人是当喜事的
就把这个事
我当时也说过这个问题啊
但是我当时没有讲的
是后来法
国人怎么来看我们中国的这种反应
你知道最近这些年呢
很多国际媒体都会关注我们中国
网上呈现出来的名义
那再加上近年流行的大翻译运动
我们这种声音也很快会传扬出去
那么比如说安倍晋三之死
我们中国人的某种的反应
那现在日本人其实也都了解了
那么这个情况会有什么影响
我以后有机会再聊
那么说回圣母院大火的事啊
那我记得那个时候
法国有一些人是觉得很难理解的
就因为他们说中国人讨厌法国
或者说圣母院大伙
这事觉得是值得开心的事情
主要就是因为他们跟我们有仇
那个仇呢
就是清朝的时候
英法联军还有八国联军之仇
那么可是问题是法国就会觉得说哎呀
那不是100多年前的事了吗
怎么这个仇非记到现在呢
而且你要说当时8国联军干了坏事
后面的后续处理上
虽然法国的表现不像有些国家
像美国荷兰那样子
把些跟子赔款拿去改
去做中国人的教育用途等等等等
可是他至少也不算最坏啊
那时候最坏的很可能是当时清朝
老百姓跟世人世代夫最讨厌是俄罗斯
因为俄罗斯呢
后来拒绝履行薪酬合约的撤军条款
而且还趁机占领了东北
可是问题是我们中国人当然就会说
那不一样
为什么呢
因为后来俄罗斯经过革命成立了苏联
苏联就主动取消了各种不平等条约了
那么跟我们关系就很友好了
那法国人也可以回头说哎不对啊
那1961年的时候
他们就是西方中第一个大国
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
那接下来几十年也参与我们改革开放
那么对中国一向很开放友好啊
当然中间也有些波折
你别说2009年圆明园有个兔头像
那个兔手相你还记得这事吗
拍卖那么被法国一个家族买去
是引起过争论
但是后来那个家族好像叫皮诺家族吧
在13年的时候
又把兔首相无偿捐赠给了中国
那么现在在中国的国家博物馆珍藏
而2019年巴黎圣母院大火前一年
正好就是法国总统马克隆访华的时候
那一年呢
我们中法双方是大
肆庆祝我们的相互友谊
在官方层面上来讲
这个关系应该是好的不行的
但是
为什么就才1年都不到
中国人对圣母院
被毁啊会有这样的一种情绪反应呢
他们就觉得这是一个很值得
问的一个问题
那其实类似的事件我还又讲过一次
那就是去年
当印度被新冠肺炎病毒肆虐
然后死伤无数
那么有许我们看到一些很凄惨的照片
就是在恒河边上
一些带坟的尸体啊堆积如山
那这个照片这种图景呢
当时在中国
也是有很多国民是觉得很开心的
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印度跟我们中国有边境冲突
嗯那这就是今天带来大家所说的
是不是我们中国人就是这样的
幸灾乐祸呢
还是我们有大是大非的观念
大是大非之前呢
就国家利益之前
你别的东西跟我少谈呢
这同时又要说到日本了
回过头来因为日本就更复杂
我们之间的这种情绪纠葛就更悠远了
在前年新冠肺炎

刚让我们全世界人都很紧张的时候啊
我进人的时候呢
日本是做过一些很让我们中国暖
心的事情的
比如说捐赠了很多的物资
特别是跟我们中国各地方结为友
好城市的一些
日本的都道府县
是送来了很多物资口罩
那时候我们急需口罩你还记得吗
那么当时这些物资上面呢
有时候常常会印着一些汉文诗句
里面有一些
其实是我们在日华人跟中国人写的
但也有一些是日本人写的日本汉诗
比方说其中一句非常有名
传为一时佳话的叫做山川异域
风月同天
除此之外呢
日本中央政府
国家政府的表现也相当不错的
那个时候啊
他们就刚刚死的这位安倍晋三先生呢
在他们的内阁会议里面
就是指出他们内阁全体成员
都要捐出部分他们的薪资来捐助中国
尽管他们基本薪资不高
尽管他们捐的钱的份额也不高
但是这至少是个体面的一个表态
那么另外当时日本呢

全国人民发放了10万日元的疫情补贴
那其中呢
有一个争论点
就是该不该发给在日的留学生呢
安倍晋三是一例主张要的
而在日本的留学生里面
你要知道有4成其实是我们中国人
那么这些事情
在我记得那时候我们就有听众啊
就留言给我
就问我说
你看这以后
我们中日关系是不是会经此一意
变得更加友好呢
我就说算了吧你想都别想
哈哈才不会呢
为什么呢
因为年纪再大一点
就记得2008年汶川地震之后
我们中国接受国际援助之后
日本
作为一个地震经验相当丰富的国家
就立刻派出救援队伍跟物资
也捐款给我们中国
当时呢有一张照片流传很广
就是日本的救难队员呢

正灾现场找到了死难者的遗体的时候
他们会列队两旁低头默哀致敬
那么也让很多中国人感动
但是那又怎么样
一回头我们就会忘记这些事
或者说我们就会认为这件事没
其实没那么重要
我们重要是什么
就是那种基本的一种历史仇恨
那种历史仇恨
就比如说我们要讲的法国联军
一直到日本那就更不用提了
这种仇恨之所以仍然存在
但一方面是他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
第二方面也跟我们自己的
民族主义的走向的结构有关
那么这方面呢我今天就不多说了
因为以前也都提过
但是我想说的是我刚才提到的一个
词我刚刚说到的那个词啊
就是啊
一种国与国之间在外交层面上面
交往时候
该要照顾到的基本的体面
这种体面呢叫包含呢
比如说对方天灾人祸的时候啊
就算我们双方的政治意见不一样
我们很多的利益冲突
就算我们敌对
也还是有些基本层面要照顾到的
在官方层面上
那呃日本就算跟中国再不对付
那么遇到我们出现天灾的时候
他的基本表态该是那个样子的
反过来我们中国也是
因此我们才会见到
我们国家主席跟国务院总理
还有外交部
都分别对安倍晋三的事发出夜店
那么同时呢我们更加值得注意的是
国家主席在他的夜店里面
还特别提到安倍晋三生前的时候
在中日友好关系上的一些的贡献
跟一些表现
那这一句话
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很意外啊
同时呢我们还注意到
就是像一些著名的爱国大卫
像金灿荣先生和呼吸敬先生
也都分别
呼吁他们的听众和观众跟读者
叫理性爱国
那么金先生呢
甚至还为此关闭掉了
他的一个读者的交流群
那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那么首先我们来讲
他到底安倍晋三是在什么意义上
对中日关系有贡献
那么当然这4句
我们可以说是个外交上的语言
但是他必须也要时有所指的
这个时有所指的
我们要放在就安倍集散做首相
任期内的表现来看
就安倍晋三呢
我们是在评价他这个人呢
还是在评价他作为一个政治人物的
一生就包括他生前最早首相之前
他做国会议员
然后内阁成员
然后到他退任首相之后做国会议员
还是说只集中在他的首相任期呢
我们是有不同的评价的尺度的
那么如果集中在首相任其的话
你说他对中国什么东西比较友善
除了刚才我们说到的
新冠肺炎时期的表现之外呢
那另外一个呢
很值得注意
就是2007年他第一次拜相的时候
第一个访问出访的外国就是中国
那么啊这一点啊
放在日本历史上想是很特别的
因为日本在战后形成的传统就是
他们的首相
第一个外访的国家
一定都是老大哥美国
那么但是安倍吉塞却反过来先
访问中国
这在当时呢
被认为是一个对话
特别友善的一个态度
然后呢再来呢就是说到他在呃任期内
其实也先后几次对
历史上的问题做出了道歉
然后重新提到当年的和也谈话
那么认为呢
日本政府并
没有改变当时那个谈话的立场
那么另外呢
2018年的时候
他趁着中日建交40周年也访华
同时正式提出邀请习近平回访
可惜因为后来的新冠肺炎
跟他的离任这个事就一直拖到现在
那么呃
这些都可以说是他任其首相任其内
对华比较友善的态度
但是我们都知道这只是其中一面
否则
我们的网名就不会有那么大的情绪了
对不对
那这另一面是什么呢
最有名的当然就是2013年
他以日本内阁总理大臣的身份
参访晋国神社
这绝对是一个犯了外交跟国
际政治上大忌的事情
而且他屡次表现出某种要修改
日本历史的
叫重写日本历史的这种倾向
那么使得当时就连
美国对他都相当不满
那么这些都是我们很了解的
这几天你大概看到很多
我也不用再多说了
但是我想说的是啊
就他作为一个政治人物啊
他作为一个保守派
作为一个右派
这点是不容否认的了
这点是非常清楚
我们其实不需要像很多人一样
去追溯他的家族史
因为很多人说啊
他的外公就是一个战犯就是什么的
但是我们也别忘他爷爷安倍宽
是日本战争时期罕
见的有勇气的一个和平主义者
那么所以你光从家族史来讲的话
我觉得那不算数
我们要看这个政治人物他在任其内
他在从政的经历
他从正经历里面
我自己觉得他从来就有很大的问题
我自己就其实非常不喜欢安倍晋三
这当然牵涉到
他在日本国内的别的一线的做法
我们得有机会再聊啊
那么我们在就说历史问题好了
其实你要再知道在90年代啊
上世纪
他刚刚当选日本国会议员的时候
曾经参加过日本国会的一个学习小组
这个学习小组里面啊
啊是干嘛的呢
他们说是一帮日本的右派的议员
那么在集体学习日本历史
这包括了中日战争的历史
包括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
他们那个学习小主就是认为
我们正统的这种历史观是错误的
他们认为过去的很多历史问题
其实并不是像我们
至少不像我们
中国韩国人讲的这个样子
日本其实没有那么大的问题没那么坏
甚至要减轻日本的罪责
这都是很问很这
这在我看来是不能够接受
不能原谅的事情
那么这个学习小组的相关材料
其实你以前在日本的国会的档
案里面是能找到的
线上都能看到
但现在呢
都已经不见了啊
就我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收起来了
所以你要知道
他的立场其实从来都是这样嗯
所以你又看到他在呃又不做手相之后
他又继续去参拜晋国神社
然后呢就甚至是在台湾问题上
你可以看到他是不断的端触美国
摆脱在台的问题上的战略模糊立场
也就是说
呃不能够在两岸要是发生战争的时候
保持模糊态度
而要明确的表态美国要介入
同时他还提出如果台湾有事
那就等于日本有事
那么这些呢
你可以说他完全是延续了
日本再前一任首相小拳纯
伊朗的这个路线
甚至要走到更极端
那么这方面呢
一直都是让我们中国人呢是非常愤怒
非常不满的
那么而他的这种又异保守倾向
这就说到为什么我对他
有别很多别的看法
就签上他国内的政策上
我们知道他在日本首相任其内
其实是使得日本的很多的公民
权利进一步受限
就拿新闻自由来讲
你大概没办法想象
根据吴国界记者的排名
日本的新闻自由度居然下降到了第
71位那么这是在他任期内发生的事情
同时呢他在女性问题上面呢
在女权虽然他鼓励女性就业啊
改变日本的就业人口的结构问题
但其实他对女权的保障
一样是非常不利
甚至是相当负权的
比方说日本有个很大的一个问题
就你知道女人结婚之后要重复性
这是个法律强制的事情
那么他跟其他的保守派的政客
就一直认为这一点应该坚持
更不要说他牵涉到很多的弊案
比如说他太太牵涉到了生有学员案
那么而他在日本
今天那么让很多人怀念的理由
主要就是认为他经济上做对了很多事
那就要说到著名的安倍经济学
所谓的3支件量化宽松扩大财政支出
促进民间投资
的的确确啊是有一些效果的
你可以看到日本的股市是回春了
在他任期内
gtp上涨了
失业率降低了
那么基本工资都比以前好
起码疫情前是这样
可是问题是
如果你要还向国际比较的话
日本的人均GDP其实还是停滞的
薪资的增长也不多
更严重的是股市好了
那么企业有钱了
但是贫富差距却大了
而且女性就业率的提升
也一直没有得到满足
那么更不要说
各种的政府对贫穷户的贫助减少
那这些钱是日本内政的
算了咱今天就不多说了
那么可是我想说的是
他还是说回他在中日历史问题上
我们要再放大一点来看啊
这其实他的那个追求啊
他并不只是因为觉得
他是个我们要说的日本
他是个右派
然后呢他很保守
他希望重写中日历史
然后做了很多伤害中国人民感情
还有韩国人
民感情朝鲜人民感情的事情
我们同时还有注意到
就我们说他们
我们中国常常有着网上那种呃
太过粗糙的一种国际关
就认为日本总是美国小老弟
安倍晋三什么就是日本的一条
美国的一条狗等等等等
我们要注意恰恰相反
其实日本的右翼的政治的这个思路
是比较复杂的
其中
有一个很重要的一条思路是这样的
这个思路啊
就叫做让日本成为一个正常国家
我们一般人听来这个话有点奇怪啊
什么叫正常国家呢
就是日本的保守派
追求日本国家的正常话
难道日本不是个不正常的国家吗
啊从他们的角度看啊
的确是不正常国家
那这不正常国家呢
啊包含几点啊
那么最深的
最核心一点就是关于宪法的问题
这个宪法的问题呢我等一下再说
我们先说一个表面的一点
那就是日本作为一个
世界第三大经济大国
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工业国家
他到底在国际局势
在国际问题上
有没有一个相应于其国家实力的地位
跟独立自主的路线呢
这就是日本的右翼
以安倍晋三为首脑的这个右翼
或者保守派路线
面自在此的一个问题
具体来讲是什么呢
那就是我们刚才提过
很多人
我们尤其我们中国老百姓就会觉得啊
日本呢就是什么东西都跟着美国
那就是美国的一条走狗
那么美国呢
也想当然很多人会认为
这他们会客气说
日本是美国最坚实的盟友
那么凡事呢都会美国怎么
走他就怎么走
美国怎么干他就怎么干
也都会这么想的
但是
如果你从日本保守派的角度来讲的话
他们就会觉得这就有问题了
那日本怎么能不有一个自己的独立
外交的一个
政治路线呢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安倍晋三在刚刚
呃出任第1任任其的日本的
总理大臣的职位的时候啊
就首先来中国访问
而不是去美国访问
这其实就表明了他的一种态度
尤其是做给美国看
就是你看我这个呃总理
跟日本以前你见过的这种你不一样
我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为美国马首饰
粘的我一上台
我要先搞好我敬领大国中国的关系
但是反过来我们又可以看到
他并不是真的就是完全的清华
然后要疏远美国
并不是这样
举个简单的例子啊
向他提出了好几个很重要的
国际政治上的概念
一个概念现在正在落实的一个框架
那就是四边安全对话quad
这个我们中国人最近都很熟悉了
觉得这是一个包围中国的一个包围网
但是这个东西你要注意
可不是美国提出来的
反而是安倍竞赛提出来
就他现在要拉拢一个联盟
这个联盟的潜在的对象很可能
就包括了中国
那么但是呢却是以日本为首先提出来
那么另外呢他还提出一个概念
就是自由和开放的硬泰地区
那跟qqad不一样
qqad呢
其实呃美国之前的总统是比较冷淡
是到拜登上台之后就比较积极参与
而自由和开放的硬泰地区呢
无论是之前的特朗普
还是现在的拜登的
都接纳的
认为这是一个与一带一路抗
衡的一种国际战略的一个框架和概念
那么另外呢
比如说他强力主张贯彻TPP
也就是夸太平洋伙伴协定
那我们知道特朗普时期的美国
由于要走美国优先的路线
是退出过的呃
直到现在
好像我没记错话也都还没重新加入
那么而安倍晋三呢
则是不管美国就美国你退出吧
那直接下来就轮到我当头继续推动TPP
那么除此之外啊
相应于我们中国一带一路倡议
相关的雅投航呢
他们则与亚洲开发银行合作
投入了大力资金贷款
那么更重要就是
他还提出一个
基于自由与繁荣之湖的价值观外交
具体点说
简单点说
那就是认为在亚太和印度洋地区
所有跟日本一样的县政民主国家
应该基于这样的价值观
形成一个合作呃跟互相往来的关系
那他潜在的对手
当然就是中国跟俄罗斯了
尽管这种种作为啊
这些外交概念从我们中国角度来讲
你实在不能算是清华或者友善
但是请注意啊
他也仍然不会跟俄罗斯和中国撕破脸
仍然要非常灵
巧的保持这两个近邻国家的友好关系
所以除了刚才我说的
部分对华友善的举动之外
他们呢对于一带一路啊
我们中国也是欢迎他们加入的
雅投航也是欢迎日本加入的
而日本也一直仍然保持开放的态度
仍然在磋商之中
看看是不是加入一带一路啊
雅投航等等
那么尽管现在都还是指纹楼梯响
那么尤其值得注意的是
他日本在安倍进三时期
与俄罗斯的关系啊
你知道在安倍进三执政的时候
跟他见的最多的外国元首是谁吗
那就是普京
总共会面竟然达到了27次
这是很高很夸张的数字
那其中的核心议题
当然就是北方四岛问题
但说实话
我觉得我有生之年
都不会见到这个问题得到解决
那么特别是现在啊
因为在过去以前他安倍晋三
他是跟呃
习近平同
时担任国家领导人的日本领袖啊
那他的目标就是要带动
日本的国家的正常化
恢复日本的尊严
那么很讲究面子的
而俄罗斯呢
普京呢
则是要恢复俄罗斯的光荣历史跟地位
那也是要很讲面子的
你两个国家在谈
具有领土争议的北方四岛的时候
我觉得是谁都不能让步的
那尽管如此啊
他们私人关系还是很不错
比如说他们一起泡过温泉了
到这个安倍的老家
然后安倍好像还送了一条秋天扣
给这个出名爱狗的普京了
然后呢而且还在4岛之外
提出其他的合作项目
比如说共同开发库业岛石油
那么而且就算当年啊
就俄罗斯侵入克里米亚地区之后
西方各国都悲葛
随之举办的索契冬奥会
可是这个安倍晋三
依然不顾他的西方盟友的反对
自己跑去参加了索契冬奥会的开幕式
这就是为什么他死了之后
普京发出的夜店
是各国领导人当中
最负私人情感的一份
里面甚至直接称安倍晋三呢
在这封信里面是直接让他晋三
就叫他名字
这是一个兄弟感情的一个表达
这是很特别
所以我觉得他在外交上的这些作为啊
真的是我觉得是一个高难度表演
一方面要满足他们日本想保守派
想要恢复正常国家
维持国家尊严
恢复国家地位的这样的一种路线
不能够凡事都被美国牵头走
而是有时候是反过来创造概念和框架
带领美国加入
带领印度加入
那么同时又不要跟俄罗斯
更不要跟中国
同时还有韩国搞得太过呃江太过难看
这些很不容易
那么回头再讲
正常国家这种思路里面最核心的问题
那就是宪法问题
我们一直有个讲法啊
就包括我自己
过去也都非常坚信这套讲法
就是日本在战后书写
并且奉行至今的这套日本国宪法
是一个以美国当时占领当局
主导的一套宪法
甚至这个宪法的出稿都是用英文写的
才被翻译成日文
那么你一个国家的宪法
都是人家老美给你写的
然后人家原来都用英文写
在翻译成自己国家语言
那你从这个角度来看
你这算是个正常国家了
就他们就有这种讲法
而是问题是这个讲法并不完全准确
我等一下回头会再谈
而这套宪法里面呢
呃其中最惹起争议或者最受人关注的
那就是宪法第9条
所谓的宪法第9条啊
到底牵涉到底是个什么问题呢
那就是这个宪法第9条
是有时候的和平宪法的核心所在
就是它里面是这么写的这个条文其
实很简单
就几句话
他是这么说的
发现中文就是日本国民中心
谋求基于正义与秩序的国旗和平
永远放弃以国权发动战争
无力威胁或无力行驶
作为解决国际争端的手段
为达到前项目的
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
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OK
这就是宪法第9条
那这个第9条啊
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
或者从日本的左派
更新一些我认识的朋友来看
那都是非常重要非常值得珍惜的一条
为什么呢
首先我们要讲
之所以有这个第9条
就是因为在战后之前我们知道
日本作为一个军国主义国家
发动侵略战争
对全世界带来
尤其对我们中国亚洲地区
带来莫大的伤害
而作为忏悔
你今天有这样一条宪法
宣布你放弃军队
放弃国家的交战权
那这是很彻底的一个忏悔的表现
要改过自信的表现
这是应当的呃值得赞赏的
同时从日本人自己的角度来看啊
就日本的左翼部分左翼的角度来看
这甚至是条值得日本骄傲的宪法
你一个国家你想看
我们一般说正常底下
我们定义一个国家是说
他拥有暴力使用的垄断权
暴力的垄断权
这很经典的伪模式的对于国家的定义
那么但是日本作为一个国家
今天竟连这个国家最基本的东西
他都要放弃
那这样子这特别是这个武装暴力里面
其中最核心就武装力量军事力量
他都放弃
那你可以说哇这不是国之不国了吗
但是你作为一个世界上
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国家宣布
我不要军队
我放弃交战权
那这是一个非常彻底的一个和平态度
那么日本的左翼甚至会认为
他们应该会有这样的一个宪法
感到骄傲
这举世皆无的只有日本才有的
而且日本应该带动这个东西
把人类带向新时代
就是我们大家一起放弃军队
曾经他们有些帮人很乌托邦
觉得我们要呼吁全世界的时候
我们日本战我们都放弃军队
我们以后永远不打仗
我们外向永久和平
所以很乌托邦但是很感人对不对
这种想法我就是很了不起的老师说
那么可是你从向安倍进3
日本的自民党
跟日本的保守派
这种想要修宪的人的角度来讲
这个宪法的问题就太大了
就第一你一个国家
世界上有哪个国家会说
我连军队都不要
我连交战权都不要
这还算是个正常国家吗
我这个国家
这个宪法已经是你老美给我写
你还给我写这玩意
哈哈那我这个国家能叫正常吗
所以你更明白他们要修建
他们是从所谓正常化国家
指的核心就是这一点
可是关于这一点啊
我觉得有个很
大的一个历史上的不正确啊
包括我自己过去也曾经相信过
就是整
套和平宪法都是美国人写给日本的
但是后来很多历史学家研究发现
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
虽然整套宪法的主导权啊
权利是在当年的美国占领当局
在迈克拉瑟元帅那里
但是实际在书写起早的过程当中
他是非常参照跟尊
重日本方面的意见
也就说这个宪法
很多的思路
很多的草稿
其实是日本方面主动
提出给美军占领当局通过的
包括最有争议的这个
刚才我说这个第9条
这个第9条不是美国强加给日本的
而是当初是日本方面主动
提出给美国当局
甚至有历史研究发现
当时麦克阿瑟他们看到
这一条都觉得吓一跳

你大哥你们这帮也搞的太太绝了吧
就虽然你现在现在是败仗了
被我占领被我控制
你也没必要就是
哪没听过世界上哪个国家的宪法
说明我们国家不要军队
放弃交债权
这也搞得够狠了吧
这这也太彻底了
那么到底在我们这块球不可思议啊
为什么日本人会主动提出这一点的
其实是这样的
日本打筹幕府末年了
就有一种和平主义的思路
那么到明治维新之后
甚至到战争期间
都还不断的有这种和平主义思潮啊
其实是在日本
近现代一直存在的一股思想上的暗
流那么今天的继承者
就是我们刚才说的
日本的浊情的政治力量
而这股暗流呢
在日本从

立天皇为核心的这样一个天皇治国家
啊一个皇权国家
慢慢变成军国主义的路线里面
在体制上是完全没有立足之地的
于是就被排挤出去了
那么当他们被排挤出去之后
就成为一端
包括安倍晋三他爷爷安倍宽
就是这种一端
那么但是在战争结束的内刹那
由于日本自己在战争之中都蒙
受了重大的创伤跟损害
所以在那一刹那
他们忽然之间就记
起了一个自己曾经有过的梦
那所以这套东西就回来了
而且当
时提出这种思路的那些日本相关人员
约甚至包含一些战犯
就他们自己是战犯
他们自己在那啥都觉得
我们真的以后不能再打仗了
所以就干脆提出了这一条
那么但是今天日本的保守
派对历史的看法
却是认为
这一条其实完完全全就美国人强
加给他们的一个自顾
那么甚至影响到我们国外
很多人也都是这么看
除此之外
我们要继续来看看
日本保守派对这条宪法的别的想法
其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
日本自卫队有问题
我们如果从这个宪法条
文字面上来看来讲的话
那我们怎么解释
当前的日本自卫队的存在呢
就假如说
你真的放弃你的军队武装力量
和海陆空的
武装力量
那你这个自卫队算是怎么回事呢
是这样的
日本本来的确是连自卫队都没有的
那是要一直等到朝鲜战争爆发
我们知道朝鲜战争
是一个对整个亚洲和世界局是改变
非常大的一场战争
那么如果不是朝鲜战争的话呢
可能
日本的历史走向跟今天会完
全不一样的
包括在历史问题上面
在中日问题上面不可能完全不一样
这以前我都说过现在不赘述
但是就专从这条宪法本身来讲好了
自卫对问题来讲好了
由于朝鲜战争的爆发
那么使得美国跟日本都意识到
他会不会接下来就遭受到朝鲜的
或者朝支持朝鲜
的力量攻击呢
那么很害怕这一点
所以就觉得日本啊
就算有这条宪法
但也不能够因此放弃自卫的权利
对不对
所以呢他们就要解释这个宪法的含义
就说明他虽然说
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他战争力量
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但并不是任何时候你国家都不能交战
别说人家军队直接入侵你了
打到你这你能不能自我防卫呢
我们总不能说
你连自我防卫的权利都没有吧
所以就认为
他其实否决的并不是一切战争行为
否决的是非自我防卫的战争行为
OK 这么来解释
因此你就可以成立自卫队了
可是问题是
你从日本保守派的角度来讲
那这个自卫队的首先呢
就有个法律问题
因为日本宪法里面是说
你不能够保有这样的战争力量
军事力量
但你现在解释说因为我要自卫
所以我有自卫队
那这个自
卫队在法律上是个什么地位呢
他就不叫
不能叫这个军队
他不能够叫做军队的话
我一个国家我连军队都不能叫军队
或者不能说自己的军队
那算正常国家吗
他们觉得不算
那除此这种尊严问题之外
还有现实问题
现实出问题是什么呢
就假设有一天很不幸的真的发生战争
日本要自卫了
他的自卫队员跟人打仗
万一被人俘虏的话
那该怎么办呢
我们知道我们现在按照国际法
按照日内瓦条约
我们处理交战双方的军人
是有一定的程序的
如果你被我俘虏了
那么我们是不能够虐待你
我是不能杀你的
我要给你一定的呵护
国际法规则的对待啊
因为你是个战夫是不是
不是由于日本诸位他不是军队
他又不是军人
在法律上都不是
那么所以他要是真打起仗来
他为人俘虏
那是那还叫不叫战夫呢
我能不能说由于你不是战夫
我就任责任改呢
任改任宰任割呢
这这这又是个问题
说的话说
这这这种宪法怎么能够不修呢
那这就是日本思维的思路
那么但是从我们中国人或者朝鲜半岛
群众的角度来讲
我们为什么这么反对这一条呢
这其中就牵涉到你的历史问题吗
对不对
这个我们都很了解不需要多说
但我简单讲假设
你别说德国也有这样的一条线
法化德国如果说我今天要修线
我要有回自己的国防军有自己的军队
我想我们大家都会赞成的
但是日本为什么不行呢
那就是日本就算你道歉再多次
但是始终包含一些问题
举个简单的人就进国损色
晋国神社
他们总说他们
日本是有套自己的传统文化
认为所有为国牺牲的王林得到尊奉
哪怕我们认为是战犯的人
他都觉得应该尊奉
进军他日本传统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
可是我们要了解
晋国神社的历史其实很短
他本
身就是一个日本天皇至国家的一个产
物而日本过去的历史问题
所谓军国主义问题
其实就是这个
天皇治国家问题的一个构成
那所以从这个角度来呀
晋国神社你这种体制存在本身有问题
然后你首先还要去参拜
那那这怎么能够成呢
那所以从这种角度来讲
为什么我们对他的宪法地球都要修改
有意见啊
这是很正常的
可是回头啊再说回来啊讲修线啊
我们现在接下最关心的就是
日本到底会不会真的修线呢
我们知道安倍金山死后啊
我不知道对于他的同
情票的作用有多大啊
那么应该我自己觉得可能不会很大啊
日本选民在选举的时候
虽然他同情安倍晋三之4是一回事
但他投票
社会基于一些非常现实的
理性的计算和考虑
那么我们就从但是无论如何
这个结果我们家都知道
就他的参议院的选举里面
以知名党为首的执政联盟呢
取得了多数席位
已经超越了修县所需的2/3的门
下一步呢就是全民工投啊
如果取得简单多数支持的话
日本这个修线就能够成功了
可是真有这么容易吗
我不觉得这是一个短
期内就眼前会发生的事情
理由是这样的
我记录一道
我们国内的媒体就报道岸田文雄
日本现代的首相
知名党党会
在他们这个参与选举之后
他就在选举之后的这个讲话里面
他就说他要尽快修推动尽快修现
其实我们要放在整段话的背景来看
首先我们注意
他的一整段讲话啊
他前面是先讲了经济问题
劳工问题
疫情问题
最后他才提修线的
修线不是以一开始拿出来提的东西
而且请注意他的词语啊
他是说尽快推动修线工序
而没有给时间表
这种话很白讲有
时候你可以说是说完当没说的可以
因为他只是尽快没说什么时候
你没时间表就没有个执行表
那为什么我会认为
他不把尽快
修现当成一个很重要的事呢
是这样的
这种选举后的演讲啊
你要讲话的对象就是投
首先是投票给你的那些选民
投票给你这个阵营的那些
呃那些选民
那所以你的讲话的次序
和执行里面签售的一些政策
的执行的具体的度与时间表等等

是依照你认为你的选民最关心的事项
而排列的
他就认为
他的选民最关心的是经济问题
劳工问题
然后到了横后面才是修线问题
这就是为什么修线摆在最后
第二为什么修线没有给时间表
因为
他不认为这是他的选民最关心的问题
那现实是不是这样子呢
我看到一个日本这次
参议院选举的出口名调啊
他有30.2%的选名
他们认为他们投票
主要是基于经济和劳工问题的考虑
第二真正认为自己是以修建为目的
来投票的人
其实只有4.7%
而自民党自己的选民里面
只有3.2%是认为他投票是为了修现问题
所以由此可见这一次参议院选举里面
投票的选民
并不认为修线是个最关键
最核心的问题
现在他们首先最关心的
是困扰日本的经济问题
是日本的财政问题
是日本的疫情问题
是其他问题
而不是修县
修县没有那么重要
再来我们就说
日本的现在这个4党执政联盟啊
他们取得多数席位
我们中文媒体一般就喜欢的
是修县嗨
可是我们不要忘了
这个修线派里面是有分歧的
这个修线派并不是全部讲的那个修线
就是去修改
我刚才说的那个和平宪法第9条
他们其实里面还包含要修改
其他几条宪法条款
那些条款牵涉到什么呢
紧急状态条款
牵涉到了贫困学生的支持
牵涉到了选举制度的改革
而在这里面
最成为4派共使的是紧急状态条款
为什么呢
我们看日本的新冠疫情发展过程
我节目里面讲过好几次
日本中央政府的权利是非常少的
面对这样的公共危机的时候
他能做的是宣告我们日本进入紧急
事态然后呼吁大家几点钟别出门
要戴口罩
那我我不是讲过好多次
好多次他没有这种权利
他中央政府就规定全国该怎么做
那这是日本战后宪法一个特色
他中央权
中央政府权力非常弱
那么现在他们想要修建
其中一点就是跟这个状态有关
也就是说要赋予中央政府在紧急状态
里面有更大权力
那么但是我们要注意
这4派联盟里面
对于这一点是有分歧的
因为其中有一派是认为
这种紧急状态的条款的决定权
不应该在行政部门
而应该在国会
而自民党是认为应该在政府部门的
这已经有分歧了啊
好再来说到我们中国人
韩国人最关心的第9条
刚才能和平宪法条款问题
这个所谓的修线派
也就这个执政联盟里面起码有一派
就是不赞成修改和平宪法第9条
这是一个党叫什么
党呢
就公民党这个名是明白人的那个明白
这个公民党为什么不赞成
这个修改和平宪法第9条呢
理由很简单
公民党当初是由日本佛教组织
创驾学会创办的
这个创驾学会他的其中最有名的
他曾经担任会长
现在是名誉会长
吃田大作我们很多中文也都很熟悉
创驾学会作为一个佛教的一个派系
有这样一个政党呃相关的组织公民党
而这个公民党作为佛教者
他怎么可能去放弃和平宪法第9条呢
是他们是主张修线
是修的是其他的条款
但是不能动这个第9条好
所以岸田文雄接下来的问题就
如果他真的要是用一改dipsef第9条
他就搞定你们4派联盟自己的
内部的分歧
而你有没有这样的政治能量呢
我是有点怀疑的
因为岸田文雄
跟安倍晋三
是属于自民党内不同的派伐
而安倍晋三死了之后
安倍原有的派系
可能短期内会出现混乱
因为有几个势力会出来争雄
看谁来继承这个位置
而岸田文雄能不能够一统江山
向安倍晋三亚
成为整个保守的执政联盟的
一个实至名归的领袖呢
现在我觉得还不容易呃
然后你现在有3年的执政稳定期
因为这3年如果没有提前选举情况下
你不会面定另一次选举
在这三年内
在这个情况下修宪
尤其是第9条宪法到底有多重要呢
我觉得这是一个问题啊
那么接下来
更不要说和平宪法这个东西啊
在日本社会长期是个禁忌
就长年以来呢都是一个很重大的一个
就你如果真的要提到修这个宪法是
我觉得到时候日本是会进入
另一个争论
因为日本人啊
已经太习惯这种和平状态
我们今天中国人呢
韩国都会担心
日本会不会重回军国主力道路
但说实话你如果说真的熟悉日本
你就会发现其实并不容易
因为日本人今天就
普遍会认为为国家而死
这种想法很愚蠢
就很多的到调查访问都都指出这一点
那你从一个角度就可以看到
日本自卫队啊
日本自卫队是很厉害的一个军队
实际上但是问题是
日本自卫队这里面面对
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就是缺人
就这个圈人一方面是人口老化
第二方面是什么呢
就是他年轻人真的不愿从军
就他真的不愿意去去干这事
而且这没什么
不爱当兵
那你说怎么搞呢
日本这个所以
这是个问题
但是我们不能够不谨慎
小心的关注日本的局势
这是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啊
最近几年的国际局势的变动
使得我们周边地区特别是日本
在军事上面
都开始走向一条旷冲的道路
那么首先我们要注意到
就安倍晋三在他的任内啊
虽然没有修成这个宪法第9条
但是透过内阁对宪法的解释
他们把这个自卫
权扩大到了集体自卫权
这方面讨论你大概也见过很多了
第二就是
他们在增加
自卫队相关的军费开销的预算
日本长年以来虽然没有法律规定
但是默契是这样的
他们的国防开支不能够
超过国家GDP的1%10%的上限
但是现在
他们在军费开支上越来增加的越多
又由于这个开支预算
其实没有铭文的法律限制
所以我们预期接下来很有可能
日本在五年内
会把他的国民党国防预算
从GDP占比的1%升到2%
这就是自民党主张的
那么而且这一点呢
还是得到民间支持的
朝日新闻呢我记得5月份作为民调
有64%的日本
受访者是支持提升防卫能力
那这是为什么呢
这坦白讲就是跟俄乌战争有关啊
我们知道俄乌战争
对全球影响都相当大
尤其在亚太地区
是带来了新一轮的军备竞赛
因为俄乌战争对于日本
对于韩国对于东南亚国家来讲
那个教训就是
这个世界上真有可能会发生这种意外
就一个国家忽然间对另一个地区
对另一个国家动手
来解决啊国际外交跟政治问题啊
说白了他们担心的又是中国
哈哈啊
那当然日韩还会担心的是朝鲜
那所以呢你看岸田文雄啊
他甚至说现在日本说话很直接
说今天的乌克兰可能就是明天的东亚
那么所以他们都有这样的担心
所以就开始大举才啊
接接下来这个军备竞赛
我们看越南跟印尼都是非常明显的
那是另一个复杂的东南亚方面的
南海国周边国家的问题
以后有机会再聊
但我们收回日本吧
那么日本呢
就经过了
本来日本的保守派按倍进3
就希望提升国防预算
是要撑得起他们正常国家的一个军队
他们认为该有的
那么同时呢
就是面对这个崛起中的中国
面对不断试射导弹的朝鲜
他们都认为
这个日本的军事力量一定要提升
而日本的军事实力其实已经很厉害了
根据全球火力2022年的全球军力排名
日本其实是排到第五了
你看看这个自卫队啊
我们中国是排第三
但是我自己觉得已经不准确了
我经过俄乌战的时候
我觉得中国其实是排第二才对
日本自卫队里面的
最强的当然就是海上自卫队啊
接下来就空中自卫队空军自卫队
我们看看日本的这个呃近年的装备
武装上面装备的进展相当快
我们中国很多军民说
我们中国海军下舰艇
像下饺子一样
其实日本现在也不差的
这个日本比如说最新的驱逐舰啊
最上级他是每年下两艘
今年一口气先下4艘
他也是很快的
而且这个这个船的性价比还蛮高的
比如说远程攻击力不行
但作为近海防御
是个未来的他们的主力
然后我们更值得注意的是
他有两艘初云级直升机护卫舰
说是直升机护卫舰
但现在正在进行改造
于是就可以配上各自配上12架
可以垂直起降F35B
他的潜艇部队
虽然不像中国拥有核潜艇
可是他在常规潜艇方面是做到极致了
尤其最新的锂电池的潜艇啊
静音效果是很好
那他的空中自卫队
他总共订购了147架F35
那个部署的数目
将来可能会跟我们中国G20啊是差不多
我们中国G20根据去年媒体的报道啊
好像兰花早报说是已经有150架
然后他还接下来正在跟英
国研发第六代机
我们知道日本的军工实力啊
是个被隐藏的实力
因为他的军工企业
其实很多时候主要挣钱
主要做的是民营的工业
民事的就民工的东西
但是他这个工业一旦放开手脚
反过来他那个军工力量是非常强大的
日本的材料科技之厉害那就更不用说
所以我们千万不要小看日本的这种
潜在的军事力量
他现在以1%的国防预算
都已经做到这样
那个这他的海上志卫队
我觉得就我说这句话
希望你听着别生气
我觉得其实并不次于我们中国海军
尤其值得注意的就是我们中国海军
不输起来啊
当然
我希望这样这下下脚下的更多更快乐
再再说那是目前为止
坦白讲我们从北到南
我们是有点分散的
那么日本不一样啊
那么而日本今天都到这个程度
如果他真放开手脚
他国防预算提升了2%
那是接近北约标准的话
那这整个局面就非常不一样了
就我觉得
接下来能够一举在空海实力上面
是能够达到超越英国的地步
是完全有可能的
尽管日本的军事实力相当不错
而且目前可能还会在扩春
那么就算他没有修建成功
那这个力量也还是很值得大家关注啊
呃可是为什么我仍然认为啊
就是他不太容易
变成一个我们今天很担心的军
国主义国家
那这首先要看我们怎么定义军国主义
现在政治学上面
对于军国主义这个概念
并没有一个很完整的
很通行的一个定义啊
那么一般而言我们会说
啊包应该要包含几个要素
第一个要素就是
你是以一个一个国家
如果以非常强大的军力
推动和扩张本国利益
就我们正常现在文明国家
我们觉得我们
面对国家利益问题的时候
我们是尽量通过外交手段来解决的啊
但是如果一个国家
他是优先采取以军事力量
来解决他国家利益纷争的时候
这已经算是定义中了其中的元素
第二这他的军队地位非常特殊
在他国家在他社会里面
是取处于一个优先的
先属于先军状态像朝鲜一些
然后先军政策
一切以军事优先
那这样的一个地位
第三我觉得最核心
就他的军队要对他的政府和政策
拥有最高无上的影响力
那这就是我们在
二战时候看到日本的情况
但是我们知道以今天日本的现况来看
你说他的军队是不是真的能够
对他的政府和政策
形成至高无上的影响力
我们都会觉得那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从日本现况来看的话
嗯恰恰
是因为他的自卫队的法定地位未定
那么他的国防政策国家安全问题上面
其实日本常年也没有一个
很协调的一个机制
是在安倍进3时期
才形成一个日本的国安会的
类似国安会的一个国安局的体制
使得他的国安问题
有一个更中央的一个处理
那么否则过去连这个东西都没有
但是呢我刚才也提过
我们要关心的是接下来呃
日本的修线问题还
有更大的显示
整个亚太地区的战略平衡问题
因为我刚才讲过俄乌冲突之后
中国崛起
我们中国这几年在军事上的
实力上成长非常惊人
所以也都刺激到我们周边
国家的扩军了
那越南就不用讲了
今天东南亚我觉得最强大的军事实力
新加坡不管啊
新加坡里边还是一个岛国
新加坡海空实力是很强的
就这个我们我们有机会以后再讲
我们就看越南
越南呢当然是跟俄罗斯关系很好
有大量俄治武器
那越南是最最容易跟他产生冲突的
我不用说
那当然就是有南海
争议问题的我们中国
而越南呢很有趣啊
在4月份还
宣布跟跟俄罗斯宣布要联合军演
哈哈而且他大量采购的是俄治武器
另外就是印尼
印尼早就宣布
未来20年要动用1,250亿美军
来购买海空装备
那么而艾田文雄的日本首相
在4月受访问
印尼呢也形成一些共事
就双方一致认为
不允许以武力和威赫单方面改变现状
那么同时日本提供贷款
提升啊印尼港口的建设
为他们增强海上保安能力
哇这个比较麻烦啊听起来那么再来呢
就我最关心的其实是韩国
嗯这一回啊
我们中国人在讲
我们中国网民自己怎么看啊
按倍进3所都忽略到韩国的情况
其实我想告诉你啊
韩国呃在按倍进3死了之后啊
也一样有网民是很开心的
树木可能不如我们中国这么多
那第二呢
就是他其实也有商家
真的在门口张贴出来就是欢庆哎
魏晋3是死的说我们
别说光我们中国这样
其实韩国也是
这是韩国对于日本的那个仇恨啊
我觉得是应该远胜于中国的
呃在过去30年来每个星期三吧好像是
呃日本驻韩大使馆门前
都会有一批人聚集在那
无论是酷暑还是冬雪的情况都会聚集
抗议谈的就是慰安妇问题
我们知道
慰安妇问题跟强制劳宫问题
一直都是日韩之间的心结
那长年以来都是如此
但这两个国家呢很特别
两个国家
都是美国的区域性的重要盟友
两个国家都有美国的驻军
两个国家共同的首先
对他们形成战争战事军事威胁的
那就是朝鲜
所以两个国家在战略利益上来讲
本来是应该有更友好的同盟关系的
可是却因为历史问题
产生了刚才我们说这种情况
那么所以他们的关系一直是反反复复
安倍晋三呢原来是跟啊朴锦惠总统啊
对于魏安妇问题达成协议
但是这个东西在文在尹总统时期呢
又被动摇了
我们知道文在尹呢
是一个亲佐的韩国的总统
那么他是在外交上是更元美日而更侵
华的啊
这个说起来也蛮有趣
我们好像一般中国人没有太注意
哎原来文寨也是清华哈哈哈
这个我们好像很多人忘了
因为过去几年我们很民间情绪
总是觉得韩国很坏要献韩要怎么样
那么但其实我们忽略了
就文在演这前上一任总统
其实跟中国关系是不错的
你比如说
使得当年中国跟韩国翻脸的就是朴锦
惠总统世界萨德导弹系统
那么在2017年的时候
王毅跟当时的南韩外长康清河呢
在北京会谈
那么这个会谈提到了就是三部
所谓三部就是不追加萨德系统
不加入美国反导体系
不发展美汉日三方军事同盟
当时韩国很多人都预期哎
这个限函令能放开了吗
这个限函令我们再说一遍
其实我们官方从来没说过我们有限函
令这个限函令是一个
不知道怎么回事
就反正实质上就是真的有限函
就虽然没有限函令
那么呃但是在2021年是
记不记得去年有个电影叫欧文姬
就在上映院线上演
然后也是韩剧又重新上架
那么有限度的解除了
但是我们一般人
还是觉得我们关系不是那么好
但其实这是个错觉
其实韩国在过去几年对华是很友善
甚至友善到
就还是拿新冠肺炎来讲好了
你知道在呃2020年的时候啊
2月头的时候
我记得
是青瓦台的网站是能够允许啊
韩国民众提出各种的意见的
就是韩国总统府那边
然后就提有人在那边发起一个请愿
这个请愿就是要谈合
这个当时的总统文在意
就认为他处置新冠肺炎的错
是非常错误
那个情愿啊
在短短几天之内就超过125万人连输
是韩国当时
历史上连输人数最多的一个
网络情愿啊
那个情愿说明里面是这么讲的
说从这次肺炎的对应措施看来
与其说文在也是南韩总统
不如说他更像一个中国总统
他们说韩国呢
当时口罩严重缺货
市场价格飙升
了10倍以上
可是文在隐
居然还送给中国300万个口罩
不理我们自己韩国人
而当时全世界有62个国家或地区禁止
中国游客入境
曾有中国旅游史的外籍人士也在其中
可是文在尹政府
却迟迟不愿禁止中国人入境
韩国也没有拿出任何具体有效对策
所以他们很多韩国就很讨厌文在说
你清华清的太离谱了
是这样子的
那么是这样
那所以文在引时期呢
同样的也跟日本方面有很多的诊断
我觉得当时是我们中国积极的去
拉拢韩国的一个好的时机
可惜啊好像中间总是出一些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会反正这个过程不顺利
所以直到现在你看我这么讲
你当然会觉得很惊讶
原来喂韩国跟我们弄好了吗
曾经好
现在轮到这个韩国的新总统上台了
我们知道因为尹徐月
那尹徐月又不一样了
尹徐月是被认为是个比较亲
日的一个总统
那我们看看这一次同样存在历史问题
就我们中国
呃朝鲜日本3国之间
我们中国跟
韩国本来还有朝鲜都是一样对日本啊
有这种历史问题的
那么但是韩国呢
是他的总统尹熙月
亲自去日本驻韩大使馆
的香堂去吊业使者
然后呢里面呢他甚至在说的话也很好
比如说他走的时候呢
就握着日本驻韩大使的手就哀悼
就说听到这个消息我大受冲击啊啊
然后就说到
他离世
不应该成为我们改善关系的绊脚石
希望我们以后呢
有关系的新起点等等等等
而呃面对这种就刚讲国际的
这种就你你对方前援手被刺杀
这是一个很基本的一个外交上
你要有一个体面表态机会
像他的前中的文战引
前民主党代表李洛渊也都分别说
非常惋惜和悲痛
甚至说
知道了这个冲击消息后彻夜难眠啊
那么还这么讲
而我看到韩国的几个媒体我很关注
像中央日报朝鲜日报的社论呢
也都指出这个呃
韩国应该好好的继续跟日本发展关系
来应对朝鲜的问题
以及周边的一些的军事问题等等等等
可是他们当然也要关注
你如果修线碰到第9条
那那就不好说了
所以这接下来韩国跟日本会怎么样
我觉得也是一个值得关注的一个点
今天拉拉渣渣讲了这么一大堆
也都不知道说的东西是否准确
是否够全面
那么有机会
等我将来正常一点时候再跟你聊
怎么样我知道这几天呢酷暑难当
去了整个世界都像被火点燃了一样
我们中国好多地方的气温
据说都突破了历史指标
那真的是太吓人了
我知道大家一定很难受
所以我想送你听一首啊
清凉一点的音乐
这首音乐呢就是非常有名
而熟人想大家有COCO发的
coco fodo是巴西音乐啊
谋生nova中的代表作之一啊
这是一种巴西独有的慢版的
轻快的慢版的舞曲的类型
在爵士乐里面
也已经形成一个很重要的一种典范
cocovado的作者当然就是ozamova之父啊
and tony后病那么1960年写了这首歌
这首cocovado他的意思啊其实就是里约热
内卢呢是个很有名的基督校吗
叫做旧式基督校
在一座山上对不对
那座山就叫苦苦发抖
他唱的是那唱颂那座山
而这是我给你听的这个版本呢
是当年
美国那个著名的萨克斯风爵士乐手
thanks 加上巴西的弹奏
或者nova非常有名的吉他手
加上他的当时的夫人esogobato
那么一起来演出的
那么esogobato的那个声音啊
是非常独特
当年唱出来是轰动世界
就大家觉得哇
原来爵士里面的女生还可以这样子唱
那么的柔美潇洒
然后i told you
他也加入进去
他也唱你可以听到他的那个歌声
也是那种低缓
就没想到
巴西这样一个热带的
以森巴文明的国家
居然还有这种音乐
来让我们在圣树之中感到清凉
不容易很好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