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看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我们前两集节目啊
那可真是干货满满对不对
而且干到我发现有些朋友说没听懂
要听两回
你知道我们上星期三那集节目呢
就介绍了近2
三十年里人来影响非常大
但争议也很大的法国学者
布鲁诺拉图尔关于盖雅甲说的阐述
然后接下来星期五呢
又有我和张欣刚老师和施展老师
一起讨论一些关于现代化
和现代性的问题
那么结果有些朋友就说哇
听了这两集觉得好像
嗯有点那个
有点什么呢
就觉得最有趣的是
你知道我们在前一个礼拜五
就讲过盖牙理论跟
气候问题
结果上礼拜三又接着谈之后呢
那那天呢
我在看理想那些编辑朋友们就问说哎
这个星期三两位都要讲什么呢
然后我的编辑杨大爷就说嗯
又是票房毒药
气候问题
真让我想起啊
在那两季节目我都忘了向你介绍
看理想APP上有一个免费节目
叫气候告急
关于气候危机的20次讨论
那这个节目来的我觉得是恰到好处
因为就在今天
我们全部中国人应该都已经感受到了
传说中的气候变迁
他的危机已经降临在我们头上
那么这个节目呢
用几20场不同的角度切入谈这个问题
可以说是非常好
但我不晓得他是不是
现在看理想的票房毒药
我希望不是啊
反正杨大爷就认为我们讲气候问题
那是票房毒药
我记得以前我还在看理想做事的时候
我就常常想做一些类似的节目
策划一个关于环境问题的节目
当时大家都说哎呀这真是票房毒药
那为什么他会是票房毒药呢
那这真是个有趣的事对不对
然后哎言归正传
我前
两3集节目讲了这么干的内容之后
通常你都知道我的习惯了
如果你常听我这个节目的话
就接下来那个
那一集节目我肯定要放水
就是今天了
是我今天呢
就只好在这里呢休息一下
希望你原谅我
但我想回应一些
之前几集节目朋友们留的一些的评论
给我一些留言我觉得很有意思
我想回应一下
比如说这位朋友叫斯斯文文小逗逼
你说生完宝宝3个多月了
当了妈妈
才更能够感受到
一个生命的诞生有多么神奇
人类应该敬畏自然
当然也3个多月没有睡过整觉了
现在最期待的就是周三和周五晚上
等宝宝熟睡之后
来听听这里的声音
依旧很催眠
感谢道长分享
让我在这个不熟悉的妈妈的身份里
能够对周围的世界多点了解
多点不同的思考
斯斯文文小逗比首先我要恭喜你
恭喜你现在成了妈妈了
有了一个可爱的3个月大的小宝宝
哎呀
可惜我们这里没有照片分享的功能
不然我好想见见他
我特别喜欢小朋友
小宝宝你大概也很熟悉珍惜我了
对嗯
那很感谢我们这个节目了能够陪伴你
让你有安稳的睡好觉
哈哈哈这是个很很不容易做的功能
以一个博客节目来讲你也知
如果你听别的伯克节目就知道
咱这个节目主要都是用来安眠的
只要这个节目受欢迎
那就说明了
今天中国人有这个睡眠问题
哈哈哈
嗯对
大家提到这个自然的问题啊
您是很能够从您个人的经历
去感受到
人类和自然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怎么样

这是否表示我们现在都开始逐渐这样
看最最近的情况吧就这几天吧
呃我们都晓得像鄱阳湖
洞庭湖都已经干的不像话
我们很难想象中国最大的两座淡水湖
现在成为这个情况
你看波阳湖中间那个小岛落星墩
他的底部已经到了完全露出的地步
那么另外呢
我知道现在我们
中国有很多地方的人们
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一种痛苦
那就是干旱和炎热的痛苦
又因为干旱
这个时候这么热了
我们本来就想的啊
那是不是该开空调至少开风扇
偏偏还要遇上线电
那么在线店的情况下
如果还要工作还要上班
那该怎么办呢
很不幸的
我们偶尔都会在我们
平常正能量满满的新闻消息里面
能够在一些边角看到有些不幸的人
因为他们工作的情况
生活的境况嗯
居然热死在啊自己的地方
或许是一个车上
我在这里要先哀悼
请你跟我一起哀悼我们这些
不幸的同胞
嗯对啊
你说怎么办呢
你看嘉陵江啊
我很难想象重庆的嘉陵江竟然有部分
河底的部分
江底的部分能够露出来变成了河滩
有一部分断流
尽管按照最新的官方消息
其实并不像大家所讲的完全断行
其实还是有些水
深一点的航道是允许通航的
但是问题是这么大规模的干旱
也真是
我想我们这几代人从来没经历过
从来没见过的
这充分讲明啊
我们现在一直在谈的气候变迁
很多学者都认为
今年的情况说明
他已经以现实可感的方法来到了
再也不是我们之前所说的
好像那是将来会发生的事
不他已经来了
那么说到这
有1位朋友清风徐来
VA一我是不是以前也
回应过您的留言呢
好像是老朋友了您说真的很有感触
网络上甚至周围的人
实际上都不怎么关心气候和环境问题
都觉得得过且过就好
麻木的以为自然界的事
跟自己以及未来的子孙没有关系
实际上还是自欺欺人
作茧自缚
当然保护环境
改善气候问题
并不让大家事事一刀切行动
例如牛这种生物
包括奶牛
在大规模人工养殖后
造成的二氧化碳排放是很惊人的
说我们要着手进行一些调整
但这个调整并不是让大家不吃牛肉
不喝牛奶
这并不符合人类更好生活的需要
是不理智的
我们要做的是减少对肉牛的需求
毕竟
少吃牛肉也不会使人大量的缺乏滋养
营养然后关于牛奶
牛奶关乎我们当代人和下一代人
以及未来子孙的成长和健康
减少对牛奶的需求实质上是不明智的
奶牛的人为盲目增长
以及牛奶的大量滞销
则是非常不必要的污染和浪
费对此我们可以研究寻求规律
以求来供给
最大程度实现发展与保护的可
持续目标
您说的很好
谢谢您嗯
但是我看到您的留言下面
有位朋友叫孙天悦
他说但是现在是不是做什么都晚了
而且这种需要国际层面的合作才有用
很有意思哎
呃我觉得
孙天悦您的这个留言
是一个很典
型的我们现在在讨论期货问题的时候
常见的一种留言
那就是说哎呀
我们是不是已经来不及做什么了
而且这个事不光是中国
自己能够做什么
还需要国际层面好
那现在的确是的
您说的对
就至少后半段
现在气候问题是一个跨国界的问题
是全地球的问题
那么但是指出这个事实之后然后呢
然后的选择就有意思了
我们通常会有的其中一种态度是
那可见
我们国家做了什么也没那么重要了
因为有的国家可能不会做什么
那该怎么办呢
越是要国际层面合作的东西
就越难达成
在缩小围观一点看
其实我们个人也是这样
我每次看到这种关于气候问题的讨论
很多人都说对
如果我自己很努力的想要做一些
啊关于环境保护的东西或什么啊
我我我自己努力了
但是问题是人家会怎么办呢
我怎么管得了人家呢
我还能拿人家如何呢对不对
这没办法啊
我最近甚至还见过一个留言是说啊
现在这个气候变化
反正最后的人类灭绝我也看不到了
那是以后的事了
我也看不到跟我就没关系了哈哈
也有这种的
所以你从这些讨论你就能了解到
为什么气候危机
被我们发现已经接近30多年了
但是到现在啊
虽然有所寸进
但是好像还没有到达一个采取
呃关键行动的时特呢
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关于气候危机
我们正好可以碰上一些最经典的
教科书级别的道德困境的问题
比如说工地悲剧啊
这个我们读过一点经济学都很熟悉
那就是由于气候问题
有点像块工地一样
那么啊这个东西
不是任我们所有人都好像有所有权
又好像没有所有权那
而且我做了什么事
我也
好像没有办法在里面得到特别的利益
特别的利益处
我努力发展我自己的经济
继续过我原来的生活
那种非常浪费非常污染的生活
但是嗯
这个代价是大家一起承受的吗
对不对那那我又有什么动力要去
要去做点什么呢
然后而且我们还会反过来想
就算我努力的
我知道我们这里我也看到些朋友
努力的想过上一种非常环保
非常绿色的生活
但是人家不是这么过
那该怎么办呢
然后
我们还会碰到道德责任的待济问题
就像我刚才讲的那位朋友的话
我们今天这么样的挥霍享受呃
我们这样子过着我们习惯的
让我们舒适的生活
但是代价
是以后那些我看不到的人来承担的
如果你有孩子
像前面斯斯文小逗比
你绝对不会这么想
因为你知道你的小孩长大之后
可能就要面对一个
我们人类几百年来没见过的一个恶
劣的情况
干旱淡水缺乏粮食匮乏
以及引
致的他们所引致的所有的资源的争

甚至不幸的战争
那么这该怎么办呢
那呃
当然
你也晓得我们国内现在有些人的想法
就我们已经是最后一代了
哈哈哈以后的事我就不管了
嗯嗯
所以这又牵涉到我们能够
有多大的同理心
同情心以及
一个对那些我不认识的人
所负道德责任的问题
嗯这种道德责任是跨越时空的
比如说我们夸待记得
就假如我们今天做了一些事情
他是让我们后代子孙承担的话
那我啊
是不是有责任要做对一些事情
使得我的后代子孙不要受损不要受害
能够过上还可以的生活呢
还是说我那时候是以后的人的事了
我可以完全不用管呢
这很考验我们的啊
某种意义上的道德水平啊
我自己认为一个好国家
好社会是应该培养我们公民这种广
泛的这种道德责任感
对于我们看不见的那些人
包括跨跨越时空的远距离的
或者以后几代的人
我们有没有这种历史责任感
跟空间上的一个跨越的责任感
那见
基于某种的同情心和同理心的培养
这应该
是我们国家要着力培养的一种品质
我自己认为
那么但是还是很困难
我知道就算你有这种感觉
但让你基于这种感觉
基于这种责任感来断然的
改变自己的生活是很困难的
那么
而且这里面还有很多责任分配的问题
也是我们都熟悉的啊
你比如说像我们知道一些全世
界有很多国家是岛国
特别是在太平洋和印度洋上
那么由于近几年的海平面上升
飓风各种风暴的级别和次数的增加
指的这些国家已经面对了沉默
灭绝的危机
他们那边的人常常会觉得
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他们明明是世界上
相对而言低度发展的国家
没有参与到
对地球造成
如此大影响的大规模的排放
也没有从这里面得到什么好处
但是责任却是让他们来承担的
呃反观一些地方的人
比如说我们现场批评的
在美国或者一些发达国家里面
一些生活过得很好的人
仍然否认气候变迁
或者至少否认气候变迁与人
之间的关联
然后觉得这些事情离他们很遥远
他们继续
呃住在他们的豪宅里面
可以完全无视远方
那些人的生活的变化
其实是跟他们的日常生活
或跟他们享受的生活方式相关的
就没有了这种夸距离的你看不到
就是说你你做了一些事
如果我今天做错一件事
这个后果马上在我眼前
显现在其他的身上的话
你可能还会觉得心理上有某种亏欠额
但问题是
假如你所做的一些事情带来的恶果
是要在很远方的人身上
那些你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认识
也不会有机会接触
甚至你根本不得而知的
他们存在的这些人
的身上呈现出来由他们承受的时候
你如何承担这种责任感
来要求你负起一个道德勇气
来改变自己呢
这是很困难的
然后我们再放大到国家的层面
嗯我们知道在过去这么多年的
呃国际上重要的
关于气候问题的协商
讨论以及争端里面
其中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发展权以及
排放之间的关联的讨论
像我们中国这种后发国家呢
在这种问题上呢就会尤其呃
觉得有很多问题
你比如说虽然现在中国
以总量来讲是全球最大的碳排放国
那么人均而言还不是啊
但是总量来讲我们就是
甚至是很多发达国家总和
但是如果你说
让我们现在牺牲掉我们发展的权
经济跟生活进展的权利
然后为了拯救这个地球
我们会不会觉得有些不公平呢
这个世界上一些以开发国家
发达国家
他们都是在之前的排放历史积累下来
里面承担最大责任的一方
他们也受益于这种发展
所以才能够有今天的美好的
相对舒适的生活
那么现在这时候要我们均摊责任
这是不是很不公平呢
那么所以就会有这样的问题
而这个问题我们在国内呢
有时候呢还会被进一步加剧
因为我们知道
现在中国我们一般人最关心的
最敏感的道德问题呢
就是国家的尊严问题
那所以比如说我们前两年不是有很多
呃言论就像清风徐来VIA你讲的一样
就是我们能不能少吃点肉啊等等的
那么这些讨论就会变成就是
呃难道我们中国就没资格吃肉吗
那你这是不是乳华呢
所以这问题都很复杂
而且这边还有阶级问题啊你比如说
就像最近这种炎热的天气嗯
最受害的是
什么人呢
那为什么我们看到
偶尔有些不幸的人
会死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那这种人肯定不是一个可以
相对生活在比较舒适的环境
能够
自由调度自己的工作时间和工作点
以及生活方式的人
那么你就可以看得到
当气候危机降临的时候
对他的迎接
这个危机
时候我们受害的程度
有时候是跟阶级相关的
如果你本来就生活的不错
你有点资源的话
你也许在现在这一刻
你还能够活得相对好
但是假如你不信的
你是要在街上工作的
你是要扫地的
你是要送快递的
或者是一个体力劳动者要在工地工作
那在这个时候你可能
就会遇到更大的啊困难
跟身体上的伤害和痛苦了
对不对由于有这种种的问题啊
所以气候危机
为什么我们明显感觉到他的到来
我们而且都知道
我们已经讲了那么多年
但是他很难被改变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都在想
我们怎么样
才能够跳开
这样的一个这种种的道德困境
来有一个断然行动
采取一个断然行动的办法
嗯就是这样子
那那还有一位朋友叫胡彦祖啊
也讲了相关的事
胡彦祖哇
这个我很好奇这是真名吗
这还是那这真名
那你也跟那一位燕中长得很像吗
OK你说就想和你吐槽一下我刚毕业
现在在武汉工作
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
最近全国地方的线电问题
上周一开始啊
公司
所在写字楼就接到了供电局的通知
说是6点开始停空调运行
7点减少电梯的开放个数
1开始大家很开心
因为不用996了
六七点就下班了
但没想到连续一周都这样
周五更是通知下午一点半就停空调
外面39度的高温
写字楼里面还没有空调
公司看大家怨气再大
就搞来了大冰块降温
真的是大冰块哦
其实不止武汉
最艰难的应该是四川
据说40多度的高温还停电了几个小时
2022真的很艰难
疫情开局
毕业生线上毕业
中间又遇到了几十年难遇的超高温
希望2022年快点过去
哎呀彦祖先生您说的这番话
其实碰到了一个我以前一直
很感兴趣的一个问题
就是我们的环境规划
跟建筑设计和环境保护
以及适应气候变化之间的关系啊
我们现在很多大城市的中央核心区
就是CBD 都有大量的玻璃幕墙大楼
那这种大楼啊其实是高度依赖人员的
冬挺夏天的时候
你也想这种玻璃木墙你没法开窗
绝大部分都没法开窗
那么当没有空调遇到这种情况
那我们可想而知
在这个透明的玻璃蒸笼里面
是个什么情况
同时又由于这样的大块的玻璃幕墙
它也会使得我们周边的这个日
晒的程度
会更严重
其实是是是一种玻璃幕墙大楼啊
一般而言
并不是一个很环境友善的一种建筑
当然有部分是可以开窗的
但是问题是
这一般都不是他主要考虑的地方
那所以现在面对气候危机
其实已经影响到我们怎么去
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
我们的城市规划的方
法然后我们的建筑设计等等各方面
都要开始考虑了
那您还说到今年啊
特别困难
那么希望这一年快点过去
哈哈说句难听点的话
你肯定今年是最坏的
就你经历过的最不好的一年吗
你怎么知道比起后面几年
今年会不会是最好的一年呢
我这么讲是不是太黑了啊
太负能量了呢
我们上回不是提到丁香园系列媒体呃
被封的事吗
然后提到了一些关于科学普及该
我们对他的一个态度
是怎么样的问题呢
有位老朋友叫zw z啊zz
你说我已经放弃
与非科学工作者讨论科学了
不过这里有两个冷知识
一个是最近5年上市的中药
都是严格按照多中心双莽
实验检测通过
第二个是
国家中药管理局正在组织专家
设计符合中医药特色的评价体系
也就是说
不一定非要按多中心双盟
3旗临床来评价了
哇这让我非常震惊哦
呃是真的吗
这我我查了一下我还没看到这个消息
如果您有更多的材料或者销售话
能不能让我们知道呢
我我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因为我们知道传统中医药啊
就是不能够
很难通过
我们现在要求西药做的那种双盲实验
那其中一个主要的理由我们晓得
就我们传统中药呢
他的发药的方式是非常个体化的
这也是中药中医学引以为豪的一点
就是他不像西医
比如说给你对症下药的时候
那个药
是一个智者工业制造出来的一个产品
那么对着什么样的病人
那个药都是这么样子给的
但是中医呢会因硬底的个别情况
所以传统中医别说开药方
然后叫你去食药
然后再回去包药等等
这整个流程里面他的药怎么配
是依据你的各种的个别情况来判断的
但是中成药就不一样
因为中成药也必须要
就没办法这样再按照个体个案来开方
而是要做出一个方子
是适用于绝大部分的
病人的但是问题是这样子做的话
那是不是对原来的中医学的一个
很大的一个挑战呢
那么如果说中成药
也要做成这种样子的话
那他就必须经过西药现在
一般要求的这种双盟实验检测
我们国家以前其实在十来年前的时候
都还没有这种做法
那么但是后来遇到一些压力
主要就是我们的中成药在海外注册
比如说2011年在欧盟的时候
就遇到过很大的挑战
那就是因为他们要求要严格的
做双盲测试
那我们当时有一大批甚至绝大部分呢
都无法通过
那么就注册不了
那么后来我们倒逼回来
我们国内也开成这样标准
我觉得是非常负责任的一个做法啊
格式问题是
您如果说到现在
要设计符合中医药特色的评价体系
但又不一定要用双王三旗临床
那是什么样的体系呢
我非常好奇
因为呃中医
传统的中医
它有一套自己的系统跟理论
但是问题是中医目前的情况呢
比较复杂
就是因为除了学院派的体制中医之外
我们还有各种各样的民
间流传的传统说法
而且也都能够找到一套经典依据
那么这些东西他们都并存
他们有没有办法形成一套像西藏
非常体系化的整体的体系
而还是说里面有各种矛盾冲突的见
解呢这是一个问题
那么在这个问题底下
那么他们怎么能够形成一个关于中药
学上的啊特殊的体系
而这个体系
如果不用双芒实验
这种被公认的一种科学实验方法来检
验其效果的话

是什么样的一种体系可以来评价他呢
我知道
我们现在什么事都喜欢讲中国特色
但是这一点上的中国特色
说实话我觉得很难想象
那我我很好奇希望有机会了解一下
嗯反正呢
我们现在
这这些问题也不一定很好谈了
你也晓得
我们做节目现在是越来越谨慎
是很重要的吗
保证安全吗对不对
否则我做不了节目
你听不了节目怎么办
然后我们这有个朋友叫13971317
是个手机的头号跟尾号
你说道长可以谈谈对我们网络
啊然后面还加一个字墙的看法吗
那我觉得这个我能用什么看法呢
就是对不对
那我指的是这个墙啊
我们以前讲的是防火墙
就防止中国以外那些
世界流传的有害信息进入我国
所以我们需要一个网络防火墙
但是这个墙其实也是对内的
在某方面就包括我们看不见的那些
偶尔会让一些号被封掉
一些言论意见被审查掉的
这种对内的墙
它更细腻
就像我们家的院子墙似的啊
那么你说我对这个墙人有什么看
法我能对他怎么看呢
就是我比较关心是他们对我怎么看
哈哈哈这个墙
对我们有什么看法
比我们对他有看法现实多了
哈哈然后这还有一位朋友啊
叫哈库那树
你说今天独教材
事件的调查结果已经出来了
看到很多评论区都在说读审美
扭曲审美的问题
可我不理解的是
那怎么样的审美才算是好审美呢
报导里说的精神风貌不佳
又有什么判定标准呢
虽然那些插画
我看着也觉得里面人物的神情怪怪的
可是
这有没有可能是创作者严重的可爱
呢中间的界限要怎么把握呢
而且说到底被创作者也只是乙方
说到底这个创作者是乙方
甲方爸爸说可以那就用了
可为什么网
上那么多视频都在说创作者的
不是还有言论说创作者被抓了吗
这件事的终点难道不是甲方爸爸吗
中国日报的报道里面
他们占的篇幅也更大一点
这些人都把焦点转移到了创作者身上
不是主次颠倒了吗
为什么要主观预测
创作者的出发点和动机
一定是邪恶的呢
但我最困惑的还是
艺术创作的自由和边界
到底要怎么辨别呢
艺术创作能和冒犯大
能冒犯大众审美和社会共识吗
什么程度或者什么话题的冒犯
是有意义的
或者可以被欣赏什么
又是我们业内外更该抵制的呢
比方说像沈元老师说的
传播纳粹音乐
就是不可也不应被接受的
OK哈酷老鼠谢谢你的留言哦
那其实我们今年有一集节目就讨论
过这个教材插画事件
如果您感兴趣的话
不晓得您愿不愿意回头拿回来听听看
那么我今天在这里呢
就只简
单就着您的留言中的一句话来讲
就是有人说这个创作者被抓了吗
我觉得这个反应也挺有趣啊
就我们近几年常常看到
有些很重大的社会争议的时候
很多人就会说这事难道不能管一管吗
但这没人管吗
意思就是公权利为什么不管
那第二就是甚至进而说
那是否已经那个人
大家讨厌的
或者争议那个人物已经被抓了呢
这话有意思的是
可见我们常常有种想法
就觉得啊一件事
只要我们大家很有争议
觉得有问题的
我们的本能反应
先是问这事没人管吗
就我们很习惯公权里的无处不在
所以遇到我们社会上道德上
文化上甚至审美上有争议的事情
我们都预期
公权力是应该介入应该管理的
这个呃想法我觉得很有意思
就很说明了我们今天
我们国家里面一部分人的心理状态
跟跟这个文化背景
那第二呢
则是关于更进一步就说呃
相关有争议的人物
是否已经受到法律制裁
那坦白讲
我目前为止
还不知道这个调查的结果的详细情况
以及会不会进入法律程序
但假如真的进入法律程序的话
我记得我们那期节目也谈论过
那可能就是因为
这个创作者乙方跟甲方出版商之间
有某些的啊违法的问题的存在
那这个问题就跟审美问题是分开的
是不一样的
就假如说
这个乙方获得这种创作插画的机会
是因为跟甲方之间有某些不合理
不合法的途径来获得的话
那这个绝对是有法律问题的
但是假如说只是因为他画的很丑
不好看那
然后我们猜测他有什么动机
那这样子就来说是违法那就很奇怪了
因为以我有限的法律知识啊
我们国家目前还没有任何的法律条文
是关于这种审美方向的事的
那当然了
这也也也让我想起
我们记得
上礼拜
非常热闹的那个苏州女孩穿和服的事
不是有当地的警员说他犯了寻姓知事
罪吗也有点类似啊
因为法律界一直有争议
对于寻姓知事
认为这个罪太像个口袋罪了
好像啊
我们怎么来定义叫一个人做的事情
比如说穿某件衣服叫不叫寻姓知事呢
这个边界在哪里呢
如何定义呢
是不是太过宽松了呢
如果太过宽松的话
是不是过于限制了我们的自由跟
权利呢那这个里面的罪名的定夺
是否包含了太强烈的主观意愿呢
这都是很大的问题
那我们今天也很多人会习惯
就好像我们对于一个人
对一个事很生气
都总觉得公权利该介入
甚至进一步是司法部门
执法部门也该介入
这让我想起了就我们以前啊
就看电视剧常有一句话
就看到一些清官判案的
就是说这人不杀不得
不杀不能平民愤
就不是因为法律的条文规定
按照司法的公正的判决
觉得这个人该判死刑
而是因为杀他才能够平民愤
那么我们千万
不能够回到那种不抓一个人
不能平民愤的一个情况
这个这就很可怕
那法律还何在呢
我们不就变成一个就法律不重要
那民情比较重要的一个
一个一个社会了吗
那这是很危险的事情啊
所以这就进一步说明我们
怎么样普及大家对
法律跟法律的边界的问题的认识
一个好的法治文化的教育是很重要的
一个好的
对于公
权利和我们个人权利之间的关系
该怎么样设定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
那说到我刚才说的那个和服问题啊
其实我本来今天还是想讲的
但是我还要考虑一下怎么讲
那说不定
这个星期
我们就会换一个完全不同的角度
来讲这个服装跟文化
尊严和社会变迁的一个问题
我看看我们怎么来聊好不好
那然后我们这还有一个很有很有意思
这位朋友
叫蓬毛才人
蓬毛才人你说梁国道你好
我是一个在内地工作的藏族青年
以往都是听节目不留言
但今天我很愤怒
所以给你写了留言
这事是这样的
这几天呢
西贡贡嘎
县朗杰学乡派出所所长
公然殴打一名藏族老人
是因是因为老人去放羊
而违背了疫情要求
我先不说牧区地广人稀这事啊
就算违背了疫情政策可以拘留或定刑
但如此公然凌辱一名老人
长国老人我实在看不下去
最可怕的是后来媒体对他的态度
居然用了冲突一词来试图混淆视听
而最寒心的是是朋友圈里的藏族同胞
哪怕些凭日里扛着民族电影
大气的艺术工作者也对此真默不语
读到这
你可能会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之所以没有人敢发生
可能是触及民族冲突
但其实不是的
因为那位派出所所长是藏族人对
这些年
我们藏族人坑害藏族的事太多了
记得有次和当时的女友去换手机屏幕
说好是换原装屏幕
结果拿到手发现不对劲
因为我是化油化的对色彩敏感
一看就知道是劣质产品
但这个店员
估摸就是20来岁的藏族青年
死活不认
最后还拿班蚕
法王发誓说屏幕如果是假的
就对不起班长杀的
而我的妹妹
前几年
在县城一家名为博巴昌的火锅店打工
国巴昌的藏语的意思就是藏家
然后每天工作到凌晨
工资只有3,000来块钱
到年底辞职回家
居然工资又将就1,000块了
被那个藏族老板娘扣下死活也不给
到了第2年到劳动局

是在劳动局工作人员的调解下才给的
此间听妹妹后来说
被老板娘各种误入栽章就是这样
藏族人表面信佛
但严重缺乏法律常识
如此要么被人欺骗要不就去骗别人
而视频中掌锅老人的所长
也是比比皆是
有一刻我真想拿武器去以暴制暴
当然如果我有武器的话
疯魔残神先生
我觉得您千万不要冲动
千万不要冲动
就是如果您也是一个佛教徒的话
你千万不能有以暴制暴的想法
那如果你是一个合法
守法我们国家的公民的话
你当然更不能够以暴制暴对不对
那我们先平静下来啊
想想您说
的这番话里面其实包含了两个元素
一个就是关于同族的人
同一个民族的人
一个藏族人为什么会欺负藏族人
其实我觉得这个问题并不能够
我们总是有误会
以为我们自己人就不会欺负自己人
那怎么可能呢
别说我看到很多人到了海外就说哎呀
到了海外
专坑中
咱中国人坑的最多的还是咱中国人
等等这种话常见
你别说藏族
我们汉人也常欺负我们汉人自己
对不对这事多了去的
所以这并不足为奇
这并不会
什么样的人会欺骗人跟
呃什么样的人会会会对别人不好
这跟他是什么民族身份没有关系
也跟他的
做这些不好行为的对象
是不是什么民族身份
也其实没有关系的
我们最好避免这样的一个思路
觉得藏族人怎么可能欺负藏族人呢
就维族人怎么会欺负维族人
汉族人怎么会欺负汉族人呢
当然会但但是这也不是必然
不是说藏族人就必然欺负上
不是这样子的啊
那么OK 呃我们再换个角度讲
难道藏族人欺负汉人
或者汉人欺负藏族人
您觉得就能接受吗
也不行对不对
所以既然如此
我们就把这个民族身份
在这种讨论下先拿开比较好
那么再来您说到呢
那个派出所所长打一个藏族老人
是因为他放羊违背了疫情政策要求
这事我好像也看过
但是我没有太了解后面这个事的发展
以及更多的相关的事实的描述
所以我不敢肯定
对不起
我不敢肯定这个事情是不是您
说的这样子
但是就算我们先用您的想法
先假设他是真的话
那么我想说
这也跟我们刚才讲的公权力的
使用相关
我们知道我们这几年这各种的疫情
政策的要求下面
给了很多公务员和继承公务员
非常大的压力
而这种压力
偶尔也会
体现在他们执行
工作上的态度和方式上面
就我们偶尔就会从别墅
最近从海南到西藏
我们都看到很多的
对于地方的一些的工作人员
的态度不好
或者是呃
甚至出现一些违法的一些暴
力执法情况
大家都很愤怒
那其实这也跟这个享有这种权利
或者富有这种执法责任
或者工作责任的人
他怎么来理解自己的工作
对自己的工作的权利的看法
我觉得这一点
也是我们非常需要普及的
这么一方面
大家都要普及对于法律的文化的认知
同时也要普及我们每个人对于公权利
边界的认知
特别是公权利机关底下的
就用纳税人的钱来生活的这些人
富有责任富有权利
给你的权利和责任的时候
你对这个权利和责任
在行驶上有没有个清晰的边界认识
我们过去10年来讲
反腐这个东西大家已经深入人心
很多人都知道这个作为公务员
或者是是拿国家财政
吃国家财政饭的人
其实我们任何人都是啊
当然尤其国家吃财政饭的人
你是不应该利用你的权位和职责
来为自己谋利的
或者为自己的朋友家人亲友谋利
这是不对的
但是同时也应该要普及一点
就是你对于自己权利的行使
跟老百姓关上
你的权利在哪里
你怎么样行使权利才是合法的
而不是说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那都是以后很大问题的
所以在我看来
我们今天想要杜绝贪腐问题
他的另一个侧面
就是公务人员对于自己的权利的边界
和相应的责任有什么样的恰当的理解
我们又有什么样的恰当的体系
约束他们对于自己的权利的认识
约束对于自己权利的形式
无论这个权利行驶出来
是不是为自己
或者自己要关心的人谋利
还是说他用自己的权利来在执行任务
执行工作的时候做出了逾越法律边界
那么伤害人民的事呢
那如果说这种认识
这种教育部普及的话
我们不止不能够
就我常讲贪腐问题
其实基本上
不是一个贪腐问题这么简单
而是一个公权利限制的问题
是只有公权利者
各级的哪怕是最基层的工作人员
对于自己的权利的认识的问题
以及我们社会对他约束的问题
所以从这点这样
您讲的这个事
在我看来跟贪腐问题是一个根子
就是这个权利的制约的问题
以及他们只有权利的人对自己的
权利的行使的看法的问题
哎呀说了这么多费心的事啊
来看看好消息有位朋友叫琪琪
你说我在好多棋之前的节目
推荐了北大的正面课程
我当时听到就去报名了
今天这一次念写
是我们那一期的最后一次
我已经拿到了杰克证书
可惜不能上传图片
感谢道长推荐练习过程中啊
多少各种滋味
起伏难书但收获满满
我们这一期
好几个同学都是听了道长节目相聚的
哎呀真的
那太好了
感谢遥祝道长身体安康阖家幸福
另外圆桌派看不到道长酷酷
哎呀别这样嘛
这有什么
我们可以在这里听节目嘛对不对
那么非常开心啊就为你的收获
就那个正念课程我没参加过
但是我知道他们大概的情况
我觉得应该是很不错的
那很开心就是
我也在
之前也看到我们有些朋友去参加
都觉得收获挺好这让我非常的安慰
像这样的非宗教色彩的正念课程
获得相关的训练我觉得
对我们一般人都会有很大帮助的
您说是吗

那么另外也有朋友介意选题给我了
大草原呃能做一次王硕的节目吗
刚翻了几页他的新书
起初纪念
家家户户号称巨细无疑
没有一处是无出处的
看到的却是那个贫嘴
北京军队大院痞子又回来了
害得我在安静的书店
都忍不住呵呵的笑
起来仿佛回到30年前在大学读堂
小说时的状态
我看他是变不了喽
这是夸奖吧
哎王硕老师这部书我是早有耳闻
我记得前两年跟他吃饭的时候
跟他见面喝酒时候我就他就提到这书
让我把我听的一愣一愣的
就是您什么时候听王硕老师
讲话都是听到你一愣一愣的
我觉得太牛了太厉害了
然后后来每回见到他
我都问这书怎么样啊
什么时候出啊
结果现在就出来了我特别开心
我这几天已经拿到这本书了
正要开始洗手拜读
那等我读完之后
我向你报告一下我的阅读心得
有机会我当然很想
还想请王硕老师跟我们聊天的
但你如果看过十几年前我们有一次
那时候我们在做
枪枪三人行那个脱口秀
有一回我跟文涛请他上来跟我聊
聊了两集
那两集
是史上我跟文涛说话最少的时候
全部都是王硕老师独白
把我们都听傻了
然后那时候
哎那时候环境不太一样
他一堆的那种忍不住的一些的
现代标准绝对过不了审的
出证啊什么都出来了
但看着大家特别过瘾
我希望如果有机会请他跟我们聊天
但不知道他愿不愿意
也不晓得他现在讲话的状态
会不会有不一样
如果跟他聊天还是像以前那样的话
那我那节目可就太水了
非常轻松很高兴的
那还有朋友也介绍选题给我
让我很意外
这位朋友叫黄月
你说意犹未尽啊
最近在看
就是大家讲的是之前
我们家布鲁洛拉图尔那集节目
那你说最近看许玉又hear
他的论中国的技术问题
并非批判中国技术没有任何乳化啊
这现在这个都要都要解释了天呐
但说到徐玉呢
是以
技术哲学角度思考中国气道哲学
遭遇现代西方技术时
产生的器语到了断裂
并试图
展望一种不同于西方的宇宙技术学
相当于在设想一种东方的现代性
但这本书
似乎只在中国的艺术学院和欧洲
美国产生一些涟漪
国内哲学界和文化界回应的比较少
是不是我孤陋寡闻呢
不知道道长是否看过
是否有机会谈谈区域和他
最近开展的哲学事件
哎呀我没想到您对这个话题感兴趣
你知道我认识徐玉
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
是老朋友但是我们这几年没怎么联系
我特别开心
这他在我看来是个奇才般的人物
我刚刚认识他的时候
他才刚刚转行要读哲学
后来他去英国念书
那那时候我是看着他以及惊人的速度
迅速的崛起
现在已经成为欧陆里面
这哲学领域里面
最出名的华人哲学家之一
而且还这么年轻
他这几年的工作太重要
他这本书我当然也败读过
呃有非常大的启发
那么我我觉得他很优秀很优秀
但是你也晓得
就是很多欧陆思潮的东西在中国呢
好像总是在艺术学院里面
或者文化研究层面讨论的比较多
那哲学界一般对这边的好像还
是有点距离的
这个跟哲学内部领域
内部的传统的区域
跟啊思考方式的传统的隔阂
是有点关系的
但是你看
上回我们讲布鲁阿图尔的意见
最简单的讲他怎么讲盖雅的东西
都让大家觉得听得很难懂了
那我们怎么在这里讲学呢
这是个难题
你让我想想看
而且我直接欠下的债还太多了
让我好好清清理一下债务再说
您觉得如何呢
来点轻松的
有位朋友叫fing 1203
道长扯个咸片
您对阿森纳今年的开局还满意吗
我可是很久没这么爽了哈哈哈
那太爽了
对对对对大家同喜同喜
然后燕北
归道长阿森纳要夺冠了呦
名字哈哈哈哈
现在刚开季
在这季刚开罗的就预测到得冠了
我们但愿如此啊但愿如此
话说回来
今年阿森那这个面貌真是大不如
跟以前大不一样对不对
我们这阿森呢
这么多年来都是以缺钱文明
专门培养年轻球员
然后低买高卖赚赚个不少
但是这个成绩呢就一直反反复复
那么我记得在以前教授还在的时候
我们那时候很不耐烦
就我们老区别说这个
每年最高目标就是抢4名
就抢进入前4名啊
那太没出息了
什么时候才夺个冠呢
然后到了后来
我们开始哎呀进前四就不错了
再后来我们就哎呦还能留在英超
那也就可以了
结果到了去年哎
这个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开始看到希望
那到了今年这一这一季啊哇
真是让人眼花缭乱
现在呢你什么时候听说这么10年来
什么时候听说阿森纳有钱
对不对
然后居然大手扫入一堆球星进来
大有希望啊同志们大有希望嗯
好然后最后呢
就还有一位朋友叫莫其名妙
你说回看历史会不免产生疑问
在人类社会的发展中
起到更关键作用的
究竟是大众带来的趋势
还是少数个体带来的转折呢
我们能够轻易接受某件事或某种思想
是社会发展到一定
程度之后的必然产物
但当我们面对历史上那些凭借
一人之力
或者被偶然事件影响
改变历史走向情况时
又不知道
该怎么样拿出一个更具概括
性的理论去解释
历史了某一个国王决定换一个国交
某一位皇帝决定进海
某一名刺客决定发起一次刺杀
都曾深远改变世界
历史就在这些必然趋势和随
机事件共同作用下
走到今天
而何以走到今天和今天又将走向哪里
会不会是能够被遇见的呢
我简单的回答是不会的
没错我们历史啊
就我们圣马列教育的话
总会觉得历史是有结构的
有他的历史进展必然性的
但是如果我们征读历史
就会发现
历史当中其实还存在大量的偶然的因

在正面我们举一个呃非常简单的例子
你也讲到刺客的刺杀
让我们想起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直接导
火索那就是
奥兄
帝国的皇太子飞迪南大公和他的夫人
在1914年6月28号的时候
在塞拉热窝遇刺的事件
当时刺杀了他们两个的那个杀手啊
就是那个大塞维亚主义者加弗里洛
普林西普
这个事情
我们都说是直接导致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
可是很多历史学家我们今天会看
就算没有这次刺杀
可能还会有别的刺杀行动
而别的刺杀行动也一样有可能会成功
就算没有这一连串的刺杀行动
恐怕当时的欧洲也会像我们之前讲过
梦游般的必然走向战争
我们通常都会这么讲对不对
因为一战的发生
并不是某个偶然
个别的事件就能够单独决定的
他背后还有很多很结构性
的板块的力量的冲突
可是问题是
他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发生这些事情
就那个战争如果要发生的话
他到底以什么样的方式发生
则是有太多的变数了
像假如那天
加弗里洛布林辛普
要是没有成功刺杀斐蒂南
大公鸡其夫人
一战会不会是这么早爆发呢
会不会是没有任何转机呢
会不会不是以如此的形式爆发呢
都有很多可能性
那所以
历史是能够找到一些整体的趋势
整能够找到事件背后的结构的
那个结构甚至可以是地理上的结构
但是
他仍然可以是受到偶然的因素影响
比如说有一些古战讲那个国王的影响
在一些国家里面
有国王的时代
呃换一个国王
采取一个完全不同的政策
整个国家的命运
整个国家的趋势就可以变得是截
然两样那为什么会发生这样事
我们可以说那是因为他的体质
使得一个人就可以决定了整个国家
那么多人的集体的命运
那所以我们人们说啊
那你看他这种体制
一个独裁的王国抵制专治王朝
就会使得呃一个个别的国王
就就就能够决定这个国家走向衰亡
可是问题是嗯
假如不是这样子的
一个国王换了一个不一样的国王
一个基因决定下来
哎某个皇太子他比较善良聪明
那又会是怎么样呢
对不对
所以这个我觉得很难很难预测
哎呀讲了半天
我们今天给你听点音乐吧还是
呃最近这么天气炎热啊
我记得上一回我们说天气炎热
想让大家听点清凉的东西的时候
我介绍了巴西的
呃曾经一度流行bosa nova
那么我今天就幻想到
我们能不能来点cool
jess呢 cool
jess这个名词
是爵士音乐史上一个很重要的运动
那么是在二战之后
50年代左右形成于美国的啊
脱胎于原来的bebot
但是为什么叫cujs呢
就是因为它跟bebot那种自由
火爆急性完全不一样
它比较有结构
比较有趋势的限制
比较像用传统的作曲方法
而减少了某些自由而急性的爆破力
那么听起来呢
比较缓慢
比较低调
也甚至当时会觉得这个酷
就是一种冷下来的感觉
相对于被爆的热啊跟火爆
当然这个qjs
跟我们夏天想要凉快
是没有什么关系的
但偏偏有些名曲
我觉得这时候听起来特别清凉
然后我就想到kujias
是一个非常有代表性的音乐人
就是jerry molligan
jerry mulligan
是一个很少有的上低音萨克斯风大师
上低音萨克斯风了
是很少被当成
独奏的爵士乐的演戏乐器
或者担任主角的
那但是jerry呢他的演奏是特别精彩
他作曲人特别好
他是穿越了整个cujest的这个运动潮流
从一开始跟miles
davis在他的乐队里面合作
the birth of the coup
一直到后期

都还在这个风格里面做了很多的拓展
我今天想介绍的是
他一个比较特别的一个作品
是他跟另一位萨克斯分手
是个但这个萨克斯我是中英萨克斯峰
大师是johnny hodges
johnny hodges是比他大20来岁的一个长辈
是中英萨克斯风高手
这两个人用两把萨克斯风
配合的非常美妙啊
可惜他们只合作过一次唱片
那这个我今天给你介绍的曲子呢
是来自jerry mulligan ms johnny hodges 呃
他们这张唱片里面的其中一首曲子
叫shady side
阴凉的一面啊我们太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