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离开房间,沿着走廊走去时,我看到了身着礼仪礼服的帕斯图尔伯爵,双臂交叉站立,靠在墙上。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们出来太晚了。

当他注意到我时,他抬起他高大的身体,慢慢地向我走来。厚厚的地毯完全吸收了他的脚步声,但我感觉到他走近的压力,仿佛他走近的脚步声响亮,邀请我向地狱进发。

我决定立即收回刚才说打开了通往光明未来的大门之类的废话,并道歉。这绝对是通向黑暗未来的大门! 不知是绝望还是绝望,我快乐的弟弟告诉我的故事又出现在我的脑海中回响。

帕斯图尔伯爵是一个拥有聪明才智、运动能力和魔法力量的人,甚至可以轻松地与参谋长竞争。 他现在已经二十三岁了。 他是一个残酷无情的指挥官,对那些背叛他的人毫不留情,给他们以痛苦的折磨而不是死亡来使他们忏悔,当然在他们忏悔后也会妥善处理。 他以火系魔法为主,将无数国家烧为焦土而面不改色。 据说,当他走后,连繁殖力最强的草都不能在他烧过的土地中生长。 他被称为 “猩红色的死神”。 据说是因为回血把衣服染成了红色,并且是因为被操纵的火焰让衣服看起来是红色的。

“是斩首还是火刑。“ 当我的身份被揭露时,我可以从两个选项中进行选择,或许我甚至可以同时体验这两种情况。我喉咙里发出紧绷的声音。

我抬头看着他的脸,那张脸就在我面前。 当然,我以前从未如此近距离地看过他。 他用他美丽的琥珀色眼睛看着我,仿佛一只食肉动物正瞄准他的猎物。 人们通常称他为 “死神大人”。 他可以只用目光就把一个人逼疯。

他似乎是一堵根本无法逾越的墙,无论是因为训练有素的高大身躯,还是因为习惯于控制人的压倒性个性。 我确信我的双腿在蓬松宽大的裙子下就像一只新生的小鹿。 我不知道我如何用我颤抖的腿保持平衡。

–不,不,不。 不,不,不,不。 不要被吓着了! 你不能害怕本来是打算把布兰奇嫁给这位的,所以没有什么是我做不到的。就算是为了打倒布兰奇我也要克服对边疆伯爵的恐惧!

虽然快要被他那双如利剑般的眼神给吞没,但我鼓起勇气突然张开了嘴:

我很抱歉让你久等了。

很好。 第一句话没有颤抖。

”这是……真奇怪啊。“

本以为他的话会充满气势,他却眯起眼睛,微微低声说出一句话,让我心跳不已。 最优秀的人能够立即评估对手的能力,我弟弟说过,边疆伯爵可能是全国最好的人。 即使是这样,我们必须先度过这个难关,才能继续前进。 让我们转移话题。

这很奇怪,不是吗? 这条裙子不是很适合吗?

我有点结巴了。 你会发现,你可以做很多事情来使你的生活更容易。

我不安地摇晃着裙子,直直地看着他,他睁开了眼睛:

不,不,不。 我是在说新娘的样子。

我似乎很快就暴露了,紧张的空气刺痛了我的皮肤。 我转过头去,掩盖我苍白的脸,恐惧地抱着胸,等待着清算的时刻。 然后他清了清嗓子,说对不起。 我害怕地抬起头来,他与我进行了片刻的眼神交流,然后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觉得我被吓坏了。

如果我对你不礼貌,我相信你会原谅我,因为这通常是一个全男性的环境。什么? …… 哦。 是的。

粗鲁的行为? 请原谅我? …… 嗯?

”从现在开始请多关照,布兰奇“

是的。缓和的空气从背后流过,第一阶段已经过关。

”布兰奇小姐……布兰奇小姐?”“啊,是的!啊,不!嘘,布兰奇没事。”

我差点没回过神来。 我现在是布兰奇。 我急忙回答。 从背后传来家人的不安:没事吧?

‘请多关照,帕斯图尔大人。

我慢慢地、有礼貌地鞠躬,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既然你要成为我的妻子,你可以称呼我为亚历克西斯。”…… 是。 亲爱的亚历克西斯“”是的。”

当我叫他的名字时,他的僵硬表情稍稍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