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今天的节目啊和以往大概有点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呢
是这样的
我先改变一个程序
就是以前呢
如果你听过这节目你就知道
我都会先做好节目的内容
主题的东西
然后最后回应一下一些朋友的留言
那么当然今天呢得倒过来
我先回应一下
就上回我提到
中国法律界里面最受尊崇的律师
张思芝先生去世的事
结果没想到
我们这个节目原来有这么多法律人
呃律师朋友们也在听
那么我就看到好几位朋友回应
那比如说有一位朋友名字就叫法律人
他说前几天看到留言区有人叫道长
谈谈张先生
呃看到今天你讲这个话题
感谢不做延展
基于张师资而谈
张师资括号关于法治太多敏感话题
不宜再次讨论
他是我们律师行业的荣耀和良知
虽然他秩序是一生都未胜数的失败者
但我们都知道他虽败犹荣
司法现状还是有很多值得垢病的地方
作为行业议员
在案件代理过程中
或者即便在日常生活中
比如说疫情期间的00种种
我们有很多质疑
很多无奈
也不免愤怒甚至沮丧
但听到张先生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
说的话真的很感动
也很受激励
我们做的工作
可能改变不了审判的结果
但我们秉守法治精神
提出的每一个合理怀疑
做的每一次辩护都有存在的意义
送上我
很喜欢的电影辩护人中的一句台词
岩石再坚硬也是死的
鸡蛋再脆弱也是活的生命
希望自己到古稀之年
也可以像张先生一样保有赤子之心
那另外还有位朋友叫蓝小孩
他说道长多年听你节目1,001夜
听了很多遍
也买了里面推荐的书来读
哎呦那感谢你听这个那个节目啊
小事最重要是哪些书啊然后要好好读
但是第一次留言啊
我也是一名法律工作者
PS还想过要不要去看理想做法务
今天这期节目呢让我特别感动
很多年学习法律
以及从事法律工作的人
包括自己
也经常忘记了当初学习法律的初衷
淹没在日复一日的合同文件里头
似乎更关心的是不是今天还加班
明天按着还能不能搞定
似乎这些已经成了公正和正义
我的大学同学也有从事ANGEL工作
但我没有这样的勇气
曾经的蓬勃少年已经变得俗气了
今天的这期节目
似乎又唤起了我年轻时的记忆
可能真的只有法律人才会懂得
犯罪嫌疑人也是有人权的
所以我非常佩服张老
也看到了自己的渺小
来小孩我们不要让自己渺小吗
其实你别说你啊
就你说你现
当初学法律有带着一个初心的
但是现在淹没在日复一日的
舒适工作之中
那么每天就关心的是不是要加班
能不能搞定案子
那么好像已经忘记了什么叫公正和
正义但真的是这样子吗
你比如说像我以前啊
还常常写专栏的时候
本来写东西啊
或者说像我现在这
样做节目也都是有个初心在里头的
那么但是很容易
我们就会别觉得自己淹没了
就每天想的就是
我今天这个节目是不是能准时播出呢
我这个节目的内容
该怎么组织起来比较好呢
都都当成一个工作或者写一篇文章
就要赶得及交稿啊
哎呀晚上还要吃饭那那怎么交稿呢
等等等等
那么但是
总是有时候我们应该要纪念起
记忆起我们当初为什么要做这件事情
而且呢你也不要小看你日复一日的
看来很寻常的工作
你的工作你所在的专业啊
其实是个很有趣的专业
你以为你每天只在关注一些很细节的
合同问题
文件问题
案子能不能搞定
但这个工业工作的性质
使得他还有他的专业伦理
跟他的专业制度
使得你在关注这些东西的时候
已经默默的在
落实着一种对于公正的追求
这个公正不一定要像张先生那样子去
做那样的辩护案
也不一定要向人权律师做一些东西
才叫做公正
我们就连很普通的交易契约
合同里面
都在体现着我们对于公正
和正义的追求
嗯所以你不要小看自己
千万不要以为自己很渺小好吗
好那么还有一位朋友叫爱你一生
我也是位律师
突然很感慨
虽然张先生是个一辈子都没打赢过官
司的律师
但却如此让人动容
忽然想起了希希佛斯的神话
其实人跟其他所有动物本身一样
都会走向生命的终结
也会最终归于失败
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们
能否为自己热爱的人与事业
拼尽全力去生活
去奋斗
这才是最珍贵的关于人生的回忆
另外还有一位朋友啊
叫雨闲之余
我怀疑你是不是念的是法律院校啊
你说上周张先生过世时
朋友们在票圈转发一篇对先生的介绍
等我有时间去看的时候
已经看不到内容
还好这期节目弥补了遗憾
听完这期内容
最让我触动的
还是先生对公平正义的坚持
在当时的环境下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勇气
大学第一天在理塘宣读校训
室内具辉法律之立建持正义之天平
一直铭记于心
但现在
真的作为一名法律实务从业人员了
却时常对于自己是不是在真的践
行校训感到困惑
可是最近发生在身边的一些事
让我非常感动的看到还有很多法律人
愿意为了公平正义不懈的努力
希望有朝一日
我真的能够自信的将自己界定为律师
难道你现在还不是吗
你已经在从事这种工作
念的是专业的院校
资格应该也都考到了是不是
我想是的
我们最近看到很多事情啊
包括我们大家不能忘记丰县的
那位女子被铁链所做
那位女子的事情
不能忘记最近才没多久
发生在唐山的打人世界
对于这些事
其实我觉得身为法律人
就算
只能够在圈子里面发出微弱的声音
这个声音也是重要的
我们应该要更加身为法律从业者
就我的期许是
应该更加关注我们中
国的种种的社会现象里面出现的问题
像这些我们全民都关注的大案子
其实我们是很需要
很渴望一些专业法律人士
从你们的角度来
让我们得到一些切入的呃呃
观点和途径的
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哪怕是你跟你只是跟你身边的人聊
这都是很重要的是不是呢
那当然上一集节目呢
因为我在谈张先生的时候啊
就提到了他当年
所经历过的一些的案件
就提起了中国近现代史上那些事
那我就觉得很有趣
我才发现
原来很多朋友对于我们
国家自己的现当代时不是很熟悉
虽然我们之前说过
如今的中学的历史课
已经要交到去年的一些的大会的决议
但是
呃一些相当影响国际民生的事情啊
就可能你是不能够只靠教科书去学习
我觉得我们应该平常也多了解一下
我们这几十年来是怎么走过来
这真是很不容易的一条道路
这里面有很多事情
比如说漠河的58大货
那是当年轰动全国的大事
对于我们后来的森林的整顿
跟防火各方面都起到了很大的影响
别说有位朋友叫鲁吉祥
你说要不是在漠河创业开民宿
咖啡馆3年
我这个土著
哈尔滨人都不知道漠河58大货
这可真是让我觉得很惊讶
哈尔滨人都不知道有
你说去看过当地的纪念馆
太震撼了
现在的漠河已经变成旅游城市
气候宜人
但也难逃口罩影响
我也从那里逃了出来
换个地方再求生存
哎这个节目让我感动
可能自己动情了
总是要把关键词按在自己身上比
如这期提到了漠河
还有当年毕业
差一点就考上律师资格证
如果自己再坚持再努力再幸运
现在的生命可能就不一样
身处他乡
我好想嫁
另外有位朋友叫贾小刺
你说哎呀道长
那天上一集节目提到好些历史词汇
很亲切啊
家母的外祖父应该就是朝阳大学变
那就是你外征祖父了
让你说抗战前呢
在轩辕省的法院系统工作
呃先外主妇档案中的自书自传
里面提到过一贯道
他家房客里似乎有一位一贯道教徒
曾向他布道
解放后就成了黑历史
对啊这个哈哈那个时候也就这样
就像上集节目讲
就人家有一冠道向你步道
但是你没接受但是因为他向你步过道
可能这都是黑历史
那只能说运气不好
那当然
也有很多朋友就才知道张先生啊
听完这个节目啊
所以为什么要做这样的节目呢
那么有一位朋友叫马克思
其实不止马克思
好多朋友说哎呀这个
我我看我做节目啊
现在做节目不容易
那么讲话呢总得有很多迁就考虑
那还不如到墙外做节目呢
畅所欲言
但是问题是在墙外做节目的话
就没这个用了哈哈哈哈
就我现在这么讲
别说你可能从来没听过张世志先生
但哪怕我的听众这么少
你在我这里难得听到他的故事
如果对你有触动或者让你有些想法
甚至你不同意很多批判
那也都是件好事
起码知道有这样一位人物是不是好
那么接下来呢
我就解释一下为什么今天这期节
目会有点不一样要开头这么讲
我开头做这些回应啊
就是为了让你听到这
如果你不想听下去那你就可以别听了
或者没办法听下去你就别听了
怎么讲呢
因为接下来我要用粤语做节目
何苦用粤语做节目
今天不是
7月1号香港回归25周年的日子吗
我发现啊
就最近很奇怪
就曾经有段期间
我以为粤语是不太好讲
就很多地方都是说
包括广州
都都说以后电视台电台那么对粤语呢
要少一点啦
怎么样哎可今年不一样
今年唐人皇之一堆的粤语的
东西出来了
然后而且
你也晓得
我向来不是很喜欢谈香港的事情啊
那并不是因为敏感不敏感
哪怕不敏感
我也觉得我越来越不想讲了
主要就是因为
对我而言我懂香港越多我是个香港人
在这里生活这么多年
我的感情就越复杂
对这个地方我的认知也就越复杂
而这种复杂
使得我觉得无论怎么讲都好像很简单
另外呢又有点矫情的说呢
可能像是
你记得呃一本书那就是看不见的城市
里面意大利作家以hello
calvino写的这本书呢
在最后的时候啊
马可波罗
在忽必烈汉面前讲
述了他所见所闻的各种的神
奇的城市的故事
之后欧碧烈还想问他
你为什么不去说你来所来自那个家乡
我注意到
你总是巧妙的去回避
谈到你所来自的那个城市
那个在运河之上千帆并举
有无数水稻穿梭
有无数小象迷宫一般的道路穿梭
期间的那座城市呢
那马可波罗是怎么回应的呢
马可波罗当时对忽必烈汉说
大海我害怕我一讲到这座城市
一讲到威尼斯这座城市
我就会永远失去了他
我不晓得你明明明白我这种感觉
可是由于就像我刚才讲的
就今天到底是很特别的日子
好像我看到大家都在讲香港
而且让我非常惊讶就是
有段时间就呃互联网上
微信号上
抖音上看到逢讲香港都在骂
都觉得香港人不知感恩
那么讲香港人欠了我们国家多少恩德
那么等等等等
那么就搞得我们很挺抬不起头的啊
但最近这大半年
可能真的是因为回归25年啊
这个香港二次回归之后
又有点不一样了我
我这两天看到一堆的文章出来
都说要感谢香港
这把我弄得太受宠若惊了感谢啥呢
比如说我注意到
这时候忽然有人记起了
香港人以前的血浓于水的表现
每逢内地天灾人祸
香港人几乎从来没有缺席
最近一次
那是2008年的汶川地震
香港各界捐款超过200亿
这一个弹丸之地的捐款
超过了全世界捐赠的总和
当时地震发生后不到10小时
我们就组建了第一支医疗队奔赴四川
不到48小时
立法会包括当时有相当多反
对派在内的立法会
通过3.5亿港币镇灾拨款
随即又成立了救灾专属基金
拨款90亿港币
那么民间捐款也是高达130亿港元
那时候的事情对我而言真是历历在目
但这几年都不好讲反正哎那
嗯对所以我觉得既然是这样
再加上我又看到有朋友
啊有这样的留言给我
我觉得挺有趣的
有位朋友在上次我本来不想假香港
但我就拿珍宝海鲜坊说些编古的东西
无所谓嘛对不对
那珍宝海鲜坊沉船的那个事
那有位朋友留言呢说这期太有意思了
好喜欢道长讲粤语
虽然一句听不懂
道长以后再多讲讲香港往事吧
既然如此
那我今天就用粤语来讲什么往事呢
讲25年前的7月1号啊
准确的讲是25年前的七一前
一直到七一那天晚凌晨之后
那时候我的记忆
我的经验
但这里面呢
肯定就有很多是闲谈拉闸出去谈的
即系啲好垃垃圾杂嘅嘢咯
即系可能我记起嗰晚
然后
跟住恁返起好多以前嘅发生过事啊
1啲可能
同我当时嘅感觉有关嘅一啲嘢啊
系咯即系求其讲下哈哈
希望你唔好介意啊
噉当然
我哋呢度好多朋友其实系识广东话嘅
本身就系广东人
或者广西讲白话地方嘅人噉
你咪可以听下我一啲好个人嘅一啲嘅
关于香港嘅感受噉样
首先咧先讲返当其时啊
1997年6月底嗰段时间
我其实做紧乜嘢噉
呢样嘢就显示到
七一嗰一晚发生嘅事喇
因为当日咧
其实6月底嘅时候咧
我系喺香港嘅艺术中心
即系康康upscenter
就参与咗几个艺术项目嘅策划
噉其中有一个咧
系1部戏嚟嘅一个剧场
因为我以前系专做好多剧场嘅嘢㗎嘛
噉嗰阵时我就同一个我嘅老朋友
亦都系第一个带住我
去认识当代剧场或实验剧场
或者现代剧场嘅一个
好出色嘅编
导叫陈炳超
佢系我喺呢方面嘅老师噉
佢嗰阵时咧
就策划咗一套戏啊
嗰套戏叫做飞吧林流鸟飞吧
噉呢个节目咧
就系一个香港艺术中心
献畀当
时回归嘅一个特备嘅一个剧场节目
噉呢个剧场节目就好有趣㗎噉
系嗰阵时我就录成佢6月底到7月一号
嗰阵时我哋都忙紧做呢样嘢
诶我哋喺嗰个舞台中间
布置到好似一个考古现场
地下笠咗落去
好似一个坑噉样噉
成套戏基本上就系我哋好似
扮演紧一个考古队
未来嘅人
揾返以前香港呢个已经消
地球上可能消失咗个城市
揾返佢嘅一啲古迹啊
揾返佢一啲遗物啊
又根据嗰啲遗物啦
去睇下究竟佢地方以前系点嘅地方
噉大致上嗰个基本概念系噉㗎吓
噉点解嗰阵时会做呢样嘢咧
嗱我先讲埋另外一个我都
参与嘅一个活动
就系嗰阵时佢嘅
因为康康阿santa咧艺术中心咧
有好多个部门㗎嘛
噉有个剧场部门就呈现呢套戏咯
另外一个部门就系展览部门
就系施国艺术部门噉
嗰阵时佢哋嘅总监就系诶
香港好出名嘅ask curator
一个刷展人就系何庆基先生
老前辈嚟㗎喇
噉佢策划咗个展览叫香港三世书
噉我都有参与嘅噉
都系一个关于香港历史嘅一个展览噉
你喺艺术中心做历史展览噉
梗系唔系正正经经去做一个诶
历史博物馆嘅嗰种历史展览啦
而系一个又系带住虚构嘅
契约嘅或者系嘲讽嘅
或者系严肃地去做一啲狂想嘅一啲一
个噉嘅展览嚟嘅
噉呢两个字呢呢两个作品咧
都有一个共同特色咯
都牵涉到香港嘅过去
香港嘅历史
噉点解嗰阵时
艺术中心
嘅展览同剧场都会做呢样嘢咧
噉你就要睇返一个更大嘅背景喇
其实差唔多进入90年代之后喇
香港嘅学术界文化界咧
就掀起咗一股
对于香港历史或者香港
故事嘅讲述嘅热潮啊
喺呢入便
最出名嘅
就当然系已经过世嘅香港知名作家
雅思先生
即系本名就梁炳军咯
噉佢咧就诶
曾经写过本书仔噉
入便就讲香港故事
点解咁难讲嘅一件噉样一个问题出嚟
噉所谓香港故事难讲咧佢前提系咩咧
就系诶因为当其时香港就嚟回归喇
噉就全世界同埋当然我哋全国
大家都开始好多对于香港嘅讨论
呢个城市究竟系一个点样嘅城市咧
噉啊畀出咗好多历史嘅说法
噉样有历史嘅说法咧其实你点样讲咧
你都硬系觉得争紧啲嘢系有啲片面
有啲问题
或者有啲系逻辑上
便好难去自黑嘅地方
㗎㖞 譬如话
举个例子噉当然
同从呢个我哋中国好官方嘅态度嚟讲
就话香港啊
即系而家回归喇噉就香港真系好惨喇
即系沦落喺英国人手中咁多年噉样
-而家收返真系件好事喇噉
但系如果香港
畀英国控制150年咁耐嘅历史入便
真系一个好惨嘅一件事好唔掂嘅话
噉有几个问题你就要解决喇
第一就当初点解有咁多人要
走难落香港咧
而且嗰个走难嘅过程系持续到去
到70年代头噉啊
第二就系
如果香港咁唔掂噉
点解香港会变到个东方之珠
变咗一个咁繁华嘅国际都会咧噉
好喇噉啊调返转
英国嗰边嘅主流嘅讲法就话吓你睇下
我哋英国人
即系虽然话系殖民者啦吓噉
但系呢个地方我哋对有交代㖞
即系吓有交代㗎啦
叫做对得住香港人对得住中国人
你睇下
好在我哋嘅制度我哋有法治啊点点点
如果唔系香港点会咁成功咧噉样噉
但系问题系
你又要解释嘞㖞
即系如果你英国人真系你话
全靠你管得好
我哋香港先咁掂嘅话
噉你又点解释你香港
英国其他嗰啲殖民地啊
又好似牙牙污个啫㖞
包括我好记得㗎我细个80年代嘅时候
好多朋友第一次去
即系嗰阵时我啲同学啊朋友啊
第一次去英国旅行咧
去到伦敦啦哇嗰个感觉差到咧
真系都觉得哇唔系嘛
呢个就系英国嘅首都啊就系理论上嘅
即系统治我哋嘅呢个国家嘅首都啊
咁污糟邋遢嘅
嗰阵时你唔知阿
伦敦其实好有啲闹滘㗎吓噉
大家仲会更加觉得哇
我哋香港好过你多多声㖞噉样
即系你哋真系英国佬真系唔掂
其实嗰阵时
我哋唔系几睇得起啲鬼佬嘅
有时即系譬如话
香港即系好多人以为香港人啊
畀英国人殖民咁耐噉冇崇拜英国喇点
其实唔系嘅
系有的确系有啲噉嘅人
致命高等还嘅人
但系我哋其实大多数人咧
我哋讲4季佬
即系即系唔系好
唔系好骚佢哋唔系好睬佢哋
即系觉
得佢哋渣啲嘅即系冇我哋香港人醒嘅
噉样
好喇噉你见到两种官方主流论述咧
都系有啲问题㗎噉
我哋有冇办法从香港本地人嘅角度
去讲下我哋究竟系发生咗咩事啊
呢个地方系点样一回事咧
噉你就揾返好多历史啊
档案啊资料
噉然后你揾到嗰啲资料档案
由于都系当初有人记录有人写㗎嘛
所以佢一定系带住
一啲唔同时
期嘅人嘅一啲嘅观点同角度
噉就好难免会有好多偏见啊系咪啊
噉所以砌砌埋埋砌砌埋埋
你就觉得香港古仔唔系唔讲得
但系点样讲
佢都会有好多智商矛盾嘅地方
点样讲都会有一啲穷尽唔到嘅细节
点样讲你都会发现系会有一啲
内部嘅空白或者系黑洞嘅
噉点算咧
噉样好喇噉
然后当其时
其实咁啱又撞正学术界入便咧
所谓后籍民主义pose culognamison嘅流行噉
所以全球学术界入便做呢一番嘅人咧
就开始都好多人攞嚟
攞香港嚟做一个case嚟做嘅case studies
嚟做个案例嘅研究喇
就由于噉样嘅情况咧
嗰阵时我好记得嘅97嗰一年咧
我喺街度咧
都成日撞到好多
全世界唔同地方嚟嘅学者啊
文化人啊
噉啊都嚟香港旅行啊
考察下交流下其实都系好似系凑热闹
因为当时
香港回归
其实系一个国际新闻嘅大事嚟㗎嘛
好记得嗰阵时系撞到好多而家
即系而家就系叫流氓作家啦
好多嗰啲诶
以前大陆出去嘅啊
即系好好反动嗰啲作者嗰啲作家
噉就有啲流氓作家
噉嗰阵时都嚟得香港㗎嘛
其实好多年之后都嚟得嘅
不过家下就梗系唔得啦噉样
噉嗰阵时佢哋嚟香港噉样
喺街度都会撞到个㖞
跟住同我倾偈啊
或者嚟揾我啊
问下我恁住我香港仔噉样佢有啲嘢畀
讲下畀佢听啊噉样
噉啊
识咗好多好多来自四面八方唔同嘅人
都几得意嘅
然后讲返头先我哋
做嗰套戏同埋嗰个展览啦
噉嗰套戏咧
就入便咧就我自己觉得系香港
即系虽然我自己系做嗰个drama场
或者系而家我嘅中文叫戏剧顾问
即系我系由头到尾都参与喺套戏入便
我系帮助陈炳超去构造嗰套戏
嘅一啲嘅嘢咯
噉啊畀一啲嘅意见佢咯噉啊
同时都睇嗮
成个排练去到最后嘅实现
执行各方面嘅
今日睇返咧
其实呢套戏就今日冇可能再做㗎喇
因为入便咧有好多嘢咧
最简单嚟讲喇
就系入便我哋有播过英国去国歌啦
英国国歌你知道
即系而家再喺个剧场播嘅话
噉你可能畀人投诉㗎嘛
畀人举报㗎嘛
我哋都有中国国歌㗎㖞
噉啊但系中国国歌咧
如果我哋攞出嚟播咧
今日又会畀人话个㖞
即系又会话系呢个冇咗国歌个㖞
但系嗰阵时呢啲全部都冇所谓啊嘛
你知以前香港不嬲百无禁忌㗎啦
噉啊攞嚟你可以话当系玩噉样做嘅

然后入便对于香港嘅嗰个古仔嘅讲法
系充满咗批判
嘲讽同埋一种迷茫嘅感觉
其实喺香港剧场市上便
我自己觉得嗰个系一个几重要嘅
里程碑式嘅作品喇
噉样讲当然唔系好知丑喇
真系我自己有份
好喇另外咧
香港三世书咧又系好得意个㖞
因为嗰阵时咧我同何庆基倾偈
讲返我哋整一个考古展览
即系一个虚构嘅考古展览
噉样噉呢个展览入便咧
我就向佢介绍咧
有位学者就写咗篇文好有意思嘅
嗰篇文嘅作者咧
就系当时仲喺香港读紧研究生
而家已经系国际上好知名嘅社会学家
就系恐高峰喇
乌峰咧系嗰阵时我老朋友嚟㗎吓
但系好可惜
即系喺过去几年入便
即系因为大家政治立场嘅唔同同咯
或者系倾向唔同咯
我恁佢而家就好憎我哈哈即系噉啊
然后而家佢嘅名咧你而家攞去睇咧
你喺中文世界睇
你都好难揾到啊嗰啲作品或者文章
个原因系而家畀人认为系一个
反动学者
哈哈或者系点啊
噉啊都唔系唔系好敢讲佢㗎
噉样噉
但系恐怖风嗰阵时写篇文好有趣噉诶
讲返个古仔
佢觉得嗰个古仔系可以系一个香港
嘅隐喻嚟㗎
嗰个古仔咧
就系 1
关于一个传说中嘅神话式嘅半人半兽
半鬼半怪嘅一个角色
叫做卢廷噉啊卢廷其实系乜嘢嚟㗎咧
卢廷咧有种传闻就话
佢其实系千几年前东晋期间
华南我哋广东地方嘅一个海盗啊
叫老秦噉啊然后曾经系作反啊
呢个反抗朝廷可唔可以被镇压
噉样噉佢当初要作反嘅理由咧
就系因为佢哋东南我哋华南地区啊
特别系当时叫大溪山啊
大溪山其实系咩咧
就系当时对大鱼山同
埋香港岛呢几个地方嘅统称嚟㗎
噉其实呢个地方嗰阵时咧
系好多盐场嘅
即系晒盐啊
即系你知以前盐咧系政府垄断㗎嘛
所以咧盐做做盐嘅场地都系叫观盐
噉啊做官严嘅场咧
其实系好多人嘅生活咧
就苦不堪言噉
好多渔民好多做严嘅人咧
就觉得我哋应该自己做噉
呢啲咪叫私严咯
噉啊于是梗系官方梗系唔畀啦
噉你入便冲突慢慢慢慢多嘅时候咧
噉呢个劳巡咧
就大头造反喇噉样
噉啊被认为系一个盗贼啊
一个海盗噉样噉啊最后佢兵败啊
投海而死
噉啊死嘅地方咧你应该根据市值咧
系喺越南嗰头嘅
但系唔知点解从嗰阵时开始啊
香港有一个传闻啊
或者我哋广东沿海地区有啲传闻
就话其实佢投海之后咧
就变咗一只半人半鱼嘅怪兽咯㖞
噉后尾有种传说
甚至乎啊其实蛋家人咧
就系佢嘅后代㖞
就系都系半人半鱼水上人间㖞
即系佢其实系同陆地上便嘅
即系正常人系唔同个㖞噉样
呢班人噉你觉得哇呢样嘢
系咪可以攞嚟讲系香港嘅一个隐喻咧
就系半人半鱼唔得正统啊
即系你从北方嘅角度睇
即系呢啲
你你呢啲沟沟埋埋咩杂杂种嚟个㖞
即系你你都唔知咩人嚟嘅
你唔系正经人嚟嘅㖞又系坏人嚟个㖞
我哋就用咗呢个概念
噉就以佢为核心
去构造咗一个虚构咗佢香港嘅历史
噉嗰阵时
除咗畀一啲噉嘅概念
上面嘅建议之外咧
我仲有份咧写咗一啲文嘅喺嗰个展览
度嗰啲文咧
我哋就假扮咧
就话系我哋喺文献之中揾返嚟嘅
以前啲好出名嘅
系嚟过香港嘅老作家
或者嚟香港定居嘅作者
佢系叶灵凤啊佢哋山啊
等等唔同嘅人互识啊噉样
即系讲返佢哋嘅香港古仔
佢哋写嘅嘢噉
其实我系用佢哋嘅文笔嚟模仿
佢哋嘅语气
嚟写一啲佢哋讲嘅香港嘢
其实全部系假嘅
全部都系我作㗎
嗰个不过好彩呃到人个㖞
嗰阵时有啲好出名嘅老学者啊
真系研究现代文学入便嘅
最出名嘅大师级嘅人马
譬如李安凡先生睇完都以为系真个㖞
后尾个画面咧其实假个㖞点系我作个㖞
跟住哇真系好嘢㖞你真系作得好似㖞
即系学边个似边个啊

真系咁有心机嘅嗰阵时整埋啲噉嘅嘢
好喇噉我哋anyway
就讲返好多呢啲噉嘅古仔啦
所以你恁下我71嗰段时间其实好忙
我仲帮紧同时又帮紧另一套戏
剧场嘅作品咧
做紧执行导演嘅吓噉啊
虽然嗰个嗰个制作就我负责
嗰部分相对就简单啲嘅
即系真系净系一个执行导演啫
因为佢真正嘅导演唔得闲忙啊嘛
即系佢睇大嘢噉我去关注啲细嘢
去执个演员点样做啊
走位啊呢啲嘢
其实全部嘢都好简单嘅啫
但总之成个人就搅到好忙
又要招呼世界各地嚟嘅朋友
又参与好多嘅simple sim
好多嘅讨论会诶
又要接受好多访问
世界各地嘅访问
内地嘅媒体嘅访问
台湾媒体嘅访问
星马媒体嘅访问
又自己又做紧一啲噉样嘅诶艺
术工作啊
讲到呢度我就突然恁起点解我最后
读呢个硕士冇办法毕到业啦
就系因为嗰阵时啊
可能因为嗰阵时
其实我系应该要讲论文
哈哈哈
就结果就每日就搅呢啲嘢
你话实系咪死咯
真系好喇噉啊-讲到七一嗰晚喇噉啊
到七一嗰一日咧
我哋即系好多展览顺利开幕咗喇
啲戏咧都做咗好多日喇噉啊
然后艺术中心就搅咗个大部嘅party
噉啊聚集咗香港几
百个文化艺术界嘅朋友噉啊
一齐喺佢哋个露
台度可以睇回归嘅烟花啦
又喺嗰度睇电视转播嗰个回归嘅政
主权交接仪式啦噉然后
就喺度喺度睇啦噉
当时嗰个感觉好得意㗎
我记得
在场几百个人啊即系我哋班文化人
艺术人或者系啲学者知识分子噉啊
然后
诶当然冇乜代表性啦呢个阶层啊
但系我觉得好似同街道咧好多人咧
嗰个心情可能都会有啲接近个㖞
嗰个心情系咩咧
当我哋睇住啲烟花
当我哋睇住电视机上便嘅
交接仪式嘅时候咧
我哋系觉得
好似我哋喺历史之中经历紧某啲大事
好似我哋
见证咗一个时代嘅终结同开始
我哋应该心情要好激动㗎吓
即系无论你可能有啲人系难过啦
有啲人兴奋啦
噉但系主流咧
就当然系话我哋要开心啊
庆祝呢个系大事
香港人终于知可以讲人自讲喇
终于知摆脱正文身份喇
回归祖国喇
噉我哋应该好开心先系个㖞

但系唔知点解嗰阵时我哋情绪好复杂
即系大家跟住鼓掌
或者点系笑
但系你硬系激动唔起嘅㖞
即系好似全部呢啲嘢都同你有距离
点样形容嗰种感觉咧到今日咧
我都冇办法用一个好准确
嘅一个讲法去讲嘅
佢好似应该好开心
即系当然啦
即系譬如我从头到尾我都唔钟意殖民
政权我梗系应该好开心啦
但系从净系从我角度嚟讲啊
但系另一方面
我哋而家回归喇
我哋讲嗰种我哋以前唔
钟意呢个殖民政权
系因为我哋本地人冇得话事啊嘛
即系我哋呢个城市嘅市民
自己冇办法当家
作主但系而家又系咪真系得咧之后
你又好迷茫㖞
然后我哋回归中华人民共和国咯
噉呢个国家因为嗰阵时我好阻㗎嘛
我都讲过好多次好阻派噉啊
虽然嗰阵时我比较亲近嘅可能系
近近啲无政府主义者或者系诶
甚至系托派分子啊
托攞司机主义者噉样个路数
但系我都觉得咦
我应该开心个㖞回归个社会主义中国
但系咧我再睇下
而且当其时嘅中国系唔系
可以叫得上系我哋心
目中嘅嗰种社会主义国家咧
嗰种人人平等嘅国家咧
如果我哋真系一个社会主义国家
我哋点会容许香港继续有地产霸权
继续畀一啲有钱富豪商家佬玩
嗮话嗮事啦
即系而且睇嚟97之后都继续系噉㖞噉样
即系即系仲继续畀佢哋噉样骑住我
我嗰阵时系
觉得好怪所以嗰个情绪好复杂噉啊
当然另一方面啊
即系你话一般街坊噉样佢哋点睇咧
嗱呢度咧好有趣嘅忍唔住咧
要讲返畀你听一个最近呢两个
噉啊但系就系噉喇
所以我哋几百人嗰晚喺个party度
噉就怪怪哋
好似吓噉样㗎咋

就系我哋讲咗几十年嘅回归问题噉啊
讲咗咁耐
讲到咁大件事乜原来噉就完㗎喇又
然然后跟住个交接仪式之后
又好似真系乜都冇变过㖞
每间好似仪式入便咧其实
当然大家见到啊
都佢哋讲紧讲真有啲悲壮
或者系始终系凄凉嘅
就系嗰晚落大雨啊嘛
就好似今日噉
噉当年咧
又系好大风横风横雨㗎我记得噉
所以嗰晚你见到嗰个回归仪式入便咧
英军走嘅时候咧
佢哋最后一次吹过用苏格兰风就系对
去吹个online星online声噉就然后
你就见到系有啲悲壮凄凉啊
大英帝国就喺度落幕喇啊
以前咁巴闭啊
就系不可一世噉啊
卒之就离开香港喇
就上船走人喇拜拜噉样噉
其实嗰阵时咧
我哋印象最深其实系咩咧
至少我啦或者我身边嗰班咸湿仔啦
就系特别留意咧就彭定康
香港最后一个港督
佢个女啊
唔系佢条女啊系佢个女
佢嗰两个女咧10分之正哈哈哈
尤其个细女
即系不嬲香港人咧
尤其年青男仔都好欢迎佢㗎喇噉样噉
嗰晚咧佢佢上船嘅时候咧最后一次
回望向香港人挥手拜拜时候咧
你睇见佢个好靓嘅细女咧
哇喊嗮啊真系雨大梨花噉样㖞真系
真系嚟返大鱼噉样㖞
即系你真系觉得我见油年喇
哎呀阴功猪咯学返唔好噉样
哈哈哈好
然后嗰阵时
哈哇讲开彭定
康真系好好笑啊
彭定康咧真系一个气骨嚟㗎
佢真系个politician
系一个政治人物
但你要知道港笃呢样嘢咧
以往传统香港历史上面
港笃起码系相当长一个时间入便啦
港笃系点嚟㗎啦
即香英国会派咩人嚟做港笃咧
好多时系来自两个主要嘅部门
一个就外交部
一个就系殖民地部
噉呢两个部门入便佢又揾咩人咧
一定揾嘅系啲官嗰啲公务员嗱
喺英国嗰个制度下便
或者
全世界好多其他地方嘅制度入便咧
佢哋点样区分一个公务员做嘅官同埋
政治人物
喂点讲你叫punt嘅政客咧
佢区分明白
英国嚟讲就系
如果你系插入咗一个政党
你就去参选
你做议会做议员
你从地方议会慢慢上到国会嗰度
噉呢种人咧
就叫做政治人物喇
即系你有个政治主张
政治立场
自政治嘅路线嘅
如果你嘅党执政嘅时候
你有可能出嚟做一个部门嘅手掌
或者入咗个内阁大臣嘅位啦噉样
噉你就要实行你嘅理念喇噉下便
帮你做嘢嗰班就系啲文官喇
官僚
噉呢啲官僚咧就唔系政治人物嚟㗎
佢哋系技术官僚
噉呢啲技术官僚咧就系一啲好专业嘅
即系对佢做开呢一块嘢
佢应该有啲认识嘅
或者佢识得处理各方面问题
跟住学懂平衡嗱你恁下
其实佢都几难做个㖞
即系如果你换一个保守党嘅手相
噉我哋而家嘅路线就噉样做喇
我哋就执行你嗰个路线
噉但系换咗个工档完全唔到路线
我又要照跟㖞我又要照做
个㖞 即系我唔会一日到黑话
我只可以忠于某个政治路线
噉你又做唔到公务员㗎嘞㖞
噉你就要无论老细换咗边个
老细而家行咩路你就要跟佢行
好好执行
噉但系你有一个责任
就话畀你叫老细听
即系根据我哋嘅经验
因为你
可能经历过几次嘅政党轮替㗎啦嘛
你都服侍过唔同嘅政党
路线嘅呢啲政治人物㗎啦嘛
噉你咧亦都知道咗唔同嘅路线
唔同嘅角度去睇政治
睇个社会睇经济
睇个国家有啲咩唔同嘅睇法噉
可能各自都有佢嘅道理
或者佢嘅问题㗎嘛
噉你就要有责任咧
去向你嘅老板咧讲清
楚喇呢啲嘢噉
有啲咩问题啊噉样等佢做一个决定啦
噉佢决定咗你就你就去执行嘅啫
就去SQ嘅啫
冇嘢㗎喇
好喇噉啊
香港以前嘅港笃咧
其实全部都系后便呢种㗎
就系呢啲文官啊呢啲官僚
噉呢啲官僚咧
特别系嚟做港督嘅人入便咧
有相当多系嗰啲所谓中国通啊噉啊
中国通系一种好得意嘅一种人群
喺英国政府入便有班人咧呢种
呢种人嘅历史好悠久啊
最早最早你可以数到去边咧
譬如话我举啲例子畀你你就知㗎喇
譬如话
以前教普儿皇帝英文嗰个庄士敦啊
johnston 呢个庄士顿咧
就系一个典型嘅中国通喇
就系嗰啲咧
识中文然后熟悉中国事务
钟意中国文化
喺英国读书嘅时候咧系读汉学嘅
系读中古典中文嘅
或者古典中国文化嘅噉啊
然后通常都好仰慕中国文化
或者对中国有
好感噉佢先会系读呢啲嘢㗎嘛
噉所以以前嗰啲中国通咧
一路被认为系对中国比较友善嘅人
或者至少了解中国人
识中文嘅人
噉如噉呢啲人咧
就喺殖民地部或者外交部度噉啊
你想当然都知道佢哋一定系比较熟悉
同中国打交道㗎啦
噉然后
外交部入便有啲人
根本就系以前住北京大使馆嘅
人员啦或者系诶
传同中国嘅外交
部官员打交道嗰班人啦噉
佢哋会喺呢一种人便揾人嚟做港独㗎㖞
嗱譬如话
即系负责中英谈判期间噉啊
喺北京不幸因为心脏病逝世嘅
由得佢就系一个噉嘅中国通
继任佢嘅魏奕迅咧
本来根本系一本张奴
一个学术期刊嘅编辑嚟嘅
一个学者嚟㗎
佢都系一个噉样嘅中国通
噉呢啲人咧
通常做嘢咧就四平八稳稳稳阵阵噉啊
最紧要咧就系大家可以妥协啊
协调到噉
唔会话系好强烈嘅一个自己嘅主张嘅
噉所以中英谈判喺呢两位港督期间咧
都算系顺利噉啊中方亦都好满意嘅
噉啊但系
跟住最后一任嚟香港
呢个广东彭定康就唔同喇
佢就完全违法
即系完全喺诶诶唔同以前嗰个惯例啊
即系佢因为佢本身就系保守
党入便嘅一个地区
上台嘅一个国会
议员
而且喺当时英国保守党嘅阵营入便
佢被认为系一个重要嘅人物嚟㗎
佢系一个politician
佢唔系一个brucet
佢唔系一个官僚
噉所以佢就会带住一啲
政治人物身上会有嘅嗰啲人哋噉样
嚟到香港
譬如话我哋先
唔好讲佢啲主张啦噉
而家大家都话咩千古罪人啊噉样㗎嘛
你知喺喺喺喺内地
噉香港人就好怀念佢啦
有啲就噉但系唔唔理嗰啲嘢
但系我净系想讲一样嘢
就系佢个style咧就好得意嘅
譬如话佢嗰阵时根据传统
所有嘅港笃初初嚟到香港嘅时候咧
就唔系搭飞机嚟嘅㖞
系唔知喺边度咧就要坐一只船
通常嗰只船就系港笃坐嘅一船
唔知系咪burtany啊大不列癫号
好似又唔系
唔记得喇噉啊
坐嗰只船
啊大不了点红系系王家入诶
由梁鹏堂走嘅时候就坐过
同阿查里斯王氏
噉然后佢哋咧就坐船要去到中环对开
而家已经拆鬼咗个皇后码头嗰度
噉啊喺皇后码头嗰度咧
登岸呢个有个仪式
而且佢着住一套嗰啲好古老
好跨好华浮华嘅浮浮夸嘅嗰种诶
港笃嘅官服噉样登案嘅噉啊彭定康
唔系彭定康着个西装就嚟喇
佢特登唔着嗰啲官服
因为从嗰一刻开始
就见到佢要行一种亲民路线
嗱即系唔系话以前广东唔亲民啊
以前喂奕迅啊
由德啊即系诶
郭亮雄麦你好呢啲其实都OK 㗎噉
啊但系咧诶
彭蒂康系要更加骚佢呢种亲民嘅感觉
于是乎唔系出现咗嗰啲周
街走去食蛋挞啊
剩啊总之好多嘢㗎
真系好多戏㗎呢条友好好笑嘅
噉当时咧佢咧即系佢系连只狗啊
都系一个都系件事嚟㗎
因为嗰阵时佢我记得佢养两只狗
一只嘅一只叫威士忌
一只叫梳打噉啊wisket soda
加埋真系所谓威梳啦即系
一个好传统嘅英国式嘅饮酒嘅方法啦
威士忌沟梳打水嘛
老一派嘅人我哋广东人好多
以前广州好多人系噉饮㗎
威梳威梳啊嘛叫做
佢呢两只狗就叫呢两个名喇
威威士忌梳打
就唔知边只啊就走失咗系广督府
噉嗰阵时变咗个新闻㗎
哈哈哈
系香港系周街警察喺度揾噉啊
市民又好热心喺度帮手揾啊
讲到只狗唔见咗啊噉样
噉啊然后揾咗1日嘅
我记得嗰阵时系即系听电台咧
系就隔一阵一个钟就报诶
而家有人边度话
听讲话见到佢㖞噉样噉
我最后隔咗一日真系揾到喇噉啊
大家就影住
即系电视台新闻就影住啊啊
佢哋一家人就揽住狗
好开心啊失而复得啊
即系人大家重聚啊
好兴奋啊
噉啊大家好近佢哋开心啊真系好撚啊
只狗好得意㖞
哇真系好嘢啊
你话系咪呢条友真系连见咗只狗啊
都系一件
都系一个表演嚟㗎
都系件事噉啊
跟住但系你真系冇攞佢
冇符嘅女都特别靓噉
你呢下嘢抵死
哈哈系嘛
即系个女真系生得几可爱㖞
当时我记得好似返英国
仲要做model定唔知做乜㗎 吓
所以好多年之后咧
林海峰啊
香港好出名嘅创作人就系
软硬天使入便其中一位啦
佢写一首歌叫彭小姐㗎
噉你就噉睇啦
你以为系咪讲佢老婆啊
佢老婆系当年出名
不过已经退咗落嚟嘅歌手彭宁啊嘛
不过唔系佢嗰个彭小姐就系彭定行
呢个女哈哈哈
好好笑啊点解我系噉讲嗰个女咧
真系冇讲啦唉噉啊
好喇
总之嗰下我哋就睇完呢啲仪式啦噉啊
睇嗮之后
跟住我哋成班人喺个派对
度就冇咩嘢做嘅时候
就话啊不如噉咯
我哋有出去立法会旧嘅立法会出便
嗰度去去睇睇喇噉嗰度发生咩事咧
就系噉嘅嗰日就系中环核心地带啊嘛
噉我哋湾仔行过去
噉嗰阵时咧
就系因为
97交接仪式一完咗之后咧
班英国佬走咗之后咧
香港嘅政府就政
地区政府正式成立噉啊
包括临时立法会有个
即刻有个就职典礼
就职典礼完咗之后咧
当其时香港好多民主派嘅议员啊
噉嗰班议员咧系主动退出诶
辞职唔参加立立会
即系佢哋嘅立立会系有问题嘅啊
系唔啱嘅噉佢哋就去咗
返返到香港嘅立法会嘅大楼
嘅楼上嘅露台嗰度
就有个发动喺度集会噉
就喺嗰度示威噉
佢哋又会发表一个宣言噉样噉啊
聚咗好多人嘅噉
未知
香港以前不嬲都系示威之都嚟啊嘛
有几有一段期间我记得好似系
全世界一年入便最多示
威游行嘅城市就喺香港啊
噉嗰阵时大家好惯㗎
噉啊其实嗰阵时我哋就成班人去睇咧
唔系因为
大家都好认同呢班演员
或者好钟意佢哋要嚟参加呢个示威
而系去嘢啊即系去去凑热闹
事实上当时咧我自己
虽然我系有个民主嘅态度咯
但系我对呢班演员亦都好有距离感嘅
即系嗰阵时
因为我觉得未够啊
即系我都话畀你听我好阻㗎嘛
即系我觉得唔系噉嘅噉啊
即系文尊正嘅民主
系要做到一个更彻底嘅革命先得嘅
你哋讲呢啲系议会争取系冇用嘅
即系即系我系有啲噉嘅恁法
噉但系大家就由凑热闹去睇喇
噉啊现场嘅气氛咧
又系怪啊落紧雨啦
有少少毛毛雨喇
嗰阵时已经变咗系就好多人噉
你话究竟几多人系嚟参与呢个示威
定系嚟睇热闹咧
我估其实一大部都系凑热闹㗎啫㖞
噉我记得当时我在场仲见到一啲
有一个有一个
而家我唔费事讲佢名喇
因为都喺国内都好活跃
好红嘅一个武术指导

由曾经系著名嘅影星同动作嘅导演
噉样
噉嗰阵时都喺现场噉就跟住一齐
唔知点解嗰晚最后大家撞埋一齐啊
就倾偈玩得好开心噉佢又好兴奋
我哋大家都好似要搅到自己好兴奋
但系其实我真系觉得我冇咁
强烈嘅感觉
我觉得嗰啲兴奋系做出嚟嘅
然后就玩啊跟住去边啊
噉样
噉啊跟住最后我哋不如就去兰桂坊啦
近啊嘛
行上兰桂坊噉啊兰桂坊就人山人海
就好多鬼佬喺度
你鬼妹鬼仔噉佢哋又好开心㖞
佢哋讲得开心又系
即系当系一件事嚟玩啫嘛
你明唔明啊
即系有个理由有个excuse
噉啊出嚟舐下要serbi一啲嘢
但系你问佢哋serbi乜嘢啦你
佢哋又未必知
㖞噉佢哋就就嚟玩喇
嗰日咧其实我去兰桂坊
我成日拍下去我自己咧
仲有一个私人嘅目的嘅
个目的系乜嘢咧
就系诶
想去check下我哋做嘅另一个艺术作品
做成点嗰个艺术作品系乜嘢咧
其实一个概念艺
术嚟嘅系我同当时系一个老朋友
噉呢个老朋友我都费事讲佢名喇噉
人哋而家系政协嚟㗎嘛
即系当年做埋啲噉嘅嘢唔系几好㗎嘛
噉有阵时我哋都好激㗎
真系年青嘅时候
噉我哋就做咗一样贴纸出嚟嘅啫
其实系
因为贴纸上面就写住印住几4只字嘅
就叫同胞勿进啊
你钟意咩
叫同胞勿近啊
嗱同胞勿近咧如果你系老香港人咧
你就一定好有印象㗎喇
因为香港60年代时候
曾经发生过好重要嘅大事
就系所谓六七暴动
或者而家诶
有啲人就话唔喺暴动嚟啊
温冻67报道系乜嘢咧
就系当时香港嘅左派
亦即系今日所讲嘅外国外港阵营啦
噉啊响应内地嘅文革噉
就想一举就系喺香港搅起个运动噉啊
睇下可唔可以推返到英国统
治啊或者点啊
噉然后至少啊
打到资本家噉样
噉嗰阵时咧佢哋就发展到后来咧
就好暴力好激进㗎
就会喺街度咧
会放炸弹㗎噉嗰啲我哋叫菠萝
真系土制菠萝
周街菠萝噉啊次过咧
真系炸伤过炸死过一啲无辜嘅市民
噉啊
亦都佢哋刻意嚟去放火烧过一啲当时
诶针对呢啲左派
嘅一啲著名嘅电台节目主持人㗎
噉就好好恐怖嘅件事噉
有阵时英国诶警察嘅香港警
港英正警察嘅政治部就系噉拉人
噉啊嘢都拉咗好多噉
当然佢哋坐监入便
亦都有啲对待我觉得系唔公平㗎
但总之成件事系一个悲剧嚟㗎
噉嗰阵时咧
因为呢一班人系诶
自己觉得系外国㗎
嘛我哋系即系当然系外国㗎啦噉
你如果要炸嘅话
你无周周街
无端端你炸死我哋自己同胞做乜啫
系咪先噉当一时
佢哋就讲喇
佢哋嘅目标
其实唔系想炸我哋自己中国人
佢哋要炸系啲鬼佬
啲殖民者
或者啲为虎作枪嘅嘅同胞
就噉就唔叫同胞
人哋即系坏人啦
阶级敌人啊嘛
噉所以咧
佢哋主要嚟炸鬼佬嘅话咧噉因此咧
嗰个
佢哋嗰啲剂炸药嘅嗰啲纸箱上便咧
就会写住呢4个字叫同胞勿进
嗱用中文写
噉即系恰啲鬼佬
唔识中文啲鬼佬埋到去嗨
嗨亲你就大镬
但系我哋自己中国人见到诶
噉你就知喇
冇冇冇掂佢咯
㖞呢个同胞勿进真系比较炸药咯㖞
噉但系好快大家就一见到呢啲
就会报警㗎嘛
真系好恐怖啊嘛
噉好多时其实咧
打开啲纸皮啊成其实便乜都冇
即系得个客字
其实系制造一种心理战啦我自己觉得
好喇噉点解9771嗰阵时
我同我呢个朋友又要走去印呢啲贴纸
然后仲要走揾我哋啲同伙啊周围去黐
㖞 特别系诶
中环嗰啲鬼佬出门嘅地方
就劈烂鬼坊喇
重点啦噉人哋知系酒吧街嚟㗎嘛
周围嗰啲角落头
嗰啲纸皮啊垃圾堆度就黐同胞物格
其实咧嗰阵时系玩嘢嘅有两个意思啊
即系你睇呢件事系
你完全可以从相反角度去睇
噉我觉得呢个就系艺术创作
好玩嘅地方啊嘛
就系你可以好多种解读㗎嘛
你可以解释为咩咧
就有啲人就会解释为喂
呢个而家变返我哋中
国人嘅地方喇
你班鬼佬够钟走人喇嗱同胞咪跟喇
即系你走喇吓
冇埋嚟喇吓
另外一方面亦都可以话
有个人就会解读为咦
噉系咪而家回归祖国噉啊
大家血浓于水嘅同胞大家啊
融为一家亲喇噉
系咪意思就叫呢啲同胞密近咧
即系两个唔同嘅角度
系两个相反嘅意思嚟
个㖞 噉噉咪去印呢啲贴纸
然后系系又当然哇我好记得㗎嗰阵时
即系我视察法啊
真系黐咗㖞醒㖞真系搅掂㖞噉样
如果第二日咧诶报纸真系有卖㗎 诶
即系话警察喺度留意到噉样
哇香港好多地方
即系中环几个地方
湾仔啲酒吧街
有同胞勿近呢样嘢出现㖞
噉就睇下系咪炸弹啊
系咪炸药啊噉样噉样
去check噉啊
发现唔系虚惊一场噉啊
最后警方咧
就话呢个应该有恶作剧噉样
哇而家恁返真系算好彩
你喺今时今日做啲噉嘅事啊
即刻拉你啊
话你知啊你呢啲仲唔系恐怖暴力
即系仲唔系黑布
但系当其时即系警察咧
好觉得又唔知点解又hea啲嘅就觉得
啊真系算啦呢啲玩下即系开玩笑啫
我以前做好多街同艺术创作咧
都比差人斗
周过好多次㗎喇噉啊
其实好多时根本系烦都烦
但系嗰度唔落差出真系费事唉
你啲艺搅艺术就系噉㗎喇
真系真系我都费事理你喇诶
走喇唔好唔好乱嚟喇吓
噉样就系噉嘅寸
就算游行示威
喺街度撞到啲差人都好好笑嘅
即系啲差人咧会会倾闲偈个㖞
我记得嗰一次喺街度游行我喺旁
边嗰啲指挥站度啊噉啊
喺度我就企喺度同啲人人群讲啦
行去边度噉样
噉样差人喺旁边睇住㗎嘛
住㗎嘛睇你会唔会出事啊嘛
诶有时热得滞啊
差人又会埋嚟搭嗲哇今日真系好热哦
系咯真系
唉真系你哋又惨啦唉你就系啦
你又辛苦啦真系喂噉几点搅完啦噉样
饮乜嘢饮啊噉哈哈
噉主要系嗰阵时咧
即系我哋啲搅运动嘅人啊
搅游行嘅人咧
其实大家都有个分寸
而警察亦都有个分寸
噉啊大家咧大家都知道大家嘅底线
做嘅一个方法噉好多时其实都好顺畅
就系大家相处啊性啦
诶就算我哋玩啲好癫嘅艺术创作啊
明显系挑战底线嘅嘢噉
佢哋都系只眼开一只眼闭
或者点噉啊有倾有讲啊噉样
即系喂阿sir
乜今日又真系撞到
有时系同一班人嚟㗎嘛
即系下一次又系噉阿sir乜又系你啊
唉系啦
真系今日呢啲嘢又要我出嚟企住
企足一日
噉样哈哈
好喇讲返啦噉我嗰阵时去到兰桂坊
就当然有好多警察啦噉
我哋已经错过咗
其中一样嘢㗎嘞
㖞 就当晚咧
喺诶兰桂坊维持秩序嗰啲警察咧
喺12点过后咧
就做咗一个好标志性嘅动作
噉好多人去特登围住佢哋影相嘅
系咩咧
就系佢哋本来嗰个警察戴嗰顶帽咧
上便有个香港当时嘅
港英时期嘅皇家香港警察嘅辉㗎嘛
有个有个LOGO喺度有个徽章喺度
一过12点
我哋已经回归祖国喇噉
佢就梗系唔可以再大嗰个徽章
所以佢哋就要除低顶冇
将个徽章掹落嚟
换返一个我哋特区警察嘅徽章喇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嘅徽
章喇噉有个换章仪式噉
好多人就掌握嗰一刻
已经好多相围住佢哋拍片啊噉样
噉但系我系过咗12点先去
所以就睇唔到喇
噉啊睇唔到唔紧要啦都系好玩嘅
喺条街度咁多人噉
我哋就去咗一间我哋成日去嘅酒吧
嗰间酒吧咧而家个名系唔讲得㗎喇
即系佢个名本身就系禁忌嚟㗎
就超级敏感嘅
但系嗰间酒吧咧就好得意嘅系
当时香港好多文化人艺术人
搅社运嘅人咧都好钟意去蒲嘅
噉啊第1咧
就系个老板娘
本身就系真系熟嗮我哋大家啦
噉啊第2咧
就系嗰间酒吧嘅酒瓶哈哈
佢佢价钱抵噉我哋成班穷鬼佢咪啱咯
文化艺术家噉啊有钱佢都去㗎吓
噉啊大家就去嗰度玩噉啊
喺度聚噉就成日都会撞到好多人噉
我记得我有啲搅艺术嘅朋友
有啲即系冇嘢做穷起上嚟时候咧
就临时去嗰度做吧厅
但系帮人斟酒递水啊噉样
噉我买去到噉啊去到嗰度铺
噉啊我搅到好夜
去到差唔多两3点钟
成间酒吧又走嗮喇
噉啊老板娘同埋佢当时嘅男朋友
我哋咪香港文化界变一位老前辈
噉就得返我哋34个噉啊就坐喺度倾偈
去到最尾得我哋3个啫
噉啊开完开啊开开葡萄酒开y开红酒
饮完一支又一支
系噉饮噉我哋倾偈倾乜咧
其实主要系我喺度听
喺嗰一晚好亦神奇
就系最后我系即系饮到朝早
6点几 7点啊
我就主要系听啲老前辈讲说话
嗰位老前辈
噉嗰位老前辈咧
就系参与咗香港当年六
七十年代好多民社嘅活动
而且佢自己嗰阵时系好阻㗎
文写系乜嘢咧
即系香港60年代咧
有好多文艺青年会组织社团
叫做文写噉啊
大家各自有啲唔同嘅主张
通常嗰阵时咧
就系
诶人册条件冇咁好或者贵嘅时候咧
就自己手动游刃
用针拔去写字打字都冇啊
噉啊去去引一啲文化刊物啊
文学杂志噉样噉
好多时
呢啲文写运动后便都系好强烈嘅政
治意识形态
通常都系倾向左翼㗎 诶
反对香港嘅殖民政权同埋呢个
诶资本主义嘅路线
所谓自由放任路线

嗰位老前辈就系亲身经历呢啲事嘅人
噉啊我就喺佢度
即系同佢诶
打听当年嘅一啲人啊
一啲古仔啊一啲事
噉而家呢啲梗系冇人知㗎喇
亦都后生一代都唔会再有兴趣听
唔会知㗎喇
嗰阵时印低嗰啲嘢咧
多数都散失咗喺历史嘅废纸堆入便
少部分可能喺图书馆有收藏嘅噉
但系除非你做研究
都冇人会特登攞嚟睇㗎喇系咪
噉嗰晚我就听呢啲古仔
然后听到天光啊大家话真系攰喇走喇
我就朝早我记得我7点钟
喺成条街一个人影都冇
得啲人喺度扫垃圾执垃圾嘅兰桂坊度
行返落嚟
然后揾车返屋企
诶返到屋企都仲系未瞓着
就睇电视转播返
即系大早之前
卒之英军走咗喇噉啊
解放军就即刻喺罗湖嗰便就落嚟喇
驻港部队
噉好多市民又
喺条街度嘅有啲系欢迎啦
噉啊但系我觉得更多咧
就系好似我哋呢啲人噉样
就喺度观望喺度睇
即系觉得自己见证紧一啲嘢
但系你见证咗乜嘢咧
即系我恁好多时嗰个意义咧系
当时你处于嗰一刻
即系有时我哋人咧遇到啲好重大嘢
譬如话喜事
丧事
你系当时你唔会有强烈嘅情绪反应
你系呆一呆㗎嘛
系嘛
噉呆一呆噉然后事后你先慢慢恁起
你啲喜与悲先至出返嚟
我恁呢个就系我嘅71
即系就系呢种感觉
就系嗰一晚我知道自己喺历史之中
我知道我见证咗一个时代嘅
诶转列点但系
嗰种情绪其实系讲唔出嚟
亦都可能自己唔了解
系处于一个外制嘅状态入便
净系做一啲嘢
好喇噉啊哇
即系噉啊赖赖杂杂讲咗喺大良
其实仲有好多古仔嘅
真系牵涉到嗰阵时
嘅呢个特别嘅嘢
不过有排讲啦呢啲唉
真系我都唔想再讲㗎喇
诶最后梗系要听首歌㗎系嘛
噉你知今年咧就好神奇
好多广东歌又红返
噉啊大家唱返广东歌
讲返香港流行文化黄金时期嘅影响
我咧就觉得而家即系有啲说法咧
我就唔系好明嘅即系譬如话
我唔知点解我哋香港人一路叫广东
歌㗎嘛我哋中文流行曲
我哋或者叫中文流行曲
或者叫粤语流行曲或者就叫广东歌
但系唔知点解而家大陆咧内地咧
大家都系要讲恶
讲恶
嗯我哋就听唔明我最初咩叫讲恶咯
港澳我我哋喺香港
我哋认识叫港澳系咩咧
就系香港管园乐团呢个系叫港澳
我哋作为简称叫港澳
噉啊香港嘅管园乐团
系我哋全国
甚至反亚洲首屈一指嘅郊区乐团嚟嘅
的确系我哋香港文化骄傲之一

系啊噉噉噉呢句先叫讲恶啊嘛噉点解
粤语歌流行曲又叫讲恶咧
噉样我又觉得唔系好明
不过诶算算罢啦
而家怀疑大家都噉叫
我就讲返叫广东歌喇
噉啊其实而家个广东歌咧
我都觉得有好多历史上嘅误会嘅
譬如话好多人都以为
香港嘅广东歌系80年代之后嘅事
上世纪诶
有部分人就认为70年代系由许
冠杰嗰阵时开始
带动起广东话唱流行曲嘅热潮
因为喺嗰阵时之前咧
香港嘅流行曲咧
一系就英文嘅
直接听英文歌噉嗰啲诶beatles啊
猫王啊跟住猫王嗰啲
1系咧就系唱国语嘅
如果系粤语写嘅歌咧
多数系啲小曲啊即系我哋粤语粤
我哋广东人嘅民间小调噉样
噉呢啲嘢咧
就好多人认为系不入大雅之堂
或者觉得娘啊老土啊噉样嘅
但系其实咧呢啲恁法我觉得好错㗎
其实香港嘅真系有用现代音
乐嘅格局啊
或者西方流行曲嘅曲式
又系a a b b嗰种写法
去写佢流行曲咧
其实好早嘅195几年就已经有
只不过嗰阵时可能冇咁被人重视啊
出于种种原因
出于大家主流文化系面对广东歌嘅歧
视或者对广东话觉得都系
不入大雅之同
我哋平时讲嘢就话啫噉样噉
所以就压抑咗㗎噉啊
另外我哋都冇怀疑一样嘢其实而
家广东歌咧
虽然话系好似我后唱我歌噉样
即系我我我哋自己母语嘅歌
但系其实佢唔系真系后语嘅
佢系举个例子
即系我哋
诶你睇香港啲流行曲嘅歌词啊
即系佢好少出现佢呢个字嘅
佢系用他嘅吓书面化咗㗎
又或者我哋平时候我嘅我嘅
你嘅呢个嘅咧
佢系用的嘅嗰啲歌词
佢哋唔会出现佢唔会出现
嘅噉样嘅字眼
佢系用返书面语去写嘅
所以其实我哋广东歌入便嘅嗰啲歌词
系一种书面化嘅广东话
而唔系我哋口语嘅嗰种广东话嚟㗎噉
我恁呢样嘢都好得意嘅
本来咧我系想揾返咧
即系其中一首最早嘅
香港嘅用粤语唱嘅西式流行曲
就系槟城宴啊1954年呢首歌畀你听嘅
可能你听过㗎
因为唱歌嘅就系芳姐啊方艳芬
噉啊方燕芬大家都知道
当然系大器命令啦

啊呢首歌嘅作词作曲人就系王月新啊
就系好出名嘅乐诗同作曲㗎
但系首歌咧就即系我又我都想播㗎
不过我今日恁恁下
都系不如畀你听呢首歌
我觉得今日呢个时候播都几有意思嘅
就系呢首歌叫咩咧
叫做这是我家
其实这是我家系咩歌嚟嘅咧
系1986年嘅时候一首早曲
噉啊负责编曲嘅咧
就系顾家辉
填词嘅咧
就系啊尖叔王占
噉呢对黄金拍档噉啊
梗系写过好多好出名嘅流行歌㗎喇
但系呢首歌比较特别啊
呢首歌其实系一个大集会嚟嘅
佢系将一首香港我呢一代人咧
耳熟能详嘅童歌
就系顾家辉先生以前小写嘅
小时候啊
呢个好出名嘅一个儿童歌嚟嘅
我哋系我呢一代系都识听
听人都听过系都识唱嘅
再沟埋王洛斌嘅青春组曲嘅音乐
沟埋宋阳读书郎嘅音乐
再沟返埋呢个一啲民间嘅小调音乐噉
啊然后王占咧就重新填词
串烧成一首歌噉呢首歌有冇咁特别啊
噉其实呢首歌咧
就系用嚟香港人应该爱惜香港
然后带住一种香港人嘅自豪感嘅诶
鼓吹一种香港至尊
香港自豪嘅一首歌嚟㗎
有啲歌词咧虽然系阿尖叔写啊
但系我又觉得普通啦以尖叔水准嚟讲
冇冇办法好似写啲应景歌啊嘛
噉究竟应咩歌咧
系噉样应咩景咧
系噉嘅当时1986年咧
就英女王访讲噉啊
英女王咧个伊利三亚二世
嚟过香港两次嘅噉
佢两次咧都系要表现下啲亲民啊
探下啲街坊啊
去下唔同嘅地方
啲小朋友见下面啊噉样
噉嗰阵时咧
就有一场咧
即系佢啱啱去完北京就终于谈判期间
系佢第一次访问
亦都系为一次访问大陆噉啊
然后当时去完北京噉就见完喇邓小平
噉就落到嚟香港嘅时候咧
就香港组织咗一场大会演
即系所谓御前演出啊
即系嚟嚟欢迎呢个诶
当时嘅钟主国嘅君主噉样
噉嗰阵时咧
就揾咗顾家辉就编呢一扎曲出嚟
噉就然后王子去填词
然后又揾咗香港著名嘅指挥家叶咏
思去指挥
几个乐团包括香港青年官员乐团
香港电台合唱团去共同一齐演奏
更加有趣嘅系入便仲揾咗好几个歌手
当时得令
嘅歌手一齐出嚟唱嘅噉
你入便咧啲名出嚟就巴闭喇
就包括有诶张国荣啦
包括有钟振涛啦
啊欧瑞强啦张学友啦
同埋仲有成龙嘅
噉就诶首歌嘅歌词咧
就好有趣㖞嗰度唱嘅时候咧
就将嗰啲改编嘅歌曲嗰啲歌词咧
就变成入便
好强调你见到就系香港喺咩地方咧
就系一个中西汇聚嘅地方啦
系我哋民族同世界截样嘅
即系一个门户一个岸边啦噉
然后
入便就倡导好多香港唔同嘅地点啊
香港唔同嘅区域去令香港人感受到哇
呢啲全部都系我哋好熟悉嘅地方嚟㖞
又有观塘
又东区走廊
又又有手机湾
呢啲全部都系我哋嘅地方㖞
又有狮子山又又又有中区
又铜锣湾转诸如此类噉啊
出现嗮喺呢首歌词入便嘅
又大埔啊
又长洲啊又横头杏啦
噉样噉点解会有首噉样嘅歌
当时演出畀英女王咧
其实系噉嘅诶
其实喺英女王面前表演一首噉样嘅
大集会广东歌
其实系与其话唱畀英女王听
倒不如话唱畀香港我哋本地人听
你都知道上世纪80年代
当香港前途问题出现嘅时候咧
香港人好多人系觉得前途未卜
好担心嘅
唔知道第日会点
好多人好惊啊嘛就移民啊嘛
噉嗰阵时咧
香港政府就系
用咩方法吸引大家唔好移民咧
就系
好钟意用一啲各种各样嘅宣传方法
譬如话整一首噉嘅歌出嚟
噉就揾阿阿成龙呢啲人出嚟唱
就话畀香港人听其实香港好好㗎
呢个地方你唔好走啊
呢个系好有
前途好光辉灿烂嘅城市嚟㗎
诶你去到边度都会恁返起啊
始终香港好
呢个系你嘅家这是我家
佢想透过增强香港人对香港嘅认同感
而打消对于前途嘅忧虑
同埋呢种疑问嘅欲望噉样
噉然后英女王咁啱访问北京
就系确认咗香港前途问题噉样
落到嚟噉啊唱呢首歌喇
噉就嗱就有个噉嘅特别嘅意思喺度
你今日听返呢首歌咧
就当然觉得诶
系有啲怪㗎老实讲
即系歌词嘅内容啊个曲啊编排
噉然后我而家听呢个版本啦
畀你听呢个版本喺度现场版本啊嘛
个录音咧
都系麻麻哋㗎即系都系渣渣哋㗎
不过当系一个历史片段都几有趣
诶而且呢首歌喺80年代之后咧
即系都曾经红过一轮
间唔中就会播下㗎喇
即系我哋都会听到嘅噉
所以而家我哋
我唯有请你同我一齐回顾下
好喇到咗今晚嘅压轴口气咯㖞
负责指挥嘅咧就系叶咏诗
系一个大合唱
这是我家
由顾家辉编曲同埋王占填词㗎
系根据几首咧
家传户晓嘅中国民谣所编曲赞写
由4位歌手为我哋演出
唱歌嘅有1,600人
钟震陶
邱瑞强
张学友
so
张国荣
一个人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