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我是梁文道
趁着我们这1季节目
关于环境史的这一部分
还没有正式上来之前
我又来充数
给你做一集番外
这一集番外呢
我想跟你讲些故事
看见上回段志强老师做番外篇
给我们看
理想节目带货带的这么成功
我也忍不住想要带个货
而且还是介绍我自己做过的节目
那就是1,001夜这个读书节目
假如你看过的话
我不晓得你会不会有印象
我曾经讲过一集
介绍了一本非常经典的科学幻想小说
也可以说是一本非常经典的恐怖小说
那就是弗兰肯斯坦
或者他更通行的名字呢
那就是科学怪人
我在那一集节目里面呢
介绍了他的作者大作家玛丽雪莱
他当初写这本书的缘起
那段故事啊
其实已经在文学史上
是个有名的典故了
话说1816年5月份的时候
玛丽选来跟他的老公大诗人博熙选来
以及另一位大名鼎鼎的英国诗人拜伦
以及他们的医生约翰玻璃道里
一起
来到瑞士的日内瓦湖畔的科洛尼村
租了一栋小别墅要在那里度假
这可是当年英国人很时尚的一种流行
文艺就是有机会呢就到欧洲
特别是到瑞士的山区里面度假休息
那个时候正好是夏天
日内瓦湖畔的理应阳光灿烂
很适合游泳
钓鱼跟散步
但是这一年的夏天啊
非常奇怪嗯
连续那么多天都是阴雨连绵
呃好像不怎么能够看见太阳
于是这几个文人作家呢
就有点无聊了
于是他们晚上躲在小别墅里面
就开始玩
起轮流讲鬼故事的游戏
看看谁的鬼故事说的更好更精彩
这么一说下来不得了
就产生出了弗兰肯斯坦这部杰作
没错玛丽雪莱
第一次有了科学怪人这个故事的念头
就是在那样子
一个非常异常的瑞士的夏天底下
而在那一场聚会里面
同时还诞生了另一本恐怖小说的经典
那就是约翰威廉玻璃道里这位医生
他写出了吸血鬼的短片小说
他是历史上一切吸血鬼小说的创造者
然后他把他当时讲的那些故事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修改
在1819年呢
成功出版了
历史上第一部现代化的吸血鬼故事
那个故事的名字就叫做吸血鬼
同样是1816年啊
在欧亚大陆的另一端呢
也有一位诗人
因为当时的天气反常所造成的现象
写下了一首诗
我要说的
就是我们中国清朝嘉庆年间的诗人
当时在云南居住的刘大生
他有这么一首诗叫做何瞻亭苦鸡吟
诗里头是这么写的儿鸡知有母
母鸡知有水
父儿如父时
一气沉沉像湖底
这首诗啊
他要写出来那个感觉
跟我刚才说的佛兰肯斯坦
以及吸血鬼就截
然不同了
他不是一个出于幻想的作品
而是一首相当写实的诗作
他写的这个真实情况
就是那时候他在昆明所目睹的饥荒
灾情你想想看
小儿小孩他肚子饿了要找妈妈
而妈妈肚子饿了又怎么办呢
就只知道有湖水了
他就背起这个孩子呢
像背一块石头一样
就跳入湖水之中亲身自杀
怎么会走到这样
的一个绝境呢
这就要说到
嘉庆二十年到二十二年之间
也就是公元一八一五-1817年之间的
云南大饥荒
云南大饥荒
在清朝历史上
也是一次非常重要的天灾
按照当时有纪
录的行政区域的档案显示呢
当时云南各个行政区包括汀州和县
受灾的总数达到29个
那那个灾情是能够惨重到什么程度呢
是有许多人就在路上饿死
然后有很多人呢
就只能够吃草根泥土来冲击
最后活活撑死
也有很多的人呢
就逃到外省别的地方去避荒
据说这样子的严重的饥荒
在和平时期
在云南的历史上是从来没有闲理的
为什么那几年
云南会发生这么严重的饥荒呢
说起来也真巧
也是因为天气反常
玛丽雪莱
他们在瑞士见到了一个反常的夏天
其实在云南
当时这些灾民们之所以挨饿
也是因为遇到了反常的气候
那几年云南出现了夏天下大雨下雪
6月飞霜非常低温的罕见情景
而这种夏季秋季的低温呢
就会造成水稻的大面积吸收
云南的主要的粮食
在那个年代就已经是水稻了
而我们知道
水稻的成熟是需要温暖的天际的
如果你在夏天遇到这样寒冷的气温
这水稻又怎么能不死呢
而在云南的山区呢
他们种的则是荞麦
而荞麦也是很容易受到低温的伤害
在这样的情况底下
云南自然就出现了大规模的饥荒
刘大生他的弟子李于洋
是一位非常著名的白族诗人
他当时也甩了一首诗
叫做米贵行这首诗是这么写的
瑟瑟栓风冷逼体
西筐入室宜生米
生米价征30钱
今日囧妃昨日避
去睡八月看年风
忽然天气寒如冬
多架连云进忽稿
家家畜没忧享雍
李玉阳
当然还有另外一首更加有名的诗
叫做麦尔叹
三百钱买一生树
一生树饱三日富穷明
赤手前河来
西南提女街头卖
明知麦儿难救鸡
仍被鬼伯同时录得钱
寥缓须余厄
道口雍想即而肉
这是一首写的非常惨痛的诗
说明了当时呢有很多人是卖孩子
也有很多人自杀
甚至有很多人呢
就把孩子呢丢弃在路边
这是那个时候云南灾情底下
很常见的一个情况
那么发生在云南的这样一个天气异常
与刚才我一开头所说的
在瑞士的一群著名的浪漫主义作家
所遇到的一个异常的气候情况
他们有关系吗
看起来是分隔在大陆两端的个别现象
但其实
他们都跟一个非常重要的事件相关
这个事件则发生在离中国也好
离瑞士也好都更遥远的地方
那就是印度尼西亚的松巴洼岛
当时印度尼西亚是属于荷兰的殖民地
是荷兰东印度公司所管辖
在这个松巴拉岛上面
当年4月5号到12号之间
爆发了一场人类有史以来最强
烈的火山爆发
那就是著名的坦柏拉火山
坦柏拉火山在爆发的时候
据说当时是离
松巴瓦岛1,200多公里之外的雅加达
也就是当时的巴达维亚
都能够清晰听见他的那种爆炸声
短短几天之内
他爆发出来的火山灰
的烟柱就已经遮盖了整个
东南亚海域的上空
据后来的学者们推算啊
坦柏拉火山喷出的烟柱
当时预计是高达了3万米
总共喷发出了1,000亿立方平米的物质
那么这些物质里面主要就是火山灰
而这些物质
直接抵达到了离地表
44公里高处的高平流程
这高频流程呢
其实我们今天很多人都不陌生
因为高频流程的上半部
就是今天关心全球气候
问题的人都晓得的
臭养成这个高平流城或者平流城
你听他的名字你大概就知道
在这个层面里面的大气层呢
他的所有的大气是以水平方向流动的
而不是上下的流动
他水平方向流动
所以当坦柏拉火山的火山灰
直接灌入到这个平流程之后
他就开始沿着赤道
缓缓的由东往西去移动了
他这一移动不得了了
他所造成的巨大的云层
就蔓延到整个地球
遮蔽了地表上面的阳光的照射
造成了达到3年的全球气候寒冷
也就是说
我们今天这集番外1开头所说的
玛丽雪莱
所看到的那一个不寻常的瑞士夏天
以及那两3年云南所遭到的自然灾害
都跟这个坦柏拉火山的爆发
可能是有关系的
关于坦柏拉火山的爆发
以及当时全世界各地所能够观察到的
异常气候现象
最近20多年呢
有许多的学者去研究
很多人都从世界上各个角落
找到大量的材料
去重新发掘以前被人忘记的历史逝世
又或者去重新解释
一些以前我们没有办法找
到确切答案的事件
例如那两3年云南的饥荒事件
我们要知道在1815年之后的那一年
整个平流城上面的这些火山
喷发出来的物质
已经缓缓移动到了
整个美洲大陆的上方
于是那一年的美国
加拿大等地
也就出现了一个极端寒冷的现象
整年好像都见不到夏天了
于是就从美国新英格兰地区
就流行起了一个讲法
叫做无夏之年
也就是1816年是一个没有夏天的年份
由于这是一场全球的自然灾害
影响到了世界各地要依赖
农作物为生的老百姓
所以我们现在都没有办法估算
到底这场火山爆发
他直接的受灾的人数有多少
我们只知道当时离他最近
的印度尼西亚
附近几个岛屿上面
就有10万以上的人口上升
那么至于到了欧洲
到了美洲
到了印度到了中国这几个不同的地方
受损的人命跟财务
就是更难以去估计了
这次火山爆发
固然带来了19世纪
整个地球上最严重的饥荒
但是同时他也可能意外的催
生出了一些
延续的现象
例如说当时德国的大发明家
冯德奈斯公爵
就是在那个时期发现啊啊
由于农作物的吸收
使得很多的家畜死亡
那么就连
平常大家用来当做交通工具的马
也都死了不少
所以他就开始想办法
怎么样寻找马以外的交通方式
于是他就发明了双轮跑动机这种东西
然后又在1818年呢拿到了专利权
什么叫做双轮跑动机呢
简单的讲那就是自行车
所以你也可以
说自行车这件事情
要是没有这一次的火山爆发
也许就不会在那一年
那么快的就诞生出来
这场火山爆发带来的灾害
还引出了一些其他令人意外的后果
那就是云南的鸦片种植
我们过去读中国历史
都知道鸦片对我们中国人的毒害
在我们一般人的印象中呢
鸦片好像多数都是外国进口中国的
特别是英国人
那么因此就有了后来的鸦片战争
以及种种的近代的历史耻辱
可是你知道吗
鸦片这件事情
在19世纪的时候
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内地种植
而且后来到了20世纪初的时候
几乎是全国各省都有人在种鸦片
而当时国内的鸦片产量
甚至
到达了一个基本上能够满足自己国民
需求的地步
成为了进口鸦片最大的竞争对手
那么这一切又是怎么开始的呢
根据近代的学者的考察呢
很可能是在1820年代左右
就已经在云南开始有人试着种植
鸦片了那为什么
云南会成为中国最早
开始有人种鸦片的地方呢
有一些学者就认为
也跟坦柏
拉火山所带来的云南饥荒有关
由于当年嘉庆的云南大灾
使得很多农民呢发现
也许种稻
并不是一个最能够维
持生活的一种种植手段
平常他们种植稻米
如果在收成还不错的时候
也许可以把多余的收成呢
拿去市场上交易
换回来一些钱
交税之余呢
还能够自己口袋里面留下一些
但是这到底能有多少呢
那还不如种鸦片
倒不一定是要用鸦片
完全替代稻米
而是可以同时种植
鸦片这种东西呢是冬天种下
3月就可以熟成
所以鸦片大可以作为他们在种水稻
之余的一种补充作物
但是到了20世纪初的时候
云南就已经达到有三分一的耕地
都成了种鸦片的因树田
那个时候
鸦片在中国内地的通行的方式
还非常奇特
云南的
鸦片并不是直接进入中国其他地区
而是要绕个圈
很多时候呢
是沿着红河先运到越南
再从越南经过海陆迂回的进入广东
从广东再销往全国各省
呃道光皇帝那时候当然也注意到了
云南开始有很多农民种鸦片的现象
一开始呢呃
很多官员也还是收到命令
要去严禁各种的鸦片种植
可是后来
各个地方的官员开始发现
鸦片这件东西啊
你与其彻底禁止他
还不如默许他
甚至是鼓励他的身材
为什么呢
我们晓得清朝政府苦于进口鸦片
主要的理由
还不是因为他毒害我们国民的身心
而是因为他使得我们大量的白银
会外流那假如我们国内
也能够有相当质量的鸦片
呃生产那么
岂不是能够阻止白银的进一步外流吗
当然说到鸦片
我们都晓得
进口的鸦片啊
主要还是来自于
英国的南亚大陆上的殖民地
那么说到印度
在坦伯拉火山爆发之后
他又受到了什么影响呢
在这里呢
我又要引回玛丽雪莱这一家人
玛丽雪莱的丈夫
婆媳雪莱是永明的大诗人
他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其实是他的表弟汤马
斯梅德文
后来汤马斯梅德文
还替博希雪来写了一本
非常有名的传记
话说这个汤马斯没得文了
在坦柏拉火山爆发的时期
正好正在印度
担任殖民地的军队的军官
后来他回到伦敦之后
跟他的表哥伯希雪来
他们回忆起那几年他的见闻
他提到了这么一件事
他说有一趟长征啊
是我永远无法忘怀的
当时我正好在队伍的后方
直到半夜
我们都还没有到达我们行进的终点
但这一路上
我就看到我们至少留下了800个人
他们或者已经死了或者正在死去
就那么倒在路边
如此恐怖的一个景象
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在那次旅途当中
我们几乎上市了整个部队
那个时候1817年
正好是英国驻印度的总督黑斯廷斯
他发起战争
带领英国殖民地跟东印度公司的军队
打了第3次英国莫沃尔战争
在这一场决定性的战争里面
英国彻底压
伏了莫沃尔帝国的残余势力
从此稳稳的控制住了整个南亚赤大陆
但是没想到战争刚刚打完
跟各个土邦签下合约没多久
他们就遇到了忽然而至的一场瘟疫
这场瘟疫
使得他们在当年的11月15号到20号之间
就已经死了5,000多个人
那么再后来
瘟疫甚至能够让他们整个东印度公司
的这一支部队
完全消灭
这是场什么瘟疫呢
那就是霍乱了
这就是1817年到1824年的第一次
霍乱大流行
刘小萌老师之前不是已经
给我们介绍过
19世纪初开始的霍乱流行
对全球公共卫生体系甚
至是我们中国人饮食方式的改变吗
十九世纪初
第一场霍乱流行阵阵
就是从印度开始的
而当时
第一次对这场流行做了详尽记录的
就是英国的东印度公司
他们也是首当其冲的
面对了这一次的霍乱流行
那为什么在一八一七-1824年之间
印度会发生这样的一场霍乱呢
我们要晓得
霍乱在孟加拉湾的第一地啊
其实是一种风土病
就每年是季节性的会出现一轮
但是
从来没有办法造成非常大规模的流行
不像这一次最后是蔓延到全球
那为什么在1817年开始
霍乱
能够顺利的离开孟加拉湾的地理限

随着英国人以及印度教徒的朝圣路线
散步到欧亚大陆甚至是世界各地呢
主要的理由
其实也是跟我们刚刚所说的
印度尼西亚的坦柏拉火山爆发相关
刚才我们不是说到
坦柏拉火山的爆发
使得全世界起码有两
3年是见不到夏天吗
这场火山爆发
的确使得北半球许多地方
陷入了一个比较低温的状态
但是他在南亚赤大陆所造成的影响
却跟别的地方不太一样
首先我们知道
南亚次大陆上面一个非
常重要的一个起户现象
那就是周期性的季风
印度洋季风的主要动力之一
就是海陆的温差
但是坦柏拉火山爆发
所造成的这个火山灰
以及其他的物质
到达孟加拉湾上空之后啊
他当然在短
期内也使得这片地方降温了
但是慢慢的
他就破坏了这个地方原有的热循环
破坏了这个
地方原有的海洋水蒸气的蒸发
使得这片地方的海陆温差呢
不如往常明显
因此季风也就失去了动力
当季风不再发生作用
或者按照当地人当时的讲法
他们把那几年叫做没有季风的年代
没有季风的年头
由于没有季风
也就没有了季节性的暴雨
因此也就少了雨季
如果没有雨季的话
那问题就来了
就是当地人平常他们饮用的水源
倒还不是河水
因为他们觉得河水已经污染了
靠的是什么呢
是井水以及由鲍鱼所形成的一些
池塘里面的用水
由于没有雨水的补充
所以这些水井
跟那些由雨水灌成的水池
自然也就变得很干旱
甚至剩下的水呢也就都变臭了

已经是霍乱能够爆发的一个天然温床
但是到了1817年之后呢
却又出现了一个早到的雨季
这个气候的异常
造成了雨季比往年都要来的更早
这个早到的雨季呢
又使得污水可以开始慢流出去
终于就使得孟加拉湾的原来的风土病
霍乱
变成了一场比较大型的瘟疫传染病
说到这里
你大概开始能够感觉到
原来传染病的流行
瘟疫的爆发
也跟环境的变化是有关系的
没错这是过去20多年来
世界各地各种学科的学者
越来越关注的现象
其中一个原因呢
就是最近几年
我们大家都非常关心
全球气候暖化的问题
在这样的背景下
很多学者指出了随着全球气候的变迁
我们人类有可能会面对越来越多
以前不曾遇到的传染病
又或者是
以前一些我们以为被人类
克服了的传染病
又能够卷土重来了
那么
既然未来我们可能会面对这样的情况
那么历史上
人类又有没有经历过一些
由于环境的变迁
所带来的传染病流行呢
学者们就开始回头挖掘
这下子一挖掘
就找出了各种各样的资料
我们用现代的眼光去重新说明
就能够发现一些新的联系
得到些新的观点
例如我们之前所说到的黑死病
他的爆发跟蔓延
原来也很可能跟气候的变迁是相关的
所以我们这一季的节目
虽然把环境史以及疾病式
分成两个部分来谈
但事实上他们却是息息相关的
放在今天
新冠肺炎仍然威胁着我们的时候
听这样的节目
想到这样的联系
对我们是不是也有些歧视呢
事实上有一位非常著名的英国史学家
这几年呢
随着一部丝绸之路
一部全新的世界史
也被国内读者所熟知
他的名字叫做彼得佛兰科潘peter francopi
他在2019年年底的时候就开始发表文章
那么最近过去这一两年呢
还频频出现在各大媒体上面
他就一再的重生
我们现在面对的新冠肺炎
可能只是一个更大规模传染病的预言
如果我们觉得新冠肺炎已经严重的
影响到了世界的正常秩序
那么我们最好做好准备
迎接更大的变局
而他为什么敢断定
未来我们还会遇到更多的传染病呢
他的一个依据就是我们现在的环境
气候的极端变化
那么当然这个讲法是不是
有道理有没有充分的根据呢
我们大家都还可以继续探讨
等等别的学者提出的各种的论据
以及研究
但是在现在
我们至少要了解到人类的渺小
在人类的历史上面
很可能我们作为舞台背景的自然环境
以及舞台上最小的演员这些病菌
他们对我们的影响
对我们历史所造成的影响
要比我们人类自己的所作所为还要大
那么今天这集番外呢
我就瞎扯到这里
那么接下来就让我们期待
我们这一季节目里面
环境使得登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