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集的閨蜜”話”重點:

○公開我們最新出爐的一次吵架

○林思宇最近不再陪程予希回家了…

○我不爽主動讓對方知道 vs. 對方主動發現我在不爽

○林思宇火力全開一度嗆「那不要錄了!」

○閨蜜吵架不是情感破裂而是彼此關係再進化?

嗨歡迎收聽歸屬感我是陳以熙,我是林思宇,就是要讓大家不要用這種1.5倍速的那個來聽,然後我們就要趕快加快,然後你還打劫是怎樣啦?不是因為我們上一集聊太久了啦,還不是你在那邊聊一下邊聊不是大家到底希望我們聊久一點,還是不要聊久一點,大家給一點中性feedback好不好?哎,前面我朋友說唯一的優點就是時間抓得很好,結果我們馬上給他一個超長,但沒關係,今天這一集我們直接。切重要害,我告訴你,我們雖然說這個park叫歸屬感,但不好意思,你以為就是只有歸屬好的一面嗎?錯了。我們今天就要來跟大家聊一個時事,就是我們前一陣子吵架,上禮拜上班,而且我原本因為我們剛炒完,然後和好,我原本就說欸,要不要就直接來聊park直接把它帶入,然後直接說不要對啊,我想說你也太小氣了,跟人家講一下會死嗎?因為當下就是我們才剛很好,我覺得心情還在,沒有為尚未完全平復,我想說有什麼好講的,對啊,然後我就說我要講一下,然後不要沒有你就講不要講釘截鐵,你看我們當做了過了。3天我就自自自我消耗,覺得嗯,好像也沒有不能講啦。對呀,自己在那邊care沒有因為你你覺得不要講,是因為你怕我一直在耶,你對我就不想要綠,一個就是在我家,然後這邊錄這個,然後我辛辛苦苦那邊塞這些裝備,就最後就是另外一個人一直瘋狂嗆我,然後大嗆特嗆,然後我覺得我錄到最後我就覺得欸,會不會這幾集這一集就是我們最後一集,會不會等下聊一聊,就真的有把情緒太出來,沒關係,我們帶給大家最真實的情緒,等一下我計時啦。等下有咩唯一的紅的,你還記不記得唯一的功能對然後呢?好欸,這是我們真的第一次,有一些史詩要帶給大家欸,如果我們不聊這個吵架,我們就要想新的主題很累耶,好了,你要不要直接切入重點,因為才過1分鐘。好來就是呢,好,我們上對現在讓你來敘述,然後我再來嗆你對的沒有,你可以在中間有一些反駁,但我不一定會聽,可以可以好,反正事情是這樣子的就是呢,我跟程予希的日常就是我們就呃散步在一個信義區的呃香堤大道那邊後備太細了,對啊,會不會太就是好啦,反正呢,通常呢,我跟程予希,如果一個行程結束之後呢,我都會送她回家欸,沒有他最近有這幾次他都會說欸。先真的好不好,然後我說,OK,好那你,你自己就是我自己回家,最近開始有這幾次了,最近開始,所以我們最常碰沒事,因為之前他都會說不行了,就是要陪你回家,然後如果我今天自己沒有跟他回家,他還不爽想說,哎,你知道我把聲都給你嗎?然後現在就是,唉,那今天真的嫌不是因為妳最近也蠻常被載回家的,然後我就想說,哦,那我應該也可以不用送妳回家了啦啊不是啦,因為我們這上面有小顏的時候你。也沒有要在,你也沒有要跟我回家好,沒事就不受,這不是重點好我們我跟雨靴日常就是通常我就會送她回家,但大家知道他的家就在新店,然後大家知道講出來嗎?大家不知道,他不知道不會思考你要考量他家在新莊。而且現在新竹而新竹的很遠很遠的地方,然後呢?所以呢,我必須要花一大段時間,就是陪她回家,沒事可以剪掉,他現在在那邊有點在等我,然後比一些那個無名指這樣子好,然後。然後前面有太拖臺錢好就是所以呢,呃,呃,就是正常我就要陪她回家了,然後呢?剛好我們有一個共同朋友說,欸他拿東西給我,他跟我拿東西啦,對,然後因為他開車,他可以順他,就他就說他可以順道送我們回家欸,然後通常那個朋友就是都會真的,他人很好,然後只要有順路或者是我們有需要他其實只要時間有限,他真的都會送我們回家,所以我也就是當時間有限誒,時間允許的話抓什麼魚? 行啊,好,然後,所以我們也當然就是說,哦,好啊,好啊,如果那那個我們的朋友可以的話,那OK,因為它是先跟我約那個朋友,他跟我約,所以我就想說就是我有點覺得,哦,他如果可以送我,那他應該可以送林思宇這樣對,因為他真的也有送過你跟我回家過,所以蠻合理的,對對好我們我們就OK。OK,聊聊好,那我們上車了上車了,一上車來一上車,我就跟那個我們的朋友說,哦,我要到我要到哪裡哪裡這樣子,然後我朋友我們朋友就說。嗯,可是我我我不順路欸,這樣我說啊,可是可是語系剛剛說你可以送我們回家,所以我才上車欸這樣然後他就說沒有啦,我不順路啦,就是與其站在那邊,我家在這邊啊,你家在另外一邊,你家真的是我們兩個在家最不順路,然後我就我就我就傻眼,然後我就說我就真的有一點點小怒我就說哦好,那我要下車,然後這時候就說啊,好啦那你下車啊。因為他因為我坐在副駕,他坐在副駕,然後我在後面我,我的聲音就有一點明顯哦,那我超明顯,他就這樣喔,那我要下車,對這超級不爽的,然後心想說你也太沒禮貌了吧,沒關係,我們朋友應該給到我們,這就是這個節奏,然後對,然後人家還很白目說,哦,好啦好啦,那林致宇下車好啦,那前面停著那個轉角,就像林致宇下車,就像他去搭捷運,然後然後不然然後因為那個朋友可能也感受到一些,就是一些氛圍就說好啦,好啦,那不然我就送你到哪裡然後。還是你們其實時間不趕我,還是先可以先送私語回家再送你,然後就是他就一直在,你要打圓場,然後我就緩和這樣子對,然後我就說沒有,我現在就要下車。看這人多嗆,然後好讓你繼續講好了,你先整個講完我再將可是對,然後你就開始在那邊滑手機,什麼意思? 對,嗯,嗯,然後呢,好好,然後反正最後,呃,我們先不講這過程好,反正最後的ending就是他在你去一個比較離你家比較近的不用轉車的捷運站,對對對,然後呃,對,然後我就我就下車,然後下車,我只謝謝那個朋友說,哎,謝謝啦這樣子,然後完全一點都不想理程序哦,所以其實在這過程當中一直在打,也有一直在跟我聊一些別的事哦,那你等下運動嗎?哦對對對哦,然後我就嗯嗯,嗯,嗯。就是這樣很短,簡短回答就是,反正我的心態就是要讓現在車上所有人知道我在不爽了好,因為我覺得好,那時候心態就覺得我就是因為我,我也是有一點面子的人沒有它不是有點面,他是愛死愛面子,這個有差這個有差欸,我要先講為什麼會不爽,也是因為好我我,我覺得他我們會我會被送回家,所以我就直接了當說哈OK那個我要去哪裡哪裡,然後我直接被打槍說呃,可是不順問你在嘛這樣那種感覺。所以我當然會覺得很沒有面子啊,然後然後這一個叫我上車的這一位同仁,這位姊妹竟然還在那邊一起打,哈哈說啊,好啦,那不然你先送我回家再送他,然後就是好像有一個繞遠路,然後再送我回家,就還在跟我打哈哈這樣子,所以好,我就帶著這個不爽下就是下去,然後就回家運動,把他爸爸這樣子好,結果後來就再也不跟我聯絡了,好啊,然後再在這中間,我的OS就是好奇心,一定可以感受到我剛剛不是爽。他等一下,由我感受到對,然後他打他結束了,忙完一些事情,一定會來密我說欸,剛剛還好嗎?Sorry,就是至少來個慰問一點點都好OK。不好意思,當天整個晚上一直到隔天,一通訊息都沒有,一個都沒有好好,然後呢?欸?因為我我就說我們就是都會見面嘛,因為要要工作,然後我們教會又是一起的,對,然後小組的時候就先遇到了嘛,對不對?但他們知道小組是什麼嗎?就是教教會的一個小組。活動對對對,然後好,我們就隔天晚上要碰面嘍?好想說沒關係,於是我再給你一次機會,讓你看到我在不爽,其實我就下樓梯,然後就看到他,然後我就也是一個沒對,然後就說,欸,你來了,你應該說你那麼早到哦,這樣然後就嗯。然後我就繼續往前走,然後在這那個整個的聚會當中,不管吃飯啊活動啊什麼的,我都跟陳錫超錯開的,因為正常的話,我們在一起就是聚會的話,呃,我們通常都是會蠻粘在一起的啊,也沒有到很粘在一起,通常我們就是不要把把就是不要把我們講的很像連體我通常大家會把我們連在一起講啊,可是因為我會覺得說,你有可能是因為那時候工作結束很忙很累,所以我覺得哦,反正你很餓。你先吃東西,這也超美茶的,然後坐遠我覺得也很沒有關係啊,因為那天我也有帶我的朋友來,所以我本來比較多的focus都是炸魚哦,我要陪我的朋友或者是欸,因為我朋友才剛呃,第一算第二次來,所以其實很陌生,所以我比較多的是想說讓大家跟他熟悉呀什麼的,所以我比較多的焦點會放在我朋友身上啦,那時候對然後可是通常如果你有帶你的朋友來,我都會幫忙拉的欸你有跟他了你知道嗎?我是那你知道我是被迫進去落雷。你沒有發現嗎?還是那個你也聊得很開心啊,我都要裝一波,不然不然就是女朋友賺到就嗯,嗯,嗯是喔,我女兒嘛況兩個OK?OK,我也太沒品了吧。你朋友是無辜的,所以那麼沒有感覺到我對你朋友或者是哦,我都沒有想要去你們坐哪一桌,這樣有留感覺到沒有用,我也覺得因為那時候你過來的時候你有說哦,因為我以為那一桌菜比較多,你有講這一句,所以我才覺得哦哦,那很很正常,如果那是你覺得那桌菜比較多的話,你在那邊很合理啊。OK反正成語其實很常把我們的一些行為合理化,沒有因為比較天真,我比較粗線條,所以就他說什麼,我就相信了,我不會去多疑OK,好來,這是我們的這這最怕,然後我最怕一樣對然後就一樣,它就是採取一個不理我的政策,但是我沒有太明顯的感受到完全,然後就到了跨年當天好這這中間的我們也沒什麼在聊天,然後沒有跨年當天裡,當李當一個弄一個姐妹就是。應該要一起跨年,然後我也都沒有,我們都沒有問對方的行程,但禹錫就先先講了,所以你今天要嘛?然後這時候我今天要嘛,這樣子我就跟他講一下對,然後因為他是要等他朋友,就是一起來對一起來,所以我就說好啊,好啊,他就說那就先各自忙,各自我說,哦,好啊,那OK啊。那反正因為我當然不知道他有什麼會上來啊,我就說好,那等你朋友到了,我們晚點再聯絡,然後等到我在看的時候,他們已經在吃晚餐了,就是已經開始。就是準備要去跨年的時候就覺得哎,心裡那時候當下有一排就覺得很奇怪,人家沒有來跟我講說誒,我們已經要開始嘍,我們我朋友已經來了,就是你都沒有來通知我,然後,但是因為今年的跨年,我覺得我有一點比較特別,是今年跨年,我突然有一點不想要出門,因為過去幾年我都是都一定會好好的去跨年啊,出去啊什麼的,但因為那天我已經在家裡已經等他等到了八九點了吧,所以我就。也其實一方面也有點懶,然後一方面覺得哎,其實一個人在家好像也不錯,所以後來我想說那沒關係,那就讓他們去玩吧,我就沒有再密他了。對,然後因為因為我室友哥大的嘛,所以我會覺得,嗯,你沒有那你沒有來密我是什麼意思?然後我我已經跟你講我的行程了,然後我們也說到時候聯絡了,然後所以理當我會覺得沒有是陳蕓晞要來跟我聯絡,因為他是要從他家出發的,他這個人多強勢,我覺得沒有,我已經告訴你我的行程了。所以,如果你隨隨時ready好,我們就在聯絡,因為我們現在就是正在做彼此的事情,所以是你要來跟我聯絡,所以我也沒有,我就照我的行程走好好,反正我們就在跨年這一天不好意思錯過了彼此。嗯,然後呢?我們做過有到錯過彼此這麼嚴重的字眼,沒有,我們算是錯過了,就是可以一起跨年的機會沒有?如果,如果你本身你自己的心態就不想要也懶得來礦,你就直接講就好啦,我還在那邊等你要等嗎?我看你也沒有還等啊,我在等你聯絡我也在等你聯絡我啊,那可是欸,我在等你聯絡我的同學,我是希望可以跟你一起跨年的,但是你在等我聯絡你的時候,你同時就想說。沒事,反正我也懶了,不好意思,我想在心態是不一樣的,就是也也當然也有等你,但也有一方面也覺得好吧,那算了好了,因為也沒有特別說,然後我想說,那我好像自己帶家裡就好了,因為我覺得我也是一個。我覺得我好像是一個蠻可以消化這些東西,我就不會把它變成一個哥大,我就是覺得我媽媽下,反正大家也玩的挺開心的,我覺得我好像不出去也OK,所以我覺得我狀態是這樣的,我沒你真的也蠻OK的,有妳可有可無這樣? 好對,反正沒事就跨年了再見好跨年之後呢來再一次我們有一個主日,就是我們的教會的那個聚會這樣子,然後她在這跨年完之後,我們都還有吧,沒有,就是要有些那個主任啊,先禮拜日的主日這樣,嗯,對,然後你還很正常的來跟我說,欸,因為我們禮拜一就要路,然後你禮拜日還來,很就是很正常跟我說,欸,所以我明天要錄什麼?所以我明天幾點啊什麼什麼的。然後想說不事,就是每天都訂好時間哦,沒有,應該是說那時候還在跟她講說什麼時候就是這就是下禮拜什麼時候,然後就很直接,理所當去,不就固定禮拜一嗎? 對啊,就固定3天嗎?然後我想說嗯,然後有固定嗎?我就說我沒有看到你也要固定的意思,你不是說希望盡量可以,就是在這狀態沒事啊,因為現在沒有禮拜一也都他改的啊,所以比較忙嘛好對,所以在那個時候在那一次她又很正常的跟我講一些park只是工作東西我我那時候覺得好沒關係,這件事情我要飛了,我不想要就是在在一直記得這件事情,因為我們畢竟還是要工作嘛對好所以呢我就想說沒關係。至少在路跑,可以試在你家,然後我覺得呃,在錄part我會跟你講開這件事情,我也直接就是可能不帶一些情緒就是欸,其實我蠻不爽的,但算了這件事就這樣,這樣對對對對好那不好意思。這位小姐在路趴可以Pakistan之前給我出一個大包呃,就是因為之前的麥克風架有一點狀況,所以我重新訂了一個蛋吶,麥克風架還沒有來。這樣講喔,好好那然後就說哎,所以還沒有來,然後那怎麼辦?然後他就這樣然後就手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P呀,然後然後我就說我就我就去問那個我們的小編就是因為她她其實我們兩個中間還有一個小編這樣子對,然後他就說,唉,其實手持有點不太方便,真的嗎?對對對,你不知道我有問這我不知道,你有問我怎麼可能那麼篤定我,因為我以為你是因為跟熊仁謙說我以為啦OK OK不是不是對,因為呃好然後。呃,然後再加上這個已經小出包了,那就是已經覺得哦,到底要不要路啊?這樣然後結果,因為其實我們有在聽了聽眾,一定會就是有時候我們會有點小雜音啦,然後我們就想說要把這個線頭處理好,對結果,然後她就是她,她在我們上衣上上一舟要處理線頭時候就說,哦,好好,他會再借那個頭這樣子,然後我就也問他說,哎,那所以頭接到了,他說,誒誒還沒我忘記了沒有,是應該是說我跟那人有約,但是後來就是那一天。沒有拿到,然後後來我也忘記了。我認真望也傻眼,因為我一心一意想著我們要講什麼,我們要錄什麼pass的的議題,救救我比較多的再享軟體就完全忘記了,硬體也很重要,這樣很不好意思,你可以重視我們這個pocket,你知道程予希在聊的過程當中一直還在滑哀居。沒有啦,我今天來看下而已啊,又想說反正先等你罵我之後我再投入好,然後快結束了,大家快結束了,然後呢,然後他,然後他那個那個頭又沒拿到,然後他就說他忘記了,然後我就說我就好,那所以是。你要去買還是你要再去跟那個朋友在借,然後趕快我們要錄這樣,然後就說當然是你去買啊哈哈哈哈哈哈,我說還是你要去買哈哈哈哈哈哈你要不要看,當然當然當然是你去買他說當然urlsyu。啊,因為我在加你從你家那邊過來,你家裡照樣先生眼鏡你看他是很簡單,然後我就直接,我就我就直接暴怒我就我就,嗯,我就說那今天不要錄好了,你沒有頭,然後你又沒有那個麥克風架,也不可能手持那那就這樣,然後我覺得只有我的這個語氣轉變之後啊,他才知道我只是更是不爽的,因為他因為他知道,其實前幾次我們有聊到說就是我無論呃喔的話就是表示我真的有在不爽,所以他從我的文字。你要想那是很之前的事哦,那大概一兩年前的事了,好對,然後他就反正他就記得他就有感覺到我真的不爽,然後就哦好,然後他他也沒道歉,他就說我有道歉,你沒有你說我錯了,那這不是道歉這什麼你有事嗎?你對我錯了不是道歉吧,不錯啊,對不起我聲音怎麼飆太大聲我就道歉,不然你要不要,那時候你往後推一點不是欸來觀眾你頻頻你說我錯了跟我錯,然後我有一個那個。就是跪下來的,跪下的那個,覺得這是道歉就是跪歉了,你給我評評理,這是道歉來我跟你講對不起,跟我錯了,我錯了,還更那個欸低姿態好不好?不會啊,是沒有沒有,你不要在那邊跳,沒有講對不起,我錯了,你看他這個人不靠北好,然後呢?我就覺得哦,因為我沒有馬上回他,我就覺得沒關係,我我不想要帶一些情緒,馬上回他,我就隔了很長一段時間,我才要錄了一個14分鐘。是14分鐘而已是嗎?是十三,我錄13分鐘給你錄14分鐘回我OK好,然後我們就我就真的露了。從頭到尾我剛剛講的那整排我沒有說,當然是你又說你今天再去買一次問號,然後我就傳給他一個笑著哭的臉,哦不,好意思喔,他都記錯,你看他都這樣污蔑我,怎麼可能會說當然是你去嘛,你看他剛才講的斬釘截鐵,我現在就在搜尋我們的對話,沒事,如果今天我們是YouTube的話,不好意思直接把它截圖。上傳到影片給大家看看我的姿態有多低,你姿態真的沒有很低,我姿態真的是低的,而且我都是那種帶著那種開玩笑,我也不是那種,但是你去買啊,我也不是那種命令語氣,你看他就是你就是有那種裡面它就會自動轉換成我在命令她好,然後呢?好,我就是呃,跟他講一些這這一個禮拜,我的情緒這樣,然後起承轉合然後告訴他,然後他也回我了,然後你好,這這怕你要講你,你要講就是。語音,然後加那個我們晚上的那個嗎?對因為好來,我現在與其了來,我先稍微那個講一下,就是在那一天車上,我的確一開始說好不好,那不然前面讓下車啊哈哈哈,可是我當然有知道他是不爽的,所以那時候我一直在跟我的朋友我們共同朋友講說,欸,那還是說如果我們開哪一條哪一條路的話,是可以先送他的嘛,然後還是說我們開哪一條哪一條路的話,我們是可以先帶她去捷運站的嘛,就我們兩個在前面一直沒想,然後他在後面一個人就是怎樣沉默滑手機。然後那邊問他什麼,他就,嗯,嗯,對啊哦,嗯,對,然後後來等到他下車之後,我當然也知道他不爽,可是我會覺得如果是我,我可能不爽當下,可是我也會覺得,哦好就就就騎著就很小心,所以我覺得我我就會自行消化,以及我會覺得應該說這件事情,呃,我覺得我的錯就是我把我們共同朋友想的太理所當然了,就是可能就會覺得哦,他,他一定不會拒絕我們,就因為他就是一個那種好好人的那種。姚潛,你知道嗎?就它就是真的什麼都哦好啊哦,可以啊,沒問題啊,但他不是那種不舒服的狀態下答應我們的,所以他那天拒絕林思宇送她回家時,我也有點想想說,誒,她竟然也有拒絕的一天,我有點嚇到然後,所以那時候當下我就是一直在想辦法說那我們去哪裡去哪裡去哪裡,所以我就會覺得理所當然,我就是一直來解決這個問題,所以我覺得你不爽就歸不爽,但我覺得應該馬上就沒事了,那我就沒有特別去問,然後OK,他說的那些不好意思,我真的小組沒有感覺到,因為我覺得哦它。你,你那桌比較多吃的,因為我們分兩桌吃嘛,你要在那桌吃很正常啊,然後呃,後來你你來陪我朋友聊天也很正常啊,然後沒有一起回家也很正常啊。然後就是到了跨年跨年那一天,我有點小小的覺得,欸,哇,你這樣沒有來主動來問我,因為我我們兩個人關係本來就他比較主動,我比較被動,比較理所當然,但是我也沒有理所當然就是我會覺得哦沒關係啊,你沒問我,那我也覺得OK,因為如果今天我真的很想去的話,我還是會說欸你們在哪裡對嘛。對,可是因為當下當下我就會覺得說,反正我本來就是一個可以在家我也可以出門的人吶,因為等等等,我是因為真的等太久,其實我原本很想要出門,但因為我真的等超過8點半之後,我就突然覺得好想去洗澡,所以我洗了澡之後就更不會出門了,所以那時候就覺得嗯,那等到快9點我就決定好,那我要去洗澡了,所以我就不出門。我那天後來跨年就沒有出門,然後一直到,呃,就是禮拜天,因為禮拜天我覺得沒有什麼的,沒有甚麼事情的感覺是因為我在跟他講park的東西的他都很正常的在回我。然後也可以跟我開玩笑什麼的,我就覺得嗯,沒有什麼狀況,因為我已經放棄了,就是如果真有狀況,就是頂多就是跨年那一天嘛,但因為後來也沒有怎麼樣,嗯,對,因為我還有我們還是有在彼此的現實中就我回他,現實中他他也有回我,然後把他那時候就吵架,就是就是禮拜一他工廠開始,他也沒人說沒有啊,我就說可是我是命,你的限時動態你都有回我啊,他就說沒有發現,我回的很簡短嘛,然後就哈,他就是用這種語氣你知道嗎?然後反正他錄了那13分鐘的內容。大概就是說他有多不爽我,然後為什麼不爽我,然後他都知道這些事很小事情,但是他就是覺得為什麼我不能就是多去在意他一點就是他,他就是他有跟凌雲奇說,然後鄰居就說,哦,對啊,他如果是他,他就會很在意啊,不然平時然後我就想說啊,我就不是林昀希啊,你在那邊?林昀希反正就是一個心思比較細膩的人啦,那我本來就是比較粗線條的人,然後我就會覺得,嗯,可是這些東西就是我說,我當然知道你有你有不爽,可是我覺得如果是我,我自己就會消化這些情緒了。就是因為我覺得真的很小的事情,而且如果我不爽,我隔天還是很不爽,我覺得很甜蜜,你說你知道昨天我很不爽嘛,就我會做這種事情,可是他不會,他就會覺得說你就是要來密我,你就是要來發現,我現在對你有多冷淡,然後你要來主動跟我說好啦,對不起你嘛,妳怎麼了,他就要這種秀秀,然後我就會覺得說不,是啊,那你為什麼不早點說,然後他就說不是啊,你為什麼不發現你看?這是一個很鬼打牆的就到禮拜一那天,她傳了那麼長的雲給我未傳了一個很長的原因,回他之後。其實我當下還是蠻不爽的,我覺得這就是老問題啊,你看來來觀眾聽眾朋友,你就聽第二集,他說那種所謂的什麼?呃,你覺得你覺得那就是最恐怖的一件事情了?就是你覺得哦這是為你好啊,這是你你要去成長的事情啊,可是人要就還沒有到這個這個這個官嘛,你要你要怎麼辦?就是你要改。然後就是說我要,不是啊,重點是好,如果今天我就很直接跟他說,如果我今天是沒有發現,那你就是其實可以告訴我啊,可是他就會覺得說不,是啊,那我就說,因為你變那麼久,你看你憋了一個多禮拜,然後你也不開心,然後你我因為我沒有發現你更不開心,那何必呢?為什麼不一開始就把它講出來?我覺得這樣子就我也會去道歉,因為他就會說,你就說靠真的假的真的假的,他就覺得很不爽,我會講真的假的,你會你就會說這麼小的事情你也不爽,不知道真的假的版主,我口頭禪。想怎樣?可是真的假的,真的真的欸,對,就是就是我會覺得說就是,儘管我覺得她是一個這麼小心,但我都還是會站在你的立場去理解妳,我也不會覺得這麼小的事情,像你很幼稚就走掉,我也不是這樣子的人啊,就是我會覺得既然你都知道是可以跟我講,但是你就不願意先講,那我就會覺得那你嘛要把這麼無聊的信託這麼久,那壓抑更重要,還有累積更多的事情,我覺得很沒有必要。好來收沒有好來現在這件事,因為我們其實晚上講了嘛,呃,算1分一小時快兩小時的電話,其實這已經是算我們蠻短的,吵架了大家就會觀眾,應該說是有效率有效率的,因為大家都已經心平氣和,大家都已經覺得沒關係誒,我覺得你講出來很好,就我那時候也這樣講,我說,哦,我覺得你講出來很好啊,那而且這已經是算我以前的記錄,最早講的我們也有冷戰過一個月多的。然後早講嘛,好像不是最早講就是這,呃,這種事情,然後不知道你不覺得就是他就會一直弄,沒有就對,你很冷淡,我對你這麼明顯,然後我就說那你嘛不解說好,我們今天想要把這個東西分享出去是因為我,我覺得我們有一個良好的溝通跟翻什麼牌,我真的甚至有良好的恐懼,最後就這樣覺得就是了欸,我發現我跟雨熙記錄就是那種語音記錄是真的,不是這種十幾分鐘起來,而是二30分鐘。一起跳這是語音哦。如果我們真的要講起那種電話的講開啊,是要長達五六個小時的,講開的很恐怖,所以我才會覺得誒,而且我們今天那時候要講那通電話,我們還說欸,好早點解決,然後快速的解決啊,因為我很早睡的人,我那天一直在等他對,因為我很忙,謝謝對然後呢,好然後我我覺得好就像那那是剛剛他講的fill,因為我我覺得反正我們最後的ending就是我希望我們兩個都可以改。改一些小東西就是我希望他改說,那可以之後,不管你覺得我有沒有不爽,或是我自己能不能消耗你,能不能就先問,如果你已經有覺得我不對勁,跟我有點不爽,那你能不能先問對,然後我就說好,那你以後如果真的別超過3天,你能不能先講?所以我們兩個都希望對方可以再把這些我們習慣於呃。呃原本的模式,然後多一點就多一點主動出擊。就不要,只是因為語系跟我就真的很不一樣,他他就是那種品,不要打哈欠好嗎?他就是那種呃,呃,他就覺得我我會不啊,他自己是這種,我不爽,但是我自己消化完,但是我是這種我不爽,但是我沒有要自己消化,我要那個人來跟我講,他說那個人死得很難看,他還覺得很爽,沒有希望他可以改過,因為我我會希望程予希這樣也是因為我不想要怕把這樣的一個事情帶到他其他朋友去。我每次都守著這些,但是其實真正滅我們的只會有哪些?然後欸,拜託,我真的是被虐到一個不行,好你被虐我才被虐吧。不好意思,那個飲品的部分好對所以呢,沒關係,我覺得因為最後我們的ending也是好,我希望你改好,然後就說好我盡量,但是我覺得一段關係不管友情愛情要走得長久,就是少不了兩個字叫做包容,你不要在那邊用這種我真的包容。兩個字不是ending OK,我覺得包容是一個很棒的ending,你覺得包容你為需要包容我自己是我需要一直包容妳好沒關係,如果這一集大家好不好,你們真的先評評理到底到底林思宇是不是很強勢,到底陳鈺琪是不是很欠扁?沒有,因為我覺得每一個人拉在一段友情當中,一定會有一個主動被動跟粗線條跟細心跟敏感跟不敏感的人互補啊沒辦法,所以你就要忍受就是。這些互補之餘地對對方的短處啊。是就應該要包容,就這是很好的,我還不夠包容你嗎?我也很包容妳好不好,那可以反正,我就希望他可以改這個,然後他希望我可以改,就是能不能不要選擇認認冷戰這件事情沒有,我覺得說不是就是我可以講出來啦,可以冷戰,但是對我覺得就是要講出來就是如果你不爽就是要講啊,*嘛別在那邊不講哩,那就是我我好,假如我真的要憋,但你也可以主動的。問好,這是我們兩個最後的ending啦,就是希望呃,我們吵架的時候,真的希望為了讓不要時間拖那麼長,為了希望我們之後能夠好好的跨年。把一些誰被口水給丟,可以把一些事情給講開對啦,好啦,就是如果你身邊有這樣的朋友,記得愛他包容他好不好就這樣。呃,好啦,如果就是接下來就是我們有發生什麼新鮮的事情,我們會跟你分享,然後你們也可以跟我們分享,就是你們有沒有什麼樣的困擾啊,或者是我們可以用我們的方式來幫你解決,因為我們真的代表了兩種完全不一樣的心態的人,真的我們看的觀點很不一樣,然後如果你們有類似這種吵架的事情,然後你們有一個很好模式的解決,你也可以推你也可以分享給我,因為我們自以為這是好的模式的講開對,但說不定你們有更好的你們也可以告訴我們。我們會改,我們會餓,聽從你們的意見,然後看能不能讓我知道。現在林姿妤的表情有多不真誠嗎?他就說,我們會改會改,然後就是那種高低挑眉,就想說一連就想說有種就來糾正我。好,但還是蠻開心,我們有講開,因為畢竟還是要讓parks繼續的路嘛,也是啊也是啊,還好這個吵架還沒有影響到我們工作,那時候我很鄭重地跟他說,我覺得呃,我們接下來一定會有很多時間,就是會遇到,因為不管是一起錄Parker或是教會的生活,我覺得什麼事情都需要好好講,因為我覺得不然我也不希望影響我們的工作也好,或者是在教會的上面的服飾也好,我覺得那都很麻煩,對然後也是因為。這句話因為畢竟我也是有成長了嘛,所以因為他這樣的一句話就覺得,嗯,好像是哎,如果呃,因為我們之前是真的影響到蠻蠻多我們的朋友喇,我們只要一吵架,我們身旁的朋友也都就是很明顯,因為我們很多群組就是都有我們兩個,所以如果我們兩個吵架的話,其實是蠻明顯的,對,而且他們也會很緊張,因為他們真的真的都知道我們是因為在意彼此所以吵架,所以這真的沒有誰錯誰對,但誰錯誰對就在我們自己的心裡,就像我也覺得陳郁秀有錯。但沒關係,我最愛看這次的私訊這一集播出來之後,有沒有很多人來私訊我說,嗯,其實我覺得真的是死於的錯欸,好還是我們宅一起出來之後我們就來辦一個投票,到底是誰呢?他李先生誰要戰誰邊到底是禹錫呢?覺得要有一點不爽,他就來關心他的朋友,不管是大事小事,還是我自己有不爽,我就應該要先講出來來請投票,我們到時候會辦今天的歸屬感就實施了,帶給大家好。記得訂閱下次聽嘍,拜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