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了嗎?

開始啦。

我聽歸屬感,前面就是有些就是不知道這名女子要發出什麼樣的聲音,可能Maybe這個主題,他比較不感興趣,沒有主題是大家都感興趣,我是已經聊到亂掉了,真的你有聊到爛掉嗎?

你有在分享這個嗎?

有可是我我也想分享這個是因為這比較公開,我之前都是去校園分享有關主持的東西,你要去校園分享嗯,然後因為如果因為校園如果要去分享,一定是自己的經歷啊,那自己的經歷一定會有主持這一塊,所以。

那會就會講的特別的多,因為的確再有兩3年,我是一直在外域,還有還有外面主持的就沒有拍戲嘛,對對對那兩三你有兩3年沒有拍戲,對啊準時嘛,就是那個戲份不多啊,所以客串這樣對對對,但主要是以主持為主。

嗯,對我們今天的主題是就吃人的功課對就是這一位不務正業的演員,要分享他的主持,畢竟主持人欸,其實我覺得主持也很好,它幫助你有穩定的收入。

不像我,我沒發現我就沒收入你起碼還是有啊,可是你又不想碰主持這一塊,我沒有不想碰,也沒有不想碰,你不是怕得要死,沒有到不想碰啦,沒有到那麼嚴重,所以如果有一個選擇,讓你再沒拍戲的時候,有一個好像網路的一個固定主持節目,你是會接的嗎?

看主持形態是什麼?

就訪談我訪談我會比較有興趣哦。

那哦就是比如說如果是玩遊戲那種也不行,玩遊戲那種,因為他的時間太太長了,他可能一整年沒有啊,玩遊戲那種網路節目也就一週一次啊,無修我的意思說他會一直都在主持,就是我的意思說他的可能訪談感覺就是一記異性的那一種,我可能就會比較興趣,但是如果他是一整年的那一種,我可能就有點沒有,就是一季一季的訪談,一季的玩遊戲節目跟一季的訪談嗎?

沒有,就是沒有訪談就是真的會蠻,還蠻跳脫你的那種。

風格就是要Q1些啊,好,我們先來玩一個遊戲好,現在遊戲室然後就來賓來宣傳好K,那我們現在就是這種固然對玩遊戲跟訪談都OK我女友OK喔我玩嗯,可能我玩遊戲我自己也玩的就是會很投入,所以我覺得好像還是主持人不能玩就是我療程Q流程我想想我對什麼組織啊,比如說主持演唱會啊主持記者會記者會中比較正式的,我好像就比較。

就你可以跟那個人聊天,然後可能可以挖一些就是他比較真情流露的那一面啊,或是他比較沒有在分享那一面,我覺得這種事情我好像比較嗯,比較有信心可以做好,可是記者會什麼發佈會也都會跟演員什麼分享,那都很鮮吶吶,都比較是主要都還是在Q流程,所以這類的那種對可是我現在很尷尬,現在很乾,我要趕快炒作氣氛這種哇現在很乾,現在很乾,我要想什麼接什麼這種我可能就比較怕一點點,因為它是。

直接現場online的你沒得argue的,可是你不管主持在任,何一個活動跟節目現場怎麼樣,很乾衣,一定不管什麼形式都會碰到啊,可是我覺得訪談好像比較還好,或是玩遊戲就比較好用,我們就要玩這遊戲啊,就就是這種比較不會有這種尷尬的地方,然後玩遊戲你還是會有,然後他有些結束。

啊,好,那我們接下來這還是我那個,其實每一個主持,我覺得都會有那個小都難以避免這種狀況。

空拍的細節還是會尬一下,這樣子沒關係,但我覺得主持就是你要在每一次的裡面,然後就是每次調整,跟你要不怕那個嘎啦,我覺得主要是這樣子好聊完了,然後就這樣結束好,那我們今天開始就到,真的要請大家記得下次再壽星哦謝謝我真的因為我想說欸可以聊一下,好像有有時候有一些粉絲會問,然後想說不是要你們又不會接觸,但我想說好那。

也也就分享一下,要不管之後有沒有那個主持,這個可能Maybe呃。

學校社團成發可以拿來用欸,現在的年輕人都超會主持好不好?

因為我覺得他就是有膽有膽去衝,而且因為有認識的就更不在,更沒在怕對,所以我覺得我覺得光有膽子,你要主持就是當然就是第一點啊,那如果你要說你要主持更穩定更好更有條理,那就是要做功課跟調整的對,其實我覺得主持人要做功課很多欸,嗯,因為那時候就是認識交割嘛。

嗯,然後覺得聽耿如說,哇,交割是他遇過最認真的藝人,就他每一天回家,他不是在聽歌,就是一直在看這些人的,就看不同人的新聞啊,然後聽歌啊,然後聽很多他聽非常大量的資訊,不管是歌也好看,MV也好,就是等等,諸如此類,他都會一直在做功課啊,就是真的是這樣,對他就是非常做功課,然後提攜後輩的人,所以那時候就覺得哇。

就是因為林思遠也算是蠻認真在準備功課的人,所以就是會看到喔,他常常。

呃,花很多八卦啊,看很多一些,呃,屈膝論啊,對這些東西其實真的是必要的啦,對對對就是你會或是他可能會去看這些藝人的IG啊一些短短的影片呢,他比較知道說,如果今天他要訪問的時候,有什麼東西可以聊這樣子而且,但我覺得跨入主持這種比較信任界的前面功課就要做很多,因為後來你就會變成你可能跟他們就蠻熟悉了,或者這已經變成你的日常,你就不用再去,好像特別做很多功課,因為你在前面。

你,你需要的那個資訊比較大量,然後到中期的時候,你就會覺得這已經是你的日常,或者是這個我放過那麼混熟感覺,主持人會很容易認識非常多各個行業的人的我有發現對呀,比起演員嗯,演員就只會在一個劇組或者是你接觸到才會對,而且我覺得有時候你在現場,其實你是很忙,你要顧很多東西,你根本也沒有時間去搜秀,嗯,可是主持人是需要搜秀的,對,所以我覺得主持也是要看功力,那也要看自己內在的有沒有可以成為主持人這個職業也是有可能的。

請問你覺得我適合當主持人嗎?

好這樣的大蒜應該是不太適合,我想當然我老實說,你上次幫我代班婉瑜是真的主持蠻好的,因為另外一個主持人。

所以相對然後另外一個主持人,我們就先不說他的名字,但應該查得到啦,因為我也只有臺灣那麼一次,對啊,你唯一跟我欸你第一次欸,你第一次接觸主持什麼時候來教會的時候欸為什麼啊?

可那時候已經是藝人了,就是那時候我是我沒有我去剛去教會時候不是藝人啦,其實我是說主接觸在教會接觸主持的時候是我已經是演員了,然後那時候他們就是因為我們教會有辦很多那種like house就是請藝人來表演啊,請樂團來表演啊等等的那一種,然後就是Q我說我可以跟另外一個。

呃教會的男生來搭檔做主持,然後那時候我超級緊張,因為我跟你講,我每次只要就是聽到主持,我就是很緊張的時候就會很容易肚子不舒服,因為我就覺得天哪,我不知道講什麼,但是就是很簡單,就是只是Q流程就就是Q他們出來,但可能可能要聊一下說哦,啊你,你這首歌是什麼藥?

有沒有什麼要跟大家分享,或者你最近有什麼新的消息啊,有什麼新的歌啊什麼什麼之類的啦,但是對於這種我都會很容易尷尬癌上身就哇歡迎哇,然後在臺下。

沒有人叫時候,你就也要喔。

Q,大家來掌聲來尖叫聲什麼的,然後我就覺得我在那邊很假哈,因為我是一個不太呃我我,我覺得我在這種很很嗨的場合裡面,我都會過分的冷靜,我覺得屬於就大家說,她有覺得說冷靜,但大家比較不好的時候,我可能還會害一點點,這樣有有,所以那時候對於主持我的初體驗,老師說不,是那麼的愉快,沒有沒有順利的感覺,就是會覺得自己就是可能可以賺那個樣子可以裝那樣,可是我知道那不是。

我,所以我有時候我對主持這件事情有時候都沒有很喜歡啦,然後因為教會三不5時會Q1下我,然後我就跟教會說,嗯,我真的平常沒有在主持,你們要不要找一個真的有在主持的人沒事?

現在林思宇來了,可能就比較多人會Q,他要主持就幫你擋一下,真的先幫我擋一下,因為你不在的時候又是我就想說教會沒有新人才是不是好像大家都覺得演藝人員對於主持這塊就應該可以駕輕就熟,好像大家覺得演藝人員就是什麼都會。

是不是當我看完,我覺得你這樣叫會玩,然後再來就出來就是代班你的啊還有欸是京都先八京都對京都線京都是有跟我搭,所以好像也對,因為那時候是一起,所以我也不太害怕。

嗯,就是在玩這樣對想說反正比較重要的Q啊或是一些掌控時間,反正你在你會吼這樣子對對對,然後再來就是玩女人玩玉的那個也是很臭,我記得妳很晚育那個我很臭,因為他就是你前面你我們因為我們那時候錢你們現在有在講那個排行榜嗎?

沒有對啊,我們那時候是要一起來的,我那時候是真的是把它背起來,因為我很怕我,我在現。

因為其實現場的機器背後會有那個就是小氣,對小記者,他們會寫白板嘛,可是我很怕我來不及看,所以我就是先把它背起來了。

OK,對,所以發揮演員的功力對,但是因為我背起來,我很怕我如果不想講錯歌名,或不小心把那個那個歌手的名字講錯,會非常尷尬呀,所以這種不能錯東西,我就是我會很容易緊張,所以我那時候嚇到妳怎麼會接?

因為我記得是好像我爸要去忙什麼工作,然後我就說,欸,因為我是在拍越春啊,是那時候嗎?

欸這是悅椿嗎?

好像是說村內好感謝你了吧,對這樣欸,那也就招待辦一場,我覺得這點是盡量了,能趕回來救啊,還是你在幫我他們確定想說欸宇宙你真的你還是在哈林是呃,那個林思妤真的趕快回來,因為與其真的不行,hold不住沒有,應該不是說春應該因為越深,那時候還已經沒有爆綁了,還是你是去客串制還是什麼對那應該是因為。

長期在臺中就趕不回來對啊,所以哦。

然後那時候陳禹勳也是因為我那時候想說對,因為你知道那種就是追了好幾集玩意,我看一下他們平常怎麼主持,因為我很怕我一去,然後整個大家想啊,這個flow是大家有沒有辦法感受到?

然後反正林思育就是就是也一直叫我就放鬆啊,隨便聊一聊啊喇,賽一下OK啦,你又要K了啦,反正他玩一下,接下來外面也會說話,他們會負責炒熱氣氛,你不用擔心炒熱氣氛這件事情,因為我最害怕就是要炒熱氣氛。

呃,炒熱對很吵就講太緊張道,我那個捲舌頭忘記了,所以就是那天可是我那天主持完之後,我覺得我就比較放鬆,我我也覺得,而且你好像也比較覺得好像也過來了,覺得好就這樣的感覺好像還行,我覺得我就是對於沒有接觸過的事情都比較容易緊張,但好像做了之後就當下就好像就還好一點,我好像中間就不太緊張,報完房之後我的壓力已經小了一半,因為報完榜就是來賓就來了嘛,來點碗跟他們互動。

要要要那一天也是你整場自己主持了,因為我看到那個就是小記者一直在外面畫圈圈,或是一直在後東西,然後發現另外一個主持人都沒有要講的意思,所以我就想說,要不然我來了,我就冰起來,這時候就把那個棒子整個扛起來,這樣,如果現在要你再主持幫我代辦一些婉諭你OK嗎?

代班我覺得OK喔,就是偶爾的,那就是因為我覺得代班我比較沒有壓力,我覺得代班我現在把代班看得很沒有壓力就覺得啊沒事,反正去玩一趟玩一天而已啊OK OK,那我覺得這樣的。

這樣的心態是好的啦,因為我那時候也是在,呃,完全都是我們小時候在看的嘛,對然後我記得也是你知道為什麼我我會去,因為我講嘛,我會去完娛主持是因為我們去的宣傳,嗯,然後我們就玩得很嗨啊什麼,然後小姐就看到想說怎麼有這麼沒有形象的女,因為那時候我們都還沒有沒有去過完於對你一定可能有吧,之前宣傳的時候呃,因為我們那時都是拍吧,沒有我都是去娛百宣傳丫丫丫對對對,所以我那時候去的。

昨天好玩呢就一起玩一下,因為結果發現原來他們有看到我的一些可以嗨啊或者是蠻好的,不會讓女生討厭的特質對對對對,然後就那時候只是先來跟我說妳可以來代班主持完一下這樣子,因為他們那時候也是真的缺女主持人啦嗯,然後就哦好啊,那就代班主持OK哦那我就去玩這樣子然後就主持主持之後欸我就脫突然就是因為我一直在外面說我是代班主持,然後後來玩又說欸其實你已經是正式了,我說啊我我已經是正式了嗎?

然後就懷有點喜極而泣,因為我我一直都覺得,因為你知道有一個代班組成,你就會想說我永遠都不是那個確定卡位的,因為有一天永遠會被有一天感就會被換下來。

對對對,我只要一表現不好,他們就覺得我不是那一個女主持,因為的確那個時候除了我,他們還有再試其他的女主持人,然後有誰啊像嗯,有誰有何美啊,然後沒有對啊,那時候同期的還有誰啊喔,好像好像。

那個時候是男生比較多,是男生比較多,很多男團都有來是對啊,畢竟我覺得不在意形象,然後長得也漂漂亮亮的女生主持人真的蠻少,尤其他們前面是露露露露,就是他們剛好將卸任這樣離開,這樣對呀,所以就越來越很有壓力這樣,但我覺得剛好有一個露露前面的點法,他們會也會告訴我說你可以怎麼怎麼做,一路可能是這樣這樣做對呀,我也覺得這樣我也覺得就是還是需要有自己的風格啦,對對啊,所以我覺得他們告訴我。

我就好像就比較自信,站在完娛這個舞臺上,不然我覺得主持最怕就是你覺得你自己不是主持人,因為你只要不覺得你是你在訪問人,你就沒有那個自信嘛,對對我覺得你就會覺得我我也是來賓這樣對或者是你如果遇到一個更資深的啦,你說讓整個我很小便的小記者對,或者是你看,如果像交割上次發專輯他也來我們玩魚,我那時候就還好,那時候心態已經有點轉變。

就會覺得沒關係,反正我就放交割,然後因為交割來一下誒,來啊,來啊,看你怎麼防我啊。

以前如果我一定做好就哦好好好,那我到時候可能就就會很喘,然後你就會變成你的你的主控權被拉著走反而玩不起來。

我覺得有時候有一些火花就是欸,就是因為有主持人的那個主場優勢啦,對對啊,所以我覺得也是在每一次的那個呃,因為我們跟婉諭也會開檢討會啊,然後你一次一次檢討就會知道哦,原來自己的主持出了什麼問題,而且我覺得其實玩魚的小記者真的都。

蠻棒的,就都蠻蠻會幫助自己主持人的,像那時候我去代班,我也覺得呃,他們一直幫就是給我信心,因為那時候真的太緊張了,他們就說沒事啊,什麼什麼的就怎麼樣怎麼樣怎麼樣就好,然後就是也會幫忙做一些效果啊。

笑笑啊什麼的,我跟你講,主持人真的很需要臺下的一些反應非常非常,所以那時候我覺得我會很快的放鬆,覺得也是因為在主持的當下,很多小記者一直在幫助我放鬆,就是給我feedback啊什麼什麼的,因為我覺得這也很重要。

就是你跟團隊之間的默契,因為我我也蠻常講說就是很長,我跟製作人會去校校園演講,或者是上一些電臺,然後一定會問到我們主持人跟製作人之間的那個關係嘛,然後我就也很常說,就是你主持人要給我們呃啊,製作人要給我們主持人自信,對還有安全感,然後我們呢,要也很有自信地回給回給,就讓他們安心,對我覺得那是很互相的東西,覺得因為我們。

真的很長誒,有時候面對鏡頭玩,然後眼神一飄,那個就是主神的眼神,然後如果你知道你有時候坐,就是可能Q錯流程,他們一個皺眉或者是一個,我跟那個真的會影響到你後面整個不知怎麼組成,可是可是有時候我如果犯了一些錯,他們就沒關係,然後就一個眼神就給你很堅定的感覺,然後你就哦好,沒關係,先過了這拍,我就把訝異拍做好之後再來檢討這樣對,所以我覺得他們給我那個感覺也真的蠻像家人,不會讓我覺得我早上一犯一個錯,你就今天整個都。

白,因為後面還有好幾個來賓要來,那自信心被摧毀的話,真的也不是製作人想要的,而且而且我覺得主持人的臨場反應真的非常的重要,你在現場真的不能夠慌,因為你慌來賓可能還想說,誒,這樣需要我幫你嗎?

有時候主持人就整個吼呃來賓整個後期組成的位置這樣,所以有時候組成就很其實你要說很愛有那個也是主神的來賓其實也蠻輕鬆的啦,就是如果那個來賓是有當過主持,或者是說他懂得去。

對懂得去幫助主持人的話,就是或是會給給主持人一些效果的話,我覺得那都會幫助主持人蠻大的,但你看如果我們兩個都有接觸接觸過主持的話,你就會知道,有時候你在當來賓的時候,你再被你在被訪採訪的時候,你會知道可以適時的丟一些東西給他們,就是我覺得他們也會比較開心,跟他們也會覺得哦,OK,OK,我們自有在同一個flow的裡面,那有一些真的來賓很冷的,你真的會冷到想說誒,小姐你要不要跟自己對話,有時候碰到那種。

文青歌手或是新人歌手,或者我跟你講文青歌手,你就是要找到他們文青痛真的去跟他們聊一些,就是他們覺得哎唷,你是有sense哦,你講啊,你是有在聽的,真的有可能就覺得他們可能就會覺得,嗯,好,那那我願意跟你多聊一些的世界裡面這樣子那個編曲,我覺得這個編曲非常特別,他們說你會停編曲。

類似這種很難呢,沒事,就是訪問這種話,我就會發揮。

以前玩樂團哦,就是學一些皮毛,然後講一些皮毛的話,他們可能就會被騙,被被被騙一下,覺得自己人自己人,你動一動動一動。

我們以前從地下樂團還在女巫店的時候,你都你都對我們歌詞有寫到那個意思。

我們跟我把文青歌手模仿了歌,好像對呀,整個沒有啦,我還是很欣賞他們,畢竟我私底下也是一個假文青喔。

假文青假文青啊沒有,因為我覺得歌手跟演員而不是不是。

應該說主持人跟演員某個程度來說蠻像的,就是其實我覺得應該說都蠻需要聰明的,就是你你演員在現場你要get到導演在說什麼,你要get到現在你的對手在丟什麼東西給你,他是她的聰明是你需要去消化。

可是我覺得主持人的聰明是你要很快的反應,你要get到你現在來賓丟給你什麼東西get到你的製作人要告訴你什麼東西給到現在這個節目的流程在哪裡,所以我覺得就是主持人的反應是要非常快,他的聰明是要非常的顯而易見的,但是我覺得演員呢,你就是要學習收掉你的聰明,因為你知道有時候太聰明的演員啊,你的眼睛會太俐落,嗯,但是你那個泰利的那個眼睛就會很容易讓人家覺得你不在這個角色裡面。

當然,除非的角色本來就是超級聰明超級高傲就算了,可是如果你讓你的聰明這麼顯而易見,有時候就是反而會備查惡事啦。

對啊,所以你看剛剛說那演員跟主持人,我在有一度就是非常非常的大假,然後有有這個,我有經歷過他那一段時期,對啊,所以我那時候想說,天吶,我是不是真的要只選一個就好,不然真的我就說你就是他兩邊都起來就要讓人家看到說我也做得到,只是我可以演得很好,我也可以,主持人很好。

誰說他們兩個一定有衝突,就是我覺得那就是你自己要去拿捏對,我覺得那時候以前年輕還不知道以為可以,然後來發現不行的時候就想要呃,放掉對,因為那時候有很多的呃,工作人員嗎?

就是說覺得欸。

你主持人的形象太重了,我們會覺得你不是一個演員,沒有一個神秘感,沒有了神秘感來納豆來那豆豆已經得了金馬了,還有什麼好說的,我看那個。

就在有一次喝醉酒的時候還要爆,他料,然後就說來。

你說嘛,因為他得獎後,他得獎後整個龜起來是求財,你說嗎?

有一個能拿一個像我這種主持還有演技都是拿捏得恰到好處,這樣你說你說,然後我就講了幾個名單,他說你都那些人都還好,那就主持人來,我先停一下水,這個我在之下跟你說,因為畢竟他有點醉,他看看,因為我自認我覺得我舉了出來主持跟演戲,還是有有道德的,對呀,然後他就死不認,他就覺得他就是那個。

他不管,他不玩。

這樣說好了,好了,你喝醉酒跟你用,你拿獎了,真的很開心啊,真的真的也替他很開心,對我覺得他他上臺那一幕真的也也快要哭了,真的關我什麼事?

對啊,可是我覺得是很可以感受得到,哇,他其實真的也在演員這條路上努力啦。

對,所以我覺得納豆哥也讓我也蠻蠻shock,就是也覺得哎,你看那多個是我們玩魚的主持人前輩,然後我又在她的後面,我就覺得好那。

我,我要不要也也或是試試看,或者是偶爾回來主持的時候,我覺得也是吸收主持一些東西在因為帶回演員,我覺得好像個有些東西,你知道做久了,你如果沒有增加一些新的東西,你都會疲乏主持坐久,你會疲乏演戲演久你也會疲乏,我覺得就互相這樣調配一下,我覺得都會有些新的東西吧,有啊,有一陣子我真的好像已經熟識主持一些SOP就會覺得嗯,好像自己今天來就是賺錢領錢,然後收工的,然後想要感受這感受啊,因為你每次主持。

都覺得很很自在,就很緊張啊,然後因為主接主持這麼一次而已,就也沒有感受到固定領薪水是什麼感受。

沒事啦,我現在嗯,怎麼要是沒事對,所以我覺得你一定要一直對你的工作抱有熱忱啊。

當然當然你真的會覺得,嗯,好像主持就這樣你,你沒有辦法讓自己進步的感覺啊,真的,所以我我覺得也是呃,一個學習吧,好在偶爾回來主持的時候,你遇到不同的人,然後你現在像我現在如果在上表演課。

是不是就可以更多的用在主持上的一些呃跟來賓對談的感受,或是可以觀察一下對方對觀察上可以融入一些這個角色,每個角色蠻重要,而且你要說主持也是分很多種,因為校園也是一種主持的,呃,公立,然後我覺得校園很難,因為你看學生現在有很多內心,還有外表不咳就很去校園主持,然後就是等到回去的時候就是IG限動,超多人說,天吶,我現在看到宇宙人聽到這樣看到魚,所以我真的好開心,但是在現場主持的時候。

超冷靜想說你們今天冷,但我真的覺得呃,請問你們同學們有在嗎?

你們是走肉體,再是不是就是文字很興奮?

但是你給我們當場的反應當場就是一個,呃。

對,所以我在去年就是主持,然後我想說哇,校園就是好,我很拿捏得很好,就是得很懂得什麼,就是挑起他們的情緒,這樣對對對,尤其是欸,如果你在校園,然後我還碰到那種音響,然後整個都沒聲音,所以歌手全部也在等等,那些音響音樂可以放出來,不好意思,這個時候主持人對你還我還那時候還想說,欸沒有啦,我們就是跟同學我一下說,欸我們現在會開始哦吼大家等一下,然後我再回來,他說,然後那個阻止之後。

他就說,哎,沒有,你出去跟學生聊天啊,可是你不是說這個要到一小時嗎?

他說,對,因為他們要搬新的音響來聽我說一小時,你說我跟學生聊一下小聲對就先上先上一活動已經開始,然後我想說傻眼,那你認真最後是聊一小時嗎?

我認真聊了半小時40分鐘,然後音響提早來以及呃,前面他們就說,哎,其實可以塞一些學生社團先上來表演,對我說你們太後面才想到選社團,對呀。

傻眼,對啊,所以我真的在那邊整整跟學生尬聊,40分好強哦,40分鐘大概4分鐘差不多結束了,所以我覺得那個東西主持你就是跟你自己的你自己,你要不就是跟學生互動嘛,對,要不然你就要一直講自己的東西一直講,然後分享自己的東西對,而且我覺得主持也很看你現在的族群是誰,比如說你現在校園主持,你就要很清楚他們現在看的什麼,比如喜歡的是什麼,你才跟他們有共同語言,不然呃,我們就是呃,看的東西不一樣,然後整個大家你們知道誰嗎?

臺下一片安靜講,那真的很尷尬,所以真的也要很認識年輕人現在紅什麼,下次去的時候你們知道程予希嗎?

好一片熱絡。

沒事,因為真的也蠻少人認識你,你是比較不痛族群,因為我就去,一定是說大家有沒有在玩狼人殺,就是當然沒有認識五堅情就是順便幫我已經打深打個廣告,這樣子我已經說不要再利用的名號不試打我現在不需要你幫我打OK OK,不能讓我炒熱一下現在是不是對呀,所以我覺得你就要跟學生一樣好像誒,你不要覺得他他是學生,你要跟他分享。

就開始可以跟他很自然在臺上臺下聊天,那種感覺對,然後你看校園啊,或者是記者會也是一門學問,最怕主持哪一種場合啊?

呃,當然是那個啊。

記者會的會你還記得。

哪一個女團嗎?

沒有,就是我跟你的那一次,我跟你的記者會,就是你是裡面的哦,我當然記得啊,哎,那個我是我那個,就是那個場子算很小欸,這有什麼好緊張的?

是因為是因為就是演員們比較大康嗎?

我覺得那那一檔也是對你那時候好緊張喔。

我現在想想,我覺得嗯,怎麼會這麼緊張,我就想想說我在*嘛。

對,因為那場紙鈔曉得你是在我們的片場欸,對呀,然後但來的記者也算多,因為來的記者也算多,可是我覺得也還好吧,就我覺得也比較多是Q流程,然後Q大家出來介紹這些角色,這樣沒有,我覺得那是我第一場呃跟演員的發佈會,而是我第一次面對這麼多演員。

要要要要對,因為之前還是很想跟我們站在一起誒,大家好,什麼意思?

我真的在裡面飾演的是喔,然後我是主持人也是演員,然後希望蜘蛛人可以看到我記得那時候好像有說這句話,我私下跟製作人說誒,其實我也是演員,然後什麼然後好像誰就有幫我說,對呀,可以遮擋啊,也可能小月之類的,那時候小月不在小月在辣。

哎,小月再把那時候是小月,還是我記得兩個都有來欸,好像沒關係,沒什麼重點管一管先被拉回來對。

所以哦,所以這這就是回到我說我覺得我我的身分的問題,我那時候有點不不清楚我身份有點不認同自己對就覺得我當然是演員還是主持人還是我可以說我都是嗎?

這樣嗎?

呃應該是說我以前是贊在演員那邊被訪的人,然後今天我要自己出來,但是有心有不甘心有不甘,有沒有不甘,然後轉換成醫生想說。

憑什麼?

因為那時候也沒有什麼問題在你身上好像一兩題啦,然後又加上那時候超多大咖的喔對真的超多大隊,那是我遇到以前都是遇到歌手大咖,從來沒有遇到演員的大咖天心減壓昇豪哥那些人,然後我不熟他們的風格是什麼?

可能是我覺得演員蠻多,都人都蠻好相處對呀,所以後來我都覺得哦都給自己太大壓力了,對對對,我再回回味一下就覺得天我那時候在*嘛,那時候就直接鬧起來玩笑,我也覺得可以玩,因為我覺得。

是就是我覺得主持人有時候自己越緊張,你反而那個氣氛會越緊繃,對我覺得我相信那時候你也應該蠻替我那一把冷汗,對有一點我想說妳還好嗎?

因為好像你有點Q錯東西對不對?

那時候他們在休息的時候,我知道拍照那時候丫丫,丫,丫,丫,丫,丫沒事,我們就私下說對啊,所以我覺得才會回到,我說你要覺得你現在的主持人,即使他們躲大咖,他們還不是要聽完你的話,回答問題只是要對你只要把這個氣勢做出來。

而且你現在就是等我。

Q,怎麼樣我現在就不Q你這樣我問你,你在回答齊豫的歌我* *。

之類的,我就那時候可能真的年紀太小,然後加上第一次碰到這樣的發佈會,然後以及你們那時候就是比較算旗艦大戲吧。

呃,呃算就是有一個就算是做對製作費算還對然後,然後我又覺得我我覺得以以往那些風格都要很制式很正式,然後我就把自己裝成一個樣子,但殊不知人家找我來主持是想說欸,到時候你就要晚那晚他可能就是喜歡你在玩那種瘋瘋癲癲的感覺,然後又變成另外像整個就是變成氣象播報員。

對,我記得那時候我在開場的說歡迎誒各位記者,呃,朋友們來到我們這次沒有你沒有那麼神啦,你沒有當成沒有我那時候陳就是那種歡迎大家。

其實記者朋友來到這當然啊,就你後面還是有拉高一點點,因為我記得你有時候我成道,你以為還沒開始,你就說開始了,因為主持人在已經在我們的東西,因為沒有是因為你前面聲音太小就哎呀,那就很像你打招呼,然後就就已經已經開始了,那時候覺得很傻眼,這樣對呀,所以我覺得。

就每次經驗都讓我哦,好像又上了一課,你要說我以後可不可以著手走就會覺得嗯,OK啊,我就蠻想要再返回一層呢,反回事沒事也沒人再找欸對你是不是要少主持這種啊沒有啦,之後還有對,因為也比較多是電視臺,他們自己會有啊,對對對對或者是直接比較少找外面的啦,所以那時候是找我就嚇死啦,我想說怎麼不找那個你們認識的電視臺的可能滿場御用的主持人是最safe對可能經過那次之後再也不敢再找宇宙。

對沒有可能想說那時候原本想要省下費用,後來發現還是花錢,而且一些比較專業的好啦,我覺得就是做一些那種,呃,請問你今天要教大家功課啊,今天不是說要教廚師功課,而且乾脆端經驗談,對啊很煩欸,我在經驗談裡面就已經跟大家分享,你看最團就這種講師這種就聊完之後想說,哎,它到底聊了些什麼,然後今天這堂課就是這樣結束,然後不好意思每個人還要收費幾千塊,這樣大家沒有看到我剛剛主持的一些東西,你心裡的那個戰術,然後你跟他講。

自己都已經在那個結疤了,好了,我大概講一下哈,大概大概講了29分鐘之後就要跟我們講它的,大概就我明明就是分享,我有說要交嗎?

好就因為我想說這是我的東西*嘛交給你們,我看看好,反正呢,該說的就是功課,一定要做足嘛,那你要做的是甚麼功課呢?

嗯,一定是把一些你要放的那些人的來賓,只要一定要做滿桌子從小做到大欸,真的是從小做,沒有也要看到它有沒有一些比較要注意的花邊或者是。

嗯,嗯,不能講的事情對對對注意的一些東西然後以及,呃,就是你事前的功課嘛,然後在當下的時候,你必須要呃,就像我剛剛說的那些心力的戰術,就是你自己要把建立起的信心來對對對主人,這樣老娘叫你說話,你再說,我覺得很重要一點就是如果現場真的尷尬,你一定要把那個我啦,我的我的做法就你要把尷尬說破,你不能大玩就是嗯啊好,那我們就下,一定要尷尬,你要說。

我現在有點乾妹是怎樣?

現在整個flow是什麼?

就是我我,我很常做這件事情對我覺得這是一件該做的事情啊,或者是的水,然後他很喘什麼欸像很喘,是不是讓你喘一下,然後剛剛有點辣子,或是講一種大舌頭,就是把它講出來,你這樣子大舌頭,這也是一種效果,什麼是對?

而且也會讓來賓覺得哦,太好了,我我好像也可以出糗一下,然後我覺得我覺得主持人也很需要幫助來賓放鬆而已,對然後如果那個歌手唱歌有點微破音走音,然後。

也可以直接Q是不是哎,你剛才破音嗎?

這樣我會因為有些人講,其實還不錯,我就想說什麼意思啊,我講不出口,我就說沒有,我可能會說誒,是不是剛剛蠻緊張的,是不是需要放鬆?

然後他可能會說啊,對啊,緊張到破億,那如果你自己遇過那種就是我就已經破,應該是蠻緊張,沒有剛才就是就沒有緊張,我感覺很放鬆,我就遇過這種來賓嘛,好像沒有,他們都會覺得眼說瞎話,對呀,然後沒有他們都會直接的結束之後誒,剛剛走營剛剛破音,然後就太好了。

還蠻自己承認的這樣,然後如果沒承認,我會幫你說出來,他說沒有沒有,沒有沒有確定嗎?

剛剛你沒有去看回放3分15秒,然後便那個主持人大定罪來賓,這樣對我整個被封殺沒有你真的知道看那個剛剛說的那個臨場反應大咖,然後她破音,你還是敢講嗎?

沒有,我就會試著讓他想,是不是想要講出來就是說緊張或是有點鬆,或是其實那個陰鬱是不是很高,然後讓你怎麼樣?

OKO KOK音域很高的OK啊,或者說哎,是不是這段歌詞?

特別難唱,然後就她破音的那一段就知道,他就說,誒,對呀,就是他就自己說,然後就OK,OK,對,我覺得這些東西就是你的來賓講出自己的糗事,對呀,不然到時候如果是life的話,那些下面的網友連說要破音破音,然後就刷一排,那不如讓他知道更多對對對對對呀,所以我覺得大概是這樣,然後事後呢?

我我會覺得你可以就看自己的回放啊,讓自己知道其實還有什麼東西可以注意的,因為很常就是怕就是會一直講然後。

啊,那個對是哦,尷尬時候都一直然後啊,然後啊,然後啊那個哈對,所以把一些這種你,因為你就會變成你在看的時候,你變成你是觀眾,然後你去看一下這個主持人的風格是什麼,然後一直講一些什麼自己的口頭禪,這些東西我就會都要注意一下啊,看回放很重要,對呀,就像演員也要看回放,沒有有些演員不看的隊友,我有時候不看,嗯,有時候看會干擾,對對對,我覺得這就是看你自己想要走什麼風格對對,然後今天就是一個小主持的分享,因為。

真的是分享了好不好?

不要大家不要再期待,想說在前面有沒有拿出筆記本,然後聽到壞說,哎,請問有要寫嗎?

不是剛剛有一些keypo沒有抓到arial內心層面的實在太深奧了,不然是文青主持人沒關係,如果你想要在知道更多,我可以可以再勉強開一集了,對我們到底要有多少續集的那個?

對呀,信仰也要續集啊,然後吃啊酒席啊沒有,現在就是歸屬感的存在啊,所以是好就這樣有一些問題都來問我們,或是想要聽到我們什麼。

在跟我們分享囉,好先這樣好了,先這樣了,拜嘍拜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