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 八分 47. 吴啊萍事件:何谓佛教里的“超度”?

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今天一来啊

我要先道个歉

那就是我今天做这集节目所用的设备

所在的环境

都不是平常我在香港

习惯的设备跟环境

我还在想

只是换了一个地方

然后换了一个设备

纳税效果上难免要打些折扣啊

那么希望你先能够见谅

那么今天啊

我要说一个这几天很多人关注的

让很多人情绪特别特别激动的事情

结果从这个事情间

接还引发出了全国各地的

动漫节啊

或者原来叫做夏日季

纷纷要改名或者取消

在间接的引起了

爱国青年

和全国二次元爱好者之间的争论

那真是始料未及

那我要说的事情

当然就是南京的玄奘寺里面

出现了一个当年的日军战犯的

临位牌啊

那么大家说是被供奉的牌

位的这么一件事情

那么呃这个事情啊经过了几天的扰嚷

然后网上传出各种各样的呃

猜测啊

甚至我可以大胆说是阴谋论啊

那么而且这种阴谋论呢很有意思啊

是两个截然不同立场的阴谋论都有

那么呃为什么呢

我们先说一下

我们国内平常常见到的阴谋论讲法

就是说啊

南京玄奘寺

公然供奉几个日本1级战犯的排位

那么这个事情啊

主要就牵涉到当年有这么一个人

叫吴阿平

跑去啊做这个功夫

那么而这个挖平呢

大家是说这什么人呢

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呢

那么大家

觉得这个名字并不像是个真名

于是有人就分析这个吴

不就是日本主要的军港的那个吴

港的那个吴吗

而阿平呢

有人从声音跟日文上的接近来考究

就认为这个吴阿平

根本就是日本海军自卫队的

海上自卫队

或者是相关陆战队的队员的一个呃

好像代表他们的意思啊

然后为什么要干这个事呢

说不定背后其实还有美国人的参与

主要就是为了要啊

挑衅我们国民情绪

嗯通常遇到这类的说法

那我都会首先思考是啊

要干这样的事的那些坏人

别说美帝国主义者和

阴魂不袭的日本军国主义者

他们这么挑衅中国人的情绪

挑战我们的啊民族尊严的底线

他得到的是什么

他得到当然就是我们的愤怒

而我们这种对他们的愤怒

会对他们更有好处吗

我我通常会最直接先问这个问题

那另外

还有一种阴谋论是在海外流传进来的

另一种阴谋论呢就认为这整件事

是某些爱国阵营的人啊

甚至还有说是官方的人故意弄出来的

要挑拨起我们的民族情绪

好让我们暂时忘却

最近困扰着我们很多国民的问题

包括银行存款问题啊

烂尾楼问题啊嗯

然后疫情底下开工的问题啊等等等等

那么这哈哈哈

反正有两种理论

那么结果最后啊

我们看到7月24号

南京市委根市政府的调查组

终于做出了一个详

细调查过后的一个公告

结果这个公告真是叫人大掉眼镜

而且他不只是直接驳斥了之前

的这两套阴谋论

而且更重要的是

我们这么多人看到这个消息之后

都非常愤怒

你要知道旋转师是在南京

南京就是

让我们全中国人都无法忘却的

南京大屠杀所发生的所在地

而在这样的地方

里面的寺院竟然供奉着几个

日军战犯的排位

而且这些战犯当中还包括一些

是恶名昭彰的

当年作出百人所谓

百人斩将行为的一些一级战犯

势可忍孰不可忍

我看到我们节目后面

都有很多朋友留言

都想我聊这个事

是因为他们觉得太愤怒

太耻辱了

可是

南京市委市政府调查组公告的这个结

果却让我们这种激动愤怒的情绪

一下子变得有点不知如何是好

很多人处处看到这个消息

都是张大的嘴啊

然后接下来就不知道该做如何反应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来看一看这个公告的内容啊

这里面就说到

主要牵涉这个事情的挖平

也就是当时去供奉

啊这5个呃战犯排位的这个挖平啊

他其实本来是福建人

2,000年呢就随父母到南京生活

2013年在南京某个医院担任护理工作

2019年呢就辞职去了五台三座居室了

嗯从他这个经历

你可以看到

他应该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佛教徒

那么我们收回公告的有这么一段话啊

证明就说到

2017年12月18日挖坪到玄奘寺

要求供奉排位

并在登记表上填写松井石根古寿夫

野田毅田中军籍

向井闽民华群

华泉呢其实是一个美国人呃

原名叫明尼魏特林的汉文名字

那这个人呢

我们等一下还会聊到

呃当时的当时在场的当时的僧人林松

询问被供奉者是其亲属

还是朋友的时候

挖平谎称是其朋友

那么因为你要供奉啊

这样的排位

那么人家就问你那你要你他是你谁啊

他就说是朋友

用寺庙按照每个排位每年100元的标准

供奉5年

共收费3,000元

林松开具了收据

著名供奉时间是二零一八-二零二二

随后在黄色排位纸上

写下标注有字的6人名字和吴阿平

落款朔风后

摆放于地藏店的网生连卫区第15排

7-12号位

2018年底啊玄奘市对地藏店进行修散

陆续将排位全部撤下

2021年12月地藏店修散完毕后

排位被摆放回原处

好时隔多年之后啊

也就是到了2022年的2月26日

今年的20月26日啊

一名女性中到玄奘寺地藏店

寻找自己供奉的排位

僧人庆玄

陆贤与几名游客一起帮助寻找

期间就发现了清华日军战犯排位

一个游客拍下照片

庆玄随即撤下5名清华日军战犯排位

当晚将此事告知住此传真法师

传真要求严禁外传

此后一直未向主管部门报告

7月21日

拍照游客将照片发布到社交平台

被大量转发

引起社会高度关注

那么这短短的两段话里面

有几点我觉得值得大家留意啊

就是吴阿平

除了供要求供奉

5个日本一级战犯的排位之外

还要求啊放上化群

也就是明尼魏特林的排位

那这个明尼魏特林是谁呢

是一个当年在南京

遇到大屠杀期间

那么曾经参与救援啊很多

市民

救援女性的这么一位非常了不起的

美国的

传教士那这一点呢

就一开始呢也有人认为这不好奇怪

你一方面供奉几个杀人战犯

另一方面却又供奉一个救人的英雄

那这是不是有点矛盾呢

那么有我见到一些朋友就说啊

供奉这个话群

也就是明尼魏特林的排位呢

只是一个幌子啊

他真实的目的其实就是要供奉战犯

那么这种讲法

我们今天也常在舆论场上见到啊

但是我觉得这个讲法本身很奇怪

一方面供奉了一个啊救人英雄的排位

但是另一方面又供奉在犯

为什么我们一定要把它解读成

那个救人英雄的排位只是用来打掩

护呢

那这个讲法我觉得必须是要有一套

合理的理由才能成立的好

那么再来第2.啊

就是一开始这个事爆发出来那一

两天的时候

很多人就说

这个排位的供奉的费用相当昂贵

甚至到了过万10万以上

那么现在就发现其实并没有那么贵

那么因此一开始团队说

这个人哪来这么多钱呢

我们现在就能够了解

其实供奉5年这么多个排位

加限也就3,000

其实也还不算是太昂贵是不是

那么再来呢就是当时拍下照片的游客

他并不是当即就发布在社交媒体

而是事隔多月后可能才想起来

才拿出来发布

而在那个时候呢

嗯被人发现有这个问题的时候

当时的住持呢

呃传承法师以及他们的做法呢

就是严禁外传

把这个排位赶快撤下来就算了

他们并没有向主管部门报告

那可能啊有人就认为是他们不够警觉

那么这个事还是或许怕事后会被追究

无论如何可能是这样好

我们再回到这个公告的内容

里面又讲了这么一段话

经公安机关广泛走访

全面深入调查

吴阿平供奉清华日军战犯排位

属个人行为

未发现其

受人指使或与他人共谋的情况

好那么如果说他不是受人指使

不是与他人共谋

并不是参与了是什么美帝国主义者

日本军国主义者的阴谋的话

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正面就讲据挖平宫称

他到南京后

了解到清华日军战犯的暴行

知道了松紧石根等武鸣战犯的罪行

所以产生心理阴影

长期被噩梦缠绕

在接触佛教后

产生的通过供奉5名侵华日军战犯

解冤事结

脱离苦难的错误想法

这这一段话我觉得也值得大数特殊

等一下回头再聊

然后呢下面接着说

同时了解到美国传教士魏特林女士

在清华日军

南京大屠杀期间保护女性的善举

因受战争刺激回国后在家中自杀

想通过供奉帮其解脱

经调查 2017年3月以来

吴阿平曾因失眠

焦虑等症状

先后3次到医院就诊

并服用镇静催眠药物

挖平出于自己对英国

世界的错误认知和自私自利的动机

在明知 5名被供奉者为侵

华日军战犯的情况下

仍出资在宗教活动场所为其设置排位

严重违背了佛教扬善惩恶的教育教规

严重破坏公共秩序

严重伤害民主感情

造成恶劣社会影响涉嫌犯寻性知识罪

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

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好那么玄奘

四方对这个事情的责任又是什么呢

证明就解这叫此事

事件发生后

南京市宗教事务部

管理部门对玄障事进行调查处理

玄障事对被供奉者身份没有进行核查

发现供奉清华日军战犯

排位后虽已撤下

但一直隐瞒不报

根据宗教事务条例相关规定

南京市玄武区民中局以责令玄奘

市进行诊断

并以策划传真玄奘市主要负责人职务

是佛教协会同时免除传真副会长职务

对反应的玄障事

及相关人员其他问题线索

有关部门将依法依规进一步调查处理

那么这一番话出来之后啊

我知道外界也有很多的质疑

说什么因为这个理由太荒谬了

就挖平要去做这样的事情

他竟然说是因为自己精神

了解到南京大屠杀的事实详情之后

呃有心理阴影

长期被噩梦困扰

然后在学佛之后

开始打算要做这样的行为来解约世界

脱离苦难

嗯而且他看来还是真的

当时这个事情对他滋饶很大

他真的曾经因为失眠

焦虑等症状3次就医

那这是什么问题呢

大家都觉得太不可思议了

这样的理由很难理解

嗯他是不是这是不是佛教本身的问题

还是说这个挖平学佛学了出了差错

还是说他有些什么别的情况吗

如果你说他真的是精神有问题的话

那很多网友就说

为什么

我们在电视上看到他被问话的那个片

段他又对答如流

相当清晰有调理呢

那么关于这最后一点我可以这么讲

就所谓的精神有困扰

并不是全天候的就疯疯癫癫胡言乱语

嗯他完全可以平常很正常

但是半夜就像刚才我们说说那样

他睡不着觉

然后产生了很奇特的想法

是绝对有可能的

第二我们要注意

他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是在2017年

然后在2019年他辞职去了五台山

那我们现在看到的他

已经是在五台山做居室

几年之后的事情了

会不会这几年

他有了一些新的精神上想法上的变化

那么使得他看起来也比较精神的

很有可能对不对

好那么

我们为了更进一步了解

到底他是怎么想的

这个让我们很多人觉得很困惑的问题

因为整件事有点反高潮

原来大家都觉得这是有一个人

非常恶意的要做这么一件事

就算不是帝国主义

军国主义的盟友

至少也是个坏人

那么搞到半天

原来这个人看起来很正常

而且不能说是一个邪恶的坏人

而就是一个你觉得他

他只是他做建设的理由

很怪异而这种怪异的理由

会让你觉得他真的是有点精神困扰

情况那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大家情绪

一下掉了下来

不能接受

我们来深入看看到底他怎么想啊

那么呃我看到知乎上面啊

关于他这件事的问答里面有一个朋友

他的回应特别好这个朋友叫称庆

那么他说呢

呃他根据目前还能找得到的

他在微博跟知乎上面点赞的这些痕迹

一些呃发言的痕迹啊

还能够看到他的一些思路历程

那么这里面就逐条隐出

我也念一念给你听啊

他说

挖屏在2016年底到2017年初的几个月

没有发过微博

2017年3月12日时

他给一条微博点了赞

这条微博说的大致意识是

看了日本311大地震视频

充满了灾难与嚎叫

真是生死无常

好了到了这一年的3月开始

挖屏开始在围脖上发表关于

走出了第一步

不想再害怕

好累要一个人好好生活等围脖

和官方通报中说的2017年3月以来

蛙瓶曾因为失眠

焦虑等症状先后3次到医院就诊

并服用服用镇静催眠药物是一致的

三2017年4月开始

王阿平开始陆

续有发表关于要去政爵寺

鸡鸣寺的围脖

延续数月

玄奘寺

肯定不是挖平在南京去过的唯一寺庙

由此可以推断

他当时的精神困扰或者失眠等情况

已经开始使得他觉得需要接触寺庙

接触佛教

接触佛法了

好那么再来呢

到了2017年7月到8月

吴阿平在

知乎上给郭科的纪念纪录片二十二

这个片子当时在国内非常轰动

大家都看过

很多人都给这个相关问题大量点赞

这是关于22名被迫充当慰

安妇的女性的影片

而之前他没有给南京大屠

杀相关的问题的动态

此时

他也关注了微博上一些南京大屠杀受

害者的调查者的账号

由此可见

他对南京大屠杀的事件

对这里面还有相关的慰安妇的问题

他在那个时候的确是有强烈的

呃兴趣跟关怀的

那么呃2017年10月之后

他的微博成绩了知乎上

也不再有和南京大屠杀相关的点赞

但是有许多选择出家是什么心态

父母如何看待孩子出家的关注

2017年12月15日

他在知乎上给其中一个答案点了赞

这个答案呢是什么呢

是回答一个问题

这个问题

就是如何看待张纯如和他的死

呃张纯如

我想你可能听过

如果你真的关心南京大屠杀

他是一位非常了不起的作者

花了大量的时间跟精力

来追

索南京大屠杀里面的一些的事实细节

那么由于他做了大量的调查查访

写成了这样一部书

乃至于他本人都受到了

重大的精神挫折和困扰

最后轻生而死啊

是一非常非常不幸

让人难过的一件事情

那么知乎上面就有人问

你怎么看张纯如和他的死

就指着张纯如的他的努力的工作

以及他的这个不幸的

自寻短见的这个事

结果这个问题下面有这么一条答案

这个答案是为冤魂招学者死而不朽

挖平了就对这个答案点了赞

三天之后啊

就他点赞这个行动是发生在12月15号

三天之后

挖平就去了玄奘寺

花了3,000元

供奉了5名战犯

和参与积极营救

南京大屠杀受难者的魏特林

同时啊我刚刚读的这个春庆

这位朋知乎上的朋友

他还说在2018年7月

我发现吴阿平给众生无边寺院度

是否只是佛家的一厢情愿

的一条回答点了赞

有了一点理解

挖平可能因为是在

没有办法接受这样的人性

之恶无法排解这种冲突

因此希望可以普度众生的佛将

他们是希望佛能将这样

的自恶自善之人一起都度化了吧

那么当然这只是一个猜测

可是呢

我就从刚才这一连串的这位朋友

很辛苦的整理出来的

吴阿平当时那段时间在网上的行踪了

加上南京市政府跟市委调查的报告

我的感觉是什么呢

我觉得这是一个当时

接受了接触了南京大屠杀的

相关的一些的讯息之后

精神受到很大的挫折跟苦恼的人

他绝对不是一个要否认南京大屠杀

或者要为日本战犯樟木的一个人

恰恰相反

他是受到这件事情数十年之后

还看到这些事情的报道

包括张纯的书

他都受到极大挫折感

是跟伤害的一个人

这个伤害到了一个什么地步呢

就他晚上会睡不着觉

可能是噩梦连连

那么然后他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

就是去做出我们说的供奉这个行为

希望透过这个做法解决世界脱离苦难

那他这个做法呢

非常的还是不好懂对不对

我等一下还会再回头讲讲这种做法

我们如果从宗教上

或者民俗信仰上来理解

该怎么看他的问题啊

对我还是这样的直接讲算了

我自己感觉到啊这像是什么呢

这有点像是我们传统中国民间

我们今天还有很多人这个信仰

就觉得呢

自己精神被困扰

可能就是因为看了这些故事之后

看到那几个穷凶极恶的战犯

干的坏事之后

噩梦连连

就觉得有点像是恶鬼缠身了

或者说他们巨大的阴影盘踞脑海

挥之不去

于是想要透过做一点啊

我们现在民间讲的做法事啊

或者做一些什么东西

来驱赶那些恶灵带来的阴影

只不过他用的一个词语啊

是一个我们看起来

好像带着点佛教异味的词语

叫解冤事结脱离苦难

但是解冤事结

脱离苦难的确向政府公告说讲

这并不是一个正解释的做法

那么但无论如何

就这是他当时的一个想法

所以他又看到包括明林魏特林啊

也是一个后来自杀死的一个人

就他这个美国传教士

他当时因为虽然救了这么多的人

但是当时他所目睹的惨况

对他造成的打击

使得他自杀而死

那么这些人的故事盘踞在他的脑海

他觉得没办法搞定他太难受了

他那个时候正好整段时间

我们刚才看他

他都在想这些问题

是他觉得我见到了寺院

来寺院不是可以超度可以让人往生吗

那我是不是能够做这样的事情

让我的心里要好过一点呢

我觉得这个想法应该就是他正比较像

是真实的想法

这是我大胆的一个推测啊

那么假如是这样的话

我们首先面对的问题就是

我们如何看我们一开始那种积分的情

绪跟到现在看到这个真相之后

中间巨大的落差这一点

这一点为什么会有一个落差是这样的

你要知道

平常我们今天常常听到一个讲法

就每次我们遇到一些一些案件

遇到这些案件比

比如说一个性骚扰案件

里面一个受害者

这个受害者很多

很可能事后还有人把他的

私隐出来说哎

这个人平常也很放

荡或者说这个人平常也不怎么样

当每次有这种说法出来时候

我们就会说

我们不要盲目的去要追求每个受害人

要做一个完美的受害人

意思就是有人受害的事件当中

我们总是会想象

那个家猪伤害于他身上

那些坏人就是十恶不赦的

绝对的邪恶的代表人物

绝对的坏人

而那个受害者则应该纯洁无辜

如小白兔

假如一个性骚扰案件的受害者

以前曾经偷蒙拐骗

那么我们就会觉得

这一次他这么被人骚扰

侵犯甚至强奸

就好像没那么可以值得同情了

因为他不是个小白兔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

我们都知道

这种对于呃

完全的完美的受害者的这种心理想象

预设和追求

是会误导了我们对这个事情

直接的判断

对这个事情本来该

可以做出是非非常分明的判断

但是就会被挪移掉了偏差掉了

同时对于受害者的那个想法本身

也是不完整的

那么我今天在这个事情上

让我看到的是什么呢

就是有些时候

我们会遇到一件让我们全

部人惹起我们公愤的事情的时候啊

我们可能会想寻找一个完美的坏人

因为这是其实我们日常生活

很常见的一种情绪啊

就有些时候我们看到我们很多人

有些朋友

他平常日常生活遇到一些不顺心的事

遇到别人不晓得做了什么事情

不如他的意义

或者别人干脆直接得罪他的时候

他本能的会去想象这个人就是心眼坏

这个人就是存心要对我不好这个人

就是存

心的要使一些什么东西来让我不快意

让我不舒服

我们反而不太会去想

会不会是整件事情其实是个误会

会不会是整件事情里面

还有很多别的元素决定的

比如说这个人

我希望他帮忙我他但他不帮啊

不止不帮

还摆出一副呃冷峻的态度拒绝我

那我就会说这个人太冷血无情

他绝对就是坏人

而且他必然是全方位的坏

我们不太容易去想象他这个不帮忙

也许是有他背后别的考虑

也许是有他别的很现实的困难

而并不是因为他存心使坏

那么但是我们很多时候

为什么宁愿去想象别人是坏人呢

那是因为我们这样子思考的话

我们的世界更单纯

我们人是一种很简单的动物

我们的大脑要把所有的人啊分类好

我们才能够帮助我们去好好的活着

这个人如果我们认为人性太复杂

人太多种脱样

世界上太多事情都是很无常的

没有规律的话

我们日常生活很难展开

所以我们希望这个世界有一定的规律

每一个人的人格再不一样

都会有几个简单的人格类型

可以囊括千奇百怪的各种的人

那么所以遇到一件坏事的时候

我们就会想象这里面被

坏人所害的人是完美的受害者

而那个害人的坏人这是个完美的坏蛋

不可能有别的理由了

那么这样子呢

我们的愤怒就很容易找到焦点

比如说我遇到一件不省心的事

我遇到一件不开心的事

我肯定也不高兴

我肯定有愤怒

那我这个愤怒要冤有头债有主

然后你搞半天让我说啊

我生气了半天

原来

这个是这里头没有一个绝对的坏人

或者说那个坏人邪恶的不够彻底

那我就会觉得这心理落差太大了

一下空荡荡的不知道该放在何处

现在挖平就是这个情况

他不是一个

串联了日本的军国主义者的一个坏人

他不是美帝国主义走狗

他也不是一个我们中国人当中的汉奸

他就是一个有精神困扰的人

甚至反而跟你我一样

对南京大屠杀这个事情有一致的看法

但只不过

他比我们对这件事情的感受还要深

深到一个程度

做噩梦都会梦到那里面的事

甚至梦到那几个坏人绽放

所以他做了这样这样事情

这个事情太超乎常理

或者说太超乎

我们这种本

来可以把世界简单的归纳起来

做一个简单判断的常理

于是我们之前机那种愤怒呃

基于一个对简单化的世界

所要求那种叙事

说产生出来愤怒

发现对不上这种简单化叙事的时候

我们就会一时觉得很难接受

同时我们再来看

当时啊收到吴阿平这个要求的

当时的当职的僧人叫林松

这位林松法师呢

曾经问过他这个被供奉人是你的谁啊

吴阿平就这个他当然做的不对

他黄衬因为人家一问你做的是谁

那这些都是你不认识的

书上看回来的人

历史上人物

那么你这么说有点奇怪

他就干脆说是朋友

而这个林松

或者是玄奘寺里面

常常会走过地藏殿的街僧

人们

他们竟然都没有人发现这个事情啊

那么首先我发现这是还是有点

不幸中的一点小幸运

就是让更多人了解了一点佛教的情况

一些跟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一些生活

习俗很容易搞混的一些做法

你比如说一位非常著名的博客主婉莹

他的波克节目博物质非常好听哦

我推荐一下

婉莹就南京人吗

那么他正好这事发生的就这两天呢

他在南京街上走

他平常就老做这种街头串坊采风的事

结果呢他就录了一段

在街头上面

跟一些听一些市民们在说话

对这个事情聊天的时候

聊到了这么一段

我给他拿过来啊

叫我请婉莹给我这一段

那么让你听听看

你就会觉得挺有意思

但首先提醒这是讲的是南京话啊

南京普通话

你听听看你听没听得懂在讲什么

他这个菩萨他叫我不入地狱

他要到地狱里面解救那个收割

收纳那个罪人

就说他这几个战犯

他是在地狱里面

他叫什么叫操作

就操作那个有罪之人

操当他脸是做好人

哎对他不叫供奉你

你比如说你跟什么伟人有功夫

人就把你给供起来

他是不是叫操作

中分是大荣宝典

对对对智障点是超度王平

而且他是超度罪人

他就是有罪之人

就是这样拿的世俗的一点标注点

这就是人家副教育的规矩

先要求这个福

这个这个这个福架子

你看

这是福

用的这个叫死猪的标准来要求福架子

这是佛教的人家的一个规矩

他本身自己就没有10大结构

这里面呢一位先生说的没错啊

其实我们现在讲供奉这个讲法

或者说是网生超度的讲法

很容易搞混的

我们先来做一些基本的理解啊

就我看到网上有些人说这个挖平啊

他做的是长生排位

但是其实不是的

这不是长生排位

长生排位是做给活人的

在汉传佛教里面

如果你摆一个人的摆一个排位

上面有时候可以写呃

活人的名字的

你在市面上都很容易找到

这种排位的纸啊

你可以自己写的

通常这种纸呢

如果是加持活人的话

那这种排位呢

上面写的就一般是佛光铸造

然后下面呢你就写上你要祝福那个人

比如说你的家人

你的亲人

你的朋友啊

你心目中很重要的人物

然后下面呢写的长生入味

这不是给死人用的

这种红色字是给活人用的

希望佛光铸造它好

还有一种呢

叫做真的是要超度了

这个超度呢

通常上面会是黄色的纸张

来写这个人名的

那上面往往写的就是佛利超剑

佛利超剑

然后下面有某某某的网生联位啊

请注意这网生

在佛教的术语里面

我们说一个人死去这叫往生

就他现在死

但是接下来下一步他又要投胎往生的

生活的那一面生命那面总是要往生了

他要去所以请注意啊

这一定要区分开来啊

挖平做的这些东西

他不是去给那几个呃绽放啊

还有呃呃魏特明女士

要给他们做长生入味

他们都已经死了

没有什么长生入味可做

死人是不做长生

入味的死人

只能做这种超度的连往生连位

再来又出现个关键词

包括我注意到刚才我念的那一段

南京市府调查

呃主的公告啊

里面都写吴阿平当时在玄杖寺

要求供

奉这几个人的这些死的人的排位

但这个供奉这个词啊

严格讲啊并不准确

并不准确为什么呢

因为佛教里面并没有所谓供奉

啊死者这样的一个讲法

谁都不供奉

就你自己家里面的人死了

比如说我们呃

佛教徒在正信的佛教里面

也不会写一个他人民牌供奉在那

没有供奉这回事啊

供奉这个的概念啊

是一个很汉人

我们汉人民间习俗的一个想法

就比如说我们自古以来啊

早在佛教传入之前

我们中国这种习惯我们祭祖对不对

我们要祭祀我们的祖先

而我们的祖先的名号

就会被我们写在一个排位上面

或者做成一个标志性的东西

然后我们来纪念他

这在比如说呃先秦的时候

商周的年代

这往往是一些王家或者诸侯家

他们能做这样的事

但是到了现在我们都很普及了

说恭奉其实并不属于佛教的范畴

而是我们民间信仰的范畴

或者我们中国自古以来的一个传统

那么

而佛教之所以不供奉的理由是因为

这些死人本来就不值得供奉

比如说我们会放上啊佛祖的像

这里勉强还能叫供奉

但是死人是没什么好供奉的

那么但是

为什么我们会在佛寺里面看到这边说

人的名牌呢

如果是死人的话那就是用来做超

度的好我们再讲公凤啊

我们这件事情之所以让我们

情绪反应那么激烈啊

那就是因为供奉这个词

我觉得也有关系

我们就会觉得供奉一定是你非常这个

你要供奉这几个人的灵位

你一定是非常尊敬他们

你觉得他们很了不起

你特别佩服他们

觉得他们是英灵

所以你才要去供奉

那这个想法一来是很旱地的想法

但是我觉得或多或少我们也马上联想

因为这个是牵涉到日本

牵涉到南京大屠杀

牵涉到我们抗日的历史

我们很容易就会联想到

日本的这个晋国神社

我们

前两期节目不是也谈过晋国神社吗

那么我们要知道

日本晋国神社里面

供奉的那些亡魂是什么呢

那些就是日本在建晋国神社

他们考虑他们这

这是明治维新之后才有的一个产物

晋国神社的历史并没有那么老

他是用来把日本这个国家

他们认为开国以来

他们使得这个国家之所以成就

使得这个国家之所以了不起的

这些英灵们

他们叫英灵

包括所有为国而战死的人

也就包括我们所知道这些战犯

他们都觉得要供奉起来

那这个想法是因为他们相信

人死了之后啊

在视神引导之下会前往主林世界

并且他还会甚至还能成为神

这个想法我要说的是

其实在神道教来讲啊

晋国神神

神道教系统这个想法是非常不完备的

就不是一个正统

在正统的神道教里面

一般人死去就死了

他可能会去某个地方

但是并不是特别

中值得重视

而且恰恰有意思的是

死亡在神道来教来讲

是乌张肮脏的东西

是乌会的东西

这也就是为什么

你看日本人的信仰很奇怪呃

日本人很多人生活

他结婚或者他孩子出生

他可能会举行神道教仪式

但是死的时候他一定举行佛教仪式

是因为佛教

才有这个人死了之后还能够轮回

还能够往生这件事情

不会太把死亡当成污秽来看

那么所以他们人活着的时候

出生的时候是神道教

结婚的时候他们重阳喜欢搞西式婚礼

就成了基督教

死了之后就成了佛教徒了

那么但是呢

我们也看到例外

在日本呢

也的确神道教系统里面

有一些神道的啊

神功一些神社

他真的是侍奉一些死去的人物的

你把那些死去的人物

当成是神来祭拜的

这里面最有名的就是

比如说像献给风尘秀疾的风国神社

献给德川加纲的这个东照神功

但是这种情况是很特别的

因为这都是政治考虑

这都是政治性的呃

纪念风尘秀疾把它捧成神

纪念这个德川加纲

把他捧成东照大权县

这都是这些人的后代

或者说是日后的天皇或者政权

故意要做这样的事情

来延续某种政治法统啊

那么所以呢

晋国神社也是同样的考虑

而晋国神社根本就是一个

日本的军国主义崛起过程

当中有很重要的道具

那就是配合着他的

我们上次也提供的国家神道

这样的一种想法的产物

那这个东西呢我们千万不要受了这套

东西的影响来理解

我们自己国内的佛教寺庙里面

摆放的

这些叫超度一些亡魂的往生莲位好

那么接下来我们来讲什么叫做超度

我们刚才首先讲了

超度一定是留给死者用的

所以我们看到这些玄奘寺里面

摆放着这几

个有争议性的排位的这个地点啊

这是玄奘寺里的地藏殿

地藏殿是怎么回事呢

那当然

里面主要供奉的就是地藏王菩萨

地藏菩萨

那地藏菩萨

我们中国也都很熟悉吗

他不是有句名言

我们每个中国都念得出来

就在地狱不空寺不成佛对不对

所以地藏菩萨常年以来被认为是要照

顾地狱里面的众生

或者地狱里面的死人的

那么所以这就再次说明

这不是一个放长生入味的地方

这是一个用来超度亡魂的地方

那么超度这件事

坦白讲其实我没有那么熟悉

这些位虽然我学佛

但是我学的是难传佛教

也就中国人一般所说的小称佛教

那么在我学的这套系统里面

其实没有超度这回事

这话怎讲呢

给你念一段经啊你就呵呵

容许我讲一个佛经里的故事

就在佛经的相

南传八丽三藏里面的相应部的6处品

里面有这么一个故事

就说有一天啊

啊有某个村的村长啊

他的儿子啊

这个村的儿子跑去拜见世尊

别说释迦牟尼

就说到当时印度有宗教习俗

就一些有些地方的婆罗门的祭祀

就印度教祭祀

说是能够超度亡灵

死的死了的人呢就能够往生天界了

世尊您是伟大的

阿罗汉自觉者伟大的佛陀

你是不是也能超度我们全世界的人

一起往生天界呢

结果世尊如何回答呢

他说一个为非作歹的人

即使大众为他求神祈祷

祈愿他能往生天界

但他死后仍然会堕落到苦界恶区

就像把一块大石头沉入水中

无论人们如何祈祷祭拜

大石仍然不会浮上水面

而一个行善积德的人呢

就算我们怎么样为他求神祈祷

祈愿他呢

啊心我们心怀恶意

祈愿他赶紧堕落啊–地狱去吧

可是他因为他的身前的积散

他死后仍然往生散出天界

就像在水里面打破油瓶

无论人们如何祈祷祭拜

油最终还是会浮上来的

这就是南传佛教

对于超度这件事情的态度

整个巴黎三藏

你都找不到什么关于超度的这些记载

意思是什么呢

就是你一个人了

你死后往何处去这一点

你下一辈子会怎么样

你会堕落成猪

从死或者是堕堕落到地狱

这完全决定于你生前做的事情

你积下来的业力跟因果

别人帮不了你的

呃所以说

像刚才我们说那几个战犯满手鲜血

你这辈子干下了这样的事

我们再怎么帮他

超度他都不会管用的了

他就该要忍

接受接下来要接受那些恶趣

好但是到了大秤佛教之后啊

情况就不一样了

大秤佛教里面就会相信有超度的作用

不过超度指的就是说我们透过呃

在一个人临死的时候

或者在他死后

我们为他念诵

或者回向我们的功德给他

期望他呃给把一些善果

交给他一些善业给他

或者让善业的力量感应

使得他有机会往生散去

不过我要提醒一下

就算汉传佛教

大乘佛教有这样的讲法

这个超度的功能啊

也是有限度的啊

他还是比较次要的而不是主要的

也就是说你死了之后你往何处去

完全决定于你这辈子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接下来的这个业力所所说左右

而不能只靠别的人帮你

像你这样的战犯

你就算干了这么多坏事

就算今天挖平来帮你超度

在你死后那么多年给你超度

也不一定能有多管用

你已经经历过了那些你该经历的东西

了那么同时还要注意啊

在正性佛教里面嗯

超度指的就是超生乐土

杜托苦趣啊这个字拆开超

超生乐土就希望你转身乐土

而渡脱苦去

就不叫堕落到下三道里头去

那么他靠的是什么呢

怎么能做到这一点呢

靠的其实还不主要

是寺院里面的出家人们来帮你诵经

这个出家人的诵经在这里面起到作用

坦白讲也比较有限

他更加靠的是什么呢

就是你这个死的人

你的亲友

他们所修的善业力量

以及你这个人本身你的善业

比如说让我们假设

假使这些战犯

在他被审判临终之前他忏悔

他虔诚的忏悔

他很希望能够做一些事情来

赎报他的罪业

不是出于要救自己

希望自己死后不要太堕落

而是出于真诚的忏悔

想要为人间

为其他的死于他手下那些亡魂们

要做一点事情话

那这可能是一点点的善业

那么再加上在死的那时候

如果身边有亲友

来帮他做这种超度的话

这些王王王者的家属来做的话

也许能够让他在临终前

有点好的东西让他心静得到安慰

如果他心静得到安慰

他死的那一刻也许能够感生善处

但是你说他已经死了来不及了

主要就是靠大家帮他念经了

那那个力量就已经很勉强了

而且按照大乘佛教的讲法

这时候你进入中英生

就人死了之后

在还没有投胎

往下一轮之间有七七49天吗

所谓在这四十九天之内

你还不知道往何处去

这个中英生的时候你帮他做超度

也许可以增加一点他的福报

但是恐怕也不会有太大作用

而过了49天下乌鸦屏障几十年之后

那就更加没用了

基本上就是减少他的苦难

就他已经不晓得轮回到什么地方

轮回了几世了

只能够稍微增加他在内饰的那种福报

福利而不会

有太大的改变他投身往哪个地方去

投身到哪一道上的那种能力了

那么但是问题是如果我们这么讲的话

那对哈哈哈也得罪很多人我这么讲

这岂不是说明平常我们去寺庙

花那么多钱

请出家人帮我们呃做法事做操度

这个钱是不是白花了呢

哎也不能这么讲了

我们要说这迟少至少我们想为别的人

啊别的死者

积一点功德

做一点好事

这也是我们的善业对不对

那也也是好事但是

我我刚才讲就从理论上讲

大概就是这样

当然啊大秤呃就整个佛教啊发展3,000

年来在这么多地方呃存续

他肯定因应时空的变化

会有不同的变化

所以我刚才讲那个

你也千万别以为就是完全的

绝对的就一概而论

你比如说

就算我学的难传佛教说没有超度吧

经典没有提过

但事实上

也还是有很多死了之后的种种的仪式

只不过那些仪式的用意

恐怕就不一定像大成佛教

汉传佛教所讲的超度

而是为了别的理由了

那么但那些呢

再讲下去有点复杂咱也就不提了好

那么再说回来啊

有人就争论一点

就说佛教里面比如这些出家人

这寺庙他能不能够拒绝

有人要来超度坏人这件事

像吴阿平

就假设当时接待他的这些资客

生或者生人们

发现哎你要供奉这几个是战犯啊

他能不能够接受替他们做超度呢

道理上讲

他是必须接受的

道理上讲这很多人也都说过了

因为佛家在佛教的系统里面

所有的人众生皆苦

我们每个人其实都是个坏人啊

只是有些人比我们坏的多

比方说那几个战犯

但即便是战犯

我们也要对他心怀慈悲

希望他将来能够洗尽罪恶

那么因此才会有地藏菩萨吗

什么叫做地狱不空

誓不为人

地狱里面的人难道都是好人吗

好人还会这样子到地狱吗

当然不是

你看地藏菩萨的故事就说的很清楚

这是一个佛教的态度

嗯用一个现代点的一个类别

那你可以说是医生

我们知道医生发过誓的医生

你是不能够拒绝救人的

如果你看到有人快要死的

话哪怕是一个杀人犯

他刚杀了人

然后他自己也受重伤快死了

送到你这你也得把他救活

你是不能够拒绝的

所以我们能不能说玄障是因此

就算明知这几个是战犯

也不能够拒绝呢

好又要从另一个角度来讲呢

虽然道理上像我刚才说的那样

你比如说在我们历史上

或者是最近几年也都见过一些杀人犯

他们最后呢

也都会得到呃一些如果进行家属

进行佛教仪式也会给他们做超度的

是不能拒绝的

是不会拒绝的

而且别说就拿我们平常日常修行来讲

我们南传佛教里面

我们日常的修行之一就包括修慈悲禅

慈悲禅法就是你要想象我简单的讲究

你可能到了之后

你要想象一个世界上你最讨厌的人

你最大的敌人

你最恨的人

然后你希望把你身上的功德回向给他

希望他快乐

希望他健康

我们都还要做这样的事

那么怎么会拒绝坏人呢

但问题是啊

具体来讲你在南京的玄奘寺

你在今时今日的民族情绪底下

你在今时今日的中日关系底下

你如果做这样的事情你应该非常清楚

你会激起我们很多国民的愤怒

如果你摆放这几个战犯的排位

替他们做超度

而被大家看到的话

你会引起几亿人的这个称恨之心

那这是不好的

这又是不对的

所以佛教要讲善巧

我觉得学长是这回啊

就假设呃

寺院里面的僧

人们知道这几个战犯的话

如果真的知道还继续摆的话

我觉得是他们不够善巧道

理没有错

但是不够善巧这其实也是一种错误

因为你激起了我们很多人的愤怒和称

心吗何必呢

那你如果真的心怀善念

想要超过他们

其实你照样可以做

你不需要摆放排位

如果你真的心怀慈悲

要像地藏菩萨一样要广度天下众生

包括地狱里面十恶不赦的人

可以

但是有没有一种方法是不用刺激其

我们群众的这种憎恨之心呢

我本来呢还想继续在这里跟你讲一讲

顺便再聊一聊

啊抗日战争时期的佛教的表现

因为那又是一个很有趣的话题

因为也跟今天讲的有关系的

就你别说你如果是个佛教徒

你如果是个出家人

抗日战争爆发了

你该不该护国呢

你该不该为国呢

你如果说我没有敌人

我不能够把仇恨敌人

不能够杀生

你还能不能够脱下身袍去参军呢

这些问题其实在抗日战争的时候

是一个很给予了我们很多

很有趣的范例

来了解这里面比较复杂的一些的情况

但我看今天时间差不多

我刚刚找不知道

老蒋你听到我窗外那些车声吗

嗯我今天这个环境普普通通

我就先不说了

今天先聊到这

我们不如先来回应一下一些朋友的呃

留言好不好啊

我上回不是提过

日本在二战刚结束的时候

有一位总理大臣就带领内阁配合美军

呃也就联合过了占领军做日本的宪法

呃的草案吗

我说当时那个总理叫碧原中雪狼

其实我又说出来

你看我日本人的名字有句我也很容易

搞混有这么一位朋友叫林忆静

他说那个人的名字应该是碧园喜中郎

不是中喜郎

道长估计又要道歉了您说对了

我又要道歉了

再来呢呃我们上次啊还提到过

呃讲日本修宪过程的时候

我说到日本宪法中的所谓的和平

第9条和平宪法第9条也就是要

放弃武装权利

放弃开战的权利那一条

我们当时不是说过

这条到底是日本人先想出来的呢

还是美国

像今天的日本的保守派又一讲那样

是美国强加给他们的呢

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

我不是回应过一位朋友叫rebecca

因为rebecca就引述了一段英文的文字

就说明呢

这个宪法还真的就是美方主导的宪法

至少是那一条是美方嫁给日本人的

那我就对这个讲法有点质疑

然后请求rebecca能不能分享给我们

他那段引述了文字的来处

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来你要注意了

rebecca这回给了我们一个回应

道长晚上好

我是有尝试发过几次reference

的链接来着

但是看了一下的

编辑

没把我那条带着链接的留言放出来

真是对不起

听到您再次

讲述了日本立县的来龙去脉后

我觉得比较幸福了

我那一段文字是从

lessons on the japanese constitutional program on international

我看有几个字连在一起我没分开抱歉

oh okay lessons on the japanese constitution

stanford program on international这个网页上copy的

好那我们大概知道这个出处了

非常感谢您

呃我们另外有一位朋友的留言啊

我觉得我也想念出来

因为特别能够

合印我们今天讲的东西这个叫白菜

他说这个世界上并没有那么多坏人

这是每个人都知道的

白开水一样的道理

然而这些年似乎因为某些公共议题

我们越来越忘记了这点

把彼此认同不同观点

不同价值观不同的人当做了坏人

放弃沟通

也放弃了和善

我觉得无论是内地

香港还是我们彼此的观点纠纷

多把对方当做与我们一样的人

给予善意

少一些敌意

是我们彼此之间啊

弥合分歧的关键所在

那放在今天我们讲这个内容上

也就是其实很多时候

我们这个世界上

遇到让我们很激动的坏事

原来构成件坏事的人不一定是坏人

他说明还是好人

但是他就做出了坏事

是会有这个情况的

最后啊我们来点开心的吧

这个你知道我

这个节目

不是现在也能够当成相亲节目吗

就有时候

我发现一些朋友听完这个节目

在后面的留言里面

都会提出自己的地标啊

然后想看看有没有志趣相投的朋友

大家交往交往啊等等

没想到这相亲还真有成功的

我的天呐

有这么一个朋友留了一个手机号

呃139开头8644尾号

他说道长8分节目组的编辑

这是来自普通听众的感谢信

在道长您7月第397集节目评论区

我看到一个相亲帖

平日我从不看评论区

和相熟的朋友会聊天后感想

那天实在是因为听不懂粤语

才打开评论区看看大家怎么说

我之前也不知道8分节目的福利

有人发相亲征婚

那篇相亲帖

大部分文字的自我否析很吸引我

我自己假如写一篇也会写这样几句话

就俗话说的吗遇见知音

更令我好奇的是

他写着对我所读的专业有极大兴趣

对大国政治感兴趣者众多

真正对政治学理论有思考的人

少之又少

这便是一切的开始

用老话说我们是年级相仿

志趣相投

这场相遇要感谢这个平台

或许可以为这个节目打广告哼哼

那期广东话节目到底说了什么

至今听不懂也不重要了

对啊就是哈哈哈哦

然后原来我们还过去有缘分啊

您说2013年跟我有一面之缘

那时呃你你接着讲啊

那时你到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

参加一个讲座活动

台上还有刘琴

许介林等人

那天报告厅几百人

但是活动结束后

我发现大名鼎鼎的梁伟道没那么大名

并没有随行助理

道长一个人默默走到图书馆僻静角落

发现几块展板认真看起来

那是关于暑期支教活动的展示

平时也没几个人注意

那个角落里的道长

和演讲台上镜头前的完全不同

我却一直清晰记得

是从看见那个身影开始

一直默默关注然后到节目

并不是让所有听众都来听节目

相亲是希望

更多人能参与到节目相关内容的思考

能够在这个时代发出自己的声音

只有自己有勇气先发生

而不是评论留言刷存在感

这才是所谓的因其名义求其永生

我们走到一起不过是受益者

非常感谢您

很高兴在这相亲迈向初步成功

只能说初步啊

因为你们才刚解释没多久吗对不对

至于您说的那天那个

那个活动我也记得参加我的活动

那我不记得

我在图书馆角落看

呃暑期支教活动展示的展板这件事了

其实我跑到那大概只是因为没人理我

哈哈哈我猜

这几个人默默的走到图书馆的疲倦

角落哈哈哈

没人理我吗对不对

好可怜

但我真的对这种暑期

这叫活动是一直很感兴趣的

因为我觉得这是我们国内

很多大学做的特别有意义的一件事情

我知道今天

很多人都以为这就是走过场

走形式但我不是这么看

我认为这是真诚的一件好事情

呃我如果有大学生

参加这样支教活动

我希望你认真的去投入

因为我们国家贫富学院书很大

沉香差距很大

有很多地方是真实需要更多外来的呃

知识青年去交流的

哪怕你只去一个这么短的时间

能够让当地的啊年轻人学生们

有机会在一个短暂时间内开开窗

看看外面的人外面的世界

有这样交流

是很了不起的事

所以我如果看到这样展板

我还真的是会认真看

看看大家干了些什么好事

哈哈哈 OK

我今天最后要请你听的歌啊

是一个几年前的歌了啊还

当时还非常火过吧

我印象中是

有没有听过这么一个乐队叫梅洛歌

梅洛格呢

是我们云南西蒙佤族的一个乐队

那他们的特点就是结

合了他们很多民族音乐里面的乐器

原来的曲调乐风

再加上现代的摇滚和流行音

乐甚至有时候带这些雷鬼风格

云南不知道为什么出很多雷鬼乐

音乐人他们有一首歌叫通煞美

那时候特别火

这首歌呢

好像就是佤族东的雷鬼老岳人

知名的老手老黑他制作的

但值得注意的是

唱歌的就这个

梅洛阁乐队的主唱李娇啊

很不幸是2020年才32岁就因为癌症去世

那么他的歌声

他的创作

曾经打动过我们很

多很多喜欢音乐的朋友

那我不知道为什么

今天忽然想起这首歌

这首歌原来的曲调

其实是他们西蒙佤族的一首传统民歌

那这个通煞美啊我们就这么听

因为他唱的

他们的语言我们不一定听得懂

但大致上我找回来的信息是

他讲的是橄榄树

橄榄树上的果子

接下来他就会坠落到地上好像是死了

但是这就像是我们4季的流转

生命的流转也是如此

有人走了有人来了

自然不断的生生不息的这么滚动下去

很美很美的意思是不是很美的一首歌

我们来听梅洛哥的通煞妹

i come lloyd some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