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 八分 49. 我们该如何与“二舅”相处?

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这几天真是把我累坏了

所以我决定今天又要给自己放一天假

这表示我今天这期节目呢

就是专门用来招呼你的

回应各位给我的留言

批评和一些问题以及一些分享

你看我们上一集节目呢

呃讲到了二舅的事啊

那么难得有朋友在这里夸赞

那么说我这期节目呢干货购干货满满

挺好

那么这个让我非常的骄傲非常的自傲

这么自傲呢

不由得让我想起

我们这就有一位朋友啊

很有意思

他就说到这位朋友叫米高

他说哼提到我上回讲二舅

不是大家都拿他跟

那段视频拿来跟余华的活着相比吗

我当时就说哎

著名作家我的朋友余华

然后米高就说哈哈哈哈

莫名的笑点

然后有一位朋友回应他叫阿贤

说听到这我也笑了

一个令人骄傲的朋友必须嗨来一下

对呀你才知道

就因为我这么不中用的人

难得我身边有几个很成气候的朋友啊

就提到他们的时候我总是特别的骄傲

所以呢呃就算跟我不是那么好的朋友

哈哈哈

就算不是我的朋友我有时候也会说哎

某某某著名的我的朋友哎

这样子是不是很厉害

很牛吧自己地位也高了不少

快能够跟周公子比聘了

说回正经事啊上回讲二舅吗

不是

那我就收到了这里这一集节目之后

很多朋友留言

都在讲关于二舅的事情啊那

这里面有一些留言呢

我觉得很有意思

我们很值得拿来出来分享

因为恰好也可以用来再次说明

我对那条视频的一个看法

首先呢我看到有很多朋友说

这段视频好像被证明是虚构的

已经被撤下来了被逼占

但是我这两天也听到这种消息

可是我

没有太能够确认这到底是不是真事

但我看到b站上面

这条视频还是很存在的

还是很火的

那么所以我有点怀疑

这个讲法本身有多正确

而且就像上回我说的一样

其实呃

我从来不怀疑这位

我不愿意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

去怀疑他的作者

一个猜想

虚构了什么东西

或者说

他是不是有诚意要讲这样那个故事

这一点我从来不怀疑

而且同样的我上回也说过

就是我自己是很佩服二舅这个人的

假如他的人

真的就像一个猜想

这段视频里面所说的这样

我很乐意

就是如果我有一天

也在一个很难堪的生活上

很不理想的境遇下

我很乐意自己也能够有他这样的一种

能量跟一种态度

即便在这样的处境下

身体上面有障碍

他还是愿意帮助村里的其他人

那这点对我来讲是很重要的

我有保留的

或者有怀疑甚至批判的是什么呢

是对于二舅的这个视频拍摄这件事

首先这里面有一些我也讲过了

就是包括整条片子都是旁白

所以没有听到二舅自己的讲法

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则是我认为他在结尾处

忽然之间把整个二舅的故事拔高

到我们整个民族的某种精神的高度

以及最后说

我们人生的终点必然是胜利

这种讲法

让我觉得呃有问题

于是我回头想用一个观点就是呃

你如果听我节目也知道

就是去讨论这条骗子里面

到底我们还能够从什么社会性的

结构性的角度来拆解

二舅的处境是如何造成的这个问题

那正好我们这就有一位朋友

你留的名字是呃一个手机号

130开头2269结尾

你说作为一名律师

面对被害人时经常会说这不是你的错

你没有错

你应该抬头挺胸的生活

我当然知道

强奸案的被害人会在法庭上被当夫

羞辱我当然知道

诈骗案的被害人基本上要不会财产

但是我只能这么说

因为他活着

正义的伸张才对他有意义

我为二舅感动

是感动他本人的坚韧

是以为如果人生如他一般悲惨

可能无法同他一般自强

但是我也明白这条视频有很多问题

他没有让2就主动讲述

部分讲述存在3动性

对于苦难或者问题3争其口闪烁其词

甚至播放给二舅看的版本

删掉了感情段落

种种不期而终

然而我为这条视频点赞

并不是被蒙骗的结果

是我真的受其孤独

希望自己也可以更加坚强

并且也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善意

而我陪同其他同道

对二舅遭遇中的不公的劫问

也是真的愤怒和困惑

在这个非此即彼的环境中

真的不能有责衷吗

啊这是很好的问题

但是事实上我们并不需要折中这两种

观点了为什么呢

我们接下来看看另一位朋友的留言

我们再聊

这位朋友叫江流

您说呢我看二舅这个骗子时啊

觉得其倡导了一种如道似的不怨不由

乐天之命的人生态度而有所感伐

今天到长从社会主义批判视角出发

审视这部骗子自

他用资产阶级的叙事

掩盖了历史的苦难和社会的不公

以及吞没了五彩阶级的声音啊

令我觉得自己看到了没看到的东西

在此我有一个疑问想起叫道长

为什么同一部片子

会同时出现上述两种一正一反的观感

乐命之命

安命这种难能可贵的态度的倡导

如果我们愿意相信那位

UP主的真诚的话

可以会陷入资产阶级

叙事或精神胜利法

这其中的吊鬼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是必然的吗

如果我们用这种马克思主页视角

去审视宗教

那么宗教劝人莫留念此事

劝人内反于自己的心灵起飞

也会遮蔽

乃至助长社会结构性的不公与压迫

宗教在社会性视角上的缺失与弊端

尤其是必然性的晨毁之理吗

作为一个崇信宗教智慧的人

很想知道道长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OK

那么这两位朋友提出来东西呢

我觉得恰好就可以呼应我之前所说的

我的观点

就是如果二舅真的像一哥猜想

所拍摄的这个样子的一种人生

态度的话

我会为二舅感动

我会很佩服

让我觉得有问题的是这条骗子

而不是二舅

所以这里两者并没有矛盾

是针对两个不同层面的东西

一个是一部短视频

一个是这个短视频中所呈现

出的这个主人翁

那这是针对两个层面的一个

各有不同的看法

所以不需要折衷

他们之间也没有矛盾

那另外啊就是当然我还要再强调啊

就是我不认为

一个猜想就我不愿意用这种态度去说

一个猜想

就是故意给我们一个毒鸡汤

或者怎么样

不我觉得他真心的我愿意相信

就像他自己说的

他真心被他的二舅的故事所感动

觉得很值得拍下来跟我们大家分享

那为什么会出现

就是我刚

我们上集所说的

那种种我看到的问题呢

那是因为

如果他真诚拍而拍成这个样子的话

那可见他本人也许

也受到了某种的局限

这个局限有时候是意识形态的

有时候是他在拍

摄的过程里面遇到局限

比如说有些问题他不敢多讲

讲了之后也许出不了

我上街提到这一点是不是

然后也许有可能是

他觉得他在有限的短视频篇幅内

只能够集中处理一个观点

这都有可能

所以我们要搞清楚

我们不是要用这种对这个骗子的批判

上升到对于他的作者的

诚意跟人格的批判啊

这又是两回事

再来呢

啊我想说就是为什么看这一条片子

就像江流讲的

会同时出现这两种不同的观感呢

那这是因为很正常的

我们看待世界

看待任何事情本来就有不同的层面

不同的角度

当然会有啊

有什么事情我们会完全一致呢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

大家能够可能完全一致的

你具有不同的理论框架

具有不同的试点角度跟你的背景

你看到的东西可能就是不一样

那么但是这些观点当然可以是共存的

有时候

是在不同的层次上他们可以共存

有的时候呢

则是客观社会上

因为有这么多不同的人组成

那自然就有这么多的观点

所以容许这么多种不同的观点的共存

对我们而言是重要的

在我看来

那为什么呢

我觉得这就太常识了

也不必再说了是不是

那么将军您说的很好啊

就是我作为一个佛教徒

那我自己怎么去看这个问题

就宗教是不是真的劝人不要留念此事

内反自己内心

就不要管外面社会结构性的不公和压

迫呢

宗教是否必然在社会视角上有缺失呢

我觉得并不是的

事实上

目前世界上几个大型的主流宗教

之所以能够成长到这个地步

是因为他们各自

都具备了某种对社会的看法

甚至是一个理想社会的提议和方案

那就拿佛教来讲

我笃信的佛教来讲好了

我们佛教徒当然常常说啊

我们要能够活在当下

那假如我能我像二舅那样处境

我也要努力的活在当下

那么但是问题是

当我不是他这样的处境的时候

当我有能力

或者至少占据在比2就

要有资源的一个位置上

有权利的位置上说

我们是否有一些责任呢

那么佛教对这点会是怎么看呢

首先我们知道佛教希望我们

他的存在前提是众生皆苦

然后希望

身为佛教徒当然需要希望众生

离苦得乐

那这个苦里面

有很多是现实中所造成的苦

那所以身为一个至少在我的理解啊

身为一个佛教徒

如果看到这个世界上有一些人

他的生活之苦来自于他的社会背景

来自于一些结构力量的时候

那我当然也希望能够为

抹除那种力量跟那种结构的限制

也就是抹除掉

那些造成我们这么多人苦的那种源头

让他能够那些力量能够消除

或者和缓下来的话

那这样子

也是一种我觉得一个佛教的态度

这背后的推动力则是

学佛的人应该要学到的慈悲心

嗯我这是我自己的看法

不知道你觉得如何

或者您身为一个宗教徒

我不知道是什么教徒

你会不会有些别的观点

我觉得我也很好奇

再来呢

对于二舅这条骗子为什么会这么火呢

我也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留言啊

有位朋友叫红色梦艳

提出了一问题

就好奇b站的观众都是什么人

我一个城市长大

7年阅历

都知道

大部分村里都有像二舅这样的老人

结果呢就有位朋友回应您了

这位朋友叫木子

他说作为一个长期逼战用户

第一次这个视频出现在我的主页

其实并没有太大感觉

因为我本人长在农村

对于这种事情不感觉很新奇

但出于对标题的好奇

以及对播放量的震惊

我还是点进了视频

最终不出页料的收获了满屏的内容

一样的弹

弹幕弹幕

第二天等我再看到的时候

这个视频已经成了逼占热门

个人感觉

与其说是大

家理解了这个视频把他推上热门

不如说是标题以及b站的弹幕文化

把他推上了热门

用户不一定真的需要理解

这个视频是否真的缓

解了我的精神内耗

他们只要发着一样的弹幕

就会有一种认同感

标题给了一定的价值观指引

观看者看视频的时候

受到这种价值观的干扰

产生或者不会产生类似的感受

但对于习惯逼赞弹幕文化的人来说

这并不重要

他们可能只是习惯性的发一样的弹幕

当然不排除有些人确实看了有所感触

确实缓解了他们内心的焦虑

这个视频之所以会上热门

个人理解

一方面是因为弹幕文化

让他们有了一种跟风习惯

另一方面

不排除那么多用户中

确实有和标题一样感同身受的存在

起因可能仅仅是标题

不得不承认

近些年只要标题含有反内卷

内卷躺平精神内耗之类的词

一般都会解锁流量密码

大家关注这些东西

可能是大家真的需要类似的东西

来缓解内心焦虑

自由是否真的缓解的了

其实也没那么重要

至少从内容看

二舅确实是一个正向的例子

虽然他可能有很多的无奈

并没有通过视频表现出来

但正因为没有表现出来

很多人才会产生和视频一样的感受

看到视频想让我们看到东西

至于b站用户是否真的知道农村

存在很多类似的例子

其实一点也不重要

如果他们知道

那这个例子刚好作为典型被拍出来

受到大家关注

如果不知道

那么他们看了视频

估计更容易产生类似的感受

而且他们中有些人可能确实不知道

因为很多b站用户还在上初中高中

如果生在大城市

确实没有这种经历

最后

这个视频真正的出圈是在两3天后

我在官方媒体看到对这个视频的推广

说实话当时很震惊

但也印证了

现在很多人需要一个这样东西

以寻求一种内心认同

他们是否能够被他呃

缓解自己的精神内耗

好像并没有那么重要

哎这个观点很有意思

那我没有评论

那么大家可以参考

我觉得讲的挺有意思

再来呢还有一位朋友留言也很有趣

这位朋友叫娟园小子

说您说因为自己曾是个传统的左派啊

但你客户说明并非官方与欠下

观点和我上次说的简直一模一样哎呦

我们有共鸣

感激你

然后你说情不自禁注册看理想来发言

还能说什么呢

鲁迅年代的恶语流言

麻木沉沦

阿q精神一一重现

我知道自己这种无力感

充其量也是小布尔乔亚的无病身影

所以我来到农村基层

参加知农扶贫工作

看看自己能做什么

希望我能够提建议

哎呀娟娟小子您千万别这么说

我怎么能够给你提建议呢

我太我我远远不如你

就你作为一个左派

你现在下到农村西城参加扶贫工作

这才是坐眼起行

让我非常非常尊敬

不像我这种人

脱离革命队伍已经很久了

而且我当初那个革命队伍

在现在看来也是个斜路啊

居然相信托派

哈哈哈我现在就是

过着小布尔乔雅的生活

然后无病生吟

那其实就是我

而你呢才是我真正应该学习的对象

我希望你接下来的工作遇到困难

也能够顺利

带着你的热情和激情去一一化解

同时呢我还要念几段留言啊

是因为这些留言可以说是

我这里的朋友啊

你们呃

身边可能你们自己经历的

所谓的二舅经历啊

就如果今天

我们把二舅这个词当成一个专有名词

或者甚至是形容词的话

这个世界

我们国家

其实还有太多太多的二舅

跟他们的故事

别说毛毛妈

你说我也回村了

至今心情低落

只能给一点点钱他们

也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而充满愧疚感

连读书都平静不下来

心疼我那些心力交瘁的亲人们

我的每一个亲人都尽全力活着

没那么聪明

却也勤劳节约善良老实

他们没那么想受苦受难

我看到我80多岁的姥姥

还在家做一点手工挣钱

他一辈子没闲过

一直干活

我没有被激励

只有心痛

只有痛哭流涕不忍看到

他吃了多少苦多少苦啊

有啥法呢

没别的法子

我好想自己能有文笔写写我的姥姥

他是我见过最惨的真人

还经常念别人对他的好

真心酸真是心酸

怎么会有人被亲人的凄惨治愈

我没有这种理解能力

只有更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愧疚

啊我最近发了好多评论

略微缓解一下啰里啰嗦

实在不好意思您千万别这么说毛毛妈

事实上啊

呃你如果换一个角度

就像我们刚才说的二舅那条

视频的角度当然我很理解你的讲法

就是

亲人的凄惨状况是不能够治愈你的

这点我很能够理解

但是同时

我也能够我们也可以换个角度啊

就你说到你的姥姥啊

他呃是你见过最惨的人

但总还是念着别人对他有多好

这一点让你心酸

但是你换成您姥姥的角度来讲啊

我并不认识您姥姥

我也在这您这几段话

不太清楚她的情况跟她的心情和想法

但是

如果他真的总是念着别人对他这么好

哪怕他自己再猜

但这样子的活法

其实啊会不会也是一种他的生活方式

就他找

到了他的这个处境下的一种生活方式

这种生活方式就念着别人对他好

而这在我们传统来讲

其实是一种很高贵的

很难得的品格

那么嗯他可能不能治愈你

但他至少治愈了他自己

嗯你起码好过有一些人啊

其实生活无忧没有什么大问题嗯

但是总是念着以别人对他不好的东西

那这样的人活得很惨很凄苦的

但是您姥姥却不是如此

其实这是一种难得的品格

嗯我不知道这么讲你会不会介意

那另外还有位朋友叫belson

你说我也有一个二舅的故事

我的二舅在60年代听我妈说啊

是用你妈给你讲他的故事

说他某天在生产队上看到有飞机飞来

说了一句玩笑话

就被定成反革命

后来听了徐老师的讲座

说通常都是在单位人员不好或者太好

就会被计划成右派

从此没了户口和工作

啊徐老师徐子龙老师讲那个情

况啊还不光是他讲

虽然我没经历过文革

但是我也见过有很多朋友

都是过来人吗

的确是有这种情况的

那大概就是因为

因为在这种大型的运动当中

就并不一定是你有多么多少勇士

你是个右派的根据呃

或者别说反革命也好

反诱也好这种大型

不一定是你的观点多诱或者多反革命

而是很可能有时候是你的人

你的私人关系的问题

别的人就会用你的这种啊

因为跟你私人关系不好

或者嫉妒你或怎么样

那么就给你一个罪名控诉你举报你

那么当大家都觉得举报必然成功

必然有效的时候

比如说你怕担责任吗

人家举报

比如说有人举报了你二舅

说你二舅是反革命

那那时候谁敢替他说他不是反革命了

因为谁要是替他辩护

用我们今天的讲法那就是出来洗地

别洗白了

你是不是也同情他

那你是不是也是反革命我们都能理解

大概就是这个情况啊

好我接着念你的留言

你说

反正二舅就从此没了户口和工作

老改了几年回来只能以拉煤渣为神

我记得我小时候

偶尔在街上

会看到我二舅开着天津人称枸杞兔子

从我面前不是呼啸而过

是颠簸而来

因为身份不好

只能讨一个有些智障的二舅妈

生下的子女也都有些智障

后来

我的小舅和三舅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

去了改革开放出的深圳

意外成了富豪

我二舅一家就一直由他们兄弟接济

但由于家庭成员各种健康状况各种矛

盾我二舅晚年选择了路桥致敬

大儿子由于智障深受打击

去了基督教堂当义工

大女儿生娃之后患抑郁症也致敬身亡

我看到满屏二舅的消息

我并不想找来看

苦就是苦难过去了也还是苦难

嗯我我无话可讲

嗯对我有时候我希望你自己

嗯能够超拔出来然后

如果你你有能力的话你还能帮到

呃你二舅的家人

比如说他大儿子的话

那那也尽量帮帮忙

还有一位朋友叫刘雅丽

你说听了二舅之后呢

你要写一个真实的故事

那也就应该是真实了

你说隔壁

我儿时隔壁的猫子现在应该40多岁了

他是我发小的弟弟

记忆中的猫子呢

手脚呈类似交叉状

无法站立

一直流口水

只会咿咿呀呀

也不是很清晰

不知道智力如何

可能和3个月的婴儿差不多吧

因为他有天使般的笑容

听家人说他出生时打疫苗

春医打错了经脉

导致他成了残疾

具体发生什么

到底他得什么病不知道

我和猫子的年龄应该差不多

我们都在一天天长大

猫子的个头也在长

可他只能坐在凳子上

看着我们跑来跑去

从平视我们慢慢变成了仰视我们

只要我们和他说话

他都会回报天使般的微笑

当时有没有欺负他

骂他是傻子

取笑他戏弄他这些我都忘了

有一天我问母亲

猫子这个样子

他家人为什么还对他那么好啊

那时我应该不超过5岁

母亲回答自己生的哪怕是个癞蛤蟆

都是个宝

家人从小教育我们不能歧

视身体残缺的人

特别在学走路时

不能模仿那些腿脚不好的人走路

更不能称呼对方为瘸子婆子

瞎子之类

而要称呼对方名字

要尊敬长辈

见面要打招呼

但在那个充满苦难的年代啊

很多婴儿出生时就有缺陷

记得田间有一个很大的公家粪祠

里面不知道多少幽灵

前几年我听发小月儿说

发小静儿嫁给了猫子的哥哥

现在他们全家一起生活

猫子的字学会了用智能手机

会用微信

会发红包

还会在微信里给大家送爱心

猫子的医疗事故发生后

村里调来了新的村医

外地的至于是哪的无人说起

原来的村医去了哪更是无人知晓

二舅好像有这段话第一快乐的人

是我们村里的树先生

第二快乐的人是二舅

第一快乐的人

是从不需要对别人负责的人

第二快乐的人是从不回头看的人

村里和猫子差不多一起

出生的孩子有很多

怎么唯独猫子被村医打错了经脉

假设1

因为他家爷爷有那个年代的负面标签

戴了上了地父反坏幼之类的帽子

假设2嫉妒他家二代都是儿子

假设3私人恩怨

反驳1如果他爷爷的身份确凿

那他家叔叔也是983严打被抓捕的对象

猫子的哥哥涛不可能去参军

反驳2当时村里二代都生儿子的很多

反驳3无人知晓

谁没有遗憾呢

现在猫子发小啊

他们一家很幸福

天使的微笑是什么

记得一位心理学老师说过

是3个月大婴儿的微笑

谢谢猫子给我这天使礼物

这也是我此生中最珍贵的礼物

哎呀刘雅丽

我觉得首先呢就我要向你的母亲

向你的家人致敬

他们给你的教育

这是一种非常高贵的教育

这让我非常非常肃然起敬

那么嗯至于您后面的猜想

我觉得也不用太多猜想

这猫子的医疗事故

不一定是原来的村医故意要搞什么事

其实以前我们农村里面的穿衣

嗯发生这样的医疗事故并不算罕见

但也不是普遍

我要补充

就我们上回讲到二舅那件事

那也有些朋友留言

说以前的时候赤脚医生的情况

其实赤脚医生这回事我知道

后来改革开放的时候曾经非常有争论

觉得那个时候的医生

都没有医疗

真正我们今天要求的专业医疗资格

但是我想说其实赤脚医生这个政策

确确实实

在那个特殊的年代帮助了中国

如果不是赤脚医生的话

其实当年中国的死亡率

各种的重症率

会比当年的我们看到了

呃现实情况远远要高很多

那当然

这样的赤脚医生训练不周到不周全

不具备呃

应该要有的专医生该要有的专业知识

也一定会出问题

就大概就是我们看到的

你说的这种猫子的问题

那么另外呢

我觉得你妈妈说的很好

就千万不能够叫对方是傻子

叫猫子这种这种小孩或者你的发小

可是我

我觉得

其实有时候村里面叫一个人叫傻子

这件事情

并不是带恶意的

说实话

除非你叫他傻子还同时欺负他

因为我见过很多农村都有很美几乎每

条农村

都有一个他们村里的人叫做的傻子

我以前啊我住过一些不同的村子吗

在香港

当然香港的村子一般还是挺先进的

那么但是至少我也在以前一条住村

我印象很深

也有一个傻子

那个傻子年纪比我大

但是还是像小孩一样在说话在玩在闹

然后每次看到我呢

总是跟我说

因为他总喜欢在村口的一个树下面的

一个土地庙那里打扫环境

然后在那边帮人打扫

然后大家会村里的人会给他点钱

就鼓励他的打扫

然后他给大家添个香油啊什么的

他每次看到我都会问我打扫的好不好

打扫的好不好

然后根本就问我要钱

然后我就给他钱

哈哈哈

那也没多少他要钱干嘛呢

他喜欢买糖吃买面包

后来我们发现他有糖尿病啊

都已经因为他年纪不小了

我们说你不能再吃这些东西就不给他

然后他就好不开心啊

那这个村里面的人其实也叫他守楼

守楼广东话这傻子的意思

但是其实对他很好

就没有人欺负他

有时候可能是外面的人经过戏弄他

村里的人还会很愤怒的出来骂人

那为什么呢

其实有一个原因啊

就是因为他怎么样都是咱村里的亲戚

就是村子里面过去大家都是亲友关系

亲戚关系

所以他其实也是个亲戚

第二是什么呢

就是我觉得中国农村里面

对待这种情况

除非在特殊年代

有时候就可能有些小孩有残缺有什么

就可能就像你说的

进了化粪池了或什么

但是在好一点

的岁月底下一般村子里面这种情况

大家没有那么计较

那个叫傻子

那是一个我们那时候不流行讲精神病

或者智障

或什么呃唐氏综合症

没有所有这些名词都没

有时候统称叫做个傻子

然后大家对他其实是很很正常的

我很记得有个画面

就是

他总是在村子里面那个小公园里面

坐在那跟一个坐着轮椅的老先生

在里面聊天

也从来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在聊什么

那那个坐轮椅的老先生呢

我们我知道大概是呃

村里的一个元老级的一个长辈

那等于是这个我们叫做守楼的

这个人呢

是那个长辈从小把他看到大的

然后一老一少

其实这两老了

只不过那个老子更老

就总坐在那里聊天

然后这个我们叫小罗这个人

其实平常我们想跟他聊

他也说不了什么很系统的话

我也不知道他们聊什么

但后来呢

那个老人家不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还是已经离开了走了

我就让我很忧心这个小楼以后

就就就以后谁跟他玩呢

那我们后来好在我发现村里年轻一代

的人对他也还是很好

会跟他会跟他聊天会跟他玩

那我就又放心了

说完村里的情话

原来城里头也有二舅

有位朋友叫呃STAR cafe

你说啊提到农村的二舅

我想到城市的二舅

我的二舅也差不多这个年龄

不到70岁无婚育

做了大半辈子的门房工作退休

身体不好腿脚不便

现在是我们家里的难题

家中兄弟姐妹不是年龄大了就是

家里也得也得照料

走不开去照顾她

联系居委会所有亲属就不归他们管

想去慈善机构养老

人家要收工资卡和房产证

还要家属担保哼

现在真的挺发愁的

看到我二舅这样我就明白了

我们社会还是得靠子女养老

社会并不会管你的

我将来的处境估计也会如此吧

无忧无虑的中年人

在这个社会确实活得很尴尬

就很害怕我以后会变成我二舅这样

哎呀

我也是个中年人我大概也是这样子

没有儿女

将来大概也是只不如此吧

那我们一起变成你二舅这样了

是大咖啡

嗯对

其实这个情况还很普遍

会不会是因为这样子啊

就我们现在又强调养老还是应该要

靠子女不应该靠政府

那么是否就是我们这

我们可以用这个说法

来劝现在的年轻人

好好生个3胎呢

再说回农村吧

有位朋友叫晚照晴空您说呢

啊道长我只能说

如果你接触过底层类似二舅的人民

你就不会提出你上市说的质疑

首先关于脱贫

那只是官方的说法

其实还有一部分是没脱贫的

哎呦这话你好敢讲

我可就不敢这么说了

我上次问说不是说都脱贫了吗

这个村子怎么还这样呢

这二舅家还这样呢

我是很相信官方说法的你知道

然后跟着你接着说呢

关于贫困户的补助

其实聊聊

我们村上有个男士

论辈分我叫他二哥

从小失明

跟自己的母亲相依为命

虽然有一个大哥和三弟

但他的哥哥和弟弟

都不赡养他们的母亲

他有时帮人算卦

也给人婚上嫁去选日子

人们象征性给他点钱

养了几只鹅一只猫一条狗

邻居们有剩饭剩菜

都给他送去喂鹅喂狗

一个盲人和几只家畜

可以想象家里院子的邋遢

还有你关于二舅收养一个孩子的质疑

我在全国的人口大省

小时候经历过计划生育

种种轻见过因为超生房顶被拔掉

我的一个哥哥是个大娘捡来的

他的亲生父母未婚先孕

生下孩子就把孩子扔了

新闻节目里报导的不赡养老人

轴里勾心斗角

父子反目

在农村的现实生活中处处可见

农村的真实

身为一个土生土长农村人

我有时都没法接受

只能说二舅这样的人我身边有

但我们会把他们理想化美化

晚照晴空您说的很好啊不过呢

其实我也大概了解我们农村的情况

我没有我不生在农村

但我有过相关的生活经历啊

包括内地的那

所以你说的这个情况其实我是了解的

就收养孩子这一点

就的的确确就会出现你刚才说的情况

但我上次的质疑指的是呃

这种情况本身

是不是一个理想的情况

这种情况本身是如何形成如何造成的

就我是对这一点就是我要提出的问题

而不是说现实上

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领养的情况

另外呢

我上回不是还说到我在香港碰到一个

呃内地来香港念书的学生

那么跟我聊天的时候

开我问他回去做什么呢

将来他开玩笑说打算出国呢

以后搞爱国自媒体

那么翻译一下外媒的文章

然后批判一下他们这样子有流量

哈哈哈

然后呢有个朋友叫oliflow

你说听到道长和偶遇学生对话

细思极恐

越来越多以趁爱国热为挣钱手段的

自媒体会不遗余力

每天搜寻各种沾边不沾边内容

制造话题带节奏

这比文字语还要可怕100倍

哎呀你放心

我遇到那个学生

他是开玩笑的

他不是认真的

但其他人会不会就喜欢这么搞

然后再搞下去会怎么样

那我就不敢说了

那另外我还提到啊

就是说

我上回说到陕西省的那个地图上

你看到陕西省那个那个边界

花钱那个图样

那个轮廓

很像英格兰

这个英格兰指的就是呃

不列颠岛上去掉威尔斯

苏格兰之后剩下英格兰那个样子

很像

那有位朋友有质疑叫追星追信你说啊

听了这么长时间节目第一次留言

你说呢陕西省的地图像英格兰

事实的确如此

英格兰地图确实很像陕西省

但更恰当的说法是

整座不列颠倒的地图

轮廓也很像陕西省哎

好像也是啊

你说大不列

颠倒的总面积大约是20.93平方千米

陕西省的总面积

大约是20.516万方平方千米

不算上北二南的话

陕西省几乎跟整个英国一样大

故不可以将陕西省矮化为英格兰

以一省来比一国

方可显我中华之福源辽阔

说的太对了

像英格兰就英什么

英国这种坠儿小国怎么能够跟我们

比较呢

就我们拿个省跟他拼一拼也都行

不过哈哈哈

不过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就大不

列颠整个岛看起来也都像陕西

而且总面积差不多

那是否印证楼上是说的

当初陕西省跨界的时候

里面有英国人的阴谋呢

这个不好讲

另外呢有一位朋友叫HBUG

你说现在想问你

怎么看佩洛西声称访台这件事

这还怎么看人家现在不是声称了

他是真的访问

访访台啊对不起

我不能说访台或访问台湾该用串访

否则也不好

这事没什么好讲的

坦白讲为什么呢

因为啊首先我只能说

我这两天当然也关注这事对不对

我们好像全国人民都在关注

一下子佩洛西变得比二舅还要治愈

我觉得为什么不好讲呢

这个事情是因为

我每次讲到这种牵涉时事题目

我的习惯是尽量罗列各种的讯息

然后要给出个历史背景

但是你就知道

谈佩洛西这事就太难谈了

比方说我就简单讲

就佩洛西跟我们中国的恩怨史

里面有一些环节有些段落就非常重要

但是就是没法讲

那所以这个事我就不打算要去谈了

除非等接下来看看还要出什么大事吧

那么另外一位朋友

著名的蓝雨衣也提到了这个问题

说不知道我会不会谈论一下最近

佩洛西即将访问台湾地区的新闻

想知道我的看法

你就说呢

以前会觉得

这几种事情都是雷声大雨点小

但经历过这两年的我

总是担心会像官方所说那样发生战争

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虽然我是一个广东人

但从我小时候

影响自身的却是台湾流行文化

因此对台湾有种

特别的亲切感

我真的非常不希望这件事发生

蓝雨衣这个

你看我是个在台湾长大的人

我当然更不希望有任何不好的事情

发生在两岸

任何的战争

都一定会带来一定程度的生灵涂炭

但你说流行文化这一点啊

就是假如真有这一天的话

我是敢保证啊

就是你的

那些台湾流行文化就大概就都没了

就我的意思不是以后没

而是说以前的在

在我们一个很不好的状态底下

你要有这个心理预备

就是可能所有台湾的流行歌曲

电视剧这些东西都得下架

台湾作者写的书也得下来也不一定

那么如果我们跟美国不好了

或者怎么样闹得很僵很严重的时候

就我们今天呢

就很多人很期盼

就会说我们会不会打一仗这个打一仗

这个无论战果如何

都会出现我刚才说很大规模的

一些变动的

对于我们的生活

呃我们有人现实生命的问题

我们经济的问题

你看这几天

只是有这样的佩洛西来台湾这一趟

这件事

就我们3地的股市都开始掉了哈哈

那么再来呢

就别更不用说你以后

你你用什么发言呢

你用什么手机你是iphone吗

iphone能不能用呢

嗯美剧啊

什么美国流行音乐

漫威这些啥都没有

也都我这不是没可能的

我想说就如果闹僵的话

非常非常僵的时候

这并不是我危言耸听

而是按照现在我们的这个

呃这两年的这个情况

你大概能够预想得到

可能会有这样的事情的

就是我们都希望这个世界和

平我们希望所有的地区的问题

都能够回到一个正轨上来

就不要就是

发生任何的插枪走火的事件

也不要有这种无谓的

这种像佩洛西访台这样的事情出现

那我觉得这是我的一个愿望

上回节目呢

因为讲到二舅

我就想到了啊史铁生的命若情仙

然后就想到了

阿炳的二泉映月

但是有朋友叫不知你说道长

虽然曲子还有一套

不信阿炳是道长

一下子就想起的是谁建议的

才真是我一下想起

我这选的音乐都是我自己想的

没有什么人给我建议音乐好可惜

你愿不愿意来帮忙呢

然后有个朋友叫purpose

你说听着结尾的二泉映月

忍不住失声痛哭

作为一个无锡人

阿炳和他的二泉映月从小听到大了

此刻孤身一人在英国的我

听着这凄婉的曲调

更是百感交集

两个月前

我的外公因失明和腿脚不便

在一个深夜选择从15楼纵身一跃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受到如此厚重

令人窒息的孤独和无助

直到现在

晚上也都总需要些酒精才能睡着

记忆中的外公西汇公园和二泉映月

融合成我童年最无忧无虑的那段时光

那时候我跟着外公外婆一起住

他们在席会公园门口

开了一间卖紫砂壶的小店

席会公园就是天下第二泉所在地

也就是传说中二泉映月的创作地

清晨我们常常在公园散步

到了傍晚

游客游览完出来

外公外婆招揽生意

介绍各种紫砂壶

我也蹲在一边

给客人介绍怎么给陶瓷小

鸟灌水然后吹奏曲子

想念我的外公

希望您在天堂一切都好

是的我们希望他在天堂一切都好

说到音乐啊就我刚才不是还说到这个

是不是有人能帮我选取

哎我发现我这常常有朋友呢

就留言想听什么歌的

这是真是回到我做电台的年代

可以点歌的

有位朋友叫一口

你说忍不住留个言7月30号啊

就是我

我上次讲二舅那期节目上线的那天

那7月30号是我女神KATEBOOS生日

道长作为著名音乐

推荐博主和著名雁南镇

不知道是否也听过他

好像没撩到过k boos

最近呢他的单曲RUNNING UNDERHILL yeah

RUNNING UNDERHILL现象及翻空

持续数周在音乐排行榜前10多次登顶

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怪奇物语

而这个这个事很挺有趣

怪奇物语的第4季的高潮情节里面

使用了他当配乐

对的是的

这首歌现在大红特红

kit bull学习变得好红啊

最近忽然红回来了

那你说接着我接着念啊

你说

记得道长聊过david bowie和beatles的音乐

我爱英国摇滚流行音乐

但不太多听这两伟大音乐家

我的音乐品味里kate boos富有创造力

好听而且独特

kate天才应该不亚于他们

在我心里甚至更好

对音乐人特立独行的启发上

kate应该是一个很独特且重要的存在

或许因为女性身份

以及他隐居的生活方式

使他知名度并不高

他是我女神间亲妈

我觉得他太值得说了

DJ道长啥时分享分享他的音乐

说的好我今天就来分享kate boos啊

kat boos其实现在你要知道他很厉害

我你你不用说了

这你太了解他我跟别的人聊啊

呃你知道KATEBUSH是英国的所谓的ART POP

的酵母 ART POP是什么呢

是我们直接翻译叫艺术流行乐

什么叫艺术流行音乐

并不是那个音乐本身很艺术

所以叫艺术流行音乐

而是特指的是在上世纪670年代的时候

大西洋两岸出现一种情况

就有些音乐家

他们的音乐呢

跟这个其他的艺术门类

比如说服装设计

建筑视觉艺术

舞蹈产生了很多跨界的关系

然后再来呢

则是他们的音乐创作里面

出现了很多

跨越流行

跟非流行音乐范畴的一种情况

那这个东西呢

其实是跟60年代的是上世纪60年代POP ART

就普普艺术

波普艺术是有关联的

波普艺术我们知道像andy

沃虎他们所谓打破了

高雅艺术与大众

流行文化之间的一个区格

或者说至少质疑这种区格

那这种观念就影响到了阿POP啊

这两字正好反过来

那么使得阿PO呢

就出现了很多类似的跨越的情况

而catpus最厉害的地方

就是各种界限的跨越

他的音乐创作常常能够在一张专辑

有时候甚至一首歌里面

就混杂了几种不同的元素

而且混杂出来还非常非常有趣

非常非常有意思

这才是难得

你光混用不同的风格不同的趋势

不同的乐器这不算什么

你要做出东西来吗

而cat目前是个神童

就11岁就开始写歌

19岁的时候就出了自己的第一张单曲

那是1978年

并且打上了当时英国流行音乐榜

的榜首维持四周

你知道这个事有多重要吗

因为在此之前

英国从来还没有过一位女性音乐人

是透过自己写的歌曲

而打上流行榜榜首

以前当然很多女歌手上榜首啊

但是那些歌曲并不是他们自己创作

但kate boos不一样

而且kid was非常非常的先锋

就他在技术上都有各种的创新的东西

比如说我们现在都很流行看演唱会

我们看歌手都带一种无线耳麦吗

对不对

然后有无线麦我们大家都会用无线麦

不用手持麦克风

无线麦夹在胸口

然后也有一个无线耳麦

来来听乐队的声音

来来演唱吗对不对

第一个这么做的人其实就是KBOOS

而那个时候甚至还没有

那种小型的无线麦

是可以就就小型的有线麦

是夹在衣服上那种

他于是自己弄了一个

就就是自己图法做了一个给自己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是不是CAT不许你看他的MV你就知道

他也是一个很有舞蹈天分的人

自己创作很多舞蹈

他那时候演唱会

他要表演

所以他必须这么做

但是KPOS其实并不爱现场

那以前他好像一辈子唯一做过的是tour

就那种呃巡回的现场演出

好像只做过一次

就年轻的时候

后来呢年纪大了之后呢

他当然也做现场音乐

但是还是不多

而且不太巡回

反正他的音乐是太有趣了

我也没办法在今天这里先多讲

以后有机会再接着聊

但我今天给你听一首他的歌

这首歌呢是1989年的时候

他有张专辑叫做的CENTRAL WORLD

直接翻译成这感官世界吧

那感官世界这张专辑里面的同名单曲

也是当年上过榜的单曲

的3首world很有意思

为什么呢

因为这首曲子的灵感

是来自于我以前在读书节目介绍过的

尤利西斯

最后1帕就是molly broom毛利布鲁姆

他的一个大段的独白

那是一段文学史上很有名的独白

然后cat push就从那段独白得到灵感

写了这首歌

然后他想当理所当然的

就想直接把那段独白拿来当歌词

但很可惜啊就当年的呃

拥有乔埃斯作品版权的

乔埃斯的joyce estee

就他的协会吧

那么就不肯把这首这个文章

这个小说里面

molly broom的那段独白的这个

使用权交给kate boos

所以他只好自己来写一段歌词

但是要有那种感觉

到了2011年了

k to boos出了一张很奇怪的专辑

叫做director’s cut

就我们现在的导演剪辑版

这是个专辑的名字啊

这个导演剪辑版呢

就把主要是来自三叔word的歌曲重新

做了一遍

也不太知道为什么

的的确确是不一样

然后在这个新的版导演版里面呢

嗯 the central world这张单曲呢

就改了名字叫做flower of the mountain

那么这一回啊

他还真的就拿到了乔埃斯的这个啊

版权持有者的授权

准他用回乔埃斯的原文来当歌词了

对这首歌呢有两个版本一个是老板

歌词是他自个写的

一个是新版这个歌词呢

就是乔艾斯的文字

可是我仍然要给你听的是老板

因为我觉得他自己的歌词就写的很好

真的写的很好

这首歌也很有意思

我们来听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