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 八分 61. 等到什么时候是个头?

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来呢今天这期节目啊

就应该像上周所说的一样

我要谈一谈刚刚去世的法国电影导演

国宝级的导演哥达尔

他是影史上最伟大的电影导演之一

也是我最心爱的电影作者之一嗯

甚至可以说是20世纪艺术史里面

最关键性的一个艺术家之一啊

嗯我看了一下我们上一期

节目之后的留言

以及这几天发生的事

我觉得有些事啊

尽管已经我们讨论过

这么两3年来讨论过很多次

到了今天这个时候

恐怕还是不痛不快

有必要要再来回顾一下

了解一下

那么

不如就先从这位朋友的留言开始说起

这位朋友叫做三经啊一座山的山

今天的经

他说呢道长

之前给你留过言的航海家关雅迪

夺冠了是的

如果你常听我们这个节目的话

你晓得

关雅迪先生也在我们节目留过言

我们跟他谈论过他当时正在海上

进行的一场非常重要的环球帆船赛

那么那就是克利伯杯环球帆船赛

他得到了2019啊

请注意啊

这是延后举办的一场比赛

二零一九-2020年的年度总冠青岛号

那么他是其中一位队员

那么非常恭喜关亚迪先生啊

可是我看到关雅迪先生呢

又在这留言回复了刚才那位三金

他说什么呢

他说蛋乘风破浪

纵横四海又怎样

从8月20号纽约启程回国

途经香港

深圳上海交大闵行校区

到了松江浦东

截止到今天9月19号

整个一个月

我在颠沛流离的隔离几乎没有中断过

3天前从学校拉出来说我是次秘阶

配合四级控出来集体隔离

我没抱怨

两天前已经隔离的我突然升级为秘阶

隔离从7天延长到10天

我不明白

后面估计这样的隔离还会反复发生

我已经做好了充分准备

既然决定帆船赛结束

回来就读一个4年

全日制的博士

我就决定了直面这一切

但问题是如果有一天在深夜

我要被赶上一辆异地隔离的大巴

我会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这个大巴是什么意思

我想今天没有一个中国人不知道吧

让我们来看一位

来自贵州的朋友的留言

这位朋友叫小嗨39 啊

不晓得你还会不会评论疫情

也不知道我的留言算不算违规

但我已经无所顾忌

今天我才懂得易南平三个字的意思

作为一个身在天津的贵州人

天津反反复复长达1年的疫情

却没有太影响我的正常生活

这让我非常赞赏

让我很拥护防疫政策

然而

今天贵州918转运事件让我难以平复

一直以来的佛系心态彻底崩塌

我最后一次为同胞流泪还是在512地震

本以为那会是最后一次

没想到时隔多年

我还会遭遇这样的悲痛

我感觉心在流血

不由自主泪流满面

人祸比天灾更让人无法接受

过度防疫的闹剧

也许会因为这27条生命而发生转折

可是为什么每次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才能换来一丝进步

真是意难平

意难平

接下来呢

还有一位朋友

他是贵州人

而且就在贵阳

甚至跟嗯

出事的那辆大巴

的他们之间的那个位置啊

还有点关联

这位朋友叫阿静

他说不好意思啊

我还要再试试能不能够上精选

道长能不能看到我的留言

去年我是看理想的

理想家随便发个评论

说好爱听到道长声音

都能上精选

可是前不久我理想家会员到期

没续费了

就不给我上精选了吗

哎呦真有这种事吗

不会吧跟你说我想哭

只是想让多一点人

关注贵阳疫情防控的事

因为我深圳上海的朋友都说

要不是我在贵阳

他们都不知道贵阳疫情这么严重

以下涉及敏感的题材

疫情若是会影响我们都爱听的

8分的话

道长可以不读出来

事情是这样

我所在的城市贵阳被封控这20天了

昨晚通报了这次事故

9月18日凌晨

黔南州三都荔波高速贵阳往荔波方向

发生一起客车侧翻事故

事发时车上载有47人

截至18日12时

事故造成27人不幸遇难

20人受伤正在救治

系抗议转运征用车辆

该车从云岩区接送

设议隔离人员前往

黔南州

荔波县隔离酒店

进行集中隔离医学观察

于9月18日0:10从云岩区化工路出发车

而这个地址啊距离我两个妹妹家

这两个妹妹啊要补充一下

各自有两个可爱我又深爱的小朋友

跟道长一样

我爱天下所有小朋友

恩爱的不行

有一次去接其中一个小家伙放学

看见他们放学跑出校门的样子

我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题外话

我这两个妹妹家

和我哥哥家就一步之遥

昨晚看完通报几乎睡不着了

总是一想到就觉得脊背发凉

再次绷不住一个人深夜嚎陶大哭

是这样的

因为据说贵阳的操作是

但凡有一栋楼的其中几个人被

确诊感染新冠

那么整一栋楼

包括其他是阴性的也会被拖走

所以贵阳已经没有地方可以隔离了

都要拖到线缝上去隔离

还要在凌晨时分大巴上高速

生命是什么我真的不懂

这3天连

续都是晚上凌晨两三点被叫下楼

座河栓然后就睡不着了

本来我就总是失眠

睡眠不好

真的情绪特别耽误

再看到车祸的报道

离我家人就如此之近

我爸爸今年2月还因为车祸

离开这个世界

所以我就嚎陶大哭

想来这里找点安慰

我知道关于我们国家防控这个事

道长已经不知道怎么说了吧

我只是很想大哭

不知道怎么说也还是要说

我们今天就来讲一讲这个事情

还是用我们的老办法

涉及到这样的

当下的发生在我们附近的实事的时候

我们尽量希望把一个时间线整理一下

首先我们知道这个事故根据通报啊

政府官方的权威通报

是9月18日晚上两点

其实是凌晨两点四十分发生的

有一辆车牌是贵A75868的大型客车啊

他和载是可以载49人

当时实际上车上有47个人

在从贵阳市云岩区开往黔南州

荔波县的时候呢

途中侧翻冲出高速

坠入旁边的山坡上边坡上面

那么这47个人里面呢

有一位是驾驶员

另外还有一位随车工作人员

其余45人呢

全部都是云岩区的社艺居民

正在前往格力酒店集中观察

出事之后

有27人就在当天就已经不幸遇难

剩下还有20名伤者

其中有4名是比较严重

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另外16人的伤情者比较平稳

他们多半来自云岩区的向阳大院啊

那么接下来呢

我们可以看一看

一些媒体的采访报道啊

那么其中一个报道呢

是财星杂志的一个报道

这个报导呢就用了一个化名

采访了其中的一些人物啊

牵涉到这件事的其中一位人

一些人物

比如说他说有一个女孩子

就在这座车上

他们把他叫做小雅

他说小雅是一名90后女孩

家住向阳大院

在这次事务中不幸遇难

他的朋友周杰啊

这个周杰也是一个化名啊

就拆迁

为了要饮料他们的真实的名字

保护他们

所以用了化名

这位周杰告诉柴心周刊说

9月17日晚上8点左右

小雅接到防疫人员通知

说让收拾东西

要出去隔离几天

小雅问为什么

工作人员说是小区下面有污染源

白天的时候

小雅说对面楼已经贴了封条

他所在的楼啊

没有确诊病例

但不清楚楼洞有没有密接人员

他最多算是次密接

周杰称然后呢

小雅和妹妹一起被拉走集中隔离啊

也是两姐妹

他说整栋楼的人都被拉去隔离

很多人很多车

阵仗很大

小雅一开始并不知道目的地是哪

他说是问司机也不回答

11点的时候不知道从哪里知道的

说是去荔波

小雅给周杰发送的信息显示

大巴车当晚10点多

从贵阳出发

穿了个蓝色隔离衣

路上不开窗不通风

凌晨1:33

小雅又给周杰发消息说坐太久了

屁股都坐麻了

周杰又说

9月18日凌晨5点多起床给小雅发消息

他没回我

我以为他已经安顿好睡觉了

中午11点多又发消息

他还是没回我

下午1点半看到新闻的时候

心里咯噔一下

打电话过去电话就打不通了

18日下午4点多

周姐通过小雅的亲人

知道了他去世的消息

小雅的妹妹脚受伤

没有生命危险

目前小雅的家人已经前往荔波

这个事情啊

这个消息在当天早上出来之后

就立刻引起轩然大波

全中国的网络我想大概都已经炸开了

有太多人讨论

微信里面有立刻有很多文章转发

然后微博上面这个消息一度上了热搜

但是后来我们看到

很多的消息都被封控了

很多被转发的文字也都消失了

那么因此

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留言的朋友

又希望我们关注一下这个事情

因为这是我们大家今天

这不是因为我是个做实事评论的人

而是因为

我们今天我想作为一个中国人

我们都会关心这个事

可是另一方面

大家都担心这事能不能讲

就是因为我们看到

很多的相关的网络措施已经启动

那么不一定能够

很很顺利的

大家能够再能讨论这件事情

那么可是我们还是要注意啊

首先在9月18日晚上啊

贵阳市政府就已经注意到整个社会

带来的这种压力

所以他们晚上有一场新闻发布会

贵阳市的副市长林刚表示

这起重大交通事故

给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带来巨大损失

我们无比沉痛无比自责

然后当时他们几位主要的官员还鞠躬

向着镜头道歉

他们说代表市委市政府

对所有遇难人员表示沉痛哀悼

向所有遇难人员家属

受伤人员表示深切慰问

并向全社会作出诚恳道歉

林刚表示

接下来将痛定思痛

全面解释涉议人员隔离转运

和交通安全隐患

举一反三开展专项整治

坚决遏制重特大事故的发生

统筹做好疫情防控

和安全生产各项工作

他特别强调

将严肃认真的配合上级有关部门

彻查事故原因

依法严肃追究责任

从严处理相关责任人

给全社会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那么我必须说啊

其实这一次当地政府的反应啊

在我们过去几年所见到的事件里面

已经算是相当快

呃我看到有些网民不接受这种盗窃

说27条人民就这样子没了呀

这个能道歉就能了事吗

这个我觉得我能理解当然

但是问题是另一方面必须有一说一

其实政府反应是相当快

然后到了9月19号的时候呢

我们就看到人民日报的报道了

贵阳市

3名干部因为三立高速重大交通事故

被组织处理

贵阳市云岩区委书记朱纲

云岩区委常委

区委统战部部长

区隔离转运工作专班组长宋成强

贵阳市公安局云岩分局党委副书记

政委肖凌云被停止检查

有关负责人表示

在国家有关部门指导下

审事正在对这个事故进行深入调查

那么对

相关责任人将坚决依法依规严肃

追责问责

绝不姑息

有关调查处理结果将及时向社会公布

好那么我们现在就安心等待

他们的调查的公布

但是这里面有一些问题就是

这一次这个事情

为什么会引起那么大的争论

就是我们都知道那是因为

这是一个凌晨两点的时候

在路上的一个交通事故

那么其实

好像违反了我们国家相关的交通法规

那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转运隔离呢

那其实还是因为疫情防控的原因

我们知道贵阳市

最近呢的疫情相当严重了

那当当然

就像我们刚才一位朋友留言说的

很多外地朋友

如果不是自己有认识的人在贵阳的话

可能都还不知道

我想过去两3年我尤其今年

奥秘克荣

版本的这个新冠病毒进来之后

由于他的传染性特别强

我们全国各地已经很多地方

先后展开不同程度的风控措施

乃至于大家都已经开始有点见怪不怪

有点麻木了

所以当听说某个地方特别厉害

比如说拉萨伊犁生

也就好像知道

又好像不是很清楚其中的

详情似的

那么而贵阳呢

啊作为一个其中

最近被认为是疫情比较严重的地方呢

那么他们呢就必须立刻的要有所反应

有所交代

所以他们曾经提出过

要在9月19号诠释社会面清零

那么正好也是就是在前天啊9月19号

贵阳就是在下午发布会上面公布

16到18日的时候

他们经过三轮的核酸检测

发现已经达到社会面清零了

传播风险已经被有效

控制住了

那么所以呢啊大家争论一方

你们是不是就是为了达到清零的效果

那么强行的把很多居民带到外地去

就所谓的异地隔离

就好像你们这就没事了呢

这是一个很自然大家会有的一个反应

事实上这样的做法啊

就是说我指的不是说

要好像故意把自己有可能

带来感染的人群移到外地

而是说把一些人带到外地

使得自己的城市范围内社会面清零

这种做法

呃我不肯定是不是真的发生过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

异地隔离就是为了种种原因

异地隔离是在过去1年多早就开始了

我们都还记得

西安也曾经做过这样的情况

那么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大家在争论了

你是否有必要把一些因为后来的事实

报导我们看到各方面的报道

我们看到的消息如果可信的话

那么

内座大巴上的这些云岩区的居民啊

他们其实都已经处在隔离状态里面

甚至已经隔离14天都是阴性

还有没有必要再把他们带到别的地方

再次隔离呢

又有没有那么紧张

要大半夜的把人送出去呢

那么这就是大家争论的地方

那那么

根据当地政府官员向媒体记者的解

释呢

是他们的酒店隔离措施已经全用完了

连贵阳原来招待贵宾的贵宾馆

或者活宾馆

都已经拿来当做隔离酒店

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可是关于这一点了

我想我们不适合怀疑官员的说法

而是要看看民间有些质疑是怎么讲的

那么有人就提出

根据贵阳市发布的一份文件

叫做关于

加快中高端住宿业发展的实施意见

二零二零-2025年

全市中高端酒店总数将达到200个以上

中高端住宿

业床位数要达到5万张以上

那么当然我们知道

这只是一个实施意见

到底落实了多少还不晓得

更何况现在只是2022

2025年还远着呢

那么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数量的床位

我们现在不得而知

不过有老百姓的质疑

就是说疫情也来了

外地游客和商务旅客

都已经全部停止进入贵阳

那么空置的那些

就算没有5万张空置的中高端酒店

应该也能当做隔离需要吧

而且呢再来看看数字

贵阳最近就当时那一周

新增的确诊和无症状感染者加起来

是千人级别

而且绝大多数是在集中隔离点发现的

也就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那些密阶人员

本来就处在隔离状态

不需要再做改变

真正新增的社会面阳性人员

他们密阶范围

也已经受到了居家隔离的限制

人员数量很少不会超过万元人级别

所以呢

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隔离酒店

数量不够的问题啊

就除非你贵阳擅自

扩大了你的隔离范围

要求不符合条件的居民隔离

要求已经符合居家条件的人员

继续集中隔离

那么这就是什么呢

这就好像其实本来不是那么困难

这个所谓隔离点不足的问题

但是你凭空的造成了这样的问题

然后要想办法去去去解决

是不是有这样的情况呢

我们再来看一

组比较权规的报道和相关的数字啊

这是新华社的贵州分社的报道

那么新华社的记者是7号的时候呢

就从贵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举行新闻发布会里面知道

到9月16号24时

官方已经启用的隔离点数有169个

可以用于隔离的开放房间数字是

22,696间已经被使用掉的是有19,977间

剩余还能用来做隔离的则剩下2,719间

此外还有备用隔离点8个

那么是还没开始用的那8个地方里面

用了能够用来隔离的房间则有2,248间

那么

目前隔离点保障工作人员有4,000多名

那么这么看起来的话啊

也就是说

好像贵阳

当地其实恐怕还是有足够的房间

去隔离目前设计的人群的

除非你设计人群数量真的更大

又或者说你的涉益人群

什么叫涉益人群

的这个定义的范围被扩大

那当然结下人数也就多了

那么才会出现这种情况

原来呢贵州省内有7个

四周书里支持可以支持这

如果贵阳需要的话

可以支持隔离房间有18,500个

目前用掉的有7,832个

还剩下1万多个

那么也就是说

其实贵阳市万一不够的话

那就可以真的就像我们现在看到

把贵阳市的需要隔离人员转到外面的

听其他的县市

但是问题是真的有这个必要吗

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啊

就是说呃你的涉益人群该怎么定义呢

但这个呢我们可以等下回头再谈

我们先来谈一个比较明显的

现在我觉得是不可推纬的一个问题

那什么问题呢

那就是法律问题

我们知道

刚才说的那场大巴事故

是当天凌晨两点410分发生的

根据交通运输部

公安部

应急管理部在2018年共同修订的

道路旅客运

输企业安全管理规范第三十八条规定

讲得很清楚

禁止在夜间驾驶客运车辆

行达不到安全通行条件的三级及以下

三区公路

更重要是这一点啊

长途客运车辆凌晨两点到5点

停止运行或实行接驳运输

客运企业不得要求客运驾驶员违反

驾驶时间和休息时间等规定

驾驶客运车辆

那么为什么贵州设计人员的隔离

转运车辆

能够在凌晨开上高速公路呢

相关的交通部门为什么不依法去阻

止呢事故的车辆

是不是有疲劳驾驶的问题呢

也就是说当时这辆大巴

如果真的向财心网报道

采访到的那个消息啊

是晚上前一天晚上10点多发车

两点多出事

这中间4个多小时他们有没有停过车

有没有休息过

至少是给驾驶员休息呢

那么当然还会有很多人问啊

就是这个车的状态可能不是很好

那么我们已经在

各地曾经有过的这种安排面

我们都晓得

在这种转运隔离

社遇人群的车辆上面了

驾驶员也好工作人员也好

还有乘客也好

都要穿防护服装然后要戴上口罩

而驾驶员有时候是要戴双层口罩

并且要带一个护目镜

那么在这种状况下人一定非常热

而且车子里面也不能开窗

甚至空调都不能开

那因此通风的情况

我们完全可以了解会是什么情况

假如一个司机

大半夜的

在这样的一个通风不良的车子里面

开夜路的话

他会不会疲劳驾驶

而且他戴上护目镜的话

会不会影响他对这个路面状况的掌握

是不是带来危险

那么这都是现在我们大家很

关心的问题

而且刚才我们说到这

现在这个事件

看来已经触犯了道路旅客运输企业

安全管理规范了好

那么但是我们晓得

虽然有这样的规范

可是我们国家同时还有

突发事件应对法

那这个突发事件应对法

指的就是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啊

有时候我们相关人民政府

是可以采取一些特别措施的

那么哪怕这些措施

我们现在看起来

好像不符合我们平常的时候的

社会习惯

相关的政策规定甚至是法律

那么可是问题是

就算是突发事件应对法

其中第11条也明确规定

有关人民政府及

其部门采取的应对突发事件的措施

应当与突发事件

可能造成的社会危害的性质

程度和范围相适应

有多种措施可选择的

那就应当选择

有利于最大程度保护公民

法人和其他组织权益的措施好

那么这一条意思是什么呢

简单的讲就是没错

遇到这种突发的公共危机啊

你比如说像新冠一线的蔓延

那么政府是可以采取一些突发行动

那么来保护我们公民的

我们这有一位听众朋友留言叫三海平

他说你好听你节目好几年第一次提问

最近刚刚发生的贵阳大巴事故

让我非常难受

我既感受到的是我们所有

其实都在这个大巴车上的恐惧与无奈

同时我又感受到我无处与演

讲这份痛苦的难过

仿佛满帕在公众空间发出声音

都是对政策的否认和质疑

担心身边的人被我言语牵连影响前途

这种被扼住咽喉的感觉让人难以呼吸

啊希望了解你是如何

排除这种痛苦和忧虑

看理想的朋友们又是如何处理

山海平我不知道看

理想的朋友们怎么处理

我说我我的做法那就是正面的诉说

我觉得很简单道理很简单

我们国家是个全过程民主国家

我们人民是国家的主人翁

这些政府官员是替我们工作打工的

他们为我们安排

设定的种种的政策和行政措施

如果我们有看法我们有问题

我们是有权拿出来讨论

我们有权

对某些我关注的问题要求答案的

这是一个很合理的事情

我不认为我们应该就因此就扼住咽喉

那么如果说今天我们大家都害怕

说这些话的话

好像一说就是质疑跟否否定的话

那我觉得我们就倒转了这个关系了

因为这个政策既然跟我们息息相关啊

要施行在我们身上会影响我的生活

我的前景

我觉得我们很理所当然

可以提出我们的诉求对不对

那就算我是错的

你可以告诉我我错在哪里

那么我们不需要担心那么多

这东西

大家都应该要理性的拿出来讨论

是不是这样呢

可能是我太单纯了

但是我真心相信

我们就应该是用这么

正面的态度来应对

当然这里面我们

不要说我们不是总是说不信谣不传谣

因此在探讨相关问题的时候

我们要对事实有大量的掌握

就尽可能的多的掌握

然后尽可能多的去看看啊

相关的一些的问题

然后考虑各种情况

那么说到这

你你可能我不晓得你年纪多大

你小不小

就以前比如说十年前出过一件事

这几天也有人拿出来一台

那就是2011年的温州动车事件啊

那一场事故

你看当时我们全国网民

也是反应很激烈

那么我记得那时候我还在写实事评论

我们大家都有很多的要求讨论

那么那一场事故死的人很多

有40个人啊不幸遇难

有172人受伤

当然那个时候我们国家高铁正在兴建

正在突飞猛进的施行

那么所以这个事故就让大家尤其紧张

是否我们的高铁出问题

好在这么多年来

我们看到我们高铁是非常安全的

那么但是当时大家有这种疑虑

是很正常的

而且这个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我觉得大家都要求一个交代

而且有权要求交代

也有理要求一个答案

所以我们看

当时的政府的做法是怎么样的

就当时中央

就成立了一个呃特别的工作主

那么就是在城里的国务院

723拥吻

线特别重大铁路交通事故调查主

那么由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

当时的局长任组长

那么同时呢啊

国家最高领导就几位政治局常委呢

都表示要把救人放在第一位

不惜一切代价抢救受伤人员

同时要全力以赴查明事故原因

做好善后工作

那么再来呢我们看到7月27号

当年2011年7月27号

当时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

那么在常务会议上面

对遇难者表示深切哀悼

要求公开透明进行调查

给人民群众一个真诚负责任的交代

第二天温家宝又到了

温州市的第二人民医院慰问事故伤员

那么上午11点多

又去看望了事故中最后获救的幸存者

一个小女孩

再来呢他又去了当地一个酒店

探望部分史上人员家属

回答他们的问题

然后当天的中午他抵达事故现场

向遇难者敬献花圈

然后呃发表了讲话

那么提到就是

要深切哀悼一切的遇难者

同时提出要应

我们应当认真听取群众的意见

严肃对待

并且给群众一个负责任的交代

那么再次强调

这个高铁这件事情一定要好好的做好

要有自己的发明自己的品牌

自己的知识产权

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品

要重视他的安全

等等等等

我是这种经历过这些事

而且对接是印象由深的人了

所以我会觉得

对于类似的事故

或者我们让我们全国人民

牵心挂肚的重大事件

我们是有权利来提问题

要求一些答案的

那么这个事情就像我刚才讲的

贵州当地政府已经展开调查

那么我们现在可以安

代近代调查的结果

可是问题是这个事情很难以避免的

就牵涉到另一个问题

就是我们今天一开头讲到

就我们最近很多人觉得防疫这件事情

让大家觉得非常的疲倦

到底我们路在何方呢

已经要3年了我们再往

前是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开始很多有这种感觉

因为我们晓得过去

两3年来尤其今年了

我们很多日常的生活生计

都已经受到很多影响

不只是说我

如果万一不幸遇到风控措施的时候

我的生意要关门或者很多东西不能做

而且还是因为我变得不能预算了

我我我不知道

我别说我如果做了买卖

我明年该怎么计划

我不敢肯定

那么有很多这类的问题

那么所以这个时候

我们大家都开始总在问

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到这个现在的措施要到什么时候

我们的清零是什么时候可以结束呢

我们有很多类似的问题

那么而且我们有时候看到的讯息啊

一些我们就从些表面真相看

我们会觉得很难理解

比如最近我们看到经过两年多来

我们国家第一次有3位

领导人呢出访国外

那么他们3人在不同的场合

不同的情况下

他们有时候戴口罩有时候不戴口罩

那么我们就就很难理在什么时候戴

什么时候不戴

什么时候就我们都我们光从老百姓了

这么这么这么去模糊的看

好像看不出这个机相会是怎么样

接下来关于这一点啊

我要在这里再次重生

我以前节目里面讲过很多次

我是支持我们目前的动态亲临政策的

为什么呢

主要有几个理由

我们以前也讲过我们不妨再重复一遍

我们之所以支持动态精灵

那是因为第一

整个新冠疫情刚刚爆发的时候

这一次的孔菲娜听刚刚爆发的时候

我们那时候全世界没有人知道

这个病毒运作的机制

没有人知道这个病的

危害程度到底有多大

不能够准确

掌握他的传染

程度跟致命的程度有多严重

因此在当时要采取一个断然的措施

肯定是正确而且

对人民生命负责任的做法

那我们都见到了美国

当时的政府那种不负责任的做法

带来了对他们国民带来多大的危害

我们看到了巴西用了一种近乎

放任的做法

使得巴西受到了多大的人命损伤

然后巴西变成是各地方政府自救

然后我们同时也都还记得节目讲过的

印度

当时种种匪夷所思的一些的措施

如何为他们带来了惨重的呃人命伤亡

那么

所以我们当时立刻要采取锻炼措施

肯定是负责的

但是问题是

之所以做这些事还有第二个目的啊

那就是我们都晓得

遇到这种突发的

我们还不能够准确了解他的

这种

带有重大危害性质的传染病的时候啊

我们首要要

针对的当然是救治相关人员

同时呢

要保证我们的公共卫生系统不能崩溃

什么意思呢

就是说如果说万一

比如说我们在欧洲

在美国见过那种例子

如果大量的患病者一向转成重症

或者没有转成重症

但是因为急切需要治疗

被送到医院的时候

那么平常

这些医院能够处理的其他疾病

的这些做法就要被中断了

那么这样子就会带来另一种刺身伤害

甚至更严重的刺身伤害

许多紧急需要做手术的人

他们手术没法

做许多需要长期使用一些设施

比如说呼吸机的人不能够正常使用

许多其他需要住院得到照顾的病人

不能够得到相应的处理

那这样子就会是发生

我们最恐慌的

就是为了公共卫生系统的崩溃

而我们也说过

国家其实有些根本的问题

那就是我们的公共卫生系统

是有不足的地方的

我想这是我们所有国民都很清楚

否则我们不用一有病就跑到

大城市的三甲医院去

去排队排那么久对不对

我们基础医疗设施有很大的缺陷

我们的人均病床拥有率

其实远远不如发达国家

那么那种比例那么好

那么高那么因此

我们在如果我们真的也像美国

或者巴西那样的做法的话

那我们面对的将是一个海

啸级别的一个公共卫生崩溃

那是肯定是有问题的

所以我们要做动态清0

呃问题来了

我们做这个动态清零啊

是为了历史的止险

但是我们都知道

这个动态清零不是以后

从此之后中国人就一辈子做下去

就我们不是一辈子验核酸

真把验核酸当成一种中国人特

别喜欢的民间

洗漱跟用筷子似的

对这个棉签的熟悉程度跟筷子似的

硬生生把防护服穿成了新汉服

把口罩变成一种国民服饰的一部分

就仿佛有些地方的

人的女子要戴头纱一样

不是这样的

我们都知道我们是为了要BUY TIME

我常讲就我们要买时间

买时间等个东西出来

这是一个中间过程

我们清零做法那等一个结果

我们好

现在问题来这就我们大家都在关心的

那我们等到什么时候

与其说我们等该等到什么时候

我们不如确定我们没办法

政府肯定没办法

说明年等到明年3月吧就没事

这种种法是不科学的

真正的科学是说

我们要等到什么样的目标

要有个标准

说我们达到一个什么标准之后

我们就可以逐步放开甚至完全放开

那些标准会是什么呢

这才是问题

那么我想今天我们国民了

就我觉得我们有到了今天这个地步

我觉得我们有权利去问

我们该等到什么目标呢

到了什么目标我们能看到那个头

那我们就能预计对不对

我们一起努力往那个目标方向走

因为现在我们如果没有明确的等

待的目标

没有明确的等待相应的

由于由目标所产生的时间表

或者计划表的话

也就是我们以前节目讲的

有一个下台方案

就我们现在正在清理

但动态精灵

总有个往后再怎么办的一个一个出口

方案要有这个东西出来

就要有刚才我说的等待的目标吗

那这个等待目标会是什么呢

好那么我们呢

我们现在不知道我们政府等待的目标

因为目前也还没有跟我们公开讨论过

但是我们可以来猜测

首先呢我们要了解

我们要等的应该是这个新冠病毒

它逐步的减弱

为什么我们有理由这么等呢

是这样的

因为新冠病毒跟流感病毒呢

都是RNA病毒

也就核酸病毒

病毒基因在人传人的过程里面

我们都知道会不断

的变异

那么病毒呢他们为了要自身的延续

要能够越多的传播

那么这样子他图片的机会就会越高

我们一直很害怕这个图片

可是按照啊

就一般而言自然的这个方向

他的这个演变

应该会越来越往高传染力

低至死率的方向自然演化

我们从新冠病毒到现在啊

已经有20多个

30多个基因出现变异的情况来看到了

现在最新出现的变种

好像已经开始有

这种传染性越来越高

毒性越来越降低的方向了

再这么走下去

他有可能会出现

就是比如说有大量的轻症

与无症状感染者

那么未来呢

会小幅度的在我们的生活

社区里面蔓延

那么这就会变成我们一般所讲的风土

病而一旦到了风土病的时候啊

就我们知道就根本不可能完全的清除

但是我们就不用那么害怕了

我们也需要等那一天

那么呃这天是否能够等得到呢

我看到最近有个研究很鼓舞人心啊

就是哈尔滨工程大学

那么利用南非

美国和加拿大的数据

模拟新冠肺炎传播

推算

欧米矿这款就奥秘克荣与流感的差别

形容它是夸张版的季节性流感

那么也就是说

比起

一般我们手机的流感有更高的传播性

但死亡率却比流感更低

那么他认为呢

这个研究认为

以前

我们应对季节性流感的公共卫生措施

应该能够有效对抗

欧米矿这个研究啊

是发表在

最近的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nfascious disease

那么这是一个权威的国际期刊

那么但这个研究呢是用数学模型推算

这个其实应该用真实世界的数据

讨论更合适

但是这个研究

我觉得也给了我们一些希望

那么我们是不是要等

这个病毒的进一步的

这种致命力减弱呢

那么这样子呢我们可以来讨论一下

就是呃

现在看到的一些的呃其他的一些数字

我们来看一看在9月19号的时候

在全球这一天新增了388,016

例的感染案例

死亡人数死亡案例是641人

如果以这个数字来讲的话

现在这个病毒好像致死率啊

他的伤害率

杀伤力已经真的降到相当低了

我们再来看一看

国家卫健委最近发布了一份

就是他依据法律规定啊

有些传染病的案例以及病死的统

死亡的统计啊

是要依据法律来公告的

所以国家卫健委

就做了一个2021年的全国

法定报告传染病以及病死的统计表

那么在这个统计表里面呢

我可以跟你说一下

就是我们目前看到的

几个比较特殊的一些的

突出的一些的传染病

法定需要报告的传染病

他们的发病的数字以及死亡率啊

你大概没想到目前死亡率

死亡人数最多的其实还是艾滋病

在2021年我们全国有60,154人感染艾滋病

那么死亡人数是19,623人

这个我们好像好久没听说过

防止艾滋病的一些什么问题了

但其实他还是一个死亡

素质相当高的一种传染病

只不过我们知道

今天这种死亡

并不是说你马上或病就会马上会死

它可能是一个很长期的一个结果

同时让人意外还包括

什么呢比如说肺结核

哇好久没听说了对不对

肺结核在2021年我们全国有639,548人染得

有这样的案例

病死的人数是1,763人

再来我们可以看一看

另一个我们家喻户晓的传染病

那就是病毒性肝炎

包括甲型乙型丙型丁型啊

那么我们病毒性肝炎

感染素质是这个案例

发病的案例是1,226,165案例例

然后有524个病死的这个案例

而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呢

我们在2021年看到的数字是

案例是15,243例

那么其中有两例死亡

那么这样的数字啊

我们表面上看我们说哈

这算什么呢

这甚至比狂犬病还不可怕

狂犬病在2021年有157例案例死死了150例

那么也就只有7个人患病

这只是活了下来

那这个狂犬病是不是比新冠肺炎更可

怕呢我们要不要努力的防止这个

或者清龄狂犬病呢

很多人一开始就看到这个数字

大概会有这个想法

但是我要澄清一点

首先我要明白

没错

我们目前全国在去年死于新冠肺炎的

按照魏建伟的这个报告只有两例

但是这是在我们用了这么大的力气

来做防御之后获得的一个结果

那么

这个数字是全世界范围内绝无仅有的

那么但是问题是

这是因为我们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那么所以千万不能轻乎以为

我们就像对待狂犬病一样

对待肝炎一样来的一段新冠肺炎

就觉得他肯定也是这样子

不一定的

那么比如说我们很多人讲说

你看

贵阳因为这样的事情就死了27个人

但是贵阳没有一个人

感染新冠肺炎

但是如果说真的不风控

真的不清零

到底会死多少人

恐怕就绝对不是零这个数字了

但是尽管如此

我们仍然有权去问

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这个病毒还该弱到什么时候

有没有个指标出来

这个病死率该弱到什么时候

我们觉得可以放松呢

我觉得我们应该要问这样的一个问题

好刚才我说到我们在等

等的第一点是要等这个病毒变

自然的变弱

第二个我们要等的是什么呢

那就是等有没有有效的

应对这场传染病的方法

而应对这种传染病的方法不外乎两种

一种是我们事前的防疫的

一些的疫苗的准备

另一种是当你不幸感染之后

我们有没有足够的药物

或者有效的药物来针对治疗

那么关于药物这一点啊

目前其实已经有一些

市委组织推荐的特效药

比如说我看到世界卫生组织的网页

在4月22日就已经发出过声明

他们强烈建议出现重症

和住院风险最高的非重症covidlati患者

比如说未接种疫苗老年人

或者免疫功能低下患者

服用辉锐口服抗病毒药物

也就是奈马特尾和利托纳尾片组合

这个建议

基于两项

涉及3,078名患者的随机对照试验

新数据数据显示

接受这种治疗后住院风险可降低85%

在高维人群中

这意味着每1,000名患者

住院人数可减少84人

而这种药物我们国家已经正式引进

并且正在采用

所以其实

我们现在就算不是百分百能够治好

你没有什么病是能够保证

百分百治好

但至少他我们这种药物已经有了

已经有这种药物再来我们看疫苗

那么目前我们小的我们各种

我们国内所采用的

主流采用的灭火疫苗

限病途载体限病途载体技术的疫苗

及在国外或者是港澳地区特别流行的

呃mlna疫苗

也是核酸疫苗

都能够有效的

防止重病率的发重病的情况发生

但是在防止感染上面

没有任何一款疫苗施

工百分百的防止感染

不过按照目前的国际数据

是采用核酸mma技术的这种疫苗呢

是更为有效在防止感染的时候

而我们目前国产

而且国内通行采用的灭火疫苗

跟腺病毒载体技术疫苗

则在防止感染这一点上的表现

是不如MM的疫苗

所以我们先也曾经问过一个问题

就是

既然已经有这种国际上行之有效的

核酸疫苗

是比我们目前国内通行的疫苗

更有效的防止感染

为什么我们不引入呢

而且我们国内有些呃公司

已经跟这些国外发展这些疫苗公司

是有合作关系

是有权自行生产

为什么我们不放行呢

那么这个问题我们以前也问过

现在我们也就算了

因为大家可能说

我们可以等我们国产的核酸疫苗

国产mlna疫苗

而我们国产的mlna疫苗

发展到现在是什么情况呢

是这样的

我们目前有16款

总共有16款

这个国产的mona

也就核酸疫苗还在研发阶段

那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看到他们正式

可以做大规模的实验

乃至于到正式开始可以给我

们老百姓接种的地步呢

我们现在坦白讲还不知道

这也是我们在等的一个东西

那么为什么要等我们国产

而不等不用国外的

这个我不知道啊

那么我们国产什么时候出来呢

现在也还不知道

但是目前有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是这样

就是凡是发展疫苗啊

这是个很重大的投资

这是个商业行为

那么要用那么大的投资

来做一款疫苗的话

那你就必须要知道

这个产品出来就算不大赚钱

不赚大钱至少也要不亏本

可是问题是因为现在全球大部分地区

已经在准备

宣布这个新冠疫疫情要结束了

他们很多地方比如说美国就是这样

那这个时候

而且他们已经有相应正在采行的疫苗

那么我们国产的这个疫苗

他的商业前景将会如何呢

被认为是他的商业前景的

看好的程度是在下降的

第二就是因为我们国内采取

长期的动态清理

措施所以我们国内的

感染这个病的患者的人数

这个案例是非常少的

因此又出现了一个

我们国产疫苗面对的老问题

那就是我们国内是找不到

足够的测试疫苗的样本跟相应的环境

那么最好是在国外测试

可是问题是

如果国外

很多地方

觉得这个夜行差不多要结束了

或者说啊他们已经有相应的疫苗化

那我我们还能在什么样的情况下

去测试我们国产的mona疫苗呢

这恐怕也是个问题

那么再来好

我们再说

我们要等的第三样东西是什么呢

如果我们要等待清零政策结束的话

那第三样那是最根本的了

记不记得我一开始就说

我们之所以要清零

一来是因为我们要即刻的负责任

但是我们后来呢就比较夸张

我们把这一点就说成是

我们各方面都特别优越

来自于把动态清零当成一种

我们国家的骄傲

但其实他背后有我们国家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我们公共医疗资源

有这个分配不均的问题

本身也有量不足的问题

我们如果现在透过动态清零

我们使得我们公共卫生系统不要崩溃

我们公共医疗资源不要被挤占

那么我们过去两3年是不是应该

要投入很大的力量

资本以非常高效高速的方法

来尽快的弥补我们这些问题

比如说让我们的病床的普及率更加高

让我们基础医疗

就特别是到45线城市

以下的地方的基础医疗册

措施啊

有足够的准备

就万一我们真的放开的时候

万一真的感染入数就要上升

万一真的入院人数要上升

甚至重症率上升的时候

我们有足够的能力来承接

关于这一点我们以前也已经谈过了

但是很可惜

到现在

我是找不到我们过去两年在这方面的

一些的

国家级别的一些的投入的做法的报道

像我们啊啊我至少我找不到

很可能是我的问题啊

可是我们看到的是什么呢

我们用来做动态清零的措施的投入

那已经肯定是相当大

我们现在隔三差五的核酸检测

这是需要成本的

我们有大量的方昌医院

我们有

大量的像我们现在看到这种隔离措施

转运然后大量的志愿者

或者是付费的志愿者的工作等等

这里面的成本其实非常高

这些成本会被挤占到

那些我们用来治本的成本呢

我们不得而知

事实上我们连我们过去两3年

我们要来动态清理

我们花出了多少的成本

这一点我们现在也还没有一个

很完整的数字出来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

难怪很多人就会对

最近一个消息感到特别的愤怒啊

那就是本来今年11月要在杭州

举办的一场论坛

这个论坛叫做2022

核酸药物产业高峰论坛

那么其实是要透析核酸药物全产业链

促进产学融合

跟我们国家核酸药物的发展

结果呢这个论坛的主题呢很臭美的

大家一看就生气

就是核酸盛世经销会共洽产业未来官

结果这个论坛就被骂的呃

好像不举办了

那么他说你

我们现在大家活的成这个样子

然后你好意思说是核酸盛世

我们看核酸就很敏感

我们一天一说你做核酸没有

做核酸没有指的就核酸检测

其实我想说这挺冤的啊

这个核酸药物

指的就我们刚才讲mma疫苗

这其实也是一种核酸技术

这是核酸疫苗

所以它包含的并不远

远不止是我们现在这么

这种最基础

入门级别的

做核酸检测这种是这么简单

这的的确确是个医疗产业的未来啊

我觉得我们国家是应该在这方向要迈

进的

是应该要做相关的研究跟产学融合的

但是我们现在

问题在我们一看到核酸两个字

就立刻想到核酸检测

所以他们一说核酸摄影师

我们就想到就是我们

现在是不是很多公司

做核酸检测做发财了

我猜啊就这几年

的的确确我们大多数

我们呃很多行业都不行

但好像做检测的行业最好

但是我也听说过就他们也不一定很好

因为他们就算做检测

那这钱最后叫政府买单

那政府什么时候买这个单

其实也很难说哈

虽然也还是有问题的

好那所以我刚才讲了

我们要等清零结束

我们就要等一些目标

第一病毒变弱

我们要问的是

要变弱到什么程度

才叫大家可以接受呢

我们是不是可以有个答案

第二我们要等到有效的防

止我们感染的方法

比如说一些疫苗

1些针对这个病毒的

有针对性的一些的特效药或者药物

我们是否已经等到了

还是说我们还要再等

那该等到什么时候

第三就是我们要不要等到我们

我们公共卫生系统有足够的承接能力

来应对到时候一放开的情况

那我们要不要有个标准

那我觉得我们今天不是要推倒或者质

疑动态清零政策

而是只是很单纯的想问

我们可以我们动态清零

但是应该到什么时候

而什么时候其实是问了一个标准问题

这是我们再三重生的

我不认为我们这样的讲法很大胆

很激进或者是很冒犯

我觉得只是我们身为公民

很合理的一个问题

那我觉得政府是不是可以考虑

那么慢慢的也可以考虑

在适当情况下给我们一些的方向

让我们知道一个啊一些目标呢

就是这样子而已

好那么最后

我们有位朋友叫做从动物到人

他这么说你好

能不能在下期结尾

放一首包伯叠伦的成名作

答案在风中飘呢

我记得第一次听到这首歌

还是在阿甘正传那部电影

一来呢

是被他舒缓的旋律吸引

另一个就是歌词

那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网络

所以找了好久才找到

最近我看到些带有中文歌词的

不知什么原因被封了

真是觉得很可笑又很可悲

反阅战的歌曲竟然被下降

有时候想起上学的时候

老师经常教的展开你的联想

未来才有无限可能

那时候总以为联想是好的

未来也必定充满无限的希望

但现在才越来越发现

联想如果被愚者肆意利用

竟是那么的荒诞和可怕

记得道长曾经在1,001夜

介绍过保罗侧兰

说他的诗歌重构了德语

当时一听而过

现在才觉得他真是伟大

如果有越来越多的词

因为附加在上面的意义越来越多

而使用者不敢触碰的话

这会是种语言的僵化

而语言的僵化带来的必然结果

就是思想的僵化

在发这段留言前

我忍不住去微博看了看

发现道长最后的更新还是在2018

真的很怀念以前的日子

感觉2019后什么都变了

但我仍然相信会好起来的

就像波波迪伦的答案在风中飘

即便只是随风飘来飘去

终究有人听到

许多年后

在河岸边望着万家灯火晚风吹

动我们稀疏的白发

我依然会轻轻的哼唱哦

忘了道长已经剃毛寸好多年了没关系

不耽误头发变白是啊我头发早白了

3分1了嗯

不过啊从动物到人了

您误会了

这个我应该是没有使用过新浪微博

那个账户是当时登记就没有用过

那么我不知道他发的是什么

其实我从来不看

也不知道是谁在替我发

大概当时新浪那边是有人在管理

但后来就没有了

我我我也不不根根本不知道

因为我不太爱用这些社交平台工具

我以前也讲过

那么再来呢

就是您说的这首歌的歌词中文版被封

被禁这几天也听到有人这么说

是因为这几天贵阳的事情

这个大发的事情

有些人在传这首歌的歌词

那么其实这个歌歌词在前阵子也

传的很广

那是因为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先生呢

曾经在记者发布会

用这首美国的歌去说美国政府

有没有注意到他们国民的哀叹呃

无论是苦于心惯疫情

还是苦于枪戒泛滥等等等等

那么因此

这首歌的歌词是不应该会被封控的啊

意味着是就像你讲的

是在美国具有抗议精神的一首歌词

可是最近有人说啊

这首歌我们自己在传说又被封控

但我看了一下

我刚刚马上看一下

没有啊我觉得是不是误会了

起码我在网上是很容易的

在我们内部内地的网上

很容易就找到这首歌的歌词

应该没有被封控

那么不过说回来这首歌的歌词啊

其实并不是真的好像就很大就

很乐观或者说是反月在或怎么样

这首歌呢

是bob dealer在这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他在1962年4月写的歌

那么发布的歌至少是当时

在那个时候当然越战已经爆发了

美国已经派遣军人和运送物资到南越

可是那首歌在写出来时候

并不是直接要返越战

那么那首歌在当时被理解

其实主要不是反约战

而是民权运动

也就是美国的黑人争

争取平权的那场运动

当时有很多这场民权运动的领袖

很惊讶

为什么这个那么年轻的21岁的白人

包金人写这首歌是才21岁

他居然那么理解

我们心里面所讲的话呢

所以这首歌到底要写的是什么呢

他其实写的是一种情绪

是一种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里面的人

我们遇到一些

我们因为整个社会的问题

政治的问题

世界的问题

我们没有办法得到答案

我们总会在问为什么死了那么多人

有那么多问题没有人在听呢

没有人在听他们故事呢

写这种情绪

这种情绪

这种状态

在任何情况下都可以被重新唤醒

因此这首歌之所以流传的这么广

这么的伟大

这么的著名

恰恰是因为它里面的那个东西是普

世性的

而且可能我不知道你晓不晓得

当初bodylan写这首歌的时候啊

他有一个灵感来源

那个灵感来源就是美国民谣运动里面

一个更伟大或者更前辈级别的人物啊

就是bodylan的前辈wudigafi

就乌迪格斯里啊

他呢有一本自传的时候

乌迪格斯里是1967年去世

我忘了他那个自传

什么时候出

反正那个时候body了就看了他的自传

对里面一段印象非常深刻

我们知道伍迪格斯里呢

是一个啊民谣运动里面的精神领袖

而民谣运动在美国

一开始就是有抗议精神的

我们很多人学这首歌

就像就不容易的为你

这首歌我们听了唱

很多人是一弹吉他就会学

就因为

弹吉他的人总是一开始喜欢弹民谣吗

那么学民谣吗

那么大家觉得这首歌很好听

然后有时候是把它变得很抒情话

而忘记了他的那种抗议精神

或者那种

那种苦切的对答案的要求的那种坚持

嗯可是他也是很有很有政治性的

而乌迪咖啡就乌迪克斯里

则是一个特别有政治倾向的一个民谣

运动精神领袖

他一开始在美国就跟

共产主义运动有关系

对没错美国以前是有共产党的

也有很强大的共产运动

那么伍迪克斯里

虽然没有正式加入过任何政党

包括共产党

但是他跟美共

跟美共主义的同情者

有非常密切的联系

所以他曾经一度在美国是受到打压的

然后他的这个字传里面就写到

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一种政治倾向

或者政治情感

就觉得要总是同情于无告的社会大众

总是同情无产阶级劳动人民

跟社会上所有边缘角落里面生活的人

所有那些权利不得声张

所有那些苦难不得申诉的人

他为什么会同情他们

他的比喻是这样

那就像是在他在纽约的街头啊

看到一阵风在摩天大楼中的街道吹起

然后有些被扔弃的报纸在风中飘荡

哇这是个什么场面

我们怎么理解这句话

那意思就是这些报纸

这些报纸上面写的各种各样的新闻

这新闻上面可能写了一些交通事故

可能写一些很不幸的事件

可能写了远方的战争

那里面虽然都是制止

甚至是被丢弃的报纸

但上面承载的却是这个世界上面

所有不同地方的人

他们的身影

他们的痛苦

他们的不幸的经历都在上面

但是他们就像在风中的报纸一样

随风飘荡

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得到解答

不知何时才能够得到聆听

然后不知何时才能够落地嗯

他看到这个情景

他觉得这就是我的政治

我的政治的感受

我对政治之所以有感受的地方

就是来源于这样的景象

那乌迪格斯里的自传里的这句话

对BOB dean有很大的触动

于是他在这里得到灵感

才写了这首答案呢

他是在风中飘荡的嗯

在当时这首歌出来的时候

有一本非常有名的民谣杂志叫sin out

那么他在那个杂志里面自己描述啊

包点在那个杂志的文章里面

他说他写这首歌

他说

风中的纸啊

他在讲回这个

我说风中那些纸他掉下来的时候

会不会没有人捡到答案又飞走了呢

他说一些我们这个社会最严重

最大的罪犯是什么人呢

他说那些罪犯就是在看到错误

并且知道他是错误的时候

却把自己的头扭开倒转身离去的人

然后他说我今年只有21岁

但是已经见过太多的多的战争

了而他就要对大更年纪更大的人说

他说你们这些21以上的人

应该比我更年长更聪明才对

但你们真的做了什么事情

说了什么话吗

这是他当时写下这首歌的心情

那么现在就让我们来听听

1963年原版的这首brown in the wind

and walk down

the cannonballs fly

to be free

at times

turn his head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in the wind

the sky

ears must one man have

before he can hear people cry

yes

in the wind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