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 八分 2.奥密克戎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影响?

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看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自从我说过在8分这个小节目里面啊

我看到很多朋友留言

说我们这个节目呢

有各种各样的功效

绝大部分人呢是说听这个节目啊

有助于安眠

包治失眠

一听就睡

也有人说呢是能够缓解焦虑

有的人说呢就有助于自己健身跑步呢

多跑几步有助于减肥

那么之前不是还有助过助产了倾泻

哈哈哈哈

各种各样的疑难杂症吗

我就说了

我们这个节目以后就有卖点了

这个卖点就是包治各种疑难杂症

你看

我在上一期讲完BTO

那个纪录片之后

就看到有个朋友留言给我

这位朋友你名字都好有趣啊

叫做三不连颠我压烟

这是什么意思呢

这是个民歌还是什么我真不懂哎

你下回要不要解释一下

然后你的留言讲

道长你真的是个小调皮

哈哈呃

前几天第3季突然完结

多多少少有些怅然若失

还在想是不是以后就要失去道长了

只能回顾过往的作品

几天一下子就蹦出来了怎么说呢

意外之喜

这几天脚破了禁足

听道长的节目能帮助脚跟恢复

哈哈哈哈哈太开心了

今天出门逛了一下

还特意去看了雄狮少年真不错

也看了黑客帝国

道长有空讲讲黑客帝国系列吧

我恭喜你啊这个呃

脚总算好起来脚跟恢复

我也很开心

我的节目有助于你脚跟恢复哦

说到雄狮少年啊大家记

得提醒我啊

就是过年那会

我大概找个机会我讲一讲舞狮这件事

好不好因为这个事情我特别有感情

呃所以我觉雄狮少年也真的很好看

我看雄狮少年

就想到我小时候见过的那种种的舞

你知道香港特别流行舞狮吗对不对

我怀疑香港大概是

全国舞狮队舞密度最高的一座城市

那黑客帝国啊

对我还没看呢

我其实好多电影都还没看

呃我我应该找个机会去好好看一下

回头再聊

哎算了我我真的不想再说西安这些事

因为说实话我是很难过这些事情

不只是因为这件事

我们作为国民

作为普通人我们看了就很难过

而且还因为我跟西安有特别特别的

呃姻缘我有好多亲戚在西安

然后我从小的时候就听我外公外婆

他们把我养大吗

他们跟我讲很多他们当年抗

战的时候在西安的那些故事

我又很喜欢这座城市所以看到这些事

我就很难过

就怎么会有一些负责搞宣传

搞公关的人是这么的脱离实际

脱离民情

活在自己的空中楼阁当中

这不是让本来就已经有问题的

显得这个问题更大吗

对那现在问题到底是什么呢

就他本来就有问题是什么我们都知道

就是现在

很坦白讲

我们这两年谈到疫情的时候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

现在抗议

在我们这里被上升成是一种政治任务

政政务是凌驾所有其他的市政目标的

那么是一种运动化的一种做法

那么在这个时刻呢

中央有一个态度

出来下面呢就会执行

执行的时候你就看到有的政府

有的地方是层层加码

呃那这个东西啊

有时候我也会反过来体谅

可能是无奈

你比如说像广西

最近不是要求所有有疫情的城市

是请注意啊

不管比如说你北京的深圳的你广州的

你有几个

却不是有疫情变成中风险带新号吗

他先不管你哪个区

你就算是来自这些有单一疫情

不在你那个区

你在只要来自那个城市

你回到广西到了广西

不分中高风险返乡一律隔离14天

那么这个做法我

同情善意的理解

很可能是自己知道自己的

管理行政能力

可能真的做不到像上海那么细致精密

也很有可能是什么呢

就纯粹是因为怕出事

万一我这有疫情

我这头上的乌纱帽会不会不薄呢

就很多这种情况我们也都了解

那么但是现在我想说的是

我们面对的情况啊

跟去年很不一样

为什么因为这一波

在侵袭我们神州大地的疫情

这一波

就是现在很多人弹虎射变的奥秘克荣

欧米克荣

说到奥秘克人啊

呃这个款新

来到我们国家大门的病毒啊

呃我们现在听到很多讲法都说啊

他好像开始表示整个呃

新冠肺炎在流感化了

嗯为什么呢

因为说

好像现在很多报导都是在国外看到的

经验是

感染了欧米孔之后重症率比较少

你如果感染你要住院的这个机会

是比前几款的病毒以及病毒的变种呢

要低很多的

甚至还有个说法

说他好像主要侵袭的

是我们上呼吸道而不照下呼吸道

更不到肺

那如果这么讲

他几乎就不能说是肺炎了吗

那么因此大家就觉得哎

看起来好很多

而且呢他好像也不大

也有报道指出他好像不大

入侵脑部证据是什么呢

就是以前我们知道

获得新冠肺炎的病人啊

他们在呃患病期间以及康复之后

甚至到了康复之后

他们的嗅觉跟味觉都会受到影响

这就表示你脑被入侵了

但现在欧美狂感染的患者

好像很少出现这个情况

但是我赞成我们国内很多专家

包括张文红医生的讲法

以及国外也很多专家这么指出

千万不要小看它

千万不要掉以轻心

为什么呢

这款病毒我们都知道

它跟以往几款病毒最不一样的地方

就是它传播力是超强的

而且他潜伏期也长

他本身的毒性传播力就很强

他潜伏期又长

这说明什么

就说他的传播力量会非常大

大过我们目前为止

所看到的新冠肺炎病毒

以及各种的变种

这种情况像什么

就是说你假设啊以前几款病毒

我做一个可能不是很恰当的比喻

呃你面对以前的变种病毒

比如说德尔塔那种病毒

他可能是有个人拿着重机枪在扫你

现在这个病毒呢

他不是一个人拿重心枪扫你

而是20个人拿着呃小左轮再再射你

也就说你现在被打中的机会其实

仍然是很高的

而且我们要看啊人数比例啊

就假如

比如说他的重病率可能会低一点

他不太容易让你有非常致命的危险

但是他能传染很多人

当他传染的人数一增加起来之后

按比例算

我们最终重病的病患

需要住院的病患

甚至是死亡的病患

数字可能都会增加的

我们就拿美国来看就好了

美国在最近这1轮

奥秘克隆的一期的清洗底下

你看美国前几天他的全国的住院数字

因为感染新冠肺炎

而入院的数字是达到

史上新高

这说明什么

我们不是说你得了奥秘克人之后

住院的这个呃机会

没有以前那几款病毒大吗

那为什么他全国

现在住院的呃数字反而还上升了呢

这就是因为现在被感染的人更多了呀

那你被感染能多起来

这感染的人之中就可能有一些人

比如说他没有打疫苗

或者没有打足疫苗

我们都知道

欧米克荣有个很麻烦的地方

就目前全球各款疫苗都很难

做出很高效的防御网

包括被认为是在世界上最通行

也被认为是最高效的

像富碧肽疫苗

就是美国辉瑞公司的那一款疫苗

他一样有人打了这个疫苗之后

仍然出现突破性感染

就他突破了你的防御网

然后还有一些人呢

是他已经感染过新冠肺炎

结果这回又再度感染

他出现这个情况

然后我们再来看

他的这个杀伤力是怎么样啊

他的这个杀伤力

并可能并不像之前需要你用呼吸机啊

我们都说哎哎这奥秘控好一点

因为现在就算住院用呼吸机的少了

那是否说明他就没那么容易致死呢

不一定你如果本身有些长期病

你比如说你是年长的人

本身有长期病的话你真的要小心

因为目前看到的并发症包括中风

包括肾衰竭肝衰竭

包括什么呢

尤其糖尿病人千万要注意

它会让你血糖上升

然后你可能会出现铜酸中毒

那么这都是奥秘克隆危险的地方

那么

但是他这么危险

我们现在最让人担心的

或者最让人觉得未来这1年啊

或者至少这几个月

我们相当危险的地方在哪

他还很难防

几乎防不住

嗯你比如说举个例子啊

这一次奥秘克荣

从我们是在南非首先发现这款变种

啊新冠肺炎病毒的

然后呢他南非刚刚发现之后

你即便在这个争论

因为世界上很多国家

欧美这些国家

立刻禁止南非的航班入境

禁止南非人入自己国境

那么南非当时还有些人很不高兴

就说现在这不是惩罚我们吗

我们如实报告我们的情况

然后结果我们被罚你不准我们人进去

但是后来你再看呃

欧美啊

好几个国家都算了都还是打开国门

你南非人你该来还是来吧

为什么呢

因为转眼之间

这个病毒就已经到了你国内了

而到了你国内之后

还发现你还真防不住

所以现在呢

有几个国家啊

他们还是死守严防的

跟我们一样

像以色列日本现在都是采取丰国措施

但是也有一些国家

像西欧这些国家或美国加拿大

他们基本上已经放弃这种封锁设施

美国甚至不暂停他的经济活动

也不在线施行任何国家级面的

层面的社交隔离措施

为什么呢

因为他们觉得防不住

这个时候

他们宁愿要做的

就是想办法帮助人民增加抗议的能力

比如说加强推广疫苗的注射

加强医疗系统的承受能力

社会承受能力

也就是说到了这一波

他们那个态度开始变成我守不住了

我防不住了我也别关门了

我也别进族了

我也不封城了

我就想办法抗他

那为什么会有这种很悲观

看来甚至很绝望的想法呢

就是因为对奥

秘克荣的传播效率的一个估计

别说我们大概都很熟悉的

就以前

跟美国前中的特朗普

特别不对付的那位医生

就美国白宫的首席医疗顾问夫妻

他现在还是白宫的首席医疗顾问啊

他就说在美国他说过讲美国

迟早有一天

这个病毒会感染每一个美国人

而世界卫生组织也说在未来两个月内

欧洲将有一半人口会得到感染

这就是欧美现代情况

那好回到我们国家

现在呢我们知道冬奥即将来临

这是个政治任务中的重中之重

我们一定要防住欧米克隆的散步

尤其是在北京地区

可是问题就是

我们能防多久

就比如说冬奥我们真的成功守住了

让他呃力保不失啊

我们用各种手段各种代价房住了

但是之后呢

我们能扛多久呢

你比如说他简直是无孔不入吗

你比如说北京海淀那个案例

我们发现是国外

现在说法是请注意

卫健伟也也没有说的很明确

说相当有可能啊

不排除啊

相当有可能是外面寄来的

外国寄来的包裹上

面有这个病毒

但这个也很诡异啊

因为我们知道

这个病毒的表面就是一层

薄薄的细胞膜

他就算还在那应该也是碎片

但这个我就不太懂了

为什么他能够那么完整的还

具有传播力来到这

但如果真是这样

那你想看这个病毒真的太可怕

怎么防呢

于是这又回到了我们过去

两年屡次提到的问题

这个问题就是

我们中国在过去两年抗议上面

我们知道很让我们中国人民自豪

我们做到了世界模范生

我们提亮这么大的国家

我们最终能够把这个感染率

控制的这么低

我们对疫情的防控是

没有任何其他发展国家

先进国家比得上的

但是问题就在于你下一步该怎么办

你下一步该怎么办

这个就是我们讲的

之前讲过的那个ACPLAN是什么

你下台的那个政策是什么

也是很多医学专家比较婉转的提过的

像张伟宏医生文案提过

他最近又讲

我们至少要守到一个恰当的时间点

请注意这个时间点

这个3个字是关键词

守到那个时间点

然后到时候我们要重点的

就要保护好老人跟重病患者

让这群人跟

绝大部分其他已接种疫苗的中青年人

能够看怎么样把那么相对隔一隔

这个隔不是真的说把他们隔离起来

那个隔因为假设这一次的新冠肺炎

就像历史上人

类出现过的大流行病一样

到最后都只能透过我们全体人获得

集体免疫

又或者说

我们绝大部分人获得一个集体免疫与

能力那也是说

中国也是回避不了这一天的

而这种集体免疫的能力的获取

只有几个办法

坦白讲一个

就是我们注射了充分有效的疫苗

可是现在我们看到

几款疫苗都还不够有效

阻挡我们患上它

最多是让我们能够轻症

甚至是无症状感染

那么当然我知道啊

也有一些国家包括我们国内包括辉岳

他们正在研发如何让他们已有的病毒

能够对抗这个新的奥秘

克荣

但是最终最终很可能我们还是要面对

我们要有大规模感染的准备

只是我们到时候的防控的目标

可能要转换成

我们就算大规模感染

我们的重症率很低

我们的住院率很低

我们的医疗系统没有崩溃

特别我觉得我最在意是我们的

农村地区的这个医疗系统不能崩溃

我们农

村地区的这个防疫也做得非常周到

当然农村地区可能人

口也没有那么密集

是好处啊

但是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

否则这个世界不就很危险吗

就你全地球如果

如果别的地方他们全都大规模感染了

然后他们都扛过去了

然后到时候我们继续

我们很干净的情况

我们是全世界剩下的唯一的干净宝宝

哼哼我们就面临一个多么凶险的地球

所以这个社有点像什么

就等于海啸要来了

我们不能阻挡这个海啸

就等于最近汤加的很惨啊

这个这个火山爆发

整个国家失联了几天

然后有多少人

现在我们陆续看到一些死

伤的报道出来了

那么但像这样海啸他清洗过来

的时刻

我们要有能力把那个海啸来的浪让他

轻轻的压下去一点

然后我们像冲浪一样的过了他

而不是真的让这个浪挡在一个

水闸之外

是挡不住的

那么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这个清零啊

过去是兼备清野的清零

现在真的是动态清零

动态清零再往下走

我觉得我们可能要先有这个心理准备

可能真的是要面对那个浪潮来临

我们冲过去那个状态

而在这一方面呢

其实有一些参考的啊

这个参考就拿我们去年非常熟悉

我们节目也讲到的印度的疫情来讲

好了印度

现在也面对着这一波的奥秘

克荣的打击

他的呃各大城市像孟买

德里他的感染数字都在上升

但是

呃虽然这次他们感染的人数也相当多

但是整体而言

印度今天的情况

比我们去年看到情况已经好多了

为什么呢

因为去年印度实在是搞的太早

然后那个死死亡数字太惨重

但是搞一轮之后啊

我们可以看到印度一些调查

在去年8月份

他们人口最大的城市孟买

只有经过调查发现有87%的市民有抗体

首都德里

去年10月的调查

居然是高达97%的人有抗体

那这说明什么呢

这要不

就是他们这个抗体是来自于他们已经

打了疫苗啊

要不就是因为他们已经被感染

但是尽管如此

奥秘克隆来临

他们还是有相当多人再度感染

只不过这个再度感染

基本上没有呈现太严重的症状

就这个情况

嗯那那这个情况呢

又让我想到南非就是

第一个发现奥秘

克荣的这款变种的国家

目前南非的感染数字已经在下降了

这说明

他们真的已经到了一个很大规模感染

然后很多人已经拥有抗体

于是这个感染数字开始下降

出现了这个情况

那这两个国家冲过这个浪的过程啊

都有点颠簸

特别是印度

那我们要学的不是学印度那样放弃

而是我们恰恰看到

印度在这个过程中多么惨重

那这个产作很多事坦白讲是自找的

那我们国我相信我们国家绝对有能力

不会绝对不会出现像印度那个情况

你比如说我讲他自找

记不记得去年我们节目我们还说过

印度是他的政府

居然在疫情来临的时候

还在搞各种大型集会

宗教集会

完全不把这个当回事

其实他们现在坦白讲也还是这样啊

呃你比如说像这一套

虽然印度今天我说已经

很多时候比去年要好

那指的是很多医院

现在已经设立了自己制造氧气的工厂

那么去年他们最惨就是呼吸机不够吗

氧气不够

他的学他的医院的承受能力

现在基本上可能比去年好一点

因为他们现在准许很多仍然在学的

医护人员加入治疗跟救援工作

那么但是你看他人口最多的那个省份

就是他们叫帮

这是北方帮

北方帮呢

他们呃政府是下令了学校就要关门

禁止任何机会

可是他们居然还在搞政治游行机会

因为他们快要选举了这个北方帮

北方帮作为印度人口最多的一个大省

向来他们是执

政党执政的领袖莫敌他的

重要的地盘之一

所以呢他们仍然在搞

这种大型的选举机会

甚至莫迪本人还去参加

还不戴口罩

然后呢他们光取消什么女子马拉松

但这个政治游行告做

但是反对党也没多好

也是这么搞法

你说你这这怎么办呢

说到这我想起我们有位朋友啊

叫麦田里的守望者

你说我是河南安阳的

开门店做点小生意

关注道长你的节目也有十多年了

从枪枪到8分

呃让我学到另一种看世界方法

非常感谢等等

然后你说

最近安阳疫情又严重了

我们又被禁止出门了

从我开门店以来已经是第4次

每次至少停一个月

上一次是暑假期间

整个安阳地区没有一个病例

无缘无故就叫停了一个月

水电费加房租

再加上暑期是我们这行的旺季

就盼着假期赚点钱

现在好了

一切都白想了

今天村里所有出口疯了就留一个出口

哎说出来都是添堵的话

最后还是怨疫情早点过去

是的我跟你一样啊

我们都希望异性早点过去

我们今天

并不是所有人

都能够感受到你的这种苦旷

可是说实话

我们现在这个疫情

以及对疫情的防控

对经济的影响已经非常非常明显

我们现在付出的成本真的是相当高了

嗯我们就拿个数字来讲啊

就当然我们很多人还会看到好数字

比如说上星期五就14号的时候

我们中国创下了史上最高的阅读的

贸易进出口额

也就是阅读的贸易余额这个顺差啊

达到史上最高

为什么呢

那就是因为我们知道全球的疫情啊

反而使得

更多国家

的市场依赖我们中国出产的产品

当然我们过去几年

由于国际局势的变化

你常常听

还有异性印象

很多人都说要重整全球的供应链

物流链

可能会让中国我们很多工厂结束

要撤出到外面

但其实也没那么简单

很多至于我们国家的工业的完

整的程度啊

是世上含有的

所以很多国外这些企业

他所谓的工厂啊

要分散供应链

他并不是真的把中国工厂搬到外面去

比如说印尼越南

而是有一些是在我们国内加设

其他的工厂

跟供应点

那么但是无论如何呢

就去年啊直到去年为止

就是我们的出口额还是非常漂亮的

可是这个东西啊

你要小心

呃我注意到

北大光华管理学院的金融教授啊

是一位老外

叫做michael pettis

他写了篇文章很有意思

他分析这个数字

他说这个数字

并不一定能够让我们那么高兴

为什么呢

又因为接下来

可能真的一个全球的贸易链的重组

会造成一些影响

我们就真的不知道

到时候会会会怎么样

所以未来两1两年来

就有一些学者跟一些

啊官方的经济学啊

都是我们要做好过紧日子的准备了

呀很不好意思

麦田里的守望者我们讲了半天

我好像只能告诉你说你不是孤独的

就我们现在以及将来

可能有很多人都会面对你面对的情况

哎呀说到这

你说我这个节目还有助

于缓解焦虑我是不是太让你焦虑了

这不是很好对不对啊

这样子我们来讲点

面对焦虑的让人焦虑世界该怎么办吧

有位朋友你的手机号

呃留你的留里面是手机号是188开头

7225结尾你说

这几天参加火山爆发的新闻

让我真是感慨

年轻的生活压力越来越大

不少人在新闻下评论留言

说世界末日了也挺好了

累了竟然你还觉得有些安慰感

不止我一个人觉得生活很难很累吗

最近我因为家里的事啊啊

包括赡养老人的经济压力

还有跟不太讲道理的七大姑

八大姨周旋

尤其觉得无力

身边很多朋友跟我一样

因为不得已的压力和烦恼

不得不做不喜欢的工作

到了周末就是宅着

蓄积能量等着下一个周一盼周五

虽然同意世界自有安排

但也不免觉得很失落

好像看不到希望

怎么才能更有力量

或者勇气来面对一地鸡毛呢

这样的1887225

你如果问我啊

我作为一个学佛的人

我就要说人生本来就是这么苦吗

要不然我们干嘛学佛呃

我不要

那么佛教的讲法说人生就是功课

我们面对这些

都是一场一场又一场的功课

我们如果正能量一点

积极点我们就说我们要过关

考完一个试又考一个试

做完一个功课又做完一个功课

而在每次这种功课做完交了作业

克服难关过去

我们的能力都有可能会越强

就面对下一个难题过来

我们对抗他的能力都可能会越好

那么然后这些事情过后

你可能都会觉得是自己的一种成就

那当然我这么讲话

我知道今天你都态度很清楚

你现在很累

世界末日来了也都好了对不对

那我们还要那么奋进

努力正能量干嘛呢

我我我换个方法跟您讲

你觉得如何就是说

我们

我我去年疫情刚刚开始的时候

前年我也提过这个东西

我记得我小时候读书我就读到1918的

大流感对世界的破坏等等

那真的是很惨的事

但是那些活过来的人啊

熬过比如说两次世界大战的人

朝鲜战争的人

他们事后当然那是很难很难的事

我都知道那

不知道如何起此去说的往事

可是你过了之后

那是一个你事后回看啊

我人生中竟然经历了这么一场

载入史册

人类历史上的大事

我是这一代的人类当中经历过这个事

我是一个见证人

我将来如果有后代

或者朋友

后来我是能跟他们讲

我们的时候经历的什么

而这种当然我们的首先得是幸存者

我们活过去之后

这些事情

你今天觉得所有难受的事情

包括这场疫情

相信我熬过去之后

有一天回头看

他是一个茶余饭后的谈资

而且你还会发现

经历过这些事之后

你多年之后你才能看到

原来我在这场历练当中

是长出了一些能量

是长出了一些智慧的

我们现在要有心理准备

面对更困难的时刻

但是我们就要好好学习

这个困难的功课

我们要留心里面发生的事

我们要留心他对我

的影响我们要留心我对他的回应

当这些事情过去之后

我有可能会变得更有智慧

我学到了一些东西

哎对不起啊

我现在都晚上2点

我隔壁房间的人很嗨

哈哈准备叫什么呢你们哥们

算了我别喊回去

回头讲就反正我们会学到一些东西的

你现在看到是一地鸡毛

之后就会变成你跟以后的几十年后

你跟那时候你的孙子小孩跟他们讲

哎呀当年那一地鸡毛啊怎么样怎么样

就白头宫和化当年那种感觉

我们等着那天来临好不好

好然后呢

又有一位朋友呢把你的名字好有趣

叫欧正林正正是不是名叫欧猫头鹰

你说梁老师好

告诉您一件趣事

一天当8分节目开场的时候

我家读三年级的小朋友模仿着说

大家好我是梁文道

逗逗我哈哈大笑

原来他会偷听

你看各位你就要学习这个小朋友呃

学习他来听这个节目我常

我常在小孩身上学到东西你知道吗

我可能是我很迟钝了

过去没留意我是今年才发现

我今年发现我们国内好几个机场

可能不是所有机场就我

起码我飞几个机场

我注意到坐飞机我爱靠窗

然后我靠窗的时候呢

就飞机要起飞在滑行的时候

我就看到往往窗外瞧

我会发现那些协助飞机起飞

的那些工作人员

技术人员啊

原来他们会这样的

就有些城市的这个机场

他会有两个这样的呃呃人呢

就站在我们飞机

当然旁边远一点的地方

让目送我们飞机起飞

然后会跟我

们挥手你知道吗跟这个飞机挥手拜拜

然后呢哎我就看到哦原来会这样

好可爱是不是很温馨哎

我不知道

他是跟我们回来这个飞机会啊

有一天我就看到我前头有个小朋友

也是做靠窗的

跟他妈妈在一起

然后那个小朋友呢

就对着这个窗外这些机外的这些

工作人员也挥手

因为你这样看人家跟你挥手拜拜

你不跟人家拜拜你也挺没礼貌吗

对不对

然后你觉得人家也很惨人家那么

有新的虽然说是某个任务

还安排怎么样以后我们也跟他拜拜吗

然后那小朋友就这么做

然后我觉得然后我就看外面那两个人

他好像还真看见那个小朋友

然后他们我远远的看

我虽然眼睛不大好啊但我远远的看

似乎看到他们在笑

然后我就自此之后我就学到了

我后来几次搭飞机啊

我靠窗让我看到机外的

这些工作人员在跟我们回首拜拜

说我也给他回首

然后有一趟

我最近一趟从广州回来北京

我在外面回首

坐我旁边那个就瞧我哈哈哈

就觉得我是不是有事

哈哈哈我干嘛飞机滑行对窗外挥手

哈哈哈

那我之前不是说过我已经

去年就已经离开看理想了吗

但是我这还是会有很多朋友留言

知道托梦吗

哈哈

要我带话给看理想的一些的同事们

那比如说有人就夸赞说

这个

我们8分回归的这个海报做的真好

然后由这就说到

我们看你讲的美工啊是特别漂亮

要夸一夸

好我就帮你夸一夸这一点我

很替他们感到骄傲啊

我看着他们成长

这个是我非常在乎的一件事啊

以前那我觉得他们是越做越好

那你要继续关注我

我真的值得夸一下我们美术的

设计的同事们

那另外呢也有朋友就问

那这在我这留言问我能不能

招呼一下没理想

那几个小姑娘

他们什么时候更新啊太懒了说得好哼

我也在这帮你吹一下

听到了吧

没理想的那几个小姑娘

人家等着你们呢哼

好然后呢又有朋友就说啊就我

我上回又说错事了哎又要道歉

哎上集呢

我不是在介绍beatles的一个

新出的关于他们的纪录片

那这个纪录片里面

我中间有一段我说来来来

你听pomacani

在他的呃

同小伙伴们在旁边讨论

这个现场演出场地问的时候

他这边独自弹钢琴

弹着弹着

一个很有名的音乐节奏就出现了

我居然上回说是imagine

不是那个是jonanna的歌

所以然后我播出来

居然是LET ITBE

但是我前面说前奏是一枚奖

那当然是我错了我要讲的就是LET ITBE

就是在那个环境下诞生的

然后说到音乐啊又有一位朋友叫LOWAIR

那么你说

老听道长说95后没人喜欢或者听说过

这些六七十年代的艺术家们

无辜躺枪

人留下来的艺术

在什么时代都有人欣赏

也不会被时代淘汰

道长能读我评论吗

一直听8分

也没被翻牌过很抱歉nol你说的对

其实我是因为我老觉得

因为人家老说我老啊

于是我就很代入自己也是个老头

于是我总会觉得我年轻

的时候小时候喜欢听的东西

没人知道我是

我就很常说哎呀你们95后不知道

其实这是很大的误会

就有你这样的人喽

哎就是

你是真听过这些六

七十年代的西方音乐的

那这样子我今天再来一个

我今天要介绍的是一个

1975年面试的一首杰作的一半给你听

为什么要讲这个一首杰作的一半呢

是这样的

我放假期间

我注意到一个日本有个电视节目啊

1月一号那天播的

新年播的

他在怀旧啊过去已逝的时光

那个节目好像叫做

寻找不知不觉消失的事物

然后这个节目呢就做了一个统计

他就比较1991年

也就是日本的平成三年跟宁和三年

也就刚过去的2021年这三十年间

有些什么东西不知不觉消失呢

他们提出一个观察很有意思

他就说所有热门的上排行榜

流行榜的歌曲

他的前奏平均少了15秒啊

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他的意思就是说

后来这几年的流行歌曲啊

前奏少了

前奏短了

好像是迫不及待的要马上进入副歌

最强耳的部分或者主旋律

嗯那这样的一个一个计算

我记得前两天我看过美国也做过

算出来大概也是说

美国今天的流行音乐比几十年前

他的前奏少了大概是十几秒几

甚至到30秒左右

那这说明什么呢

这说明我们这个时代都着急了

我们这个时代你给我听首流行歌

你前奏长一点我都不想听了

我们就要跳了

你看我们现在看电影

都是那种几分钟就帮你看完1部电影

整季的电视剧我1小时

看人给我说我就说了对不对

我们现在是很着急吗

谁还有心情跟你在那慢慢熬

你看我这个节目

就是个恐龙般的要绝种的节目

动不动就要1小时一小时多的

所以我就想起啊真的曾经有个年代

呃音乐的前奏可以是很长

而在流行音乐史

或者西方摇滚音乐史上面

前奏最长的那些音乐诞生的时期

多半是什么时代呢

就是上世纪70年代

因为上世纪70年代就后逼头是

那个时代

摇滚乐有很多新的类型

新的风格

新的主张出现

其中一个就是前卫摇滚就先锋摇滚

这先锋摇滚呢

就是带着非常大的野心

想要用一种几乎是交响乐的方法

来谱写跟创作

以及编排跟演奏他们的摇滚音乐

那个时候呢他们做很多概念上的实验

很喜欢整那是一个听唱片的年代

我们现在是听歌吗对不对

一首一首歌听

那个时候他们一听就一张唱片

所以他们很喜欢整张唱片呢

每一首歌都是前后呼应

共同表达一个整体的概念

所以那时候流行这种概念专辑

这都是先锋摇滚

或者前卫摇滚最爱玩的东西

而那个时代由于他们要交响话

由于要在音乐上做更大胆的实验跟推

进所以他们的歌啊都很长

尤其前奏

那时候有一堆长的一塌糊涂的前奏

例如这一群

这个你那个世代里面

最有名的一支先锋摇滚乐队

大概就是平克弗洛伊德了吧

pinfried

ping floyd

在1975年这一年出了一张呃

概念专辑

叫做wish you were here

那这个wish you were here里面

有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他没有参加这个唱片的呃创作和演奏

那就是siberit啊

希德巴雷特siberit是谁呢

就是painful最早期创团的成员之一

他后来被认为影响力非常大

因为他开创了一种迷幻摇滚

的风格出来

然后用了很多失真的技巧

在音乐的演出上面

但C8个人呢

后来啊因为他喝药喝的太猛了

所以你们不要喝药啊大家记得

然后呢他喝要喝的猛

再加上他有很多精神困扰

于是后来他真的是有点扛不住了

所以他退出penfore

退出拼搏

然后拼搏这帮人在没有他之后

第一次创作就这张专辑

而在这专辑里面

他们常常想起这个老队友

于是就写了一首歌来怀缅他的存在

这首歌叫做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那有趣的是他们当年在那个艾比录啊

就上回我提过的

就呃

vito最后一张专辑录音的那个录音室

abu的录音节里面这个传奇的录音节

他们在那个录音间录音的那一天

正就录这首歌的时候

西巴软来了

莫名其妙出现在录音间

而由于他的病对他的影响

他的精神折磨对他的影响

他整个人变了

头发掉了很多

胖了很多

坐在那竟然这些老队友没人认得出他

他认识谁呀

老坐在这这是个怪人啊

然后

隔了好长一会才想起哎呀

这不是我们老队友吗

我们现在要演奏要录音的

就是我们要纪念他的这首歌

后来这个C8好像没什么表示又走了

很奇特 OK

收回这首歌

shy on you crazy diamond总共有多长你知道吗

26分钟长

哼一首歌哦

一首摇滚26分钟长

然后呢他整首曲子啊

真的就像是一个呃呃

我们传统上讲的学院派音乐

古典音乐那种构思

他把整首曲子分成9段

但他在9段之间的分割又不是很鲜明

我们大致上可以把这9段分两大半

前1半呢

就在这个唱片开头的部分

播出的这张唱片结尾的时候

在播出的后半部

他开头的部分就是一到五段

而在一到五段里面呢

人开始唱歌的时候是8分43秒才开始唱

也就是说呢

如果你把有人唱歌之前的音乐

都当成一首流行音乐

摇滚乐的前奏的话

这首曲子他的前奏长达8分42秒

这8分42秒

大概就他这首曲子不是一到9段吗

就他的前三段

多长你想看其实还有比这更长的

我跟你讲yes跟这个呃

empty laker powder都有一些很长很长的

这种意义上的前奏

但是今天我就先牛刀小试

给你来一段8分多的音乐前奏

开始唱歌

我就不播了

你感兴趣你自己去听听看

我们听一下pen for 1975年的杰作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的

1-3节也就1-3段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