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 八分 21.再谈上海,我们应该关心什么?

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看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本来呢我今天是打算要介绍一部

经典电影相关的故事

但是问题是计划真的赶不上变化

呃我上星期才讲过一些

关于最近的疫情的事情

尤其是上海的事嗯

本来觉得也许不用再多说了

但是问题是到了今天

我觉得真的有些事情是不土不快乐

嗯首先我不晓得你有没有注意到啊

这两天呢

有一篇文章

成为中文互联网有微信以来啊

有微信公众号以来

最爆款的一篇文章

这一篇文章从后台阅读数字来看

已经超过2,000万的阅读量

这真是相当惊人嗯

然后留言的数字

评论的数字

点赞的数字

转发的数字自然也都相当的多

那么这篇文章呢

嗯我觉得很有意思的还有一点

就是他后面的留言

名列第一的留言呢

叫做如果这篇文章要是被删了

我要诅咒这个删他的人不得好死

然后后面竟然有66万人点赞

你想想看这是用一个多么惊人的数字

这篇文章

就是发表在公众号摩耶夫人的文章

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啊这篇文章的命运也很有意思啊

在本来是昨天吧

还是今天上午的时候就昨天啊

你听节目说是昨天呃

已经突破了一个很惊人的阅读量

结果后来被删了

但是到了下午的时候又神奇的复活了

于是网友们就说

莫非是这时候才发现

这个留言啊点赞次数最多

的那一条留言

就诅咒3他的人不得好死的那句话

被注意到了啊

原来3他的人害怕被诅咒

又把他拿出来了

那么到底这篇文章为什么这么多人看

又为什么这么多人讨论

然后又为什么又会神奇的被删除呢

其实坦白讲啊

你仔细看这篇文章

这个并不算很长的文章

并没有什么太惊人的东西

坦白讲如果你这几天跟我一样

很关注我们全国各地的疫情

以及对于这场瘟疫的处理的方式的话

其实里面讲的很多的事情

我们都已经知道了

或者说至少我们知道一些类似的案例

那比方说有一个母亲

他的啊孩子呢

是一个幼儿

那么结果被测出和双阳性

那么必须要隔离

然后他的家长是阴性的

核酸检测阴性

那么就要求一起跟他隔离

结果还是被硬生生拆开

但有意思的是呢

这篇文章就说

不是前一天才公布阴性核酸

阴性的家长也可以跟自己的小孩

如果得失阳性的话

也可以跟他一起隔离吗

那怎么会这样子呢

那这一点其实我们前一集节目也讲过

现在以我所知是

上海有一所方仓是能够容许这样情况

但也许这个方仓已经满了

那么别的方仓还是不能够容许

这个家长

阴性的家长

跟阳性的孩子一起来隔离的

那么也许是这样吧

但无论如何

这篇文章就罗列了大量这样的例子

就比如说到啊方仓呢

有一些方仓现在已经出现各种问题啊

比如说这几天上海下雨然后屋顶漏水

那么甚至爆发

那么于是使得下水道涌出来的粪便

横流在方仓里面

那么当地的人以及工作人员呢

都不断的去追问这该怎么办

你可以想象一下

你住在这样一个方长

如果

地上都有一些啊排泄物被爆了出来

然后就算不止

不是泡到你的脚下或你的床下

但闻那股味你说怎么办

结果他们打电话去问了

通常得到的答案就是等上面的通知

那那

这篇文章就罗列了很多这样的故事啊

那么但是

这篇文章同时也列出了一些人

是在负责这些事情的人

他们又是什么处境

我们知道这过去这么多天

我们看到非常多的抱怨

投诉以及一些很不幸的事件

就是一些人

比如说有一个

其中一个我觉得

是一个特别让人难受的案例

那就是呃有一位父亲

年纪并不大但是身患癌症

那么当有一天晚上需要送去医院急救

那么他前一天才做过核酸检测

就是是阴性的那么当时被送到医院

医院就说如果要上房接受治理

急救治理的话

必须要先在他本院做一次核酸检测

那么结果最后这位父亲的留言

他最后的遗言最后一句话啊

妈妈你去问一下

我的核酸检测什么时候出来

这是他留在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大约如此

结果最后核酸检测结果出来了

他是阴性的

那么类似的故事

我们这几天都听了太多了

嗯我们很自然很多时候会非常愤怒

就去怪罪这些管理者

怪罪医院当局

怪罪现在俗称大白的各种

的防疫抗议人员

怪罪各种的志愿者

或者楼道的群主

居委会等等

但问题是你如果跟他们投诉

跟他们抱怨有什么用呢

他们通常回给你的一句话就是

我们已经了解情况

我们先要等上面通知

那我们完全能够想象啊

如果这些情况你都要等上面来通知

怎么解决的话

那上面是不是也很忙呢

那这个上面我们知道

这种管理系统都是金字塔系统

那如果每一层的人遇到问题

都没有自己解决的能力

以及自己判断下决定的权利

都要层层上报的话

让所有这些东西堆到上层

那上层他忙的过来吗

他处理的过来吗

他肯定也处理不过来

所以我们就能看到

这几天也有许多管理者

许多专业人士投入到抗议工作的中

的专业人士也都受不了了

甚至有专门负责抗议工作

健康卫生工作的公务员上吊自杀了

那真是让人太难受了这些事情

正好我昨天还看到了

有一个啊叫做白玉院业主委员会啊

他发给他的小区里面的业主

跟租户的一段留言

这段话是这么讲的

在群里面

他说疫情当前大家都在家足不出户

建议大家过简约的慢生活

最近几天团购越来越多

其实这样暗藏的感染风险也在增大

大家可以团购一些生活上的必需品

有些平时奢享物品尽量减少团购

现在所有人都在家吃烧3顿

垃圾也是一个问题

下水道也容易堵塞

再下去粪池满的也快了

现在满的话外面抽粪的人和车也没有

这次全市还不知道要封到什么时候

倡导大家简约生活

等解封后

大家开开心心走出门享受生活

感谢大家配合我们一起度过疫情

然后下面有个业主留言

就说我们小区已经在昌邑

大家不吃3餐

控制大便了

那当然也不是完全没有改善的消息啊

比如说这几天

我据说有一些上海的一些区域

已经开始就是容许一些阳性患者呢

进行分户管理

那么整个楼主则不封控

那么啊我们还知道

上海这几天分成

大致上分成3区管理吗

就风控区管控区防范区

可是问题在于嗯

好像每天都会有新的消息跟

处理问题的方法出现

然后每个区域

好像他的措施

或者办法也不是那么的平均

于是我完全能够理会这几天

上海人的那种焦急啊

就是你每天可能都要查各种各样的

信息

而这些信息你以为适用于你的范围

适用于今天

但很可能已经是个过时的措施

或者不适用于你这个区的措施

甚至有可能是个假消息

或者至少是错的消息

那该怎么办呢

你说遇到这样的情况

我们还能讲什么呢

首先我再再三重申一次啊

就我过去讲过

我是支持国家的亲临政策

理由很简单我之前也说过

我们担心的是什么呢

那就是担心疫情失控的情况下

在我们医疗资源不足够

而且在全国范围内分布均

不均的情况下

会不会出现严重的医疗挤兑

以及一些啊老弱残重症患者

呃的无故死亡

那么这是

我们非常想要避免的事

这就是为什么今天

中国采取这样的一个政策的一个理由

嗯可是问题啊

现在回过头来看啊啊

我并不是说我要推翻我这个立场

而是说

我们现在是不是开始要到一个检

讨的时候

这个检讨不是说放弃清零

而是说清零该怎么个清法

比如说我们要封层

那具体是怎么来做

有没有一些的

其他更好的准备啊

这我只是想提出一些探讨

别说我举个例子啊

我们知道

像现在上海站已经封城到现在

或者说啊不叫封城

盛世封城的情况

已经有好长一段日子了

那么在这段期间里面啊

我们注意到一个很奇特的现象

就是目前的阳性患者的数字

仍然在增加

就每天还是到了2万多人的一个规模

那就相当于香港前阵子那个情况

当然香港的人口比上海少多了啊

嗯但是这个数字仍然很惊人

因为这是一个在已经

如此强力的风度的情况下

都还有两万多人感染

那这些人是怎么感染的呢

而且现在出现一个情形

就是有时候被我们看到

有些地有些小区啊

本来都是阴性的

呃封了几天之后忽然出现阳性

那这说明什么呢

其实要说句坦白话

可能是目前的措施还不够严厉

我知道我这么一讲

你可能马上就要骂我了

你且听我解释一下

为什么

我说目前的措施还可能不够严厉呢

你想想看

一个本来大家居民的是阴性的校区

道理奥秘克荣

他的传播染力很强

我们都知道

但是他潜伏期很短

没有理由已经过了大半个月了

他还忽然又会爆出阳信啊

按照这个讲法的话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可以说明还是百秘一书有一些

渠道

使的这个病毒传染进这个小区里面

那这个传染的途径会是什么呢

其实很可能啊

就是我们过去两年多来

大家常常讨论那个问题

就是集中做核酸检测本身

是不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呢

会不会就是在集中检测的时候

造成这种情况呢

那再来就是

会不会是外面送进来的物

资被污染了呢

我们知道现在上海很多小区的居民

都已经觉得物资匮乏了啊

或者物资到的不到位

那么常常有一顿没一顿的

那么但是即便在这个情况下

送进来的物资也有可能是被污染

那么第三这两个途径啊

如果还要想办法解决的话

那你唯一的办法就是

比如说物资的发送或者做核酸检测

全部都不要那么集中了

而是专门找人上门去送

但是我们也都看到

现在哪有那么多人可以动用呢

我之前讲中国能够做到清零

是因为中国

具有全世界都没有

别的地方能够做到的东西

就是我们的基层动员能力

但是现在面对上海这个情况

我们看到即便是中国

即便是上海这样的城市

即便有周边那么多的人来支援

我们的人员还是不够用

所以你是做不到上门核酸检测

也做不到逐一上门发放物质的

嗯那么而且我们还能想象啊

如果要避免污染的话

那可能是你每上去一家你都要在消毒

这是我重要的是重物质

跟做核酸的人员

那你说这要搞到什么时候

怎么可能做得到呢

那么更麻烦的是什么呢

则是在香港的疫情

散步的最严重的时候

我们常常看到这个问题

就所谓的气溶胶传播

我们知道香港很多高密度大楼啊

他的传染的途径很有意思

比如说一座楼啊一层可能4个单位

4个住宅

但是他的传染并不是把你整成传片

并并不是水平而是垂直下

就可能

同一座大楼的a座或者他的A10或者B10

是垂直这么感染的

那这种感染还就不只是气溶胶

而是什么呢

而是我们都早就知道的一种传染途径

就下水道的传染

那这个下水道的传染你怎么解决呢

你怎么去彻底防治呢

这全部都是问题

那么这种种情况加起来

我可以大胆的推测

就说上海的最佳的清零时机

可能已经过了

就像当时香港一样

香港是过了清零时机

那么后来无奈不再坚持

一个完整的清零效果

而采取现在这样的一种

某种意义上的共存的方法

那么假如说上海已经过了这个时机

而又要回去清零的话

那会出现什么问题呢

那大概就是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

如果并不是说因此就不能坚持清理

还是可以坚持

但是问题是这种坚持

你就要动员更多的人力

那现在问题是除了上海之外

我们看到周边我们全国都有很多地方

开始发生啊

各种各样的个案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

我们全国还能动员

多少力量去支援上海呢

再说到资源上海也不是没有代价的

比如说我们看到最近几天

从江苏从浙江各地都有人去支援上海

比如说去新建方昌医院

但是问题是

新建房长医院

这些工人或者在工作人员

他可能也要回家

他他不是就此留在上海

他也要回去他省内

但是问题是我们看到一些消息

就他们一回去

结果他们本地又不让他们进了

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去过上海

那这些人你又说该怎么办呢

难道这些人我们这些去兴建方昌

处理方章的外地来上海的

资源人员

我们也要在他回到本地之后

在本地又给他提供一个隔离措施

那这样子谁来去愿意去支援呢

那这都是个问题

那么又由于这些方仓新建的如此之急

难怪就会出现刚才我们说的啊

屋顶漏水啊

下水道爆裂啊这些问题

坦白讲

这个我完全不会怪那些心见方长的人

而是

你就是因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做出来

很难做到

就是完全没有任何的失误

没有任何的错误

这是太困难的事情

那么再说现在上海啊

我们晓得本来上海作为一个大城市

服务业就是他很重要一个产业

这里面包括一些每天让这个城市正

常运转的人

这些人现在都不上班了

不能工作不能正常工作

那首先面对问题就他们是手停口停的

那他们生计该怎么办

而他们一断下来

更大的问题就是不只是他们失业

不只是他们不是

失业就暂时领不到钱没有工作

而是说他们没有工作之后

凭本来要靠他们服务的这个大上海

现在谁来服务

答案就是刚才我们说的基层动员

可是这个基层动员到现在

我们也看到他是有局限的

那这个时候我们很容易就会想起

我们市民能不能有能力自己组织自己

互相互助

呃自己救援自己呢

其实是有可能的

我们知道疫情刚起的时候

就有一些小区

就自己集体愿意遵守规定

就如果有任何一户里面出现阳性

他们自己在家隔离丰富

那么希望呢

就不要把他们这个小区的人

感染者跟密接者送出去隔离

最近呢我们也都看到啊

很经过这一个多月呃

经过这一个月

上海已经很多人感觉到真什么真的

什么叫做远亲不如近邻

你的邻居对你的帮助往往是最实质的

往往是整个楼

整个小区

里面的这种互助自主之的力量

能够对大家起到很大的作用

那楼主在这边负担了很重要的角色

我们看到各种各样一些

能力超卓的楼主啊

很厉害甚至连这个okr都出来了

那么在处理自己的

社区跟组织的问题的时候

那么但是这一点又让我们想到啊

其实在面对这样的一场大规模的

我现在真的要说这是个灾难啊

在这样的情况下

我们各种互助自助这件事

在中国现代并不是第一次出现

呃我印象中最深的

当然就是2008的汶川地震

那那个时候

也是我们全国各地有钱出钱

有力出力我都有点小参与

就是都在想办法怎么样资源当地

那么那时候就有很多这种民间精神

也有很多人在那时候

组成了各种各样的小团队

小团体

正街小团队

小甜团体呢

其实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NGO这个概念

非政府组织

我想起来我们前几集节目后面

还有朋友留言

想问说呃

是不是世界

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有NGO这种颠

想要颠覆当地政权的组织

啊问我这个问题我都觉得雅然失效

因为哈哈

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大家一说angel

就想到他是一个要来颠覆

政权的一个组织

NGO其实就只是一个客观的定义

就是看他的名字就non 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

简称NGO 是个英文的缩略词

指的就是非政府组织

所谓非政府组织指的是什么呢

就他不是由政府指挥

政府成立

政府主管的一种组织

但是他通常我们还会形容他是mpo

就是他是non profit making

就是他是非牟利的

因为非政府的机构很多

比如说你开个自己的中小企

那你也是个非政府组织

但是你通常是非谋利

那这研究通常都是有专门的

自己指向的目标

就他专门要干一件事

通常是社会公益

或者要专门处理一个社会问题

也可能是我们邻里

社区的里面的一些事情

那他的一个前提是什么

就是很多事情啊

是光靠政府做不到的

是政府无法完成的

那么或者说

政府不一定能够有意愿去做的

那么他们愿意自己组织起来

同时呢呃

从公民的精神的发挥角度

来讲他也能够发动我们同胞

我们国民我们公民的那种主观能动性

就是我们很愿意

去在力所能及的时候帮助我们同胞

帮助我们关心的人

帮助我们关注的这个社

会上的一些问题

以及牵涉到其中的人

那么那这个东西

怎么会是就是为颠覆政权呢

他不是为了颠覆政权而成立的

而是反过来

是有一些非常厉害的

一些的国际上一些研究

历史上的确有很多这种案例啊

就他其实后面是原来有政治力量的介

入带着一些的政治目的而来

那么但是我还是要再提醒

即便如此啊

很多参与这些研究里面的工作人员

他本身可能不一定知道

他的组织后面原来还有这个东西在

那么但是一般而言

进得了中国的这些NGO都不会有大问题

比如说我们举过太多的

世界自然基金会

甚至你可以说

我们大名鼎鼎的蓝天救援队

也是一种NGO

那么说起蓝天救援队

这会也很有意思啊

就是你会发现

好像没怎么听说

上海的蓝天救援队发挥了什么力量

这可能是我孤陋寡闻

如果有的话

我希望呃救援队的成员们原谅我

那么但是我倒是注意到

有外地的蓝天救援队的成员

比如说厦门

他们正在赶去支持

但是我想说

像这样的一个公民自住这件事情啊

或者和

这种所谓的公民社会的里面的

互相的救助

这种东西啊

现在其实比起08年的时候其实是弱了

这个比较难讲

因为我们知道公民社会这四个字

现在也都是一个邪路的代表

咱们不走那条路

今天我们是更加愿意相信政府的力量

那政府能做到

过去我们觉得可能需要angel帮的是

这个漏洞

政府自己能补起来

那么但现在我们看到好像不是这样

现在上海的的确确面对情况就是

真的不够人用

不够力量

你就别说举个简单的例子啊

像我们说隔离

那现在隔离成这个样子

终于出现了一个情况

这个情况很可怕

就在昨天晚上传出来的消息啊

我现在不知真假啊

请注意我说的很多消息

我都

没有办法在官方媒体上面得到确证

如果我们说官方媒体就代表权威

我们讲任何新闻都要来自全国面前

我刚刚讲的那些都是一些

我作为一个普通人在网上看到消息

如果错的话

你或者是假的话

你一定要告诉我

就有这么一个消息啊

就是呃在普通新区张江地方啊

有这么一个国际社区

请注意这个是一个

我们知道张江是一个高新科技区

那他为了吸引高新科技人才呢

那里面就有很多小区是提供一些

相当方便

相当优质的

专门租给人住的住宅

但也有些是当然可租是可售啊

那么反正就有这么一个小区在那

临时被征用作为隔离地点

那你说这什么意思呢

就是那里面都是住的人

那忽然之间晚上有人来了

就说你这个地方我们现在要拿来

当成隔离点了

别说我就念一段我看到的这个文字

就是他们一个

住在这个区里面的一个居民

他在微信上

写一个东西出来大概是发给相关领导

他这么写的

他说各位领导各位老师

非常抱歉在现在发群消息

请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帮助一下我们

我们是浦东新区张江纳士国际社区

我们社区有500号居民

在3月份已经

被吴告知征用了5栋楼作为隔离点

3天前张江集团临时告知

让我们三栋楼的住户当晚搬走

征用14栋楼作为隔离使用

完全不顾我们500居民的安全

我们与张江

集团和张江镇政府领导进行

两天谈判

他们同意去协商

结果今天大批警察到了小区门口

想要强行进入

可确认一点消息是

前几天已经有些中小学被征用

作为隔离措施

而且都来的很紧张

我们完全能够理解

因为你每天两万多人

感染的一个数字啊

那你再多的芳昌

再多的隔离酒店其实都是不够用的

那这个时候呢

就可能首先打学校的消息

但是问题是来的非常急

因为主要是真的

那边有人被清出来要隔离

那你这时候你你这个学校

你就之后很紧急的被拿去做隔离措施

但是问题是

我们知道校园教室里面有很多老师

学生的个人用品

那这该怎么办呢

这些东西你也不能带回去现在

因为马上就要征用隔离

那就比如说刚才我们讲那个事

如果是真的话那就更可怕

就你住着住着一个地方

然后今天来通知你

你今天当晚就要搬走

因为你家呢要拿来做隔离使用

这怎么可能呢

就你我们想想看

就你住的你家具冰箱

私人财务衣服都在这

然后你现在搬走

因为现在要临时争做隔离

然后

还有个问题就是假如你班主

那你去住哪呢

那是不是政府又把你又

训到别的地方去呢

所以现在这个有点骨牌效应

就一层一层就被清出去的人

他又该去哪呢

那那面对这个情况

我自己觉得

我们是不是应该从头反省一下

我们现在的具体

就我们清0的大原则下

是不是有些具体的做法变化

比如说呃秘阶

现在是否还有必要这么来隔离呢

你已经到了每天2万多个

无症状感染者

几千个却一两千个确诊

患者的地步的时候

有症状的患者的时候

那么如果再加上密间

那每天多出来几万人

那他们怎么安置呢

他们该住到什么地方去呢

那如果持续再这么持续1两个礼拜啊

甚至只是几天的话

我都很难想象去哪找这些地方出来

而且在这样的人员转移过程之中啊

也很难保不会出现交叉感染的问题

那为什么我会斗胆做这样的建议

当然我是个笨人

我知道很多人说啊

你们这些人就耍嘴嘴皮子

有本事你上

我就是没本事嘛我就没法上

但是为什么会这么来建议

其实理由很简单

我们回想一下为什么我们要清零

我们清零的主张和目的

是因为担心医疗挤兑

呃医疗挤兑会使得大量的啊

不是病患的也施救

或者说大量的这个新冠患者

如果是重症的话

得不到恰当的救治

那么可是现在我们的做法

实质上已经造

成了医疗挤兑了

这个医疗挤兑

就是使得很多专业的医护人员

要动员去做核酸检测

要动员做这些啊

无症状感染者的看护和治疗

那么在这个情况下

本来许多我们看到一些长期病患

一些老人家一些弱者

那么他们怎么办呢

那这就是现在我们面对的一个问题

就他们可能反而得不到恰当的救治了

别说我看到有这么一个数字

整个上海就有31万独居老人

有58万残疾人

17万孕妇

每年有十几万的为重症或急症患者

那现在这些人如果有事的话

那又没有私家车网约车

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可以承载他们

而他们又都需要医疗照顾的时候

该怎么办

那所以说我们现在做法

已经自己造成了某种的医疗挤兑

这是很危险的一件事情

那如果我们当初是为了防止医疗挤兑

那我们现在怎么处理

目前这种医疗挤兑呢

所以这是一个我们现在不能不面

对的一个问题了

那所以我们总结一下

这种医疗挤兑是一个问题

呃隔离的地点不足也是一个问题

隔离的地点不足

因此急促修建的各种方仓隔离措施

在特别情况下这些措施本身出现问题

这又是一个问题

然后我们运送物资做简易的人员不足

又是一个问题

那所有这些问题都会被埋怨

被投诉被指责

然后都要到里面上面去处理

而上面其实人就就是那么多

他又怎么处理的过来

决定的过来呢

所以现在出现了这么惨重的一个情况

当然了上海人的忍耐

是不是真的已经到极限了

也有人质疑啊

还有一个很短的文章说到

上海人的忍耐还远远没有到极限

那他不是说要反驳

这篇文像刚才我说那篇

最热门的文章所讲的东西

而是说嗯我们回顾我们的历史

就拿两年前武汉的事来讲好了

其实到了后面我们都知道

我们流过的眼泪都会被擦干的

我们的痛苦都会被忘记的

这些事情到最后可能又是一次的凯旋

胜利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这个情况我觉得也当然很可能会出现

但是问题是眼前的问题还是要解决

先不说这种负气的话

嗯那当然这时候大家也会说

我们刚才不是提到一个问题

我们现在看的这些消息都是各种微博

微信呃呃抖音

各种社交媒体账号上面传播的信息

那权威媒体方面呢

相关的报道好像不是那么全面

于是又呼吁

呃我们的权威媒体

官方媒体是不是应该

多点关注现在民生的这些困难

那么我们也知道

前两天

本来上海东方卫视要办一场抗议晚会

播给我们大家看

那么结果被人据说是被骂停了

就因为大家太生气了

觉得这种时候

我们需要的

是解决刚才我说的这些问题

你别这时候又来找一堆歌星艺人

出来鼓励大家怎么样

同心向上然后一起抗议

众志成城别再搞这套了行不行

哎我作为一个媒体人呢

我也必须说我也没办法

我觉得我这些同行他们也挺惨

你你期待什么呢

你觉得这种时候他还能做什么呢

就那他们就是做这个的呀

这时候不做抗议晚会

不做这些活动你你你说他做什么好呢

他能做什么呢

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对不对

那么除此之外啊

我现在更担心的

当然上海问题已经很严重

我有很多朋友

我甚至在上海

我有很多上海的朋友

家人都已经不幸的在这段期间啊

因为这种刺身伤害去世

我都觉得很难受

但是我现在反而更担心的是别的地区

别我们全国其他地方会怎么样

我们知道

呃最新的消息是太原

6个城区已经全封了

只进不出

那主要就是为太原呢

有几例案例出来

那当然

我也看到些太原的朋友在抱怨说

才几例案例

用的着这样子吗

我是这么看啊就像我来讲

如果你真的要清0

你真的是呃下狠手非常迅速的

在易经一起的社交区

否则就会出现

我们现在看到就会来不及的

你会错过了最佳的清0时机的

那么但是问题是由于上海这种情况啊

那我们其他地方的人

如果真的面对风尘

说大家都怕了

现在很多人都说嘛

是怕错这种错事

而不是怕奥秘克隆本身

因为好像听说他没那么可怕

当然我也必须说

其实他并不是真的像感冒

但只不过他已经比之前几个版本的

病毒变肿了

要好一点

就是杀伤力要是低了一点如此而已

那么但是问题是

我们仍然会担心的有

全国还有很多地方

其实可能比上海更早开始丰城比如说

啊我看到有

朋友就微博上面有这么一个家

有一群人在讲广西的东西

有一个朋友就留言说

我们广西东新市是被遗忘了吗

经历两次疫情

这一次疫情已经40多天过去了

还有新征

我心态崩了

不能复工

妇产妇学每天待在家中

分不清今天是星期几

源头到底有没有找到我们不知道

很多人申请出城

准备成一座空城了吧

从之前做核酸的18万左右人口

到12万左右

再到人走了

城也空了

物价比平时要高

没有收入吃着老本又能坚持多久

我们也很想相信政府

但这样的日子真的很煎熬

多少一线工作人员没日没夜坚守

却看不到0的曙光

我们真的有

外面真的有人知道我们这个城市

知道我们被封了这么久吗

那其实啊

这位东新的朋友

我还想告诉有人比你更惨呢

那就是瑞丽啊

我们之前说过

云南瑞丽到现在都还在封闭当中

该怎么办呢

有没有1年呢

我觉得瑞丽的情况好像已经有了

呃如果我错的话请你告诉我

我们也来念一下

我们朋友的相关留言吧

啊老朋友贝壳愤愤

原来我拆你袋就是在上海

我没记错的话啊

你说我4月7日到这个临时接驳点

到今天已经第七天了

还在等待中

谁会被转去方仓

没什么规则

有的人比我来得早还在这

有的人比我来得晚早就转走了

我们到处打电话问都说不知道

等上面通知

那能不能就在这里做核酸呢

又说不能

按照流程必须从方昌出院

于是群里各种吐槽哀

求愤怒管理人员wj真是好脾气

他是我见过最有涵养的人

一个一个房间来安抚情绪

帮人配药

买拖鞋修电路

当群星激愤时

他开玩笑说呦都骂娘了

我担心我要下岗了呢

昨天晚上

35人欣喜的坐上大巴车去商场

仿佛中了彩票

结果那边没有床位

又原路返回了

群里还有人说到楼下拉横幅

写上欢迎回家

已经去方昌的人发回消息

除了一个条件不错

其他都很糟糕

像大仓库一样

很多床男女混住

今天还漏雨

担心触电

让人感动的是

在我们不断建议下

上面忽然领悟了

找4个大白过来给我们做核酸

比把我们300元运走要容易的多

于是今天傍晚我们终于坐上核酸了

有个大姐昨天30度c

他只有厚实的绒裤

热的要命

就把长裤的裤管剪掉了

可今天又降温了只有13度

我昨天跟他说不要捡

今天要这样问他还不相信

我今天才发现他不看天气预报

啊贝克芬芬

你到这个临时接驳点

是不是因为你们是密接人员

是吧是密接

密切接触者

那么所以在这个过去需要等做

核酸检测

要被转去方仓是不是这样呢

我没搞懂

还是说你是初步快测

快速测试发现是阳性

那么现在等待要被去方仓了那但是

照道理讲

如果你已经7天都在这你都没事

就算你原来杨信

这表示你现在其实已经康复了吧

那你干嘛还要去芳仓呢

但但是好像是按照流流程

又必须从方昌出院才算出院

是不是这个意思

呢我好像有点没看懂

但好在你们遇到管理员wj

是个这么好脾气的

这么不容易的人

那这些志愿者

这些工作者

这些防疫人员真是让人很感动

那另外你说啊

上面忽然领悟了

找了4个大白给你们做核酸

我必须要说

这并不是上面很愚蠢

呃不领悟这个道理

而是我觉得很有可能是

真的也不够人去给你们做核酸

会不会是这种情况呢

我不晓得

好那么我上一集节目不是讲到了呃

乌克兰的不查屠杀事件吗

那么我其中提到一句话

就说到这个亚树营啊

就是我们现在全国人民都知道的这个

乌克兰的新纳粹或者及右翼军事组织

纳粹营我说他们呢其实是讲俄语的

就是一群讲俄语的人

那这一点呢大概让一些朋友比较震惊

那比如说有一位也是老朋友了叫KK KLW

你说亚素银讲俄语

这是否有证据呢啊

怎么讲

哈哈因为

我以为这是个常识

或者说

至少在关心国际时事的人来讲的话啊

像尤其叫

当然你在干我这行

又关心国际时做视频

你就知道这是个常识

为什么呢

因为是这样的亚素营这个组织

他的正式在国际媒体上亮眼

那就是2014年乌克兰的克里米亚维基

那么我们知道

克里米亚维基之后

迅速爆发就是顿巴斯地区

就乌克兰东部地区的战争

那在那个时候亚树银呢

就登上了国际舞台

为什么就大

忽然看到有这么一个民兵组织

出来帮助乌克兰政府方面去对付

清俄罗斯的武装

分子或者有人说

是有俄罗斯的武装分子渗

入的那些人啊

嗯那当时大家就注意到一个特点

就是亚树银的成员

恰恰也是顿巴斯地区的本地人

而这个地区就像我们之前都讲过

这是个俄语地区

而亚树银的主要的当

至少在当时的骨干成员

全部都是以俄语为母语的人

那这一点

我觉得让我们今天

国民比较容易惊讶的地方在哪

因为我们的印象就是呃

这些因为我们看的报导

都是说他们怎么样去

压制屠杀一些当地的讲俄语的人

那时候我们就说他去屠杀讲俄语的人

那他自己怎么会也是讲俄语的人呢

但其实没有那么简单嗯

应该说啊

就亚树营所在的这个区域

他那个战争

与其说是讲乌克兰语的人在对付

俄罗斯语

当然是有这个情况啊

但还有另一种情况

就是像亚树营他们这种

或者又缺他们这帮人

他们这帮人是什么人呢

这帮人其实自己也是以俄语为母语

但是他非

常不认同俄罗斯这个国家和政权

他认同的是乌克兰

我们你你

所以所以他会把想要导向俄罗斯政权

甚至想要脱离乌克兰

加入俄罗斯的这些人

当为他的敌人

嗯你如果还是很难理解的话

你不妨想象一下

就今天在马来西亚的华人身上

李忠伟哈

他会认同自己是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吗

不会他也跟我们一样可能会讲中文

在他们讲话叫华语

他甚至跟我们的饮食

娱乐生活各方面都一样

但他不认同我们这个国家政权

他干嘛认同

因为他自己是个一个国家的人吗

对不对马来西亚的国民吗

或者新加坡人也是这个情况

那所以亚素英的这些讲俄语的人

就是他认同乌克兰

虽然他的文化语言都是俄罗

大俄罗斯的一部分

但他不认同俄罗斯政权

我印象很深的是2014年

那个时候我看过一个

对因为那时候刚刚下属于冒头

大家觉得这个主持太奇特了

而且后来我们知道

他变成恶名昭彰的一个集佑

国际上知名

很多集佑分子都去呢

参加他们的下令银饰的军事训练

我之前也讲过了这边不重复

但那时候我就注意他们是

我看到他的采访

那这个采访其中一个成员呢

就他

他就说呢他自己这个是更奇特的

就亚树营有一些人根本是俄罗斯国民

跑到乌克兰参加亚树营

那为什么呢

这真是很奇怪是干嘛呢

然后我就看到有一个访问

这么一个俄罗斯人

一个俄罗斯小伙子

跑去乌克兰参加亚素颜来打俄罗斯的

呃军人或者支持俄罗斯的民兵组织

那他说呢

他很讨厌普京

为什么他说普京根本不是俄罗斯人

他说普京其实是个犹太人

这当然是错了

普京怎么会是犹太人

但他他就有这么一帮

他就认为普京是犹太人

然后普京不是真正的俄罗斯人

而他加入亚素营的理由是什么呢

是因为他要建立真正的大俄罗斯文化

所以这是个极有益组织

但是你面的那些人的背景

他的意思形态是非常复杂的

但基本上从那时候开始

他的主力是就是这么一群讲俄语的人

这个也跟他的元气有关

我之前不是也

介绍亚素英的时候说过吗

他原来是呃就哈尔科夫

就乌克兰第二大城

这是个讲俄语的城市

是这个城市里面一个足球俱乐部的

一个一帮

极端球迷组成的一个球迷俱乐部

但同时这帮人他不止支持这个球队啊

这个剧这个俱乐部

他还支持

莫斯科斯巴达克

这支莫斯科里面的足球劲率

他他也是莫斯科斯巴达克的球迷

对这个是不是更奇怪

他一群莫斯科斯巴达克的球迷

后来变成了

呃乌克兰的亚素营他们他们这个球迷

这帮极端球迷

是这个亚素营的一个前身

所以我们要这么来理解这个事情

不是那么简单

嗯那如果你想要呃呃KKKLW

如果你想要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事的话

很可惜我

手上我暂时没看到什么好好的

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个中文介绍

就比较认真的学术研究

但有这么一个如果你也读呃英文文献

或者可以通过积分来读的话

我可以向你介绍

有这么一个英国的学者

是常年研究乌克兰问题

尤其是他东部地区讲俄语的这个市的

这个问题的一个专家

叫taras couso

tarasco是一个很很特别的一个人

因为他在国际上出名

是因为他当年成功预测

克里米亚维基的爆发

以及他的时间点

那么他呢就有一篇文章

这个文章你在网上很容易找到

叫做russian speaking patriotism in uk

就是说俄罗斯语

的爱国乌克兰里面的

专门讲俄语的爱国主义者讲这个问题

那就这个这篇文章讲的很透彻

就为什么乌克兰

会有一批人明明是讲俄语

在俄罗斯文化底下成长

但是他爱乌克兰而不认同俄罗斯呢

就有这么一个问题 OK

那最后还有一位朋友叫做周啊cho

呃呃ezhou zhou

啊周对你说

道长这个问题我已经是问第2次了

如果得不到解答还会一直问下去

OK 你是什么问题呢

你说抱现现今这个世界战争

瘟疫中美冲突

作为我们普通老百姓或者是中产阶级

中国的中产阶级

怎样才能更好的保护自己和家人呢

只能够被裹挟

只能够听天由命吗

最简单的答案是是的没错

任何一次历史中的重

大变动发生的时候

你会发现我们绝大部分人

在这里面都只能够是

任人鱼肉啊

你别说我们自己国家经历过的历

次的灾难

我们艰辛探索过了那10年

你能怎么样

就你不能怎么样

就我们如果想要改

在一个时代的大局当中逆流

想要试图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个难度是非常非常大的

所以我觉得

你如果目标是保护好自己和家人的话

我觉得是很困难

看你什么意义上的保护

但如果说要保护好自己的良知

保护好自己的思维的独立

保护好自己的判断力

尽管也很难

但是也还是有可能做到的

我答了好像没有答是不是

抱歉没有办法让你放心

请原谅我

今天我最后啊想啊介绍一首音乐

这个音乐很有意思

他是波兰的一位作曲家在10年去世

作曲家叫古雷斯基

古雷斯基

那他呢是一个波兰当代作音乐当中

一个非常有名的一个大作曲家

嗯但是而且他背景很有趣

他过是我20世纪里面

我最欣赏的一位作曲家

就是获得当代音乐当中

我最佩服的作曲家

就是法国大作家梅西安

几年前我在节目里面也介绍过他

呃尔古雷斯基呢就是梅西安的弟子

就他当年在法国跟他学作曲

所以他早年的作品呢

也都是典型的当代音乐

就是我们一般人今天听会觉得呀

听不下去

就当代学员音乐就会觉得很很深奥

或者是不悦耳不好听那种音乐

但是呢他后来有点转变风格

就开始用

一般人比较能够接受的minimalist的做法

就是所谓的极简主义的方法来作曲

然后但是又同时又很强烈的宗教色彩

让人联想到一些巴洛克

之前的宗教音乐

以及一些的东方教会的一些音乐

那么所以他的作曲的风格

后来又跟其他几位的作曲家叫阿富帕

这些作曲家

被人称为是holy minimalism

就是神圣的基检主义

以区别于

像美国的felic

grass他们的那样的一种极简主义

在最有名的代表作就是第三交响曲

有号称叫悲歌

悲凉的悲啊悲歌

那这首曲子1976年就已经写完

但是常年罚人问津

那么后来逐渐被流行文化主义

就有些

游戏甚至都把它当成一个背景音乐

但还不是太强

而一直到了1992年

有一个当时的小众的唱片公司叫nonsuch

做了一个录音

这次录音呢

是一个美国的指挥家叫davis新闻

他指挥伦敦小将小乐团

然后因为这首曲子里面

是有一个女高音

独唱的部分

就是美国的一个女高音叫don option

那么他来独唱

录做了一个录音结果这个录音

非常神奇

就是忽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事

就本来是一个非常冷门的唱片

在一个也很受重视

很受尊敬的这个独立唱片公司

出版了一首二十多年前

十几年前写的曲子

忽然在1992年透过这个录音

红遍全球

两年内

你要注意这是不是一般古典音乐

而是当代音乐学院派当代乐

两年内卖出70万张唱片

后来累计的总数超过百万

被认为是历史上最畅销的当代音乐

录音结果很奇怪

当年真的是不知道为什么

满大街我都听到有人在播

就是92年的会

那那时候我听到这首曲子

也是觉得非常非常的震撼啊

我不多跟你形容

你有兴趣你自己找来完全的听一遍

我强烈的建议

没有我们一般人想象中的当代音源

那么的难以清净

我在这里播放当代音乐

你会发现都是我们一般人容易接受的

那这首也不例外

但当然

整个第三交响曲我没办法在这里播完

我想给你听的是他的第二乐章

呃也不短

呃也差不多接近10分钟

那这第二乐章呢

你听到这个女高音当二首

他在唱一些唱词出来

那个唱词是什么呢

有意思

是二次大战期间波澜一个姑娘

在他18岁的时候被纳粹抓住了

那是我们在纳粹德国占

领了波兰的西部

然后他被抓去带到集中营

然后当时大概觉得自己要死在里面了

那么于是呢他他的牙也被纳粹打断了

所以他就用他断下来的一根牙齿啊

一根断齿

在他被囚禁的那个囚史的墙上

写了一段献给圣母玛利亚的一段倒刺

因为波兰人主要是天主教徒

那他这段倒刺里面他就说妈妈不要哭

妈妈请你不要哭

然后他就歌颂圣母玛丽啊

请求他带来一种心灵上的宁静

那好在这个姑娘呢

后来也活下来了没有死在集中营里面

那这个是也在

球室墙上用断掉的牙齿磕出来的

这首他的倒词在波澜呢就流传下来了

然后古雷斯基

就把这一段倒词呢

写进了现在我们听到的这首

他的第三交响曲悲歌里面的第二乐章

force

would one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