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 · 八分 55. 徐皓峰×梁文道:我们为什么怀念武侠?

不保证成功不一定有用

知识只是点亮世界的灵光

我是梁文道

本节目由叹理想出品

授权喜马拉雅独家播放

真是不好意思啊

上星期呢结果我又放了一期鸽子了

主要啊就是要录音的那天呢

正好发现就我家的猫出了点问题

那急着带他去看急诊那

所以实在这种情况

就没办法录音做节目了

那么希望你能原谅我

如果你觉得我最近鸽子放的太多的话

这回真是没办法

呃如果你也养猫

你一定能够理解并且体会我的心情

是吧好在他现在平安无事

又恢复健康快活的吃东西

然后拉屎拉尿

嗯对今天呢

你知道

我们又找来了徐浩峰导演跟我聊天了

徐浩峰导演是咱们的老朋友了

在8分这个节目刚开始第一年

好像这个节目才开几个月的时候

我就跟他对谈过一次

那为什么今天又要找他来聊呢

这要从

哪说起呢

这么讲吧

啊你知道我很喜欢日本作家川端康臣

在川端康城芸芸作品之中啊

他自己最喜欢的是哪一本呢

他曾经对记者说

他最偏爱的那本小说叫做名人

可是这本小说偏偏在中文世界里面呢

是比较少人读甚至有人不知道的

巧的是这本书也恰好是我最偏爱的

川端康臣的小说呃

其中一个很重要的理由就是为

整个小说讲的是围棋的故事

他要讲的呢

是当年日本一位非常有名的大骑手

叫本英仿秀斋名人

他的隐退一战

那本应访秀斋明人呢

在日本奇谈的地位相

当崇高啊

可是呢就是要下

完这一场小说里面描写的这场棋

之后呢他就要隐退了

那么这一场棋是本应仿秀斋明人

他那时候年纪也不小

60多岁了啊

以下棋的高峰期来讲算是过了

那么所以这场棋呢

算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失败

也是最后一次失败了

整本小说写的非常漂亮

关于一个曾经享有无上荣光

代表着古典浪漫的一个高手

那么在他人生暮年的时候

终于面对失败

他以及他所活过的那个世界

逐渐消散崩解

碎裂成分

这本小说第2个让我很吸引的地方

就出了我刚才说的那种主题

我觉得很吸引人之外

还有一个就是我刚讲他下讲围棋

你知道要讲好围棋的故事是很困难

很困难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下棋啊

我小时候曾经有段时间很沉迷围棋

那那个时候呢我就发现哎

怎么没有什么小说来写围棋

就好好的仔细的来写

那主要就是你如果玩过围棋

你就知道这个过程

你说怎么样把小说用小说写

还写的好看呢

那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情是不是

偏偏除了川端刚成这本名人

把围棋跟人生的心衰

结合的如此完美之外

徐浩峰导演这本大日谈成了

同样是一本非常罕见的著作

那么居然把围棋写的是这么的刺激

这么的精彩

充满旋律

那么而大日潭城里面的

他要引射的这个主人翁

就是我们全部人都晓得的大国手

无亲缘

而吴清源恰好也跟川端康臣非常熟

也出现在名人这

部小说里面

甚至可以说如果没有吴清源的话

这本小说就不可能完成

或者至少

不是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样子好

那么现在轮到我们中国作家徐浩峰

用他的角度来写吴清源会怎么来写呢

哼讲到徐导

我们当然不能不谈武术

不谈武侠对不对

没想到吧

大日谈成是一个以武侠

结合为期的小说

是不是听来就有意思呢

而且更奇特的是

徐导这本书啊

其实是10来年前的老书了

那为什么今天又要讲呢

是因为他最近出了重写版

这不是载版哦

这不是什么呃呃

更改部分内容的一个一个一个新版

而是真的重写的一个版本

一个小说怎么会要重写呢

这让我觉得太有意思了

但是跟徐导聊天

我们不妨还是先从武术说起

哎浩峰兄

好久没有跟你聊天了

好可惜这3年都没怎么见

上面完全都是就在语音通话

而且都是在节目里面聊天

呃我记得是3年前吧

咱这个节目

刚开始邀朋友来对谈聊天的时候

就您是我们最早

期的跟我们一起聊天的嘉宾

今天又来到这里

那么我找你啊

真的是很不好意思啊

每回跟你聊天我也不希望您沉闷

就又要跟你聊武侠了哈哈哈哈

你怕不怕定型啊

就是每个人找你

跟你聊的东西都在聊武侠

我就多准备一些话题了哈哈

因为我现在是这个的类型片的导演吗

呃这个是应该是我主动追求的吧

哈哈哈哈

这么多年来修炼下来啊

昊峰兄现在已经成为一个非

常独特的武侠代表人物呃

首先是他当年写了非虚构的作品

在谈近代中国武林的一些的故事

在我们那个时代啊

好朋友咱俩差不多同个岁数的人吗

读金庸呢

是好像是

中国人怎么能不读金庸的那种感觉

但现在不就现在

真的就是很多人没读过金庸

然后你说武侠电影

这几年流行的影视作品

也不再是武侠影视作品了

而是一些的仙侠

玄幻啊这一类的东西了

那你身为一个

就你开头就说到

你是这个类型的创作者

你身为一个这种类型的创作者

你怎么看现在这种武侠文化

要被怀念的状态呢

因为呃我们上初高中的时候吧

嗯这个等于整个社会呢

重新

启动啊然后大家一起往前走

所以这个时候呢

这个港台的武侠进来之后啊

对我们的刺激呢非常的新鲜啊

然后你看像这个射雕英传呀

他的核心人物呢其实是黄药师

金庸呢完全就是照着这个魏晋

竹林七贤的那种特征去信的啊

所以呢

这个当时我们看社交的时候非常啊

这世上竟然还有啊这样啊

可以这个任性

然后呢这个拿那个自己的灵性啊

战胜道德的人物啊

所以这个呢

就是呃超越道德的人物

而这个道德本身呢

其实肆意等的人物啊

像这个洪七公啊这些啊

他呢其实是我拿道德呢超越这个

很俗的势力的这些东西

势力然后这个灵性又超越道德

所以这个呢就非常的吸引我啊

因为我们在成长过程之中呢

整个的社会共识呢

他要在短时间里边呢

他要完成一个资本的一个原始积累啊

所以呢

突然的好多人呢变得很实在啊

然后是因为我们的一些叔叔啊

然后一些阿姨啊

都变得就是一晃发就变得好像

我们不认识的人

这个时候呢突然从

武侠小说里边出现一些

我们觉得非常有趣而且呢这个

人格上边还让人佩服的人物啊

所以这这吸引我们的其实是这个

然后另外一个呢就是我们这代人呢

这个失去了那个茶馆

情书的那个

讲述讲故事的传统啊

当然当时也有也有好多呃

广播句式的评书

但是那个评书呢

他是抖这个想包袱抖的太多了啊

就是想包袱就是笑料啊就是说

呃底下做的听众呢

大家精神也不太容易集中

所以我就像说明书

我就一会说个笑料一会说个笑料啊

他其实是有点偏离那个呃

茶馆

评书的那个需要你聚精会神去听的

哈哈哈需要你嗨

那个呃故事线啊

就是需要你嗨情节的这种这种评书

哎但是呢那个

金庸的武侠里边呢他他有这种东西啊

就是说怎么吸引人啊

这个怎么做悬念呀

然后怎么揪住你不放啊

啊所以这这两个东西

呃这个集中在一起

然后就对我这代人呢有莫大的魅力

嗯你你刚才说到这我刚刚看到啊

我就看到底下呢很多弹幕啊

很多朋友

那么有的朋友呢

啊就是说这个自己正在念辟邪剑

我的天呐

这位灵山寺欲念神功辟邪自宫

这个代价太大了

然后呢有的人又自称是鸠摩智

这让我想起金庸的影响啊

就在我小时候啊

就是我我我年轻的时候

念小学还中学的时候

就那时候

我们在台湾也是

大家都很沉迷武侠文化

看武侠电视剧武侠片

然后呃看武侠小说迷到一个程度呢

就有好多人就会想自己要去学

念一些神功啊

那么念功呢

那么有的人呢真的就看书里面

我能不能按照书里

比如说刚才那位朋友

下了决心要念辟邪剑谱啊

那这个

就有点像这个功夫那部电影里面

周星驰是把这个路边摊

人家瞎卖给他什么如来神掌秘籍

然后看一看

然后他就说他念会了

就很多人以为是这种

那有的人呢像我小时候啊

我会自己写武侠小说

那那时候写没没的没的发表就手写吗

写了就是传单传乐

嗯对大家看大家都很喜欢

那我就继续写

后来我还掌握到

因为我念的是纯男生学校

发现大家都喜欢武侠小说

要夹带一点刺激的

那以前呢因为我在台湾念书

但是毕竟我是香港人嘛

我在香港的时候呢

很理解就香港的这个

武陵的文化还是相当甚的

就满街都是拳馆

我记得我小时候看

尤其旺角啊油麻地

满街都是拳馆

然后那些拳馆呢

上头就各种我们小孩呢

就会上去学拳练拳

很多人都是看完这个之后去练拳的

所以我就想起来好奇啊

就您开始学武术

跟你看过就以前你看武侠小说

武侠电影这个有没有关联呢

我我我那时候练武术

其实是呃

等于还没有能力啊

阅读呃武侠小说的时候啊

就等于是受这个呃

少林寺那个呃影响啊

然后呢这个哦

所以就比我大一波的孩子

就已经开始练

武术了啊

然后呢啊但是呃

等于

作为那个老北京的胡同里的孩子呢

因为以前老北京呢就是

摔跤的特别多然后练武的就特别多

然后就基本哎

基本是每条胡同里都有

都有几个真正练武的人啊

所以呢我的在这个环境里边呢就

呃从小有一个概念呢就是这个呃

等于电影里的武术啊

然后和武侠小说啊

还有真正在界面上打的呢

他是3种东西啊哈哈

啊哎

所以还是当时就等于就分的很开吧

所以你等于打小就知道

影视跟小说里面的那种武打

跟真

实的真实世界里面的武术是两码事

因为等于老北京的那个京剧传统啊

他就是

呃他他其他是不是有好多打打戏吗

然后这个

呃所以其实北京人看武打片啊

然后看这个呃

金庸武侠小说里的那个

长篇的打斗方式呢

他就他那个概念都是觉得是

啊这就是杨小楼在编舞戏呢啊

他就是为了为了好看对吧

啊然后北北京这边的武术概概念呢

就是呃

就是一个照面啊然后

两秒钟啊然后这都

呃一起来就我啊对对他都都是一个

你没就是旁观者还没来得及

没来得及看清楚呢

但是已经一切都结束了

这个就让我想起来我小时候啊

就我们的时候学学功夫

就很多路子吗

就但我小时候是

阴差阳错学了点三角猫的空手道

跟夕阳去

那个时候啊我记得哈哈哈

没有没我我学的

我学的乱七八糟

那时候学这个呢

我我就有个印象啊就是可能是因为

我一边看武侠电影武侠小说

一边念空手道

那那时候呢很多

我们像我们这种人就会有个感觉

觉得哎呀

就把太容易

把中国功夫就等同于

我们在小说电影里面看到的东西啊

什么如来神掌啊这些

然后呢就会觉得哎呀这东西太神幻了

这些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他有没有实战效果呢等等

我们就很多这种怀疑

那这就让我联想到啊

就近年来

你知道很多什么样的武术打假吗

对不对啊

一些国术大师

然后被一些现代综合多种格斗技

打两下就不经打就垮了下来

那对这种事你有什么看法

你有你身为一个

就是我看你逝去的武林之后

我就会觉得以前我们的功夫

非那个实战是非常重要的

而且您的作品里面也对实战

对这这个技法特别关心

可是你怎么看现在很多人有这个概念

就觉得中国武术是一个我们用来做

一种表演的项目

包括我们现在正式的很多武术比赛

也是一种表演项目

而好像跟实在没有太大的关系

那您怎么看这个就是你看像我们当时

中学的时候吧

就是嗯到一起少年宫呢去学这个

美术啊

然后老师教你画素描啊画色彩啊

但是其实呢那个老师的水平啊

呃不是很高的

就是你看他的画呢他的他的画是

你一看就是没怎么画过画

啊但是哈哈哈但是

这都是来教画画

对对但是他把那个原理

把这个他把原理告诉小孩

就是这老师呢他他自己画的时间短

啊不是个职业画家但是呢

小孩每个礼拜去呃学

画一下午

然后最后他教出来的小孩他能考上

那个每个附中啊对

所以后来呢就是

就是因为这个整个武行的这个

行业啊他消失之后呢

然后可能在时间啊在各方面呢

就是有一些人他

呃自己啊他过的不是职业

舞狮的生活那职业舞狮呢是你

你就跟职业运动员似的你得

你得一天到晚在那练哈哈哈

然后呢你的这个训练时间不够那就

那么

那你其实就是一个明白道理的业余

爱好者就如果能

找上他的人呢是一个嗯

对哎一天我这个能保持基本训练这个

3个小时以上的啊这个嗯

呃这个职业训练量的人

啊然后他碰到这个

碗里的人其实是没得打的嗯

所以您的意思基本上就是说

现在我们看到的啊

有时候一些说法

说什么国术斗不过现在的隔战技巧

主要其实是因为

许多我们看到的一些人可能

自己平常缺乏练习是这个意思吗

对因为

呃因为就算你的技术很高妙吧

但是你平时呢

不做一个最基本的反应训练

啊就等于你你平时没人跟你对打

然后你的

呃反应和

这个距离感啊这两个比武

最关键的东东西呢

嗯这个啊就是你你平时不练哈哈哈

你就是练练杠杆然后练练这

个发力啊这个是就是很不够的哈哈嗯

但是呢有个问题啊就是很

很多人会说就是呃

比如说我以前念空手道也好

念全集也好

我们都很注重这个力量训练

就很多人会认为中国武术

是否念的是招式而不是力量

而我看你的作品

比如说

就拿您重写的大日谈成来讲好了啊

里面我们看到常常是讲个道理

是一种义

比如说刀法啊

看到真刀固然类似的杀人

但是刀义是重要的是讲个义

但这个东西就现在也很多人有质疑

你怎么看这个问题呢

哦因为其实呢这个拳击啊

他一直呢在变化

啊你看像那个泰森刚一出来之后

他的那套打法拳击界是

不承认的啊说你这是偏门你这是邪道

然后你的对教你教

你的教练是一个没有拿过正

式拳击教练资格证的人

哈哈哈然后那个他发他发明了一套

东西然后用到拳击上了

但是后来当是他泰森厉害之后呢

然后那就整个

拳击界就会研究他

所以他其实

那种真正打比赛的拳击啊他其实跟

咱们那个

镖局那种就是

练武术的那种

他其实有有好多训练方法呢很相似啊

你看比方说那时候我去

呃等于采访一个门派吧

然后后来那个门派呢

说他这里边有一个秘密

秘密呢交给我了啊其实呢就是能讲吗

我最爱听秘密了

我对啊我我就是要讲给你听的哈

哈哈哈哈

嗯然后

其实呢就是说当你在打拳的时候呢

然后这个老师呢他拿一个绳子

然后他把你身上呢给绑扎起来啊

然后这个呢他们叫那个陡条

所以后来呢

等于大家都知道陡条那个词啊

但是呢这个见过和练过的人呢

很少然后呢这个等于

就练过这个

他就可以在这个轮胎里边很骄傲

就是说那个见过抖条吗

然后就就能这样子很骄傲的说别人

所以我当时呢学了这个之后呢

自己一直把它视为这个秘密啊

结婚的结婚

那时候看那个

新世纪之后的这个拳击的训练

然后突然发现在拳击训练馆里边

然后拳击手就用陡条的方式

然后

甚至于成了他们的一个基本的训练

已经完全推广了就发现每一个拳击馆

然后甚至粗和格斗

然后他在练拳的时候他不是练空拳

哈哈对他的

他的在身子后边签一个这个

但是我们的尴尬就在于呢

就是拳击的东西出来之后呢

然后我们这时候

把我们的秘密拿出来说哎

这其实我们武术里也有

而且呢这个几百年了啊

但是呢这年轻人呢就不相信你了

反而会笑话你哈哈哈嗯

然后哎然后你看拳击也是这样

就是拳击呢是

你看当时八卦掌厉害的时候

是他等于掌握了一个步伐的秘诀啊

这秘诀呢就是说你跟人打的时候呢

不能总用一边的姿势

就是我这个永远是左手在前

当大多数人打的时候

八卦掌是两边啊

他要左右换他的肩架

然后这样一这样一换肩架

然后对对手调整不过来

然后呢原来是原来是这个左手在前啊

突然变成右手在在前这

真的很像拳击哈哈哎对对

然后呢

而这个泰森的这个很著名的几个KO啊

一下把人嗯打倒他其实都是左右换件

啊所以就

所以以至于造成呢在80年代啊这个

呃我们的这个

北京电视台的那个拳击频道的时候

就是那个拳击教练啊

他在讲解这个

泰森的节目的时候都说哎

这是八卦掌的东西啊这

这个哎就是他们当时这么讲啊

就就在电视台里讲

然后呢说

呃说这个哎

泰森怎么得到了啊

这美国人怎么怎么得到我们的东西了

啊这是这是呃呃这是国家队的

呃教练讲

所以这还真有意思

这么讲我倒没想过有这样的关联

因为我我小时候念全学的时候

我们念这种左右身价的转换是基本

步是一个是一个是很重要的事情

一直都是

那当然泰森那个是出神入化的

然后另外

绳索那时候抖绳就

我小时候倒还没念过抖绳

但是那个时候我们用绳索来做这种

步法的练习啊

跟这个高低档的练习是很常见的

但但但所以您1讲这个我就哦

原来中国武术以前也有这样的念法

那我就明白了呃另外那个史泰龙啊

那个洛奇的第一集啊

洛奇第1集里边呢

有一个细节是那个洛奇的步伐呢

永远永远不行

啊后来那个教练呢就用一个招啊

就是让他在两只脚之间呢

系一根这个鞋带

哈啊就是

呃你看这个方法其实那个

八卦掌的训练里面也有啊

所以当时啊所以你就可想而知我们

呃北京人啊

是特别喜欢泰森的啊

然后因为在电视里边就那么说

而且生活里边呢也能见着

然后呢呃所以我们都

所以那个上一代的人呢就是

岁数比泰森

比我们再大一点的人啊

然后都说啊这都说泰森是我们的孩子

哈哈哈然后是

是有一种真爱是这样

然后有一种特别亲近的

亲近的感觉

说完一轮就我一看到你啊

就忍不住要跟你聊这些

但是我还是想聊明我们今天讲武侠

就别别变成纯粹武打那个呃

刚刚讲武侠

你看最近啊

就你知道张北海先生去世了

然后7月的时候倪匡先生去世了

那么在前年呢

前两年就金庸先生去世了

那这几位都是我们今天讲起武侠的

会讲起啊

比如说张北海

其实张北海先生其实就写过一部

带有武侠色彩的小说

那就是侠瘾

但这个影字用的很有趣

那呃你你作为一个北京人啊

你看张北海的小说

看侠瘾你会觉得有一种亲切感吗

啊这个有

然后因为你看小说呢

你会觉得这

老先生呢

他可能

小说创作的量啊以前应该不是很多

哎然后呢但是呢他的

但是他写的东西呢

他始终有一个跟北京人爱闲聊天吗

哈哈

然后他说说说34个小时你不会讨厌

而且你还愿意听

所以他那个小说里的这种特征啊

会非常明显

他有这种这个摆字啊

跟你说事的这种

呃舒适的这种感觉

哈哈嗯哎

您作为一个电影人啊

而且你自己在教书吗

那我好奇就是比如说

呃您在你刚才讲这个

话让我想起了您的自己的电影创作

好像也是花了特别多的功夫

去琢磨这个剧本

以及里面很多细节

因为我看你的武侠片

你似乎不太用动作指导

都是你自己来兼任是不是

是哈哈哈

呃其实还是跟我

大学授的那个教育有关系吗

因为我们那时候是

呃等于比法国呀落后了20年

呃我老师的那一代呢等于

受这个呃计时美学的这个熏陶啊

就是法国那个

呃这个5呃50年代还是有的

然后呢对60年代开始有代表作新浪潮

哎对哎对对对这个

883呢既是美学所以呢

那个我们上学的时候呢其实正好是

啊这个第4代导演教我

所以他非常强调一个作品的

那个作者性

作品的完整的这个作者性啊

那就是说你全片所有的镜头都是

都是由这个

一个整体的导演构思完成的啊

所以我受过这个训练之后呢我其实就

呃等于不允许啊

说过电影里边呢有这个1/3或者1/5的

这个时间是由别的导演去拍的哈哈哈

就呃所以这个

而这个所以这样的武打呢我也就呃

要追求作品的完整性

就是我拍文系的拍法呢

我一定要跟拍武系的拍法统一啊

但是如果你去请一个无数无数指导呢

那就那拍出来就

可能跟你的他就是另外一个

呃他的作品插到你的作品里来了啊

所以我就呃

我的老师他们那个

有关系吧

因为他们他们的那个训练其实都是

导演一定要自己写剧本的

哈哈哈哎

然后呢哎对就是

说呃虽然呢他就是他们也很清楚啊

他说这个

他说其实可能呢

你这剧本的东西呢

必须得花时间去练啊

就是说你你他等于跟武术一样

就是你写的量不够呢

其实你你练不出来

呃所以在培养学生的时候呢

这个他会教学生这个改编剧本的方法

就是万一

你练不出来

但是呢

什么是好剧本的这个意识一定要去

啊要把它琢磨的非常清楚啊

这样呢你可以

和这个志同道合的编剧合作啊

所以这是

呃这是当时的训练

你刚才说的这种情况

就是说可能编剧

上面有时候切的不够细

节奏的把握啊

细节的铺成不够完整

结构不够完整

以及一些动作上面也交给别人去导演

你会不会认为这些

反过来就你在乎的这些事情

反过来恰恰是后来的

武侠片

或者武侠影视逐步衰落的原因呢

有没有关系呢

呃当武侠片啊大量挣-钱之后

然后呢我们没有完成一个薄利多销啊

到那个

啊高投入高嗯高回收的这个升级转换

啊所以当你有好多钱的时候呢

你还是那个薄利多销的

哎模式这样的阴暗模式啊

所以其实就丧失这个年轻的观众群啊

因为那个

年轻的观众群已经在看这个

高投高投入

这个出金品的这种

呃其他国家的电影

或者是我们其他导演的

其那个不同类型的片子

然后我们武打片呢等于还是

还是这么糙话啊

还是靠这个脑筋急转弯啊去嗯呃

不正规的去做这件事啊

然后这样子就哎

就其实就是失去

伤了年轻人的心了吗啊

所以这个哎这个这个片种就

哎就陨落下来

嗯那

那再说到另一个问题啊

就我们后来看的武侠片啊

武侠影视在过去这么多年来

好像越来越魔幻

越来越玄幻

终于走到现在各种的仙侠玄幻

就我觉得是有条路径往那走的

就是在这样的路径底下呢

你的作品一直都很独特

不论是你负责编剧跟做幕后工作的

呃像一代宗师

还是您自己拍的像师傅刀背长生呃

然后一直到这个你写的小说

以及你过去写的逝去的武林里面

你们好像特别关注这个功夫的实

战这一面

你会不会觉得这一面是一个

其实很重要

但是被过去的啊

越来越玄乎的

就是香港啊

用那个吊钢索用的太多的那种东西

给搞坏的东西呢

你会不会觉得这个是一个是一条

才是一个大道

或者说至少是你坚持的一个道路

因为他历史的演进啊

他总是呃不断的是一个

主流的东西被抛弃的过程啊

然后也在以前的历史中呢

被忽略掉的次要的东西呢

在下一个历史阶段了

会变成信心的主流啊这是

呃这样因为呃武打片呢

呃开始的时候啊就是往这个

呃实在真实情况里走呢

这是一开始的时候就被抛弃了啊

然后你看像民国的时候呢

开始有了武侠小说

然后发明这个武侠小说的这个平江

啊不消声啊他自己呢本身是能打的

然后是一个事实实战的啊

所以这个武侠小说是由一个呃

真能是由一个真正的高手发明的

但是你一看他写的武侠小说呢因为呃

武术这东西他其实是呃

视觉化了才有魅力然后他文字化呢

写不出来啊

所以最后这个真正的高手呢

写的武侠要说就是因为

写不了这个

武打场面

然后这个写不好

所以他要借用好多这个巫术啊

仙侠呀

他要他拿拿这个东西补充啊哈哈哈嗯

所以其实武侠小说从一开始的时候呢

就真正懂武术的人

就放弃了真正武术的表达呃

我有一个老师啊

年轻时候到他们家玩过啊

就是那个还珠楼主啊

高楼主呢

嗯还珠楼主是

哎蜀山啊还珠楼主呢自己呢是

也是练武术的呃

而且练的呢就是有这个实战经验的

也是那个啊

在街头被别人偷袭

他就嗯完全就是怕就是哎

哎一两下那种呃

非常脆的能打人的这种啊

就是他等于练

练出了那个内加的那种发力吧

啊所以这个啊

所以他能防偷袭啊

但是后来呢

还珠楼主一一抽鸦片这些东西就

呃就废了

哎就废了哎对嗯

但是但是还珠楼主这么聪明

然后这么能呃

他自己又又练到那个程度了啊

觉得嗯

就得就得没个两年时间是出出不来

这两年是集中练

他也下午功夫但是他自己呢

嗯为了卖钱为了能写啊

为了能写出字来

所以他就呃他就不写这个东西

他是借用了那个明星的大量的这个

修仙的这种小说

他就开始他是仙侠小说的

对对对就是你写这个才能凑出字来

嗯哈哈哈哈凑出这

这就让我想到你自己的作品啊就呃

你最近推出了重写版的这个

大日谭城啊

呃大日谈成呢

就这个重写版

我知道最早是2020年收获杂志上发表

然后最近这个书呢总算出来了

那这这个

等一下我再讲这个重写这个问题啊

但是我想说

这本小说我觉得有意思的是

你一方面要写

武打的东西

那武打的东西就像你刚才讲的

很多实战的东西就是1两下

嗯而且

你你用小说是很难把那种画面

一个招式

一个动作是如何完成

嗯那个那个要写出来

就长篇累读的文字是是很让人深宴的

会所以没法这么写

那么要把这个写出来是很不好写的

那么然后在另外一个

在这个小说里面更重要的可能是围棋

而围棋这个东西呢

在我看来是更视觉化的

就是如果不是看真的这个

看看看下棋的过程或者棋谱

那么你纯粹用文字去表达都是很难的

那你在大日谈成

偏偏写了个这么难的东西

就是一方面是武打

另一方面是围棋都是

呃如果没有了视觉

我们纯靠文字去写

你很难让人去

进入的想象那个实际的下棋的场景

实际的这个动作的场景

你当时在写这个小说的时候

就最早10来年前

你要下笔写这个小说的时候

你有没有意识到这是个难点

然后就已经想到一个方法

要去处理它呢

是是因为这个呢

写围棋啊

是好在有前辈啊在那个探探索啊

一下探索了几十年

一个围棋的棋谱一个观战器啊

然后在日本呢是这个

就像这个金庸

在明报上边登这个武侠小说一样

他是一个促进报纸销量的一个方法

哈哈对对对对就像今天要讲电竞一样

哈哈哈对对

就是在日本呢这个写围棋你的

因为反而能够卖钱

然后呢因为

呃那个独买新闻呢请了一批的这个

有文学功利的人

甚至于请到那个川端康城

川端康城也是哎对

明书里面这些新版型

是他们的负面人吗

好像叫对对对对对

他就是呃

呃就其实就是

呃敷面子啊其实就是蒙面人

对呃就是蒙面人啊就说我们

所有的作家呢我们共同用一个笔名

围棋高手才能看得懂

起谱嗯然后但是呢有一些人不喜欢

就是根本就没学过围棋自己也不会下

但是呢他非常喜欢

两个人两个顶尖高手啊

觉得对决的那种感觉哎那种氛围

所以他要请一批作家

可能这作家就是观察能力强

但是这个作家呢根本不会下棋

他就把这个

哎这个几天的这个

人物的氛围啊细节描写啊他给

哎他能写的很好看哈哈哈就是让人

更让读者呢感觉到这个

感觉到这种决斗感啊他就

他就嗨嗨这个

然后因为呢是呃之前啊这个

等于等于这个花了

付出了巨大的

这个经济的投入

然后请了大量的

这个作家

然后拿这个几十年的时间然后呢去

啊实验这个这个东西啊所以我呢就

呃就这就能能打开我的

好多思路啊然后如果呢是

让我作为首创者的话那我会

很茫然的

哈哈哈哎对哎

呃哎呀另外围棋呢就是他在

日本的危机传统里呢

就是说虽然这些人呢下围棋啊但是呢

呃这些人的身份啊

他不是文人的身份

就等于那个夏维奇的人

他的身份是武士的身份

哈哈哈

啊所以呢其实哎所以其实呢这个

这跟中国真是非常不一样哎哎

对对所以这些骑手呢

他的呃修养

他的生活习惯还有他的人际关系呢

他其实是呃

他其实是跟这个

跟这个建道馆啊

是这个呃是一致的啊

他们是武士啊

所以后来看

武清源时代的他那几个对手啊

然后出现出现的风骨

然后人为什么会有这种思维

有这种情感

这种东西常人没有啊哈哈

所以他就他就很吸引这个啊

市民阶层的这个读者啊哈嗯嗯

啊您说到这这真是对我大有启发

因为我以前看吴清源先生的故事啊

就讲到当时他东渡日本

那么大战一众高手的时候

那个感觉啊

读起来就真的像武侠小说

你就觉得那时候那些日本那一派

那一众高手

那个那个作风

那种性格

他们的门派里面的规矩啊

然后他们各家之间的那种关系

真的就像个武林一样

原来是因为他们日本的这个骑士

本来就不被认为是种文人

而更接近武士

原来是这样子哦

所以他们报纸上边形容这个无情缘

都用的词都是大剑士哈哈哦

是这样子形容这这这真是太有意思了

然后呃呃

是不是因为这个理由

就让你觉得把围棋跟武侠结

合起来就更加合理

哎是是而且他是一个实在的就是说你

可是呢我们刚才说到这些东西啊

很难用画面来完全传达

就文字上很难传达那种画面感

负面子的这个传统给了你一个启示

可是另一方面我们来讲武党

就像大日潭城这个小说里面

或者你过去的小说里面

呃我我都注意到一个情况

其实你这么注重实战的人

但是在写到这里面的武术上的东西

有时候其实你对真实动手的那个细节

也并不是太多的

往往都是那种速度很快

就几乎是老舍那种

一恰是刷完47枪那种

一下就我们其实没看到柳树瑟瑟

是看不到动手场面

就只是一下哎

胜负已分

谁倒下了带着一丝血线

就这个感觉

这个是不是

呃这是为什么这么来写

而不是是是避重就轻吗

是不想写那个动作场面吗

还是什么原因呢

哦就是呃练武术啊最后呃

他可能会学很多招啊那其实是呃

每一招呢都是一种不同的情况然后就

训练这等于是第一个阶段

就是你你能把这个

比较周到的各种情况啊

都自己心里有数了啊

然后这个呢是那就是会了武术了

但是你如果要往这高手里走呢

就会第二个阶段呢

就是说我只练1招啊

然后所以这个好多武术家都是

都有这个阶段的啊

然后但是他这一招呢

并不他这一招就是我靠指令这一招呢

我我我能出各种功夫啊

就说我嗯

呃我的专注力我的反应能力然后我的

呃这个

呃这个力量速度其实都是拿这一招

练出来的

然后我就不把自己搞的那么花了

就是说我形式很简单

然后最后呢我练出来的

速度力量反应他才能是那个

呃最大和最精确的东东西啊

所以我就经常是

几年只练这一招啊

但是呢这一招在实实战的时候呢

他是他是可以出变化的哈哈

哎就是我这过来我就只用这一招

但是呢这一招他有

他就自己能自己就能变出东西来

呃以前前辈的这个口述里边呢

都是这样

因为他没有太多的招式变化

或者说他那一点变化呢

就是超出常人的

这个就我们一般在旁边看是看不到的

嗯哎对对对你看不到

所以你就觉得啊

这什么人都是一个职权就

打倒了嗯啊但是哎然后一伸手就倒了

但是这种东西呢

呃才

精彩嘛就是才有这个震撼的感觉嘛对

所以是不是说

呃你写小说的时候写武打场面啊

也因此是追求的是同样的这种速度感

就像你在电影里面表现的那个武打

也是一闪而过的

那这又让我想到

就是你的电影跟你的小说的关联

因为我们开头就讲过

就你是很少见的

就是自己是武侠小说的作者

同时是武侠电影的拍摄者导演

呃这样的生煎两个领域的创作

这两个领域本来啊

可以是完全两种不同媒介的创作

但是你同时兼有这两种身份

这相互之间是不是也有一些影响

比如说你的小说里面

我我注意到一点

你的小说里面啊向大日谈成为例

子里面的人物之间的对白并不长嗯

你的电影里面的人物之间的对谈啊

尤其是在战斗内刹那的时候

也通常比较短

当然这个跟跟古龙很不一样啊

但是我有时候会觉得有那种苦乐感觉

非常短看到他的对白也很短

当然他每个句子我常说小时候骗笑他

他是骗骗稿费

就是1行一个句子

那个写法很夸张

但是你的对白也是不多的

就每个对白的那个句子都都不长

那这种句法

其实很像是电影里面的句法

就小说里面

我们知道可以有长篇的独白

长篇的对白

但在武侠电影里面

我们后来看到的主流

或者拍的好的武侠电影

很奇特就是对白都不长

那这个

是不是是你的小说影响了你的电影

还是你的电影反过来影响小说呢

这个呃他其实是来自于生活北京这呢

他等于除了有那个

呃一下午啊这个闲聊天他会非常长

然后说话会非常

啰啰嗦啊

然后就各种趣味鸿声

因为他是追求生活乐趣呢

就是你到我家来了

咱们呃吃的东西其实也有限哈哈哈

然后玩的其实也没什么玩的

这这不就是说说话吗对

说话一定要说出惨来对吧

嗯这是这是北京的一方面啊

然后但是另外一方面呢

就是北京人一谈正经事啊是嗯

那个非常短的啊

就是等于这个闲话能聊很长很久

嗯然后正经事都是几句话就解决

啊然后呢

因为他那个

呃你看北京人谈正经事的谈话场所

哎你看呃你看他就不是这

个香港黑帮篇的那种黑帮开会啊

这他说他等于不在

不在会议场谈事

然后甚至于呢

也不在酒楼也不在餐桌

谈生啊他在哪呢

他其实以前的传统是在戏园子里探视

啊就是说俩俩人在看戏的时候

然后呢在这个看戏的过程中啊

就是说这个

台上说话台台下也说两句

然后就把这个最关键的事呢

就给谈完了啊

所以后来哎这是

这是他

就他竟然是一边看戏

一边抽空把这个最关键

最最重要的事给给说了

所以后来50亿就这么说定了啊

这个哈哈对对对

就就是这个

后来呢

你看那个咱们现在的一些历史记录吧

就是说你看同样是东方人

然后呢这个呃

这个晚清啊

和民国的这个日本生日本商人

然后到这个北京天津啊

过来做生意

那就高度不适应这种谈事的方式

因为他们是哈哈哈

然后他他不是详细常见的对对

他不他不是最关键的两句

怕一沟通就就完了啊

然后呢

所以呢那个时候日本的这个呃商会啊

还有日本的这个呃

租界里的这个居委会

他要专门培养这个日本的商人去

去把学学会哈哈

学会在看戏的时候

就几句话就把事给谈了

要对他们进行培训

好像你说你哎

你不会这个你没没办法在中国做生意

得开培训班哈哈哈哈哈哈是是

就是这个说话利索的培训班

哈哈

太好玩了

那我我你刚才说这个背景啊

我还注意到一点

就你写的大部分的小说跟电影

他们发生的时代背景都是民国年代

这是你情有独钟呢

还是那个年代还能让我们看到一个啊

这种我们心目中的

武林或者江湖的最后的那一抹光彩

因为我们到49年之后

可能就没这个了啊

我们进入新时代新社会

那么是是是这样的理由

所以你特别沉

就是你沉醉那个时代的背景

是不是就是五行的这个力量啊

显得

最最有力量最有特点的啊

其实呢就是在

在租界区啊因为因为你如果是在

呃是在北京啊

然后

北京是他是一个官换的一个地方

就是说他是一个综合的一个一个地方

然后呢就等于这个五行呢并不显啊

因为他的这个香身啊

然后呢哥哥的大户人家呀

然后这个

呃这个老居民啊

然后这个这种力量都很强

然后他他并不需要那个武行啊

呃那个在界面上发挥那么大的作用啊

然后但是呢

在天津的这个租界情况就不一样

首先呢是整个天津城

中国不能往里驻军的啊

然而这个各个租界呢是啊

住那个自己本国的兵啊

就好像那个在海潮音寺

你看住的是日军吗啊

然后就不能有中国兵

然后在天津的这个中华人区里呢

也不能这个有中国的部队啊

然后最多呢在里边

设立这个警察啊

所以呢你在这种情况之下呢

这个华人呢要想在租界里边啊

那个对界面有所控制呢

你就必须得依靠民间组织啊

然后呢这个

所以天津为什么当时有那么多的武馆

啊因为这个

因为这这武馆呢进了租

界之后吧

然后就跟那个租界的人谈啊

说我们这个

习武人啊

他都是一定要管那个自己家门口

我们这一武馆

然后这个在我们这个

门口的这个白白米

然后有人闹事

然后我们不出来管这个是这这个

这就不叫武馆了

对面子上很难看的对吧

嗯所以最后呢就等于达成一个

默默契啊

就说这个

呃哎就说你们哎就是你这个啊

门口行你就管管你们家门口吧

哎然后这样子等于门口1多他不就

哎就对然后就对有就来了

哎对对对就是他就

这这有一点那有一点

我就能能控制这个天津的界面啊

太好玩你你说到这啊

我又想到啊就是呃

你的作品

无论小说还是电影

都让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地方是什么

你想想我是个南方人呃

我从小看的武侠小说或者武侠电影

在香港台湾这些地方

都是一个南方视角

当然过去几十年来

我们中国不论南北所产的武侠小说

武侠电影也都不少

可是你说那种北方感觉很强烈的啊

除了像当年的双栖镇刀客

那个感觉很强烈

那其他的

就算是描写一个发生在北

方的武侠故事

或者武林故事

其实也都是一个南方视角产物

那在这种时代这种背景下面呢啊

你就会看到南方是特别突出的

有时候一些最重要的一些的背景

比如说我们说尤其近20年啊

发生在广州啊佛山啊香港这些地方

可是我看你的作品

我就觉得

很奇特而且很新鲜的地方就是哦

你让我发现原来天津对啊

看民国武林史就知道

天津是最重要的地方

但是在过去几十年的武侠小说后

武侠电影里面

这一面常常容易被忘记

就我们少掉了整个北方的存在

这但是

我看你的作品这个东西就出来了

你是很刻意的要要做这件事来在

现代的中国的武侠文化里面

重振这个北方的存在吗

我我是只只会和知道这个呀

哎因为啊因为当时跟王家卫导演合作

比赛宗师的时候吧其实是呃

其实我写叶问呢是非常困难

因为他毕竟是个南方人

啊就是哎虽然呢我能

呃南北通呃

旁敲侧通的

就知道这种大户人家有什么

共性的东西

但是呢他毕竟是一个

呃是一个南方人

晚年活在这个香港啊

所以这个我都是完全没有生活经验的

就是对这个有担心嘛哎所以后来

所以这个出力呢其实还是

还是王家卫导演和这个

呃周老师他们

嗯就是在南南方这块出出的地啊然后

我呢其实还是只能写我会的那一点

所以我觉得有趣吗

你就是看你的师傅

虽然是个咏春的高手

要北上开馆

但整个事是在天津发生的啊

你的好

几部作品都在天津背景或北方背景

那这个北方的这个存在

就以前我觉得真的是我们武侠电影

武侠小说呃被

默默的忽略掉

或者说那个视角都不一样

就我觉得南方人他就是在写北方

在在拍北方啊

我都觉得那个味有点不太对

我这么讲啊

就请你说这话可能是在坑你但

是我真的很想听就你怎么去看那种

南方游戏

香港电影导演在写

在在在拍那种北方武林的时候

你会不会当时看

是会觉得有点不对劲的感觉呢

这个呃

其实在刘嘉良导演的嗯片子里呢

然后他会

出现这个从北方啊来一个呃

来一个人啊然后来这个

呃跟这个黄飞鸿他们的这个发生

纠葛哎然后呢但是他描述的那个

呃北方人呢就是首先是很讲义气啊

然后这个北方人呢他北方人呢讲

呃就是认领不认人啊

所以呢在刘家良导演的笔下呢是呃

黄飞鸿的敌对方请来一个北方的高手

要让他去打黄飞鸿的啊

结果这北这北方人来了之后呢

通过自己的这个呃

他要他他他不是说谁给我钱

谁给我面子

我就照你我就受的办啊对

然后他要他来了之后他要

明辨是非

结果这个北方人呢

明辨是非之后呢

结果向自己的雇主说你不对

哈哈哈

然后我我我站在黄飞鸿这一边啊

所以这是

没有这是这这是他写的北方人啊

然后这个是

这个呢其实还是

呃还是挺准的吧

因为其实这个嗯

北方武林啊后来的人呢

他后来到

香港的这个去的非常多啊

所以这些南南方武林人士呢

他们辨别北方人呢还是

还是掌握他们特点

还是还都是比较准的

哎然后呢呃但是呢刘大良描写的这个

全师呢他其实嗯是啊

当然那时候是清朝的时候的

就等于那个

最有特色的民国天津武行还没

还没还没起出现哎

对还没还没出现

然后呢如果是

如果刘代良导演拍民国的时候呢

就是等于说经过这个

特殊的租界武行的这个

呃升华之后呢

他北方武林的人的特征呢他有所改变

因为他们后来在民国的时候呢

武林人物呢

他其实是模仿这个香身

和这个官场的好多做法

然后他就等于把把以前的这个

官场的好多行为

你看比方说是整个民国都废除了

这个跪拜礼

然后这时候呢

这个行一门呢他就

他给继承下来

而且还以此为骄傲啊

就说这个全社会然后都西化了

我们行一门

然后还这个师弟见了师兄要磕头呢

哈哈哈然后他就他就

他就把他等于

哎他说然后还有好多像什么拜师铁啊

然后呢这个呃

这个公呃公证人啊

然后怎么比武啊这套东西

他其实都是

模仿那个官场之间怎么地这个败铁啊

他铁子就

铁子他就给

他就给拿过来

哎说起这个大日谈成啊其实除了武术

除了围棋之外

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关键元素

就是唐密

就是密中

就我们都知道这个

我们现在的讲法就是

密法就呃

印度佛教发展到最后期的阶段

就是密教化

然后密教传入中国最早是杂密

就那个体系还不够完整跟严格

唐朝的时候唐密进来了

可是问题是唐密呢呃

又没有办法在中土传承下去

可是透过空海大师把他东渡

于是在日本保留下来

那么当然后来日本的密法

也有他自己的变化

尤其是比如说是罪臣那边的天台

秘教啊

就是中国的天台中原来是没有密教的

但那边就出了个密教

然后还相互刺激了

那么呃呃

可是这个也是个很有趣的故事啊

就你是为什么会想到

要把糖蜜的相关的东西写进这部小说

甚至成为这个小说的最核心的

一个主导的结构

这是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呢

因为在民国啊有一个文化热潮啊

就是说在这个10年代到20年代

是日本的这个唐密呢回传

然后呢

所以整个文化界呢都嗨这个事情啊

所以在这

他是一个轰动全国范围的一个

文化现象啊

然后后来呢有好多这个呃

这个年轻人啊

然后就要到日本的去把他给学回来啊

但是你到日本去学呢一个是时间很长

哎然后还有呢要花很多的钱啊

就是除了对啊

对付给老师的钱啊他这个嗯

他是一个高度

形式感的哎他你要有好多器具和你管

对对对

就是说这个这个花的钱的量就太大

对然后呃

结果这个时候呢有一个叫

徐宋尧的人啊

然后这个徐宋

徐宋尧呢自己其实没有钱

然后呃他呢最早是上海的一个学生

后来呃一个一个在上海上

上中学还是大学

然后后来因为身体不行

然后他就毕业了

毕业之后呢他就对他就自己在家去

研究这个文化啊

然后他的就是整个社

社会最热门的是这个

然后他呢也也攒钱

然后也嗯也想去啊

然后最后发现还是永远攒不够

哎哎呦这怎么办呢

然后呃因为那个时候

呃等于整个唐

密的日本唐密的发生啊是因为嗯

呃空罕然后呢他当时当时在日本呢

他已经开始

写那个最高端的佛教的论文了啊已经

嗯水平呢已经达到是

那个儒道和这个佛教他可以

呃他可以他可以纵横的来论了而且呢

当时有有著作他已经达到这个水

结果结果突然呢

呃到一个寺里呢发现

呃那个唐密的经典大日经

结果嗯空海一看

竟然看不懂

嗯然后他是空海到

中华蓝呢他因为他以前也有机会到

中华蓝但是呢他就

他就觉得哎这个都我就没有必要

去了啊因为我这个是

留到我们日本这样的东西我觉得都

都都懂学就行了

我就修就行嗯

就唯独打耳机看不懂

然后他就

他就因因此才到未看懂大日经才来

来完之后呢就

满载而归了啊所以因为有这个传说呢

这个大日经呢

永远就造成一个概念呢

说肯定是看不懂的啊

就必须得有老师教

必须得有

得有注解啊什么结果这个徐聪瑶呢就

说哎我这个攒钱要到日本学

啊这不就是为了要看懂大学金吗

然后但是呢

我就没没看过大日记

哈哈哈所以他就

找找来之后呢当他真的一看

哎竟然看懂了啊

所以这个呢他就开始呢

在杂志上边写文章啊

然后就说

我发现这个跟我一样的这个

穷青年啊然后这个

其实你们没钱那就别去日本了

啊这大月经呢

哎大月经是可以看懂啊嗯但是呢可能

可能以以前是因为这个历

历史传说固有观念太呃太

重了你真的看你能看懂

然后呢哎你不信我的话吗

来我我给你们讲啊

然后他就开始开始写文章啊

所以这个呢是

呃我是呃最后最后就是等于才看到

徐颂尧的这些讲解

然后在以前呢是因为我是学美术的啊

学美术呢这个日本美术呢

他日本的木雕啊日本木雕呢就是从

呃唐宋过过过去的啊

那个大多数是密总的木雕啊

然后因为这样的原因呢

这个对密宗文化的这个形式感啊

然后非常的好奇

啊然后呢我也

呃因为其实呢他们好多

呃因为其实

呃呃现代人啊还是很有福气的

因为以前在这个日本的

密布世人的

然后作为镇寺之宝的镇国之宝的好多

逆宗大师的论文啊

就是都都是

隔多少年才能师傅才会让你看的

结果呢在

呃上个世纪呢

然后他们那个

觉得自己呃

那自己能超过中国了

所以呢要以一个比这个呃乾隆

乾隆版大藏经这个经书更多的

嗯景哈哈哈这个这个这个

集成的然后但是其实那个

乾隆版已经太太全了

如果你要抄乾隆版的话

你只能把你这个密不是人的

哎国宝这种磁性爆

放进去是吧

嗯对对所以这这个东西呢

这现代人都能直接看到

啊所以我呢是等于看了一圈这个

呃之后呢等于还是

等于有有隔阂吧

然后这个嗯还是还是觉得读的很难

然后这个嗯啊

每次都是了解一点了解一点

然后呢呃但是最后呢这个

搜到这个20年代这个徐颂尧的

杨姐啊哎然

后一下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啊对

所以呢因为是因为因为呢

等于这10年来啊写了那个

出稿之后呢其实这10年来呢

我在继续读这些哎这个

啊所以最后读读读读到读到这我觉得

呃最后就以徐宋尧为归宿了

然后读到这呢

我觉得我能我

我算是能

看懂这个

终于看懂了大阅经吧

然后呢就

等于也是就把自己的这个学习心得呀

就给

嗯就给写进去了哎重新写进小小说嗯

说起这部小说就我记得当年出来之后

房间有个很奇怪的评价啊

就说这个小说太怪了

就前后半部

居然是完全的不同的叙述手法

写作方法文体都变了

有的人的形容是什么

这是我们所有人都看得到的

那有的读者就形容为前半部像王家卫

后半部像周星驰哈哈哈这个哈哈

就就所以

我我一直以为你要重写这个小说

是因为

你觉得当年的那种文体上的实验

其实是不成熟的

但是听你今天这么讲

那倒是这10年间你对大日金也好

对蜜窖也好

还有对围棋也好的理解都比以前又

深了

所以要重写是到底是哪个更主要呢

这是一个小说理啊

可以容纳不同的文体的啊这个对呃

本来就是

当然对这个也是一个现代的文学观

啊但是其实我呢

呃因为是学电影的吗

所以其实给我刺激最大的呢

其实还是电影

啊因为法国的那个特律佛啊

他有一个嗯呃代表作之一嘛

叫枪击钢琴师

啊所以那个呢哎那个电影就是呃

一会你看着像一个悬疑片啊

突然他又变成歌舞篇了啊对然后呢

对对然后然后拍着拍着呢

他又突然突然来一段

这帮人进了音乐学院了啊

然后碰见一个很漂亮

的一个学院的女生

然后跟着这个跟着这女生拍了一段

然后呃

你又你又特别

又特别像是一个随机抓拍

所以他就在一部电影里边呢

那个那个

自由的玩了好几种不同的心态啊

所以其实我当时呃

写但是谈成旧版的时候呢是

是那么一个艺术观的人哈哈哈嗯

那后来为什么要变呢

是因为就是这对这本书的评价

使得你觉得有必要重新

反省这种做法吗

哎是是因为我的

呃因为这个呢

其实还是第1版那么写啊

是跟昨跟读者之间的一个游戏吧

然后呢那个呃等而这个游戏呢

玩完了之后呢

呃读者其实并不觉得太好玩

哈哈哈哈哈哈对

所以呢这个呃

所以我呢就跟读者玩另外一种游戏啊

就说你们不是一直说这个遗憾吗

就是到了1/3之后

风格变了

走掉了哎我就再跟你们玩一把

如果是嗯呃

从某一章之后他一直延续统一风格

他会是什么样啊嗯

其实最近除了这本小说的重

写版的出版之外

其实你还有一部新电影也快要上瘾了

就是门前宝地

呃这部电影也花了好长时间了哎

这个电影呢就是

呃缘分啊是一代宗师啊结下的缘分

因为我一代宗师呢

就结识了这个叶问的弟子呢

这个梁少巩

然后梁先生呢已经是78岁了啊就

是现在现在是78岁啊

就今今年是78岁

然后呢这这当年呢其实是呃

咏春啊最好奇的是八盏刀啊

然后这个是呃咏春的

叶问的压箱底的东西吗

对你好像一直对这个感兴趣

感兴趣啊所以后来呢

我拍这个门前宝地啊然后也是

呃呃其实是他之所以能起来呢是

呃我想拍两个我最感兴趣的武术啊

嗯一个呢是这个呃

一次呢等于是我第一次啊

跟别人做联合武术指导

啊就是我请这个梁先生呢

把这个针把这个针的8盏刀呢拿出来

啊然后

因为我那师傅里的8盏刀

那个是我猜的

我就啊

对那个是

那是猜的那是根据

根据梁师傅的

从梁师傅那套套出来的画

因为他肯定不能这个手把手的教我呀

这因为又又没磕头又没拜师

而且拜了师之后

资质够不够然后那个

学67年之后再再教我

我哪有时间

我都以为那是真的哈哈哈哈那个是

那是根据他的话

然后啊自己猜出来啊但是呢

就因为我拍了这个

呃师傅之后呢后来嗯

后来梁梁师傅呢就

看完看完师傅

他说带着他的那些徒弟都都去看嗯

然后看完之后说

哎你呃想不想拍个真的哈哈哈

我说

哎呦那那那你有这个心那就太好了

所以呢嗯

所以这次呢就等于是

由他呀手把手呢这个训练演员

然后呢那个哎拿出这个8盏刀的

真的型啊然后这哦

还有呢这个就满足了我的

哎满足了我的愿愿望

嗯对

还有另一个呢你刚才说有两个啊

另一个啊另一个呢是呃

当时呢在呃这个呃

有南方有种拳呢叫蔡莫犬啊

他等于是把那个蔡家拳和莫家拳的

这个最管呃

就是比较管用的招呢

然后这个

这跟蔡明佛有关系吗

呃蔡里佛也是1也是组合拳哈

蔡里佛是呃蔡家拳李家拳呃

佛家拳啊

他是3三种拳嗯

拼在一起这个是两两两种拳

然后这个猜墨拳哦哎猜墨拳

这个猜墨拳呢是广呃

产生自这个广州的海陆丰地区啊

然后那个呃

后来呢在呃这个

这个呃

抗战时期吧然后那个有有一些这个

呃特工人员啊

他就嗯啊这这等于是特特工用权吧

啊因为有一些特工是直

直接来自海陆丰的

而且呢这菜菜末呢

他等于也几乎没有表演套路

他都是那个实用的东西啊

然后两两三下

有的时候一套全就是就是

呃56下啊就完了然后呢

他其实没法没法表演啊

所以这个呢是呃

也是拍一代宗师的时候啊

然后那个呃

就等于王家贵

第一次告诉我说南方有这个拳啊

向华强是这个拳的一个重要的传人啊

因为那个哦

其实他们潮州地方讲潮州话的人念的

哎就是啊不

他是那个海呃

海陆丰

那个海陆丰已经算广义潮州地区了

哦这样的对是是是对对对

那就还还是您您说的准

然后后来他的等于这个菜末的一个

比较重要的一个广传的那个宗师啊

这宗师呢就是

呃等于是呃在

在那个在

在向家终老的啊

所以说哦

所以有有这样一个

关系啊

我说哎呦那那那很好然后后来我呢就

呃跟这个项总说吗我说哎你如果能够

破例啊你让我嗯

你让我那个看这套权

然后呢嗯咱俩咱俩就合作

哈哈哈哈哈哈我这样的哎

这样啊就后来这个呃后来像像总说呢

那我就

呃呃给给您看一部分吧哈哈哈

后来这个看了啊后来看了所以这次呢

呃拍照的时候呢就呃还嗯

看完之后呢

后来还知道有这个菜末棍啊

就是他等于有一种有一种棍法

而且这种

哎而且这种棍法呢是

如果在海螺峰地区呢

打那个几个村子的那种群架的话

其实是对一切斗

哈哈哈其实是用用这个东东西啊

所以他们特别彪悍老打这个哈哈

是是是对

所以所以这次呢就在片子里边呢

我就把这个菜末棍也给拍了

我来拍那个啊菜末棍的是吧哈哈哈

因为这部电影让人很期待

因为您近年好几部作品啊

都是只听到楼梯响没见到真的

尤其在比如说我举个例子啊

像刀背长生

就尽管当年在海外是供应过

但后来呢

就一直说是技术原因没没出来

那么后来有的电影也是

听说好久莫名其妙不见了

比如说天涯明月刀

看着这个

这我正好这阵子大家不都在谈吗

说这个我们很多电影都压箱压了好久

也都没发出来

所以难得

现在看到您这部片子是真的要出来了

就特别让人期待

现在上部电影不容易啊

那么所以各位在房间里的朋友啊

还有到时候听这个节目重播的朋友啊

除了看徐导重新写版

在写版的大日谈成之外啊

也要多多支持

这个即将上瘾的门前宝地

太难了哈哈哈哈

今天搞个创作不容易

哈哈哈也跟念功夫似的

哈哈那么今天非常谢谢你啊哦

谢谢谢谢跟您聊天啊非常的对

我也是每回听你聊天就觉得是总得

就是沏好茶慢慢聊一整夜

等我再回到北京再找您好好聊了下来

好好谢谢您啊

谢谢

那么你知道我们这期节目呢

其实就是来自上星期

我们在喜马拉雅摄像头呢

跟徐导的一次现场直播对谈

那如果你对我们这种直播形式感兴

趣啊就想时时的听到我们两个聊天

而且时时的透过弹

幕给我们一些回馈的话

我建议你以后也不妨继续呃

追随我们这方面发出的信息

我们会发出信息通告给大家

就什么时候呢

会有这样的对谈的

那么接下来呢

呃我就期待啊

就徐道大日谈成大受欢迎这个重写版

同时呢当然

我很渴望年底前能够看到

他的门前宝地

哎呀今天上一部电影真是不容易

徐导之前也已经有1两部片子

就说上说上结果等了半天就不见了

我觉得门前宝地应该能够

甩脱这种魔咒

那么我们今年底应该就能够看到

这一部让人觉得非常特殊

光看预告就觉得很特殊

又很诡异的徐浩峰作品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